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沐依雪說的堅定,似乎有什麼決定已經在心裏生成,讓雲邈兒看的心驚,也讓房東也看的膽顫,她們想說什麼,卻最終什麼也沒說。


即使覺得荒唐,但沐依雪此時的神情卻讓她們不由的開始從心底相信這荒唐的一切。

……

幾日後的一個清晨,雲邈兒看着青市早報上那大大的頭條,前幾日那荒唐的感覺,瞬間成爲了真事。

‘勁爆!王家小姐一女御多男,青市市長身陷男寵行列!’

下面是那件事情的報道,絮絮叨叨的說了一堆,大意就是聯豐那個巨型廣告屏幕驚現黃色視頻,還是一女多男,在最開始,人們都以爲是哪部島國片,結果發現裏面的人都是有背景的人,不僅僅牽扯到了華夏國的最頂級的紅色家族,更牽扯到了青市市長。

這樣大的動靜自然引來了各大報社的記者,紛紛對此做出了報道,網上也四處流傳,王家後知後覺想要壓下的時候,一切都已經晚了。

而沈華城給她的那個碟片,只有青市市長林雄跟王曉雨,根本沒別的男人,側重點在林雄出軌,可現在的側重點顯然是在王曉雨的身上。

而且那張碟片還擱在她的抽屜,她也確定沐依雪並不是拿走了她的碟片去做這件事情,但沐依雪到底怎麼辦到的?

——-

推薦好友西君月好文《傻王追妻:神偷廢柴妃》,求支持~ 雲邈兒深吸了一口氣。

看來這次重生,改變的不僅僅是她,還有她身邊的每一個人。

在前世,沐依雪直到死去,也沒有對她說起過她的身世,而她一直也沒見過外公外婆。

雲邈兒合上報紙,看了一眼牆上的時鐘,時針指向了六點半。

媽媽已經做完早餐出門了,最近沐依雪經常早出晚歸,不知在做什麼。

雲邈兒一點都不擔心沐依雪,她雖然希望自己的媽媽平凡幸福,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她相信她的媽媽。雖然沈華城給她的碟片沒有用上,但上一秒的想法和下一秒的想法都會不一樣,更何況是千變萬化神祕莫測的未來?

誰都沒辦法猜出下一步能看到什麼樣的風景,只有隨機應變盡力而爲,讓主動權掌握在自己的手裏就好。

“真是一個美妙的早上。”

她伸了一個懶腰,將報紙隨手放在桌上,走進了自己房間,準備收拾書包去上學。

要期末考試了,在家呆的太久,老師昨天都忍不住打電話過來詢問情況了,她再窩在家裏也不是個事,便答應老師說今天就去學校上學。

這樣一個美妙的早晨,卻有人不覺得美妙。

林家已經鬧翻天了!

“王曉雨!你這個狐狸精生的小狐狸! 冰鎮楊梅蜜桃凍 你媽媽勾引我爸爸害死我媽媽還不夠,你還想勾引我丈夫!”林家別墅裏,傳來了一聲歇斯底里的怒吼。

那女人身穿黑色長裙,手臂處帶着白條,似在給人戴孝,素妝打扮,哭腫了一雙眼,長髮披肩,小巧的臉隱隱能看出她平時的容貌也是很美的,她惡狠狠的盯着王曉雨,一臉的悲憤。

“林雄!當初你還是窮大學生的時候我王嫣然就跟了你,不惜在家絕食也要逼我爸同意跟你在一起,幫你在官場開路,讓你做出如今的成就,爲你生兒育女,你卻跟我妹妹私通!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這樣對我!”

林雄站在那邊一臉難看,看着王嫣然,動了動脣,想說什麼卻又說不出來。

倒是王曉雨站了出來,惡狠狠的看着王嫣然,神色難看,卻還是露出一抹笑,似要在王嫣然的身上找快感“我就是要勾引你丈夫怎麼樣?!我就愛玩你的丈夫怎麼了?!當初我爸爸娶我媽媽的時候要不是你從中作梗,我爸會被爺爺趕出王家?!我媽會落得如此地步?!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王嫣然跟王曉雨是一對同父異母的姐妹,王嫣然是死去的省委書記王巖跟原配所生的女兒,王曉雨是王巖跟繼室權雅蓮所生。

“王曉雨,你給我住嘴!”林雄也臉色難看,他現在悔的腸子都青了。

“住嘴?!憑什麼我要住嘴!你算老幾?!”王曉雨猙獰道“要不是看你是嫣然那賤人的丈夫,我還不想跟你這種老男人上牀呢!沒勁!”

“你給我住口!”林雄直接擡手,扇了王曉雨一巴掌。

“你竟敢打我!你怎麼可以打我!”王曉雨也紅了眼,舉起塗着豔麗指甲油的手狠狠的朝着林雄飛了過去,卻被林雄一把抓住,不由尖叫道“放開!”

—-

推薦好友西瓜漫漫的熱文《逆天魔妃:天才獵妖師》~求支持 王曉雨的聲音因太過氣憤而有些尖銳,猙獰的模樣早已沒有了平時的美豔,額頭上還有一處傷口,她想起昨天去逛聯豐城市廣場,路過原本沐依雪之前租的店鋪,心裏正爲狠狠打擊了沐依雪而興奮的時候,屏幕上卻放了她與其他男人的黃色錄像,讓她頓時成爲了廣場上衆多路人的圍觀對象。

圍觀的人越來越多,她想逃卻被一羣不知道哪裏來的流氓圍住不讓她逃。

王曉雨甚至還記得流氓看她眼神裏的輕浮,還高喊着問她一晚要多少錢,並過來掀她的裙子,害她躲閃的時候不小心掉進了花圃,額頭碰到尖銳的石頭,傷了容貌。

可她卻不敢去醫院,一路在路人異樣的目光中回到了別墅,想要在消息還沒傳開的時候偷偷收拾行李離開青市,卻沒有想到碰上王嫣然,被她攔在了屋裏,而消息也瘋似的傳遍了整個華夏國。

這讓她以後怎麼在上層社會混?怎麼嫁個如意郎君?!

王曉雨惡毒的眼神充滿的兇狠,絲毫不覺得自己錯了,反而覺得是別人的錯。

“毒婦!都是你!你這個狐狸精,毀我家庭!” 花心總裁的契約新娘 林妍妍上前一步,直接揣向了王曉雨,恨不得將她生吞活剝了,那消息一出,她今天都不敢去學校了,以往她仗着家庭優越在同學們面前沒少嘚瑟,現在她卻覺得丟人現眼。

“我好歹是你小姨! 爹地,今天結婚了嗎? 你竟然敢踹我?!”王曉雨見此立馬朝着林妍妍伸手,一副要打架的模樣。

王嫣然將林妍妍拉倒背後,對着林妍妍說“家裏的事情不用你操心,你去上學去!”

“媽!我不去!”林妍妍掙扎的說道。

“王嬸,帶她出去上學!”王嫣然喊道,不容林妍妍反抗。

等等她要做的事情,不想讓林妍妍看到。

躲在暗處不敢出聲的王嬸立馬出來,對着王嫣然點頭,然後拉着林妍妍走了。

王嫣然看着林妍妍離開,眼神中有絲不捨,她很認真,也很仔細,像是要將林妍妍記住,然後她轉頭,看向了林雄跟王曉雨,眼神忽然變冷,也極爲堅定。

女人在遇到極痛苦的背叛過後,要麼哭哭啼啼一蹶不振,要麼就是將苦與累狠狠吞下,做出她們一生都無法做出的事情。

在經過一夜的吵鬧,痛徹心扉後的她忽然不想聽林雄的解釋跟王曉雨囂張的話,她想起了她懦弱的母親。

她母親溫柔賢惠,一心爲了父親,爲整個王家付出了所有,最終她父親卻爲了別的女人害死她母親,直至今日,她甚至還記得繼母權雅蓮在她親生母親面前囂張的模樣,母親得知父親要跟她離婚的消息後吞下農藥的場景。

她握緊了拳頭,在那一刻,她就發誓不要重蹈母親的覆轍,便棄了高官顯貴下嫁給窮大學生。

卻沒有想到,這一切,都被狐狸精生下來的小狐狸給破壞了!

男人啊!

王嫣然的眼神忽然變得兇狠。

林雄跟王曉雨被王嫣然的眼神一瞧,頓時打了個機靈,冷到了肺腑。

“你……你要做什麼?” 家中發生的一切,林妍妍都不知道,她被司機送到了學校門口,卻不想下車,她覺得現在丟臉極了,心中暗自恨着王曉雨。

也就在這個時候,她看到了揹着書包去上學的雲邈兒。

她的目光一凝,立馬噴出火來。

爲什麼雲邈兒能走在陽光下那麼隨意笑着,還能跟同學打招呼,而她卻只能躲在車裏,不敢下車?

她一直都看雲邈兒不爽,特別是今天家裏發生的一切讓她有火憋在心裏無處發泄,看到雲邈兒,自然更加不順眼。

雲邈兒直覺一向敏銳,扭頭朝着停放在校門口不遠處的豪車,立馬認出那是林妍妍家裏的車。

她向來不喜歡落進下石,看到之後也只是轉頭不再看,卻不知道這樣更加激怒林妍妍。

林妍妍見雲邈兒看過來,心裏不由一緊,正想着下一秒要如何應對,卻沒有想到雲邈兒卻立馬轉頭,一臉無所謂的模樣。

一個賤民而已,竟然這樣看不起她?!

林妍妍心裏似有邪火冒了出來,她從未像今天這麼狼狽,讓她的思想扭曲,如今她看什麼都覺得對方有敵意,看什麼都覺得不順眼。

她憑着一股怒氣下了車,揹着書包朝着學校走了過去。

卻在她走到學校的門口的時候又忽然後悔,她感覺來來往往的人看着她的目光都帶着嘲笑的意味,如針扎似的。

她站在那邊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心裏更恨雲邈兒。

都是她!早不來學校晚不來學校,偏偏這時候來學校!害她從車上下來。

卻沒有想到,這一切都是因爲她的嫉妒和恨導致的。

雲邈兒可不會去在意林妍妍的想法,她現在滿腦子都是期末考試,畢竟按照以前她優異的成績,如果真考了個鴨蛋,估計會掉光老師的下巴,媽媽也會被請到學校的。

她可不想讓媽媽擔心。

雲邈兒來到了自己所在的班級,她的到來引起了班上小小的轟動,班長走上前來對着雲邈兒笑道“邈兒來學校啦,身體好些了吧,快去位置上坐好,等等班主任就來監督我們早讀了。”

說着,班長指着第二排第三桌無人的位置。

雲邈兒看向那位置,有些熟悉,同時也鬆了一口氣。

她都忘記自己坐哪裏了,還好班長給她指出讓她記起了一些,要不然就太囧了!

“謝謝。”雲邈兒禮貌的對着班長笑道,看到班長臉色一紅,卻又想到雲邈兒似乎有未婚夫,眼神不由暗了下來。

雲邈兒走到位置上,將書包放下,也在這個時候,班主任走了進來,看了一眼雲邈兒,然後再將目光落在了第三排第四桌的位置上去。

那裏原本是林妍妍的位置,見那裏沒人,班主任皺了一下眉頭,隨即又鬆開。

市長家的那篇報道,她也知道,便也沒有多問,只是公事公辦的說道“我們現在開始早讀,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第三十六頁……”

“報告老師!”一直看林妍妍不爽的副班長坐不住了,她也看了那篇報道,知道林妍妍家出事了,心中正暗爽着,也指着班主任來的時候當衆批評林妍妍遲到,卻沒有想到班主任竟然當做沒看到,便忍不住道“林妍妍到現在還沒來學校。”

班主任皺了一下眉頭,雲邈兒看了一眼副班長,是個長相普通的女孩。 “誰說我沒來學校的?!”林妍妍正躲在角落猶豫的要不要進門,卻聽到副班長打小報告,頓時怒從心中來,立馬跑到門口,大聲喊道,眼神陰狠的看着副班長。

林妍妍覺得心中的團團燃燒的火越來越大,平常副班長拍她馬屁是拍最兇的,卻沒有想到第一個落井下石的也是她。

“賤民就是賤民!給我提鞋都不配,還想來污衊我!告訴你,即使我林家出事了,我也是高高在上的鳳凰,不像你,永遠都是出身底層的賤民!烏鴉!”

這句話明着雖然是針對副班長的,但其實把班上所有的人連着班主任都罵了進去。

畢竟身在官家的人只在少數,大多都是平民的孩子。

副班長的臉色刷的白了,幾名平時老是圍着林妍妍轉的女孩也眼露不悅,雲邈兒挑了一下眉頭。

林妍妍這樣子,讓她突然想起了柳玉宇。

家庭鉅變,竟然能讓她變成這樣。

“林妍妍,回到位置上坐好!”班主任畢竟是走上社會多年的人,形形色色的人見過很多,立馬反應了過來,訓斥道。

班主任不想在早讀課上生事,畢竟快期末考試了,鬧出事情來對誰都不好。

林妍妍狠狠的颳了一眼班主任,她忽然覺得班主任這樣訓斥她也是看不起她。

人一旦處於一種偏執的執着中,就容易將世界都扭曲了。

她憤恨的走到位子上,將書包狠狠的朝着桌上一甩,然後偏頭看到了雲邈兒,眼神裏射出惡毒的光來。

早讀課後便是語文課,雲邈兒認真做着筆記,看着書,重生後的她思維更爲敏銳,記憶也特別的好,這幾天在家裏複習的也差不多了,如今聽着也能聽懂,老師的提問也能回答出來。雖然不能一下子恢復以前那麼優異的成績,但她相信成績也不會太差。

雲邈兒認真學習的樣子讓林妍妍嫉妒的發狂,老師提問雲邈兒的時候讓她很不爽,下課同學都圍着雲邈兒關懷她的身體,問她問題,看的林妍妍恨不得殺了雲邈兒。

明明她纔是學習委員,明明她才更應該被人關懷,明明她纔是最受關注的那一個,爲什麼到頭來,卻是雲邈兒佔據了所有人的眼球?!

卻都沒有想到,早讀課的時候她說的那句話傷了多少人的自尊,她因嫉妒而猙獰的臉又有多可怕。

怨恨的情緒一直維持到中午放學,林妍妍看到雲邈兒揹着書包走出教室,就開始尾隨雲邈兒走到門口,當她看到了自家停在校門口的豪車的時候,不由的開始自尊心膨脹,忘卻了她家裏出的醜聞,立馬攔下了雲邈兒,微昂着頭一副神氣的模樣。

雲邈兒見此,不由暗笑。

今天林妍妍的目光她不是沒有察覺,只是懶得理會,卻沒有想到自己的不理會竟然讓林妍妍這般變本加厲,還攔了她的路。

“你是要走路回家吧?真是可憐,要不要做我家的車?平民啊,沒坐過吧?”

林妍妍高傲的說道,聲音很大,神色十分囂張。

雲邈兒皺了一下眉頭,覺得今天的林妍妍十分的不正常,雖然平時她也很囂張,但這麼沒腦子的囂張還是頭一回。 林妍妍這麼沒腦子的一下,讓雲邈兒瞬間覺得自己要是迴應就會拉低智商,太掉價了,都要掉成渣了。

雲邈兒選擇無視,她伸手打掉林妍妍的手,將自己的去路打通,卻更讓林妍妍氣憤,她也不知道哪裏竄起了一股邪火,嘶吼怒罵道“雲邈兒!你這個賤人!”

她的聲音很大,大的學校門口的所有人都聽得見。

在那一瞬間,四周陸續的說笑聲跟吵鬧聲戛然而止,無數雙眼睛都朝着林妍妍望去。

“呀,那是林妍妍嘛,市長家那個千金,平時特別囂張的那個。”

“市長?不會是那個市長吧。”

“我們青市還有哪個市長,不是他是誰啊?”

“上樑不正下樑歪,她爸和她小姨都那樣了,她估計也不怎麼樣,還罵別人不要臉,自己纔是最不要臉的吧。”

靜了一會,四周漸漸響起了議論聲,大多數都是說林妍妍的,也讓原本不認識林妍妍的也從現在開始認識,看着林妍妍的眼神都充滿了鄙視嘲弄。

林妍妍打了一個機靈,被衆人看的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體內的邪火也越竄越大,怨念越來越深。

都是雲邈兒!都是王曉雨! 腹黑女人撩愛計 要不是雲邈兒逼她,她也不會被這麼多人面前那麼吼,別人也不會這樣羞辱的她,要不是王曉雨做出那件事情,她也不會被那麼多人唾棄,那些望着她的目光依然會透露着羨慕,她依然會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雲邈兒的目光也冷了,她來學校本是爲了好好複習的,卻沒有想到林妍妍一而再再而三的來找茬,還將受到的那些委屈一併算在了她頭上,真以爲她是好欺負的啊!

“林妍妍,不要將我的無視當成軟弱,也不要將我的沉默當成無知,那三個混混綁架我害我掉下懸崖受傷的事情,不要以爲你能瞞天過海,也不要以爲我毫不知情,不跟你計較,只是不想浪費我的時間,因爲你不配!”

雲邈兒站在那裏,神色很平靜,目光很冷,聲音鏗鏘有力,自帶一股讓人信服的威嚴。

“但如果你還一而再再而三的找茬,就不要怪我落進下石,讓你摔的更狠更狼狽!”

林妍妍驚的不由後退了一步,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剛剛竟然後退了一步,這一步的退讓,讓她幻想出來的自尊堡壘突然坍塌,她忽然覺得自己早已被雲邈兒看穿,赤條條的站在衆人的眼皮底下,什麼祕密都沒有了。

她怎麼會知道?!她是怎麼知道的?!

“我就是看你家窮,讓你上車載你一段路,你怎麼可以這麼污衊我!”林妍妍尖聲叫道,即使是狡辯,也聽得讓人覺得刺耳。

衆人看了一眼雲邈兒,見她穿着得體,書包也十分精緻,氣質絕佳,一看就知道雲邈兒是被教養的很好的小姑娘,如果這樣的人還被人說窮,那他們呢?

四周的的目光一下子變了,看着林妍妍的眼神有藏不住的厭惡。 “沒想到那個林妍妍心腸竟然這麼壞,竟然做出那種事情來。”

“這樣的人就應該進監獄,蹲幾年的牢!”

“他們一家人一肚子壞水!”

這些壞話都入了林妍妍的耳朵裏,聽得她肺都要炸了。

“賤民!一羣賤民!你們竟敢這樣說我!” 七十年代喜當娘 林妍妍怒聲吼道。

雲邈兒收回看林妍妍的目光,眼底的紅光退去,剛剛在她做出迴應的時候,便已經開啓了靈魂異能裏的控制,在林妍妍的怒火上再澆上一點油,讓她的反應更爲激烈,也更不討人喜歡。

自有萬千觀衆將林妍妍碾入塵土,她又何必站在人前,無故給別人看了笑話。

真正的腹黑,從不當面罵架,只會在不起眼的地方,輕輕的退上一把,便瞬間讓敵人的堡壘轟塌。

正如雲邈兒。

“我告訴你們!即使我家傳出緋聞,那也是因爲我家有實力有底蘊,你們爸媽出軌也就那麼一回事!先看清楚自己再評論別人!我林妍妍不是你們能高攀的上的!”

林妍妍瘋了,她赤紅了一雙眼大叫,圍觀羣衆的仇恨值隨着她的話不斷升高,原本他們只是想看熱鬧的,如今林妍妍直接將他們也罵進去,這讓他們怎麼受得了。

“你這個小女孩怎麼說話的,這可是第一中學,名校,怎麼收了你這樣素質的學生,不會是走後門的吧!”

“最討厭那種仗着家裏優越就以爲自己是跟蔥的人了!”

圍觀路人們火氣也上來了,嘰嘰咋咋說三道四,來來回回將林妍妍家裏的人都罵了個七八遍。

“我要殺了你們!還有你!”

林妍妍衝到了雲邈兒的面前,將手高高舉起,一副要摔雲邈兒巴掌的模樣,雲邈兒怎麼可能被她打到,一個閃身正要閃開林妍妍的攻擊,卻有人站在她身前,攔下了林妍妍的攻擊。

“小姑娘家的,可別這麼大火氣,而且她也不是你能碰的!”

一聲悅耳動聽的聲音,伴隨着極爲輕微的骨頭破碎“咔嚓”聲,在衆人耳裏乍起,驚的路人渾身一抖,都投向了聲源處。

那是一枚帥哥。

這是衆人的第一反應。

年輕的女學生們下意識的收起了因爲剛剛的怒罵而有些猙獰的臉,看着他的目光瞬間充滿了傾慕,露出一抹自己認爲是最美的笑,拘謹的站在校門口,希望引他矚目,年輕的男學生們則皺起了眉頭,略有些嫉妒和敵意的看着他。

而那些家長們卻下意識的將自己的孩子拉倒身後,他們感覺到了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危險氣息。

即使他笑容燦爛,風流倜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