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無論是被奪舍,還是其他的控制方式,都是達成最後的結果。


吳三通不奪舍自己,還和自己說機緣。

自己是他的機緣,是酒仙宗的機緣?


同時,他也是自己的機緣?


吳淵沉默了下來。

吳三通,想要收徒。

不需要去山門之上,吳淵就已經得出了這個猜測,八九不離十的猜測。

拜師么?

吳淵沉默。

自己這一路走來,沒有依靠師尊,或者說,也沒有依靠任何前人的指引。

完全是地獄空間的暗中引導,以及一次次的危險歷練。

陰陽初始訣來的很突然。

陰陽之力也是機緣巧合。

若是拜師,酒仙宗雖然不是最強大的宗門,但是吳三通卻一定會保護自己。

他快死了,他不奪舍也要收圖,就是看中了自己的潛力。

有了吳三通的幫助,自己就會很快的變得強大。

並且還可以回去雲隱城!

這裡的初始之石不知道有多少,雲隱城也還有初始之石,並且有陰陽初始訣的信息。

自己也可以變得強大之後,再入地獄第三層!

或許也可以在她的幫助下,將王偉以及新異人族帶出來。

至少在這個危險的時段,不要留在那裡。

想到這裡,吳淵沒有停下腳步,反倒是速度更快的來到了山門之前。

並沒有直接入山門,而是靜靜的站立,並且雙膝跪下。

大殿之中,吳三通緩慢的抬起來頭,濃厚的死氣之中,閃過一絲喜悅。

「人之將死,得此良徒,老夫亦是死而無憾,吳淵,上來見老夫吧。」

「行拜師禮后,老夫予你一個天大的造化!」 吳三通的聲音,響徹了整個酒仙宗。

所有酒仙宗的弟子,全部都在陣法之處。

他們獃獃的回過頭,看向了山門的位置。

此刻,時間過去了不足半日。

各個宗門還在不停的建立單向傳送陣,尤其是丹王閣的,幾乎沒有停歇。

每個弟子都需要全神貫注,才能夠完成命令。

三天之內,不能讓任何人進入酒仙宗。

「宗主……收徒了嗎?」

「我已經記不起宗主有多少年沒有收過弟子了……」

「宗主開啟了山門大陣,而他收徒的事情,又是關整個宗門的存亡,亦是宗門的機緣。難道就是收這個徒弟么?」

金玉龍喃喃的自言自語:「希望宗主得償所願,希望酒仙宗,真的能夠因為這個機緣,而繼續延續下去,亦然希望宗主……能夠安心的轉世重修,不再受到這樣終日的折磨?「

話音落下之後,金玉龍的眼中閃過一絲凌厲。


「所有酒仙宗弟子,長老!宗主不惜開啟山門大陣,就是為了找到這個人,為了收徒!」

「宗主從未錯過!我們酒仙宗,巔峰之時也是最強盛的宗門之一,元嬰期的先人,為了這個小世界,耗盡了修為,生機,以至於酒仙宗高層力量衰弱,是宗主突破了元嬰之上的層次,才讓所有宗門都不敢覬覦我酒仙宗的小世界。」

「此刻宗主收徒,亦然會讓酒仙宗變得更強大,丹王閣想要搶走宗主的弟子,斬劍宗更是想要殺他!三天,是宗主的要求,可對於我們這些被宗主庇護的弟子來說,三天,只是一個開始!我們要給宗主拖更長的時間!」

酒仙宗所有弟子,全部都神色振奮了起來。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傳送陣之上,任何一處空間異動,波動,都會立刻有弟子施法去破壞。

酒仙宗山門之處。

吳淵站起了身體,一步步往上走去。


他的速度並不慢,易筋練氣式的加成,金剛經對身體的改變,讓他的身體已經如同妖獸一般堅韌。

尋常修鍊者的身體也經過靈力改造,變得堅韌強大,卻絕對比不上吳淵的十分之一。

酒仙宗的山,並不高,半個時辰之後,吳淵停下來了腳步。

途中已經經過了數個大殿,吳淵並沒有停下來。

直到此刻,他才看見了吳三通的傴僂身影。

上百個酒罈,放在大殿之中。

吳三通坐在其後的一個高台之上,他臉色略有一絲紅潤,酒葫蘆再往口中灌了半葫蘆酒水。

吳淵深吸了一口氣,再次雙膝跪地,咳了三個響頭。

「吳淵,願拜師酒仙宗,拜師前輩。」

吳三通暢快的大笑了起來,他語氣似乎都充滿了中氣,說道:「進來吧,老夫收了你這最後一個弟子!老夫已經有七百年,未曾收徒了。」

吳淵心頭猛跳。

站起身,走進了大殿之中。

強大的靈力,從這些酒罈之上溢出。

每一個酒罈,都有兩人高,其中蘊含的靈力,甚至超過了一個金丹期。

吳三通目光灼灼的看著吳淵,說道:「你很聰明,你的聰明,給予了你現在的一切。」

「老夫要收徒,沒有說,你也猜到了。」

「老夫的第一件禮,就是你去雲隱城的目標!」

揮手之間,忽而一塊巨大的初始之石,直接落在了吳淵的身側。

近乎十米的高度,寬度也有十米左右。

濃烈的陰陽之氣,讓吳淵目光獃滯了。

陰陽之路的初始之石,最多只有這個四分之一大小。

其中的陰陽之氣,如果讓自己全部吸收,自己能夠達到什麼地步?

「老夫的第二件禮,就是輔助你吸收這塊初始之石。你修鍊的是陰陽初始訣,如今你的修為,大致是練氣十四層。陰陽九為極,你突破了九之極限,那麼下一個極限,便是九十九。」

「在練氣九十九層的時候,就可以成功築基。這塊初始之石,或許可以讓你達到那個程度,如果不夠的話,老夫會想辦法。」

吳淵的心跳更快,幾乎是獃滯了。

「練氣九十九層?」

吳三通笑了笑,說道:「如今你是練氣十四層,已經可以戰勝築基期初期,不過你的身體很強大,雷屬性的靈體,又有道門的心法,讓你改善體質,更有佛門的高深心經,強化了身體。你身上更是有一件至寶,可以抵禦絕大部分的法器傷害。可你強大的始終是外物。」

「撇去一切外物,憑藉你的實力,只能夠戰勝築基期初期,當你達到練氣三十層的時候,可以戰勝築基中期。練氣六十層的時候,無視築基後期。當你達到練氣第九十層以後,就是金丹之下第一人。」

「老夫所說的實力,就是無需任何外物,單憑陰陽初始訣的能力,練氣,便可在金丹之下毫無敵手。」

吳淵的目光變得灼熱了起來。

強忍著聲音中的顫動,說道:「築基之後,是否可戰勝金丹期?」

吳三通笑了笑,說道:「築基后,就不會有這樣的修鍊機會了,築基初期,築基中期,築基後期,假丹境界。然後結丹。」

「金丹期的靈力,是一種質變,想要達到金丹期,需要經過天劫。在外物的作用下,你可以戰勝金丹期,但是在本身的實力下,你做不到,你知道為什麼嗎?」

吳淵搖了搖頭,目光中全都是不解。

「練氣第九十層,即可打敗所有假丹,可為什麼我築基之後,卻不能夠對付金丹期?」

吳三通抬起手,忽而,他手中的靈力凝結成了一顆金色的丹丸。

另外一隻手,則是聚集了大量的靈力,不停的沖刷著丹丸。

吳三通沉聲說道:「萬物之堅,為金,金丹,經過天劫淬鍊的靈力,早已經不再是普通靈力,可御空飛行,神念可操控萬物,一念之間,便可逃遁出百里之外。你追不上,單憑靈力,你的靈力質量不夠,這顆丹丸可以是取你命的石子,突破你所有防禦。也可以化作一道劍,刺穿你的心口。「

「當然,你在借用外物的情況下,並不是不能殺金丹期,最不濟的結果,也是雙方誰都奈何不了誰。」

「天妒之人真正的強大,是在金丹之後,憑藉陰陽初始訣,可以同化世間所有靈力,修行者可以任意修行各種法門,集所有強大的法術道法一身。並且陰陽之力可以煉丹,練器,出產的丹藥靈器,更是品質極好。」


「為師給你準備的第三道禮,就是以為師的千年修為,助你成就金丹!」

吳三通目光灼灼。

吳淵瞳孔緊縮了一下,說道:「這怎麼可能?我想要築基就困難無比,更何況是結丹。」

吳三通搖搖頭,說:「非也,這就是陰陽初始訣的特殊之處。築基之後,強大的靈力,早就超越了尋常築基期的好幾倍,對於陰陽初始訣來說,築基的四個境界,其實都可以無視,築基蓮台,可以直接嘗試結丹。並且針對於陰陽之氣的特殊性,在特殊的陣法配合之下,是可以用五行靈力,產生出大量的陰陽之氣的。我的千年修為,以及酒仙宗數千年的積累,足夠讓你成就金丹。」

吳淵忽而不說話了。

他低下頭。

半晌的時間才抬起頭來。

「吳淵今日和師尊,是第二次見面,師尊就如此信任我么?」

吳三通深深的看著吳淵,說:「我信機緣,也信地藏王菩薩的選擇。」

吳淵愣了一下,他也笑了笑,然後跪在了地上,沉聲說道:「吳淵在此立誓,今日起,以酒仙宗共存亡,吳淵在之一日,酒仙宗便在,吳淵若是勢起,定當帶領酒仙宗成一方大宗。」

「若違背此誓言,當墮入阿鼻地獄,永不超生。」

吳三通並沒有阻止吳淵,當吳淵誓言發完之後,才說道:「運轉一遍你的陰陽初始訣,為師似乎覺得,你的法門有所缺陷,還需要彌補。」

吳淵點了點頭,說道:「的確不完整,弟子獲得這法訣,也是偶然。」

說完之後他便盤膝而坐,開始飛速的運轉陰陽之力。

一道柔和的靈力進入了他的身體探查。

一個周天運轉之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