Download...

王子嗯了一聲,「的確有點事。咱們現在吹哨子,能叫出多少人?」


聽到這句話,飛燕雙眼放光,興奮的說:「姐!是不是要打[F.S]!?從我升到高中第一天就想著這件事,你放心,到時候我肯定不給你丟臉。什麼洛基、岳向北、楊嘯林、公子傑、明少,還有…」

「停!」王子不耐煩的舉起一隻手,打斷了她。心想,自己這個妹妹,哪裡都好,就是太好戰了!

天品龍侍 ……

飛燕的父母都是盈海當地很成功的商人,當然,跟郭家比起來還差了一大截,不過比起一般家庭,絕對算得上富豪了。

正是因為父母經商,在飛燕小的時候不能給予她應有的照顧,就把她託付給爺爺來照顧。而飛燕的爺爺,正是個國術愛好者,尤其是一雙短棍,耍的虎虎生風。

就這樣,小飛燕受到爺爺的熏陶,從小就開始跟著爺爺一起練武。在上學之後,可以說打遍班級無敵手,再加上家裡有錢,一時間橫行學校。

但歸其根本,飛燕是個非常非常單純的小姑娘,特別是在初中遇見王子之後,一見如故,兩人迅速成為好閨蜜。

王子在雙雁初中風頭無兩,幾乎是一手遮天,這其中也有很大一部分是因為飛燕的輔佐。

上了高中之後,雖然離開了王子,但飛燕脾氣秉性絲毫未改。人送八字真言:「看人不爽,拔棍就磕。」

飛燕能夠在雙雁如此囂張,也是因為有[F.S]「罩」著。她本身就是個大美女,再加上家境不錯,所以跟這幫人關係都不錯。而且她也就是好戰而已,沒什麼野心,更沒什麼勢力,不會威脅到[F.S]的地位。

就這樣,飛燕越來越囂張,當然,手下功夫也越來越狠。發展到現在,放眼雙雁,能單挑打過她的人,不出兩隻手。

……

王子瞄了她一眼,玩味笑道:「天天想著怎麼干翻[F.S],怎麼著,你還想做雙雁大旗?」

飛燕眼珠一轉,嬌道:「哎呀,不是啦,我沒這個興趣。」旁邊的莫一然點點頭,「嗯,明白了。你是想給趙雨橋幫忙唄。」

「滾!老娘才不喜歡他呢!」飛燕立刻瞪大眼睛,喊了一聲。

王子呵呵一笑,搖了搖頭說:「你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么,誰也沒說你喜歡他啊。」

莫一然緊跟著說:「對啊對啊,這種事不用說出來的,全校都知道你喜歡他。」

飛燕雙手抱在胸前,翻了個白眼,哼道:「你們倆現在就是太缺愛了,所以才這麼八卦!」「咳咳!」莫一然種種咳了一下,對她擠擠眼,「怎麼說話呢!」

飛燕扭頭一看,果然發現王子臉色沉了一下,但轉瞬即逝,馬上又掛起笑容。

最近,每個人都以為關於「戀愛」的話題在她面前是個禁忌。然而,王子卻給出大家一個不同的答案。

「是啊,姐姐是缺愛了。」王子一手托腮,莞爾眨了眨眼,「怎麼,想給我介紹介紹么?」

飛燕尷尬的笑笑,擺擺手道:「不是,姐,那啥,我沒別的意思,就是隨口一說。」

王子哼笑一聲,沒有在這個問題上繼續跟她糾纏,直起身子,正聲道:「好了,說正事。問你呢,咱們吹哨子,能叫出多少人來?我要能抗住事的。」

飛燕輕輕咬著嘴唇,眼珠不停轉動,正在回想。

雖然這次王子回到雙雁並沒有搖旗,但是有不少初中的人都主動要求跟著她,不過都被她拒絕。用她的話來說,是自己不想再混了。

可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她還沒有完全從張北羽的陰影走出來,現在既然想通了,那麼她一定會做回自己,做回最初的那個王子,為了證明自己能夠繼承父親志願,能夠繼承王家事業的女混混。

飛燕想了一會,說道:「小金、柚子、阿彪…嗯…有十五六個人吧。」

王子聞言緩緩點頭,「好,跟他們三個人說一聲,最近我有可能搖旗。」

「姐…咱到底要跟誰打啊?」飛燕瞪著大眼睛,像個好奇寶寶似的問了一句。

王子深吸一口氣,雙眼盯著桌上的咖啡,有些走神,輕聲說道:「三高有我太多的回憶,我不能讓它毀了。而且…雖然分手了,但我和小北還是朋友,[四方]的花名冊里仍有我的名字。他們現在有難,我不能不管。」

「所以…咱們有可能會跟[君和]打。」 大塊兒吃肉!

大碗喝酒!

甜婚蜜寵:季太子的初戀 還別說,這魔修的日子就是比正道修士舒坦。

那些個正道修士,平時根本就不吃東西,頂多喝點靈茶、吃點兒靈果,生怕被人間煙火給污了靈體。

再瞅瞅這些個魔修,那叫一個葷素不忌,啥東西都敢吃。

一隻三階的猛虎妖獸,好幾隻二階的狼,至於兔子野雞什麼的,那更是多了去了,統統架在篝火上一燒,那叫一個香,饞的喬拉丹是食指大動。

得吃!

若是不吃,還算哪門子魔修,一準兒暴露!

倒也不怕。

肚子里有饕餮鼎,一把火下去,這些俗物中的雜質,根本就不可能污染到靈體。

所以。

敞開了肚皮吃。

有肉怎麼可以沒有酒。

大手一揮,上次靈劍宗開大會買來的靈酒,直接甩了出來。

靈酒啊!

這價格可不便宜!

就這些在山寨里窮山賊,哪見過這等好東西。

「比克大魔王威武神明!」

「跟大魔王混就是好!」

「嘖嘖,靈酒啊,喝下一口,就算是立馬死掉也值了!」

「屁,可不能死掉,老子要好好活著,跟大魔王干出一番事業來!」

貨比貨得扔,人比人得死。

想想以前跟著暘幡大王過的那個日子,再瞅瞅現在,沒法兒比!

一場酒宴,收了這所有山賊的心。

代價也大。

靈酒啊!

這一通胡吃海塞下去,足足喝掉了近百萬靈石的靈酒,也就是喬拉丹有錢,一般人還真架不住。

手下有人好辦事兒。

天一亮,聚將鼓一瞧,一群大小頭目聚集在了喬拉丹麾下。

「本少聽聞這魔王嶺共有六峰三谷,那三谷都空著,暫且不管,其餘那五峰卻不能不管不顧,你們在這地方混的時間長,跟本少說說,那五峰住的都是些什麼人!」

這是打算徹底佔領魔王嶺呢。

當下。

眾人便將其餘五峰介紹了一下。

「東面第一座山峰叫做雁回峰,佔山為王的乃是青鵬大王,身法詭異,尋常人根本就摸不著他。」

「東面第二座山峰叫做卧牛崗,佔山為王的乃是牛魔大王,一身蠻力,力大無窮,使得兩把大鎚,重達一千八百八十八斤。」

「東面第三座山峰叫做……」

一通介紹,喬拉丹有了計較。

啥計較?

收編,一個都不能放過,全都收編!

「暘幡,放出話去,本少這裡有百萬靈石,誰能打贏本少,這百萬靈石就歸他所有,若是不來,哼哼,本少就帶人滅了他的山門,定叫他們雞犬不留!」

說話的工夫,一揮手。

嘩啦啦……

一大堆的靈石,就這麼丟在了地上。

咕咚……

全都是咽口水的聲音。

不是沒見過靈石。

可是,這麼一大堆靈石,哪怕是暘幡大王這位結丹境的高手,也是第一次見過。

一百萬啊!

堆得跟座小山似的。

有這一大堆靈石做魚餌,不用想,其餘五峰的那些個人,肯定會一窩蜂的殺將過來,搞不好,甚至會一起聯手來搶奪。

暘幡大王陰測測的一笑。

最好是殺個兩敗俱傷。

最好是把這個託大的小子給弄死。

堂堂結丹境魔修,如今竟成了一個築基境渣渣的手下,丟死個人!

於是。

「我這就去辦!」

比誰都積極,暘幡大王化作一道青煙,朝著東方便飛了過去。

結丹境修士,飛的速度自然不慢。

也就不到一個時辰的工夫。

打東面,浩浩蕩蕩來了三群人。

打西面,亦浩浩蕩蕩來了兩群人。

五峰,齊了!

「小子,聽說你那裡有百萬靈石,哈哈,本王笑納了!」

「趕緊把靈石交出來,否則,殺你個片甲不留!」

「本王不殺無名之輩,小子,報上名來!」

「跟他啰嗦個什麼,殺!」

「一個不留!」

五位大王在前,兵馬在後,一群人,朝著魔王峰便殺了過來。

都紅了眼了。

喬拉丹也是嘚瑟,那百萬靈石,就堆在院子里,熠熠光輝在陽光照耀之下,奪人心魄,這群人一瞅這光芒,哪還站得住,沖!

沖的好!

正想著收服這群人呢。

修真界強者為尊,在魔門,更是如此,誰拳頭大誰是老大,弱者就只能臣服。

打!

一個遁空閃,喬拉丹直接從山峰之上閃現到了半山腰。

神識太強了。

靈氣更是精純無比。

如今的遁空閃,不再是當初煉之幻境那種只能用來跑路的術法了,在強大的神識和精純的靈力加持下,遁空閃可以在千米範圍內進行精準的瞬移。

這不。

一記遁空閃,喬拉丹直接出現在了青鵬大王身後。

可憐的青鵬大王,還沒來得及施展自己那詭異的身法,就被喬拉丹一腳踹在背後,化作一隻死鳥,自半空墜落了下去,一聲轟鳴,在地上撞出了一個大坑。

又是一記遁空閃。

喬拉丹直接閃到了牛魔大王的身前。

就是身前。

不是背後。

「來的好!」

剛才青鵬大王被一招秒殺,牛魔大王已經提高了警惕,生怕自己也被偷襲了。

這一瞧見對方竟然如此託大,沒有從背後偷襲,反而來到自己身前,哪還會猶豫,雙臂蠻力加持,猛地一揮,兩隻大鐵鎚如泰山壓頂,凌空砸下。

咚!

一聲悶響。

飛了!

不是喬拉丹飛了。

而是牛魔大王手裡的兩把大鎚飛了。

雙拳齊出,如兩條狂龍,轟在了大鎚之上,那狂暴的力量,順著錘柄傳到牛魔大王的雙手,直接將他雙手給震麻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