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沒人反對,只有娜塔莎命令其他人先從樓梯往下走,這樣不會耽擱太長時間,就算重拳這邊失敗了,那麼其他人也能先一步下去,雖然不一定能追上馬丁,至少比他們在這兒等要好很多。


重拳已經沿着鋼纜滑下去了,他控制着自己的速度下降的不要太快,這裏的情況不明,不能太冒失,整個電梯井裏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整個過程用了大概十幾秒鐘,高度應該已經超過五十米,看來這裏面還是相當深的,很快他就落在了電梯的頂部,打開小窗向下看就發現電梯裏貼滿了炸藥,電梯門是開的,門口有一個感應器,只要上面有人按着按鈕,電梯關門上行的時候就會啓動,從屏幕上的數字來看,應該是在運行到頂部之後就會爆炸,這完全就是給他們準備的。

“我下來了,電梯裏有炸彈,叫湯米湯米第一個下來。”重拳一邊說着一邊從上面翻了下去,小心的去研究那個感應器,很快就弄清了運作原理,然後下手將之拆除,這個時候湯米顫顫巍巍的被娜塔莎壓着從上面下來。

見重拳已經搞定了那些炸彈的感應裝置湯米才下到電梯裏。

出人意料的是外面是一條寬闊,但非常悠長的山洞一樣的通道,看起來非常的粗糙,似乎是臨時開鑿的,娜塔莎的手下還沒從樓梯間下來,估計還需要點時間。

“不等了。”幽靈提着搶先一步衝了出去,其他兩個人押着湯米跟在後,爲了防止意外重拳把湯米的嘴給粘上了,這下子這個老賊可算是遭罪了,原本就體力不支,呼吸不暢,現在嘴再給封上,光靠兩個鼻孔他幾乎被憋暈過去了。

通道寬闊悠長,一路上幽靈拆除了好幾個紅外線感應器,全都是和炸彈連在一起,看來馬丁對安裝在電梯裏的炸彈並不放心,又叫人在這裏連續佈置攔路虎,拖慢他們的進度。

冷酷總裁失寵妻 他們向前走了一段他們就聽見了水聲,而且聲音很大,衝出去之後他們才發現外面是一條地下暗河,很顯然是人工修造的,他們正站在一個小碼頭上,馬頭邊說放了七八艘快艇,但油箱都已經被打穿,油正不停地流出來,河面上漂了一層。

“奶奶的,這下麻煩啦。”重拳跳上去一看就發現油已經見底兒了。

湯米指着馬頭稍遠一些的地方一陣比劃,直到幽靈把嘴裏的東西取出來他才穿着粗氣說:“那邊……有備用燃油。”

幽靈跑不是一看才發現,下面是一個平臺,在他們剛纔的角度看不見,那還有兩桶油,但同樣也已經被人打了幾個窟窿,油在不停地往外漏。

“把油箱堵上。”幽靈搬起一個油桶就往回跑。

“怎麼補啊?”重拳愣在那兒看着油箱上的幾個洞,不知道該怎麼辦?

“當然有辦法。”娜塔莎跳上快艇,選了一個洞比較少的就開始修補,其實她的辦法很簡單,用紗布堵住洞,然後用膠布緊緊的纏住,雖然不能完全堵住,還會滲油,但一桶油足夠他們跑很遠。

幽靈將那個油桶搬過來的,把油加滿,然後把油桶翻過來,把那幾個窟窿堵上,這樣他們就能有多出三分之一的備用燃油了。

“走……”重拳把準備逃跑的湯米抓回來也拉上了快艇,“你來帶路,如果找不到馬丁,我就宰了你。”

“我又怎麼知道在哪?放過我把,之前我也是被逼的、”湯米哆嗦着說。

“你必須知道,否則你對我們就沒價值了。”重拳狠狠地說。

幽靈已經把快艇開的幾乎是貼着水面向前快速飛行。

“他們外面有大船。”湯米哆嗦着說,“如果快點兒,還可能趕得上,他們可能很快就開船了。”

“什麼大船?”重拳皺着眉問。

“不知道,但是他這艘船是準備出海的,其實他早就做了這方面的準備,他是一個擅長逃跑的人,不管在任何時候都設計了好幾種離開的辦法,否則他也不可能活到今天。”湯米低着頭,避開因爲船速太快出來的勁風,“不知道還來不來得急,他身邊還有很多人,你們就三個,怎麼和他鬥?不如回去從長計議吧。”

湯米是不願意再冒險,所以極力勸他們回去,重拳也知道他這種人是不會一次性把所有知道的事情說出來的,目的就是爲了保命。

“你不想要你的錢了嗎?如果你幫我找到馬丁他給你多少,我也給你多少。”重拳按着他防止他突然跳水逃跑。

“哥哥,這不是錢的問題,我這條老命可經不住這麼折騰。”湯米十分無奈。

“不是錢的問題,你也不可能捲進這件事兒,你脫不了干係,既然進來了,就不可能置身事外,要麼幫我,要麼我現在就把你捆上丟進海里,或者是一槍把你打死在丟進海里,你自己選吧!”

“我的天吶,我這把老骨頭都快散架了,你們就不能行行好?我們可是多年的朋友,你能不能說句話?”湯米就差哭天抹淚兒了。

“我們的友誼在你把我的兩個兄弟送進內個封閉的硫酸房的時候就已經結束了,我現在沒殺你是因爲你還有點利用價值,別逼我現在就下手。”幽靈冷冷地說。

“這條通道有多長?”重拳推了一下湯米。

“不知道,我也是第一次來。”湯米後悔地說,“若不是貪那點錢我早走了。”

“那怪不得別人。”重拳心裏不由得一陣嘆息,這個人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當年這也是一個頂級僱傭兵,怎麼淪落到今天的地步,真是給僱傭兵丟臉。

“都趴下。”前面的娜塔莎突然大聲喊道。

幾個人下意識的趴下了,原來前面出去了一條窄縫,船隻可以通過,但高度確實太低,人要是坐着會直接撞在石頭上。

“奶奶的,這根本就是一條山隙。”幽靈罵道。

這條水道有很多急轉彎,而且空間狹窄,很考驗駕駛技術,幽靈瘋子一樣向前飛速行駛,速度卻絲毫沒有因爲這裏的環境而減慢,在其他人特別是娜塔莎和湯米眼裏這就是找死,在這狹窄的水道里只要快艇碰到旁邊的石頭就會瞬間失控,在這高速運行的環境下,肯定會立即船毀人亡。

“你瘋了,能不能慢點兒?”娜塔莎大聲地呼喝着,但是一張嘴風就往嘴裏灌,話都說不清楚。

“好啊!”幽靈卻大笑着又把速度提得更快了。

“我靠……”湯米都快吐了,他已經太久沒坐過這麼快的船了,更何況他也是一個年逾七旬的老人,身體早已大不如前,經不住這麼折騰。

整條通道好像沒有盡頭一樣,他們向前行駛了很久還是在這個地方沒能出去,這倒是大出他們的意料。

“什麼鬼地方?”重拳罵道,然後又問湯米,“你確定他們是從這兒走的?”

“這裏只有一條路,只能從這兒出去。”湯米大聲地說,“如果馬丁想上船隻能從這兒走。”

“如果他不從這兒走我一會兒就把你沉到水裏淹死。”重拳惡狠狠地說。

“到了這個時候我還有必要騙你們嗎?”湯米哭的心都有了。

這條水道走的真是驚心動魄,幽靈客船像瘋子一樣,所有人的心裏都捏着一把汗,就連重拳都覺得這樣下去不行,但是他們這裏沒人能影響得了幽靈。

他們在這條水道里以最快的速度行駛十幾分鍾纔出去,當離開這條狹窄的水道的時候他們都沒意識到,直到外面的海風吹來海浪翻涌才讓他們明白已經出了,外面還是晚,進去的這幾個小時發生了太多事情,他們真的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天空陰雲低垂海面上黑的一塌糊塗,似乎是要下雨了。

“搜索……”重拳舉起夜視望遠鏡搜索海面。

海面上除了翻滾的海浪什麼都看不見,幾個人舉着望遠鏡四處搜索,很快在極遙遠的地方看到了幾個快艇的影子,距離太遠加上海浪涌動看起來很模糊。

“看看是不是他們?”重拳將望遠鏡塞給湯米。

“好……好像是。”湯米結結巴巴的說道,這一路上不斷的顛簸,折騰這老傢伙差不多陷入半昏迷狀態了。

“到底他孃的是不是,給我看清了。”重拳怒罵道。

“應該……應該是……”湯米也不敢確定,他又看了一會兒才結結巴巴的說,“是的……是……就是他們,第二艘快艇上那個穿……穿風衣的,他的頭是被繃帶纏着的,是馬丁……”

“是他……”幽靈也看出來了,他一方向舵快艇又飛了出去,湯米一個狗吃屎又趴在了船板上。

“檢查彈藥準備戰鬥。”重拳用一隻腳壓住湯米防止這傢伙掉下去。

“只有步槍子彈三個彈夾,兩發槍榴彈手槍子彈若干,太少。”娜塔莎無奈的說道,她手裏的彈藥確實剩的不多。

“我比你好點兒,多五十發子彈,兩塊炸藥、閃光彈,基本夠用。”重拳一邊換着彈夾一邊說,“這裏是海面,沒什麼可避的只能拼誰更狠更勇。”

“這兩點我們都不缺,缺的是火力持續性。”幽靈在後面大聲喊,“我們只有三支突擊步槍,沒有重武器,馬丁手下好像還有十幾個人,四艘船,不好對付。”

“那怎麼辦?總不能就看着他這麼跑了?”重拳大聲問。

“先追上去再說,考慮這些沒屁用。”幽靈說。

重拳讓他給弄沒話了,這些都是你說的,然後你又說沒屁用,那你幹嘛說出來?

快艇的發動機發出一陣令人刺耳的轟鳴,很顯然已經超負荷運轉了,然而幽靈卻絲毫不在意,只是拼着命的一味地加速,其他事情根本就不管。

出來之後他們對比衛星圖像才發現這個已經遠離他們之前進去的那個懸崖至少在沿着海岸線向北將近十公里的地方,他們完全沒想到跑出這麼遠,怪不得那邊他們沒發現任何出海的碼頭,原來是隱藏在這麼遠的地方,估計目的就是爲了不被敵人包圍的時候發現,真不知道是馬丁設計的還是原來就有。

“聯絡一下布魯斯問問是什麼情況?中情局爲什麼來得這麼快?”幽靈大聲的對重拳說。

“先追吧!不考中情局的問題,不管他們是怎麼來的,至少現在對我們還沒威脅,他們暫時還發現不了我們。”重拳說,“現在他們至少在十公里以外。”

“下雨了,很可能是暴風雨。”娜塔莎在前面說。

果然密集的雨點兒落了下來,如果不是娜塔莎細心,他們還以爲是濺起的海水。

“來吧,管它是什麼?有種它就下。”重拳對着天大吼,發泄的心中的悶氣。

“看大船。”娜塔莎放下望遠鏡指着遠方的黑暗說。

“奶奶的。”重拳看了一下就愣住了,那的確是一艘大船,比他想像中的要大得多,那是一艘萬噸級的集裝箱輪船,看個頭比一艘航空母艦小不了多少,上面裝滿了各種各樣的集裝箱。

“你奶奶腿兒的,馬丁這瘋子究竟要幹什麼?”重拳大罵。

“這是他的集裝箱運輸船走私軍火的。”湯米趴在船板上說道,似乎是爲了保命又吐出點有價值的東西,“他在整個東南亞的軍火走私全都是這種船來完成的,他們也運送正常的貨物,但那都是掩護,他們甚至還走私防空導彈到阿富汗,從俄羅斯走私軍火到伊拉克,他們賣給恐怖分子,賣給反抗軍,總之他們除了不賣給政府什麼人都賣,印度巴勒斯坦的反抗組織,都是他們的客戶。”

聽他說完重拳才恍然大悟,才明白,馬丁爲什麼弄一艘目標這麼大的船:“船上裝的是什麼?常規的槍支彈藥還是導彈坦克?”

“不知道,不過我聽他說這次他們要穿越馬六甲,至於去哪兒就不知道了。”湯米說。

“快點兒,他們已經開始登船了。”娜塔莎在前面說他一直盯着那艘船。

“我們至少還需要三分鐘才能到。”幽靈計算了下距離,此時他們這艘快艇的發動機已經開始冒黑煙,估計堅持不了多久!

“能堅持的到嗎?”重拳對這艘快艇能堅持多久有些擔憂。

“聽天由命吧!”幽靈也沒什麼信心。

天空中閃電劃過,海面上被照的一片雪亮,巨大的浪涌翻滾着,他們的快艇猶如一葉孤舟爬上一座座巨大的浪山又俯衝下去,劇烈的顛簸幾乎要了湯米的老命。

眼看着馬丁已經登上了那艘巨輪,他們卻還有那麼遠的距離,所有人的心裏都非常的焦躁,他們擔心自己的快艇堅持不到地方,擔心着洶涌的海浪把他們的快艇掀翻,更擔心巨輪起航他們追不上,總之制約他們的因素太多了。

“都抓穩啦!”幽靈大聲吼道,他的聲音還沒等落下一個巨浪就像他們拍了過來。

快艇猶如樹葉一樣被拍飛出去,在空中打了兩個轉兒又掉進了海里,幸虧沒翻,重拳幾乎被拋出去,要不是他及時抓住船舷,估計現在都不知道他在哪兒了。

“浪越來越大了,還能不能靠上去?”娜塔莎早已渾身溼透,冷的牙齒咯咯作響。

“別小看人。”幽靈已經能用眼睛看到那艘巨輪的錨鏈兒。

“再快點兒,再快點兒。”重拳催促着。

巨輪上燈閃爍,但看不到一個人,這種天氣條件下傻瓜纔會出來巡邏呢。

終於他們靠近了這艘巨輪,近距離的視覺衝擊更加直接,這船真不是一般的大,馬丁的幾艘快艇已經被風浪拍的不到飛到什麼地方去了,幽靈努力的將船靠近那巨型錨鏈,這是目前他們登船的唯一途徑,但是風浪太大了根本就靠不過去,無奈之下重拳找了個機會,直接跳過去試圖抱住錨鏈,但是風浪太大了他直接掉進了海里。

湯米就沒那麼幸運了,被巨浪抽飛出去連慘叫一聲都沒來得及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雖然吃驚,但其他人連自己都照顧不過來根本就沒發去幫他,顧不上了。

娜塔莎第二個跳過去她居然成功了,幽靈也不猶豫摸起快艇上的錨直接甩了過去,勾住了那個大船的錨鏈直接跳進了水裏,然後抓着快艇的錨鏈一路遊了過去,其實他們離貨輪錨鏈並不遠,只是風浪太大根本無法停泊,只能冒風險一試。

娜塔莎已經爬上去一段兒了,她正的這頭焦急地盯着水裏,幽靈也已經爬了上來,就在這個時候無人控制的快艇被風浪捲起來重重地拍在了巨輪上變成了一堆廢鐵,如果剛纔他們沒上來的話,估計這一下他們也就都完了。

幽靈推了出去,娜塔莎的腿示意她繼續向上爬,娜塔莎指了指水裏意思是問重拳沒上來。

就在這個時候重拳抱着錨鏈從水裏爬了出來,這傢伙沉下去之後就抓住了錨鏈一點一點向上爬,黑燈瞎火的真不知道他怎麼摸到的,也幸虧他夠機靈,否則早不知道被巨浪衝到什麼地方去了。

娜塔莎總算是鬆了一口氣,就在這個時候錨鏈突然一振突然動了起來,巨輪起錨了,三個人是隨着上升的錨鏈一路到了船上。

甲板上一個人都沒有,風雨太大了,沒人願意待在外面,三個人立即離開甲板,一路往裏走鑽到了集裝箱最密集的地方,船太大了,他們想要找馬丁可沒那麼容易,還是先穩定一下。

爬到上面去,重拳找了個集裝箱撬開三個人躲了進去,裏面全都是魚乾兒,味道不怎麼樣,不過他們倒也不在意,甚至每個人還拿了一塊兒衝充飢,這幾個小時的戰鬥消耗很大,他們都餓了,又有沒帶食物,所以這魚乾兒也算不錯。

幾個人都渾身溼透,冷得瑟瑟發抖,在吃了幾塊兒下肚之後身上慢慢暖和起來,他們沒有帶着備用的作戰服,所以也沒什麼可換的,只能繼續溼着。

“這該死的天氣。”重拳坐在一箱魚乾上喘着粗氣罵道。

“這種天氣至少馬丁沒機會換船走,再加上他的身體狀態也經不起折騰,估計不會繼續跑。”幽靈丟下手裏的魚乾兒,“對於我們來說也是個好機會,休息一下,再去找他。”

此時天上雷聲滾滾,外面風雨大作,集裝箱被打得乒乓作響,除了有點吵之外,這個地方還可以,至少不用被風吹雨淋,三個人躲在這兒到也能短暫的休息一下,重拳用防彈頭盔接了水來喝,同時補充了三個人的水壺,在海上不同於在陸地上那麼容易找飲用水,雖然船上有,但那是敵人的,可不是那麼容易拿到手的。

“這船是馬丁的,又是走私船,船上肯定有武裝護衛,我們的敵人數量增加了。”重拳說,“而我們只有三個人,情況對我們很不利。”

“估計敢於冒險上來的也就我們三個,剩下的人恐怕……”幽靈搖搖頭。

“他們修好船離開那條洞穴之後就已經降雨了,走不了多遠就會遇到大風浪,甚至連我們的蹤跡都不一定發現,就算想找我們也不太可能。”娜塔莎說,她倒不是要爲自己的手下開脫,確實存在這種情況。

“事已至此,說其他的沒用,現在出了拼一下,沒別的辦法。”重拳擺了擺手。

幽靈卻不這麼認爲:“休息半小時,然後我們幹活兒,他們不知道我們跟了上來,單從這一點上來看,對我們還是很有利的。” 天上雷聲滾滾,呼嘯的颶風在整個海面上呼嘯肆虐,巨浪泛起一個個山峯,無數的浪涌互相碰撞翻滾,雖然這是一艘萬噸級的貨輪,但在如此惡劣的環境之下也如一葉孤舟一般在水面上搖來搖去,颶風之下雨水幾乎是在海面上橫行。

重拳站在集裝箱上固定住身體,任憑風雨在他的身上肆虐,巨大的閃電劃過海面出現了一末日的情景,或許這就是馬丁的末日…

幽靈和娜塔莎正在整理自己的裝備,趁着風雨行動,藉助老天爺給他們的掩護成功的可能性更大一些,這種天氣條件下敵人都縮在艙裏躲避風雨,很適合他們四下行動。

“跟來後悔嗎?”幽靈問娜塔莎。

“我有的選嗎?後悔你能把我送出去?”娜塔莎將檢查完的手槍上膛,關閉保險插進腋下的槍套。

“沒想到也能跟着我們如此拼命。”幽靈把自己的衣服拖下來處理了一下傷勢,雖然沒有什麼重傷,但很多地方都是青一塊紫一塊的,彈片劃傷也有好幾處,渾身上下慘不忍睹,但他卻好像沒什麼感覺一樣,消毒、包紮眼睛都沒眨一下,那感覺這身體似乎不是他的,彷彿一點痛感都沒有。

“老闆,你可別忘了給錢,我這條命可是都交給你了。”娜塔莎揚了揚秀眉。

“這次任務表現不錯,回去調整價格給你加錢。”幽靈重新穿上衣服。

“說別的都沒有用,還是考慮一下怎麼活着離開吧,然後再談錢的事兒,現在你就許諾給我一座金山又能怎樣?”娜塔莎似乎已經不再那麼懼怕幽靈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爲前途未卜,還是擔心自己的處境,總之她和之前對幽靈的態度已經大有不同了。

“機會是自己爭取的,不能聽天由命。”幽靈深吸了一口氣又拿了一塊魚乾大嚼起來,說實話這玩意兒味道不怎麼樣,但充飢效果不錯,後面還有連番的惡戰等着他們,總的保持體力充沛,至少不能餓着肚子,這東西雖然味道不怎麼樣,但起碼能填飽肚子。

“殺了馬丁呢?繼續和中情局惡鬥?這輩子就這麼下去?”娜塔莎不是很理解地問,在經歷了今天的事情之後她發現這些傢伙彷彿一直在一個巨大的漩渦中不能自拔,雖然馬丁是他們最大的仇敵,但真正的罪魁禍首似乎是中情局,馬丁也只是這個旋窩的一部分,看樣子他們向要跳出來是不太可能了,這一晚上的戰鬥損失不小,幽靈僱傭的兩批人損傷接近四成,從最後一次聯絡的情況來看她的人已經從裏面撤了出來,但傷亡情況不樂觀到目前爲止已經有五個人已經可以確認死亡,而整治“黑血”的骨幹力量中又損傷半數,紳士和獅鷲目前還生死未卜,能堅持作戰的加上她也只有三個人而已,就算今天他們幹掉馬丁,幽靈和重拳的未來也是一片昏暗,他們根本就已經無法自拔。

“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幽靈確實沒心思考慮那麼多,對於他們來說今天晚上不管結局如何都不可能讓整件事得以了結,就算幹掉馬丁他們也不可能功成身退,他們依然身陷一張無形的大網之中,無法逃脫,不過殺掉馬丁也算是他們整個復仇計劃的一個里程碑式的成就,這一點毋庸置疑,至少他可以有些許的心安,對於那些長眠地下的兄弟有個交代。

“什麼時候動手?”娜塔莎問。

“馬上,沒什麼好等的,一鼓作氣幹完,不能給馬丁喘息的機會。”幽靈低聲說。

“外面的,進來吧。”娜塔莎敲了敲集裝箱。

重拳拉開門帶着一股風雨從外面進來:“該死的天氣,這哪是下雨,簡直是雨神戲水。”

“我出去守着,你們休整一下。”娜塔莎拿起槍出去了,他是給兩個人機會商量一下對策。

“吃飽再說。”幽靈又拿起一塊魚乾大嚼起來。

“彈藥恐怕得邊打邊繳了。”重拳把自己的東西重新梳理了一下,“如果能找到這裏的藏軍火的集裝箱就好了。”

“肯定沒那麼容易。”幽靈繼續和那塊魚竿搏鬥,“連反武器走私的國際刑警都找不到何況我們,又不能明目張膽的翻找。”

“我可不只是想補充彈藥那麼簡單,直接炸了沒準這船就沉了。”重拳檢查了一下自己的傷勢,多根肋骨骨裂,那是重型防彈衣中彈的位置,雖然防彈衣可以擋住子彈鑽進他的身體,但卻無法抵消那巨大的衝擊力,那些地方烏黑青腫,碰一下就疼得受不了,他忍着處理了一下,打了止疼藥,如果有足夠的藥物至少還能堅持幾個小時,這一點他倒是不擔心,現在明知道是在壓榨生命,但也毫無辦法。

“差不多了,準備行動。”幽靈說,“爭取在船到達公海之前幹掉馬丁,在這裏他們還有點顧忌。”

“這麼大的風雨還顧忌什麼?除非日本海警或者海軍出現,否則他們是不可能有什麼顧忌的。” 軍戀照我去戰鬥 重拳把自己的東西整理好端起槍,“走吧,讓馬丁知道知道我們可不是那麼容易甩掉的。”

“不能光靠找,那不現實,這艘船太大了,敵人愛多,搜起來不容易,何況敵人衆多,我們也不是對手,一切小心。”幽靈攔住重拳,口氣凝重地說。

重拳點了點頭:“知道了,你也一樣。”

幽靈拍了拍重拳的肩膀,兩人這才先後離開了集裝箱,外面風雨依然肆虐,呼嘯的颶風幾乎把他們吹飛起來,甲板上到處都是水,他們弓着腰在集裝箱之間穿行,風雨太大了,在甲板上活動非常的危險,他們必須下到艙裏去,估計馬丁可能呆在船上最舒服的地方,船長室或者醫療中心,他的身體是不可能禁得住折騰的,這一路下來恐怕已經生了半條命,現在很可能在接受救治,所以他們的搜索其實並不是全無目的。

二層甲板上的情況好了很多,因爲有上層的遮擋風雨沒那麼大了,但甲板上的積水很深,同樣是沒人在外面活動,估計這個時候船員除了必要的工作人員之外都已經睡覺了,他們現在的首要目的是進入內艙,馬丁是不可能在外圍的。

甲板上還固定着不少貨物,不知道里面是什麼,不過他們猜測應該不是軍火,如果真的放這那未免也太明目張膽了吧?

不過這些貨物倒是給他們提供了不錯的掩護,雖然沒人,但有這些東西遮擋也能避免走在一覽無餘的甲板上,重拳指了指一個艙室,示意那邊有聲音,幽靈擺了擺手表示自己過去看看,他蹲在門口聽了一陣之後發現裏面的人好像是在打牌,有四五個人的樣子。

按照常理判斷內藏的入口可能就在附近,但他們卻沒找到,重拳的想法是抓個活口問一下,直接確定馬丁藏在什麼地方,幽靈卻覺得這麼幹不行,在這種情況下打草驚蛇顯然不是明智的選擇。

他們在船二層甲板靠近船尾的位置,按理說這麼大的船通往內部艙室的入口應該不止一個纔對,爲什麼他們現在卻沒有發現呢。

搜索過程中他們在甲板上找到了很多並不明顯的含接口,似乎是整塊甲板重新改造過一樣,這又是爲什麼呢?

就在他們一籌莫展的時候甲板上突然出現了手電光,有人出來了,三個人趕緊躲藏起來,反正這裏到處都是貨物,隨便找個地方就能藏身。

來的是三個船員,穿着雨衣打着手電一路從船頭的方向過來,似乎是在進行巡邏,狂風暴雨中還能巡邏確實敬業,三個人檢查着貨物的固定情況,看來他們對這些貨物並不放心,一路走來速度並不快,幽靈他們三個小心的躲避着,等幾個船員過去之後他們又跟了上去,等這些人回到艙裏的時候他們才明白,所有通往內部的入口全都改到了幾個較大的艙室裏面,想要進去必須從這些艙室裏走,而且每個入口的艙室裏都住着人,想要進去似乎不太容易。

看來不動粗是不行了,幽靈和重拳商量了一下,只能來硬的了。

進入內部入口的艙室裏有兩個人,一個在打盹,重拳敲了敲艙門,裏面的人沒反應,似乎是風雨太大了,以爲是風吹的。

重拳又用力敲了幾下,裏面看書的纔不耐煩的罵了一句什麼從裏面出來開門,門打開的瞬間一把軍刀從他的下頜紮了進去直接穿透他的下頜、舌頭直接刺入大腦,他整個人猛地僵住,緊跟着一軟就被重拳揪住衣領拖了出去,裏面打盹的被吹進去的雨水淋在臉上罵了一句翻了個身準備繼續睡,幽靈一槍托將其直接在夢裏砸暈然後將起拖出去到船舷邊上直接丟進了大海。

重拳早已處理掉了之前那句屍體,三人返回,從那個艙室進去,進入了整個船體的內部,裏面很寬敞,兩側都是類似於貨艙一樣的地方,到了這裏外面的風雨聲小了很多,取而代之的是設備的轟鳴聲,看來他們離輪機房不遠了。

他們隨手在牆上摘了髒兮兮的工作服套在身上,又扣上了一頂安全帽做掩護,通道里沒看到人,三個人一路往裏走,沒多遠他們就發現到了動力中心,輪機轟隆隆的作響,幾個工人正在各自的崗位上,沒人注意他們三個。

對論機房的搜索沒什麼有價值的收穫,敵人的兵力部署,似乎也沒有一次爲重點,否則他們也,不可能這麼輕鬆就進了,看來他們不能繼續在船尾夾板的瞎轉悠,還得多到船首甲板和生活甲板去看看,三個人提着頭沿着通道繼續向前走,離開這片區域之後,前面似乎是有了儲備中心,就在這時有一個坐在通道門邊上的人注意到他們:“你們下班了,怎麼還不休息?”

似乎是把他們當作剛換完崗的人了,問話的是一箇中年人,似乎還是個頭目。

三個人沒人回答,繼續低頭向前走,那個人很奇怪:“哎,我說你們三個是不是聾了? 霸控 你們是不是去貨倉偷東西了?衣服裏鼓鼓的是什麼趕緊拿出來?你們是哪個組的……”知道這個時候那個人才發覺情況,似乎不大對勁兒,這三個人的面孔有點生,他好像沒見過,但是一切都已經晚了,船已經走到了,離他非常近的地方,突然一拳打在了,他的太陽穴上直接將其打暈了過去。

“拖進去,問問情況。”幽靈看了一下兩邊的通道,沒人。

重拳將這個人拖進裏面的船艙,把他困在牀上,然後堵住他的嘴,一刀插在他的大腿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