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烏央看向烏月,笑問道「姐,你還記得,你和冷月翠在我們陣法學院,大打了一仗嗎?」


提起自己的『豐功偉績』,烏月的臉上立時便湧起了一抹璀璨的笑意,連連點頭,道:「那能不記得?冷月翠輸給了我還不服氣,讓我不得不再教訓她一次,咯咯……」

烏月正笑的開心,驀然想到,冷月翠現在隨時都會將排名從她的手裡再奪回去,臉上的笑容登時便化作了愁容,嫣紅的嘴唇撅著,一臉的不爽。

「你們大概做夢也想不到,就那一次,我老大便將咱家的亂斗劍法,全都學了去。」

「啊!?」

「嘶……」

烏央話音一落,烏月便忍不住發出了一聲驚呼,烏金魂則是倒吸了一口涼氣,臉上布滿了驚駭之色。只是看別人用了一遍,便學了去,這不光是天才,而且還是逆天級的。

「爹,你信嗎?」愣了片刻,烏月才轉頭看向烏金魂,獃獃的問了一句。

烏金魂眉頭緊皺的搖了搖頭,他不大相信天底下會有這樣的天才,可同時他也不相信,烏央會騙他,著實矛盾。這也難怪,天地間有許多事情,若是不親眼所見,確實令人難以相信。

「央兒,如果……如果有機會的話,不妨請徐耀庭來我們家做客。」烏金魂頓了頓,說道。

烏央的眼睛立時便瞪了起來,滿是驚訝的問道「爹,您……您要請我老大來做客?」

烏月也是一副如白日見鬼般的表情,烏金魂會請徐耀庭這混球到家裡做客?這跟貓再也不吃老鼠了,基本上是相同概率的問題。

「啊,怎麼不行嗎?徐耀庭是央兒的老大,我這個當爹的,當然要會會。」

「爹,你……你真是太好了!」烏金魂對徐耀庭雖然還是有所疑慮,這他願意請徐耀庭到家裡來做客,這絕對是一個好不能再好的開端。烏央費了這麼大的工夫,要給徐耀庭平反,總算是沒有白費。

不理會烏月那張的足能塞下一個拳頭的嘴巴,烏金魂咳嗽了幾聲,對烏央說道「央兒,剛才你所施展的劍法中,有幾招我沒有看明白,你再施展一遍。」

這修武者對精妙的武學,就如同貓兒嗅到了魚,相當於本能,管你是何等了得的人物,都不能免俗。

烏央並沒有立即答應,卻是沉吟了起來。

烏金魂眼睛一瞪,道「臭小子,我是你爹,這麼一點小事,你不會都要拒絕吧?」

「呵呵……爹,不是啦!只是我老大,有一點點的小事,希望您能幫忙!」

「小子,你這個時候提出來,擺明了是在威脅老子嘛!」

「爹,別說的那麼難聽嘛!什麼威脅不威脅,是求助。而且,真的是很小的一件事情,對您來說,不值一提。」

「哼!你小子先別給老子戴高帽,先說是什麼事情。」

「是這樣的,我老大有個朋友,在東街開了一家小面鋪,因為長的漂亮,被青龍幫的韓士奇給看上了,我老大的朋友不同意,一來二去,便將韓士奇給得罪了。我老大擔心青龍幫會對他朋友不利,所以想請您,調派一支人馬,時常在那附近轉悠轉悠,照看著點兒。嗯,就這麼一件芝麻大點兒的事情。」

「芝麻大點兒的事情?說的輕巧!我拱衛京畿的鐵騎,去搶治城司的飯碗,這叫越權,懂不?」

「別說的那麼嚴重嘛!你不過是派一撥人,時不時的去溜達一下,關治城司什麼事?」

烏金魂凝眉看了烏央幾眼,沉吟了片刻,點頭,道「好吧!我答應!」

「哈!謝謝爹!」

「你小子別得意,只此一次,下不為例!」

烏央頭點的跟招財貓似的,笑嘻嘻的道「我老大就是英明,他一早就說過,只要我亮出這套劍法,爹您一準兒會答應,果不其然!哈哈哈……」

【作者題外話】:第十二章! 「那小子真的是這樣說的?」聽到烏央的嘀咕,烏金魂揚眉瞪眼的問道。

烏央點了點頭,烏金魂一咬鋼牙,喃喃的道「好哇!這小子還真有點兒鬼門道!」

烏月輕哼了一聲,道「這有什麼啊?無非是狗啃骨頭貓吃魚,徐耀庭料定您會對這套劍法感興趣,當然能猜到您的態度。這不過是小聰明,難登大雅之堂!」

烏金魂拿眼一瞥烏月,嘿嘿的笑道「徐耀庭只是小聰明,你才是大聰明,對嗎?」

「那是當然!」烏月有些得意。

烏金魂咬了咬牙,板起臉,又問道「那你說說看,你爹到底是狗,還是貓啊?」

「哎呀!」烏月猛然拍了一下額頭,驚呼了一聲,忙不迭的向後連退了三步,滿臉堆笑的對烏金魂說道「爹,您可千萬別誤會,我可沒有半點詆毀您的意思,一切……一切只是口誤,呵呵……口誤而已。」

「哼!央兒,咱不理她,你的要求我都答應了,現在可以將那劍法再施展一遍了吧?」

「哈哈哈……這有何難!別說是施展一遍,三遍,五遍,十遍,只要爹您一句話,都沒問題!」

烏金魂笑眯眯的點了點頭,一轉頭,見烏月躡手躡腳的湊了上來,眼睛一瞪,道「你還不去睡覺,留在這裡幹什麼,難道還想氣我?」

烏月乾笑著道「爹,這麼精妙的劍法,讓我也學學嘛!」

烏金魂忍不住笑的道「這不過是徐耀庭的小聰明,你這個擁有大聰明的人,難道還會放在眼裡?」

「切!我……我是不恥下問!」

烏金魂「……」

這一天將萬東確實是累的不輕,剛一躺下,便陷入了熟睡之中,直到一種莫名的感覺,忽然襲遍了他的全身,讓他霍然醒了過來。一睜開眼,四周漆黑黑一邊,空曠無垠,這絕不是在他的房間之中。

「明神魂玉!?」萬東驚呼了一聲,下意識的凝目,望向了陰沉沉的黑暗深處,果然一道亮點,如他所想的那般在遠處亮起,並以驚人的速度,快速向他bi來。

這是萬東第二次進入明神魂玉之中,可兩次都不是他主動,這讓萬東有些鬱悶。觸發明神魂玉的契機到底是什麼,著實令萬東傷腦筋。這就好像是空有一座巨大的寶庫,卻不能想進就進一樣,簡直就是一種煎熬。

萬東走神兒的時候,他身旁的黑暗,已然被驅盡,他整個人就彷彿墜入了星河之中一把,四周全都是如星辰般璀璨的亮點兒。

這一次,萬東總算是有點兒經驗了,知道這一個個星辰般的亮點兒,全都是玄天明神一生的精華凝結而成。第一次的時候,只不過指甲大的一道亮點兒,便幾乎讓他痛的死去活來,萬東對此是心有餘悸。那些個拳頭大,足球大的光點兒,萬東壓根兒連看都不看,免得最後吞噬不成,他反被人家給吞了。

萬東正選著的時候,他身旁一道乒乓球大小的亮點,倏的向他射了過來。

萬東心中一驚,這亮點兒的大小,超過了他第一次時的幾十倍,其中所包藏著的信息,必定是海量,他十有八九是吸收不了的,搞不好就是靈魂破滅,粉身碎骨。

可是那道亮點兒來勢兇猛,速度極快,根本就沒給萬東留下多少反應的時間,瞬間便鑽進了萬東的體內。

萬東心裡道了聲「要糟!」,急忙將全部的心神都強行集中起來,準備迎接海量信息的衝擊。

可讓萬東驚訝的是,他預料中的海量信息,並沒有如約而至,反倒是一股異常磅礴雄渾的道氣,在他的體內迅猛擴散開來。

如此精純,雄渾的道氣,甚至已經超越了萬東體內已經修成的道氣數量。這股道氣,與他體內的道氣合二為一之後,立即便向著他雙腿的筋骨滲入,直到萬東渾身上下的筋骨,全都被籠罩上了一層淡淡的金色,仍然還余有不小的一股,轉而又奔向萬東的五臟。

萬東心神頓時大振,玄天悟神訣的第一重煉體,遵循的是先筋骨,后五臟,再血脈的順序。眼下他體內的道氣湧入了五臟,這豈不是說,他煉體的第一重,已然成功了?

待所有的道氣,全都消失無蹤,萬東的五臟之一——脾,已然有一小半兒都成了金色,看上去分外玄妙。

這乒乓球大小的一道亮點,竟然包蘊了如此之多的道氣,直接讓萬東體內的道氣,暴增了一倍還不止。這就等於是將萬東的修為,直接從真氣四重巔峰,提升到了真氣六重之境,至於是六重中段還是巔峰,這要等萬東離開明神魂玉之後才能驗證。

萬東抬頭望了一眼四周密密麻麻的光點,直激動的都不知道該說什麼是好了。原來這些光點,並不全都是玄天大明神畢生的記憶,更還包括著玄天大明神的畢生修為。萬東只恨不得一口氣,將這些光點兒全都吞下去才好。不過,萬東並沒有真的這樣做,以為他清楚的知道,他若是真的將這些光點兒全都吞下去了,他絕不會立地成神,十分之十會爆體而亡!這人生在世,得清楚的知道自己能吃幾碗乾飯,否則不會被餓死,也會被撐死。

再說了,這些光點兒好像一個個都有智能一般,絕不是萬東想要吞噬哪個便可以吞噬哪個。萬東試探著伸手去摸一個就在他面前,比乒乓球還小些的光點,可那光點立時便躲開了,全然沒有要融入他體內的意思。

萬東不禁有些沮喪。在這明神魂玉的面前,他似乎是完全被動的。只有光點選擇他的份兒,卻絕沒有他選擇光點兒的份。

就在萬東懊惱不已的時候,終於,又有一道光點,向他急速飛來,不過很小,比起萬東第一次吸收的那道指甲大的光點,還要小許多。

不過萬東仍舊很興奮,鑽石再小,你捨得丟嗎?

可當這道光點兒進入萬東體內之時,萬東便再也興奮不起來了,就如同被一柄鋼錘,重重的砸了腦袋,換你,你能興奮的起來?

痛!撕心裂肺的痛!巨量的信息,猶如浩瀚的江河,轟隆隆的灌入萬東的腦袋,根本就由不得他拒絕! 萬東算是明白了,這明神魂玉中,越是微小的光點兒就越是可怕,海量信息直接對人造成精神層面的衝擊,其痛苦,絕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住的。而那些巨大的光點,應該都是道氣凝聚而成,只要不是自不量力,冒然的去蛇吞象,只會讓他的修為突飛猛進,倒是不會給你帶來多大的痛楚。

好在萬東也不是第一次體驗了,而且這一次他吸收的信息,比第一次還有所不及,疼痛的程度也要稍遜一些。咬牙哭撐了片刻,劇痛終於逐漸的消退。不過饒是如此,也已讓萬東渾身大汗淋漓。

望著眼前猶如浩瀚煙海,大大小小,不計其數的光點兒,萬東心中也是直打鼓。他若是想要成長為像玄天大明神那種境界的存在,此時展現在他面前的,分明就是一座『苦海』啊。

第二道光點兒沒入萬東體內之後,『星空』立時開始收縮,重新化作明神魂玉的模樣,快速後退,萬東的周圍重新被黑暗所籠罩。萬東很想阻止這一切,可是他做不到,在這裡,完全輪不到他來主宰,這種感覺,讓萬東既不爽又無奈。

當黑暗完全籠罩明神魂玉空間的時候,萬東便立即被毫不留情的踢了出來。

從床上翻身站了起來,望了一眼外面,天空才剛蒙蒙亮。舒展了一番筋骨,萬東欣喜的發現,自己的傷勢,已經完全痊癒,跟沒有受傷的時候,毫無二致。而且,他意念只是稍動,道氣立時便千絲萬縷的匯聚而來,規模比之前壯大了兩倍不止。

萬東暗暗比較了一番,他此時的境界,應該不比真氣六重巔峰的武者稍弱。

明神魂玉中,不過一個乒乓球大小的光點,便能給他的修為帶來這般天翻地覆的變化,如果不是親身體會,誰人能夠相信?

這固然是讓萬東欣喜不已,可也更讓萬東愈加警醒。

道門大世界果然不是凡俗小世界所能比擬的,相比起道門大世界而言,生活在凡俗小世界中的武者,大概就是井底里的青蛙吧。他所面對的敵人,絕對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強大的多。

搖了搖頭,萬東將這些屏除了腦海,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在他的腦海中,還有海量的信息,等著他梳理。

靜下心來,萬東的腦海中,立即便浮現出了一幕幕讓萬東驚心動魄的畫面。玄天大明神的這部分記憶中,竟然有相當一部分記錄的是他所經歷的戰鬥。

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魂飛掉!道門大世界的戰鬥,絕不是一般的兇殘。

翻手捲起一座山峰,覆手崩裂一方天地。

天空中,各色光華,猶如彩虹般來回飛躥,比那閃電甚至都要更快。拉到近前,細細一看,這一道道彩光,竟是一柄柄會飛的神劍。

這飛劍是如此鋒利,天地萬物,在其鋒芒面前,直比紙還薄,比布還綃,摧枯拉朽,無可擋其鋒芒。直看的萬東熱血沸騰,若是也能有這樣一柄飛劍,取人首級於千里之外,這凡俗小世界,還有誰能與其爭鋒?

「鑄劍術!?」

正當萬東被那一柄柄飛劍勾的心中痒痒之時,三個斗大的金字,驀然映入了他的眼帘。

「難道……」萬東驚呼了一聲,急忙將自己所有的心神都沉入了其中,細細瀏覽。少頃,萬東直如瘋了一般,仰天發出陣陣狂笑。沒錯,玄天大明神除了武道驚人之外,更還是一位名動道門大世界的鑄劍大師!在這一部分記憶中,全都是玄天大明神對鑄劍之道的研究與體會,極其詳盡。

萬東知道,自己這一次,是真的撿到寶了。學會了這鑄劍術,還愁弄不到一把飛劍?一想到自己手握飛劍,將李白衣踩在腳下的情景,萬東直激動的如觸電般顫個不停。

急忙細細研究起來,很快,萬東就有些失望了。

玄天大明神的鑄劍術,能鑄造飛劍,可是要想鑄造飛劍,所需要的材料,萬東連聽都沒聽到過。很可能這些材料了,只存在於道門大世界之中,而且就算在道門大世界,也是極為稀有,可遇不可求。更何況想要鑄造一柄飛劍,至少要有神魄期的修為。而關於什麼是神魄期,在玄天大明神的記憶中,卻並沒有提及,萬東就更是摸不著頭腦了。

重生暖婚:君少的心尖寵 不過就算是用猜的,萬東也能猜到一些,這神魄期應該是道門大世界力量層次劃分中的一層。可以肯定的是,這神魄期,絕對比真氣十重要牛X千萬倍。

很快萬東便得出結論,想要在短時間內鑄造出飛劍,他想都不用想。

別說是鑄造出會飛的飛劍了,就算是稍次一些的神兵,寶劍,也是沒可能。當然,玄天大明神所認為的神兵和寶劍,絕不是凡俗小世界中人所理解的神兵和寶劍。

因為哪怕是想要煉製神兵和寶劍,就憑萬東現在的這點兒道氣,也是遠遠不夠。

玄天大明神的鑄劍術,與凡俗小世界鑄劍的方法,完全不同。玄天大明神的鑄劍術,講究的是以道氣凝火,以道氣之火祛除劍中之雜質。想想就知道,這凡間之火,豈能與道氣之火的威力相比?

就拿這血鋼來說,在凡俗小世界中,血鋼是鑄劍的珍貴輔料,從來也沒聽說,有人拿一整塊血鋼來鑄劍。一來自然是以為血鋼的稀有,二來則是因為,凡間之火,根本就熔化不了血鋼,無法讓其按照人們所需要的形狀變化,談何用來鑄劍?

凡俗小世界以血鋼為輔料鑄劍的時候,不過是用凡間之火,bi出其中所蘊藏著的天地精氣,再以天地精氣來祛除鑄劍主材之中的雜質而已,這樣利用血鋼,簡直就是一種浪費。

將玄天大明神的鑄劍術,從頭到尾詳讀了一遍,萬東長吸了一口氣,只覺得眼界大開,見識大長。

「以道氣凝火?」

萬東低喃了一句,下意識的攤開了掌心,心中默默念動,立時,一小簇猶如火焰般的金色光芒,在他的掌心跳躍起來。雖然只是一小簇,可卻足以讓萬東驚喜莫名。

不光因為,凝成了道氣之火,他便等於學會了鑄劍術的第一步,更因為,他又掌握了道氣的一種運用法門,對道氣的理解與感悟,又大大的加深了一層……

【作者題外話】:第十四章! 相當於真氣六重巔峰之境的修為,讓萬東在這凡俗小世界中,勉強跨入高手之流,這不能不說是一種質的飛躍。

自隱龍峰跳崖開始的一幕幕場景,在萬東的眼前一一浮現而過,讓萬東不禁一陣恍惚。都說造化弄人,這話放在他的身上,真是一點兒也不假。

國色天香:異姓王爺俏皇妃 「耀庭,耀庭……」

萬東正沉思的時候,外面突然傳來寧珊一陣陣充滿焦急與擔憂的喊聲。沒過多久,萬東的房門便被猛的撞了開,一臉憔悴的寧珊,出現在萬東的眼前。臉上淚痕斑駁,雙眼紅腫憂傷,想必就算在夢中,也沒少哭泣。

「耀庭,你……你……」望著精神抖擻的萬東,寧珊的神情一陣恍惚。既驚喜,又有些不敢相信。

萬東笑著在地上蹦了一蹦,轉個身,道「娘,您看,我已經全好了,所以,您不要再為我擔心了。」

「全好了?」寧珊不信的走上前來,圍繞著萬東連轉了幾圈,直到確認萬東真的徹底無恙,這才長鬆了一口氣。

「娘,倒是您,昨天暈倒了,要不要我再將孫爺爺請來,為您細細瞧瞧?」萬東一臉關切的握著寧珊的手問道。

寧珊輕輕搖了搖頭,輕輕捋了捋萬東有些凌亂的劉海,眼神中滿是一個母親,對兒子的濃濃疼惜,沉浸在這樣的目光中,讓萬東的心都要醉了。

「娘沒事,倒是我的庭兒,吃了那麼多的苦……」

「娘!對不起,我總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讓您為我擔心,我……」

「傻孩子!天底下的母親,哪兒有不關心自己孩子的?娘為你的所有擔心,都是理所應當。再說,娘現在越來越為你驕傲,哪怕是再為你擔心,娘的心裡也是高興的。娘現在的唯一希望,就是……就是能讓你爹看看你現在的改變,相信你爹他一定會很高興……」提起徐天龍,寧珊的眼圈兒又開始泛紅,滿是思念。

看寧珊傷心的模樣,萬東很是心疼,道「爺爺也真是的,爹離家這麼久,也不讓他回來看看。」

寧珊搖搖頭,道「你爺爺說的對,你爹鎮守邊疆,本就責任重大,更何況現在鐵戰王朝又蠢蠢欲動,他就更不能擅離職守了。娘沒事的,這麼多年,娘也已經習慣了。」

為了不讓萬東難過,寧珊趕忙擦乾了眼淚,重新振奮起精神。

萬東眉頭一皺,恨恨的道:「說一千道一萬,這都怪鐵戰王朝,總有一日,我要將鐵戰王朝徹底打殘,看他們還如何為禍天下!」

「咯咯……我家庭兒志向不小呢!」寧珊笑著說道,並沒有將萬東的話當真。

萬東本來是要去青雲武院的,可是寧珊堅決不允,非要萬東留在家裡,好好的調養一段時間。哪怕萬東對她說,自己全好了,寧珊也依舊不肯。為了不惹寧珊生氣,萬東只得聽話留在了家裡。

寧珊要親自下廚,為萬東做些好吃的,給他補補身子,萬東經過一番勸阻,卻是以失敗告終,無奈之下,只得由她去了。

搖搖頭,萬東來到了宗奇的房間,昨天這小子也傷的不輕,萬東的心裡一直牽挂著。可等萬東推開宗奇的門,卻發現,宗奇已經走了,只留下了一張紙條。

紙條上只說他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暫時離開幾天,等事情辦完便會回來,除此之外,再也沒有別的廢話。

萬東拿著紙條愣了片刻,發出了幾聲苦笑,他這個小兄弟,行事作風乾脆的很咧。

「也不知道這小子到底有什麼事,但願他不會出什麼意外。」

「耀庭,你怎麼起來了?」萬東剛離開宗奇的房間,迎面便碰上了徐文川和孫道白,不過孫小雅卻不在一旁,應該是還沒起來,或者是起來了,還沒梳洗好。人人都知道,這女孩子總是比較麻煩。

徐文川一臉的擔憂,還微微有些責怪。昨天才受了重傷,半死不活,今天就到處溜達,實在不大像話。

「爺爺,孫爺爺!」萬東笑吟吟的湊了上去,對兩位老人,各自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

「好啦好啦!你身上還帶著傷,不宜活動太劇烈,這些繁文縟節,就免了吧!」徐文川心疼的連連擺手道。

「爺爺,沒事的,我全都好了!孫爺爺的焚血金針,這是神乎其神吶!」萬東笑眯眯的送了孫道白一技馬屁,令孫道白開心的笑了起來。

「耀庭,你別往你孫爺爺的頭上戴高帽子,焚血金針雖然不凡,但還稱不上神乎其神。我看最神乎其神的,是你小子!那麼重的傷,一夜之間便能痊癒,我真有些好奇了,你小子到底是什麼材料製成的?」

為了以防萬一,孫道白昨夜特意留宿在了徐家,就連他也沒想到,第二天一大清早的,萬東便能這樣生龍活虎的出現在他的面前,頗感意外。好像他這一輩子積攢下來的寶貴經驗,到了萬東的身上,就全都失效了似的。

雖然萬東生龍活虎,可孫道白還是為萬東細細的檢查了一遍,直到確定沒事了,這才罷休。

「嘿嘿……爺爺,昨日我與那武秋軍過招,又從他那裡偷學來了不小招式,要不要我施展給您看啊?」待孫道白折騰完畢,萬東笑眯眯的望向徐文川問道。

「廢話,當然要!你小子趕緊的,別賣關子!」

徐文川一聽就樂了,一臉的迫不及待。再加上孫道白已然確定萬東沒事了,更是不再顧忌,連連催促不停。

相比起與武秋軍第一次過招,昨天的一戰,才真正算的上是交手。為了擊殺萬東,盛怒之下的武秋軍,幾乎連壓箱底的本事都施展了出來。再加上最後武秋軍與徐文川的那一戰,萬東幾乎將整部《破雲策》,全都摸了過來。

此時施展起來,不再是一招一招,而是一套一套。招式與招式之間,相互銜接,嚴絲合縫,猶如行雲流水,純屬而精到。

徐文川在一旁看的都愣了住,萬東所施展的招數,有不少都是武秋軍與他對決時所使用的,可是要讓徐文川像萬東這樣,毫無差錯的施展出來,他卻絕對做不到。

【作者題外話】:第十五章! 「文川,你這孫子,可真是妖孽到逆天了。若是武秋軍看到這樣的情景,怕是得吐血而亡?」孫道白望著萬東,眼神中激賞連連,說出來的話,更是毫不掩飾對萬東的讚歎。

「去!別吵吵,我要好好的想想……」徐文川沖孫道白擺了擺手,隨後眉頭緊皺,陷入了苦思。

孫道白沖萬東一笑,輕聲道:「看來,你爺爺的修為又要突破了。」

徐文川的境界,遲滯多年,不能突破,其心中之苦惱,孫道白是完全知道的,沒少暗地裡為他著急。此時見徐文川連連突破,他高興的程度,絲毫也不亞於徐文川自己。

萬東笑著點了點頭。這《乘風訣》與《破雲策》,若是分開了,只能算的上是上乘武學,可要是合在一起,相互貫通,就變成了上上乘的武學。憑藉其突破達到真氣十重,絲毫不難,甚至將真氣凝練成道氣,由武轉道,也不是沒有可能。

孫道白還要進宮為皇帝治病,很快便告辭離去。見徐文川仍舊在苦思感悟之中,萬東索性來到了徐家庫房,從庫房中取出了十幾塊血鋼。

既然從玄天大明神的記憶中,知悉了鑄劍術,那就斷然沒有不嘗試一番的道理。

一道散發著淡金色光輝的火焰,徐徐的將一塊血鋼罩了住,就如同炙熱的火焰,烘烤著一根蠟燭,很快,便漸漸熔化,化作一滴滴猶似燭淚一般的血紅色液體,飄浮在空中,卻並不落下,隨著道氣之火,上下跳躍。

「原來血鋼真的能被熔化!」

萬東心神猛然一振,神色大喜。

在萬東的認知中,血鋼的形狀是恆定的,世間沒有任何力量能夠使之改變,至少到目前為止還沒有。鑄劍師用其來鑄劍時,只能以烈火bi出其內蘊的天地精氣,卻不能使其熔化。待其蘊藏的天地精氣消耗一空,血鋼便會褪盡血色,化作白灰般的顏色,但卻依舊堅硬如初,刀劍難破,始終保持著本來的形狀不變。而連血鋼的形狀都無法改變,又談何用其鑄劍?

天底下的那些個含有血鋼的神兵利器,不過是凝聚了從血鋼中逸散出來的天地精氣,卻並不是真正的融合了血鋼。而一柄純粹由血鋼鑄造出來的劍,人們就更是想都不敢想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