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沈泉在心裡腹誹不已,他直接開口道:「大彪,團長讓你傳授經驗,可沒有讓你在這裡豬鼻子插大蔥——裝象!」


「對!沈泉這話說得對。」

李雲龍立馬說道:「我算是看出來了,張大彪你小子,沒有這能耐,也就是運氣好,碰上這部下了,去去去,趕緊讓張華說說。」

「團長,你這話說的。」

張大彪翻白眼道:「運氣好也是一種能耐!」

「行了,張華你給大傢伙說說,讓他們也向我們一營多學著點。」張大彪得意洋洋的說道。

「好的。」張華應道。

張華絲毫不怯場,甚至還很有表演欲-望。

在回來的路上,他跟宋凌雲聊過,徹底知道了這次行動的來龍去脈。

這些事情,在張華的頭腦裡面,再一加工。

他就像是個說書人,有著強烈的向聽眾們講述的衝動。

更何況,這個主角,還是他親自挑中的妹夫。

張華說道:「我們是在團長的指導思想,以及營長提供的方案下,想出了一個切實可行的辦法。」

聽到張華這麼說,宋凌雲只感覺,這話怎麼這麼熟悉呢?

是不是每次開大會的時候,總會有這樣的詞?

不過,此刻張華這話說的,似乎有拍馬屁的行為,而且還是一拍拍兩。

宋凌雲偷偷看過去,李雲龍和張大彪兩人臉上都露出了笑容,似乎很受用。

李團長,說好的不喜歡讀書人那種文縐縐的話呢?

咋這話聽得你笑得眼角都起褶子了?

「……我們當時是這麼想的,咱們新一團周邊這幾十里,都被團長用鐵篩子篩過一遍了,根本不可能招到人。」

張華越說越順,他說道:「所以,我們就想著,那就跑去更遠點的地方。」

「那去那邊搞誰呢?」張華自問自答:「我們首先決定要搞的就是偽軍。」

田園小當家 「一個是偽軍好打,還有一個,就是偽軍身上確實有點東西,就算是把人打死了,最起碼還能搞條槍是吧。」

「然後,我們就去了黑雲山那邊。」

張華說道:「等我們到了黑雲山那邊以後,就碰到了土匪,來得早就不如來得巧,我們立馬就決定,先搞土匪。」

「反正摟草打兔子,土匪雖然沒有什麼武器裝備,但是,也能搞到人啊。」

「團長說過,咱啥都能吃,就是不能虧。」

「大家說,是不是這個理?」

張華已經不滿足站在原地講了,他開始走來走去,雙手揮動,講得非常情緒,也帶動起全場的情緒了。

「是!」其他幹部們全都應道。

「這小子,有兩下子。」李雲龍也樂呵呵的說道。

「黑雲寨,四十多個土匪,我們四個人上去了。」

張華說道:「一上去,就讓人關起來了,但是,咱不慌。」

「宋凌雲,我妹夫,直接就跟土匪說,你把你們大當家叫來,我們是八路軍,有事情找你們大當家。」

「土匪把黑雲寨的大當家王小虎叫來了。」

「宋凌雲直接就說,我們想起請王大當家,加入我們八路軍,一起抗日殺小鬼子。」

「完了,王小虎提了一個條件。」

「要我們幫他殺了偽軍團長謝老三,幫他報殺父之仇,他就願意投奔我們八路軍。」

「宋凌雲二話不說答應了,說,只要王小虎給他十個人,他兩天時間,把謝老三的頭給他。」

「於是,宋凌雲就帶著十個土匪,前往小河鎮,去殺謝老三。」

「……買紅旗、買鞭炮、買鐵桶、買小號。」

「把謝老三吸引出來,在溝渠山那裡伏擊!」

「……戰鬥一打響,宋凌雲一槍就把謝老三打死,然後,把謝老三身邊的偽軍軍官幹掉。」

「紅旗一插,鞭炮一放,衝鋒號一吹……」

「衝下去,大喊著繳槍不殺,偽軍就嘩啦啦的把手中的槍給扔到地上……」

「兩百多偽軍,就這麼全備俘虜了!」

在講述的過程中,張華自然是有所加工的,比如說,他們在黑雲寨裡面,當人質這種事情。

還有,宋凌雲在十個土匪面前露一手,把這些土匪全部鎮住這事,他也沒有講。

張華在心裡琢磨著,反正這些土匪,也要加入新一團的。

等他們自己講出來,到時候效果會更好,更有利於宣揚自己妹夫的厲害。

「啪啪啪啪……」

張華的話一講完,頓時,屋子裡面就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好!幹得漂亮!」

李雲龍起身誇獎道:「宋凌雲,我記得你,咱們全團尖刀班班長!」

「沒想到,你小子不光是打仗勇猛,動氣腦筋來了,也是一流的。」

「我說,要不你過來,給我當個參謀怎麼樣?」李雲龍笑著說道。

聽到李雲龍這麼說,張大彪頓時就急了。

不過,還沒有等張大彪說話,宋凌雲就先說話了。

宋凌雲說道:「團長,俗話說得好,參謀不帶長,放屁都不響,給你當參謀,我還不如當我的尖刀班班長呢。」

「狗-日-的,你個兔崽子胃口還不小啊!」

李雲龍笑罵道:「老子他娘的都只是個團長,上哪給你弄個參謀長當?等老子當旅長了,還差不多!」

「狗-日-的,參謀你也別想當了,從明天開始,給老子當個警衛班班長吧!」

「哈哈哈……」

李雲龍這話一說完,全場鬨笑。 「那感情好!」宋凌雲笑著應道:「團長給我臉,我肯定兜著,那我就給團長當警衛班長吧。」

李雲龍:「……」

張大彪:「……」

張華:「……」

其他戰士:「……」

李雲龍都被宋凌雲這個回答,給懟住了。

他娘的,這個兔崽子,還真是不按套路出牌啊。

老子給個參謀他不當,開個玩笑,讓他當個警衛班長,他倒是要當了。

雖然心裡在腹誹,不過,對於宋凌雲的表態,李雲龍還是非常高興的。

「行!」

李雲龍笑著說道:「那你就給老子當個警衛班長吧。」

在蒼雲嶺突圍中,李雲龍的警衛員虎子還是犧牲了。

在原劇中,虎子是抱著集束手榴彈,炸小鬼子九二式重機槍犧牲的。

而這次,虎子是在跟著李雲龍回去救援一營的時候犧牲的。

倒是王承柱雖然少打了兩炮,卻幸運的活下來了。

「好了,那就繼續說說這些偽軍怎麼處理吧。」李雲龍說道。

「報告團長。」

宋凌雲向李雲龍報告道:

「俘虜這些偽軍的時候,我跟他們說過,我們八路軍是有紀律的,他們願意當八路,那我們就留下他們,如果不願意,我們就放他們走。」

「嗯,這話不錯。」

李雲龍點頭道:「你們都聽到沒有,人,一營給你們弄回來了,現在,能不能留下,就看你們各自的本事了。」

「我把話放著了,要是飯都喂到你嘴裡了,你們還吃不下去,就別怪老子降你們的職。」李雲龍神情嚴肅的說道。

「團長……等等!」

張大彪連忙喊道:「團長,這可是我們一營弄回來的人,咋變成全團分人了?這大鍋飯也不是這麼吃的吧?」

「大彪,俗話說得好,有難同當,有福同享。」

二營長沈泉說道:「你們一營弄了這麼多人回來,怎麼著,兄弟們一起共享一下,不行嗎?」

三營長張來福也說道:「就是,都是一家人,用得著說兩家話嗎?」

「一營長,你找我借槍的時候,我可沒有多說廢話吧?」

「是啊,你們一營吃肉,兄弟們跟著喝點湯沒關係吧?」

歷史的屋檐 「……」

張大彪這話一說,頓時就陷入了全團連級以上幹部的汪洋大海中,被圍攻了。

李雲龍笑呵呵的看著這一幕,伸手示意大家停下來。

「大彪,不是我說你,吃獨食就不對。」李雲龍說道:「兩百多人,你們一營能吃下嗎?」

「要我說,就大家各憑本事,誰搶的人多,就算是誰的。」

李雲龍又叮囑了一句:「我可先說好了,一個都不許走掉啊?」

「是!」二營和三營的人,立刻大聲應道。

「是!」張大彪也只能苦著連應承下來。

「營長,沒事。」張華在張大彪身邊小聲說道:「咱們還有四十多個土匪,那都是個頂個的好兵料子,比這些偽軍強了不知道多少。」

「還有,在回來的時候,我就已經拉攏了不少偽軍。」

張華自信的說道:「到時候,肯定是我們營留下的人最多。」

「你小子,可以。」張大彪頓時就笑了。

「好了,你們都趕緊給老子去拉人,趕緊把這事給老子辦妥了。」李雲龍把手一揮,示意屋子裡的幹部們,趕緊出去分兵。

單身公害 「是!」

頓時,新一團的幹部們,迅速的朝著空場地上跑過去。

他們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使勁的往自己的隊伍裡面拉人。

要拉人,肯定是不能亂糟糟的拉。

首先,張大彪、沈泉、張來福他們三個營長,輪流上台演講。

名門隱婚:獨寵囂張小萌妻 把這件事情跟偽軍們說清楚了,然後,就開始選人大比拼。

美漫之BOOS入侵 三個營,分成三個大區,各營下面的排,又分成各自的小區。

這兩百多人的偽軍,就在空場地上面,根據自己的選擇,去加入想要加入的營、排。

而為了讓偽軍加入自己的隊伍,各營派出了所有人員,快速的找到這些偽軍,各種拉關係。

熱情的程度,讓這些偽軍都感覺回到了家裡,熱鬧得跟菜市場一樣。

「大當家,怎麼沒有說我們去選啊?」楊大頭向王小虎問道。

「你是不是傻?」

王小虎撇嘴說道:「張排長不是說過,我們直接加入他們一營一排嗎?」

「這樣的啊。」楊大頭恍然大悟道。

楊大頭突然問道:「那我是不是會加入宋班長的尖刀班?」

「我哪知道?」王小虎給了他一個白眼。

王小虎自己還想加入宋凌雲的尖刀班呢。

他聽楊大頭他們說過,宋凌雲隨意一槍,打下天上一隻鳥以後,頓時就對宋凌雲的槍法佩服不已。

尤其是,宋凌雲還幫他報了仇,王小虎更是堵宋凌雲佩服的五體投地。

宋凌雲跟著李雲龍出來以後,就看到了這樣的熱鬧場面。

在他看來,這就跟大學剛一開學,各種學生會組織,忽悠新生加入學生會的場面是一樣的。

這些偽軍,一個個的臉上都露出了傻笑,不知道該加入哪個隊伍了。

在這樣熱鬧的氛圍下,所有的偽軍都被感染了。

根本沒有誰想起來,自己還要離開。

往往有一個偽軍加入哪個排以後,迅速的,就會拉進好幾個熟悉的人進去。

對於這樣的情況,彼此互相競爭的三個營長,也是有各自應對方法的。

人可以先拉進去,但是,幾個熟悉的人,小圈子裡面的人,是絕對不會分到一個排的。

八路軍的隊伍裡面,是要杜絕這種山頭主義的,在搖籃裡面就要扼殺掉。

「可以,不錯。」

李雲龍看到這樣的場面,心中非常滿意,他砸吧著嘴說道:「接下來,好好訓練一下,咱新一團的戰鬥力,又是全旅第一了!」

這一晚,新一團是熱鬧無比的。

所有的偽軍都感受到了什麼叫家的溫暖,各營分贓完畢以後,就帶著各營的新兵們,去吃了頓熱乎乎的晚飯。

然後,全團除了崗哨以外,所有人都滿意的進入了睡眠。

只是,第二天一大早,宋凌雲一醒來,就有點發懵了。

他發現,李雲龍給自己的這個警衛班班長,竟然也是個光桿班長,手下連個兵都沒有。

這能行嗎?

自己好不容易弄回來人,有個名副其實的班長可以當了。

轉眼之間,又成了光桿班長,這不竹籃打水一場空嗎?

不行,這事得找團長!

醞釀了一上午以後,趁著下午李雲龍喝酒的功夫,宋凌雲就主動找他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