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消息傳開不過兩個鐘頭,香港國際機場,一架飛機落地,然後一道身影率先從飛機上下來。


這身影很時髦,長髮做了波浪,黑絲隨風飛舞,上身穿着黑毛衣,白貂絨,大紅脣,鑽石耳釘,還帶了黑眼鏡。手中提着一個名牌包包,下身着絲襪,小短裙,高跟靴。

雖然胸部平平,卻也不妨礙給一個女神的評價。

這女人,正是阿冪羅。 香港,鳳凰山山腳別墅。

陳浩正在沙發上坐着,面前的桌子上擺放了數十種食物,公雞,黑貓,藍蝴蝶正吃的美滋滋。

在旁邊,先前被俘虜的黑人一臉恭敬,而在他身邊,還有一箇中年男子,正在敘說着這兩天香港發生的事情。

黑人精明,知道自己華夏語說的不順,找個人能讓陳浩滿意。

陳浩自然是滿意的。

黑人還真的挺有實力,自己吩咐下去,短時間內就達成了自己的目的,把阿冪羅吸引了過來。

這兩天,整個香港,最有名氣的不是什麼明星,也不是特首,更不是什麼富豪,而是阿冪羅。

一到香港,她就按照各種消息,一一拜訪那些來到香港的勢力,用最狂野的行爲,打。讓被拜訪的勢力都感受到了她的霸道。也因此,沒有任何遮掩的她,也在短時間內,成爲了香港最紅的女人。

不過到了今天,阿冪羅突然就消失不見了,讓目前已經成爲了阿冪羅專職的各大報紙或者電視臺狗仔們,亂成了一鍋粥。

倩影聖手 坐在沙發上,聽完中年男子的彙報,陳浩笑道:“我知道了,你們都下去吧,執行第二種計劃。”

黑人和中年男子不敢猶豫,恭敬的退走。

少時,陳浩看向樓上,笑道:“都來了,躲着有意思?”

“算計我,你覺得有意思?” 謀愛上癮:腹黑老公別太壞 一道聲音冷冷響起,然後身影飛落,露出阿冪羅的面貌。

看到這個女人,公雞和黑貓都頓了頓,警惕的看着她。

相處過一段時間,倆小非常瞭解,這女人就是個神經病,惹不起。

陳浩笑道:“想看看當明星當上癮的你,還記不記得自己的任務。”

阿冪羅白了陳浩一眼:“廢話,你怎麼知道我沒有尋找,只是很奇怪,我越是找越是覺得自己要找的東西離我越遠,反而是找到你,我倒覺得,似乎神璽措手可得。”

說完,阿冪羅意味深長的看着陳浩道:“我很是懷疑,你真的得到了神璽,只是不想給我。”

陳浩道:“我倒是得到過一個玉璽,不過被我扔了。”

阿冪羅撇嘴,走到了沙發前,毫無形象的坐下,目光幽幽的看向陳浩道:“雖然被你利用了,不過當初也算是你救了我,算是恩怨兩消,現在你可沒資格使喚我了。”

陳浩笑道:“覺得天道劇變,人間修行之輩受到壓制,修爲倒退。而你這樣的異類,卻反而如魚得水,所以飄了?”

阿冪羅得意道:“我就是飄了,那又怎麼樣?至少,本座現在想幹什麼,誰也攔不了我。”說着,阿冪羅深深看着陳浩道:“就算是你,也不行。”

陳浩道:“得了,你飄歸你飄,我也不攔你,既然你來找我了,那就是還念着舊情,這樣吧,我也不佔你便宜,做個交易吧。”

阿冪羅翻手,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來個指甲剪,小心的修剪指甲,嘴裏隨意道:“沒興趣,除非給我神璽的消息。”

陳浩道:“神璽的消息沒有,不過幽冥的消息有一個,想不想知道?”

阿冪羅修指甲的手一頓,目光看向陳浩:“根據我瞭解,你不是喜歡說大話的人。可是幽冥的消息,你憑什麼知道?”

陳浩道:“我有一個合作者,潛入了幽冥,發現了一點有趣的事,或許你想知道。”

阿冪羅看着陳浩好一會兒後,終於開口道:“怎麼個交易法?”

陳浩笑了:“我有個東西,你帶着,有人會給你安排路程,別的不用管。”

“什麼東西?”

陳浩翻手,一個大如圓盤的水晶球出現在手中。

這水晶球渾圓如滿月,通體透澈,卻又像是蘊含了什麼,球體表面散發朦朦靈光,似有一種玄妙的氣機環繞,給人一種威嚴的感覺。

看着水晶球,阿冪羅瞪大了眼睛:“這是龍珠?不可能,這個世界龍都不存在了,怎麼可能存在龍珠!這是,假的!”

陳浩笑道:“不管真假,你帶着走就行,什麼都不需要你做。”

阿冪羅冷哼:“一個靶子,自然什麼都不用做,就能吸引火力。”

陳浩道:“對你來說,不算難事,畢竟現在的你,在地球難逢敵手,就算當靶子,也沒有子彈能傷的了你。”

阿冪羅不爲所動:“用不着拍馬屁,沒用。不過這件事我答應了,說吧,幽冥現在怎麼樣了?”

陳浩揮手就把水晶球丟給了阿冪羅,同時開口道:“幽冥雖然和人間關係很複雜,並不屬一體,不過三界同歸一所,人間有難,天上地下,莫能避免。天庭早已不復存在,地府也空蕩了,和天庭相連的三十三天,和地府相通的幽冥之地,也正在發生變化。三十三天我暫時無法瞭解,但是幽冥之地,正在破碎。”

“什麼!”阿冪羅大驚失色:“這不可能,幽冥之大,你根本無法想像,即便是上古大能,也只能佔據幽冥一地,建造地府,這天地變化和幽冥如何有關?”

陳浩道:“我也不清楚,只是潛入幽冥的人帶回來的,幽冥和人間一樣,也在遭遇劫難,似乎更加可怕,遍地屍骸,無盡煞氣,一片蒼涼詭異。若非及時退回來,潛入幽冥的那位都會受到影響。”

說着,陳浩笑道:“再說了,你尋找神璽,不也是尋找出路嗎?怎麼現在幽冥遇到事兒了,你又不敢承認了?”

阿冪羅沉默了。

良久之後,阿冪羅看向陳浩:“你說的那位,還能進入幽冥嗎?如果可以,回頭帶我一個。”

陳浩錯愕:“你不是能主動回去嗎?”

阿冪羅苦澀一笑:“之前天地變化,雖然讓我不再受到壓制,但是,也讓我失去了和幽冥血海的牽引。 外室之妻 我曾經嘗試了許多辦法,都沒有用。”

陳浩果斷道:“那行,我答應了,等這邊的事完了,給你介紹幾位大佬,有你這個土著幫忙,或許它們的計劃也能更好的執行。”

“好,我等你消息。別讓我等太久。”阿冪羅說完,收起水晶球,身影飛掠而去。

就在阿冪羅離開的十分鐘後,一個消息在香港散開,繼而讓本就關注這邊的全世界各大勢力知道。

神祕女人搶走了龍珠,準備開啓龍宮密藏。 “呵,果然是當靶子!這個小男人,現在倒是有點梟雄本色了。”

大海中,一艘遊輪上,五層遊輪的頂層護欄邊,阿冪羅正在翻閱手機,嘴角揚起一絲微笑。

對如今的她而言,陰謀詭計已經沒有了意義,全力爆發,徹底開大的它,化身修羅,甚至能夠覆滅一國。

但是在人間再厲害又如何?人有人的歸宿,修羅也有修羅的歸宿。

血海是家,如果不能迴轉幽冥,沒有同族相伴,那就是離家的孩子苦命的娃。

所以,爲了能夠迴轉幽冥,她選擇和陳浩合作。

放下手機,阿冪羅看向大海。

四方茫茫,一片蔚藍,但是阿冪羅卻感知到,此刻海底之下,卻是四面八方的涌來很多可怕的東西。

它們的目標,就是她。

阿冪羅突然邪魅一笑,主動把水晶球拿了出來。

陽光下,水晶球散發出迷人的光澤,更有玄妙的氣息浮動。

纖手細細把玩,阿冪羅也是驚歎不已。

突然天變,修行界遭受了重擊,不僅修爲倒退,那些法器更是出現了劇變,強的變弱,弱的變成凡物,概莫能免。

可是眼前這個水晶球,卻好像不受影響,那氣息深不可測,更有龍氣環繞,一看就知道不是凡物。

阿冪羅對於這玩意,也是很好奇。

wωω⊙ ttκa n⊙ ¢o

它,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兒!

正琢磨呢,突然正在航行的遊輪顫抖了一下,然後,遊輪慢慢降低了速度,似乎被破壞了動力一樣。

隨後,緩緩滾動的大海,出現了可怕的變化,一道巨大的海浪,從遠處奔襲而來,越來越大,等到了遊輪前,海浪已經變成了數十米高,裹挾着浩瀚無量的海水,覆蓋遊輪。

阿冪羅站在頂部,看着覆蓋過來的海水,臉上平靜無波。

在海水臨頭之時,突然,一道流光憑空出現,瞬間拉大,把阿冪羅頭頂上的海水一分爲二。

霎那間,無量海水,從遊輪兩側流過,阿冪羅連衣角都沒有沾水。

可是海水流過,卻沒有完,落下的時候,化作了兩隻巨大的手掌,從兩側把遊輪抱了起來,開始搖動。

щщщ ☢ttκǎ n ☢¢Ο

阿冪羅皺眉,擡起纖手,緩緩一壓,轟然間,一股沛然之力浮動,把遊輪周邊的海水直接壓了下去,大手瞬間崩潰。

就在這時,突然一個透明的虛影出現在阿冪羅的身邊,伸手抓向她手中的水晶球。

啪!

阿冪羅反手抓住了虛影,猙獰一笑,手心用力,直接把透明虛影的手腕捏斷。

透明虛影慘叫,正要逃走,阿冪羅反手一掌,透明虛影瞬間身體崩潰,灑落漫天透明的血水,死無全屍。

而這時候,遊輪上,越來越多的透明虛影出現。

它們看起來就好像一條條線組成的類人形,根本看不清楚具體長相,冒出來後,目光一個個看向了阿冪羅,冒出貪婪的光澤。

阿冪羅冷笑:“異界邪靈,死不足惜。”

說完,阿冪羅主動出擊,身影如電,騰轉挪移,把一個個透明虛影全部打爆。

可是很快,阿冪羅發現,這些透明虛影從海中不斷的攀爬上來,好像無窮無盡一樣。

眼神一冷,阿冪羅手指一彈,一道藍色光芒飛入海水中,下一刻,滾動的浪花,突然結冰,並且以遊輪爲中心,四面八方的擴散式結冰,頃刻間,就覆蓋了方圓數裏,形成了一個浪花冰晶海面。

如果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這結冰並不是僅僅海面,海面之下,結冰層厚達百米!

也就是說,阿冪羅輕彈一指,就把方圓數千米的海變成了一個大冰坨!

這樣的神通,的確對得起修羅的稱號了。

而這樣的冰層內,密密麻麻的透明虛影,都被凍結。

一時間,遊輪突然安靜下來,沒有了動靜。

阿冪羅沒有掉以輕心,而是驚訝的看向結冰層。

這時候,結冰層突然出現了裂縫,咔咔咔咔的聲音中,轟然一聲,冰層爆裂,冰塊漫天飛舞,然後一個巨大化,足有數十米高的巨大虛影,揮舞數十條手臂,抓向遊輪。

阿冪羅笑了:“好,這纔有點意思。”說着,阿冪羅不退反進,和巨大虛影對上了。

這時候,距離戰場數十里外,各種詭異東西潛伏在海面或者海底,都在關注前方的戰鬥。

突然,一個三四米巨大的人在海中,以蛙泳的方式,嘿咻嘿咻,速度極快的潛行,很快就遇到了第一個異類。

這是一種類人形,足有兩米高,身上卻都是藍色,頭髮稀鬆,嘴生利齒,額頭長着三隻眼,手有六根帶膜手指的異類。

這個異類,穿着很像古希臘人風格,而且手中持着一柄奇特的三戟叉,看起來像是某種法寶,蘊含強大的力量。

隨着巨人的靠近,三眼異類猛然看了過來,眼神冰冷無情,散發着生人勿近的氣息。

巨人感知到了三眼異類的威脅,停了下來,擡起了頭,露出了陳浩的臉,還有他額頭上不知道啥時候冒出來的一個小黑角。

“嘿,哥們,你也是來搶龍珠的?”陳浩一臉憨笑的開口打招呼。

三眼異類沒說話,但是手中的三戟叉卻浮動了一股能量波動。

陳浩似乎沒有發現一樣,上下打量三眼異類,認真道:“哥們,我是獨角巨人族的,我們一族有兩大神通,一是力氣大,二是會看相,我發現你,印堂發黑,有血光之災啊。”

三眼異類頓時怒了,手中三戟叉猛然對着陳浩一揮,數百道暗流,如同流箭,衝向陳浩。

但是這些可怕的暗流在陳浩面前,突然消失的無影無蹤。

三眼異類頓時目光一呆。

這時候,一道亮光一閃,然後三眼異類的腦袋直接從脖子上離開。

然後黑貓在水中出現,砍掉三眼異類腦袋的飛刀,飛到了黑貓屁股後面的漩渦推進器中。讓它在水底,暢行如魚。

超級神血脈 陳浩本想說句話,突然面色一變,身體直接爆射出去,下一刻,無頭三眼異類,揮舞三戟叉,捅在了陳浩的胸口。

被陳浩擋住的黑貓冒了出來,怒視無頭三眼異類,性感的屁股一扭,漩渦推進器化作數十把飛刀,把三眼異類穿透成馬蜂窩。

但是,三眼異類依舊不死,手持三戟叉,繼續用力。

陳浩反應過來,身體展開,露出了抓住三戟叉的雙手,然後面目猙獰的緩緩用力,把那浮動神祕力量的三戟叉,慢慢的……掰彎了! 隨着三戟叉的彎折,三戟叉內蘊含的某種力量似乎遭受了巨大的變動。

隨之,原本被斬掉頭顱,全身被飛刀破開一個個洞口都仿若無事的三眼異類,突然身體扭曲起來,似乎非常痛苦。

陳浩頓時明白三眼異類的弱點,這貨居然是和手中武器共生的關係。

這個發展方向倒是有意思,是個不錯的研究目標呢。

眼睛一亮,原本打算斬殺異類的陳浩,突然有了更好的主意。

鬆開了三戟叉,陳浩直接揮手,把三眼異類收入了袖裏乾坤。

弄了第一個,陳浩的目光看向了數百米外的另外一個。

這是一個非人型的異類,看起來像是一個水母,卻並非實體構造,非常詭異。

陳浩悄悄靠近,水母異類卻非常警覺,在察覺了陳浩後,直接身影蠕動,一瞬就是百米,不給任何機會的跑了。

陳浩身上雷光覆蓋,眨眼就是兩百多米,直接到了水母異類的身邊,然後揮手把它收入袖裏乾坤中。

之後,陳浩在水中前行,不斷搜尋那些異類,只要發現了,一準跑不掉。

在連續抓了五六個後,突然一大片陰影主動靠近陳浩。

這是一片類似海草一樣的東西,覆蓋面積足有幾千米方圓,葉子細長細長,在水中飄動。

如果不是陳浩感受到了這海草身上那明顯的異類氣息,差點以爲這就是一個巨大化的海藻。

海草異類,氣息古怪,無法判斷強弱,但是陳浩意外的感受到了危險。

顯然,這海草異類,有特別的能力,可以傷害陳浩。

這是一個不弱於正在和阿冪羅打的難解難分的透明異類的存在。

怕是袖裏乾坤,難得吞下啊。

先試探一下。

陳浩不動聲色,悄悄拿出了軒轅三代。

隨後,在海草異類逐漸覆蓋後,陳浩突然出手,運轉法力,加持軒轅三代,對着海草異類直接爆發了一道劍罡。

劍罡長達十米,在海水中衝擊,直接造成了一道真空走廊。

而後,劍罡斬在海草上,沒入不見。

正當陳浩疑惑時,突然發現了驚人的一幕。

海草異類就好像吞噬了金劍罡一樣,身軀似乎變大了一些。

這玩意,具有吞噬能量的能力?

陳浩面色微變。沒有猶豫,直接揮手,幾道身影浮現。正是白衣女子,大帝,帝君三位。

三個出現,看向了海草異類。

“月靈道友,大帝,帝君,可認識這個東西。”陳浩開口詢問。

大帝不言,帝君不語。

白衣女子皺起眉頭,狐疑道:“這個,好像是魔藻,奇怪,這東西不是在幾千年前就被天降雷劫滅了嗎?”

陳浩聞言連忙問道:“月靈道友,什麼是魔藻?”

白衣女子道:“魔藻是域外邪物,能吸收一切能量,無懼道法,非常難纏,當年此物不知道從哪裏進入人間,吞噬萬物,化作千里魔藻,惹來天譴,之後消失無蹤,沒想到現在居然又冒出來了。”

它剛說完,大帝的目光看向了數十里外正在戰鬥的阿冪羅和透明虛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