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滿二被家主一頓訓斥,不敢斑駁,低頭站立一旁,靜靜聽著。


耶律岩教訓了片刻,心滿意足地看著滿二,

「你還沒說,什麼事情跑來找我?」

滿二此刻才抬頭望著家主,

「老爺,姑爺回來了!」

耶律岩一愣,脫口而出,

「姑爺?什麼姑爺?」

楊嘯和耶律彩雲結婚三四年了,從來沒有回來飛鵝城,所以滿二陡然之間提起姑爺,他竟然一時間無法和楊嘯聯繫起來。

坐在對面喝茶的高樓父親笑道,

「岩兄,你有幾個女兒?」

「高兄不是明知故問嗎,我不就彩雲一個女兒嗎?」

耶律岩腦海中陡然一道光芒閃現,雙眼直逼著滿二,看得滿二身體一陣顫抖。

「你剛才說姑爺,難道是小姐的,」

「對,就是小姐的丈夫啊,楊嘯,楊姑爺回來了,小姐剛才在大門外抱著楊姑爺又哭又笑的,開心死了,吩咐我過來告訴老爺您的。」

耶律岩還在發獃,一旁的高樓父親倒是一拍桌子,驚嘆道:

「哎喲,原來是楊公子回來了,岩兄,大喜啊!」

耶律岩對於楊嘯的信息還是比較關注的,經常會派人去帝都收集楊嘯的信息,然後回來告訴他。

他自然知道,楊嘯現在是皇級超凡強者,還曾經殺死大龍帝國的戰神,天龍學院院長龍魁,以及最近的一次,殺死大龍帝王和王子龍傲天,聲望在巫星大陸一時間達到了頂峰,無人能及。

對於這個如此強大的女婿,他是又驚又喜,同時也很擔憂。

楊嘯如此強大,對於耶律家來說,自然是好事。

從附近幾個城主,還有上一級管轄的城主,甚至更高一級的蒼山城主主動來拜會他,他就能夠感覺到楊嘯的影響力有多大。

可是,楊嘯崛起的過程太快,殺人太多,樹敵也是同樣多,他有些擔心,楊嘯的對手會不會拿耶律家開刀,報復楊嘯。

幸運的是,這些年沒有發生這樣的事情。

此外,女兒和楊嘯的真實感情,他也是略知一二的,這一點,從楊嘯沒有回來過飛鵝城就能明白。

可是,這層隱秘關係是不能說出去的,為了耶律家族,也只能犧牲女兒的幸福了。

為此,耶律岩內心對女兒是有愧疚的。

他也沒有想到,楊嘯會突然回來飛鵝城,所以一時間有些懵逼了,不知道該怎麼辦。

高樓的父親笑道,

「岩兄,您是高興糊塗了,楊公子現在可是大人物啊,別說他現在是皇級超凡強者,僅僅是飛豹帝國的國師身份,帝國之內,有幾個人能夠比?

您還不趕緊回去安排接待?」

在他們獲得的有限信息中,楊嘯的身份的確非常突出,尤其是和新任帝王完顏何關係不一般,擔任帝國國師職位,就已經可以讓飛鵝城所有人跪拜了。

至於什麼帝國金牌侍衛隊,皇級超凡強者,紫源星的首領,隨便拿出一條來,在飛鵝城都是核彈級的威力。

耶律岩也是見過世面的人,很快清醒過來,

「嗯,沒錯,我是要回去好好準備一下,招待我這個姑爺,唉,姑爺忙於國師,很少回來,平時都是小女主動去找他,這一突然回來,我還不知所措了,」

高樓父親一笑,說道,

「岩兄趕緊回去,等會我打發管家過來,有什麼需要幫忙的,您儘管吩咐管家。」

「好,先多謝了,晚上過來一起喝一杯。」

「好,一定過來叨擾。」

耶律岩起身向外走去,同時忍不住訓斥滿二,

「你怎麼辦事的,姑爺回來這麼重大的事情也不知道好好稟告,像個木頭站在那裡,半天不吭聲,

耽誤了正事,看我不打斷你的腿。」

滿二內心委屈,

老爺,是你不讓我說話的啊,現在怎麼怪起我來了?

不過,這話他只能悶在心裡,陪著笑臉說道:

「是,老爺,小人知錯了。」

耶律岩內心一動,問道,

「你剛才說小姐和姑爺在大門外又哭又笑,什麼情況?」

滿二簡單描述了一番,說道:

「老爺,我看小姐摟著姑爺,開心得很呢,我從來沒有見到小姐這樣開心過。」

冷王悍妃 耶律岩內心一松,彷彿一塊石頭落地。

「回去告訴別的侍衛和下人們,這幾天打起十二分精神,好好侍候著,出了一點差錯,看我不打死你們,

另外,小姐閨房和小花園外,要派人遠遠地守候這,任何人不得打攪,明白嗎?」

「是,明白。」https://./8_8308/ 來些段子吧

曹丕跟建安七子的王粲感情很好,王粲死後,曹丕十分傷心,組織大家去弔唁,說:王粲生前喜歡聽驢叫,大家為他叫叫吧。於是葬禮上響起一片驢叫聲。不知道當時王粲的家屬聽到了是該傷心,還是該笑。

有一次,劉備下令蜀中禁止釀酒,結果抓了一家家裡有釀酒器材的,旁邊人都不敢勸解。恰好有一天簡雍和劉備乘車出巡,路上見了一男一女,簡雍對劉備說:這兩個人準備干那啥事情,為什麼不抓起來?劉備問:你怎麼知道的呢?簡雍說:你看啊,他們有作案的工具,不是和有釀酒器材那家人一樣嗎?劉備聽了后笑了笑,趕緊把抓的人放了。

蜀國有個大學問家譙周,天生口吃,有一次譙周去見諸葛亮,說話支支吾吾,惹的大家哄堂大笑,等譙周走了,有人提議諸葛亮懲罰那些笑話譙周的人,結果諸葛亮說:孤尚不能忍,況左右乎!(連我都憋不住了,何況是其他人呢!),我們知道,諸葛亮是個喜怒不形於色的人,能把諸葛亮逗笑,可見譙周的口吃有多嚴重。

曹操打敗了袁紹后搜出大量私通袁紹的書信,當時就有人建議曹操把私通袁紹的人清洗掉,但是曹老闆說:算了,算了,當時袁紹勢力那麼大,我都想投降他了,更何況這些手下呢?說完就把這些書信全部燒了。

小霸王也就是指孫策,在歷史上他是一個特殊的人,身為孫堅的長子,掌握著江東一帶的地區。這位掌握強大軍隊的軍閥死因卻有多種說法。《三國志》中孫策死於刺客的刺殺,而在《吳歷》裡面他的死亡卻是令人難以置信,他在刺客襲擊后受了傷,醫生和他說,這個傷比較重,所以為了保證身體健康,要好好休息,在100天內不可以有劇烈的運動。他拿起鏡子看了看,發現自己俊俏的臉龐毀容了,大聲呼喊,覺得自己以後不可以有成就了,結果傷口裂開死去了。民間的傳說《搜神記》裡面則更是神奇,于吉是三國時期以特殊人物,他是位道士主要為百姓治病深得人心,卻被他誤殺。受傷后彷彿于吉一直在他身邊,傷口遲遲不好,最終傷口裂開死去。曹丕在父親死去后,迫不及待地廢了漢朝皇帝自己稱帝。當時遠在東吳的孫權聽了后,大驚失措,表示他這麼年輕稱帝,自己都不年輕了如何比得過他。這時候尚書對他說,不必著急我看這個曹丕活不過十年,孫聽了大喜,你怎麼知道呢?大臣緩緩敘道,因為「丕」嘛不能過「十」。後來他確實做作了七年的皇帝就離世了。

眾所周知曹操死因與腦疾有關,華佗曾想開顱做手術,後世研究也可能說明他是腦袋之中長了腫瘤,在當時的條件來說,也不具備開路手術的可能性,說不定開了顱反而走得快更快。然而這個疾病如何來的呢?我們不得而知,但是在民間傳說卻有這樣的說法——他曾在建築宮殿的時候大肆砍伐,並且自己也參與其中。他一不小心傷了一顆老樹,樹留下了血水。 齊天神記 當晚便做噩夢,沒想到就因為這樣腦部長了一個腫瘤,最後也因為腦瘤沒完成志願,便撒手離去。

大小喬的父親就是喬國老,在一些戲曲乃至於《三國演義》之中,喬國老就等同於喬玄(即橋玄),其實這是不大對的。橋玄是一位高官,為人正直不貪慕錢財,死去連下葬的錢都沒有。橋玄和曹也見過一面,當時曹還不是後世皆知的梟雄,而橋卻語出驚人:說他是安定天下的才人,一向不受待見的他,突然受到了一位位高權重之人的讚賞,自然是倍感感激,橋玄也就成了曹操的知己。

劉備和曹操一生為敵,張飛卻娶了夏侯淵的女兒做老婆,結果夏侯淵卻在定軍山一戰死於黃忠之手。後來司馬懿誅殺曹爽,作為曹氏的夏侯淵之子夏侯霸因反抗司馬失敗逃亡到蜀國,因為張飛的女兒是劉禪的皇后,作為劉禪的大舅哥,得到重用,後跟隨姜維北伐。。。成為蜀漢後期重臣。

曹洪很扣,當初曹丕向他借錢他沒借,等曹丕一繼位就重辦曹洪。

五虎將里的關羽和黃忠都直接或間接死於吳國那個小將馬忠的手中

古人講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在孫權的身上也是有體現的。比如諸葛瑾,他的字是子瑜,是蜀漢丞相諸葛亮的親哥哥。諸葛瑾在江東受到孫權的重用,開始時長史,後為南郡太守,最後竟拜為大將軍,領豫州牧。

這當然引起了一些人的嫉妒,人們便私下中傷諸葛瑾明保孫權,卻暗通劉備,為其弟弟諸葛亮所利用。對於這些,孫權付之一笑,說道:「子瑜和我共事多年,親如骨肉,彼此了解得十分透徹,對於他的為人,我是知道的,不合道義的事不做,不合道義的話不說。」為了讓眾人相信,孫權還特意以當初諸葛亮來東吳時,自己曾授意諸葛瑾勸諸葛亮留下來一事加以說明。當時諸葛瑾就回絕了孫權,諸葛瑾說:「我的弟弟諸葛亮已經投靠了劉備,應該效忠劉備。我在你手下做事,應該效忠於你,這種歸屬決定了君臣之分,從道義上說,都是不能三心二意,我兄弟不會留在東吳,如同我不會到蜀漢去是同一個道理。」「能夠說出這些話的人,就足以顯示其高貴的品格,他又怎麼會背叛於我呢?」孫權以這樣的話做結束。事後,為了堵住眾人的嘴,更為了顯示對諸葛瑾的信任,孫權曾數次派諸葛瑾出使蜀國,而諸葛瑾也均出色地完成了使命,每次到蜀漢,只是在公眾場合和弟弟見面,私下場合,兄弟倆從未會面過,諸葛瑾以他的忠誠,回報了孫權的信任。

孫權在晚年上了公孫淵的一當:當時割據遼東的公孫淵在遼東反魏,派來使者向孫權稱臣,這時的孫權還沒有正式稱帝建立吳國,但是大臣們已經有人開始勸進,讓他做皇帝了。公孫淵的稱臣讓孫權非常高興,打算派使者去封公孫淵為燕王,還要派將領率兵一萬一同前去,文武大臣都極力勸止,說這是公孫淵背叛魏國之後受到了魏國壓力,想利用江東來對抗魏國。根本不用這麼興師動眾,只派個使者去就行了。孫權不聽,還是派了使者和將領前去。張昭見孫權如此剛愎自用,一氣之下裝病在家。孫權也很生氣,讓人弄來土將張昭家的門堵住,張昭更乾脆,讓家人從裡邊也用土堵住,自己也不出門了。孫權比其他時期的一些皇帝畢竟還是寬厚了許多,和大臣鬥氣也很有風度,不是任意殺戮,而是採用堵家門的方式來泄憤,一來出了氣,二來也不會影響到大局。當然果不其然,後來公孫淵斬了孫權派的將領張彌、許晏等人首級,並送到京城洛陽呈獻給魏明帝曹睿,以來討好魏國。 耶律彩雲帶著楊嘯來到花園內,坐在涼亭下。

青兒趕緊帶著侍女擺上了茶水點心水果,然後知趣地帶著下人快速離去。

「小姐,姑爺,我在花園外,有事情你們叫我一聲就好了。」

彩雲點點頭,

青兒快速離去。

楊嘯和彩雲四目相對,各自內心感慨不已。

「聽說你突破了皇級超凡境界,恭喜你,我就知道,你終有一天會超越所有人,成為這世界的王者。」

楊嘯淡淡一笑,

「只是運氣好罷了,你怎樣?還在繼續修鍊嗎?」

「我的基因進化估計到了頂點了,不過,我每天都有修鍊你教我的天山劍法,我練一遍給你看看,你給我指點一下。」

「好!」

彩雲起身,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了一把藍色長劍,在花園中舞動起天山劍法。

彩雲這些年一直堅持練習天山劍法,可謂爐火純青了,加上王級巔峰境界的基因能量,這套劍法在彩雲手中的威力,可謂發揮到了極限水平,

即便是藍欣揮舞起來,也不過如此了。

彩雲演練完了一遍,飄然落到了楊嘯身邊,笑道,

「怎樣?」

楊嘯鼓掌,

「不錯,已經盡得天山劍法的精髓,以你現在的戰力,加上天上劍法的古武威力,帝級境界之下,恐怕少有對手了。」

「這還要多謝你了。」

「這都是你自己努力的結果,不用謝我….彩雲,這幾年,你可好?」

彩雲微微一笑,看著楊嘯,

「能夠再見到你,我心滿意足,我一切都很好!」

楊嘯握著彩雲的手,猶豫了一下,說道,

「彩雲,當初我們的婚姻只是權宜之計,如果你,」

彩雲一聽,立即打斷楊嘯的話,

「楊嘯,我耶律彩雲是你的妻子,無論你承認還是不承認,我這一輩子都不會再嫁給別人。」

楊嘯沉默,看著彩雲,想到彩雲這幾年頂著楊嘯妻子的名譽,守著活寡,覺得有些愧疚。

楊嘯初見彩雲的時候,覺得彩雲攀附權貴弟子,有些反感。

後來了解到了彩雲的家世處境,又覺得她有些可涼,

兩人接觸多了,發覺耶律彩雲外柔內剛,內心也有自己堅持的底線,慢慢對她有些欣賞。

兩人後來成為了好朋友,

楊嘯一直把她定位自己的紅顏知己,

不過,耶律彩雲卻逐漸愛上了楊嘯,並且對自己過去的行為反省,決定和過去一刀兩斷。

命運捉弄人,在耶律家族遭遇危難的時候,耶律彩雲不得不再一次犧牲自己,委屈求全,準備嫁給當時的飛鵝城城主的兒子西門吹雪,換取家族的生存。

危難關頭,楊嘯出手,殺死了西門吹雪,為了一勞永逸地解決耶律彩雲家族的危急,楊嘯和耶律彩雲舉行了婚禮。

不過,這個婚禮,對於楊嘯來說只是一個名義上的,可是耶律彩雲卻當真了。

即便楊嘯這些年沒有回來看過她,連一聲問候都沒有,她還是一如既往地守候著楊嘯,

她只希望有一天再見到楊嘯的時候,她沒有負他。

面對耶律彩雲的深情,楊嘯也不會無動於衷。

能夠把耶律彩雲當著紅顏知己,自然是內心欣賞喜歡的。

紅顏知己轉化成為愛人,也就一道紙的障礙,一戳就破。

兩人四目凝望,感受著耶律彩雲的堅持和深情,楊嘯內心一動,伸手摟著彩雲。

這一刻,彩雲的心都化了,撲在楊嘯懷中,緊緊抱著楊嘯,開心的眼淚再次流了下來,

她知道,自己終於守得雲開見明月了。

兩人深情地親吻著,忘記了一切,天地都歸於沉寂之中。

……

耶律岩匆匆趕回府中,此刻耶律府內已經在耶律青和管家的指揮下忙碌起來。

全府上下張燈結綵,喜氣洋洋。

后廚已經開始忙碌開來,各種珍稀菜肴全部開始準備著。

「小姐呢?姑爺呢?」

耶律岩問道。

「小姐帶著姑爺去了後花園了。」

耶律岩匆匆跑去後花園。

耶律青遠遠看到老爺過來了,趕緊跑過去,

「拜見老爺。」

「青兒,小姐和姑爺呢?」

「正在花園聊天呢。」

重生之安然處之 「啊,快帶我去,我要見見姑爺。」

耶律岩急匆匆地走向後花園。

耶律青一急,趕緊攔在老爺前面。

「青兒,你?」

青兒一笑,

「老爺,小姐許久沒見到姑爺了,這個時候最好讓他們倆單獨相處,嘻嘻!」

耶律岩一愣,隨即一拍額頭,笑道,

「你看我,老糊塗了,老糊塗了,好,青兒,你守在這裡,任何人不得靠近花園,打攪小姐和姑爺。」

「是。」

耶律岩心領神會,開心不已,滿臉笑容往回走去。

他做夢都想女兒能夠懷上楊嘯的孩子,這樣,耶律家族將永世無憂了。

……

皇級超凡強者楊嘯來到飛鵝城的消息,很快就傳遍了整個飛鵝城。

高樓和陳蒼山都已經跟隨飛豹學院的導師移民到了紫源星。

原本高樓是沒有這個資格的,還是楊嘯特意批的。

城內有頭有臉的人一起找到了高家,由高家出面,一起來耶律家拜見楊嘯。

對於飛鵝城來說,皇級超凡境界的楊嘯,在他們心目中那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眾人趕到了耶律家大門口,結果被侍衛滿二攔住了。

滿二今天被老爺訓斥了一頓,加上還刁難過楊嘯,後來又被青兒特意囑咐不可以放外人進來,所以他此刻是打起十二分精神,不敢再出差錯。

「各位,對不住了,我們老爺吩咐過了,今天府中有貴客要招待,一律不見外客,各位請回吧。」

高樓的爺爺和父親那是老資格,也是耶律家常年的座上賓,滿二都認識。

「滿二,我們知道楊國師今天過來了,就想著見一面,磕個頭,表達一下我們的敬意,你去通報一下老爺,可好?」

「高老爺,對不住了,今天真的誰都不能見,老爺可是交代過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