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沈曼兒雙眼一閃,一個彌天之眼出現在天空。


那個眼睛睜開,青州幕後管理者立刻動彈不得,給了地獄三頭犬機會。

「噗」一個巨大的口子出現在青州幕後管理者胸口。

他感到很憤怒,盡然被偷襲,他可是做好防禦措施了。

只是他不知道埋伏他的人早就到了。

他沒有意識到人言可畏,若不是他這次行動暴露,他也不用受這個苦。

他知道收復地獄三頭犬不成,決心離去。

可是發現自己根本就走不出去。

「陣法!」一股危險的感覺立刻湧上心頭。

幸好反應極快,差點被地獄三頭犬一口咬中。

地獄三頭犬的攻擊極強,並且防禦力也極強。

「道友,在下認栽,可否放在下一馬!」這時候青州幕後管理者沉聲往四周說道。

「可以,不過我要雷魄!」 狐朋仙友 炎龍宇裝出一種沉穩的聲音說道。

提到雷魄,青州幕後管理者雙眼一寒。

雷魄可是他身上最為寶貴的東西,可是他用命得到的。

「閣下不覺得這要求有點過分嗎?」青州幕後管理者沉聲說道,同時避開了地獄三頭犬的攻擊。

「你覺得你有選擇嗎?」炎龍宇說道,便陷入了沉默。

這種感覺讓青州幕後管理者很憤怒,他感覺得到外面的傢伙打不過自己。

可是被限制在這裡,只能憋屈受罪了。

看著地獄三頭犬的攻勢愈發迅猛,自己身上的傷勢愈發嚴重。

青州幕後管理者終於忍不住了,修鍊到這個境界不容易。

他決定認栽了,留的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手中一揮,一股銀藍色的光團朝天空扔去。

很快,那個光團就消失了。與此同時,那個圍住青州幕後管理者的陣法也消失了。

青州幕後管理者的目光朝某個方向望了望,然後就離去。

炎龍宇和沈曼兒看了一眼地獄三頭犬,發現它長得異常兇殘,並且氣勢給人一股強烈的壓迫感。

炎龍宇和沈曼兒覺得想要擊敗地獄三頭犬需要付出不小的代價。

既然東西已經拿到手了,就沒有必要再糾纏下去。

沈曼兒和炎龍宇於是便將要離去。

可是就在炎龍宇和沈曼兒要離去的時候,一股熟悉的感覺吸引了炎龍宇。

《造化經》的感覺,炎龍宇感到一股吸引力在誘惑著他深入這裡。

透過地獄三頭犬的洞穴,炎龍宇發現那股吸引力來在於死亡谷內部。

這讓炎龍宇感到很為難,擊殺地獄三頭犬,算上他和沈曼兒還有一定的幾率。

可是進入死亡谷,他們沒有幾率能夠成功活下來。

關於死亡谷的事迹他們聽到了太多的故事了。

尤其是青雲宗的渡劫期老祖進入死亡谷再也沒回來給死亡谷刻畫上了危險的句號。

因為以往的人們只知道死亡谷號稱仙者不入,可是大多人只以為這是一個誇大的說法。

百年前,青雲宗的老祖大限將至,為了尋找機緣,突破更高的境界活下去,決定去闖死亡谷。

可是在進入死亡谷不足三年,青雲宗的老祖的靈魂玉佩直接就碎了。

這可驚訝了很多人。

青雲宗的雖說在一品宗門中排名靠後,可是老祖可是實打實的渡劫期的存在。

可是也不至於就這麼死去,這讓人們意識到死亡谷的危險程度。

可是卻激發了更多人的奪寶。

一位渡劫期強者留下的東西,再差也能讓人無限接近渡劫期。

可是那些進入探險的人無疑全部都死了。

炎龍宇明顯感到機緣在靠近,可是這種危險的感覺提醒著他不要往前。

炎龍宇極力壓制住自己的衝動,決定先提高實力。

要不然這種實力進去,無異於給死亡谷增加一些寶物。

有的時候有機緣,也得有命去拿的。

炎龍宇找了處隱蔽的地方,讓沈曼兒在外護法。

他決定吸收雷魄,這其實是一件很冒險的事。

眾所周知,雷代表著天罰的力量,很少有人能夠掌握他。

只有那些稀少的雷靈根能夠修鍊出雷霆之力。

無疑,只要他們成長起來,每一個都是能夠越階挑戰的人。

雷真元霸道,威力強大,對戰時更是如此,很多人都很難接下雷的攻擊。

雷魄就是在一處充滿雷霆的地方誕生的。

雷魄的出現,需要上千,甚至上萬年才能形成。

吸收雷魄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比之天劫差不多。

因為你必須將雷魄吸入體內。

在你體內,雷魄會感到不安,於是會暴怒,瘋狂的攻擊,摧毀你的經絡。

這也是為什麼身為大乘期的青州幕後管理者為何沒有吸收雷魄。

是他不敢嘗試,成功了可以傲視同階,可是失敗后,就與世長辭了。

這個讓青州幕後管理者不敢賭。

越是修為高的人越惜命因為他們享受到很好的生活,有著強大的實力,尊貴的地位,還有著漫長的生命。

因此很多修為高的人很難突破,他們習慣了安逸的生活。

他們失去了以前的那種敢拼的性格。

但是吸收雷魄對炎龍宇來說危險並

不大。

因為炎龍宇有破碎鏡片,這可是能夠吸收一切自然能量為己用的神奇存在。

炎龍宇把雷魄抓在手上,就感覺到雷魄一股強烈的抵抗。

於是炎龍宇將鏡片拿出,很快這個雷魄就老實了。

如同老鼠遇到貓,不敢炫耀了,在炎龍宇手中瑟瑟發抖。

鏡片看到雷魄,一股奇異的吸力傳來,雷魄毫無抵抗就被吞噬了。

於此同時,炎龍宇感覺到一股舒適的雷霆能量從鏡片中傳來進入炎龍宇體內。

炎龍宇緊閉雙眼,感受這體內的雷霆之力。 天帝

沈曼兒心想,這兩人不會是記憶錯亂了吧?

為什麼會是同樣的故事情節?

沈曼兒對三殿下說道:「殿下,我想去見天帝陛下。」

三殿下愣了一下,緊接著欣喜道:「紅玉,你是想跟父皇提我們的婚事嗎?」

沈曼兒說道:「三殿下,我實在是對以前沒有一絲一毫的記憶了,我希望在陛下那裡找到答案。」

三殿下說道:「好吧,我帶你去見父皇,你應該很快就能想起來,我們的婚事也該提上日程了。」

三殿下帶著沈曼兒去了陛下的寢宮。

侍者進入通報,結果天帝只讓沈曼兒一個人進去。

三殿下有些不解,也想跟著進去。

侍者說道:「這是陛下的意思。」

沈曼兒心想不讓三殿下進去也好,自己正好有些問題要問。

三殿下無奈只好等在外面。

沈曼兒進去之後,小心的大量著室內的裝飾。

心裡感嘆著,不愧是天帝,這居處就是氣派。

沈曼兒見到天帝坐在案前看書,低著頭,沈曼兒也沒看清天帝的樣子。

侍者提醒沈曼兒,讓沈曼兒見了行禮。

沈曼兒拱了拱手,說道:「參見天帝陛下。」

這也是從電視劇里學來的,也不知道對不對。

好在天帝沒有在意這些。

天帝抬起了頭,讓侍者下去。

沈曼兒見天帝要和自己私聊,有些擔心,怕自己沒辦法控制劇情的走向。

沈曼兒打量了天帝的長相,暗自慶幸天帝沒有長成炎龍宇那樣。

要真是那樣,沈曼兒估計得瘋。

天帝開口了,上位者呆久了,聲音很是威嚴。

「沈曼兒?」

沈曼兒沒想到天帝能直接認出自己是沈曼兒,而不是紅玉仙子。

不過畢竟天帝嘛,沒點本事怎麼能行?

沈曼兒說:「我是沈曼兒,天帝陛下,為什麼大家都把我認成了紅玉仙子?」

天帝說道:「你本就是紅玉仙子,下凡之後才成了沈曼兒。」

沈曼兒覺得天帝話裡有話,不敢開口了。

天帝說道:「你有什麼想問的?為何不開口了?」

沈曼兒說道:「三殿下和嗣月仙人都說我和他們兩情相悅,我卻沒有記憶。」

天帝皺了皺眉。

沈曼兒又接著說道:「本不該拿這點小事來麻煩陛下,但是畢竟關係到三殿下,所以還是來您這求證。」

天帝說道:「你就不怕我偏袒老三?」

沈曼兒說道:「我還可以找月老求證。對了,我剛剛怎麼沒想到?」

畢竟術業有專攻嘛。

天帝被沈曼兒逗笑了,說道:「你明知道你的姻緣線已定,何必又拿這件事來糊弄我?」

沈曼兒心說,他知道我已經和魔尊大人成親了?

軍婚盛寵:老公,太悶騷 天帝說道:「你那點小心思就不用隱藏了。」

沈曼兒說道:「天帝陛下,我也不知道事情為什麼會走到這一步?你給我找個出路吧。」

天帝說道:「出路自然是自己找的。」

沈曼兒說:「我自然也明白這個道理,但是我現在真的分不清真假。」

天帝說道:「也許他們說的都是真的。」

沈曼兒不信,自己怎麼可能同時和兩個人有牽扯,而且那兩人還是好朋友。

沈曼兒說道:「陛下,這事也關係到三殿下,您還是給我指條明路吧。」

天帝說道:「你的姻緣已經定了,老三註定不能得償所願。」

沈曼兒抓狂,這跟自己明明沒有關係的好吧。

又不是自己招惹的桃花,幹什麼要讓我承擔後果?

沈曼兒說道:「陛下既然知道我已經有了姻緣,那麼三殿下和嗣月那裡我就明說了。不能讓他們對婚事還就有期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