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游年看著唐月見紅紅的眼眶,表面上沒有一絲憐惜和體貼,他只是問道:「你剛剛看見了?」


唐月見的手緊緊的抓著樓梯,點了點頭。

游年摟過時漾,介紹道:「之前一直沒和你說,這是時漾,也是我的女朋友,我們的戀情暫時不會公開,也希望你守口如瓶,可以嗎?」 “在今天這個美好的日子裏,我們將這裏見證一對新人的婚禮。?他們和相識到相知到相愛,這一路走的並不順利。我希望大家伸出祝福的雙手,和我一起祝福他們,希望他們在以後的生活中,能走的更久更遠。希望他們能生活得快樂和幸福。好嗎”婚禮的司儀果然很會調動大家的情緒,一下子這些人就跟着司儀的步調,聽着他的指揮了。

“好。大家果然都是熱情的。這份熱情,也說明大家希望看到這對新人能過的很好。好了,那麼我們就來一個神聖的儀式吧。首先,李子旭先生,你真的願意娶這位白筱小姐爲妻嗎不論疾病或是痛苦,你都願意對她不離不棄,永遠永遠永遠地不分開嗎”司儀問道。

李子旭看了白筱一眼,幸福的笑容浮上了他俊朗的臉龐,今天的他穿了一身雪白的西裝,白皮的亮皮鞋。頭髮也在髮膠的作用下,非常有的型。今天的他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因爲他將娶一個溫柔美麗的女人爲妻,她就是白筱,所以,他又怎麼可能會不願意呢。只見他很用力的點頭道:“我願意,我當願意。”

“那白筱小姐呢你願意嫁給這位李子旭先生爲妻嗎不論疾病或是貧窮,你對他也不離不棄,願意一生一世都跟着他”司儀看着白筱問道。

白筱就向是對自己下定了決心一般,張開口

“怎麼可能願意和他一生一世呢她可是我三生三世的結髮之妻,要是嫁給李子旭,那我司空冷語就要頭痛了。”司空冷語適時的出現,他一身灰色的西裝,筆挺而沒有一處的摺痕,顯得他特別的精神。他很帥氣的走到了白筱的身邊,輕擁她的腰身,將她帶到自己的身邊,看着李子旭輕輕笑道:“李先生,戲就到了裏吧,你的排練應該到這兒就ok了。我想你的新娘應該是另有人選的吧。可不要和我的老婆假戲真做,那樣,我可是會不高興的哦。”

“司空冷語,你說什麼”李子旭氣的一臉都青了,他真沒想到司空冷語真的就是這樣的男人,居然在這種時候跳出來攪局,他本來還以爲他不是這樣的人呢,他真是錯看他了。他氣的咬牙切齒。可是司空冷語卻心情不錯。

當然了,生氣的還有白筱。她也沒有想到,司空冷語真的和她想的一樣,在婚禮上出現了,這不是在摔人家的耳光嘛。怎麼可以做出如此欠考慮之事呢真是太讓她失望了,她沒有想到司空冷語居然真的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唉。她不由的搖了搖頭,小聲的對他說道:“冷語,你在幹什麼啊你怎麼可以”

“怎麼可以什麼啊”司空冷語纔不和她小聲對話呢,要說就大聲的說出來,怕什麼啊身正不怕影子斜嘛,“老婆,你不會打算和那小子假戲真做吧你可別忘了,肚裏的骨肉可是我的。不是他的。你要讓他們叫別人老爸那我可不答應,早知道這樣,當初我就不讓你回來了,綁都把你綁在家裏。現在我是知道了,像你這樣的老婆啊,我還是藏在家裏的好,一拿出來,不是這個男人想着,就是那個男人偷着,我啊,對付情敵都快對付煩了。以後我們隱居深山。”

司空冷語這是唱的哪一齣李子旭看不明白。而且,明明已經讓他們把他給,怎麼他還好好的出現在這兒呢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對了,李先生。我已經把你的老婆給你帶過來了。這妮子剛還緊張呢。”說完,司空冷語走到自己的走子那兒,衆人的眼睛就這樣盯着他,看着他走過去,打開車門,從車上帶了一個女人下來。那個女人身上也披着一件高檔的婚紗,看上去非常的漂亮。

那個面容由遠及近,白筱分明看到,那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果果”白筱不由的驚呼出聲,“你”白筱想說什麼,可是被司空冷語的眼神給掃了回去。從他的眼中,白筱讀出了讓她閉嘴的話語,無耐之下,她只得閉上嘴巴,任由事態的發展。

李子旭自然也看到了是果果前來,可是他不明白司空冷語這是幹什麼難道他把人搶走不算,還要亂點鴛鴦譜不成這也太霸道了吧。他李子旭喜歡誰,要娶誰,怎麼是他一個外人能說得算的哼,真是

李子旭不看果果,果果的臉也扭向一邊,不敢看他。其實果果在來之前,就已經覺得這件事情,肯定不成的。因爲她太瞭解李子旭了,他內心認定的事情,肯定就不會輕易去改變的。現在他的心裏只有白筱姐姐,又怎麼會看上她呢在他的眼裏,白筱姐姐就是那名門大家閨秀,而她不過是一個丫環而以。試問,哪個主子能看丫環如果小姐奇貌不洋,那還有可能。可是白筱姐姐相貌端莊,溫柔賢德,是男人最最喜歡的類型了。而她不過是醜小鴨而以。

果果只是站在司空冷語的身邊,任由司空冷語的擺佈。她一句話也不說,也不敢看李子旭。

李子旭生氣的說道:“司空冷語,你今天來搶人就算了,你居然還想讓我娶別的女人,你這麼做是不是太過分了”

“不過分啊。我不過是在做一件善事。我是希望你以不要後悔。其實來北京的這些天,我還要謝謝你的招待呢。如果不是你,我可能不會接觸果果,更不可能從她那兒瞭解到一些事情。而且,我從她的口中也聽得出來,其實你想和白筱結婚,不過就是生氣,氣她的肚子裏有我的孩子。所以你故做大方,讓她把孩子生下來,不就抱着那是我的孩子,照樣要叫你爸的想法嘛。其實沒有必要。我覺得你還是和果果最好。在你最苦惱的時候,安慰你的人,其實一直是果果,這樣的女孩子,你上哪裏找去”司空冷語小聲的說道。這可是撕人家臉面的事情,當然最好不要讓外人知道的好啦。

而且司空冷語還高深的說了一句,“我知道你所做的一切,我也都有了證據。你覺得白筱知道以後,會覺得你這人怎麼樣呢你希望她恨你一輩子嗎”

李子旭明白了。看來自己的兄弟不當沒能把這個男人怎麼樣,反而還讓這個男人把自己摸了個透。唉。看來這件事啊,是瞞不下去了啊。他走到自己的父母親面前,臉上的表情自然好不到哪裏去,可是事情已經露底了,也沒有辦法了。“爸爸,媽媽,先把婚禮暫停一下吧。”說完,他就向休息室走去了。

司空冷語帶着果果拖着白筱也跟着他一起向休息室走去。那兒沒有別人,只有他們四個人。

司空冷語今天不把事情說破,就是給足了李子旭的面子了。如果李子旭給臉不要臉,他完全可以當衆把這件事情說出來。那樣,李子旭就會身敗名裂。雖然他的家人可能不會怎麼樣,可是那些親朋好友,還是會把這事傳開的吧。爲了不造成這樣的影響,李子旭只能這麼做。

“好吧。我和白筱的婚禮終止。可是我不見得一定要娶果果吧。還是,你是把果果安排在我的身邊,怕我再去找白筱你放心,如果我真的決定放手的話,我就不會再糾纏於她的。這一點,你完全可以相信我的。”李子旭說道。

“你想錯了。我說了,你和果果是最合適的,你以爲我剛剛說的那些話是沒有經過考慮的一時興起如果是這樣,我完全沒有必要給果果買這麼貴的婚紗,就是爲了不讓你丟面子。因爲我和白筱的事情,這麼多年過來,我瞭解到了什麼樣的情況下會是真愛。你和果果之間就是真愛,只是你現在還沒有明白。等到你們真的在一起生活了,你一定會感覺我,當初這樣阻止了你。”司空冷語一副非常自信的樣子。 你是到不了的天堂 看來他現在真的當自己就是一位愛情專家了。

“沒必要吧。”李子旭並不買司空冷語的賬,他也不認爲司空冷語真的能這麼的厲害。也許一切都是騙他的也不一定吧。

“哈哈哈。信不信由你吧。可是,如果今天取消這個婚禮,你可能很難堪,如果接受我的建議,你可能會讓大家完美的收場。要選擇哪個,就看你自己了。我是不會阻止你的,也不會再多給你什麼建議,這是你的事情,我只拿回我的人,別的,我可以不管。不過希望你以後不要後悔。要知道,現在的好女人,千金難求啊。何況,果果的性格和白筱像極了。也許就是因爲這樣,所以一開始你纔會和她聊得來。也許就是這樣,才堅定了你在自己的內心對白筱愛戀的肯定。其實,一切都是你自己在騙自己而以。你沒有那麼愛白筱。你也不會拿果果當替代品。很多事情,果果知道,可是白筱並不知道。你難道沒有發現嗎”

司空冷語的話讓李子旭不由的一頓,難道真的是這樣嗎 「守口如瓶……嗎?」唐月見愣愣的問道。

游年點點頭,語氣淡淡的,說的話卻是那樣的令人心寒,「是的,如果哪天被人知道了,希望不是你說出去的,我既然能把你帶起來,也可以……」

游年下半句的意思,任誰都能聽的出來,果斷決絕,沒有給唐月見一絲退路。

游年的意思再明白不過了,如果他們戀情哪天被爆出來,第一個懷疑的一定是自己,唐月見還是不死心的抬頭,她不相信,之前拍戲對她關懷有加的師兄,怎麼因為時漾說的幾句話,就變成這樣!

「師兄……」

結果唐月見話還沒說完呢,就被游年打斷:「叫我游年就可以了。」

唐月見聽完游年的話,心狠狠的抽了一下,不甘心道:「師兄!時漾這麼一個會吃醋的人,你確定你要這樣的女人做女朋友嗎?」

游年只是摟過時漾,笑了笑,原本對著她冷硬無比的表情,在看著時漾的那一刻全部瓦解,游年說:「你不可能知道當時漾和我任性的時候,我有多開心,還有,我的師妹不止一個,優秀的人也不止一個,我願意帶你是因為秦瑤看你的天賦不錯,如果因為我的一些行為讓你產生了誤會,我向你道歉,以後都不會了。」

游年已經說到這個份兒上了,唐月見還能說什麼?死死的咬著唇,澀澀道:「對不起,師……,游年,我一定守口如瓶,安安分分的在瑤姐手下拍戲,我還有事兒,先走了。」

唐月見沒等游年回答她,就扭過頭,順著跑下樓,十厘米的高跟鞋踩在樓道的大理石上,急促而絕望。

……

「我是不是太任性了?」時漾直到聽不見高跟鞋的聲音,才輕聲道。

游年哪裡捨得他的小乖這樣自責,溫柔的撫了撫時漾的頭髮,「你才不任性,是我狠心,小乖,這世上我想我不會再喜歡上其他人了。」

秦瑤受不了游年這樣情話綿綿,搓了搓自己一手臂的雞皮疙瘩,回屋了。

時漾聽著游年近乎表白的話,羞赧的瞪了游年一眼。

時漾本就是最溫柔的,這麼一瞪,更是水光瀲灧,游年看的的心都快化了,湊過去吻吻時漾的眼睛,「小乖,別這麼看我,我受不了。」

……

這已經是不知道第幾名空姐主動過來問游年需要什麼了,游年也不知道多少次笑著對空姐說「謝謝,我什麼都不需要了。」

時漾坐在游年旁邊裝陌生人,看著游年的小桌上堆著一疊已經不算薄的寫著電話號碼的紙巾,只能感嘆「藍顏禍水。」

游年想悄悄地去握時漾的手,被時漾躲開,游年只好壓低聲音,道:「小乖?」

時漾扭頭看著外面的雲彩,沒說話,假裝沒聽見。

游年嘆了口氣,他家小乖真的為了不公開戀情操碎了心啊。

於是……游年第一次找空姐幫忙,要了條毯子,還扭頭故意「禮貌」的問時漾要不要,時漾懶得理游年,輕聲說了句「要,謝謝。」

游年也故作不熟的點頭,回道:「不客氣。」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游年的原因,時漾的毯子和游年一樣都厚厚的。

時漾自顧自把毯子蓋到身上,游年也蓋到身上,毯子就因為「太大」交錯到了一起。

游年的手就在毯子下面輕輕的勾住了時漾的手指,然後慢慢的十指相扣。

時漾的臉悄悄的紅了,但是還是沒把手抽走。

表面上游年和時漾是各蓋各的,可是毯子地下確實甜甜的十指相扣。

……

時漾和游年才下了飛機,就收到了秦瑤的消息:

「你們注意點,不知道誰泄露的消息,現在機場裡面有很多你的粉絲!」

游年和時漾互相看了一眼,點開秦瑤發來的鏈接,就看見有人在直播機場的畫面,光看手機拍到的一點畫面,就能看出來粉絲來的真的很多,應援牌,接機牌真的是多到眼花。

游年的心狠狠的沉了沉,時漾提議道:「不如我當你的臨時助理?」

游年第一反應就是拒絕:「不行!不然因為人多磕到碰到你怎麼辦?你要我擔心死嗎?」

看著那麼多粉絲,助理的工作哪有那麼好做,他真的捨不得他的小乖這麼辛苦。

時漾卻搖了搖頭,理智道:「你來北京連個助理都不帶,誰幫你擋粉絲?然後再帶上一個我?這是想公開的節奏嗎?」

游年不說話了,兩人一直走到提取行李的地方,游年停了下來,時漾也停了下來,看著因為帶了口罩只露出一雙好看的眼睛的時漾,等著游年先說話。

游年沉聲道:「小乖,我可以自己走!我說真的,我們分開走吧。」

時漾還是堅持的搖了搖頭,帶上口罩,「你就當收了個臨時助理,我就幫你攔攔粉絲,我真的怕你一個人應付不來。」

看著一如既往體貼的時漾,游年的語氣多了一絲落寞道:「時漾!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公開?我求你了好不好?我們公開好不好?我不怕掉粉,也會好好的保護你,我們借著這次機會公開好不好?」

時漾垂下漂亮的眸子,一言不發,好像過了挺久,又好像才過來不久,時漾搖了搖頭。

……

游年看著身邊帶著黑色口罩盡職盡責幫他攔住粉絲的「臨時助理」,無奈的又縱容的笑了笑,他真的拿她一點辦法沒有。

看著時漾白皙的手臂擋下的無數粉絲的手臂,另一隻手推著行李箱,背上還背著黑色的雙肩包,游年是又心軟,又心疼,終了還是嘆口氣,加快腳步向前走去,只希望自己走快點,那麼他家的小乖就能少受點罪。

而且在心裡默默的下定決心,自己所有的計劃一定要全部提前,他好像再等不到時機成熟的時候公開了,那是他他心尖上的寶貝啊!是他的他的小乖啊!他想以後光明正大的牽著時漾在街上走,不要再為了所謂的「光明正大」去參加什麼戀愛綜藝,他的時漾這麼美好,值得世上一切的美好! 其實細細想來,好像真的如司空冷語所說的那樣。?白筱知道的,永遠是自己光鮮的一面,自己好的一面。自己總是把自己最好的一面表現出給對方看。自己不好的一面從來都是藏起來的,不讓白筱知道。

這就是他所做的事情。現在想來,自己這樣做的確是不太好吧。不,應該說自己根本不敢讓白筱知道自己的另一面。他怕白筱會嫌棄他,會打從心底裏看不起他。這就是他所盤算的事情。這就是他所一直不敢面對的事情。可是面對果果的話,他似乎就不會想到這些,自己的一時之氣,他也可以對果果發泄出來。他根本不用想那麼多。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因爲真情,所以可以無所顧忌

“怎麼樣想明白了嗎我覺得你應該是想明白的。”司空冷語講的話,李子旭聽得明白了。可是果果和白筱卻聽得雲裏霧裏的一般,她們到現在也還沒有明白,他這話是什麼意思呢他們之間到底有什麼祕密啊而且,司空冷語來北京以後,明明沒有和李子旭接觸,可是爲什麼表現的好像李子旭什麼事情他都知道一樣呢這也太神奇了吧。

“冷語,你們在說什麼啊我,我怎麼聽不懂啊。”白筱問道。

“這件事情嘛,我覺得只要我和李先生兩個人知道就好了。放心吧,我不會害他的。我和他一無宿怨,二無宿怨,三無宿怨的,我怎麼可能會害他呢,是不是沒事的,沒事的,我今天這麼做,完全是出於好心啊。你知道嗎當局者迷啊,旁觀者就清得不得了啊。放心吧,放心吧。”司空冷語哈哈大笑。

當然了,他還是沒有給白筱解答啊,白筱還是不太明白啊。果果也是,雖然她是有一些喜歡這個叫李子旭的男人,可是自己畢竟是別的男人有過,這樣對他是不是不太好呢“司空先生,我謝謝您的好意,可是我不希望你勉強子旭,他是一個好人,雖然有的時候他脾氣也挺怪的,可是他的人真的不錯。我配不上他。”果果低下頭,想着過去的事情,不由的淚眼汪汪。

司空冷語這回可不高興了,“怎麼了你有什麼配不上他的我告訴你,你不要再去想上次的事情,上次的那件事情,沒有什麼。就當是一個教訓而以,如果你在意自己不是處女,那個李子旭也不是處男啊。你不知道他和很多個女人都有過來往嘛。如果換作是女人啊,他已經是破鞋了。破到不能再破了。所以你根本不用在意了。”

“呃。這不一樣吧。”果果真心覺得,這個差別好大的啊。向來只有男人要求女人,沒有哪個女人要求男人的吧。

“有什麼不一樣你們不是一直說,天天說男女平等,男女平等,可是男女卻不見得平等。我不過就是在讓你們看看,在我的世界裏,男女還是很平等的。對不對啊”司空冷語問道。

果果一把撫額,沒想到司空先生也能這麼的幽默啊。

“好。 少將的純情暖妻 我明白了。” 前妻,別來無恙 李子旭如突然的醒悟一般,拉着果果就向外面走去,“我希望你的感覺是對的。而且,我也希望你能讓白筱幸福,因爲她是我第一次真的愛過的女人。可能這個愛已經留在了昨天,不會再繼續下去了。可是,總還是有感情的。所以,如果你不能讓她幸福的話,我一定會把她再次的搶過來的。你最好有這個覺悟。”

說完李子旭拉着果果就出去了。白筱想追出去,可是司空冷語卻不讓,“別去了。”

“冷語,你在搞什麼鬼啊。你你怎麼可以到這個婚禮的現場來大鬧呢我真想不到你真的會做這樣的事情。”白筱先的在那兒攪自己的婚紗,她有多久沒有做這個動作了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曾幾何時,她就不再外人的面前表現出自己的無助了。可是在司空冷語的面前,她卻又不自覺的又回到了以前的她,她的無助,她的不知所措,依舊令他動了側隱之心。

他真心不想把這件事情告訴她,因爲他不想破壞李子旭在她心目中的形象。可是從她現在的情形來看,她似乎有一種要打破沙鍋問到底的堅定,那自己要告訴她嗎還是不告訴她呢就怕她接受不了這個事實而一時的想不開啊。

“冷語,你一定有什麼事情瞞着我對不對你來北京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可是你卻沒有來找我,這一點就已經很奇怪了。而今天你出現的時候,又時不時的對李子旭耳語。有什麼話是你無法正大光明說出來的非要用這樣的方式來說話我想這件事情,一定非常的重要。如果你不告訴我,我現在就出去找李子旭問個清楚,他到底有什麼把柄落在了你的手心裏。”白筱說道。

“嗯,我老婆果然就是聰明啊。一想就明白了啊。 錯位契約,高冷總裁愛難成 沒有錯啊,他就是有把柄落在了我的手裏,而且不是一點,而是好多個。這就是他今天有氣對我也沒有辦法撒的原因,因爲他知道,如果我把他的事情給抖出來,他將失去的是什麼,和這個相比起來,成全我的幸福反而損失會小一點。你以爲他是一個笨蛋嗎會爲了愛真的什麼都不顧嗎那是不可能的。你可能也沒有想到,他其實是一個非常大的陰謀家呢。”司空冷語輕描淡寫般的說道,好像他並不是有多麼的在意這件事情。可是他真的不在意嗎

那怎麼可能呢如果他真的不在意,他就不會拿出來做把柄了不是嗎

“那你就和我說說啊爲什麼你們都知道了,就是瞞着我和果果呢你這樣,真的會讓人在心裏急死的。”白筱不高興的說道。

“好吧好吧。如果你真的想知道的話,我就告訴你好了,不過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司空冷語馬上就提出要條件,這讓白筱在心中罵道,還說人家是陰謀家呢,我看啊,你纔是最大的陰謀家,就等着我這個笨兔子往裏跳了是吧。哼。

“好,我發誓,只要你告訴我實話,別說是一個條件,就是十個條件我也答應你。”白筱道。

“好。我的條件其實很簡單,就是聽完以後,你要和我回去。不要再留在北京了。我相信這個消息對你來說是比較有衝擊力的。你那麼的善良,我怕你受不了。”司空冷語道。

“受得了,現在沒有什麼事情能真正的打倒我的。你說吧。”白筱做好了萬全的準備,抱着司空冷語的手臂,抱得死緊,大有和那手臂同歸於盡之嫌。

“你也不必把我的手臂圈得這麼緊啊。沒必要爲了他的事情把我的手臂給毀了吧。”司空冷語看着自己可憐的手臂,一陣的心疼啊。可是人家要抱,你還真能抽回,那他就是找抽了。所以只是說說罷了,白筱愛怎麼樣就怎麼樣了。

“你管我啊。快說。”白筱冷冷的命令道。

一吻封緘,老公太危險 司空冷語聳聳肩,這個妮子現在變得霸道了,“好吧,我和你說吧。其實事情是這樣的。我剛來北京的時候,就受到了李子旭的熱情招待,我相信你一定和他說了我要來北京的事情了,對不對要不然他也不會知道啊。他找了人在飛機場的出口就把我堵了。可是呢,也許我真的吉人自有天向吧,所以呢,那個黑幫的人居然是冷月的好兄弟。在他認出我的時候,自然是拿我當上賓禮待着,他說了,是李子旭的兄弟找他來做掉我的。那爲了保全我的性命,所以我只能暫時呆在他那裏,不得出來,也得以暗中的查找事情的真像。”

“事情的真像什麼事情的真像還有,李子旭讓人去做掉你怎麼做掉不會是黑道上的話吧”白筱心中一陣害怕,那黑道上的做掉,不就是殺人嗎難道李子旭真的找人做這樣的事情怎麼會呢他怎麼能這麼做呢

“當然是李子旭眼睛的事情的真像了。我聽到他受傷的事情的時候,我真的非常的感謝他,如果不是他,你可能已經沒命了。所以我覺得他是我們家的恩人。可是,他卻說,他的眼睛可能會因此而瞎掉可是當初他在住院的時候,他的家人並沒有因此而找過你鬧吧。從你的描述中,他的母親應該是那種自己吃不得虧的人,她的兒子眼睛要是因爲你而瞎了,她都有可能直接和你同歸於盡的,怎麼可能只是讓護士攔住你,不讓你去見李子旭這麼簡單呢如果是我,我就罵死你,罵到讓你提不起精神來,讓你去自殺的地步。可是她卻沒有,爲什麼”

白筱想了想,司空冷語說的沒有錯,依他媽媽的性格,應該是這樣的沒有錯,可是她卻沒有這樣做,是爲了什麼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李子旭的眼睛那個時候根本就沒有瞎。眼睛會不會瞎,醫生在看第一眼的時候,應該就已經知道了。 游年和時漾終於出了機場,本來時漾還準備開車,但是游年說什麼也不讓了,游年徑直拿過租車的主人遞過來的鑰匙,禮貌的說了句:謝謝。

那車的主人連連擺手,游年又朝那人點了點頭,坐進了駕駛位。

時漾搖了搖頭,也打開副駕駛的車門,游年踩了油門,車子就沖了出去,隨後才開了沒多遠遊年就停下了。

時漾不解的看著游年,問道:「怎麼了?」

只見游年沉著臉,抓過時漾的手臂,擼開時漾的襯衫袖子,問道:「這就是你給我逞強的結果!」

時漾動了動手臂沒說話,象牙白的手臂上多了好幾道紅痕,清晰顯眼,簡直無法讓人忽視,粉絲尤其是女粉絲很多都留了指甲,看著時漾手臂上的紅痕,游年覺得就像刮在自己心裡一樣,疼疼的,附身就吻上時漾的手臂。

感受著游年嘴唇的溫熱柔軟,時漾頓時臉就紅到了耳根,想抽走手臂,卻被游年緊緊的抓住。

隨後游年探身到車后把隨身的包包拿過來,在包包裡面翻找了好一會兒,終於找到了一管藥膏,擠了一點在手上,然後輕輕的抹在時漾的手臂上,語氣還是很不高興,說:「以後不可以這麼任性了,這是最後一次!而且以後我也不會這麼縱容你了!」

時漾看著表情無比認真的游年嘆了口氣,心裡被漲的滿滿的,那是說不出的幸福,輕聲道:「好。」

游年眼睛亮了亮,探過身抱住時漾,吻了吻時漾的臉頰,「那我們說好了哦。」

然後繼續回到原位,踩了油門。

……

「我說老婆,不就是兒子回來嘛,你幹嘛這樣,而且你身體不好,就別操心了。」游屹辰翻著手上的報紙,不在意的道。

而他口中的老婆正在請了清潔阿姨給房子全方面的打掃衛生,偌大的四合院,終於在兒子走後這麼多年,如今才有了一絲熱鬧的氣息。

在北京城區能買到四合院是一件多麼可怕的事情,除了有錢還要有權,再不就是有人脈,恰好這幾樣游家全都具備了。

辛夷睨了一眼坐在沙髮狀似不在意的人,笑了笑道:「我身體好著呢,兒子回來我身體更好了,不像某人口是心非,這報紙不是早上看的?喲,現在拿到下午看了?呦呦呦,我和你結婚了這麼多年我怎麼不知道我的老公還會倒著看字?」

游屹辰這才發現自己的報紙拿反了,不自然的放下報紙,「咳咳,誰口是心非?誰口是心非?反正不是我。」

「是是是,兒子回來你不開心,我開心,你不激動我激動,行了吧,可是貌似這次還會帶兒媳婦兒回來哦。」辛夷偷偷看了一眼坐在沙發上的某人,「不經意」的說道。

游屹辰一愣,罵道:「這臭小子!回來只告訴你不告訴我,帶兒媳婦兒回來也不告訴我,我不是他家長怎麼滴。」

辛夷看著眼前這個老小孩兒,捂著嘴笑了笑:「誰讓你是兒子實現夢想的絆腳石呢?兒子當然是更喜歡我啦。」

游屹辰喝了一口茶,然後嘟囔道:「誰要這臭小子喜歡,不行,臭小子也不能喜歡你,你可是我的!」

辛夷走近游屹辰,戳了戳自己老公的手臂,都已經快六十歲的人了,手臂還是那麼結實,「說什麼呢,怎麼過了這麼長時間還是這麼霸道。」

游屹辰堅毅的臉上,劃過意思笑意,牽著自家老婆的手,硬傷一個吻:「嗯,就是這麼霸道!喜歡嗎?」

辛夷看了看四周,用力抽回自己的手,氣急敗壞道:「家裡還有人呢!」

說完,轉身就和阿姨繼續說打掃的注意事項去了。

游屹辰看著辛夷離去的背影,搖了搖頭,自言自語道:「臭小子,你可要爭氣點帶回來一個讓你媽媽滿意的兒媳婦兒啊,你媽可是把見面禮都準備好了。」

辛夷把最後一道菜端上桌子,正好家裡保姆的聲音就傳來了:「先生,太太,年年回來了,還帶了個可水靈的小姑娘……」

保姆的話音還沒徹底落下,被游年爽朗的笑聲打斷,「張媽,水靈這個詞我愛聽。」

接著辛夷和游屹辰就看見游年牽著一個溫柔似水看上去乖乖巧巧的女孩子走進來,另一隻手拎著一個袋子。

游年走到餐廳,看著還穿著圍裙的媽媽,眼眶就紅了,握著時漾的手也不自覺的緊了緊,時漾能感受到此刻游年到底有多激動,只是伴在游年身旁,默默地陪著游年。

「媽媽——」

這聲「媽媽」就像戳中了辛夷的淚點,眼淚就撲簌簌的往下掉,一旁的游屹辰心疼的抽了紙巾給自家老婆擦眼淚,轉頭就罵道:「你這臭小子,你一回來就惹你媽哭!」可是趕走游年的話怎麼也說不出口。

事實上他就算想說,也說不出口了,一聲「哎呦」徹底打斷了游屹辰繼續說話,他被他的親老婆重重的掐了一下,可疼可疼的掐了一下。

「年年啊,別聽你爸爸的,過來給媽媽好看看。」辛夷胡亂擦了擦眼淚,對游年說道。

游年就送開了時漾的手,大步朝著媽媽走了過去。

看著已經比自己矮了很多的媽媽,游年張開手臂,就環住了媽媽,緊緊的,一遍一遍的叫「媽媽……」

時漾就站在原地看著游年母子重聚的這一幕,心裡也有萬般感慨,她也好開心,因為此刻游年是開心的。

等抱夠了,辛夷才越過自己兒子的肩膀,看見了站在不遠處的時漾,眼中是狠狠的驚艷,時漾第一眼看上去就是那種古代被養在深閨的小姐,溫柔似水,知書達理的類型,可是兒子又說時漾很堅強,很有主見,很獨立,這樣的女孩兒不正是她最滿意的兒媳婦兒類型嗎?

辛夷是越看越滿意啊,趕忙把眼淚抹乾凈,朝著不遠處的時漾招手,讓時漾趕緊過來,又不滿的瞥了一眼游年,責怪道:「你怎麼把你女朋友一個人扔在那兒啊,也不知道帶過來!」

游年趕緊點了點頭,轉身就回去接時漾,緊緊的牽住時漾的手。 辛夷越看手牽手走過來的游年和時漾越覺得般配,用手肘戳戳自家老公,小聲問道:「是不是好般配?」

游屹辰冷哼一聲,顯然還對之前游年抱了自家老婆幾分鐘的事情耿耿於懷。

「哼什麼哼,說話啊。」辛夷又戳了戳自家老公。

游屹辰點了點頭,是難得的滿意:「哼,眼光不錯,小姑娘挺好。」

果然,換來了自家老婆的不滿,游屹辰看著老婆有點不爽的臉色,趕緊把早就準備好誇游年的話說出口。

結果……

「什麼不錯,分明就很好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