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火海當中,玉山川的雙眸冷酷無比,心中的殺意在完全的釋放。今晚的宴會,簡直就是玉山川的恥辱。


無論是席琳娜公主的空靈,還是跳舞,尤其是最後的國寶。玉山川好不容易找來的國寶,居然是楊柏這個土包子鑒定出來的,這讓玉山川傲氣凌雲的內心,徹底陰冷下去。

就在玉山川發泄怒火的時候,房間內突然發出震動之音,這讓玉山川瞳孔一縮。看著四周的物品已經成為灰燼,火焰慢慢的返回玉山川的體內。

玉山川朝著牆壁而去,光禿禿的焦黑牆面上,玉山川慢慢摁動一下開關,隨之一道暗門被打開。

在暗門當中,昏暗的房間內,放置一張桌子,桌子之上有一台筆記本電腦。此時電腦當中,發出耀眼的光芒。

玉山川已經走向筆記本電腦,看到有視頻的連接,目光冷冽的點了下去。隨著視頻連通,玉山川臉色逐漸冷靜下來,露出以往淡然的笑容。

黑色的古堡當中,猶如洞窟一樣的房間出現在視頻當中,一名黑袍人,遮擋一切,卻傳來森然的聲音。

「漢森死了,還有雪梨他們,我要知道,他們發生什麼事情,是誰殺了他們。」黑袍人的話,讓玉山川就是一愣。

玉山川也是M國異能組織者的一員,當然知道這個異能組織十分的強大。而對面的黑袍人就是亞洲區域的釋大人,高級異能者。

「漢森死在哪?」玉山川來到D市也帶來一部分手下,也想聯繫這些隱藏的異能者。可是未等聯繫,就有四人突然死亡,這讓玉山川心中一愣。

屏幕之上,傳來漢森、雪梨和吳學義的信息,同時在死亡的位置之上,居然出現詭異的空白,那應該是無法定位。」

「一個在D市古玩街,其他三人都無法定位,按照方向,這應該是?」玉山川瞳孔一縮,猛的想到什麼。

玉山川的嘴角慢慢上揚,露出自信的笑容,看著對面的釋大人,玉山川冷靜說道:「大人,放心吧,這個兇手,我已經知道是誰,我會替你解決的。」

「很好,玉山川,只要我們合作,我們會幫你解決玉家,會讓你儘快掌控玉家。」釋大人的話,讓玉山川目光灼灼,點了點頭。

視頻已經關掉,玉山川卻放聲大笑起來,房間內,彷彿釋放一頭惡魔。

「楊柏,一定是你,原來你已經得罪異能組織者。你太高看自己了,以為憑藉武道,就能夠傲視一切嗎?」

玉山川看到三人失蹤的地方,加上楊柏已經來到古玩街。 重生星中有你 能夠神不知鬼不覺殺死異能者,除了楊柏,沒有其他人。

「本來想跟你好好玩玩,你自己找死,那就別怪我了。」玉山川拿起電話,慢慢打了一個號碼。

「索爾,去吧,找到這個人,釋大人要他死。」

玉山川說完,就淡淡的放下電話。玉山川的心慢慢穩了起來,如果楊柏真的被殺死,金鯉農場事情就好辦多了。

如果索爾失敗,玉山川也不擔心,楊柏越是厲害,玉山川越是有興趣。

楊柏已經上了高速,看著副駕駛上的周芷燕,半天也沒好意思說話。周芷燕一直靠在坐上睡覺,系著安全帶的衣服,被勾勒出婀娜的曲線。

「你好好開車,有話嗎?」周芷燕依舊閉著眼,不過長長的睫毛,露出一道縫隙,嚇了楊柏一跳。

「你,你還好嗎?」楊柏現在很尷尬,偷看被人抓到,趕緊老實開車。楊柏的話,讓周芷燕沒好氣說道。

「我為什麼不好?」也不知道為何,周芷燕的心中醋意十足,很多年周芷燕都沒有這樣的感覺。

「那就好,芷燕,其實我?」楊柏想要解釋一下,可是很多話都無法說出。看著周芷燕冷艷的容顏,楊柏還是沒有勇氣表達自己。

就這樣,這一路之上,兩人都相當沉寂。而就在楊柏下了高速,拐到小路之上的時候,楊柏突然愣住了。

「下雪了?」楊柏震驚的話語,旁邊的周芷燕依舊閉著眼睛,生氣說道:「楊柏,你別沒話找話,現在是春天。」

周芷燕還以為楊柏是逗自己,可是周芷燕眯縫的眼睛當中,突然劃過一朵雪花。真正的雪花,從天空降落下來。

「怎麼可能?」周芷燕美麗的雙眸猛的睜大,不敢相信的看著外面。此時夜色當中,寒風吹起,無數的雪花從上空降落下來。

「這溫度,不可能!」周芷燕望著白潔的雪花,居然有了一絲慌亂。而此時楊柏已經把車靠邊停下,目光也逐漸凝重起來。

「的確,芷燕,看來我們遇到敵人了。」楊柏輕聲說著,指了指後座。

「芷燕,留在這,哪裡也不許去。」楊柏的話,更是讓周芷燕緊張起來,此時的周芷燕情不自禁的想要握住楊柏的手,這樣才會安全。

冰涼的手,被楊柏抓住,楊柏的目光柔和無比。看著周芷燕緊張,楊柏居然朝著周芷燕抱了過去。

簡單的擁抱,輕聲的話語,讓周芷燕的心突然急速的跳動,那一刻,周芷燕的臉頰徹底的紅了起來。

「等我!」楊柏感受到周芷燕的羞意,身體也是一熱。不過此時的楊柏身形一晃,消失在原地,朝著路邊的拐角而去。

那裡有一處暗淡的路燈,在這路燈之下,風雪瘋狂的捲動,那些雪花更加晶瑩剔透,甚至猶如水晶一樣,反射的光芒。

「出來吧?」楊柏冷冷的看著路燈,而在路燈的後方慢慢的走出一名高大的男子,男子穿著白色運動服,渾身都是肌肉,大晚上依舊戴著墨鏡。

男子剛一出現,四周的雪花更加濃烈起來,甚至寒風當中,這些雪花已經化為冰刀一樣,斬出一道道嘯聲。

冰刀在呈現,很快男子的手中出現一把彎月的冰刀。看著手中的冰刀,男子望著對面的楊柏,露出生硬的話語。

「你,你是楊柏?」男子的話,剛說完,楊柏的瞳孔一縮,更加冰冷說道:「玉山川,派你來的?異能者?」

「咦?」高大男子索爾就是一愣,藍色的瞳孔看著楊柏,慢慢的把帽子摘了下來,露出長長的金髮。

「混蛋,你也會異能,你能夠看透我的內心。」索爾可是中級異能者,乃是異能組織當中的暗殺員,專門負責解決一些目標。

索爾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猛的摁動墨鏡上的一個按鈕。隨著按鈕,楊柏就感覺眉心一疼,索爾身上好像出現一個能量場,直接屏蔽自己的讀心術。

「原來你只是初級?」索爾哈哈狂笑起來,一個擁有讀心術的異能者,是如何殺死漢森等人,這絕不是索爾想關心的。

「這裡的風景太破了,我要敢去大學城,你們華國的女學生,還需要我慢慢探索,我可沒有功夫浪費在這裡。」

「不過,你車裡的美女很誘人,如果你死了,我會幫助你照顧她的。」索爾的目光露出貪婪,可這句話,卻極大的觸怒了楊柏。

龍有逆鱗,觸之必死!

楊柏的目光猛的抬起,這一刻,索爾彷彿遇到死神一樣。楊柏的先天氣息籠罩四周,身上散發的殺氣,讓索爾也是一驚。

「好大的殺氣,我很好奇,雪梨等人怎麼被你殺死的呢?」索爾這麼說著,身影猛的消失不見,彎月的冰刀極快的速度朝著楊柏斬了過去。

一隻手,出現在軌跡之上,索爾高大的身軀猛的停頓下來。彎月刀被楊柏輕易抓住,一股力量讓冰刀直接碎裂開來。

「哈哈,你中計了!」就在此時,索爾卻興奮的狂笑起來,看著楊柏抓碎兵刃,居然一點都不著急起來。 「哎,那個小姑娘——」

聽到這話,安寧忍不住鼻頭一酸。

上一世就是吳方導演這句話讓安寧陰錯陽差出了這小山村,沒想到重來一世,一切竟然都是原本的形勢。

吳方導演一眼就看見了河邊認真清洗衣服的安寧。

安寧扎著一個低低的馬尾,臉頰邊還有幾縷青絲,凌亂的垂著,黝黑的肌膚看起來就有一種大山的感覺,尤其是她的五官,尤為精緻,只是被那黝黑的皮膚,遮蓋了光芒。

吳方導演緊盯著安寧,不自覺的露出了微笑,他想,這一次的廣告女主角,就是要的這種感覺啊!

一旁的村長已經注意到了導演的眼神,趕緊攔住導演的視線,道:「吳導,那孩子不行,你看,我家的這個……」

沒等村長說完話,吳導就起身來到安寧身後,他滿滿的俯下「小姑娘,你叫什麼名字?」

安寧早有預料,她淡定的回頭,回答吳導:「安寧,安靜的安,寧死不屈的寧!」

「很不錯的名字。小姑娘,一會我們要拍個戲,你有沒有興趣留下來看看?」

「拍戲?那是什麼?我也可以嘛?」

說完羞澀一笑,露出一副不解的臉色,一隻手裡還拿著衣服。

……

「導演,這娃不錯。」

「嗯。」

身後吳方導演與攝影師就剛才拍下的照片似乎在討論,安寧知道自己已經成功一半了,剛才那大山孩子中淳樸的眼神,她演得很到位。

很快村子里的女孩便就都過來了,甚至蔡根花也跟著一道過來,只不過她卻是急急忙忙的拽過了安寧手裡的衣服,吼了一句,「你跟我回家。」

安月不屑一顧的表情格外刺眼,她擠在一群女孩中間,就站在吳方導演面前。

她剛說完話,就被突然衝過來的蔡根花一把拽到了身後,蔡根花笑呵呵的對吳導說:「哈哈,吳導啊,你看我家這個姑娘她長得不好看,而且也沒有文化,不如看看我小女兒吧!安月,快過來!」

她一招手,安月就笑呵呵的跑過來,一張白凈的小臉著實惹人喜歡,果然,那邊城裡來的幾個年輕人都移不開目光了,直勾勾的盯著安月。

然而吳導卻冷冷的搖頭:「這個不行!」

聽到這話,安月臉上的笑容立刻就凝固了,慢慢的轉變成憤怒,眼含淚水,狠狠的瞪著一旁的安寧,大庭廣眾之下,她狠狠的一腳踢在安寧的腿上!

安寧順勢退了幾步,眼裡滿滿的升起霧氣,委屈巴巴的看向吳導。

「要的就是這種感覺!就她了!」吳導一席話,讓所有人都驚訝了,安月長相甜美可愛,氣質清純,而反觀安寧,別的就不說了,光是那一身黝黑的皮膚,就讓人很不喜歡!

村長連忙上前勸吳導,藉此空隙,蔡根花轉身把安寧拉到河邊,威脅她:「就你個小賤蹄子還想拍廣告?趕緊給我回家,你要是趕跟安月搶,以後你就別想在安家待了!」

然而安寧怎麼可能離開?上輩子因為錯過了選角,安月比她更先進入娛樂圈,獲得了更多的資源,而她,摸爬滾打多年,卻還是被安月踩在腳底下……

當年吳導也曾提拔過她,說如果當初選角知道有她這個人,恐怕當初選的,就不一定是安月了。

所以這一次,她一定要抓住機會!

蔡根花訕訕的轉過身去,順便瞪了安寧一眼,而那邊眾星捧月的安月,看到導演幫著安寧罵自己媽,更是狠狠地瞪著安寧,那眼神彷彿在說,你要是敢跟我搶,我一定讓你生不如死!

的確,這樣的事情安月肯定做得出來,上輩子,自己不就是被她逼死的嗎?

蔡根花豈能如她所願,手上的力道越來越重,連拖帶拽的想要趁別人不注意,趕緊把安寧帶回家。

「阿媽,你擰疼我了。」終於忍到導演讓女孩們都安靜下來的時候,整個場面沒有一絲聲響,安寧卻叫出了聲。

一瞬間所有的人都朝著這邊望了過來,蔡根花這個時候依舊不死心,「哎呀,不好意思,瓜娃子不懂事,打擾了大人們。」一邊說一邊瞪著安寧,企圖把她拖走。

吳方導演似乎這才想起來,安寧不在人群中,開口道:「小姑娘,你也過來啊。」

安月生氣了,安寧那邊倒是突然淡定了,自然而然的應了吳方導演一句:「您是在叫我嗎?」

還帶著幾分怯懦,人已經慢慢的過去了,手裡還提著滴水的衣服,走到一半被蔡根花嫌丟人奪了過去。

「對!小姑娘,一會兒你就負責相互潑水,這個不難。」

「嗯嗯,這個我會。」

安寧應下了之後,安月面色鐵青,她大概怎麼也沒想到最後的機會被眼中釘奪去了。

安寧卻沒有想象中的開心,似乎在等待著什麼。上輩子她確實讓吳導看上了,但卻沒有拍成廣告。

導演正準備讓其他的女孩子們先回去了,這個時候劇組裡有個西裝革履的男子卻突然走了過來,指著安月說道:「吳導,我們倒是更中意這個孩子。」

聽到這話,安月哪裡還能不高興,「導演,我可以做的比姐姐更好哦。」語氣里儘是撒嬌的意味,以往這一招從未失策過。

投資方的眼睛直勾勾的鎖定在安月的身上,看著安月那精緻的小臉蛋,簡直恨不得口水都要流下來了。

而組裡的人對於安月,卻抱著不同的看法,尤其是吳導,相比較精緻美麗有明星相的安月來說,他更看得上氣質沉穩的安寧。

剛剛化妝的時候,安月一直在使喚化妝師,完全沒有一點農村孩子的樸實氣質,而反觀安寧,一直淡定的閉著眼睛,把整張臉完全的交給化妝師,整個化妝過程都是很順利,並且迅速。

吳導看了一眼還在私自搗鼓化妝師口紅的安寧,不禁搖頭,本來他心目中這個廣告女主角,最適合的人選應該是安寧,但奈何投資方偏偏看中安月,他不忍棄才,就兩個都用了,這樣一來,沒有得罪投資方,也達到了廣告效果。

所有人聽從吳導的安排,開始準備拍攝。 楊柏捏碎冰刀的時候,就感覺不好。一股冰寒之力,直接就讓自己的手給凍住了。楊柏能夠感受到一股冰寒之力,沿著自己的手朝著手臂而來。

「哼!」楊柏也沒有想到,異能者這麼可怕。冰寒如此凍骨,索爾獰笑一聲,手中噴出一道寒流。

「哈哈,楊柏,我可是冰熊索爾,你真的以為,我跟雪梨他們一樣嗎?我是異能暗殺者!」索爾說的沒錯,暗殺者擁有超強的殺伐之力,尤其這些暗殺者掌控異能,利用各種條件對目標人物進行暗殺。

在索爾的眼中,楊柏就算是一名華國武者,在冰寒之力下,楊柏也只是索爾的獵物而已。

層層冰霜已經籠罩楊柏的胳膊,楊柏猛的揮動手臂。無匹的先天之力,轟然爆炸開來,寒冰碎裂。

「殺!」索爾就是一愣,未想到楊柏的實力這麼強大,居然擺脫寒冰之力。不過索爾的身上燃燒起藍芒。

在這藍芒當中,索爾腳下已經化為冰晶的世界。可怕的寒冰之力,瘋狂的凍結四周。冰雪已經化為冰雹,可怕的力量籠罩在楊柏的身前。

「你以為能夠逃脫出去,你會被凍成狗,哈哈哈。」索爾大笑一聲,無數的冰寒之氣,朝著楊柏噴發過去。

「轟!」楊柏一拳轟開冰層,可是腳底就是一滑,無數的冰塊讓楊柏的雙腳已經凍在原地。這股力量,相當難纏。

楊柏虎吼一聲,剛想動用丹田的先天之力,可是無數的寒冰極快的速度瘋狂的把楊柏給凍住了。

索爾瘋狂的爆發冰寒之氣,完全把楊柏給封印住了。此時楊柏已經被冰峰在一個巨大的冰塊當中,憤怒的看著索爾。

「哈哈,楊柏,看到沒有,你們華國武者太弱了,世界上最強大的,就是我們,哈哈哈。」索爾殘忍而笑。

「轟!」冰塊在晃動,楊柏想要從冰封當中掙脫出來。這讓索爾就是一愣,以往的武者凍在冰塊當中,根本無法移動。

「有點意思,你怎麼呼吸的?」索爾當然不明白,先天武者,擁有先天之氣,就算冰封三日也沒有事。

索爾又一次激發寒冰之力,層層冰塊依舊籠罩在楊柏的身上。讓楊柏彷彿成為冰山一樣,看著楊柏已經在冰山當中無法移動,索爾冷冷笑道。

「那個美女,我來享受了,哈哈哈。」索爾的聲音朝著前方就要走去,而此時在冰塊當中的楊柏,心中卻爆發一股可怕的能量。

「混蛋,給我回來!」楊柏雖然無法移動,寒冰之力,讓楊柏的身體在瘋狂的凍結,血脈都要凝固了。

可是當這股冰寒之力,衝進丹田所在,金丹緩慢盤旋,一道道霧氣從楊柏的體內散發出來,讓楊柏頓時恢復清醒。

而楊柏的目光也透過冰層,看到索爾朝著路邊而去,那邊周芷燕可還在車裡,這讓楊柏更加瘋狂起來。

「給我出,寸崩勁!」楊柏希望利用寸崩勁轟開冰塊,可是這股寒冰之力,太過堅硬了。楊柏的先天之力,無法動用,丹田內的靈霧雖然能夠抵擋,可是速度太慢了。

「索爾,我要殺了你。」楊柏想要咆哮,想要衝出冰層。靈霧在體內緩慢的移動,想要復原凍結的經脈。

可就在此時,楊柏突然感覺心口逐漸發熱,那股寒冰之力,居然在消融。這樣楊柏猛的一愣。

懷內的龍紋令在吸收寒冰之力,龍紋令之上的羅盤在慢慢的轉動,隨著轉動,寒冰異能在在被羅盤吸收。

同時一股特殊的力量,被龍紋令分解,化為絲絲靈氣,融入楊柏的體內。

「龍紋令能夠吸收異能?」楊柏沒有想到,眉心的山字沒有異變,這會寒冰之力卻讓龍紋令發生改變了。

龍嘴綻放光芒,寒冰之力被羅盤慢慢吸收,而同時沿著龍紋令讓楊柏吸收。隨著這股靈氣的作用,楊柏終於恢復反抗之力。

「這是什麼?」就在楊柏想要掙脫冰層的時候,羅盤當中突然爆發一道光芒,隨著這道光芒,楊柏的眉心晶體又一次壯大無比,而眉心的山字也詭異的盤旋起來。

楊柏就感覺自己好像又一次漂浮起來,隨著這道的感覺,楊柏能夠感受到羅盤當中的指針的轉動。

「我這是怎麼了?」楊柏並不知道,自己的神魂之力,又一次被羅盤提升。提升后的神魂,已經能夠跟羅盤進行溝通。

以前的楊柏,肉身比改變,但神魂之力太弱了。要不是山字吸收異能,開啟了楊柏的神魂,楊柏一輩子都無法跟羅盤進行溝通。

隨著神魂的提升,楊柏終於能夠被羅盤認可。此時羅盤的指針慢慢轉動,楊柏的心中突然出現一道道口訣。

「《龍元道》?這是什麼功法?」晦澀無比,也奇怪無比,楊柏根本也看不懂。只是內心當中出現這些奇怪的功法,讓楊柏有些發愣起來。

「我怎麼多出這樣的功法口訣?這也太難懂了,而且還不全?」寥寥幾句話,楊柏都有點傻眼,不知道自己為何得到這樣的功法。

「羅盤給的?」楊柏的神魂慢慢沉浮,又一次掌控肉身。如今寒冰之力被羅盤吸收,楊柏體內的靈霧終於恢復經脈。

「轟!」楊柏猛的一拳轟開冰層,消失在原地。而在楊柏轟出冰層的時候,索爾已經來到路邊,看著停靠的汽車,興奮的就要走過去。

「啊!」車中的周芷燕看到路邊多出一個高大的身影,頓時尖叫起來。這樣的叫聲,更是讓索爾興奮無比。

可就在索爾興奮的,背後突然傳來冷酷的聲音。

「你在找死!」楊柏的話,讓索爾就是一愣。猛的一回頭,索爾的速度很快,在身後布下冰層。

可是楊柏的速度更快,龍散手一拳而出,轟開冰層。朝著索爾就砸了下去,索爾瘋狂的激發異能,想要抵擋楊柏的攻擊。

楊柏已經動用的先天之力,根本不給索爾反抗的機會。無數的冰層被轟開,就算四周颳起陣陣冰刃,也無法阻擋楊柏的殺伐。

妻色撩人:總裁請接招 「沒有人,敢動我的女人!」楊柏冷酷的話語,索爾徹底驚恐起來。無數的寒冰氣流,朝著楊柏散發出來。

可此時的楊柏身上突然升騰而起無數的靈霧,隨著靈霧,寒冰之力居然被抵擋下來。而楊柏的手,已經穩穩的抓住索爾的脖頸。

「你不能殺死我!」索爾張狂的吼著,可是馬上就絕望起來,因為楊柏的瞳孔深處,那詭異的血光,讓索爾太過了解,那是絕對的肅殺之氣。

「不!」索爾慘叫一聲,楊柏的一揮手,這些寒冰之力完全被靈霧擋了回來,沿著索爾的身體,把索爾化為冰晶一樣。

「轟!」冰晶碎裂,索爾成為無數塊,墜入路邊的溝壑當中。而此時楊柏的目光依舊無法平靜。

「你,你說誰是你的女人?」就在楊柏無法平靜的時候,車旁走下周芷燕,特別慌亂的看著楊柏。

「啊?」楊柏有點傻眼,自己剛才怎麼把心裡話給說出來了,尤其被暗戀女神給聽見了。

「我說了嗎?」楊柏臉皮可是相當厚,扭頭就不想承認。可是周芷燕的目光卻死死的看著楊柏,看著楊柏心中發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