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火靈說完,不等蘇齊回答,就急着下口。


孤星還來不及哼一聲,身體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火銀撇了撇,說道:“第一次吃人肉,而且一下子吃了六個,小心被撐死。”

這話怎麼聽着都讓人覺得恐怖,而蘇齊卻面無表情,對於要殺他的人,他從來不會有一點同情心。

“嗝!”

火靈打了一個飽嗝。

“火銀,你淨瞎說,我怎麼感覺我還沒有吃飽呢?”

“等一會你就知道了這幾個人的修爲都不錯的,你的肚皮會撐破的。”

火銀風涼的說道,還有意無意的看着火靈的肚皮。

“齊兒,怎麼辦?”

火靈一聽,身子瞬間縮小,趴在蘇齊身上怕怕的問道。

“看你,就是單純,火銀嚇唬你的,快點回丹田裏去,把你吃進去的修爲化爲己用,這樣你就沒事了。”

蘇齊歡喜的摸了摸它的頭。

“哼!”

火靈對着火銀哼了哼,快速的鑽到蘇齊的丹田裏。

“齊兒,我也回去了,吃飽了,回去好好的睡一覺。”

說完,火銀也快速的回了丹田。

蘇齊癟了癟嘴,這樣也好,挺乾淨的,省得收拾了。

回到正廳,葛墨他們都震驚的看着蘇齊。

蘇齊擡眸,大如寶石璀璨的黑眸看向葛墨。

“葛墨大哥,你是不是認識剛剛的那個女人?”

“小公子,她是天地神宮的人,上次殺小公子出任務的時候,她到紅城來傳話,葛墨遠遠的看過一次,所以記得。”

葛墨快速的解釋道。

“哦!”

蘇齊只是哦了一聲,沉思着往椅子上走去。

“對了,葛墨大哥,你們對天地神宮瞭解多少?”

蘇齊知道,他們天地神宮也不會放棄生死魔圖的,他必須查出,天地神宮是什麼人建的。

“小公子,我們對於天地神宮僅限於紅城,我們只知道有這個組織存在,每個月有十兩銀子可以拿,其他的都不知道,而且我們加入天地神宮的時間不到一年。”

“好,葛墨大哥,我知道了。”

蘇齊知道,在他們這裏查不到什麼有用的消息,不過他還有機會的。

“暮風,叫小公子和大家過來吃晚膳吧!晚膳做好了。”

沈大娘在門外喊道!

шωш_ тt kдn_ ¢ O

“哇!沈大娘,太好了,齊兒正餓了呢?”

蘇齊一聽晚膳好了,瞬間拔腿就跑。

葛墨和其他幾個兄弟一看,無聲的笑了笑。

“這小公子一聽到吃的,可開心了。”

暮風看着朝着自己孃親跑去的蘇齊笑着說道。

“在怎麼說也是一個孩子,走吧!我們也過去吧。”

葛墨抿脣一笑,他很喜歡這樣的日子。 蘇紫陌一直到天黑才醒過來。

緩緩睜開眼眸,看到急得目不轉睛盯着她看的沐雲軒,她緩緩的笑了笑。

“雲軒,我死不了的,你這什麼表情啊?”

蘇紫陌緩緩起身。

沐雲軒卻什麼都沒有說,一把把她擁入懷裏。

緊緊的抱着她,感受着她身上獨特的氣息,他的心才稍微安心了一些。

“你爲何每一次都要做讓我擔驚受怕的事情,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失去你嗎?”

沐雲軒低沉的聲音裏,滿滿的心疼與害怕。

那個冰族公主的話,他一刻都不敢忘記。

“雲軒,你不要這樣,這條路本就危險,既然選擇了,我們就要堅強的走下去,我們沒有時間去抱怨命運的不公,如果不努力,就會被踢出局,所以,在努力的道路上,不會有坐享其成的。”

沐雲軒放開她,深情的看着她的雙眸。

“無論如何,我都沒有辦法看着你去冒險。”

沐雲軒痛恨自己的無能,在有些事情上,他那種無能爲力的感覺讓他覺得自己真的很沒用。

“不去冒險,又怎麼會知道結果,只有把所有坎坷的路都走一走,等到春天來了的時候,一定會謝謝自己的不服輸,也會謝謝自己從來沒有放棄過,也會謝謝自己的努力給自己帶來的成就的,我唯一的目的就是破解你和櫟兒身上的詛咒,不管有多難,有多少彎路要走,我們都要一直走下去。”

“陌兒,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的。”

沐雲軒大手輕輕觸碰着她細膩如瓷的肌膚。

“你要是一直陪着我,誰去賺錢給我花,我可是很能花錢的。”

蘇紫陌嗔怒的笑看着她,笑靨如花的面容美的令人陶醉。

沐雲軒忍不住,快速的吻上她的紅脣,她的味道,她所有的一切,都是他這一生最愛的。

蘇紫陌仰頭,並沒有掙扎,而是熱情的迴應着他。

得到迴應的沐雲軒心中狂喜,深深纏綿片刻以後便依依不捨的放開了她。

“陌兒,爲夫什麼都沒有,就是有錢,你想怎麼用都可以。”

低沉好聽的嗓音非常的撩拔。

蘇紫陌卻笑得開心。

“我啊!沒有白來這個世界上,有一個有錢的夫君,有三個孝順的寶貝,沒有誰比我蘇紫陌更幸福的了。”

沐雲軒幸福的笑着捏了捏她的臉頰。

陌兒是一個很容易滿足的人,有的時候,人生就如同品茶,其中的滋味,只有自己知道,而他現在喝茶,每一次都能體會到幸福的滋味。

之後,沐雲軒又把夜杲的事情告訴了蘇紫陌。

蘇紫陌聽完,心裏也很替夜輕寒高興的。

“這下輕寒不會再說自己是一個人了吧?”

“他當然不會是一個人了,以後他還有玥兒呢?”

嬌妻找上門:韓少,請簽收 “嗯!”蘇紫陌有些不明所以,她離開這段時間,發生了很多事情了嗎?

“雲軒,你是說你的妹妹玥兒嗎?”

“嗯!”

沐雲軒溫柔的點了點頭,深邃的雙眸總是柔情的看着她。

“哇!這個是一個大新聞啊!輕寒他總算是腦袋瓜開竅了。” “陌兒,你怎麼比他還要開心?”

沐雲軒沉着臉看着她。

“那當然,輕寒是一個不錯的美男子,玥兒嫁給他,會幸福的,女人這一輩子最大的願望不就是能嫁給一個心疼自己,愛自己的男人嗎?”

作爲夜輕寒的朋友,她當然希望自己的朋友都能過得幸福。

“你啊!就是隻會爲別人着想。”

沐雲軒捏了捏她的俏鼻,蘇紫陌雖然覺得他這樣的動作似乎是在寵小孩子的樣子,可她卻非常的喜歡。

“小姐,你醒了,出來吃晚膳吧!族人們知道小姐回來了,大家都一起過來幫忙做飯,就等着小姐呢?”

木榆天尊站外外間高興的喊道。

“好!木榆天尊,我們這就出來。”

蘇紫陌大聲應倒。

“陌兒,吃完晚膳,我們去橋西城吧! 唯劍永尊 這裏離橋西城挺近的。”

沐雲軒柔聲道,這幾天他們都不能同榻而眠,夜不能寐,他都快要瘋了。

“雲軒,這不出來不知道,你的產業真是多得數不清。”

蘇紫陌說着,下牀榻整理儀容。

“是挺多的,以前只是爲了方便自己而在每一個地方置一處別院,現在看來,當時的想法是對的,現在就出門和陌兒一起就很方便。”

沐雲軒柔柔的看着對着銅鏡梳頭的人兒,爲了她,就是傾盡一切,他只願看到她臉上的笑容長存。

“是啊!只是你的每一處別院裏都養着美嬌娘。”

蘇紫陌不以爲意的說着,語氣有些酸溜溜的,心裏卻也不嫉妒,她深知沐雲軒是不會背叛她的。

“怎麼,陌兒吃醋了。”

沐雲軒好笑的看着語氣有些酸溜溜的她。

蘇紫陌起身,回頭看着他,一臉俏皮的說道:“我不吃醋,我吃醬油。”

說完,蘇紫陌轉身往外走去。

沐雲軒搖頭失笑,起身跟着一起出去。

見過族人之後,蘇紫陌和沐雲軒吃完晚膳以後,便告辭離開,而木榆天尊和夜杲前輩則啓程前往明月山莊見夜輕寒,木榆天尊覺得一個人在山中無聊,便決定和夜杲前輩一同去了明月山莊。

橋西城,沐雲軒直接帶着蘇紫陌落到了位於橋西城城東的別院裏。

而別院裏的人對於她們的到來,顯然有些不知所措。

一個個驚慌失措的站在兩邊迎接沐雲軒。

蘇紫陌看了看別院,這座別院很大,比蘇紫陌去的其他別院大很多。

只不過有一點是一樣的,照管這座別院依然是一位嬌滴滴的大美女。

“素卿見過表哥。”

一個身穿粉紅色女子蓮步輕移,走到沐雲軒面前,微微福了福身,聲音宛若黃鶯一樣的好聽。

蘇紫陌看去,大大的媚眼,柳葉眉,櫻桃小嘴,穿着華麗,是一個典型的古代美女。

“嗯,這位是夫人。”

沐雲軒冷冷地道。

“哦!未曾接到表哥成婚的消息,這位夫人是……?”

素卿的臉上明顯的質疑沐雲軒的話,又似乎是當着蘇紫陌的面故意說的。

只是,沐雲軒不給予任何解釋,擁着蘇紫陌往裏邊走。

走了幾步,沐雲軒又回頭吩咐道。

“給夫人準備宵夜。” “是。”

素卿紅着臉尷尬的回答道。

“陌兒,我們進去。”

一回頭,沐雲軒溫柔得出水的聲音讓大家更是一怔。

特別是素卿,她從來沒有見過這麼溫柔的表哥。

蘇紫陌沒有說話,跟着沐雲軒進屋。

一進到大廳,蘇紫陌四處看了看,裝潢非常的別緻。

沐雲軒的主臥設在東邊。

這裏除了打掃的,應該只有沐雲軒可以進來。

環視一圈以後,蘇紫陌坐到了主位旁的軟榻上。

很快就有丫鬟送來了點心和茶水。

“陌兒,還感覺累嗎?”

沐雲軒挨着她坐下。

“雲軒,我還想睡。”

蘇紫陌感覺很累,她的修爲還沒有完全恢復。

對於外邊剛剛發生的之前,她壓根就沒有往心裏去。

每個人都有權利持有自己的觀點,她沒有資格輕易否定別人的看法。

別人喜歡沐雲軒,也不是她能阻止的,每一次都要去計較,那她還不得累死。

“陌兒再等等,你在蒼莽山沒有吃多少,在吃點東西再睡。”

沐雲軒就像哄小孩子一樣,陌兒願意和他來別院住,他已經很開心了。

“雲軒,我剛剛已經吃了很多了,沒想到木塔族喜辢,是我非常喜歡的口味。”

蘇紫陌笑看着他,因爲櫟兒不喜歡吃辣的,所以她平常做的飲食要清淡一些。

“再好吃也沒有你做的好吃。”

才吃了幾次她做的菜,就把他的胃給養嬌了。

“那當然,我蘇紫陌是誰啊!入得廚房,上得廳堂。”

蘇紫陌得意一笑,“對了,讓人給我準備沐浴的水,我今天出了一身汗,休息一晚,明天我們去橋西城西村找靖炎天尊去。”

蘇紫陌可不想和上次一樣,在在荷花池裏做一次。

每次一想起來,她的臉還會不由自主的發熱。

“好!吃完東西以後,我帶陌兒去沐浴。”

沐雲軒別有深意的笑了笑。

一聽,蘇紫陌眼神一冷,厲色油然而生,“沐雲軒,你要是敢給老孃向上次一樣亂來,你以後就給老孃滾一邊去,別在碰老孃!”

蘇紫陌火爆脾氣一上來,便口不擇言。

帶着一羣丫鬟端着膳食進來的素卿一聽,她急步走到蘇紫陌面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