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片刻後,鄧楓露出了欣喜的笑容,神獸黑牛雖然身軀堅硬如玄鐵,保護他的肉身不被敵人轟破,但是鄧楓可是會遁金術的妖孽,只要他的力量被壓制了,那滅殺這隻遠古神獸輕而易舉。


“哈哈,真是天助我也,也得感謝那位金鐘皇,不知使用了什麼手段,竟然壓制了神獸黑牛的滔天力量,徒有其表,光憑鋪天蓋地的凶氣可嚇不退我!”鄧楓心裏狂喜想道,同時他立刻施展五行遁術遁入神獸黑牛的體內。憑藉神劍青靈子的浩瀚神威,神獸黑牛的末日即將到來。 吼…

一道驚天動地的怒吼聲震破天穹,轟動了山河,撼動了日月,那是恐懼以及憤怒到極點的暴喝,此時的神獸黑牛龐大的身軀急速扭動着,承受着來自體內五臟六腑碎裂的劇痛,儘管他的身軀堅若玄鐵,皮質硬若磐石,但黑牛身體內部卻柔弱無比。

鄧楓感受到黑牛體內強大的氣息逐漸減弱,遂遁出了黑牛的身體內,此時他手持青色神劍,那凌厲的劍芒璀璨無比,劍身上有滴滴血液滑落,那劍柄上栩栩如生的古龍似在嘲笑黑牛的羸弱不堪,劍刃寒光閃爍,凍人心神。

神獸黑牛氣息加速衰弱,而後轟隆墜地,露出不甘以及憤怒的眼神,他恨那位金鐘皇,爲何要禁錮自己的力量,成爲到來者磨練的試金石,他早晚會成爲一對枯骨,他的滔天恨意絲毫沒有隨着他的身死而有所減弱,那巨大的眼眸依然流露出攝人心魂的怒火。

鄧楓暗自嘆息,爲了獲得這裏隱藏的巨寶,他只好斬殺了神獸黑牛,或許黑牛還能獲得解脫,若是讓自己再選一次,他還是會毫不猶豫的出手,巔峯路上,少不了一番殺戮,即便鄧楓心慈手軟放過神獸黑牛,也會有後來的絕世強者出手斬殺了他。

隨着黑牛的倒地身亡,鄧楓繼續向前行去,這才僅僅是金鐘皇設下的第一關,後面的歷練之路只怕更加殘酷以及困難,神獸黑牛已是如此強大,若不是鄧楓會五行遁術,這第一關他就得知難而退,可想而知,後面的對手會有多麼變態。

穿過這片黑暗的天地,鄧楓來到了一處極爲寒冷之地,這裏,冰天雪地,天寒地凍,滴水成冰,漫天飛雪簌簌降落,一股極寒之氣侵蝕而來,鄧楓不禁打了個冷顫,至尊境的強者,抵抗力已經是非常的驚人,何況鄧楓的體魄強健異常,壯碩無比,他依然覺得此地寒徹心底。

一眼望去,冰封大地沒有盡頭,彷彿這裏是冰之海洋,冰雪天地。任何生靈都會立刻化爲一座冰雕,實在是這裏的天氣太惡劣了,按道理來說,沒有任何生靈能忍受得了這裏的冰雪世界。所以,鄧楓心裏驚奇無比,難道這裏不是闖關之地?只是必經之地嗎?

鄧楓搖了搖頭,既然沒有出現任何生靈,也不可能有生靈忍受得了這裏的極寒,那鄧楓自然不會猶豫,他立刻騰空而起,抵抗住嚴寒的侵蝕,急速飛奔向前,欲快速穿過這片雪原。

一個時辰後,溫度越來越低,冰之世界極爲廣闊,以鄧楓的速度,早已飛奔了幾萬裏,卻依然沒有看到盡頭,這使得鄧楓不禁暗自皺眉,如果再往前行,恐怕會立刻被凍死,還未見到寶物,就身死道消,這實在是有些不太明智。

鄧楓猶豫了,他知道冰之世界還有很長的路,而自己卻沒有足夠強橫的實力抵禦這種極寒溫度,所以,他無奈搖了搖頭,暗道:“真皇強者留下的考驗,果然難比登天,遠不是我這種至尊境強者能夠輕易闖過去的。”

正當鄧楓打道回府時,一股極爲微弱的氣息突然出現,鄧楓驚異的看向那波動處,氣息雖然極爲隱蔽,但鄧楓依然有所察覺,倒要看看這裏隱藏着什麼怪物!

“出來吧!”鄧楓大喝道,一道青色光芒裹挾着驚人的威能刺向一處冰封大地,轟鳴聲響徹大地,那片雪地立刻出現了蜘蛛網般的裂縫,冰雪大地崩碎,露出一隻長相怪異的生靈。

它身長七八米,高三米左右,全身雪白,宛若晶瑩的冰雕,頭上生有兩隻犄角,鋒利無匹,上面浮現絲絲電芒,四碲重踏虛空,氣勢頗爲的沉凝,長得像獅子,卻留有山羊鬍子,最拉風的是背後生長一對巨大的白色羽翼,看上去此生靈通曉萬物之情,有驅除邪魔的氣質,這毫無疑問是一頭強大無比的生靈。

鄧楓看他的模樣,似乎想起了什麼,片刻後他便大驚失色,這難道是傳說中的神獸白澤?怎麼會在這裏?這世上也會有這種洪荒古獸?

“請問前輩可是神獸白澤?”鄧楓小心翼翼問道,內心驚懼不安。

那全身雪白的神獸點了點頭,同時一道雄渾的中年男子聲音響起:“你竟然斬殺了神獸黑牛?不錯的實力,他的實力就連我都必須正視,你能夠來到這裏說明你的天賦驚人。”

鄧楓卻慚愧道:“那神獸黑牛本身的力量被禁錮了,我能斬殺了他多虧金鐘皇的幫忙,算不上是我的實力所致。”

神獸白澤聽聞那個曾經震懾天地的人物,面龐忌憚不已,即便他是神獸,但是他骨子裏卻非常的仁愛,並不喜歡殺戮,那該死的金鐘皇強行抓捕自己多半也是爲了磨練闖關之人,不過他有選擇,他可以放這位至尊境的人族離去。

“你走吧,我不會阻攔你的前進的腳步,若是你能憑藉自身的實力抗住極寒穿行過去,那便擁有了斬殺我的力量,我最大的能耐便是將周圍十萬裏的天地化爲冰雪世界。”神獸白澤黯然說道,在這個地方呆了無盡的歲月,永遠沒有出去的一天,他早就厭煩這種日子了。

鄧楓卻搖頭苦笑:“我不能再前行了,前輩的實力果然強悍,即便釋放出這種冰寒氣息便能取對手性命,我自愧不如,我如果硬往前行,只怕立刻會被冰凍身死。所以,我不得不退出此地,待來日,我實力足夠強大,再來解救前輩!”

神獸白澤目光柔和,帶着一絲希冀的味道,道:“你果真不能前行了麼?那倒是很遺憾了,不過我卻無法收回這種能力,我同樣被金鐘皇種下了某種特殊手段,使得我的力量也不能隨心而用,抱歉了。”

“沒事,寶物與我無緣,那我不能強求,哈哈,暫且別過吧,我的朋友們還在這處密境的外面等候我的歸來,前輩,我一定會再來的!”鄧楓大笑道,對於神獸白澤,他有着濃烈的好感,前世他便深深的喜歡着白澤這種荒古神獸。

神獸白澤見鄧楓欲要離開,沉思了片刻後,突然從他身體內閃現一道柔和的白色光芒,立刻覆蓋住鄧楓所在的方位,鄧楓避無可避,只好震在那裏,不明所以。

隨後,鄧楓臉龐僵住了,白光自頭頂灌注而下,猶如醍醐灌頂般,他猛然一顫,大量的信息涌現腦海,“冰源術,冰之源頭,與水源術不同的道義,這是截然不同的道,取自水源,又有區別,修行到極致,可冰封千萬裏,寸草不生,萬物生靈皆膽寒…”鄧楓心裏默唸着,這是來自方纔出現在腦海中的信息。

鄧楓心裏大喜,有此祕術這裏定能闖過,掌握了冰源術,那這方天地將不再成爲阻擋他前進的阻礙,他也會像神獸白澤那樣,能輕易抵抗這種極低溫度的寒冷,同時還能施展這種手段斬殺敵人,這般收穫使得鄧楓再也不能保持一絲平靜,他的內心早已泛起了驚天巨浪,本來今日能見到神獸白澤就已經是機緣巧合,要不是神獸白澤釋放了一絲微弱的氣息,那他早已打道回府了。

也不知道神獸白澤是有意還是無意,無論如何,白澤幫助了他,這份恩情如山似海,鄧楓看着神獸白澤鄭重道:“多謝前輩,我一定不會辜負前輩對我的信任,來日,一定會來解救前輩!”鄧楓不知道該怎麼感謝神獸白澤,只能重複着方纔的話語。

不過,神獸白澤也看得出來鄧楓心裏的真誠,不然他也不會贈送這麼厚重的禮物,他微笑道:“好了,你趕緊修習去吧,我要繼續睡覺去了。”

神獸白澤慵懶的聲音說完後,立刻消失不見,留下一道冷冽的寒風,卻是頗爲的溫暖人心,鄧楓捎了捎頭,露出久違的笑容,而後鄧楓就地盤坐下來,面龐轉爲嚴肅,緊閉眼眸,獨自修煉着冰源術。

有水源術,火源術這些五行祕術的基礎在,又有神獸白澤大量的經驗指導,鄧楓花費了三個月時間,便成功掌控了冰源術,他立刻沖天而起,釋放極度冷冽的氣息,周圍本就冰天雪原的景象,變得更加冰寒刺骨,溫度又降低了許多,周圍大地出現了許多黑色的冰晶,那是溫度低到極致化成的冰髓,這是傳說中的能媲美九天玄鐵的稀世寶物,鄧楓毫不猶豫,將這些冰髓收入魔王師尊傳給他的儲物戒。

而後鄧楓繼續前行,急速飛奔,絲毫不懼前方的嚴寒,數個時辰後,終於抵達這雪原的盡頭,不過,映入眼眸的卻是一片火焰海洋,剛離開了冰雪世界,現在又進入了火焰天地,這處密境到底有多少考驗?

鄧楓無奈,只好向火焰世界疾馳而去,風馳電掣般飛奔了數千裏,還是沒有見到對手出現,他現在絲毫不用擔心這裏的極高溫度,因爲,火源術已經被他掌控,這裏,對於他來說,絲毫不起磨練的作用,那種暖洋洋的味道如同全身沐浴在烈日之下,舒服之極。

“這裏的溫度雖然不能阻擋我,但是火焰世界同樣遼闊無垠,說不定對手就潛伏在火焰海洋裏,隨時發動攻勢,還是小心爲妙。”鄧楓心裏喃喃道,於是他加快了速度。 就在鄧楓加速飛奔時,極遙遠處突然顯現一道亙古長存的身影,像是曠世魔神出世,全身火焰繚繞,宛如火人,兩隻巨大的眼眸猶如烈日,也是火焰升騰,連他的手腳都是火焰沐浴,魔焰滔天,氣勢凌厲無匹,身如山嶽,地動山搖。

鄧楓心底驚駭無比,這是什麼生物?他從未聽聞,更別說見過了,想從火焰海洋中闖蕩過去,那這頭火焰怪物必須除掉,他不可能像神獸白澤那樣,全身散發神的氣息,柔和無比,待人友好,甚至傳授他們神獸白澤一族的祕術。

這頭魔焰狠人絕不是什麼善人,那雙宛如烈日般的眼眸急射而來,似乎要將鄧楓照透乾淨,燃燒成虛無,任何人膽敢闖入他的禁區,都將下無盡地獄,凶煞的氣息早已瀰漫他的全身。

“你是誰,爲何在此?”火焰魔人發出疑惑的顫音,聲音抖動,隆隆作響,宛若驚雷,似乎在害怕着什麼。

鄧楓心裏一陣狐疑,這火焰魔人的氣息,應該是真王無疑,爲何感覺有種懼怕的味道,難道他害怕我這個至尊?還是他被金鐘皇打怕了,神智受損,連敵人的虛實都分不清了?

不管如何,鄧楓沒有一絲懈怠,對面的火焰魔人絕不會放自己離去,他的實力又是如此恐怖,那滔天的兇威即便隔着極爲遙遠的距離依然清晰感受得到。


“我只是路過此地,不知道你的尊名是?”鄧楓試探道,如果他連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的話,八成是神智受到嚴重的傷害。

不過,讓鄧楓失望了,那火焰魔人陷入了深深的回憶,而後緩緩說道:“本王名叫火虻王,數萬年前本王被人族真皇強者金鐘皇強行奴役而來,至今爲止,你是本王第一個見到的人族,看你的樣子,只是至尊境而已,如果你想從本王這裏闖過去,那是妄想,原來金鐘皇是想讓本王扮演攔路虎,阻擋闖關之人的去路,哈哈,有趣!”

鄧楓毫不驚奇,如果火焰魔人輕易放自己離去的話,那這磨練之路‘生死劫’本身就是個笑話,即便是神獸白澤,依然冰封萬里,冷冽刺骨、凍徹心神的寒風即便是歐陽靜、蕭雲他們那些真正的真王也抵擋不住。

“既然如此,那便戰吧,讓我見識一下你這火焰魔人的真正實力,可別讓我失望啊。”

鄧楓大笑出聲,說罷他便疾馳而去,離得近了他才發現火焰魔人高達萬仞,與高聳入雲的巨峯都能想比,這龐大無比的身軀恐怕力量也驚人,火焰魔人只怕隨便一招一式都能蕩破蒼穹,日月失色,山河破碎,大地崩塌。


“來得好!”

火焰魔人也不甘示弱,舉手投足間擁有毀天滅地的力量,那般蠻橫的身姿,與他巨人的形象倒也契合,數道火焰巨掌掃蕩而來,遮天蔽日,鄧楓避無可避,立刻施展太上十二劍劍法怒衝而上。

青色的虹芒刺破蒼穹,耀眼無比,宛如晨曦中刺破黎明的烈日,虹芒自然是青靈子展現的神威,那道青色光芒裹挾着驚天動地的威能與火焰巨掌碰撞在一起。

嘭嘭!

轟鳴聲響徹天地,火焰海洋盪漾起驚濤駭浪,洶涌無比,天空中的能量雲直衝天際,煙塵柱直達九霄,空間不穩,道道巨大的裂縫閃現世間,那般恐怖景象,宛如神靈在發怒,天地爲之顫抖。

鄧楓倒射而出,嘴角溢出一絲血跡,這次硬碰,他受了不輕的傷,即便有着‘風神之怒’輕甲護身,能抵擋九成傷害,在這般兇猛的碰撞之下,他依然受了傷,可見火焰魔人的力量是多麼的強悍。

“難道他沒有像之前的神獸黑牛,神獸白澤那般,力量被限制麼?要是他全力戰鬥,只怕我早晚隕落。”鄧楓暗自驚道,從方纔的情況來看,顯然,火焰魔人並沒有被限制什麼,而是依然撼天動地,兇威蓋世。

如果火焰魔人是真實的實力與鄧楓戰鬥,那鄧楓遲早落敗身死,火焰魔人存在了無盡悠久的歲月,本身實力又是真王,這種龐大的差距是鄧楓用特殊的手段也不能輕易彌補的。

“難道止步於此了嗎?真是不甘心啊。”鄧楓無奈嘆息,寶物雖好,但也要有命享用,莽撞硬闖,只會交代於此,長眠於地罷了,那是愚蠢的做法,鄧楓可不是蠢貨。

“你的實力太弱了,完全不是我的對手,你還是走吧,難得有人進來一次,我不想你以這樣的方式被我斬殺,那實在是太過無趣了。”火焰魔人好言相勸道。即便是兇威滔天的魔人,依然尚存一絲仁義,這份心意讓鄧楓頗爲感動。

不過鄧楓卻並沒有急着離開,他還想再試試,不是再與火焰魔人硬碰,而是立在原地,參悟修行,他的五行祕術因爲冰源術的修煉成功又有了一絲感悟,所以鄧楓覺得還能提升自己。

於是,鄧楓緊閉雙眸,用心感悟着五行祕術,同時他將水火之海與金源術全部施展出來,他想融合三種祕術,若是成功融合三種祕術,那他的實力還能上升…

水火之海不斷吞噬着金元素,畢竟水火之海的力量比金源術強大得多,鄧楓刻意收斂着水火之海,將金源術施展到極致,靈魂力量徹底爆發出來,三種五行祕術的同時施展,早就達到了他的極限,靈魂幾欲崩潰,要不是修煉成功冰源術,恐怕此刻的他早就遭到了身體的反噬,好在鄧楓的靈魂足夠強大,他正小心操控着三種祕術的融合。

“五行祕術,融合!”鄧楓大喝道,金元素與水火元素混聚在一起,絲毫沒有侵蝕的跡象,而是相互交融,互相依存,宛如一對兄弟,這片天地綻放更加耀眼的光芒,宛如金色的太陽降臨人間,震懾天地,三種祕術的融合成功讓鄧楓長舒了一口氣,額頭冷汗直冒,融合的過程危險重重,稍有不慎,便會出現嚴重的後果,身體被反噬的力量侵蝕,萬劫不復。

好在,這一切都挺過來了,鄧楓看着那無比耀眼參雜着金色光芒的水火之海,鄧楓取名爲‘怒浪耀日’,新的五行祕術誕生,自然是值得欣喜的事情。

他感激的看向火焰魔人,在鄧楓修煉新的五行祕術之時,火焰魔人並沒有出手干擾,只是耐心等待鄧楓的變強,或許火焰魔人是爲了想要一個真正能與他一戰的對手,但無論如何,鄧楓記下了這份難忘的恩情。

“火虻王,試試我這新創的祕術如何,絕不會讓你失望!”鄧楓大笑道,縱使現在的他還是不敵火焰魔人,但是他能欣慰的離開,如若能僥倖戰勝他,那鄧楓也不會下殺手,相反,鄧楓會將火虻王當成朋友,等日後實力強大,再來此地解救他出來。

“好,我樂意奉陪,哈哈,好久沒有這麼暢快了。”火虻王狂喜道,他並沒有因爲鄧楓的挑釁而憤怒,而是爲鄧楓所取得的成就而興奮,此時的鄧楓,也不過是至尊境,若是日後鄧楓成了真王,那實力必定是遠超自己,或許通過此戰還能結交到未來的無上存在。

鄧楓沖天而起,周身狂風呼嘯,巨大的金黃色夾雜着幽藍色的海洋升騰而起,隨即‘怒浪耀日’迅速變幻成一柄貫穿天際的巨劍,這是一柄真實的巨劍,劍芒凌厲無匹,道道雷鳴轟隆響起,絲絲電芒閃爍其間,懾人三魂七魄,天地爲之顫抖。

“斬!”

鄧楓大喝道,這柄巨劍在鄧楓的意念下還施展了太上十二劍劍法,這已經是他最強的手段了,若是這一招未能將對面的火焰魔人擊敗,那他會立刻退出此地,待來日再來尋寶。

火虻王眼神凝重,這一滅世般的攻擊已經嚴重威脅到他的性命,所以火虻王立刻施展震天動地的熊熊火焰洶涌過去,頓時天空失色,黯淡無關,蒼穹在嘶吼,大地在顫抖,宛如末世來臨。

砰!

能量驚爆聲響徹天際,滔天魔焰與貫穿天地的巨劍兇猛碰撞,轟鳴聲震耳欲聾,暗淡的天空被絢麗多彩的能量點綴,宛如黑洞中的星空,一道道煙柱直升天穹,宛如九天靈女降下嚴懲世間的法旨,那般異象,震懾天地。

兩道身影急射而出,鄧楓渺小的身形將天空劃出了一道彩虹,煞是美麗,很快他便穩住了身形,嘴角血跡斑斑,受傷不輕。反觀火焰魔人,身形巨大,宛如山嶽,重踏虛空,很快也穩住了身形,不過他此時凶氣紊亂,明顯受到猛烈碰撞帶來的衝擊,體內傷勢同樣不輕。

雙方這次再也不是一邊倒的情況,而是旗鼓相當,鄧楓滿意的點了點頭,爲自己新創的一招而自傲,也爲火虻王的實力感到驕傲,只有他心裏清楚,火虻王的實力恐怕能媲美當初魔獸森林霸天虎一族的獸王虎青,比之劍神宗的劍神天恆,也不遑多讓。

“哈哈,痛快,你的實力引起了我的正視,我們再打下去只會兩敗俱傷,不如握手言和如何?”火虻王笑道,自鄧楓修煉有成的那一刻起,他便下定了某種決心,與其在這無邊無際的火焰海洋中枯寂等待,不如賭賭眼前的人族日後能達到巔峯成就,或許,他還能記得今日之事,到時候解救自己出去也未可知。 “妙極,火虻王,我叫鄧楓,我們今日便成爲朋友,我會記下你這份深厚的恩情,我先過去了。”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即便不算火虻王方纔不出手偷襲,這次他能夠如此慷慨言和,便是大恩一件,畢竟,若是死拼,鄧楓沒有絲毫的把握能夠戰鬥至最後一刻。

那火焰魔人露出欣喜的笑容,能夠得到鄧楓親口言恩,他內心是極度愉悅的,畢竟火虻王不想再這裏枯寂等待,那金鐘皇或許不會再來這裏,那麼寄希望於眼前跟自己相差一個境界,實力卻相當逆天的至尊也未嘗不可。

“鄧楓兄弟,我期待你再次到來的那一天,過去吧!”火虻王笑道,這片火域在火焰魔人的操控下,立刻出現一個通道,原本連接天際的火焰海洋被火虻王收起了威勢,火虻王知道火焰海洋對於鄧楓來說根本構不成威脅,但他這樣做已經表明了他內心的誠意。

鄧楓遂不再猶豫,朝那個通道飛去,一道虹芒劃過微紅的天空,閃爍幾下之後,便消失不見,火焰魔人點了點頭,笑容依舊懸掛面龐,而後他也遁入了火焰海洋中,繼續沉睡去了。

“不知道前面還有什麼厲害的對手,火虻王實力已是如此強大,他的滔天力量不再被金鐘皇限制,那麼想來後面的對手幾乎都是如此,看來這寶物定是不凡。”鄧楓在黑暗的通道內暗自想道。

飛行了數個時辰,鄧楓終於看到了一線光明,那是黑暗通道的出口,片刻後,咻的一聲,鄧楓迅速飛出了出口處,只有戰勝了火焰魔人才能夠到達這裏,那火虻王原本是噬戰如命的人,一般的高手休想從火虻王那裏得到入口所在地,只有獲得他的認可,實力強橫者方能來到這處地方。

周圍的天地立刻驚呆了鄧楓,因爲這裏是一片海域,那出口處是周圍一座高峯懸崖的洞口,海域連綿天際,遠遠看不到盡頭,若是在這無盡海域中穿行,天知道會走多久,而這裏的對手又會是何方神聖?

一切都是未知,鄧楓不想等候太久,他決定主動出擊,鄧楓右手緊握神劍青靈子,施展強大劍招怒轟向海域,那片無垠的海域立刻出現怒浪滔滔,洶涌澎湃,轟鳴聲不斷響徹天際,這震天動地的巨響加之龐大無匹的威勢足以喚醒沉睡此地的生靈。

鄧楓靜靜等待着,此刻的他並不急於一時,他身靜如明月照,心中古井無波,眼眸平淡如水,彷彿有些年歲的滄桑老人,又好像不食人間煙火的謫仙,有種超凡出塵的氣質。

“大膽,何人敢如此挑釁!”

海域深處立刻傳來一道驚恐世間的怒吼,那遙遠處的海域早已怒浪滾滾,凌厲的氣勢迅速升騰,滔天的波動越來越劇烈,彷彿一位不世強者再現世間,那種怒意,直衝九天。

鄧楓虛眯着清澈的眼神,既然來到了此地,那麼他就不懼這裏的生靈,他心中越來越好奇這一遠古生靈到底是什麼,多半也是自己從未見過的生靈,因爲神獸黑牛,神獸白澤,火焰魔人都是聞所未聞的遠古生靈,只不過,現在他們的種族或許已經消失於世間。

怒浪洶涌,一道全身綻放藍色光芒的巨獸橫亙在遙遠處的天際,光芒耀眼,照透蒼穹,彷彿一巨大的藍色寶石,巨獸沖天而起,迅速飛向鄧楓所在處,那般風馳電掣的速度,宛如一道流星,劃破天空,即便巨獸身軀龐大,依然擁有恐怖的速度,這種強橫實力,讓鄧楓驚駭不已。

近了,鄧楓終於可以看清楚巨獸的樣貌了,這是一頭似地球上**的怪物,但又有所不同,他除了魚形狀的身軀外,竟有四隻可以行走的腳,腳掌巨大,鱗甲閃閃,震懾心魂,那巨口開闔間竟有魔音傳出,擾人心神,魔齒森然,宛如數十丈長的劍刃,撼人心魄。

鄧楓在這頭巨獸面前,猶如螻蟻般渺小,巨獸率先開口道:“人族的小子,你來這裏尋死麼?當真是嫌命太長!”

見巨獸這麼不友善,鄧楓並不氣惱,道:“你是遠古時期被金鐘皇抓捕進來的吧,難道你不想出去了嗎?”

“哈哈,這片海域非常適合我,我根本就不想參與天地之間無休止的戰爭,儘管我非常擔心我的族羣,但是我已在此沉寂了數萬年了,時間會讓一切變得平淡。”巨獸巨大的眼眸閃爍着晶瑩的光芒,魔音顫抖,震動長空。


鄧楓愕然,這頭巨獸並不是像之前那些遠古生靈,渴望自由,而是平靜得像一隻溫順的綿羊,不過若是鄧楓真當他是綿羊的話,那就太過愚蠢了,老虎不發威而已,其實從巨獸的體內依然可以感受得到那種滔天的兇戾氣息,宛如洪荒古獸,震懾世間。


“那你可不可以放我過去,在下感激不盡!”鄧楓無奈說道,如果巨獸不爲難自己那便最好,若是非要一戰,那鄧楓也只能斬殺了他,都走到這一關了,他可不想前功盡棄。

巨獸兇狠的氣勢不減,眼眸盯着面前弱小的人類,道:“你覺得可能嗎?金鐘皇讓我在此等待,我相信他一定會來,你的實力竟是如此渺小,我都提不起一絲興致,回去吧,不要做無謂的犧牲。”魔音滾滾,海域似乎在沉陷,周圍山峯似乎在顫抖。

鄧楓眼眸依然平靜,眼前的巨獸雖然頑固,倒也無可厚非,實力是這個世上最值錢的東西,你擁有了強大無比的實力,對手纔會尊敬忌憚你,否則,一切都是不平等的條約。

“既然如此,那便戰吧,讓我試試你這海妖的實力。”鄧楓同樣不是綿羊,他發起瘋來,連十大凶獸這種兇殘無比的魔獸都被他打服,區區海妖,怎麼能讓他輕易退去,至少,戰鬥過後,才知道事可不可爲。

鄧楓率先施展攻勢怒轟向眼前這龐大無比的海妖巨獸,一道橫貫天空的青色虹芒轉瞬及至,虹芒威勢滔天,震天動地。海妖巨獸雙眼露出不敢置信的光芒,這弱小的人族至尊,竟然如此的驚採絕豔。

那道攻擊,毫無疑問能夠媲美一些厲害的真王,這在遠古時代,都極爲少見,只有站在這神坤大陸巔峯的種族才能夠出現,這種妖孽,萬年難得一見,比之真皇那種層次的人物,都要稀少罕見。

海妖巨獸不敢輕敵,這道攻擊裹挾的驚人威能已經引起了他的重視,周圍海域在海妖巨獸出手的那一刻,滔天怒浪立刻升騰而起,橫貫天際,與凌厲無匹的劍招相碰,轟鳴聲響徹整片海域,怒浪滾滾而下,威勢減弱了許多,而劍招在劈散了滔天的怒浪後,還有餘威降臨在海妖巨獸的身軀上。

海妖巨獸眼神凝重的看着鄧楓,雖然這些威勢傷不到他絲毫,但是鄧楓竟然能夠劈開他強大的一招,這不得不說是個奇蹟,要知道,他這一招即便是一些厲害的真王,也無可奈何,“難道是因爲他手中的那柄赫赫神威的青色神劍?”海妖巨獸如此想道。

神劍青靈子乃是最強大的法寶,世上罕見,論攻擊力,絲毫不弱於魔劍七星,魔劍可是斬殺過真王強者的,青靈子的攻擊能力,或許還在魔劍之上,加之鄧楓施展的七階劍法,那般威能,自然驚天動地,劈散巨浪,輕而易舉。

海妖巨獸這時候已經將鄧楓當成了能與他一戰的對手,他的身形急速扭動,周圍時空一陣扭曲,而後海妖巨獸龐大的身形立即消失不見,鄧楓四處警惕,同時內心驚駭無比,這麼龐大的巨獸竟然掌握了時空祕術。

這跟穿梭虛空而行是不一樣的,穿梭虛空,能量波動劇烈,循着這種波動的能量,依然能夠找到他的路線,但是此時的海妖巨獸,完全失去了氣息,彷彿遁入了時空般。

不過鄧楓立刻鎮靜下來,隨時防備海妖巨獸的偷襲,雖然鄧楓也會五行遁術,但是他並不着急,海妖巨獸的手段已經引起了他的興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