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涼一一泡在浴缸里,她的心情變得微妙起來。


沒想到顧南滄竟然就是媽咪想要給她介紹的對象,當年她們還訂過娃娃親的。

想到這一層,心裡驀然變得溫暖起來。

過去她一直隱藏著自己的眼睛,今天她卻願意為了顧南滄摘下來,

留在顧南滄身邊的時候她從來沒有好好打扮過,今天是第一次。

女為悅己者容,涼一一第一次知道這句話的意思。

她換上了漂亮的淡紫色紗裙,踢掉人字拖,而是穿上一雙全是碎鑽的平底鞋,雖然沒有化妝,她一雙紫瞳十分漂亮。

不如南宮熏的深,淺紫色更是漂亮得讓人想要好好疼愛。

顧南滄很快就換好了衣服,遠遠就見到重新打扮的涼一一。

儘管阿才給她上了葯,她還是一瘸一拐的走來。

不會讓人覺得難看,反而會心生喜歡。

顧南滄和她對視的那一刻,不是不知道紫瞳好看,但落在涼一一的眼裡,她就像是變了一個人。

從前調皮乖張,現在則是十分溫婉的小公主,漂亮又優雅。

「哎呀。」三秒鐘後涼一一就暴露出自己的本性。

「小心。」顧南滄立馬衝過去攬住了涼一一。

顧柒在一旁星星眼看著他們,「真是年輕啊,看得我熱血沸騰的。」

話音剛落,她的身體已經被穆南樞給抱到了懷中。

「小樞樞,我們都老夫老妻的了,沒那種火花了。」

穆南樞一記冷眼掃來,顧柒趕緊改口:「其實也是有的,你摸摸·我的小心臟在撲通撲通亂跳。」

阿才忍俊不禁,「太太,心臟要是不跳了那是死人。」

涼一一被顧南滄抱在懷裡,小臉一片暈紅,「謝謝……老闆。」

顧南滄看了她一眼,不知怎的,心跳突然加速。 顧柒就像是看到新大陸,瞬間從穆南樞懷裡跳下來。

「別動,我拍個照。」

她眼疾手快將顧南滄和涼一一這個動作拍下來,美滋滋道:「趕緊發個朋友圈。」

她發文:我有兒媳婦了!

婚久必合 配圖就是顧南滄抱著涼一一,猶如王子和公主,就連陽光都那麼合適。

很快這條朋友圈又炸了。

顧錦:來真的?

小七:哇,嫂嫂好美,和哥哥好般配。

顧安楠:媽咪,哥是去天上找的老婆吧,簡直就是小仙女!

唐茗秒回顧安楠:你也是我的小仙女。

司厲霆則是回了顧錦:寶貝蘇蘇,小諾諾想你了,快回家吃飯。

穆塵路過看到也給小七回復了一條:七兒,我馬上到家。

顧柒忍無可忍統一回復:你們這些秀恩愛的能不能私聊?

很少玩手機的穆南樞居然也給她回復了一條:少生氣。

顧柒也沒覺得他就在自己旁邊,偏要回復一句:好的么么噠。

正在喝咖啡的經年看到這條評論差點沒嗆著,她弱弱的評論:看著怎麼這麼像我家的野丫頭?

悠悠給她回復:姐姐,不是像,好像就是咱們的傻一一。

南宮離萬年潛水的也難得在下面評論:南滄小子和一一丫頭,倒是般配。

顧浣強勢圍觀:吃瓜吃瓜。

阿旺狗腿回復顧浣:老婆,你想吃哈密瓜還是大西瓜?

回到上古當大王 不到半小時,這條朋友圈已經有幾百條回復留言。

顧南滄還不知道他已經引發了顧柒朋友圈的大地震。

見一一紅著臉他才反應過來,立馬鬆開了一一,「抱歉……」

這一丟一一沒站穩,還好阿才就在一旁扶住了一一。

顧柒顧不得回復朋友圈,上前敲了顧南滄腦袋一下,「你是不是傻,有你這樣的?差點摔了咱們的小一一。」

顧南滄本是覺得男女有別,也不是無心的。

「一一,這傻小子沒壞心,就是有點傻了,沒事吧?」

涼一一連連擺手,「沒有沒有。」

沒想到顧柒這麼友善,一點架子都沒有,關鍵是好年輕,一點皺紋都看不見,好像比經年手機上的照片看著還要年輕。

「仔細看我們的小一一更漂亮誒,南滄有你這樣的女朋友簡直就是八輩子修來的福分。」

涼一一紅著臉很不好意思,「柒姨,其實我們……」

她看了一眼顧南滄,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兩人都是為了應付長輩的逼婚才說的在一起,現在事情已經偏離了原先的軌道,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

「你們怎麼了?」顧柒問道。

顧南滄了解顧柒的性格,一旦說他們是逢場作戲,顧柒當場非得把自己腦袋給擰下來不可。

「媽,我們沒事。」

涼一一心裡其實是很忐忑的,她生怕顧南滄就此否定她們沒有一點關係。

好在顧南滄並沒有,是不是證明她有一點機會了。

「你啊,我該怎麼說你才好,當時我追在你背後讓你見的就是一一,你死活不肯,連個聯繫方式都不要,還好老天有眼,一一是我命中注定的兒媳婦。」

顧南滄也不敢解釋,任由顧柒發揮。

「媽,你們還沒吃早點吧。」顧南滄打斷話題。

顧柒看向涼一一,「一一,你喜歡中餐還是西餐?」

「柒姨,我不挑食的,都可以。」

阿才不動聲色的看著自己這個女兒,平時在家那就是無惡不作的山大王,說不挑食是假的。

還真是女大不中留,如今在外人面前顯得那麼溫柔,他這個做父親的也不好拆穿。

「一一不用客氣,我們都是一家人了,想吃什麼吩咐小南滄就是,小兔崽子,你離那麼遠做什麼?明知道一一受傷了,還不過來抱她。」

顧南滄輕輕將她抱起,涼一一紅著臉,「麻煩你了,老闆。」

「叫什麼老闆,叫他的名字就是,不行,名字太生疏了,要不叫小滄滄?」顧柒簡直就是天外飛來的神助攻。

涼一一不好意思道:「我應該比老闆小,叫小滄滄不合適,不如叫滄哥哥好不好?」

顧南滄沒回答,顧柒已經搶先回答:「好,當然好了,叫一個我聽聽。」

那樣子彷彿是她在談戀愛。

涼一一睫毛輕顫,眼睛看向一旁,「滄哥哥。」

一聲軟軟的滄哥哥,不是平時老闆長老闆短,莫名的讓人心裡一軟。

「一一都叫你了,你還不叫?」

顧南滄也沒來由變得羞澀起來,「一一。」

「這就對了,一一也餓了,還不抱她過去吃早餐。」顧南滄抱著一一大步流星離開,阿才跟在穆南樞身邊,「先生,一一她……」

他還沒說完穆南樞制止了他的話頭,「你跟了我這些年,兩個孩子若能走到一起,我很開心。」

一句話就是認可了一一的位置,阿才也就能放心了。

畢竟他和經年能有今天多虧了顧柒和穆南樞的成全。

「阿才,你生了個好女兒。」顧柒也正色道,「不過我家這小子還差了點。」

「太太,你知道了。」

顯然幾人都已經察覺出了問題,阿才在路上就已經發現。

「眼神是說不了謊的,一一不敢和南滄對視,一見他就臉紅,顯然一一喜歡南滄。

南滄那小兔崽子連碰都不敢碰她一下,說明兩人一直相敬如賓。」

所以顧柒才會一直撮合兩人,阿才為難道:「太太,我這就將一一帶回去。」

「阿才,你不用著急,我家那小子就是還沒醒悟,看得出他不是不喜歡一一,或許只是將一一當成了妹妹一樣的情感,等他認清了一定會對一一好。」

阿才點點頭,「如果是南滄少爺,我沒有意見。」

顧家的人品行他都清楚,顧南滄更是百里挑一的好男人,最關鍵的是他敬重的男人之子。

「不過嘛,我要讓小兔崽子儘快明白他的感情,可能要讓一一吃點虧,阿才,你會不會怪我?」

「太太的意思是?」

顧柒看向穆南樞,「小樞樞,你那麼會配藥,不如給咱兒子配上一副烈葯?咱們先上車后買票。」

阿才無奈,「太太,你這樣真的好嗎?那是你親兒子。」

「兒子不就是來坑的嗎?我在意的是一一,如果她願意,你也沒有問題,我們就這麼干,你別告訴我你不想抱孫子?」

涼一一和顧南滄突然覺得背後有股涼風吹來。 蘇錦溪現在才知道自己過去是小看了蘇媽媽臉皮厚的程度,原以為為了錢她可以賣女兒。

現在才知道賣女兒都是小事,她還要賣掉蘇家大宅。

不僅如此,她還無恥到坐地起價,一千五百萬都可以賣給別人的,她要三千萬賣給司厲霆。

蘇媽媽為了錢真的不知道可以無恥到怎樣的地步,蘇錦溪看到這樣的她心驚不已。

然而蘇媽媽絲毫不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揚唇一笑:「我怎麼了?」

「你是蘇家的媳婦,不保護好蘇家的祖業也就算了,現在還要抬價賣,你的良心難道就不會痛?」

「痛?活人都吃不起飯了,還管死人做什麼?蘇錦溪我不妨告訴你。

就算你說了要和蘇家一刀兩斷,也改變不了我養育你這麼多年的事實。

司先生想要一分錢都不花就將你給娶走,這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加的一千五百萬就是你的彩禮錢,我已經退讓一步了。

司先生,你買是不買?要是不買的話,我就賣給張總了。」蘇媽媽威脅道。

蘇錦溪生怕司厲霆會中了蘇媽媽的下懷,連忙拉住了他的手道:「厲霆,別買。」

「死丫頭,你這個胳膊肘往外拐的白眼狼,早知道當年我就該……」

不知道她打算說什麼,竟然閉了嘴。

司厲霆冷冷開口:「那你就賣給別人好了,反正這又不是我的祖宅,我為什麼要花錢買?」

蘇媽媽想敲詐一筆,沒想到司厲霆竟然不賣,氣得她表情很不好看。

「那你可不要後悔,張總,一千五百萬,咱們馬上就去過戶。」

「好,成交。」

蘇錦溪朝著蘇父看去,「你就任由著她變賣蘇家的產業,今天賣了老宅,明天她又會賣什麼?」

「錦溪,並非是你媽非要賣房子,而是蘇家情況很不好,我們也是沒有辦法啊。」蘇父才是最難受的人。

「她不是我媽,我沒有這樣視錢如命的媽!」

蘇媽媽今天又在蘇錦溪面前刷新了底線,蘇錦溪完全就不認識這樣的媽。

司厲霆輕輕拍了拍蘇錦溪的手背,「放心。」

蘇錦溪雖然說著要脫離蘇家,從她內心來說肯定是不想賣掉老宅的。

可她又不甘心蘇媽媽坐地起價,讓司厲霆平白無故多花一千多萬。

司厲霆有辦法?他有什麼辦法?

限制級軍婚 看著蘇媽媽和張總簽訂完轉賣合同,司厲霆冷冷開口:「張總留步。」

如今被媒體一鬧,大家都知道司厲霆的身份,行業之中的人誰不忌憚他幾分?

「司總有什麼吩咐?」

「吩咐不敢,我只是想要和張總打個商量,兩千萬張總將這套房屋賣給我如何?」

其實只要他開口,別說是兩千萬,一千五百萬張總也是願意給的。

司厲霆故意加了五百萬,就是為了氣蘇媽媽。

她以為自己坐地起價自己就沒有辦法了?他才不會將多餘的錢給蘇家。

我真不想花錢了 張總平白無故就賺了五百萬,這比做生意可要划算多了。

「司總太客氣了,你要是喜歡這房子,我原價賣給你。」

「不用,就兩千萬。」

「那就多謝司總了。」

一旁的蘇媽媽差點沒有被氣死,「司厲霆,你就是存心和我過不去是不是?這樣,兩千萬我賣給你。」

張總立馬就不幹了,煮熟的鴨子他還能讓飛了?

「蘇太太,這就是你的不是了,不管是做生意還是什麼,講求都是誠信,咱們已經簽了合同。」

「老張,這不我們還沒有去辦手續嘛,你看他是我女婿,我們這樣的關係,你就……」

蘇媽媽一次又一次的讓蘇錦溪覺得噁心無比,這人還真是見錢眼開。

「不好意思,我記得之前蘇蘇就和蘇家徹底了斷,她不是你的女兒,我怎麼可能是你的女婿?

再說你已經簽了合同,現在房子的歸屬權就是張總的,我也只認張總一個人。」

司厲霆沒給她一點臉面,氣得蘇媽媽臉色十分難看。

「蘇太太,走吧,現在我們就去辦手續。」

「司厲霆,蘇錦溪,你們給我等著瞧。」蘇媽媽虧了五百萬肉痛不已。

司厲霆沒有理會這個噁心的女人,拉著蘇錦溪朝著別墅走去。

還好他們來得正是時候,不然房子就要被人動了。

「蘇蘇,你小時候去的是哪間房子?」

「那邊,我帶你去。」蘇錦溪牽著司厲霆的手朝著記憶中的房間走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