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為什麼之前一點消息都沒有收到?


葉星辰將目光移向了蘇姍,發現她似乎知道的並不多,轉而將目光看向了東方藍洛,卻發現她滿臉憂愁,難道她早已經知道此事?可為何沒有告訴自己呢? 葉星辰對於誰擔任班長並不感興趣,他只想知道到底關家出了什麼事情?到底有誰能夠讓堂堂靜海市青旗旗主的兒女無法上學的地步?轉學?如果真的是轉學,關婷婷不可能不告訴自己,定然是遇上了什麼大事?這些蘇姍或許根本不知道,應該去問問邱雲才對……

蘇姍公布出了候選人的名單,讓同學們投票選舉,上面竟然沒有葉星辰的名字,這讓很多人一陣疑惑,他們雖然不知道葉星辰到底和蘇姍什麼關係,但也明白他是蘇老師眼中的紅人,本以為這次關婷婷離開后,班長的位置肯定由他擔任,卻沒想到連候選人也沒有進去,其實蘇姍知道葉星辰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做,哪兒還有時間做班長做的事情?

候選人總共有五個,分別為歐陽俊,東方藍洛,慕容蓉,林莎,張雪,作為唯一的男性,歐陽俊無非有著絕對的優勢,至少班上幾乎所有的男孩子都投上了他一票,而且也有部分愛慕他的女孩偷偷的投了他一票,最後竟然以半票的優勢當上了班長。

這讓蘇姍微微有些鬱悶,原本她是希望慕容蓉能夠當上班長的,倒不是說她和慕容蓉的關係,只是想慕容蓉藉助這個班長這個職務,能夠與同學們融入在一起,而不是僅僅和葉星辰等人,卻沒想到歐陽這小子人氣這麼高?竟然壓過了東方藍洛和慕容蓉。

「老師,我能不能辭去班長這個職務?」誰料到剛剛當上班長的歐陽俊卻是說出了這麼一句驚嘆四座的話來。

「啊,歐陽同學,這是為何?」蘇姍也有些差異,難道這小子也很忙嗎?

「能夠得到同學們的厚愛,我很開心,可我卻明白自己根本不是做班長的料,怕辜負同學們的好意,所以還請蘇老師另選他人,我覺得藍洛和容蓉都不錯,她們一定比我更適合做班長!」歐陽俊微笑著說道,他可是深深明白當初關婷婷擔任班長的勞累,他可不想重蹈覆轍。

「既然如此,我們就由票數第二的東方藍洛同學擔任班長吧,各位同學有意見嗎?」蘇姍嘆息了一聲,卻也明白歐陽這小子根本不在乎這個班長,也不勉強,只好重新宣布班長職位。

慕容蓉的票數只比東方藍洛少了一票,不過她本人卻不想當這個班長,所以毫無意見,到是一旁的慕容茗嫣想要說話,卻被她拉住,其他同學對於誰是班長自然意見也不會太大,葉星辰想著關婷婷的事情,更不會多說什麼。

最後,東方藍洛當上了班長的職務,可她的臉上卻沒有絲毫的興奮之色,有的只有深刻的擔憂。

一堂課就這麼去了一半,蘇姍又講了一些新學期的目標以及一些注意事項,更宣布李老師從新回學校教導眾人的消息,這引得大夥一陣歡呼,畢竟李筱婷這麼美麗又大方的老師實在不多。

第一堂課就這麼結束,蘇姍微笑著朝眾人點了點頭,離開了教室,葉星辰卻也直接來到了東方藍洛的座位前,柔聲說道:「藍洛,能出來一下嗎?」

「嗯!」東方藍洛似乎也要和葉星辰說什麼,點了點頭,隨著葉星辰走出了教室。

「姐姐,她不會是想追求新任班長吧?」慕容茗嫣看到葉星辰兩人走出去之後,朝慕容蓉低聲說道。

「呵呵,或許吧,茗嫣,走,我們也出去走走,不要悶在教室里!」慕容蓉卻是輕笑幾聲,臉上沒有絲毫的醋意,經歷了這麼多的她更明白真愛的可貴。

「或許吧?」慕容茗嫣心中卻是一陣疑惑,難道慕容蓉對葉星辰和其他的女人在一起一點都不在意?那是不是預示著自己……一時間,她的心臟又噗通噗通的跳了起來……

教室外面的陽台上,葉星辰滿臉擔憂的問道:「藍洛,婷婷家裡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為何她會忽然轉學呢?」

「我也不清楚,昨天我還和她通過電話,還說今天一起來上學,可今天一直不見她的人影,打她的電話也處於關機狀態,打她家裡的電話也是沒人接聽,星辰,你說婷婷會不會有事?」東方藍洛今天穿著一件藍色的百褶裙,細滑光嫩的大腿露出來,上身是一件白色的學生襯衫,胸前還佩戴者一條藍色的領帶,看上去清純可愛,可她眼中卻是一陣擔憂。

「藍洛,你不要著急,我相信婷婷一定不會出什麼事情的,你家和婷婷家裡關係一直不錯,你打過電話給你父親嗎?或許他知道也說不定啊?」葉星辰眉頭緊鎖,這麼看來一定出了什麼事情,否則不可能沒來,只是他卻不想東方藍洛更加的擔憂。

「啊……我差點忘記了,你等等,我馬上給我父親打電話……」東方藍洛恍然大悟,趕緊掏出電話撥打了她父親的電話。

片刻之後,電話那頭傳來一陣慈愛的聲音:「藍洛啊,爸爸現在正在忙,有什麼事情一會兒再說好嗎?」

「爸爸,我有急事,你聽我說幾句好嗎?」東方藍洛卻是懇切的問道。

「啊……有什麼急事?說吧?」電話那頭的聲音頓了一下。

「你知道關婷婷家裡出了什麼事情嗎?為什麼我一直聯繫不到婷婷?她家裡的電話也一直沒人接^……」東方藍洛焦急的說道。

「乖,這件事回家再說,我現在正忙,晚上再聊,再見……」誰知道電話那頭的東方雲一聽到這個話題,迅速掛斷了電話……

而東方藍洛的臉色卻是唰的一下蒼白一片,因為在掛斷之前,她親耳聽到了另一個男人的聲音:「東方雲,關漠楓的事情你還是不要插手的好……」

關漠楓,那正是關婷婷的父親,靜海市軍部的最高指揮官,他到底出了什麼事情?能夠以那種口氣對自己說話的人會是誰?

葉星辰的臉色也變了,電話里的一切他自然也聽到了,關家真的出事了,而且牽涉到東方家,這絕對不是一件小事,到底出了什麼事情?

「藍洛,不要傷心,婷婷一定不會有事的……」葉星辰看到東方藍洛那變得蒼白一片的臉蛋,心中一陣不忍,開口勸慰,心中更是暗暗發誓,無論關家出了什麼事情,他一定要救出關婷婷,她是藍洛最好的朋友,也是自己的好朋友。

「星辰,你不用說了,我都明白,我……嗚……」東方藍洛竟然再也忍不住,就這麼撲進了葉星辰懷中,痛哭出來。

她和關婷婷從小一塊長大,兩人幾乎形影不離,比親生姐妹還要親,此時忽然失去自己姐妹的消息,心中的悲痛又且是他人能夠理解?也不顧這裡是學校,就這麼趴在葉星辰的懷中痛哭。

葉星辰哪裡想到東方藍洛會做出這等姿態,一時間手忙腳亂,想要拍她的背部安慰,卻又覺得太過親密,畢竟這裡是學校,想要將她推開,又覺得太過殘忍,整個人只能夠愣在那裡。

恰巧這個時候,慕容蓉和慕容茗嫣從衛生間走過來,剛好看到這一幕,驚得慕容茗嫣差點驚呼出來:「姐姐,他……他……」

「茗嫣,沒什麼大驚小怪的,藍洛一定遇上了什麼傷心事……」慕容蓉卻是打斷了慕容茗嫣的驚訝,更是加快步子走到了葉星辰身旁。

「她怎麼了?」慕容蓉朝葉星辰說道,臉上也是一陣擔憂。

「婷婷家裡出事了……」葉星辰本來還有些尷尬的,可見到慕容蓉眼中毫無醋意,心中除了感動之外再沒有其他的情感。

「啊……」東方藍洛聽到慕容蓉的聲音,趕緊從葉星辰懷中掙脫出來,卻是滿臉羞紅,剛才自己怎麼就這麼不爭氣呢?

「藍洛,你不用擔心,婷婷那麼好,一定不會出事的……」慕容蓉在聽到蘇姍說關婷婷轉學的時候,心中也出現了疑惑,不過並沒有往深處想,此時見到東方藍洛哭得如此傷心,也知道事情絕非那麼簡單,一邊安慰東方藍洛,一邊抽出紙巾為她拭去眼角的淚痕,這一幕看得一旁的慕容茗嫣驚訝的合不攏嘴。她到底是對葉星辰沒有感覺?還是愛他太深?竟然對一個撲進自己男人懷裡的女人這麼好?

難道她心裡一點醋意都沒有?

這也太不可能了吧?

「謝謝你,容蓉……」東方藍洛接過慕容蓉的紙巾,抽泣道。

「呵呵,我們是同學,何必說謝!」慕容蓉卻是輕笑一聲,這一笑猶如沐浴春風,將東方藍洛心中的擔憂吹去,這一刻的她不再是當初那個孤傲的冰山美人,彷彿降臨凡塵的女神,帶走所有的哀愁與心酸,只留下無盡的快樂和幸福。

不僅東方藍洛被這笑容所感染,就連一旁的葉星辰和慕容茗嫣也都被這笑容所迷住,什麼時候,她變得如此高雅,如此聖潔呢?

「容蓉,你先陪陪藍洛,我打個電話……」心中暗暗感嘆慕容蓉的變化,葉星辰掏出電話走出了一邊,撥通了蕭天的電話。顯然唯一能夠告訴他答案的,也只有他了。

「操,這麼早的,吵死人了?」電話剛剛接通,電話那頭就傳來蕭天懶洋洋的聲音。

「關漠楓出了什麼事情?」葉星辰也懶得理會,直接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關漠楓?哪個關漠楓?」蕭天的語氣一陣疑惑。

「操,靜海市還有哪個關漠楓?自然是軍部司令了?」葉星辰沒好氣的說道。

「既然你都知道他是軍部司令,現在又是和平年代,會有什麼事情?操,打擾我睡覺……」蕭天一陣氣悶。

「難道你不知道關家出事的消息嗎?」葉星辰臉上的神情再次變化。

「出事?什麼事情?」電話那頭的蕭天卻是神情一變。

「老子知道什麼事情還問你?難道你真的一點消息也沒有?」葉星辰很想破口大罵。

「你等等……」接著就聽到電話那頭傳來噼里啪啦敲鍵盤的聲音,片刻之後,傳來了蕭天那無奈的聲音:「我這裡沒有收到任何的情報!」

「什麼?你也不知道?」葉星辰大驚,靜海市還有天空情報組不能夠收集到的情報嗎?

「是的,我這裡沒有一點消息,看來這次靜海市真的有大的風浪,你要小心了!」蕭天淡淡說道,不過他語氣中的驚訝之色卻並未消失,天空創建這麼久以來,不說覆蓋全國,但至少覆蓋了整個靜海市,可以說,只要有人出得起錢,甚至可以得到市長大人穿得內褲顏色,可現在竟然也有毫無知情的消息,如果不是自己的情報員出了問題,那就是這次事情太過龐大,龐大到其他人難以觸摸的地步。

「我知道了,你也小心一點……」葉星辰點了點頭,掛斷了電話,心中的擔憂卻更甚,到底出了什麼事情?為何連天空也得不到一點消息?

葉星辰沒有將電話的內容告訴東方藍洛,那不過是徒增她的擔憂而已,此時,正好上課鈴聲響起,一行人回到了教室,不過東方藍洛眼角的淚痕卻讓很多人一陣疑惑,更是時不時的打量葉星辰,剛才東方藍洛是和他出去的,現在卻哭成這個樣子,難不成葉星辰對她做了什麼?

要是葉星辰知道這些,不知道會不會打出比竇娥還冤的旗子進京伸冤,不過就算真的知道,他現在也沒這個閑心,發短息告訴了歐陽幾人從蕭天那得來的不算情報的情報,眾人的神色都是一變,講台上化學廖所講的什麼,似乎根本與他們沒關係。好在化學廖也知道這個班級的「光榮」過去,現在上課能夠不說話已經很不錯了,並沒有為難幾人,只顧自己的講解。

很快,無聊的化學課就這麼過去,葉星辰將眾人召集到了頂樓商討會議,可惜因為信息堵塞的原因,根本難以商討出適合的辦法,無奈,眾人只好繼續回到教室聽課,一切都要等信息的傳來。

第三堂課是政治課,這是葉星辰覺得最無聊的一堂課,不等老師進來,整個人就趴在課桌上,一隻手放在黃奕菲的大腿上,慢慢的摩挲著,還沒有進入夢鄉,就被黃奕菲搖醒,耳邊更是傳來黃奕菲的驚呼聲:「完了,這下完了,聽蘇老師說過要換政治老師,可怎麼能是她呢?」

葉星辰朝講台看去,整個人也是瞬間愣在哪裡…… 「同學們,很高興能夠在這裡見到大家,我是你們的新任政治老師譚芳,以後還請各位多多指教。」譚芳穿著一件白色的職業套裝,領口的紐扣沒有扣上,露出白嫩的脖子,腿上套著肉色絲襪,一頭微卷的長發扎在腦後,看上去時尚性感,哪裡有曾經老處女的莊嚴,不過她那容顏卻早已經進入每一個學生的腦海中,繞是穿成這樣,依舊沒高二七班的學生們一眼認出。

「操,她不是已經被辭退了嗎?怎麼又回來了?還教導我們的政治課?這下完蛋了!」郭敬口中開始低聲咒罵。

「就是,奶奶的,這下死翹翹了!」胡曉在一旁煽風點火。

「完蛋了,以後政治課不敢玩遊戲了!」李宗政也臉色變成了苦肝色。

「……」教室里議論聲起伏不定,譚芳臉上掛著微笑,卻並沒有阻止的意思,眼睛看向了還處於驚愣狀態的葉星辰,朝著他淡淡一笑,彷彿一股春風,拂進了他的心中。

「譚老師好……」葉星辰回過神來,大聲說道,想到了當初在余嬌嬌賭場的一幕,那時要不是譚芳的幫助,自己根本不可能贏了羅痕天,想到了自己所說的那句話,歡迎她回來,看來她真的捨不得放棄這個自小的願望啊。

黃奕菲雖然不滿譚芳,但見到葉星辰首先開口道,也跟著道聲老師好,心中卻在暗自思量,難道星辰哥哥想到了什麼辦法整蠱譚芳嗎?

有人帶頭,其他的人也不好繼續裝逼下去,一個個稱呼叫道,但都是你一言我一語的,一點也不整齊,弄得教室里亂糟糟的一片,譚芳竟然也不發作,臉上從始至終都掛著親切的微笑。

「有鬼,大家小心,可不要被她迷惑……」四眼低聲說道,他可不認為譚芳會從老處女變成天生的仙女。

「四眼說的對,她越是笑得親切,我們越要小心……」郭胖子在一旁繼續提醒,幾乎所有人都認為譚芳笑裡藏刀,誰也不會相信她真的變成了一個好老師,當然,葉星辰例外。

不過不管怎麼說,譚芳曾經的威嚴還在,所有人很快閉上了嘴巴,一個個坐得端端正正,目光盯著站在講台上的譚芳,卻是目中無神。

看到大夥很快安靜下來,譚芳依舊輕笑一聲,淡淡說道:「這是我們的第一堂課,同學們紀律有些差,我也不在乎,希望下次的時候不要這麼久才安靜下來,好嗎?」

「好……」不管是畏懼譚芳曾經的威嚴,還是擔心她的笑裡藏刀,所有人都麻木的說聲好。

「呵呵,看來同學們都是好學生,既然如此,我也不廢話了,還請同學們翻開政治課本的第一頁……」譚芳微微一笑,開始在講台上講解起來。

不過台下的大多數人都是心中驚顫,一個個雖然坐得端端正正,卻沒有用心去聽,除了羅小軍等人外,其他的人幾乎都將注意力放在了譚芳身上,看看她到底有什麼后招。

可惜譚芳只在講台上講課,時不時的抽同學回答問題,有同學答不上的,也不介意,只是鼓勵一番,對於那些能夠順利回答問題的同學,還會出口表揚一般,這讓眾人又是跌破眼鏡,這真的是那個曾經的訓導主任嗎?難道她真的變得如此親切?

不過郭敬幾人依舊不肯相信她真的變得如此,只認為這是暴風雨來臨之前的平靜。

一堂課就這麼結束,譚芳從始至終,臉上一直掛著親切的笑容,甚至連眉頭也沒有皺過一下,親切程度簡直能夠和蘇姍有的一比,很多人甚至已經被她的親切程度所感染。

下課後,譚芳依舊微笑著離開了教室,留下一臉詫異的郭敬幾人,一個個快速聚集到一起,商討譚芳到底有什麼陰謀,本想找葉星辰商討些什麼的,卻哪裡想到葉星辰一下課就跑得無影無蹤。

最後,眾人還沒有商討出什麼結果出來,第四堂課已經上課,卻是體育課,全班人快速趕到操場。

此時,烈陽當空,雖然已經過了最熱的天氣,但對於靜海市來說,依舊炎熱無比,很多女孩子根本不想在這麼大的太陽下上體育課,但無奈今天是第一堂課,再怎麼熱也得堅持下去。

班上總共依舊是四十二人,十八男二十四女,在體育委員趙虎的組織下,很快列好了方隊,可體育老師依舊沒有來。

「趙虎啊,我看我們還是回教室吧?這麼熱的天氣,哪個老師會來嘛?」班上的小胖妹林允兒滿臉是汗,最先受不了,大聲叫嚷起來。

「就是就是,體育委員,你就讓我們回教室吧,這麼熱的天,會中暑的……」羅曉媛也開口說道。

「……」女生們立刻幾里哇啦的說了起來,無不想回到教室,誰也不願意這麼熱的天呆在這裡。

趙虎正要說話,卻見到一名身穿白色短袖,下身也是白色短褲的人影朝這邊走來,難道是新來的體育老師?

上學期張羽被開除后,一直是其他班的體育老師帶上,說這學期要換個新老師。

「同學們,我是你們的新任體育老師李琳,初次見面,還請大家多多關照!」來人竟然是一個二十齣頭的漂亮女子,一頭黑色秀髮紮成馬尾,肌膚是那種健康的小麥色,身材妙曼,特別是那豐滿的翹臀,總是能夠勾起男人最為原始的願望。

「咕嚕……」隊列之中,已經響起了男生們吞口水的聲音,而女生們眼中也一個個露出了羨慕神情,要是自己也有她那樣的身材那該多好。

「李老師好……」這一次卻是郭敬最先開口說道。

男生們一個個爭先恐後的打起了招呼,女孩子們也一個個跟著朝李琳打著招呼,李琳臉上微微一笑,等同學們都說完之後,才繼續說道:「今天是我們的第一堂課,大家沒有換上運動服,我也不想多說什麼,不過下次可一定要按照學校的規定換好運動服,知道嗎?」

很多人都點了點頭,示意明白,特別是葉星辰,他還穿著一雙拖鞋,點頭就像小雞啄米一樣,李琳又繼續說道:「趙虎同學,你先帶領大家慢跑五圈吧!」

「啊……五圈? 重生兵團一家 李老師能不能少一點?一圈就行了。」李琳話音剛落,林允兒首先開口叫嚷道。

「呵呵,這位同學叫什麼名字?」李琳臉上依舊淡淡笑道。

「我叫林允兒……」林允兒答道。

「很好,林允兒同學,你的任務是十圈,沒跑完不許下課,趙虎,帶著大家開始慢跑……」李琳笑得很得意,林允兒的一張臉卻是唰的一下,全白。

十圈,這不是要自己的命嗎?可面對李琳那微笑的臉龐,她卻不敢再多說什麼,其他的女孩子眼見林允兒不過抱怨了一句,就要多跑五圈,一個個哪裡還敢說話,不停的在心中咒罵李琳。

葉星辰卻是和歐陽俊對望了一樣,這個老師有意思。

操場是四百米一圈的標準操場,五圈也就是兩千米,對於葉星辰幾人來說,自然不算什麼,可對於那些養尊處優的美女們來說,卻是無比艱難,特別是好幾個不愛運動的女孩,三圈下來,已經累得氣虛喘喘,很想停下來休息一番,可一看到比自己還要慘的林允兒,只得強大精神,繼續跑下去。

葉星辰漫步來到慕容蓉的身邊,柔聲說道:「怎麼樣?還能堅持嗎?」

「恩,我沒問題的!」慕容蓉聽到葉星辰這麼關心自己,心中一陣甜蜜。

「姐夫,我好累了,你怎麼就不關心我啊?」一旁的慕容茗嫣卻是叫嚷起來。

「呵呵,自然有人關心你……」葉星辰淡淡一笑,一旁的郭敬等人已經沖了過去,一個個搶著要背著慕容茗嫣跑完這幾圈,嚇得慕容茗嫣連說不必。

五圈下來,大半人已經累得氣虛喘喘,李琳臉上卻一直掛著淡淡的微笑,特別是見到葉星辰幾人臉不紅,氣不喘的,眼中露出了讚賞之色。

「大家現在按照體操隊形散開,我們來做做準備運動……」李琳微笑著說道。

很多女孩子正想說怎麼還要做啊,不是說好了恢復性訓練嗎?可看到還在不斷奔跑的林允兒,只能夠忍住心中的話語,一個個沒精打採的散開。

李琳也不在意,等大家散開之後,一邊喊著口令,一邊帶領大家做著準備活動,而每次她的前身朝前弓下的時候,總能夠吸引一大群色狼的目光,特別是站在前面的男生,能夠清楚的看到那美麗的溝壑和白色的棉質內衣。

一個個都是青春期,正是血脈膨脹的時候,見到如此美麗,哪裡還顧得天氣的炎熱,做起運動來也是更加的賣力。

葉星辰也是被李琳那美麗的玉峰所吸引,雖說看上去不是很白,但卻極其挺拔,而且看上去充滿彈性,就是不知道抓在手中是什麼感受。

女生們一個個叫苦連天,男孩子們卻是一個個熱血膨脹,當做完準備活動之後,女生們已經累得實在不行,男孩子們卻是意猶未盡。

「好了,現在大家可以自由活動了,當然,可不能夠離開操場……」做完之後,李琳朝眾人微笑著說道。

一群女孩早盼望著這一句話,一個個就朝樹蔭處奔去,葉星辰等人卻趕緊圍上了性感迷人的李琳。

「李老師,你是哪個學校畢業的呢?」葉星辰臉上沒有一滴汗水,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目光卻朝李琳的胸脯瞄去,從他的角度,正好能夠看到那條溝壑。

「我是華東師範大學畢業的,我看你們幾個體質都不錯,這次冬季足球聯賽,有沒有信心拿第一名?」李琳眼見自己如此受歡迎,心裡也是一陣歡喜,對於幾人那色眯眯的眼神卻是毫不在意。

「當然啦,要是李老師能夠做我們的教練,我們一定能夠拿第一名的!」一旁的陳小龍也是拍起了馬屁,眼睛卻一直瞄著李琳的翹臀,嘴角的口水啪啦啪啦的滴趟下來。

「就是,就是,李老師,不如你做我們的教練吧?」何佳傑也是大聲叫嚷道。

「呵呵,可是我一點都不懂足球啊?」李琳輕聲笑道,完全沒有一點老師的架子。

「沒關係啦,李老師,只要你能夠每天到場監視我們訓練,我們就一定能夠拿第一名,不過李老師,聯賽什麼時候開始?」葉星辰也插口道,身子更是朝李琳靠近了一步,只感覺一股芳香撲鼻而來。

「半個月後吧,畢竟很多高一的新生都不是很了解,選拔足球隊有一定的難度,你們真的要我做你們的教練?」李琳好奇的問道。

「當然啦,李老師,你就答應我們嘛?」滿頭大汗的胡曉也擠進來,滿臉哀求的說道。

「好好好,你們都這麼說了,我還能不答應么?要不要現在就去拿個足球出來,練習練習?」李琳眼見眾人如此熱情,也不好再拒絕。

「不要啦,還有十幾分鐘就下課了,李老師,不如我們交流交流感情吧,以後訓練的時候也更有默契?」葉星辰出聲道。

「啊?交流感情?怎麼交流?」李琳一臉茫然。

「很簡單啊,交流感情首先要了解對方,李老師,你能告訴我們你三圍是多少嗎?」陳小龍在一旁插嘴道。

「啊……」李琳一臉茫然,這問題該怎麼回答?

「對啊,李老師,你內衣是哪個牌子的,能告訴我們嗎?」

「這……」李琳的臉上已經出現了一道黑線。

「李老師,你用的什麼香水?」

「我……」

「李老師,你咪咪好誘人,能讓我摸一摸嗎?」

「你……」李琳整張臉已經變成了黑色。

「你們真過分,連李老師的便宜都想占,李老師,不用理會他們,讓我帶他們摸摸的你的咪咪就行了……」葉星辰很無恥的推開眾人,一隻手就朝李琳的胸前探去。

「都給我停下……」李琳臉上的笑容徹底的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滿臉的怒容,她哪裡想過這班的學生竟然這麼猖狂,光天化日之下調戲老師不說,竟然還要輕薄老師,這實在太過分了。

「厄,老師,我們只是開個玩笑而已,呵呵……」葉星辰趕緊將手拉回後面,開口笑道。

「對啊,老師,我們都是開玩笑的,不過葉星辰是認真的……」旁邊的陳小龍很乾脆的出賣了葉星辰。

「小龍,你……」葉星辰正要發飆,卻忽然被一聲巨響震住,接著就聽到教學樓的方向傳來了一陣刺耳的尖叫聲,眾人神情同時一變,發生了什麼事情? 「大家小心,這是炸彈的聲音,我去看看……」葉星辰顧不得和陳小龍爭辯,直接就朝教學樓的方向跑去,剛才的那聲巨響實在太過響亮,再戰場上混了幾年的葉星辰一次就聽出了那是炸彈的爆炸聲,學校怎麼會有炸彈?炸死其他的人他不介意,可蘇姍和李筱婷都在那邊,要是她們出了什麼事情,那可是一件極其嚴重的事情。

歐陽俊,陳小龍聽到葉星辰的警告,同時一愣,炸彈?誰敢在學校扔炸彈,不想活了嗎?不過幾人都並非普通的高中生,特別是歐陽俊,此時顯得極為冷靜。

「羅隱,家傑,小龍,趙虎,你們快去讓大家不要亂跑,我去看看……」歐陽俊說完,身子也跟著葉星辰朝教學樓的方向奔去。

陳小龍等人對望了一眼,立馬按照歐陽俊的吩咐,朝樹蔭下休息的女生們奔去,留下李琳一人呆在原地,望著葉星辰奔去的方向,口中喃喃說道:「不到十八歲的年齡,卻有著遠比常人鎮定的心態,怪不得星曜會會這麼迅速的滅掉骷髏會,只是這炸彈會是誰呢?竟然敢在雲龍高中扔炸彈?當真不想活了嗎?」說完,身子卻沒有跟著葉星辰沖向教學樓,她還記得自己的身份,可是一名老師,現在最重要的是穩定其他同學的情緒。

葉星辰剛剛奔出操場,就見到整個教學樓一片混亂,上千名學生一個個驚恐的奔向樓下,而在樓下卻停著三輛軍用悍馬,連上自己的那輛,總共四兩悍馬停在那裡,煞氣逼人,更有幾十名黑衣男子手提衝鋒槍,守護在教學樓出口,用槍支趕著學生們往操場這邊而來。

「操,難道是恐怖襲擊?」葉星辰心中大罵,趕緊躲到一旁,趕來的歐陽俊見到這等情景,也趕緊躲到葉星辰的身邊。

「怎麼辦?」歐陽俊低聲問道。

「我想這些傢伙肯定是瘋了,媽的,竟然敢襲擊雲龍高中,操,你趕快回去,讓大家保持冷靜,我去教學樓看看,蘇老師和李老師還在裡面……」葉星辰低聲道,臉上的神情卻是一陣嚴肅。

「好,你小心點,他們手上有槍有炸彈,可不要亂來?」歐陽俊淡淡說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