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海猴子一擊不中,但它卻絲毫沒有想要後退的打算,當即,便再一次的掄起了手臂,朝着我抓出了第二爪!


可是,海猴子一擊不中,它便已經喪失了先機,不僅我已經做好了充分的閃躲準備,包括其他人,也從海猴子所帶給他們的驚奇當衆,回過了神……

“噗”的一聲響起,聲音經過短暫的沉澱之後,忽的,我眼前立刻爆出了一團血花,血花,是從海猴子的手臂上爆出來的!

海猴子的手臂受到了重創,但它卻絲毫沒有打算放棄攻擊我,那條受了傷的手臂只是在水中停頓了片刻之後,便繼續朝着我抓了過來!

這一次,我沒有給海猴子任何的機會,直接架起雙手,用雙臂夾住了海猴子的手腕,然後頂着水中的巨大阻力,狠狠的朝着旁邊一推,將海猴子的手臂推到了另一邊,化解了海猴子的攻勢!

就在這時候,又是“噗”的一聲傳來,血花應聲而出,只不過,血花這一次是從海猴子的頭上綻放出來的!

被擊中了要害的海猴子,當場殞命,一動不動的屍體緩緩的朝着下方的深水區沉了下去,而我的眼前,也露出了端着AK47的賙濟,毫無疑問,剛纔那兩聲“噗噗”的響聲,正是賙濟在水中開槍所引出的聲音,也因爲水中有阻力,所以賙濟第一槍纔沒能命中海猴子的要害,直到第二槍,纔將海猴子擊斃。

可是,成功的幹掉了海猴子之後的賙濟,臉上並沒有露出太多欣喜的表情,相反,他的眼中,竟然流露出了驚恐的神色……

一見賙濟的眼神,我的心頭立刻涌上了一股不祥的預感,我猶如機器人那般,生硬的扭過頭,循着賙濟的目光望了去……

此刻,映入我眼中的,是一條接着一條,差不多有幾十條黑影,接踵而來!

當我看清了出現在我眼中的那幾十條黑影之後,心也立刻沉了下去,因爲,那些黑影,正是海猴子,而且足有幾十只之多,最重要的是,那幾十隻海猴子,已經呈扇形,除了那堵城牆山巒之外的所有地方,都有海猴子的身影,它們,已經將我們完全包圍起來了!

海猴子雖然沒有史前巨猿那種變態的防禦力,也沒有變異史前巨猿那逆天的速度,更沒有冥火蟲和食人花那種殺人於無形的特殊能力,可關鍵是,我們現在還在水中!

剛纔那隻海猴子,如果不是我早有準備,恐怕它第一輪的偷襲,就能讓我受傷,而那海猴子接下來的攻勢,如果沒有周濟在旁邊打冷槍,我也不可能那麼簡單就化解它的攻勢,更不要說幹掉它了!

而且,就算暫時先不說海猴子在水中的恐怖速度和強悍力量,單說我們肺裏的氣,如果我們真的在“一線天”之前和那幾十隻海猴子發生戰鬥,那我們,絕對會在幾分鐘之內,被那羣海猴子團滅,因爲,我們肺裏殘存的那點氧氣,根本就無法支撐我們和那羣海猴子進行一場大戰,只需要幾分鐘的時間,我們肺裏的氣,就會因爲動作幅度過大而被消耗一空,到時候,我們會死的很慘! 不管怎麼說,在水中,而且還是在我們肺裏沒有太多氧氣,而且還無法獲得補充的前提下,被幾十只海猴子團團包圍的我們,當真是九死一生,或者是十死無生!

不對!

我們還有一線生機!

那就是我們身後的“一線天”裂縫!

也只有我們身後的城牆山巒,沒有出現海猴子的身影,而通過城牆山巒的唯一途徑,便是那“一線天”裂縫!

只要通過了“一線天”裂縫,我們就算是暫時脫離危險了,可是,前提是,要有人在“一線天”裂縫之前,拖住那羣海猴子,爲我們繼續向前遊動,創造出足夠的時間……可是,留下來拖住海猴子的那人,幾乎不會有任何生還的希望!

這是我在一瞬間判斷出的形勢,也是我能想出來的最好辦法了!

當然,我能判斷出的形勢,大家也都能判斷出來,我能想到的辦法,大家也都能想到,因爲這並不是什麼難題,而是一道簡單明確的選擇題……誰選擇留下!

這道看似簡單的選擇題,實則非常艱難,因爲,選擇留下的那個人,幾乎不會有生還的可能!

就在這時候,突然有人從後面推了我一把,淬不及防之下,我被那人推進了“一線天”的裂縫之中,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我已經漂在“一線天”的裂縫中了!

我猛的扭過頭,朝着“一線天”的裂縫外眺望過去,只見賙濟朝着我伸出了手指,指向“一線天”的裂縫深處,然後又豎起了大拇指,最後,他的臉上流露出了一抹心滿意足的淡笑……

這一刻,凝視着賙濟那一抹彷彿釋然的微笑,我的大腦彷彿短路那般,一時間竟然沒有猜出賙濟到底想幹什麼!

隨後,賙濟用同樣的方法,將李靈兒,石毅,甚至是大熊,依次推進了“一線天”的裂縫之中,而他,則是挺着手中的AK47,雙腳蹬在“一線天”兩側的石壁上,將自己的身體徹底的在水中徹底的穩了下來,接着,他扣動了AK47的板機……

子彈瘋狂的朝着圍堵在“一線天”之外的幾十只海猴子傾瀉而去,猛烈的火力在這一瞬間,壓的那羣海猴子紛紛退讓,不敢露頭!

我仍舊呆呆的望着堵在“一線天”入口處的賙濟背影,毫無疑問,賙濟的舉動,已經證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這道選擇題,賙濟已經幫我們大家完成了,他……

選擇留下!

選擇犧牲!

選擇捨命!

雖然此刻我身處於水中,但是,我卻能清晰的感覺到,一滴眼淚奪眶而出,融入了汪洋無邊的水下世界……

繼三熊斃命,以及胡墨纏住七尾之後,賙濟也選擇了捨命救大家,用他的身軀,堵住了“一線天”的入口,爲我們逃離這裏,創造出了絕佳的機會,也爭取到了難能可貴的時間,可不知道爲什麼,我卻突然不想離開“一線天”了,我想與賙濟並肩作戰!

就在這時候,李靈兒狠狠的推了我一把,不僅將我的身體又朝着“一線天”的深處推進了幾分,更是將我的思緒拉回到了現實!

我凝視着李靈兒那張有些慘白的俏臉,她的眼中寫滿了焦急,甚至,還有一絲的惱怒!

李靈兒怒然轉身,指着義無反顧,絲毫沒有想要轉身逃跑意思的賙濟,然後又分別指着她身後的大熊和石毅,接着她跳過了自己,將手指指向了我的身上,最後,她又將手指指向了已經游到了“一線天”深處的張銘身上,彷彿是在向我述說着什麼那般…… 當然,李靈兒想要表達的意思,我明白!

因爲“一線天”的寬度非常狹窄,只能容下一個人前行,所以,如果我不動,那我身後的李靈兒,大熊和石毅,便也沒法通過一線天,李靈兒此舉,是想告訴我,賙濟是爲了大家捨命,而我,不能辜負賙濟的一番苦心,倘若我不前進,那我們所有人,都將在賙濟彈盡之後,被海猴子堵在“一線天”裏,真的到了那時候,等待我們的,只有死路一條!

沒錯,我可以不珍惜我的生命,但我卻不能無視大家的生命,因爲,我們的命,都是賙濟用命換來的,我不能讓賙濟白白犧牲!

我狠狠的咬了咬牙,深深的看了一眼狀若癲狂,瘋狂的掃射着手中AK47的賙濟,最後,我也作出了我的決定……

正如李靈兒想要表達的那般,賙濟捨命是爲了讓我們活下去,胡墨捨命是爲了讓我們完成各自的使命,我不能辜負了賙濟和胡墨!

當即,我決然轉過了身,飛快的朝着“一線天”深處遊了過去,只不過,沒有人能體會到此時此刻,我內心深處的痛苦……

我曾想保護身邊所有的夥伴,可在這麼短的一段時間之內,我卻接連失去了三名夥伴,很諷刺,也很無奈……

我想哭,可我哭不出來,因爲我知道,爲了我們大家捨命的夥伴,並不想讓我哭,而是想讓我完成我的使命!

這一刻,我體內的血液彷彿被點燃了那般,躁動而狂暴,我想找人大戰一場,而且還是那種不死不休的大戰,因爲我需要發泄內心的悲傷,憤怒,不滿等所有負面情緒!

可是,現實之中,我根本就無處發泄!

無奈之下,我只能將所有的力氣都用在了四肢上,瘋狂的超前游去,彷彿越用力,我內心的難過就會越淡似的……

瘋狂的遊動了片刻,我追上了前面的張銘,可是,由始至終我都沒有扭頭去看賙濟,因爲我害怕,我不敢回頭去看賙濟,我看看到了賙濟的子彈打光,然後被海猴子分屍的場景!

大概遊了三、四分鐘的時間,我透過張銘遊動時身上所產生的縫隙,看到了“一線天”的盡頭,這時候,我也突然想起了賙濟將我推進“一線天”之後,所給我留下的提示……

賙濟當時指着一線天的深處,然後朝着我豎起了大摩指,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賙濟應該是想告訴我,穿過“一線天”,一直向前,就能看到他之前偵查到的那處平臺了!

一想到這裏,我立刻打起了精神,加快了速度,跟着張銘一前一後的從“一線天”的裂縫中游了出來。

離開“一線天”之後,我依舊沒敢轉身去看賙濟,而是加快了速度,游到了張銘的前面,然後頭也不回的朝着身後揮了揮手,示意大家跟上我的腳步。

我按照賙濟的指引,繼續向前遊動,當我又遊了幾分鐘之後,我感覺,我的肺部越來越脹,彷彿要將胸膛撐破似的,我知道,這是窒息的前兆!

連擁有超強自我恢復能力的我,氣勁都有些不足,那就更不要說其他人了,我想,大家現在的肺裏,應該都差不多沒有氧氣了吧?

不過,好在剛纔只有我與海猴子過了兩回合的招,耗費了一些能量和空氣,我完全可以用我肺裏的氣息來衡量大家的氣息,只要我還能堅持,沒和海猴子動手的大家,應該也能堅持住!

想到這裏,我又下意識的加快了幾分速度,不管我能不能撐到最後,我都要盡全力的拼一次,爭取在被憋死之前,找到賙濟之前偵察到的那處平臺,帶着大家從水中的絕路中,走出去! 我帶着大家穿過了“一線天”之後,便繼續向前遊動,在這段向前遊動的過程中,我能清晰的感覺到空氣從我肺裏流逝的感覺,甚至於,我還能感覺到,一種生命也在逐漸流逝的錯覺……

我也不知道我到底遊了多久,我只是在按照賙濟指引的方向,盲目的向前遊着,逐漸的,我的雙腳開始毫無章法的亂蹬了起來,胸腔裏的氣,也已經快要到達了極限,我知道,如果我再呼吸不到新鮮的空氣,我肯定會窒息而亡!

就在我的大腦都開始產生脹痛感之際,忽的,那好似無窮無盡的水下世界中,突然閃現出了一縷亮光,而且,這縷亮光還是從上面直接照射到水中的!

一見到那一縷亮光,我就好像打了雞血似的,亢奮無比,先前的窒息感和脹痛感,彷彿一下子就從我的身上被驅除了似的,這一刻,我好像充滿了使不完的力量!

當即,我幾乎是將速度提高到了極致,飛速的朝着那一縷亮光傳來的方向遊了過去!

那一縷光亮距離我越來越近,終於,我衝破了水下世界的束縛,頭部破開水面,呼吸到了夢寐以求的空氣,終於,我離開了該死的水下世界,終於,我解放了我的肺!

就在我貪婪的呼吸着空氣的同一時間,我也親眼見到了那一縷光亮……那是久違的陽光,沒錯,是陽光,灑在臉上,還有一種暖洋洋的感覺!

我還沒來得及感覺陽光灑在臉上的溫熱,四周便接連響起了一道道破水聲,張銘,大熊,李靈兒,石毅,全都平安無事的浮了上來!

重生之鳳還巢 “大家都還好吧?”我一邊晃着雙臂,保持身體在水中的平衡,一邊虛弱的吐出了一句話。

說話之際,我也開始打量起了四周的境況……雖然我依舊身處於水中,但是,我眼前卻映出了一片呈圓形的石洞,將整個水面都籠罩了起來,而在距離我大概三、五米遠的位置,是一處土壤呈褐色的平臺,好像海岸一樣,寬敞的很,而平臺的正上方,竟然有陽光灑落,包括整個湖面,都被陽光籠罩在了其中。

這裏,應該就是賙濟口中的那處平臺了吧?

神國之上 而我在水中見到的那一縷光亮,也應該是上面灑落下的陽光吧?

我吃力的朝着那處平臺游泳了過去,張銘等人依次跟在了我的身後,片刻之後,我們大家便全都離開了水中,爬到了那處平臺之上。

身體剛剛接觸土壤的一剎那,我們所有人彷彿都被抽空了力氣那般,齊刷刷的躺在了平臺上,享受着陽光沐浴的溫暖,以及肆意呼吸新鮮空氣的快感!

“俺們……終於……離開了水底!”石毅好像劫後餘生那般,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沒有人回答石毅的話,因爲,我們之所以能離開墓殿,那是因爲胡墨拖住了七尾大妖,而我們之所以能離開水下世界,那是因爲,有周濟纏住了海猴子,我們今天的生機,是胡墨和賙濟用性命搏來的,自然而然,我們的心思全都沉浸在失去胡墨和賙濟的悲痛中,沒人回答石毅的話,也是正常的。

沉默足足持續了半晌,忽的,張銘打破了沉默……

“你們看……”張銘的聲音之中充滿了驚訝,他一邊說着,一邊指着圓形山洞的四周,繼續說道:“這圓形山洞的牆壁上,好像有些奇怪的雕刻,就像是一條蛇,盤在山洞的牆壁上,一圈一圈的纏繞,然後消失在了陽光中……那些雕刻,又好像是一層一層的樓梯,凸起的幅度似乎有些太大了,完全不符合石畫和雕刻,好像我的腳,都能踩上去似的……” 被張銘這麼一提醒,我們衆人的視線自然落到了山洞四周的牆壁上……

果然如同張銘所說的那般,山洞四周的牆壁,真的有一條好像蛇一樣的圖案,盤旋在山洞的牆壁上,而且這奇怪的圖案,就好像是有人在山洞的牆體上刻意開鑿出來的那般,有些像蛇,但我覺得,卻更像是環形的樓梯!

而且這樓梯還是圍繞着山洞的牆體,一圈一圈的向上蔓延,最後,源頭消失在了陽光之中……

“好像有些不對勁……”我皺着眉頭,沉聲說道:“我們現在所在的山洞,只是一處圓形的山洞,除了我們剛剛離開的水下世界之外,好像並沒有其他的出路了,就像是一隻碗,把我們扣在了其中似的,而山洞四周牆壁上的環形雕刻,就好像是一條環形樓梯,直接通往陽光的方向,那麼,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陽光傳來的方向,便是離開這處山洞的出口,而山洞牆壁上的環形樓梯,便是通往出口的階梯?”

我此言一出,衆人好像全都陷入到了沉思的狀態,數雙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牆壁上的環形圖案……

片刻後,李靈兒有些不確定的出言道:“好像……牆壁上的環形圖案,真的是樓梯,我大概目測了一下,如果我們側着身子,將身體緊貼在牆壁上,應該能勉強的踩着環形圖案,走向陽光傳來的方向……”

衆人沒有開口去接李靈兒的話,而是更加認真的觀察起了,那好像是被刻意開鑿出來的,牆壁上的環形樓梯。

我下意識的揉了揉下巴,看了看牆壁上的環形樓梯,又看了看頭頂上的陽光,當然,陽光太刺眼,我什麼也看不清楚,我只知道,牆壁上那環形樓梯的盡頭,被刺眼的陽光吞噬了!

旋即,我又將視線定格在了那處水面之上,也就是能夠通向水下世界的那處水面……此時,睡眠就像是一潭小型的死水湖,湖面上波瀾不驚,但是,我知道,水下卻是暗流洶涌!

這水面,是目前我們所知道的唯一一條路徑,只不過,水面下方的水底世界,卻是通往那座封存着七尾大妖的墓殿,這條路,算是死路!

既然水路是死路,那我們眼前唯一能夠離開這座山洞的線索,便是陽光傳來的上方,以及牆壁上的環形樓梯了!

環形樓梯的盡頭是什麼?

陽光的盡頭,又是什麼?

這些問題,我現在都不知道,不過,我卻堅信,想要離開這裏,便只能從牆壁上的環形樓梯這條線索下手,沿着牆壁上的環形樓梯向上走,走到盡頭,陽光的另一邊,也許就是我們離開這裏的唯一的出路……

一想到這裏,我便勉力的支撐起了身體,想要站起來,不過,我似乎有些高估自己的恢復能力了,剛纔在水底世界中,我的體力幾乎全都消失殆盡,甚至於,我現在的身體狀況,竟然連站起來,都做不到了!

我嘗試着想要站起來,不過,最後卻以失敗告終,無奈之下,我只好放棄了站起來的念頭,無力的坐在土地上,仰頭望着頭頂上的陽光,緩緩的說道:“也許,我們可以嘗試攀登牆壁上的環形樓梯,上去看看陽光的另一邊,究竟是什麼……既然有陽光能夠灑落到這裏,那我完全有理由相信,出路,離我們已經不遠了,因爲,有陽光的地方,就一定有出路!”

“風小子說的沒錯,包括我們現在呼吸的新鮮空氣,應該都是從上面傳進這處山洞的,也就是說,我們現在就好像是身處於一口深井之下,只要我們沿着陽光傳來的方向前進,就肯定能找到井口,離開這裏!” 我和張銘的提議,幾乎是立刻就得到了大家的全票贊成,大家都同意攀登環形樓梯,上去看一看陽光的另一邊,究竟是什麼……

就在這時候,幾乎沒有提出過任何意見的大熊,此刻卻突然出聲,而且他的聲音異常的沉穩,“各位,在攀登牆壁上的環形樓梯之前,我認爲,我們應該先原地休息一段時間!”

聽了大熊的話之後,衆人齊齊點頭,表示贊同,只不過,大家選擇贊同大熊提議的目的,似乎並不只有休息那麼簡單,包括提出建議的大熊,似乎也不是真正的爲了休息……

的確,我們在水底世界中的體力消耗實在是太過巨大,我們需要獲得充足的休息時間,然後才能進行攀登行動,當然,包括我在內,我們所有人除了休息之外,也可以在這裏多等一段時間,等一等胡墨和賙濟……

雖然我知道,我們未必會等到胡墨和賙濟的出現,但是,在我,在我們每個人的心中,都還是期盼着能夠發生奇蹟的!

而這,也是大熊提出原地休息的意見之後,所有人都沒有反對的根本原因,我們,想等一等我們的夥伴!

“難道我們能找到這麼一處安全而且平靜的場所,各位,先好好休息一下吧!”言罷,我便自顧自的走到了石壁下,讓身體倚靠在石壁上,閉目養神了起來。

“你們先休息吧! 盛世女侯 七夜寵婚:神祕老公欺上身 我來負責警戒!”張銘的聲音傳進了我的耳中,“大家把身上的裝備都交出來,我統計一下,看看我們還有多少存貨!”

張銘的聲音剛剛落地,我便聽到了一陣悉索的聲音傳來,不過,我並沒有睜開雙眼,因爲,一提到整理裝備這件事,我就會情不自禁的想到賙濟,之前,這種事一直都是賙濟在做,而如今,卻變成了張銘……

我暗暗的嘆了一口氣,有些心煩的翻了個身。

沒多久,我的耳邊便沒了聲響,只有衆人起伏不定的呼吸聲……經歷了無數次不斷在生死邊緣徘徊的拼命之後,大家也都累了,我想,大家應該是不約而同的各自找好了地方,開始休息了。

不知不覺中,我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我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反正,我最後是被張銘硬生生搖醒的!

“風小子,醒醒!”

我纔剛睜開雙眼,張銘那張臉便映入了我的眼瞳之中,而且還是近距離的無限放大!

多虧我和張銘很熟,如果換個人用這種近距離無限放大的方式叫醒我,估計睡意朦朧的我,第一反應可能就是出手攻擊,因爲,還處在淺眠狀態,大腦皮層尚未恢復的我,應該不會認得其他人……

“銘叔,叫人不用離的這麼近吧?”我沒好氣的瞪了張銘一眼,大腦微微有些發沉的從地上坐了起來。

“先吃點東西,填飽肚子!”張銘一邊說着,一邊遞給了我一包壓縮餅乾,“大家休息的都差不多了,吃完壓縮餅乾,我們就準備出發了!”

我接過了張銘遞過來的壓縮餅乾,下意識的環視起了四周,除了我和張銘之外,整個山洞,依舊只有李靈兒,大熊和石毅三人,賙濟和胡墨,依舊沒有出現……

見到此景,我的心不免有些失落,最終,我們還是沒能等到胡墨和賙濟的出現嗎?

我暗暗的嘆了一口氣,將手中的壓縮餅乾丟到了嘴裏,如同嚼蠟一般,食之無味。 與我熟悉無比的張銘好像聽見了我的嘆息之聲,當即,張銘便伸出了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輕聲言道:“風小子,胡墨和賙濟,估計是回不來了,就算是爲了他們,我們也要完成來這裏的使命,懂嗎?”

我擡起了頭,深深的看了張銘一眼,然後重重的點了點頭。

我狼吞虎嚥般的將手中的幾塊壓縮餅乾吞進了肚子裏,旋即便含糊不清的向張銘問道:“銘叔,我們身上還有多少能用得上的裝備?”

“還有三支火摺子,雖然被浸透了,但我已經將火摺子曬乾了,可以繼續使用……至於其他的裝備,全都裝在賙濟揹着的登山包裏,包括鷹爪勾,工兵鏟,手榴彈,以及槍械彈藥,和一些藥品……”

“也就是說,我們現在什麼裝備都沒有了?”對於張銘所說的話,我並沒有感到意外,因爲我們的裝備向來都是賙濟揹着,賙濟不在了,那裝備自然也就沒了!

而且,當時在水底世界中的境況實在是太過危險了,賙濟根本就沒有轉交裝備的時間,畢竟他的雙手還握着AK47,根本就沒辦法從身上將登山包卸下來,然後再交給我,況且,他也沒那個時間,因爲在當時的那種情況下,那羣窮兇極惡的海猴子隨時都有可能一擁而上,將我們淹沒!

“也不能說是什麼都沒有,我們大家身上不是都有應急的腰包嗎?一些私人物品和小部分壓縮餅乾,還是保留了下來,除此之外,便只有三支狼眼手電還能繼續使用了。”張銘無奈的朝着我攤了攤手,說道:“我把大家身上攜帶的壓縮餅乾重新整理了一番,然後平均分配給了大家,只有你腰包裏的東西我沒動,看你睡的太沉,沒忍心叫你……”

對!

我們還有隨身攜帶的腰包!

一想到這裏,我立刻下意識的摸向了腰間,我的腰包還在!

多虧了當初賙濟讓我們隨身攜帶一些乾糧和貼身物品,否則的話,我們現在可真就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了!

且不說那些彈藥和醫療藥品,單說食物,如果我們的腰包裏沒有事先存放一些壓縮餅乾,恐怕,用不了多久,我們就會被活活的餓死!

“我身上的壓縮餅乾還有不少,食物方面不用擔心,至於其他……”我一邊說着,一邊環視了一圈衆人,當我發現大家的目光都情不自禁的跳轉到我的身上之時,我也只能硬着頭皮,爲大家加油打氣,“我想,我們應該不需要其他裝備了,根據我的猜測,真正的祖乙大墓,應該已經近在眼前了……從離開墓殿,再到我們經過水底世界進入這裏,這段距離,應該差不多快要到達那座孤山了……”

說到這裏,我突然停了下來,然後一擡手,順着石壁上的環形樓梯一直指,直到我指向環形樓梯的盡頭,已經開始變暗的陽光投射口,朗聲道:“也許,當我們真正的走到陽光之下的時候,我們,便已經到達那座孤山了,而真正的祖乙大墓,距離我們,應該也只有咫尺之遙了!”

我說的這番話,三分真,七分假,我主要的目的是想讓大家那顆壓抑的心,重新跳動起來,讓大家消沉的士氣,再次高漲起來! 果不其然,聽了我的這番話之後,衆人的表情也都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如果說,之前大家的臉上流露出的是死氣沉沉的情緒,那麼此刻,衆人臉上的沉沉死氣,已經開始變淡了,取而代之的,是生機!

張銘看了看已經興奮起來的衆人,又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最後,他不經意的從我身邊路走過,用極低的聲音對我說道:“風小子,我們的水就快要用光了,現在,每個人的身上最多隻有三百毫升左右!”

水!

其實從某些方面來說,水要比食物還要重要!

我們沒有食物,可以撐上幾天,可是,一旦我們沒有了飲用水,在這極其惡劣的祖乙大墓中,我們很難撐過三天,甚至是……兩天!

一想到這裏,我便下意識的將目光凝聚在了洞穴中的水潭之上,轉瞬間,我便打消了去水潭取水的念頭,因爲之前在水底世界中,我就喝過幾口潭底的水,那水並不是可以飲用的水,而是夾雜着一絲苦澀和腥鹹的水!

可是,如果不從潭底取水的話,我們每個人身上的那點水,就相當於一罐普通的可樂,甚至還要更少一些……這點水,又能支撐着我們走到哪裏呢?

當然,我並沒有把水的問題挑明瞭說,因爲我不想讓大家剛剛燃起的希望,轉眼間就破滅!

我暗暗的嘆了一口氣,旋即扭頭對衆人說道:“大家休息的差不多了吧?”

我的話音剛落,石毅便站了出來,鬥志昂揚的說道:“俺們已經準備好了!”

我笑着看了石毅一眼,忽的,我擡手指向了洞穴四周的牆壁上,距離地面最近的那一級石階,低喝一聲道:“那我們就開始吧,沿着石階,走到盡頭,看看陽光的另一邊,究竟是什麼!”

言罷,我第一個邁出了步子,走到了圓形洞穴的最邊緣,在土壤與潭水接壤的位置,停下了腳步。

那距離地面最接近的一級石階,距離地面只有五、六十釐米左右的高度,對於我們來說,想要踩上這級石階,其實很簡單,可關鍵是,這些圍繞在牆壁上的石階,實在是太過狹窄了,長度只有大概二十釐米,寬度更是隻有十釐米左右,一隻腳踩上去倒是沒什麼,可如果想要兩隻腳踩上去,那幾乎是不可能的,因爲石階根本就沒那麼大的空間!

而且,環繞在牆壁上的石階,每一級石階之間的距離,都接近一米左右,有些地方的距離甚至接近一米五,而且還是那種好像旋轉樓梯似的,呈各種角度,不斷的向上盤旋,想要踩着石階前進,那就需要雙腿不斷交叉發力的向上跳……

既然要跳着前進,那我們就不得不面對另外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這石階是牆壁突出來的一部分,就像是人臉上的鼻子,並沒有任何的支撐點,所以,石階的承重,也是一個大問題!

如果某一級石階承受不住某人的重量和跳躍的力量,突然斷裂,那麼,牆壁上的旋轉樓梯就會斷開,形成一處跨度達到兩米甚至是三米的真空地帶!

,既要保持平衡,又要單腿發力的向上跳,在這種情況下,想要一下子向斜上方跳出兩、三米的距離,真的不太現實,更何況,跳躍力越大,下墜力也就越大,到時候,恐怕下一級石階,也會被沉重的下墜力壓斷!

也就是說,我們必須要在保證石階不斷裂的前提下,踩着每一級石階,貼着牆壁,不斷的向斜上方跳躍,甚至一刻也不能停歇,否則的話,會影響下一次的發力跳躍,導致前進中斷!

看來,想要踏着牆壁上的石階,走到洞穴上方陽光傳來的方向,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衆人見我站在第一級石階之前發呆,好像也想到了其中的奧祕,一個個皆是閉口不言,彷彿在思索該如何通過石階…… 沉默,籠罩着整個洞穴。

我站在第一級石階之前,順着石階蔓延的環形軌跡向上望去,我的目光環繞了牆壁一週之後,最終定格在了山洞的頂端……

在洞穴的圓形弧頂上,也有石階,只不過,那些石階已經產生了傾斜,如果人踩上去,身體也會隨着傾斜,一旦喪失了平衡,踩在傾斜石階上的人就會從圓形弧頂上掉落下來,進而落到地上或是水潭中,導致前功盡棄!

這裏,其實才是整個攀登過程中,最重要,也是最艱難的一個環節,尤其是最接近那光明灑落洞穴的位置,石階與弧頂幾乎呈九十度角,如果人踩在上面,差不多就相當於身體同地平線平行……對,就是人躺在上的那種角度,只不過,人在那時候,是懸空的!

盯着山洞弧頂的最後幾級石階,我的心中不由的暗歎了一聲……

我們這一路走來,經歷了無數艱險和磨難,生死瞬間已經不知道發生過多少次了,可是,每當我們闖過一關,來到下一關之後,我們就會發現,上一關的難度,根本就不算什麼,就彷彿,越向前,難度就越大,真不知道真正的祖乙大墓之中,又會隱藏着什麼樣的詭異危局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