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沒錯,這裡好吃的好玩的都有,就是沒有劍?這不可能吧,夜南柯的手應該也有不少好劍吧?


還是說,她用的武器不是劍么?

這個時候,在上面等待的著急的水鬼左跳右跳,沖裡面大喊道,「你好了沒有?還有,我主人留下來的那些劍可都是最好的,還有一個曠古奇劍,那個是最值錢的,你千萬不要忘記拿了呀,就連我主人平時都捨不得用……」

水鬼的話,讓夜冰依疑惑的眨了眨眼,難道她瞎了不成?這底下根本沒有一把劍,而水鬼卻說有很多?

「哪裡有啊?」夜冰依說著,突然,腳下踢到一個鐵綉斑斑的傢伙,它躺在眾多亮晶晶的晶石當中,很是引人注目。 原來白雪是被魯三廿訓練過的,怪不得對那些邪祟根本不害怕。

住院住了的兩個星期,距離開學還有一個星期,我纔出院,出院後,第一時間就是跑去吃一餐大的,結果在餐廳囫圇吞棗的吃東西時。

在餐廳外面走來一警察,穿着一身警服,進來後左右瞄了一眼,我仔細一看,那不是白雪嗎?

立馬招了招手喊道:“喂,在這呢!”

白雪看向我這邊,微笑的走過來,站在我的面前說道:“不是說好的在醫院等着我嗎?”

“靠!在醫院吃膩了,來,我請你吃,坐吧。”我笑道。

“張孽,你涉嫌非法走私,現在我要逮捕你!”白雪把我的手給抓起來,我正要反抗時,手銬已經拷在我的手腕上。

“什麼情況?”我叼着一根牙籤問道。

“跟我去一趟警局。”白雪嚴肅的說道。

“去警局?”我怒道:“我非法走私了?你別冤枉我行不,我住了三個星期的院,出院之後還要被你捉去警局?”

“跟我走,別逼我動手。”白雪用她那一米六八的身高擡起頭看着我嚴厲的說道。

我和白雪的爭吵,引來了餐廳所有人的圍觀,那些人拿起手機來開始錄像拍照,真以爲我是罪犯。

“神經病!”我罵道:“給我解開,別以爲你是警察我就怕……”

還沒說出最後一個字,白雪一拳對着我的肚子打了過去。

“啊!”我捂着肚子痛喊着,倒在地上哎呦哎呦的叫着。

“走!”白雪把我給拎起來,往餐廳外面走去。

都市護花保鏢 上了警車後,白雪把我丟在後排,然後鎖緊車門,開着警車往不知名的方向跑去。

“你大爺的!”我艱難的罵道:“我就知道你不是警察,你一定是吳濤的手下,是要殺我滅口吧?來啊!”

“閉嘴!”白雪罵道我。

“死在一個女人手上,真特麼的沒用。”我罵道自己。

白雪沒有回我話,我看着她看往的方向,好像真是去市公安局的方向。

白雪開着警車來抓我,該不會真的逮捕我了吧?

半小時後,警車開進了一地方,我看着那威嚴的三個字,頓時發慌了!

何日請長纓 “公安局”

“下來!”白雪把我給拉下來,然後解開手銬,我看着公安局,問道:“這裏是市公安局?”

“嗯。”白雪回答道。

我愣了三秒,大喊道:“大姐我沒犯法啊,別抓我,給次機會行不。我沒犯法,我沒走私。我還沒有女朋友,我還是處男啊!”

“閉!嘴!”白雪把我推進公安局裏,我走進公安局後,看着那些正在辦公的警察,一個個看着我,愣是把我看得心慌。

走上二樓後,白雪把我推進一個辦公司,接着關上了辦公室的門。

“你想幹嘛?”我護住自己的胸口問道。

“我告訴你!”白雪指着我說道:“剛剛在餐廳你差點就被人殺了。”

“誰殺我?”我問道:“難不成你要殺我啊?”

“那天晚上,你那叔叔黃山明跟隨着吳濤去看所謂的祖墳風水,結果局長派了一批特警去圍攻吳濤,吳濤的幾十名手下被抓了,但是吳濤逃跑了。”白雪說道。

“他逃跑就跑唄,你們的事情管我屁事!”我坐在轉椅上無奈道。

“剛剛在餐廳,你旁邊桌子就是吳濤,要是鬧起來,餐廳裏傷及到其他人!”白雪說道:“所以我只好出此下策,把你給抓來。”

“那你爲什麼不出手?”我問道。

“吳濤本身就是一個狡詐的人,如果我當初要拘捕他,他肯定會拿旁邊的人做人質,到時候的後果你想得到。”白雪回答我說道。

“你來的時候不會叫人幫忙逮捕他嗎?”我站起來問道。

“我要是知道他在那裏,早就叫人逮捕他了。”白雪白了我一眼,繼續說道:“我去找你,碰巧看見他在餐廳裏坐着,而且一直盯着你看,看來他跟着你很久了。”

“臥槽,那你們警方得保護我。”我緊張的說道。

“吳濤現在在逃難中,不過被我們警方鎖定了他的位置,當時我要拿的證據被他老婆銷燬了,現在沒有證據,完全抓不到人。”白雪嘆氣道。

“他老婆……柳芸怎樣了?”我問道。

“柳芸死了,但是……”白雪看着窗外停止了說話。

“但是什麼?”我問道。

“我們警方進去搜查屍體的時候,跟着吳濤混的小弟全都被毒蠱給咬死。而且江驢的屍體也不見蹤影。”白雪說道。

“怕什麼,他都被毒蠱咬過,註定會死的。”我笑道。

正說着,白雪的手機響了起來,接通手機後,白雪對我說道:“跟我去見局長。”

“局長?”我自言自語道。

出去這辦公室後,走去轉角處另一個辦公室,推開門後,辦公室裏坐着兩個人,一個是公安局局長龍建雲。

另一個跟龍建雲長得很像,一個年輕的小夥兒。

“小孽,認識一下。”龍建雲站起來說道:“你和白雪應該認識了吧,這位是我兒子,龍英鵬。”

“你好,鵬少。”我上前握手道。

“別叫鵬少這麼高雅的稱呼,叫我小龍就行了,我還得叫你孽哥呢。”龍英鵬笑道。

雙喜盈門 “以後大家再熟悉吧。”龍建雲笑道:“小孽啊,這次的事情,讓你的手臂受苦了!”

“沒事,不就是中槍而已,以後我長大後,還想着去當兵。”我笑道。

“就等你這句話!”龍建雲拍着我的肩膀說道:“畢業後,你來我警局工作吧。”

我的英雄學院之我的人生 “啥?”我驚訝道:“我來?”

“不行嗎?”龍建雲問道我。

“這真的不行,您看我要身材沒身材,和歹徒打鬥被人一拳幹翻,我沒有白雪那樣的天才本領,別笑話我了,龍局。”我駁回道。

“你以後再考慮吧。”龍建雲說道:“我先出去辦事,英鵬你和張孽聊一聊吧。”

龍建雲走出辦公室後,龍英鵬對我說道:“孽哥,等你畢業後,我們就是同事了。”

“哥們,你說啥?”我皺眉道:“我畢業後不當警察,我只想安安靜的過日子。”

“沒事,你以後可能會答應的。”龍英鵬說道:“最近國家在建立一個祕密組織,以後肯定會用到你。”

“什麼組織?”我問道:“天下這麼大,我一個神棍,用不着吧?飛虎隊的比我厲害幾百倍。”

“要的就是神棍!”龍英鵬笑道。

“你彷彿在故意逗我笑!”我嘴角上揚笑道。 「什麼?怎麼可能沒有呢?」

水鬼急了,也跳下來看,誰知它的屁股下來,它的葉子卻還留在上面,頓時被卡在那裡。

更加滑稽不已。

「那把劍我主人帶著它,決戰天下,整了那麼多英雄,不可能沒有,我去看看。」可是她左扭,右扭,卻都掉不下去。

說道,「哎呀呀,我老人家走不動了,你趕緊過來幫我一把。」

它不是自己下不來,只是用力大的話,它害怕這個地方會塌方,那麼就會毀了它主人打造的心血了,它不忍心。

夜冰依勾唇邪惡一笑,隨即飛起一腳,直接朝著它屁股踹了上去。

接著,水鬼便飛向了天空,然後又落在了地上。

「終於算是進來了!你這個臭丫頭居然敢這麼對我。」水鬼被狠狠的摔在地上,四仰八叉。

夜冰依笑得前仰后翻,這隻水鬼一定是來搞笑的。

夜冰依連忙上前把她給攙扶起來,「前輩你沒事吧?摔壞了可怎麼行啊,這麼大年紀了。」

水鬼沒好氣的瞪著她,摔壞了都怪誰,還不都是她乾的好事?

「行了行了,你都找過了么?確定那些東西裡面沒有劍嗎?」

夜冰依確認的點點頭,「這裡根本沒有什麼劍呀,除了這一把鐵鏽斑斑的,我想肯定也不是你說的那一個吧。」

一聽到鐵鏽斑斑,水鬼連看都不看,著急的直轉圈,「完了完了,一定是有賊進來,盜走了,這可怎麼辦呢?我主人最喜歡的就是那把劍,可是就這麼丟了,主人,我對不起你呀。」

水鬼趴在地上,像個孩子一樣哭得直捶地。

看到這一幕,夜冰依的心中也不好受,它的主人已經不在了,交給它的事情,它也沒有保護好,它的心中一定很難受,她想著,上去安慰它,「你就不要再傷心了,你又不是故意的,就算丟了,你的主人也不會怪你的。」

聽到夜冰依的話,水鬼更加傷心難過了,眼淚啪啪的流。

夜冰依也無奈的嘆了口氣,突然眼睛一亮說道,「這不對,也不合常理,如果有人來了,他不可能只拿這一把劍,這裡有這麼多的東西,他好像都沒有動過。

還有,那麼多的劍,為什麼就剩這一把呢?就算有人偷走,也不該只留下來這一把吧?」

夜冰依的話,讓水鬼逐漸停止了哭泣,一人一鬼立即朝著這一把鐵鏽斑斑的劍看了過來。

似乎察覺到了她們的虎視眈眈,這把鐵鏽斑斑的劍,突然一陣抖動,,然後居然嗖的一下跑了。

夜冰依一驚,她覺得這把劍肯定擁有自己的劍靈,絕不簡單。

「快點追,千萬不能讓它跑了。」水鬼大叫一聲。

聽到它的話,那劍跑得更快了,這下,夜冰依確定它絕對是有一個劍靈的劍。

不然它怎麼可能聽得懂她們的話?這簡直是太神奇了。

「不要吵,一定是你這傢伙乾的,還我主人的劍來!」水鬼嗖的一下飛了出去,「哪裡跑!」

夜冰依也飛快的追了出去,並且還讓自己的夥伴們一起出動。 她的一聲令下,頓時漫天黃土飛揚,好像打仗似的,噼里啪啦,轟轟烈烈!

有狼聲震天響,有龍影翱翔天際,還有鳳凰的啼叫聲,再加上水鬼這個高手,還有夜冰依,她們飛快的追上它。

但是這把劍,它好像很有靈性,並且很是敏感,她們居然一時間捉不到它?

在夜冰依每一次快要接近這把劍的時候,它都能靈活的逃跑。

這簡直太神奇了。

夜冰依的心中很是驚奇,但是也越挫越勇。

心中更是想要抓住它。

如果她能夠得到這把劍,相信肯定會是她的一個好助手。

夜冰依眯起眼睛,更加興緻勃勃的去追它,並叫道:「小羽快出來幫忙。」

夜冰依沒有叫白哥,她一般只有在緊要關頭才會請白哥這座大神,普通的情況下,她自然能請誰就請。

「要不要我也來幫忙呀?」小鳳凰從密室探出腦袋問夜冰依,它還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

「不用了小鳳凰,你先照顧好小凰兒還有她的哥哥就行了。」夜冰依說道,這把劍對她來說重要,但是她兒子和女兒的安危更加重要。

「哦,好的。」聽到夜冰依的吩咐,小鳳凰就立即回去回到了小凰兒兄妹的身邊。

「小羽,用火燒它。」夜冰依又轉過頭來對著雪羽吩咐。

「好勒!」關鍵時刻,雪羽這小東西還是很有用的,尤其是覺醒了它的本源之後,它釋放出一道炙熱的烈火便直接籠罩著這把劍。

然後在雪羽每一次釋放火,火焰每一次都能準確無誤的攻擊到它,在這種猛烈的攻勢下,就連這把劍也不是雪羽的對手。

「跑呀,跑呀,略略略!反正你肯定是打不過我的。」雪羽興奮得哈哈大笑,一條火焰又朝著那劍撲過去。

它的劍身發出了一道巨大的光芒,原本還在瘋狂追著它的水鬼,趕緊退後,這棵樹算是它的衣服,把樹給燒沒了,它就沒臉見人了。

可是下一刻,水鬼還有夜冰依都紛紛愣在了原地,看著前方,目瞪口呆。

因為她們發現,這劍到底是什麼鬼?它居然可以頂著神級的火焰。雪羽的火焰噴出來,遇到東西就會燃燒,就連晶石東西也不能例外。

雪羽噴中了它居然好幾次都沒用,「小羽,讓開。」夜冰依冷哼一聲,她就還不信治不了它了,隨後她說道:「飛霜大法!」

聽到夜冰依開始放大招了,雪羽嚇得趕緊退到一旁。

接著,那滿天的飛霜開始凝聚在一起,啪啦,啪啦,直接冰封在了半空當中。

夜冰依這才敢喘息一下,這一次因為要對付這劍,她也使出了全力,把她給累的不輕。

因為她知道,這劍肯定是一個神兵,如果不出全力,肯定治不了它。

然後,她快步走到跟前,指著被冰封的劍說道,「我猜那些劍是不是都被你給吃了?你是一個已經修鍊成劍靈的神劍,所以才會有自己的思想,去吞噬別的。」

說著,夜冰依用手敲了敲凍得結結實實的冰塊。 “其實國家早就在前幾年有兩個祕密組織,只是因爲某種事情,兩個組織的人員都遇難了,於是便取消。”龍英鵬笑道。

“等我讀完大學再考慮吧,至於什麼組織,我到時候會考慮的。”我回答道:“沒事的話,我先走了。”

“張孽,站住!”白雪喊住我。

“咋了?大姐?”我問道。

“就問你一句,你到底進不進這個國家建立的祕密組織!”白雪嚴肅的問道。

“我不進,你能拿我怎麼樣?”我打開門立馬衝出了警局。

當我跑下一樓的時候,十幾個武警站在門口把我給包圍住,我苦笑道:“各位同志,讓下路可以不?”

“張孽!”身後傳來白雪的聲音:“你要是不進,今天就別想出公安局這個門。”

“我說你們警察做事還強迫人的。”我轉身苦悶道:“你得給我一個行得通的理由,我才能進這組織,你無緣無故讓我一個神棍進入這個神祕組織,我不服氣!”

“要理由是吧。”白雪走過來,與我四目相對,我紅着臉問道:“看着我……幹嘛?”

夫人她又美又壞 “你可是看過我身體的人,按照古代規矩,我和你已經是夫妻了!”白雪在我耳邊小聲的說道。

我愣了幾秒,看着眼前這個警花,有點錯愕。我那頭剛拋下王心怡,現在來了一個白雪,而且白雪還親自來跟我說,我和她是夫妻。

“不行!”我一口回絕道:“我和你不能做夫妻,普通朋友是可以的。”

“誰稀罕和你做夫妻,你佔我便宜,現在我讓你答應我一個請求,這都不行嗎?”白雪看着我的眼睛問道。

被白雪這麼四目相對,我心虛了,在別墅的時候,我是無意看到白雪的身體,如今白雪有請求,我不答應好像有點過意不去。

“現在進?”我淡淡的說道。

“你答應了?”白雪笑道。

“嗯。”我點點頭道。

“給你一年時間再玩玩吧,大學畢業後來局裏報道,龍局會安排你的。”白雪開心的說道。

“你不用上學的嗎?”我問道。

“雪姐和我是一間大學。”龍英鵬走上前笑道。

“行,沒事我就先走了,我很累的知道不?”我招招手後,擋在我面前的武警讓開一條路,剛踏出公安局的大門一步時。

身後的白雪後喊住我:“喂!”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