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然後,他去書房,泡了壺茶過來。


剛把茶倒起來,宋三喜的手機響了。

他低頭一看,拿起一揚,「看到沒,王輝。」

蘇有容臉上浮現笑意,「你啊,說的真准。看來,他是怕了?」

宋三喜點點頭,放下手機,免提,接聽。

「喲,輝少,我這正準備去你店裏呢,有話就說,有屁就放,別耽誤我開車。」

「那個」王輝的聲音就變了,「三喜哥啊,別開車,別開車!我剛才打電話問了。是我店裏的金匠乾的!他馬的,簡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啊,敢這麼胡來,我已經報警抓他了!你們的原版金鎖,也在這傢伙手裏。我已經讓人馬上開工,爭取明天上午,把鎖全部制好,然後送到你家。三喜兄弟,大過年的,實在是對不起啊,我也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

王輝,善於表演。

蘇有容有點不相信他的話了。

正準備說什麼,宋三喜已示意她,不用說了。

宋三喜笑道:「既然輝少這麼認真的處理了這事情,態度又好,那我也就不說什麼了。」

王輝大喜,「好好好,還是我三喜哥,最有胸懷和氣魄。回頭,我一定」

誰知話沒說完,宋三喜已道:「只是,我老婆很受傷。太信任你們家金店了,結果出了這樣的事情,實在太令她氣憤了。」 就在袁耀召集麾下諸幕僚商討軍議之際,另一面,左將軍袁術亦是組織著麾下文武探討著北進中原的戰略規劃。

自從曹操大破呂布,重新收復兗州諸郡以後。

潛藏在袁術胸間隱隱燃燒的怒火便接踵而起。

他永遠也忘不了,一年多以前的匡亭之戰,自己是包含着多麼強烈的必勝信念攜大眾意欲席捲中原諸州,繼而成王霸之業。

可曹操卻以少量的精銳軍馬阻擋他於濟水南岸,阻隔了鯨吞兗州的偉業。

這一股股仇恨此時間也隨着袁氏的勢力在東南地區逐漸穩固而在心間隱隱根深蒂固。

他不由越發痛恨曹操。

恨不得立即再度盡起全軍北進中原,與之一決雌雄,將其徹底逐出兗州之地。

可隨着近月來受到其子袁耀的影響下,現在的袁術已經改觀了許多,遇事不在像以前那般想一出是一出,更知曉行事一切當以大局為重,不可意氣用事。

此時間的軍議亦是熱鬧非凡。

麾下諸人你一言我一語的相互探討著。

首先是長史楊弘當先說着:

「依弘看,我軍若要再度北上進軍,可繼續選擇從上蔡進軍,繼而以收復許縣、郡治陽翟為首的豫州腹地。」

「到那時,以我軍強勁的兵鋒,又將何愁不能剿滅曹賊呢?」

一言而落,楊弘的話語慷慨激昂,聽將起來便極為提神,令人無比振奮。

但話雖說得極其漂亮,可不代表會獲得眾人的同意。

只見一側的張昭先行拱手反對道:

「主公,楊長史的建議,昭有些不同的看法。」

瞧著張昭公然反對自己的獻策,一時間不由令楊弘面色有些惱怒。

「子布先生,但說無妨!」

聞言,此時袁術亦是揮手示意道。

「是這樣的,楊長史的提議昭能夠理解,當初主公攜眾與那曹操爭奪中原諸州之時,最終卻是因為公子的提議而選擇暫時南下潛心發展。」

「當時受限於曹軍士卒強勁戰力所逼迫下,我軍含恨撤離的道路便是從許縣徑直南下,隨之進入汝南的上蔡境內。」

「若我軍接下來再伐中原能夠再度沿上蔡原路北上,此舉無疑極度的提士氣,極大的激發戰士們的榮辱心。」

一席話音落下,另一側的主薄閻象借張昭語氣停頓之機也拱手附和道:

「主公,長史之言所言甚是,這的確能夠激發我軍將士的戰力,但只是卻忽略了一個最關鍵的因素。」

「何因素?」

瞧著自己的意見已經是接二連三的受到眾人反對,他亦是越發沉不住氣,言語間不由流露出嚴厲的語氣微微回懟著閻象。

眼見着楊弘已經心生怨氣,閻象雖是皺眉不已,但還是如實予以解釋著:

「不可否認,走上蔡,取許縣的道路有利於我軍的優勢,但事實上,危害性卻遠遠是弊大於利。」

「首先便是豫州西北部的地理位置問題。」

「由於許昌、陽翟一線與東都洛陽一線緊密相鄰,縱然我軍出兵一切順利而輕易收復此豫州西北部的城池,但卻有着致命的危害。」

雖然楊弘此時已經語氣不善,但閻象的秉性如此,縱然知曉繼續言語會傷了與他之間的和氣,但為了大局着想下,還是一如既往地說道。

凡事公事公辦,絕不徇私是其最顯著的性格特點。

閻象並不是那種為了顧及同僚顏面而不敢大加言語之人。

「此言怎說?」

一語落罷,楊弘面色不善,直言相問道。

他原本是想藉此機會再度拉進與袁術間的君臣關係,令地位再度親近數分。

但如此一個好的絕佳機會,卻是被一人又一人的進言而給破壞掉。

此時的他,自然是沒有什麼好臉色。

「陽翟、許縣太過靠近洛陽一線,可現在的洛陽早已被當初的董賊一把大火付之一炬,直到目前都尚未恢復生機。」

「也就是說,曾經富饒繁榮的司隸地區現在已經是無法供養大軍,自然也就無法駐軍,憑藉險要抵擋關西的西涼賊子。」

「可失去了洛陽這片緩衝地界,西涼軍可肆意派遣大規模的騎士軍團襲擊地處平原之上的豫州西北部。」

「到那時,我軍騎兵建制不足,遠遠無法在機動性上與西涼鐵騎所抗衡。」

「若到時,西涼軍採取騷擾戰術無限襲擊此地,而曹操又大舉陳兵前來對峙。」

「恐怕我軍的局勢反而會大落下風,岌岌可危也!」

一言一語,閻象迅速講述著自身的觀點。

此言落罷。

張昭、張竑都接連點頭示意。

顯然,他們二人亦是無比贊同主薄閻象的看法。

這或許就是所謂的智者所見略同吧……

聽聞了主薄閻象的一席分析,袁耀亦是覺得有理,不過沉吟了半響,便忍不住相問著:

「若我軍不選擇出上蔡,取許昌、陽翟的路途,那還有何路可選呢?」

此言一出,諸人的心思便頓時間活躍起來。

其間,張竑面露無比平靜的神色,彷彿所做的是一副古井無波的表情般,好似早已經有所對策般,聽聞袁術相問,卻也是不慌不忙的回應着:

「主公,何不選擇出陳國呢?」

「陳國?」

聞言,袁術喃喃沉吟一番,尚且還沒有予以回應,一側的壽春令舒仲應便不由流露出數分憂慮之色道:

「取道陳國恐怕不可行吧?」

「據聽聞,那陳王劉寵弓馬嫻熟,其人亦是頗有數分能力,聽說時至如今,他已經坐擁將近十餘萬軍馬,其麾下可謂是兵強馬壯。」

「更何況,此人還是一漢室宗親,想來他定然不會容忍我軍涉足陳國領地的。」

「而我軍若與其爆發衝突,恐也會造成雙方兩敗俱傷,縱然此戰勝了,那接下來我軍也將喪失了繼續北進的資本。」

一時之間,舒仲應徐徐說着。

「此言甚是!」

「那劉寵麾下勢力如此強盛,與其和他交惡,還不如直接攻許昌,據陽翟,繼而北上匡亭,濟水殺入陳留,東郡腹地。」

此刻,楊弘眼瞧著有人附和著自己,也不由面露喜色,再度進言道。

當聽聞陳王劉寵麾下實力后,府中再度陷入沉默間。

陳國之患該如何解除呢?宋瑭先是感激的看著蘇婧洛,轉念一想這個女人太會遊說他人了。這嘴一張一合就把很多深層的情感挖掘出來了。宋瑭莫名的覺得有一些危險。

有些話宋瑭作為父親說不出口,而宋蘊墨只是用父親行事風格來判斷宋瑭的為人之道,卻從來沒想過宋瑭作為父親對於自己的感情。所以這個時候的宋蘊墨也不委屈了,抬起頭看了看了宋瑭,也是,如果不是因為自己,宋瑭是絕對不會登門靖王府的。

「爹,給你添麻煩了。」宋蘊墨聲音不大,可還是低下了頭首……

《醫品王妃有萌娃》第二百五十八章:沒憋什麼好屁 只是那老婆婆到底是心思想法都比較老謀深算

「都給我按耐著點,在沒有得出結論之前,都不許給我露出馬腳……」

眾人一聽竟是都默默的點了點頭

好似對這老人的話頗為看重……

就這樣

眾人商量密謀了一番事情后

便再次散開

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

很快……

那老婆婆便回了自己屋子裡

將炎曦月喚了出來

「少俠,飯做好了,快來吃吧……」

炎曦月坐在了桌邊

看了眼桌子上的菜

其實也沒什麼

只有一些饃饃和野菜,還有一隻不知名的獸類

那老婆婆笑的略顯拮据尷尬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