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沐青羽紅色的雙眸又再一次恢復了正常,一層如雪般純色的鎧甲出現在了他的身上,將他身上百分之八十的身體全部包裹在了其中,就連坐下的九色鹿身上也出現了一層類似於鎧甲的馬鞍以及面罩。


“逆天殺戮第一招,殺神矛。”

沐青羽的聲音沒有和人的感情,隨後催動着自己身下的九色鹿,飛奔直向那黑衣人。

“不,不,我不能死,我還沒有見到這個世界真正的圓滿,我不能死。”

黑衣人因爲自己強烈的求生慾望,掙扎着從地上爬了起來,漫無邊際的向前艱難的跑去,但是他又怎麼可能跑得過神獸九色鹿呢。

僅僅眨眼的功夫,沐青羽便已經閃電般的來到了他背後。

這個時候一把約有兩米的漂亮的黃金長矛也出現在了沐青羽的手中,一股殺氣在他的眼中閃過,手中的長矛毫無預兆的直接向那黑衣人的後背上刺去。

噗嗤一聲,血肉強行被撕裂的聲音,長矛的一半貫穿了黑衣人的身體。

“啊啊啊啊啊。。。。。。。。。”

沐青羽的動作並沒有因爲對方的慘叫而停下,手緩緩向上一提,接着黑衣人便被整個懸掛在了半空中。

黑炎之火沿着沐青羽的手臂,燃燒到了長矛之上,將那句屍體一塊焚燒爲了灰燼,盡是一個眨眼的功夫,一個活生生的人便已經徹底的從這個世界消失掉了,連第一點骨頭渣子都沒有留下。

一旁的沐青依與柳問天目睹了沐青羽全部殺人的過程,不禁也是冷汗直流。

因爲黑衣人被殺死,束縛着兩人的大網也全部消失不見了。

“煙兒,煙兒。。。。。。”


柳問天眼神空洞的向柳煙兒爬去,沐青依不忍的搖了搖頭,隨後手掌浮現出一陣藍光,那道柔和的光芒,便飛到了柳問天的身上,託着他來到了柳煙兒仍有餘溫的屍體身邊。 沐青羽此時也已經恢復了正常的狀態,身上的白色鎧甲消失,從新變爲了玉佩,而萌萌也是從新變小,站在他的身邊,似有一些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女兒啊,女兒,你睜開眼睛看看爹。”柳問天嗚咽道。

沐清雨面色不忍的走上前去,跪在了柳煙兒的身邊。

“對不起,如果不是我的話,也不會。。。。。。”

此時因爲喪女之痛的柳問天似乎瞬間蒼老了許多,但是他卻沒有責怪沐青羽,只是安靜的看着自己女兒的面容,似乎是想要將其牢牢的雕刻在腦海中。

沐青依也走了過來,但是實在是不知道應該如何應付眼前的事,只得安靜的站在沐青羽的身後。。。。。。


沐青羽此時的心境也開始複雜起來,回憶起自己和柳煙兒所發生的過往,這個女孩不得不說是一個如火焰一般的女子,敢愛敢恨,可以不顧任何朋友情面的拒絕自己不喜歡的人,也爲了自己愛的人毅然放棄自己的性命。

想到這裏沐青羽也開始忍不住的心痛,這一刻他才真正的認清了這個女子在自己心中的地位,原來一直以來她在自己心中的地位是和沐青依與姬舞璇是一樣的。

但是即便是如此,自己明白的還是太晚了,她已經永遠的離開了自己。

強烈的自責感如同是一把無形的利刃刺進了沐青羽的內心,痛徹心扉。

“她在臨死之前,因爲知道你沒有會城主府,纔會要我和他一塊勸你回去,還說即便是不能和你成爲夫妻,也要和你成爲兄妹,因爲她。。。。。。不能沒有你。”柳問天淡淡道。

“ 噗。。。。。。。”

一口悔恨的心血也跟着一點點的從沐青羽的嘴中溢了出來,一點點的留在了他胸口所帶的那枚玉佩之上,就在這時神氣的一幕發生了。

純白玉佩在沾染上了沐青羽的鮮血之後,頓時光芒大勝,接着一道細小光柱從天而降正打在了柳煙兒的額頭處。

“這個是。。。。。。。。”柳問天震驚的看着眼前所發生的事情。

沐青羽驚訝的看着那道那道光柱,起初不解,隨後臉上立刻便浮現出了一絲喜色,這種情況他並不是第一次見過,記得上一次九色鹿萌萌身受重傷的時候,也發生過這樣的事情,難道柳煙兒還有救。

一團白色如同絨球一樣的光芒在這個時候突然從遠方飛了過來,沿着那道光柱,融入了柳煙兒的身體內。

“咦。。。。。。”柳問天驚奇的用手搭了一下柳煙兒的手腕,突然興奮道:“有氣息了,有氣息了。。。。。。”

沐青羽高興的點了點頭,繼續看着那道光柱慢慢的消散。。。。。。。

之後沐青羽跟着柳問天回到了城主府找遍了整個流星城的名醫來醫治柳煙兒,但是柳煙兒卻一直保持着昏睡的狀態不醒,柳問天也是不由的跟着着急了起來。

本以爲柳煙兒在之前的沐青羽的玉佩幫助下,就可以如往常一樣,但是卻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一個人有氣息,但是卻不能甦醒,那無疑是和死人沒什麼兩樣。

屋內柳煙兒安靜的躺在軟牀上,沐青羽和柳問天各自守護在他的身邊,分別是他敬愛的父親以及最深愛的男人。

氣氛有一些安靜的可怕,自從將柳煙兒接回到城主府,並發現柳煙兒的情況之後,這兩人之間的關係就開始變得的冷峻了起來。

蘇蘇在一旁不敢說話,這幾天她也是一直都陪在柳煙兒的身邊,畢竟兩個大男人在照顧一個女病人的時候難免會有一些不便。

就在屋中,氣氛濃重的時候。

突然一聲房門被打開的聲響,着實吸引了屋內人的目光,跌跌撞撞的跑進來一個下人打扮的男子,柳問天看見他眉頭一皺似有些不悅。

那個下人感覺到了柳問天的目光也是不由的被嚇的向後縮了縮頭。

“什麼事情如此慌張。”蘇蘇輕聲道。

下人一拍大腿隨後一臉的喜悅道:“老爺,老爺,小姐有救了。。。。。。”


聽到有人這麼說,柳問天精神突然爲之一陣隨後道:“何以這麼說。。。。。”

“老爺,神醫聖手澄清大師,得知煙兒小姐的事情之後,不遠萬里來到了流星城來探望小姐的病情。”

澄清大師一位在外雲遊多年的得道高僧,出身無涯寺,據說此人醫治人無數,被人稱爲神醫聖手沐青羽也是曾聽過此人的名子。

衆人也將全部的期望放在了此人的身上。

沐青羽跟隨着柳問天來到了接客廳,只見一個光頭大和尚正坐在椅子上喝着茶水,見這兩人過來,臉上立刻也露出了慈祥的笑顏。

“哦,大師來訪,有失遠迎,還望見諒。”柳問天拱手恭敬道。

“城主客氣了。” 澄清擺了擺手手隨後似乎是無意識的看了沐青羽一眼,眉眼間立刻閃過一絲異樣。

“哦,這是我遠方親戚的侄子,來青羽,快來拜見澄清大師。”柳問天道。

沐青羽點了點頭,澄清是自己的前輩,理所當然應該拜見一下。

“見過澄清大師。”

澄清點了點頭,並沒多說什麼,直接奔主題道:

“柳城主,聽說貴千金得了怪病,我也是聽到這個消息,才趕忙來流星城的。”

柳問天聽到對方這麼說,臉上也露出了感激的表情:“大師,你可要救救我的女兒啊。。。。。”

“醫者父母心,有人命在旦夕,又豈有不知之理啊,柳城主快帶我去探望一下病人吧。”

柳問天點了點頭,更不敢遲疑,趕忙帶着澄清大和尚來到了柳煙兒的閨房內,蘇蘇此時正在給柳煙兒喂水,看見突然走進來個大和尚,便已經猜到了對方的身份。

連忙一躬身道:“大師好。。。。。”

澄清點了點頭,目光立刻轉移到了昏睡在牀榻上的柳煙兒身上。

“這個是。。。。。。。。。”澄震驚的看着柳煙兒微白的臉色,搶先幾步來到牀前,一把抓住了她的小手,將自己的兩根手指搭在其手腕處。

“怎麼了大師,我的女兒還有救嗎?”柳問天緊張道。

澄清搖了搖頭道:“怪了,我醫人無數,卻從沒有見過這樣的病,三魂七魄僅存一魄,這樣的人明明人已經死了,但是卻不知道爲何似乎有一種神奇的力量,在於爲其延長着生命,當真神奇。”

“那既然人沒有死,那便一定有什麼辦法可以治好吧,還請大師成全,只要大師可以治好她,縱使上刀山下火海,我沐青羽也願意。”沐青羽道。


澄清有一些黯然的搖了搖頭:“如果我有辦法的話,那一定是會施展的,只是煙兒小姐的情況實在是太特殊了。”

“啊?連神醫都沒有辦法,那我的女兒豈不是要一輩子這樣了。”柳問天滿臉的悲痛道,人最痛苦的時候,無疑是剛要見到希望時候,再一次被人打入谷底時候的感覺。

澄清思酌了片刻突然道:“柳城主可不可以將煙兒小姐受傷間發生的事情和我說上一遍。”

柳問天救女心切,而且再說出當日之事關於沐青羽的時候,也是稍微做了一些修改,所以並沒透漏出什麼重要的信息。

澄清將事情的經過全部聽完之後,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煙兒小姐似乎是中了某種,南疆一帶巫師的禁用咒術,有點麻煩啊,不過不要緊,既然是咒術的話,就一定有辦法可以化解。”

說完這話澄清便從衣袖中拿出一顆紅色藥丸,塞在了柳煙兒的口中,接着又有扶起柳煙兒的身體,手指靈活的點在了她身上的各處穴道上。

“南無阿彌陀佛。。。。。。。。”

澄清手中緊握着佛珠,口中默默吟唱,一層淡淡的聖潔黃金光芒出現,籠罩在了柳煙兒的身上。

一座黑色的祭壇內隱約可以聽見一個男子的略帶沙啞的歌聲,這時一個魁梧的黑影突然出現在了祭壇旁邊,半跪在地上道:“主上,老三還沒回來,會不會。”

“他失敗了,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呵呵,驕兵必敗,這一點我已經告訴過他很多遍了。。。。。”

“那暗殺沐青羽的任務是不是。。。。。。”那魁梧的身影道。

“暫且擱置一下吧,修羅道那一邊已經有動靜了。看來有好戲看了,浮華的目的是奪取世界的一切,不過事情發生的有點突然,倒是沒有想到修羅道居然會對四聖器感興趣,不過他們接下來的目的大概是逆天法則吧。”

“那我們接下來的行動。”

“不用着急,浮華的七人都不是等閒之輩,當年我邀請你們加入組織就是爲了應付今日的情況,我們只需要慢慢的等,等待着復甦的時刻到來。”

說完這句話之後,祭壇上的人擺了擺手示意眼前的人退去,又一次吟唱起了一首沒有歌詞的歌謠。

"山無陵,

江水爲竭,

冬雷震震,

夏雨雪,

天地合,

乃敢與君絕。"

月光浮現照耀在黑暗祭壇上,黑暗散去,同時露出了一個年輕手握紙扇的英俊少年身影。 隨着那一層聖潔的金色佛光降臨在柳煙兒的身上,一層黑色的如同是能量裝泥垢的東西突然出現,向澄清撲去。

事發太過於突然澄清根本就來不及躲閃,整個人全部被泥垢包圍住成了一個巨大的黑網。

“大師。。。。。。”柳問天想要衝過去幫忙,但是卻被沐青羽攔住了。

“柳叔叔,那一層黑色的泥垢,沒有那麼容易對付,恐怕染有劇毒,見血封侯。”沐青羽道。

柳問天急迫道:”那怎麼辦啊。“要知道當今世上,能救自己女兒的人可能只有澄清大師一人,如果他在出事的話,自己的女兒又有誰能夠醫治呢。

“讓我來吧。”沐青羽緩步上前,身上釋放出一層黑煙之火向那一層黑色的能量泥垢包圍了過去。

由於黑煙之火的吞噬作用,那一層黑色的能量泥垢也是很快就被全部吸收掉了,同時也露出了澄清的身影。

澄清此事臉色慘白,看來事情果然是和沐青羽說的那樣,黑色泥垢上面帶有劇毒,而他也是用自己身體的佛光來對抗劇毒,但是即便如此他還是消耗了很多的體力。

“大師,您沒事吧?”柳問天從地上將澄清扶了起來。

澄清擺了擺手,牙齒上下打禪,硬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看來他心中依然是對剛纔的事情心有餘悸。

“剛纔的那個是什麼。”蘇蘇疑惑道。

柳問天解釋道:

“那個是術士的雙重附加咒術,是術士施展咒術的時候用來增強咒術能力的一種附加術,不過也有一些人會起鬼心思,在原本的術中加入一些小手段,就像剛纔,看來之前的那個黑衣人也是爲了提防有人揭開自己的術咒纔會這麼做的。”

沐青羽吞噬完了黑色能量污垢,也是感覺身體反覆是虛脫了一般,直接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大口的喘着粗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