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炎無強聽聞,頓時露出一臉的淫笑!


就在此時,一個冷漠的聲音響起:“真的,會如你們所願嗎?”

這聲音十分熟悉,炎無強與炎無忌二人聽聞,連忙朝聲音的來源看去,正見白蝶一臉寒霜的看着二人。

炎無強當即禁聲,炎無忌呵呵一笑,問道:“白蝶,聽說你的那個心上人……?”這廝真個兒就跟沒那事兒人一樣!

白蝶淡然瞥了賢世一眼,雖臉上寒霜依舊,但卻並無怒色,似乎沒聽到炎無忌兩人的對話一般。

這一瞥,卻是讓炎無忌有些無所適從了起來,面上兒淡定,但心裏其實還是有些虛。

白蝶也並未與兩人再多說什麼,邁步朝魔焰窟方向走去。

“若是你就這麼死了,那也只能說明你不過如此而已,雖不覺得傷心,但是卻有不甘存在,我……不甘心就這麼孤寡終生。”

“我答應我的要求我還沒提,你怎麼能這麼死去?我……生要見人,死要見屍!”

“我……不允許你就這麼死去!”


與炎無強一起,有些呆滯的看着白蝶的背影,炎無忌覺得今日的白蝶有些異常,若是平時,聽到自己說的那些話,定然不會輕易就饒了自己的。

只是炎無忌並不知白蝶心中的想法,也不知道,她現在只想親自確認一下現實到底死了沒死,根本無心其他得任何事情! 目送白蝶遠去,炎無忌看向身旁的炎無剛,一臉的莫名,道:“我總覺得,似乎有什麼地方不太對?”


炎無剛心中亦感疑惑,搖頭道:“今天的白蝶,似乎的確有些不太正常。”

場中,一對一的生死戰進行的如火如荼,不時的便有人勝出,同時,亦代表着另外一人的死去。

看了幾場,炎無忌便感覺興趣缺缺,不由的搖頭,對身邊的炎無剛說道:“這裏着實無聊,不如我們去看看白蝶那小娘皮去做什麼可好?”

炎無剛的實力雖與炎無忌還有些差距,但也不大。場中的比試,在他看來與小孩子打架也是一般無二,心中早就感覺不耐,此時聽炎無忌這麼一說,頓時大喜:“大哥所言,甚合我意。”

“嘿嘿嘿……”炎無忌看着炎無剛臉上的一抹**之色,頓時嘿嘿怪笑了起來。

兩人同時邁步,一前一後朝白蝶的方向走去。

同時,白蝶飄然來到了魔焰窟的洞口處,來之前她便從父親白炎哪裏取得了開啓洞門的方法。

只見她雙手碟舞不斷,連續的變幻着各種怪異的手訣,也不知道掐了多少道訣印,那堵住魔焰窟洞口的大石頭,在轟隆聲中緩緩打開。

看到這樣的情況,白蝶臉色平靜,無悲無喜,緩步徑直朝魔焰窟中走去。


此時的魔焰窟中,或許是因爲開啓了洞口的關係,那滔天的黑色魔火已然不復存在,僅剩下些許火苗再躥而已,對白蝶的身手來說,根本就無傷大雅。

這樣的情況,白蝶並沒有感覺奇怪,但是……位居魔焰窟深處的賢世,卻是在第一時間就發現了異常。

之前,他正處於緊要的關頭。在軒轅瑩瑩的幫助之下,盤膝魔火之中,不斷的運轉《五行問天訣》的心法,隨着時間的推移,一種莫名的感覺不斷在他心頭滋生。

就彷彿,有什麼東西一直在盯着他一般。

這樣的感覺,賢世不止一次的有過,但這次卻與之前有所不同,他並未從這樣的關注之中,感覺到惡意,能夠察覺到更過的,反而更像是好奇。

賢世確定,這裏確確實實的存在着某種東西,或許是生物,或許是某種有靈的東西,而賢世,更願意相信後者,因爲……據軒轅瑩瑩所說,這裏存在着異寶,而據賢世所知,許許多多的異寶,都是有一定的靈性的。

被什麼東西盯着,賢世只感覺自己是地球早前動物園中的大猩猩一般,十分的怪異。同時,他亦仔細的嘗試着去尋找這種感覺的來源,但卻一無所獲。

就彷彿,整個魔焰窟四面八方的黑色魔火,都在對他好奇一般。

異寶就在面前,但卻發現不了他的存在,這樣的感覺讓賢世十分的不爽,焦急的撓頭。

正值尋思該如何做之時,圍繞賢世的魔火驟然熄滅了不少,再無那滔天之勢,這一變化讓賢世心中一驚。同時,那縷好奇的感覺消失,卻而代之的驚恐!

嗖……

黑火火焰熄滅之時,一道黑影躥飛出去,速度之快竟與冰冷的空氣摩擦出刺耳的聲音。

“快追!”

軒轅瑩瑩的聲音將賢世瞬間驚醒,來不及考慮那麼許多,連忙躥身朝那飛出的黑影追去。

看着賢世的身影消失,軒轅瑩瑩掩嘴一笑,看向白蝶的方向,迎着走去。

在白蝶進入魔焰窟之時,軒轅瑩瑩便已經感應到了他,只是當時情況並沒有給她時間來提醒賢世,然而……此時賢世不在,她就又起了調皮的心思,決定去會一會白蝶那個女人。

搖身一變,軒轅瑩瑩再不是那個被五色光芒包裹的娃娃,而是化作了一看上去十八九歲,亭亭玉立的大姑娘。

“喔……你是誰啊?”一個閃身,軒轅瑩瑩突兀的出現在白蝶身後,裝出一副怯生可人的模樣,又似天真無邪的問道。

白蝶自有心事,來魔焰窟中不過是爲了確定賢世死了沒死,陡然聽到嬌俏的聲音在自己身後響起,心中登時一驚,連忙轉身……正看到軒轅瑩瑩所化的美人兒,俏生生的站在自己身後。

“她……什麼時候出現的?”白蝶心中千萬個不解,還有那麼一些驚悚的感覺。試想,如果這個小女孩兒對自己心懷歹意,那豈不是可以無聲無息的從背後刺穿自己的心臟?

然,白蝶也非是凡女,心中雖驚,面兒上卻是鎮定無比,看着軒轅瑩瑩笑問道:“小妹妹,你又是什麼人呢?”

埋藏在黑暗裏的藍色祕密 ,只是……或許這個小姑娘是之前進來參加試煉的倖存者也說不一定,心中雖有疑惑,但白蝶還是決定先看看這女孩兒的身份來歷再說。

聽白蝶這麼問自己,軒轅瑩瑩的大眼睛中閃過一絲狡黠之色,眨巴着雙眼圍繞白蝶轉了一圈,突然問道:“你……難道就是白蝶姐姐嗎?”

“額……?”白蝶一愣,道:“白蝶姐姐?你認識我?”再次確認了一番,白蝶發現,她的確是不認識面前這個漂亮的女孩兒。

軒轅瑩瑩連連搖頭擺手:“不不不……,炎飛哥哥告訴我,你是她的大老婆,那身爲小老婆的我,難道不是應該叫你姐姐嗎?”

“……”白蝶臉色一寒,頓時殺意瀰漫,心道:“炎飛那廝竟敢胡言亂語,今日你若死了那便罷了,你若沒死……哼哼,必讓你不得好死!”

很顯然,白蝶殺意已決了!

軒轅瑩瑩忽然感覺周圍溫度似乎又下降了許多,但卻絲毫不在意,反倒裝作呆萌又可憐的問道:“怎麼了?難道,白蝶姐姐是不喜歡我,不願意跟我分享炎飛哥哥嗎?”

看着楚楚可憐淚水已經在眼眶中打轉的軒轅瑩瑩,不由的就讓白蝶起了憐惜之心,畢竟,女人都是喜歡漂亮可愛的東西的,而軒轅瑩瑩變化的模樣,正是抓住了一點。

“妹妹先別哭,我也沒說不願意跟你分享,你能先告訴姐姐你叫什麼……”說着說着,白蝶臉色驟然一變,看着一臉狡黠的軒轅瑩瑩,只覺的一股子怒火直衝腦門。

一個小丫頭片子,竟然給自己下套子,而她白蝶還真就跳了進去,一時間,白蝶是又羞又怒。

“咯咯,我的名字叫瑩瑩喔,白蝶姐姐再見!”不等白蝶發作,軒轅瑩瑩擺着蔥白小手,說完這話身形一晃,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白蝶心中頓時又是一驚,這樣的手段她不是沒有見過,但讓她難以相信的,使出這種手段的竟然是一個看上起十八九歲的姑娘。白蝶不得不承認,只憑這一手,自己急絕對不是那小姑娘的對手。同時,她也知道,爲什麼那個叫瑩瑩的小姑娘會出現在自己身後,而自己卻沒有絲毫察覺了。

她是個聰明的女人,雖驚訝軒轅瑩瑩的實力,但轉念一想心中也不自覺的放鬆了許多。想來,既然那炎飛身邊有如此高手,那他在魔焰窟中應該無事纔是。

猛然間,白蝶想到某種可能,嘴角頓時勾起了一個美妙的弧度。

深提口氣,白蝶使出了千里傳音的功夫,對魔焰窟中喊道:“炎飛,今日你若僥倖出的魔焰窟,他日我必讓你生不如死,我且在魔焰窟外等你,你拖得越久,懲罰可就越重哦。”

與此同時,正一路全速而行,極速奔走追趕那竄飛的黑影的賢世,驟然聽到白蝶的聲音在自己耳邊響起,頓時一個趔趄,差點沒一頭栽倒在地上。

“在魔焰窟被烤了這麼久就算了,這白蝶竟然還尋了過來,而且聽她話的意思,似乎是有什麼事情,讓她不打算放過我了?”賢世心思活躍着,但想破了腦袋也想不出自己究竟什麼時候,招惹的白蝶不開心了。

當然,心思的活躍,並不影響賢世追趕那黑影的速度。此時,更是將那黑影逼入了角落之中。

賢世當即收了心思,睜大了眼睛,看着那速度越來越慢,直到緩緩停下的黑影,努力的想要看清它究竟是什麼模樣。

透過黑色魔火那瘮人的光芒,映入賢世眼中的竟然是一副嬌豔,那傾城之貌,相比西施都相差不多,而且更顯的袖珍可愛一些,當即……賢世無意識的就發出了嘿嘿嘿的怪笑聲。

聽到這聲音,那黑影當時就露出了驚恐之色,伸出兩條小小的手臂,手掌更是捂上了自己的眼睛,就好像是她覺得只要自己不看,就什麼都不會發生了一般。

察覺自己失態,賢世連忙乾咳兩聲,對那身影道:“小不點你不要怕,叔叔不是壞人,叔叔是好人,嘿嘿嘿嘿……”

那黑影身體都不由的顫抖了起來,那模樣似是怕極了。

調戲了一番白蝶之後,軒轅瑩瑩早就追這賢世而來了,遠遠的看到賢世這般坐檯,頓時就被氣笑了,鄙視賢世道:“怎麼覺得你就像是哄騙小朋友的怪蜀黍一般?”

賢世聽了,當時就怒了,喝道:“胡鬧,我如此正直,怪蜀黍怎可與我相提並論?”

軒轅瑩瑩卻是不理,兩個閃爍就超過了賢世,來到那畏縮在角落中的嬌小身影身前。繼而,露出一個人畜無害的笑容,柔聲道:“跟着姐姐走,姐姐是好人呦。” “……”賢世看着軒轅瑩瑩的模樣,頓時就不想說話了。

然而,軒轅瑩瑩卻是笑的壞壞的,瞥了賢世一眼,得寸進尺,對那嬌小的身影說道:“那個是壞叔叔,小妹妹不要理他呦,姐姐纔是好人!”

聽着軒轅瑩瑩溫柔的聲音,那嬌小的身影總算是放下了捂着雙眼的手,眨巴這大眼睛看了看了軒轅瑩瑩,又怯生生的瞥了賢世一眼,嚴重的色彩頓時閃爍了起來,似乎是在考慮什麼很難的問題。

軒轅瑩瑩連忙又道:“那個人不是什麼好東西,小妹妹你還是跟姐姐走吧,姐姐去帶你看好東西啊。”

“……”賢世聽聞頓時就不樂意了,這都把自己說成什麼了?當即,賢世就對軒轅瑩瑩喝道:“你夠了!”

賢世這一嗓子,使得那嬌小的身影似乎受到了驚嚇,嗖的一聲飛入了軒轅瑩瑩的懷抱之中。

軒轅瑩瑩頓時露出了得意的笑臉,看向賢世的面孔上滿是顯擺。

“……”賢世無奈了,只好問道:“她,就是你說的‘異寶’?”

抱着嬌小的身影,像是抱着什麼寵物一般,撫摸着她柔順的長髮,軒轅瑩瑩淡淡瞥了賢世一眼:“當然,難不成你只當她是一個普通小女孩兒不成?”

“路上告訴你,咱們還是快出去吧,一會兒你的白蝶就要等的着急了呢。”軒轅瑩瑩調皮道。

“……”

賢世無語,默然的跟在軒轅瑩瑩身後。

而軒轅瑩瑩也沒有食言,開始詳細的爲賢世介紹起懷中的小女孩兒來。賢世這才瞭解,原來這個小女孩兒並不是人類,也不是妖獸,而是化形成功的‘靈’。

所謂靈,一般都是天材地寶自我誕生的意識集合體,孕育一個靈需要大量的時間,而且,剛剛形成的靈,靈智還不成熟,通常都如人類的小孩子一般。

雖靈智未開,但天生擁有的天賦,卻是人類遠遠不能企及的,可以說,‘靈’就是天材地寶本身。因爲,若是一件天材地寶喪失了‘靈’,那就會失去本來無匹的威力,變得如同凡兵一般。

而靈,亦是不能離開天材地寶本身的,不然……也只相當於一個小孩子一般,沒有絲毫特殊的能力。當兩者在一起時,所能發揮的威能,纔是天材地寶本應具有的威力。

據軒轅瑩瑩所說,她懷中的‘靈’又與一般的靈不同,這個‘靈’沒有本體的存在,而是由火焰而生,代表着方世界中火的極致,她是五行五靈之一的火靈,可以說是火焰的精靈。

後來軒轅瑩瑩講述的,正如賢世所想,金木水火土五行,每一種都會誕生一個靈,它們可以說是站在所有靈頂端的存在,成年之後一旦發威,都是威力無匹的存在。

一路上, 皇家小醫女 ,卻總是眨巴着大眼睛,偷偷的打量賢世,漂亮的大眼睛之中,滿是好奇之色。

同時,在魔焰窟出口處。白蝶已經在這裏等待多時了,只等賢世出來之後,再跟他好好算一算賬。

只可惜,人生難得常如願,不招人待見的炎無忌與炎無剛二人,卻是死皮賴臉的粘了上來,與白蝶套近乎套的火熱。

雖不管二人說什麼,白蝶往往都是一個冷哼或是一個鄙視的眼神作爲迴應,但兩人卻是樂此不彼,不知心中再盤算着什麼。

炎無剛爲人雖不怎樣,但聰明卻是不爭的事實,觀察周圍情況,發現魔焰窟的洞門大開,而白蝶又時不時會朝那邊瞥上一眼,不經意間嚴重劃過幾縷焦慮之色。

看着情況,炎無剛只是眼珠一轉,便將情況猜了個八九不離十。魔焰窟只要洞口打開,便能滅其內火勢,而魔焰窟中洞穴縱橫交錯,想進去找一個人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是以,不難判斷出,白蝶這是心中抱有希望,爲那個可惡的炎飛打開洞門滅其中火勢,好讓他逃出生天。

“白姑娘在這裏,莫非是在等那炎飛出來不成?”打斷炎無忌的喋喋不休,炎無剛突然問道。

白蝶的心思,哪裏在他們二人這裏,聽到炎無剛這麼問,當時也就沒有多想,下意識的點了點頭,完了這才反應過來,臉色一冷,淡漠的看着炎無剛,眼神似乎是要殺人一般,只把炎無剛嚇的激靈靈的打了個冷顫。

炎無忌也不是傻子,聽炎無剛問話,又見白蝶反應,也不難猜測出些什麼。心中冷笑連連,暗道:“置身魔焰窟之中,就是我大哥內門天才炎無天也無法存活,更何況是他炎飛,恐怕那炎飛此時已經是燒焦了的冰雕了吧。”

心中所想,自然是不能讓白蝶知道的。只聽炎無忌這廝笑道:“白蝶,我說你就不要再這裏癡等了,那個炎飛恐怕……恐怕已經死在裏面了吧。我能感覺的到,你對他是一往情深,但是逝者已矣,你要節哀啊。”

若是沒有進去過魔焰窟,沒有見到過軒轅瑩瑩,白蝶可能就信了炎無忌了。只可惜,此時聽來,白蝶直想發笑,只覺得這外門天才炎無忌,整個如同小丑一般,惹人發笑。

只是,此時的白蝶卻是笑不出來的,只因爲炎無忌的話中提到了另外一件事情。剛纔在魔焰窟之中,白蝶就被變化做十八九歲少女的軒轅瑩瑩調戲了一番,此時炎無忌的話,在她聽來格外的刺耳。

都是,自尊心惹的禍!

不見白蝶如何動作,卻又兩條白色絲帶飛出,猶如利劍一般,直直插向炎無忌的胸膛。

炎無忌畢竟也是炎宗外門的天才,雖並無防範,但面對突發情況還是能夠快速的做出反應。只見這廝雙腳不離地,身體猶如擺鐘一般,晃動了兩個詭異的弧度,險而又險的躲過了白蝶的攻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