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江林牙齒在打顫,眼中噴射悲哀的怒火,「他是我二哥,我親二哥!為了家主的位置,他竟然對我出手!要不是,要不是……」


下面的話,江林怎麼也說不出口,瞪大的眼睛里,淚水湧出,滴落而下。

蕭易對此,也不知道怎麼勸解。唯有拍了拍江林的肩膀,以示安慰。同時,在心底長嘆一聲。

宗門有宗門的競爭,世家有世家的殘酷。

這種事情,無論哪個世界都一樣。家主位置,和皇帝位置其實一個樣。

那些皇子為了爭奪皇帝的寶座,可是什麼事都乾的出來。別說殺兄弟了,殺老子也敢幹!

蕭易對此沒興趣,安慰了一番后,便讓其他人整理死去的同伴屍體,把車隊恢復原狀。然後,一群人浩浩蕩蕩的開往金陽鎮。

一到鎮上。

蕭易便撇下江林,急沖沖回到家裡。

出來迎接的是母親劉氏,挺著大肚子,看見蕭易,歡呼一聲,就想跑過來擁抱。蕭易嚇了跳,施展身法,搶在母親面前,衝到她面前。任由她抱著,念叨、關懷。


這種母愛的感覺,蕭易很享受。哪怕他現在已經是一名武王了,也沒有半點抵觸。

劉氏在說,蕭易在聽。母子倆念念叨,說了一下午。等馬向榮回來后,看見蕭易,又是一陣歡呼。然後親自出去買好菜,下廚做給蕭易吃。

一家人,熱熱鬧鬧的過了一晚上。馬向榮因為興奮,甚至喝醉了。倒下之前,還念叨著「真好、真好」。

大半年前,他們誰也不會想到有這樣的日子。可現在,什麼都實現了。

今年是三個人,明年就是四個人。

雖然蕭易明年還在不在家裡,是個未知數。但為了劉氏肚子里的弟弟/妹妹,蕭易不顧馬向榮勸阻,倔強的花大價錢在金陽鎮里買下一個院落,然後請來一個保姆團隊,全天候伺候劉氏,等待生產。

末了,還請金陽鎮鎮長,吃了一頓飯。送上一堆靈符、靈丹,十萬兩巨款。一次性為馬向榮、劉氏,解決所有後顧之憂。

所有一切搞定,又在新家住了三天,這才回到宗門,交接完賞金任務,趕到居住所在山峰。

或許是趕的巧,蕭易剛把屋子打掃了一遍,出門準備去找劍痴時,劍痴已經自動找上門來。

一進門,就悲憤喊道,「乖徒兒,為師對不起你啊!」

嗯???

蕭易眼睛眨了眨,滿臉疑惑,「師尊,怎麼了?」

大半年不見,劍痴依舊邋裡邋遢,身上穿著乞丐裝,蓬頭垢面,髒兮兮一片。雖然有些臭味,但因為實力強悍的緣故,並不是很濃。

不過,即使如此,蕭易也不得不元氣外放,抵擋劍痴身上傳遞過來的別樣氣味。

「哎,都是為師不好,沒有半點自制力。宗主世侄一開口,就……咦,乖徒兒,你的修為進展不錯嘛,都有武靈……不對!都有武宗……也不對!」

本是懶散叫喊的劍痴,猛然瞪大眼睛,雙眸中迸射犀利的光芒,在蕭易身上電一般的來回掃視,髒兮兮的臉龐上,流露驚駭。

「乖……乖徒兒,你……你現在是武王境界?」劍痴聲音在顫抖,犀利目光,死死的盯著蕭易。

「這個啊,運氣不錯,前幾天剛突破到武王。」蕭易摸了摸鼻子,淡然道。

噗!

劍痴一個咳嗽,差點讓口水嗆住,「運……運氣不錯?運氣不錯,就能那麼快突破到武王?」

劍痴發現自己大腦有些不夠用了。

蕭易這個弟子,他基本……不,他根本就沒傳授過一次武學要點、修鍊心得、武道瓶頸等等,所有東西。

可以說。

蕭易在那麼短的時間裡,成長到一名武王,完全是靠他自己的悟性,以及機緣!

運氣或許有一點。

但一名武者想要變的強大,機緣才是最重要。當然,悟性也佔了五成。

蕭易在這兩樣,竟然都不缺。這讓劍痴差點激動的暈眩過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震驚過後,劍痴咧嘴大笑,在小院落里,又是翻跟頭,又是打拳,或者練劍。豪邁、痛快的笑聲,傳遍整座山頭。

蕭易也不制止,等他笑夠了,停止下來了,才上前好奇問道,「師尊,您剛才到底想和我說什麼?」

「無上劍訣試煉歸屬者問題!」

劍痴脫口而出。

唰!

蕭易瞳孔頓時放大,呼吸變急促,「師尊您說的是真……真的?您創造的無上劍訣,已經……已經成功了?」

「是成功了,但會不會出現問題,還不能保證。」劍痴緩過一口氣,解釋道。

出問題?

蕭易聞言一怔,「出什麼問題?難道說無上劍訣修鍊了有什麼副作用?」

想到這裡,蕭易莫名打了個冷顫。

在地球的武俠世界里,可是有一本劍譜副作用大的,讓男人連男人也當不成!

「不知道。」

劍痴苦笑,「劍訣是我創造出來沒錯,但目前為止,我只領悟了第一部分,第一招。剩下的兩個部分,以及後續招數,沒有半點頭緒。」

「也就是說……」

「也就是說,這門劍訣的級別,並不確定。因為它不完整。會不會讓修鍊者產生副作用,也不清楚。所以,這件事一直拖著,沒有大範圍公開。」

劍痴說完,低下頭。

蕭易則是沉默。

低頭在心中計較得失問題,思索了好半天,抬頭迎著劍痴可憐巴巴的目光,正色道。

「我願意當這個試煉者!」

… 馬勒戈壁的。


哥就不信了,好不容易碰上一門有可能是天級武學的劍訣。要是錯過了,那可是連後悔也沒地方悔去。

拼了!

不就是不完整的劍訣嗎?當初《破天拔劍術》也不完整,自己不照樣修鍊有成?

天級武學本就難得,不容易領悟也在情理之中。

蕭易自信可以做到往深處鑽研。有強大的靈魂力做後盾,哪怕時間花的長一點,也要完全吃透!

「好,好,為師就知道乖徒兒敢站出來!」

劍痴滿臉激動,搓著手,興奮不已。不過,忽地想起另外一件事,臉上振奮神色退去,轉為尷尬,訕笑道,「那個,乖徒兒啊,這試煉者還有個問題。」

「問題?」蕭易皺眉。

「對、對。」劍痴尷尬道,「為師低估了那幾個小子的瘋狂,這個試煉者,需要通過比試考核,最後獲勝的一名,才有資格修鍊。」

劍痴臉上害臊的不行。

畢竟當初他可是答應,無上劍訣讓蕭易第一個修鍊的。現在劍訣創造出來了,又需要蕭易和其他人對打。獲勝了,才能修鍊。

這對一貫注重承諾的劍痴來說,很是羞愧難擋。

蕭易也是沉默,不過,不同於劍痴,他臉上流露古怪,遲疑了半響,問道,「師尊,您是說,這個試煉資格很多人爭搶?」

「是的。雖然是不完整的劍訣,但它是為師耗費五十年時間,融合飛雲宗七大絕學而自創出來的無限逼近天級的劍訣。只要修鍊了,不管是誰,多少能增強自身實力。」

劍痴臉龐上流露自豪,「也正因為這一點,那幾個小傢伙都不想錯過。畢竟天級劍訣,誘惑力太大了。 脫貧倒計時 ,也夠他們實力提升一大截。在對敵時,起到一擊必殺的效果。」

「所以……」

「所以,我要和那幾個小傢伙打?那幾個小傢伙是誰?」蕭易無語介面道,「另外,我們飛雲宗不是三大絕學嗎?什麼時候有七大了?」

「嘿,明面上當然只有三大,真正上是七大,事實上有九大!」

「只不過上千年來,遺失了兩大,現在留下來的只有七大,即便如此,地級中等的《光影魔拳》也缺少了後半部分。」

劍痴洋洋得意的解說。

話音落下,想起蕭易問的其他問題,又繼續說道,「至於那幾個小傢伙是誰,嘿嘿,還不就是那幾個真傳弟子。」


倒!

蕭易撇嘴。

這無上劍訣還真搶手。不是完整的,也有七大真傳弟子參與進來搶奪修鍊資格。

蕭易不知道的是,眼饞無上劍訣的不止七大真傳弟子,還有另外幾個傢伙。只不過那幾個人是飛雲宗的真正寶貝,華天雄為了防止以防萬一,不讓他們參與搶奪,才只有七大真傳弟子參與。

另外,涉及到天級劍訣,又是七大真傳弟子之間的戰鬥。這場修鍊資格爭奪戰,還有另外一層意義!

蕭易不知道真相,聽到要和七大真傳弟子打,就沒來由一陣興奮。

趙星辰!終於要交上手了!

「師尊放心,我會贏得比賽,得到第一名的。」蕭易深呼吸,靜下心來,正色道。

「好,為師就知道你能行!」劍痴拍了下蕭易肩膀,得瑟道,「那幾個小傢伙,除了姬丫頭有點棘手外,其他人不足為慮。為師相信你,可以輕鬆搞定他們。」

「這個,也不一定啦。」蕭易靦腆一笑,忽地一頓,想起什麼,問道,「對了師尊,菲……姬師姐的修為,現在是哪個境界?」

蕭易差點脫口說出「菲兒」兩個字,在劍痴面前,他還不怎麼放的開。

「高級武王。」

劍痴吐出四個字,眉飛色舞道,「雖然比你強那麼一點,但為師相信你,一定可以戰勝她!你唯一要忌憚的就是她的心劍!據傳,她已經領悟出了《三元劍訣》的一招心劍!」

劍痴說到這裡,有些感慨,又有些振奮。

姬雨菲越強,飛雲宗自然越有面子。這種實力和身份皆備的弟子,無論在哪都是最受歡迎的存在。

劍痴高興,蕭易卻有些傻眼。

高級……武王?

菲兒也是武王了?

自己辛辛苦苦在外奔波大半年,幾次遭遇險境,差點丟了老命,又連連奇遇,才有武王的修為。

這丫頭到好,在宗門裡修修鍊,就直線突破。人比人,還真能氣死人。

不過,想到姬雨菲叫自己麒麟哥哥,是自己的緋聞武道伴侶,蕭易又由衷的感到欣喜。畢竟,怎麼說,是自己人不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