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沒想到這時候,張小凡也爬上了車,第一時間啓動了噴火裝置,火焰從尾部射出,後面的兩輛車瞬間化成了灰燼,幾人慘叫着全部變成了一堆飛灰。


做完這一切之後,張小凡才攤在車上休息,艱難說道:“這特麼的險,差一點就死在這裏了。”

剛纔的戰鬥中,好在後面那個男的槍法不是很準,否則,在如此密集的機關槍之中,張小凡自認爲是怎麼也逃不了的。

隨即發動了汽車,看了看車內的能量,由於兩次發動烈火裝置,車內的能量只剩下三分之一了,待會還要開那麼長時間的車,張小凡覺得有必要去加點油去。

只可惜,行駛了很長一段路,兩旁都是荒無人煙,路途中間倒是有很多被毀滅的車輛,看來都是在半路的時候被其他車手摧毀的。

“這條路你來過嗎?”張小凡看了一眼車內能量顯示問道。

麥當娜迴應說道:“以前巡邏過,前面會有一條大路,只要前往那裏走,車子速度還能加快,不過兩邊人煙很少。”

張小凡皺起了眉頭,說道:“現在前面也不知道有多少車輛已經領先我們了,看來要加快速度了。”

說着,車內的能量已經處於低谷了,而到現在,兩邊也沒有找到什麼人,沒辦法之下,張小凡只能啓動靈石引擎,車速勻速行駛着,很快行駛到了一個岔口,這個岔口有兩個牌子,一個上面寫着:斯坦利小鎮。另一個寫着:黑山精神病院。

麥當娜說道:“走斯坦利小鎮吧,另一處黑山精神病院是不通的。”

張小凡聽了,沉吟了一下,隨即點點頭,開車朝着斯坦利小鎮行駛而去。

越往裏面走,令張小凡無奈的是,這裏的路越來越窄,終於在一處精神病院門口停了下來,門口的廣告招牌寫着:黑山精神病院。

張小凡皺眉道:“這裏是精神病院,我們路走錯了。”

雖然說,一路走來車內早就安裝了地圖,但是這種地圖很粗糙,以至於看的時候有些模糊不清。

“我記得你說過,來過這裏,爲什麼路弄錯。”張小凡冷聲問道。

麥當娜沉默不語,眼神一直盯着黑山精神病院,似乎是在想着什麼。

看的這,張小凡知道,麥當娜一定有什麼事情瞞着自己,他冷哼一聲,車子急速向後退去,不過這時候,麥當娜眼角突然流着眼淚,不知什麼時候,她的手上抓起一支鉛筆,橫在自己的脖子上,說道:“停車。”

“滋……”

車子因爲快速剎車,發出了尖銳的聲音,張小凡臉色很難看的說道:“麥當娜,你什麼意思?”

“我實話實說吧,我確實是警察,不過我過來這裏不是爲了查找這裏什麼死亡公路賽,而是爲了尋找我的妹妹,我的妹妹在學校裏被人帶了出來,後來從馬路監控顯示,她來到了這裏,黑山精神病院,至於那兩塊公路牌子,我估計應該是前面的車子將牌子換了位置。”

聞言,張小凡非常驚訝,說道:“原來如此,你是爲了尋找你妹妹纔過來的,但是我現在是在比賽,你知道如果要尋找你妹妹的話,會浪費多少時間嗎?”

“我不管。”麥當娜將筆橫在脖子上,咬牙說道:“主持人說過了,我們現在是一根繩子上的螞蚱,我若是死了,你也會死,所以你若是不救我妹妹的話,我就死給你看。”

張小凡臉色刷的冷了下來,心中暗道晦氣,自己居然找了這麼一個副手上車,真是麻煩。

看到張小凡臉色難看,麥當娜連忙說道:“求求你了,我答應你,只要找到我妹妹,我一定會安心和你比賽完,我對這裏的路況很熟悉的,好嗎?”

張小凡算了一下,此次比賽有着一個月的時間,雖然說世間上充裕很多,但是前面的人必定也會遭遇很多麻煩,所以不會有很多人跑的很快,想到這裏,張小凡說道:“好,我陪你救你的妹妹,但是救了人之後,你必須什麼都聽我的,否則的話,比賽完畢,我會讓你死的很慘。”

聽了張小凡的話,麥當娜只感覺身邊有着一大片的涼意,她情不自禁的點點頭,說道:“謝謝你了。”

張小凡將車子停好,下了車,和麥當娜步入醫院。

此時已經下午三點多了,天色漸黑,而這家規模不大的醫院內部裏面卻是黑乎乎一片,似乎並沒有多少人在裏面。

張小凡皺眉道:“這家精神病院難道已經廢棄了?”

麥當娜很不理解的說道:“不可能,資料顯示,這家醫院還開着,也許這裏的工作人員都忙去了呢?”

張小凡無語的搖搖頭,隨即喊道:“有人嗎?有人嗎?”

“咔嚓咔嚓。”

“嗯,好吃,好吃……”

前臺處,一個穿着護士服的肥胖女人趴在桌子上啃着一塊糖果,絲毫沒有理睬張小凡和麥當娜。

兩人對視了一眼,均都是看出了對方眼中的疑惑,張小凡深吸一口氣,走了過去,頓時眉頭一皺。

只見這個肥胖的金髮肥牛吃的滿口都是食物殘渣,但是渾然不覺,不停地咀嚼着嘴裏的食物,而在地上,已經落滿了這種食物的包裝袋。

不得不說,走過來的瞬間,張小凡就聞到了一股很好聞的味道,正是這個糖果上面傳來的,張小凡驚訝的說道:“有沒有搞錯,爲了這個糖果,這個人吃了這麼多?”

麥當娜卻是沒管那麼多,走過去拍拍桌子,喊道:“你好,請問有沒有見過麥莉,就是二十歲左右,棕色頭髮的女孩子,她一個禮拜前入住你們這裏了,名字叫麥莉。” 原本張小凡以爲,這個胖女人看起來瘋瘋癲癲的樣子,一定不會迴應什麼,沒想到,她突然擡起頭,露出滿口的大黑牙說道:“好吃,你們有糖果嗎?不給糖我就不說。”

張小凡說道:“都多大歲數了,還吃這個東西,另外,你是這裏的職工,請你負責任一點好嗎?”

胖女人還是說道:“不給糖就搗亂!”

這時候,她手中的糖果已經吃完了,她扔掉糖果,開始找了起來,“嗯,糖果呢,我要吃,好吃,我要吃啊……”

麥當娜顯然被耗盡了耐心,衝上去拉着胖女人的衣襟,隨即拿出了自己的警官證,說道:“我是警察,現在要求你配合調查!”

“不給糖就搗亂,不給糖就搗亂!”

胖女人突然面露猙獰之色,趴到前臺要打麥當娜,張小凡連忙上去阻攔,但是這個胖女人力氣很大,直接壓在了張小凡身上,頓時感覺到背脊被什麼咯了一下,疼的張小凡齜牙咧嘴。

胖女人不斷打着張小凡,張小凡無奈伸手在背脊摸了一下,沒想到居然是一塊糖果,這時候麥當娜已經將胖女人拉了起來,憤怒說道:“你這是襲警,小心我開槍。”

其實根本沒槍,只不過是嚇唬這個胖女人罷了,沒想到她根本就不怕,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張小凡手中的糖果,流着口水說道:“糖果,我要吃糖果,你能給我吃嗎?”

張小凡看了一眼手中的糖果,於是說道:“這東西這麼要吃?”

胖女人點點頭,口水居然流了一地。

“那好,我問你,剛剛和你說的麥莉,你聽說過沒有?”張小凡問道。

女子搖頭晃腦想了想,憨笑道:“見過,她在樓上。”

“樓上哪裏?”張小凡沉聲問道。

“我也不知道,我要吃糖果。”女子一把撲了過去,搶到糖果吃了起來。

“我們去樓上吧。”麥當娜迫不及待的直接上樓去了,張小凡追了上去。

上樓的過程中,這兩旁居然都是穿着病服的病人在吃着糖果,地上也全都是糖果的包裝袋,不少病人貪婪着咀嚼着糖果,就猶如在吃什麼最美妙的食物一般,還有幾個病房的病人居然爲了一顆糖果大打出手,舉着椅子互相砸着。

對於這些,張小凡雖然很是怪異,但是並沒有多想,在他看來,這種精神病院本身就是屬於一種很怪異的場所,這些病人會變成這樣也屬於正常,也許他們真的很喜歡這種糖果也說不定。

終於來到了二樓處,兩旁都是陰森森的病房,裏面傳來病人們的呻吟聲,顯然極爲壓抑。

由於這二樓是有左右兩個走道的,麥當娜說道:“張小凡,爲了節約時間,我們分開尋找我妹妹吧,我妹妹叫麥莉,這是她照片。”

說着,她將一張照片遞了過來,張小凡看了一眼,發現和麥當娜長得有幾分像,都是大鼻子大眼睛,屬於那種性感類型的女孩子。

張小凡點頭說道:“那好,但是你得保證,一有什麼危險馬上通知我,另外不要離開這裏的房子。”

“好的。”

張小凡隨即遞給她一把匕首防身,而張小凡向左邊走去。

一路上,到處都是拍打着門的病人,不少人嘶吼道:“我要吃糖果,我要吃糖果。”

“這地方一定有問題。”張小凡心頭暗罵。

突然他看向一個病房內,只見一個穿着白大褂的一聲被綁在牀上,兩個病人在他身上胡亂摸索,突然一個人抓起一個針筒,狠狠紮了下去。

張小凡搖搖頭,這個精神病院似乎出現問題了。

再往前走,病人越來越多,不少病人在吃糖果的同時,眼珠子直勾勾的看着張小凡,看他們的眼神,很明顯的一直提防着張小凡,似乎在防止張小凡做什麼事情。

好在張小凡深知,對付這些精神病人,不能一直看他們的眼睛,否則就有種挑釁的味道在裏面。

張小凡搖搖頭,繼續向前走去,這時候,他才猛然發現,前面有一個大廳,裏面很空曠,門被牢牢鎖住。

很明顯,鎖是從內部鎖的,也就是說,這裏面有人,而且是有些智商的人才會做出鎖門這種舉動,目的是把病人們隔離在外面。

門雖然鎖了,對於病人來說,絕對打不開了,但是對張小凡來說,還是很簡單的,因爲門上面居然插着鎖,也就是說,病人不知道怎麼打開,但是他能。

張小凡第一時間扭開了鎖,身子閃身而入,隨後再次關閉。

這個大廳似乎是食堂,裏面雜亂無比,桌子椅子都已經摔倒在地,偌大的地方沒有一個人影,屋內的燈光也是一閃一閃,氣氛詭異無比。

張小凡找了幾圈,突然被幾個櫃子吸引了過去,要說這裏唯一能夠藏人的地方,就要屬於這裏了。

他小心翼翼的走過去,猛地拉開門,一個矮個黑髮的外國妹子驚恐的看着張小凡,驚叫道:“不要打我,不要啊……”

這個女孩子穿着護士服,很明顯是這裏的員工,張小凡連忙說道:“不要緊張,我是來到這裏找人來的,請問你是這裏的員工嗎?”

妹子發現張小凡是個亞洲人,她狐疑的點點頭,說道:“這裏被精神病人佔領了,我們這些醫生和護士都被這些精神病人綁架,求求你救我出去吧,我不想被那些精神病人殺死,他們實在是太恐怖了。”

聽着這個護士的話,張小凡心頭一沉,說道:“怎麼會突然發生這種事情的,你能說說嘛?”

護士沉重的點點頭,說道:“一切起因都是這個糖果,這個糖果是用巧克力和奶油製成,那天,送貨車把糖果送了過來,我們一一發給了病人吃,病人吃了之後,就開始還要吃,原本一些症狀不是很嚴重的病人,爲了得到糖果開始襲擊醫生,最後病人們開始發動暴亂,好幾個醫生都被病人們殺死了,我爲了躲避被殺,最後躲在了這裏,求求你救我出去吧,那些病人太恐怖了,爲了糖果,他們是真的會殺人的。” 看着苦苦哀求的護士,張小凡眉頭一皺,沉聲道:“這個女人你見過沒有?”

張小凡拿出照片,給護士一看,這個護士點點頭說道:“嗯,好像有點面熟,以前應該是這裏的病人。”

“你知道她在哪裏嗎?”張小凡好奇的追問道。

護士搖搖頭,說道:“這裏已經亂了好幾天了,我哪裏知道。”

張小凡也是直接無語了,說道:“好了,我們出去再說吧。”

……

在張小凡他們出去的時候,樓下一輛戰車停了下來,車門打開,程虎慢悠悠的下了車。

下車之後,他冷笑的看着這家醫院,喃喃道:“厲青山那傢伙設計的辦法果然不錯,將路牌改了一下,果然把張小凡這傢伙引導到了這裏。”

看了一眼張小凡的車,程虎說道:“李生明,下車吧,這一次,我要報仇雪恨,你和我進入之後,就躲在外面,明白嗎?”

李生明臉上的淤青還沒有褪去,似乎對這個程虎很是恐懼,他喃喃說道:“我知道了程虎哥。”

“嗯,聽話一點,我選中你正是看你聽話,若是不聽我的話,你知道我有什麼手段。”

“是。”李生明嚥了一口口水。

兩人進入屋內,之前的肥胖護士突然撲了上來,臉色猙獰的說道:“不給糖就搗蛋,不給糖就搗蛋,給我糖吧。”

程虎單臂拎起肥胖護士,冷冷說道:“我問你,之前有一男一女過來,他們現在在哪?”

“哈哈,不給糖就搗亂,不給糖就搗亂,你給我糖,我就告訴你。”肥胖護士一點都不害怕的說道。

這一刻,程虎眉頭深深皺起,冷冷道:“不知所謂,既然如此……”

他手臂力量猛然加強,輕輕一捏,肥胖護士脖子直接被擰成了繩子,死的不能再死。

扔掉屍體,程虎撿起地上的糖果包裝,冷冷道:“這個人是瘋子嗎?”

李生明說道:“他們的車既然停在這裏,人應該往上走了,可是他們爲什麼會過來呢?”

“哼,誰知道呢,不過不要緊,他們既然上去了,這就更好玩了,這裏的人看來都很需要這種糖果,既然如此,就好辦了。”

程虎說了一聲,隨即讓李生明守在這裏,正欲走,這時候,他注意到了桌邊的廣播器,隨即拿出了麥克風,吹了一下。

“朋友們,大家好,我叫程虎。”

廣播中響起了程虎的聲音,二樓處,張小凡眉頭一皺,這傢伙,居然跟過來的。

“今天呢,我過來找一個人,嗯,他的名字叫張小凡,亞洲人,個子一米七八吧,穿着黑色t恤,黑髮,和他在一起的有一個金髮長腿妞,名叫麥當娜,現在我宣佈,誰能找到這兩人,把這兩人抓過來,我就給他……糖果。”

此言一出,整個精神病院裏的病人都沸騰了,這些人都神色震驚的看着四周,很明顯的,這裏的人已經把糖果都吃完了,現在程虎說只要抓到張小凡和麥當娜,意味着就能得到糖果。

果然,張小凡走在二樓大廳門口處,只見原本在尋找打鬧的病人們一個個開始變得焦慮不安,更有好幾個人口中囈語着,“尋找張小凡,尋找麥當娜,我就能得到糖果。”

張小凡身邊的美女護士緊張的說道:“那個人找的是你吧?現在怎麼辦啊,我們現在一出去,那些病人一定能夠找到我們。”

“比起這個,我更擔心麥當娜。”

張小凡沉聲說着,隨即看了看四周,問道:“有沒有你這樣的衣服。”

“有,在儲物室。”麥當娜說道。

張小凡點點頭,順着麥當娜的指引,進入儲物室,這裏堆放着好多護工的白色衣服,張小凡想也不想的套在了身上,隨後又給自己帶了一個護士的白色帽子,戴了口罩,正欲出去,這時候,邊上一個木桶引起了張小凡的注意。

這個木桶之內散發着一股清香的味道,和外面的糖果很像,這倒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木桶的外面包裝居然印着糖果的標誌。

“這個木桶難道是製造糖果的原料?”

張小凡目光一凝,他打開看了一下,居然發現好多糖果顏色的粉末,這些粉末足足有一大桶。

張小凡一下子震驚了,也就是說,糖果正是在這間屋子裏製造的,到底是誰,製造了這種令人上癮的糖果?

“咚咚咚!”

突然傳來了敲門聲,美女護士在門口敲門說道:“你在幹嘛呢?裏面好香啊。”

張小凡不留痕跡的走了出來,說道:“走吧。”

美女護士還想要進去,不過張小凡第一時間關閉了門,說道:“走吧,我必須要找到我的朋友。”

“好吧。”美女護士戀戀不捨的看了看門口處,最後無奈一嘆,只能跟着張小凡離開了這裏。

張小凡和美女護士走到門口,一開門,一個精神病人突然走了上來,他搖着頭吐着舌頭含混不清說道:“張小凡張小凡,誰是張小凡。”

美女護士給張小凡使了一個眼色,隨即也搖晃着頭說道:“我們也在找張小凡,你找到了嗎?”

那個病人眼神呆滯的搖頭說道:“我沒有找到,好麻煩啊,那我先走了,我去再找找看!”

看到他終於走了,美女護士和張小凡才算是鬆了一口氣,隨即美女護士朝張小凡說道:“真是太危險了,張小凡,你那朋友現在去哪裏了?”

張小凡看着盡頭說道:“就在前面,我們過去吧。”

麥當娜已經來到二樓處的檔案室,這裏的櫃子上面,密密麻麻放在各個病人的資料,她只能是快速尋找着她妹妹的資料,看看她妹妹到底在哪裏。

這時候,兩個病人突然拍打着門口,說道:“快開門,我們找人,張小凡和麥當娜,在不在裏面?”

麥當娜大驚失色,連忙朝着外面喊道:“我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你們所說的人不在這裏。”

“哼,你以爲我們是這麼好騙的嘛?告訴你吧,我們其實不是精神病人,我們是醫生,但是,我們也想要吃到糖果,所以只能抓到你和張小凡來去換取糖果了。” 聽到這些,麥當娜臉色冷了下來,不過隨即,她突然想到一個主意。

“那好吧,我可以開門,不過我有個問題想要問一下。”麥當娜突然說道。

門口兩個人聞言,其中一人迴應道:“好吧,不過你問了之後一定要開房門,否則的話,我們就要撞開了。”

麥當娜說道:“好的,我問你們,有沒有見到過一個叫麥莉的女孩子?”

“呵呵,沒聽說過哦。”

“什麼狗屁麥莉啊,沒見過。”

“你們仔細想想,棕色頭髮的。”麥當娜繼續說道。

“棕色頭髮?難道你說的是魔女麥莉?”一個人驚訝的說道。

“什麼,魔女麥莉,哼,那女的就該死,原來你和魔女麥莉是認識的,那更應該該死。”

說着,兩個人居然開始撞起了房門,“咚咚……”

眼見門都要被撞開了,麥當娜連忙躲在門後,“砰”的一聲,門終於被撞開,麥當娜卻是身體一閃,躲在門後,在兩人進來的瞬間,她從這兩人背後走了出去,還沒等他們反映過來,麥當娜便關閉了房門。

發現被麥當娜耍了,這兩人神色大怒,不停地拍打着大門,吼道:“開門,給我開門。”

“瑪德,敢耍我們,你一定是麥當娜了,哼,我們要把你抓起來,然後去換糖果。”

麥當娜正欲走開,這時候,震驚的發現,又有三個精神病人笑眯眯的看到了這裏。

“這個人我不認識,所以可以肯定的是,她應該就是麥當娜了。”一個人笑眯眯的說道。

“不錯,麥當娜,跟我們下去吧,否則的話,我們就要對付你了。”

這三人虎視眈眈的走過來,麥當娜不斷後退,不是很寬闊的走廊十分陰暗,很快,麥當娜居然被擠到了走廊盡頭,她咬牙道:“不要過來。”

“哎,我們也是無奈啊,跟我們走吧。”

“我是警察,你們要知道你們現在正在做什麼。”麥當娜急聲說道。

任憑麥當娜說什麼,但是對面的兩個警察還是無動於衷,很快,他們離得麥當娜越來越近了,麥當娜冷哼一聲,抓起身邊的一張椅子就想要拼命,不過這三個精神病人力氣都很大,很快撲了上來,抓住了麥當娜的椅子就向後扯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