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毛毛果然變得比之前大了許多啊。


之前的毛毛,呆在杜風的掌心裏面,頂多就比他的巴掌大小差不多。

可是此時的毛毛,在杜風的掌心裏面居然大了不止一倍兩倍了。

剛纔杜風一心想着將這些薔薇給插在土裏面,所以並沒有太過注意。

惡魔通緝令:獵捕偷孕媽咪 ,頭上的耳朵……反正就是整個身體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而且那雙眼睛看着特別的亮且清澈。

明顯就看着比之前更加的機靈了。

這一夜之間,爲何會有這麼大的變化啊?

“你吃了什麼東西嗎?”

毛毛的變化,倒像是杜風之前給杜太郎吃的那個動物壯骨丸的功效。

不過杜風可是確定,他就那一顆動物壯骨。

而且是他親手餵給杜太郎的,所以動物壯骨丸不可能到毛毛這裏來的。

“我沒有吃什麼東西呀。”

毛毛一臉的懵逼,它不知道杜風在懷疑什麼。

難道是他有什麼東西丟了嗎?

“那行吧!你先去忙吧。”

毛毛的也不可能騙他!看樣子是真的不知道它自己有什麼變化。

杜風雖是這樣說,可是心裏一直在想着,他是不是錯過了什麼?

心裏有個答案,呼之欲出。可是到嘴巴邊上,他卻又說不起來了。

杜風繼續插栽着薔薇枝條,插了兩根,這才突然想起來。

昨天毛毛和它的小媳婦,好像喝了他用來澆園子而剩下的哪一點靈水了。

難道真的是和靈水有關嗎?

是靈水讓毛毛強壯,長大了不少嗎?。

“毛毛,你過來。你今天有沒有什麼其他的發現?關於您身體的各方面變化。”

杜風又將毛毛喊到自己身邊來問道。


“我身體的情況嗎?”

毛毛停下手中的工作,歪着頭想了一下。

“我覺得今天的我,變得比我之前靈活了許多。而且跳躍能力好像也增加了不少。”

“你看,之前那兩棵相隔的樹,我還跳不過去呢!不過剛纔下來的時候,我可以輕而易舉的就跳到了另一棵樹的樹枝了。而且從那麼高的枝頭跳下來,也是輕而易舉。”

“那就是了。”

杜風激動的擼了一下毛毛後背發亮的皮毛。

褚少,離婚請簽字

沒想到這個靈水對植物有效,對動物也這麼有效啊。

那對人有沒有效呢?

杜風忽然這樣想着。

他只有一個靈泉的泉眼,如果是作爲日常使用的話,估計靈水是不太夠的。

不過他覺得,可以用來平日喝水來使用一些的。

反正他每天也喝不了多少的水。

不過,應該是沒有什麼副作用吧?

杜風決定等會回去的時候,他也喝一點兒靈水試試。


最好就是,給杜太郎也喝一點兒!

“行了,沒事了,繼續忙吧!”

杜風拍拍毛毛的尾巴,讓它繼續去忙活。

大家齊心協力,大概用了兩個小時的時間,就將薔薇全部都插在了泥土裏面。

現在泥土還比較溼潤,也不着急的澆水。

杜風決定,等明天早上的時候,再過來給它們澆水。

“感謝大家的幫助,現在收工了。走,跟我回竹屋裏面去吃野豬肉乾吧!”

“我家種的西紅柿,還有黃瓜也是超級好吃的哦!大家都可以來吃。”

杜風招呼着這些小傢伙,他們一起回到了竹屋。

杜風打了一盆水,先是給讓大家洗一下,他自己也清洗了一下。

接着就給大家先發幾塊兒豬肉乾,還有黃瓜和西紅柿這些蔬菜。

雖然說松鼠是比較喜歡吃堅果類的東西,但是這些蔬菜清脆爽口,松鼠們的牙口這麼好,一定也是非常愛吃的。

不過因爲又是靈水澆灌種出來的東西,肯定比正常的瓜果蔬菜要好吃了許多。

所以這些松鼠,小小小心翼翼的嚐了一口之後,開始大塊朵碩起來。

杜風也搬了一個竹椅,拿了兩根黃瓜坐在院中休息一下。 今天這大半天,實在忙的太累了。

不過他確實沒感覺到有多餓就是了。

看着大家咬的“嘎嘣脆”的瓜果,所以他也忍不住吃了起來。

“薔薇真的這麼好種嗎?就這樣插在泥土裏面就能存活嗎?主播這麼有自信的嗎?”

“唉,可惜了,這麼好,這麼大一顆薔薇,居然就這樣被主播給糟蹋了!主播要是在十萬大山裏面再住個幾十年,那豈不是要把十萬大山裏的這些植被全部給破壞完?”

杜風也看見了直播間裏面,網友們紛紛在討論着關於薔薇能不能活的話題?

能不能活?

那估計還得幾天才能知道。

所以此時,杜風給他們解釋這麼多也沒有啥用。

如果真的有心思的話,不如就留在他直播裏間裏面,慢慢的看着唄!

反正他每天早七點,晚七點都會開直播間的。

有時候,有些事情不需要自己用嘴巴解釋,而是需要用事實來打臉才爽快。

他也想給這些網友上一課,看事情不要只看片面的一些東西,有時候眼睛看見的未必都是真的。

如果想要了解一件事情,想要評判一件事情,不如先了解這件事情的前因後果,用最理智的態度來評論這件事情。

先如今,網絡科技的發達,以後不管是任何事情,說不定都是用網絡來溝通的。

如果大家改不了這個斷章取義的毛病,隨意評論的話,那麼未來的互聯網社會也將是一片灰暗。

雖然互聯網跟杜風沒有多大的關係,但是因爲之前聽說了太多因爲網暴生病的人…….

杜風覺得,不隨意評論,這樣簡單的行動,應該從每個人身邊做起。

杜風吃完黃瓜,坐在竹椅上面搖啊搖的,不知不覺也就睡着了…….

“風娃子,風娃子,你在不在?”

杜風是被這山中迴盪的迴音給吵醒的。

他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這才發現自己居然就這樣,躺在椅子上面睡了一覺。

看來今天折騰那個薔薇花。是真的有點累了。

“風娃子,你在哪裏啊?聽到快點,回答我。”

杜風站起來,這纔想起有人在呼叫他。

聽聲音好像是他們大溪村的村長。

杜風反應過來,順着聲音的來源處,在半山腰就看見了村長帶着一個揹着箱子,穿着藍色衣服的人。

“村長,你怎麼這個時候過來了?”


“風娃子啊,聽說您那有狼,所以我就沒敢過去。”村子有些不好意思。

“我這不是剛好看電工有點時間,所以就帶着他過來給你商議一下牽電線的事情嗎?”

“你之前不是也囑咐了,想要牽電線嗎?你說你一個人跑在斷崖,這麼偏僻的地方去住。如果再沒有電的話,晚上再遇見什麼危險那可如何是好啊!”


“還是早點把電線給牽上,讓你用上電比較好。”

“不過就是……我剛在來的路上,問了這位同志,他說你這麼遠的距離,如果光買電線的話就得好大一筆錢呢。”

村長是個熱心的人,他噼裏啪啦說了一大堆,杜風也算是聽明白了。

“錢沒有問題,只要給我的電安排上的,不管多少錢,我都會給的。村長和這位大哥請放心吧。”

“不光是要給電錢,耽誤你們的工錢我也會給的。”

“所以麻煩村長和這位大哥跑一趟了,咱們現在就來估算一下大概需要多少錢吧。”

杜風倒也是乾脆的人,他想着既然人家大老遠的跑來一趟了,就不要拐彎抹角,直接一次性說清楚比較好。

早一點動工,早一點給他用上電,其實也是不錯的。

“你好,我剛纔來的路上也看過了,如果單純牽線的話,也就幾千塊錢的事情,就可以搞定。”

“就是這林中小動物太多了,如果光牽電線的話,只怕這些小動物無意間會破壞掉的。”

“所以我建議,在這電線外面還要加固一層管子,這樣的話應該能夠保護一下電線。”

“不過,這樣下來的話,費用就要高了許多。”

“也看你自己的意思吧!加不加也都行。如果以後用電方面有什麼問題的話,你打電話,我們也是隨叫隨到的。”

這位電工非常客氣地說道。

雖然他也不想討麻煩,但是聽村長說這位可是他們村兒第一位走出來的大學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