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特明顯。


表現得誰要是收這錢,誰就罪大惡極。。 第七界出征,民眾夾道歡送,就連公主殿下都親自出面為諸兵卒等壯行,將氣氛掀到了高潮。

而到了天人界地盤后,鎮守鎮天關的三大族群,也做出好大的迎接陣仗。

短暫的在鎮天關休憩,大軍繼續開拔,一路直直向三十二域而去,千萬大軍,浩浩湯湯。

旭陽與通天坐鎮中軍,所以,通天也未曾發現,有上百的小兵卒無故的消失。

鎮天關中。

「凌家主,我勸你還是安分守己好些。」青家家主青墨冷冰冰,他盯着凌家家主。

凌家家主瞥過,道:「我不知你在說些什麼。」

「真不知道?」青家家主譏誚:「若非是顧忌你我兩族萬年情義,將你族的某些秘事說出,怕是剛剛你們就被殿下滅族了。」

「這樣說來,我還要多謝青家主手下留情?」凌家家主冷笑。

「拓跋兄最好也安分守己些,否則……不等殿下責怪,為了自保,吾族怕就要對你舉起屠刀。」青墨冷笑:「要知道,我們那個殿下,可最是喜歡株連之事。」

三家不歡而散。

「家主……難道我們就只能這麼眼睜睜看着林凡他們被滅掉?」凌天眼神冷厲。

「不然呢?」凌家家主嘆息:「早就說過,他不可能成功。」

「但我覺得他們說的對,與其忍辱偷生過,不如轟烈戰死。」凌天眼神犀利:「家主,我們的地域被那一族奪了,我們的祖上更是絕滅在那一族手中,而我們,還要繼續仰仗鼻息而活?讓我們的下一代都如是嗎?」

凌家家主嚴厲道:「閉嘴!這種話,從此後不許再說!你切看,這億萬萬年來,反對那一族者何其之多,但最後如何?」

「我倒是覺得凌賢侄說得對。」拓跋家主慘笑:「與其世世代代被放逐在這遠離紅塵的偏僻之地,倒是不如轟轟烈烈戰死。」

「說得好;忍辱偷生過不如轟烈戰死。」

林凡突兀的出現,讓幾人都變了顏色。

「林兄怎敢來此!」凌天與拓跋宇緊張,道:「林兄且快走,若是青家那些雜碎知道你來此,肯定會想辦法將你留下來。」

「青家?」林凡冷笑:「他們配?以為還是從前?」

凌天一怔,苦笑道:「倒是忘了林兄此時戰力超群。」

林凡微微一笑,凌家家主抱拳,道:「林凡尊上,還請離去吧,雖尊上有自保之力,但我凌家卻是沒有的。」

凌天尷尬一笑,凌家家主繼續道:「在這等微妙時刻,被人看見我凌家與你聯絡,都是大禍事。」

林凡眯眼,卻在此時——

「凌雲你好狗膽!殿下領軍橫掃天下而去,你卻在這鎮天關中私會罪軍首領,你該當何罪!」青墨來了,隔着老遠就大喝。

林凡眼神陡然冷了下來!

這青墨;好險惡的用心啊,隔着這麼老遠,就這般大喝,這是要讓天下皆知,凌家與自己糾纏不清啊。

以通天寧殺錯不放過的性格,潑了這髒水后,凌家在怎樣都清洗不掉,會被血洗的。絕世唐門fo

「林凡!」青墨到了面前,他身後跟隨着幾尊帝皇,更有一尊宛若盤坐在陰雲中的主宰。

這主宰,不知多大年歲了,一根頭髮都沒有,雙手手腕上套著銹跡斑斑的鐵環,應該是這主宰的戰器。

林凡眼眸眯起。

「嘖嘖……今日一早,便有喜鵲在本家主院落中歡快的叫着,原來是應了這樁大喜事。」青墨獰笑:「想來將你的人頭送給殿下,這種大功,足以抵消吾族曾經的罪過,可以讓吾族重歸故土,且,再發現拓跋與凌姓兩族與你的牽連,更是可以讓吾族換來崛起之機。」

林凡譏誚:「你這是要擒殺本尊?」

青墨嘿嘿一笑:「正有此意。」

「哎……本座十萬年未曾出動,沒想到今日卻是要扼殺天驕……憾事,憾事。」

那如盤坐在陰雲中的主宰出聲了,很蒼老,自言已經十萬年未曾出現世間。

「你是……」突然凌家家主驚悚:「你是十三萬年前的弒天尊者?你竟然未死?」

這主宰輕笑:「世間竟還有知曉本座者……因此事,本座稍後只擒你這一族的首腦,其餘者,你們自行逃命去。」

太霸道與自信。

先是表明,要擒殺林凡,現在又要處置凌家。

「林兄小心,這人太強了,世人都以為他早就死去,結果還活着,無法意料他此時的境界。」凌天與拓跋宇急急開口。

「多嘴。」

言出法隨,兩字之後,凌天與拓跋宇像是被桎梏了,動彈不得。

「你呢,是自縛手腳讓本座砍了頭顱,還是要徒勞掙扎?」老主宰瞥向林凡,從隱身的陰雲中,兩束冰冷的寒芒射出。

「哈哈哈……林凡,早就察覺你混入鎮天關,就在等著始祖清醒呢,還不速速就擒更待何時。」青墨亦大吼。

「聒噪。」林凡眼神一冷,兩柄金黃重戟從他眼眸中墜落,交叉著向青墨旋切而去。

「好狗膽!竟敢在本尊面前對吾族之人動手,送你上路!」

這主宰大吼,且直接出手了,他手腕上的十個鐵環嘩啦飛出,其上的鐵鏽消散,露出其原本的璀璨來,鐵環呼嘯,化作十個宛若可以鎖仙的秩序神索,就這般朝着林凡套來。

「困仙環……」凌家家主驚悚大喝:「不是說這重寶,早就被天人族收走嗎?怎還在你手中!」

「林凡、速逃,你戰勝不了他!」凌天大叫,讓林凡快速逃命,在晚一些就來不及。

「逃?」青墨獰笑:「你們在做夢嗎?吾族始祖既出世,誰能在他手中逃命?」

林凡雙眸清冷,看着向自己套下的十個光輝熠熠的鐵環,持拳就向上轟了去。

砰的一聲,這所謂的困仙環被震碎了,老主宰大口咳血,不可思議震喝:「怎麼可能?難道你是臨神嗎?」

「怎麼會?」青墨也被震住,不可思議看着炸開的困仙環。

「老東西,既然已經十萬年不出,就該躲在地下老死,今日送你上路。」林凡咆哮。

他本就想着要先將鎮天關握在手中,掌握住第七界順利出兵的關隘,扼守住若是真的不敵敗退時的退路,這青家就是攔路石,此時怎麼可能收手?

喜歡至尊武魂請大家收藏:()至尊武魂。 龐沂南收回在虛空之中追逐影的金色劍芒,雙眼緊緊的盯著虛空某處的影的身形。

影於虛空之中停下身形,不知為何,那道一直緊追不捨的金色劍芒突然消失不見。

然而影雖然可以在虛空穿行,但是他現在處於虛空深處,還不足以望穿虛空。

他原地猶豫了片刻,而後緩緩折返。

有齊琳的命令在身,他不可能就此躲避。但是影根本想不到,正是這一念之差,就令他近萬年的道行毀於一旦,身隕於此。

影來到虛空壁壘前,睜開雙目,其中隱有神光湧現,注視著外面,然而他卻什麼都沒看到。

因為有一層金色的光暈擋住了他的視線,令他根本看不真切。

影略微猶豫了片刻,而後一咬牙,猛然穿破虛空壁壘,重新出現在現實世界。

然而,就在其剛剛從虛空之中出現,就感覺到一陣無上的威壓降臨,令他心神俱震,猶如面對著上古凶獸一般,升不起任何抵抗的心思。

「不好……」

影暗自驚叫一聲,他第一次切實的感受到了,到底什麼才是恐懼!

雖然這威壓強橫無比,但是影卻不打算束手待斃。他全力調動體內仙力,鬼道法則全方位釋放而出。

霎時間,一個黑色的光罩浮現,將其保護在其中,竟然短時間內隔絕了那股無上的威壓。

影獲得了片刻的喘息時間,他絲毫不猶豫的揮動手中鬼首,無盡仙力涌動灌入其中。

而後他猛然一揮,向著龐沂南的劍勢領域壁壘劈砍而下!

「嘭!」

黑色的鬼首斬在金色的光罩之上,發出了一聲巨響,然而卻沒有任何的作用。

劍勢領域被劈砍的地方,竟然連一絲波動也無,一副風平浪靜的模樣。

「不可能!」影突然心神俱亂,大喝出聲:「以鬼首的鋒利再加上我的仙力,怎麼可能一點作用都沒有!」

而龐沂南此時已經將右手抬起,豎起劍指,指著半空的金色巨劍。

聽到影的大喝之後,他淡淡的問了一句:「你真的了解時間法則嗎?」

「什麼?」影獃獃的看向龐沂南,經過這一系列的打擊,一代妖仙後期強者,心中本充滿了無懼無畏的大妖,心境竟然都有些不穩了。

影雖然全身都籠於黑暗之中,但是在龐沂南的天劍之眼下,沒有什麼能夠阻擋住。

龐沂南看著這個曾經不可一世的妖仙,心中並沒有半分憐憫。若不是因為他,白伊也不會身受重傷。

更何況,雙方本就為死敵,龐沂南更不會心軟。不過,他還是好心的解釋了一下。

「你那攻擊並非沒有任何作用,但是因為時間法則的力量,你那攻擊被隔絕開了,落入了另外一條時間線之上。」

影聞言一愣,而後苦笑了一下,說道:「區區一個妖仙境的攻擊,竟然捨得動用這般神通,我竟不知是喜是悲。」

龐沂南見到影這幅神態,心中已經有了結果。影的心境不穩,已經有了滋生心魔的徵兆。就算今日自己不曾殺他,他一身修為也會盡喪。

想到這裡,龐沂南深深的看了影一眼,而後不再猶豫。

舉起的右手,對準影的身體猛然下揮。隨著他的動作,那半空中的金色巨劍猛然一顫,其中泛著銀色的銀星突然在劍身中涌動起來,若銀河翻湧。

而後,金色巨劍攜帶著無盡的威壓與劍氣,向著影緩緩斬落。

影雖然心境不穩,但是被這威壓與劍氣的雙重刺激下,還是喚回了一絲心神。

他急忙後退,想要躲避。然而這金色巨劍雖然速度緩慢,但是卻釋放出一絲氣機,鎖定了影的身形,令其避無可避。

一見此景,影竟然真的不再掙扎,只是靜靜的站在原地,面色複雜的看著龐沂南,靜默不語。

龐沂南也靜靜的立於半空,與影對視。金色巨劍已經不需要他親自操控,便能自主殲敵。

金色巨劍緩緩落下,影已經放棄了抵抗之意,閉目等死。

然而就在這時,一個焦急的大喝之聲從遠處傳來,響徹在這片天地。

「影,快退!」

這個聲音之中蘊含著無盡的焦急還有憤怒!赫然是齊琳的聲音!

齊琳的怒喝之聲,彷彿一道炸雷響在影的心底!瞬間將其已經滋生出一絲的心魔震碎,令其徹底恢復神智!

然而這個時候恢復,卻已經晚了。金色巨劍當頭,劍氣縱橫,威壓無雙!

影的眼中閃過一絲落寞,以及不可明說的情緒。轉瞬間,影化為飛灰,世間再無其痕迹。

「不!」齊琳充滿了悲傷大吼聲傳來,聞之令人傷心欲絕。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