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比賽繼續,戰亦寒每一次都是速戰速決,一招將對手擊敗。只是短短十幾分鐘,就已結束了比賽進入了決賽。


高台的幾名長老都欣賞的看著戰亦寒。

「真不愧是六系純靈根,實力果然不俗。」

「可惜戰亦寒已經決定要去陣法峰了,哎!」

陣法峰的長老得意哈哈一笑。不過他沒有說話,他得意可以,太得意了可是要引起公憤的。

王進看著向著台下走來的戰亦寒,雙拳緊緊的握著,眼中滿是陰戾的寒芒。等著吧!我走不到決賽,你和蘇瑾月同樣走不到。

「周師兄,你覺得你有幾成把握戰勝那個戰亦寒?」周繼洲身旁的一名弟子問道。

冥皇令,傾世小懶妃 周繼洲冷冷地掃了對方一眼,轉身向著人群外走去。他不著急,他已經想好了要怎麼樣給戰亦寒和蘇瑾月下藥。他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著決賽開始,等待著戰亦寒和蘇瑾月臉上露出絕望的神情。

隨著戰亦寒的勝利,上午的比賽也告一段落,眾弟子紛紛向著食堂走去。

「我們去食堂好好慶祝一下吧,這次先小慶祝,等大比結束,我們再大慶祝。」武崢笑道。他今天真是太高興了,戰師兄進入了決賽,他也進入了決賽。

「現在就只剩下我了,我也要努力才行。」凌筱秋給自己加油打氣道。

「你一定可以的。」蘇瑾月三人異口同聲道。

凌筱秋用力的點了一下頭,「我一定可以的,到時我們就一起慶祝。」她可不能拖了後腿,她一定要拼盡全力去贏得比賽。

「戰師兄!」

「戰師兄!」一路上不斷有弟子跟戰亦寒打招呼。剛剛戰亦寒的表現實在太出色了,讓他們不崇拜都不行。

戰亦寒四人剛剛坐下來,就看到周繼洲向著他們走了過來。

武崢和凌筱秋看到周繼洲,眼中滿是詫異之色。 大叔要逼婚 他們雖然不了解周繼洲,不過傳言中,和昨天周繼洲在賽台上的表現來看,他絕對不是一個好相與的人。

蘇瑾月和戰亦寒對視一眼。看來是來者不善。 周繼洲走到蘇瑾月四人身旁停了下來,笑著道:「我可以坐下來嗎?」

「隨意!」戰亦寒道。

周繼洲走到一旁的空位坐了下來,笑著對戰亦寒和蘇瑾月伸出手,「我是周繼洲,你們應該已經知道了吧?我這次過來主要是想和兩位認識一下,不知道我有沒有這個榮幸。」

「我們本來就是同門,我們知道你是誰,你對我們也不陌生,沒必要再認識一遍。」戰亦寒淡聲道。

周繼洲也不在意,笑著收回了手,「戰師弟說的沒錯,今天看戰師弟對戰,幾乎都是一招制敵,不知道戰師弟現在的修為是?」他看不出戰亦寒的修為,不過聽說已經達到了散仙後期。

「散仙後期。」戰亦寒眼中劃過一道冰冷的光芒。

「戰師弟真是驚才絕艷,讓人佩服。」周繼洲笑著道。

「過獎!」戰亦寒淡淡的勾了勾唇。

「亦寒,你嘗嘗這個,可甜了。」蘇瑾月拿起一顆仙靈果遞到戰亦寒的唇邊。

戰亦寒微笑著張開嘴吃下了仙靈果,點了點頭,「很甜!」

周繼洲微微勾唇,眼底深處有著一絲得意之色,「戰師弟和蘇師妹真是恩愛,讓人羨慕。」

「周師兄要是羨慕,那也去找一個仙侶,門派中的師姐師妹可不少。」蘇瑾月笑著看向周繼洲。

「我哪有那個福氣?我還有事要先走了,等下次再與幾位暢談。」周繼洲站起身,笑著對眾人點了點頭,轉身向著食堂外走去。他的目的已經達成了,現在就等著他們藥性發作了。

他剛剛伸出手的時候,暗藏在手中的麻髓散,已經無聲無息的落在了戰亦寒和蘇瑾月面前的菜上,蘇瑾月和戰亦寒剛剛都吃了菜。

下午的比賽再次繼續。

蘇瑾月和戰亦寒看了一會兒,就回了弟子院。大比時,只要弟子在輪到自己的時候可以準時出賽,其他時候都是可以自由行動的。

「周繼洲應該是被人利用的,他的身上也已經中了毒。」蘇瑾月說道。

「利用他的人很有可能是王進。」戰亦寒猜測道。他下午的時候,一直在用神識觀察著周繼洲的一舉一動,看到他和王進有過眼神交流。

蘇瑾月贊同的點了點頭,「那王進一看就是個陰險的小人,只是他沒有想到那麻髓散對我們根本就起不了作用。」周繼洲靠近他們的時候,她就知道他的身上有麻髓散,也知道周繼洲在伸手的時候,趁機將麻髓散下在了他們的菜上。她喂亦寒那顆仙靈果,就是為了讓周繼洲安心,讓他身後的王進安心。

「不知道王進知道結果時,會是一個什麼樣的表情。」戰亦寒勾唇道。

蘇瑾月忍不住笑了起來,「肯定會很精彩,不過最慘的還是周繼洲,費盡心思,最後不僅竹籃打水一場空,還賠上了自己的性命。」她當然不會去告訴周繼洲,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

隨著初賽的結束,決賽在第四天的上午正式開始,這次進入決賽的一共有十九名弟子,其中就包括蘇瑾月,戰亦寒,武崢,凌筱秋,周繼洲,郭康,范子傑…

決賽的順序,依然是以抽籤的方式進行的。

蘇瑾月抽到了第六,凌筱秋十二,武崢十三,戰亦寒十八。

比賽開始,抽到第一位的周繼洲走上賽台,與對手進行著決戰,他的對手的實力雖然不錯,不過周繼洲畢竟之前在新進弟子中排名第一,想要贏得比賽還是輕而易舉的。

幾輪下來都非常順利,看到蘇瑾月上場,周繼洲臉上揚起一抹得意的笑容。下來就是他測試藥效的時候了。王進說中了麻髓散的人,只要動用體內的仙靈力,藥效就會發作的更快。

轉眼看了台下的王進一眼,與他交換了一個眼神。

「蘇師妹請多指教!」周繼洲笑著對蘇瑾月拱了拱手。想到蘇瑾月很快就會全身無力的任他為所欲為,心裡就高興萬分。不知道蘇瑾月知道自己中了麻髓散后,會是一副什麼樣的神情。

孕妻1V1:心急老公,要二胎 「周師兄請多指教!」蘇瑾月也笑著拱了拱手。周繼洲體內的毒,隨著他運用仙靈力正在向著他的四肢百骸流去,最多等到比賽結束他就會毒發。

「那我們就開始吧。」周繼洲笑著拿出自己的仙器長劍。他等不及想看,蘇瑾月知道自己中了麻髓散后的表情了。

「好。」蘇瑾月點頭應道,祭出自己的長劍迎向了周繼洲。

台上的比賽一觸即發,台下的眾人看的直呼過癮。

「戰師兄,蘇師姐能戰勝周繼洲嗎?」凌筱秋擔憂的問道。周繼洲是散仙後期,蘇師姐只是散仙中期,這其中的差距實在有些大。

「可以。」戰亦寒肯定道。

「你放心吧,蘇師姐可不是一般人,她肯定能贏的。」武崢笑道。

「嗯。」凌筱秋點了點頭。

周繼洲漸漸地有些招架不住蘇瑾月的攻勢了。這是怎麼回事?不是說只要一動用體內的仙靈氣,藥效就會立即發作嗎?可是為什麼還不發作呢?難道是王進騙他?

蘇瑾月抬腳一踢,周繼洲感覺自己的身體一輕,接著整個人就飛出了賽台。

看到這樣的結果,在場除了戰亦寒幾人外,幾乎都愣住了。

「蘇瑾月竟然贏了,這怎麼可能?」

「不是說周師兄是新進弟子中的第一人嗎?看來是浪得虛名。」

「這個蘇瑾月也太厲害了,戰勝了王進不說,就連周師兄都不是她的對手。」

「她不是散修中期嗎?竟然可以越階戰勝周師兄。」

等到落地周繼洲才反應過來,自己已經輸了。

他從地上爬起來,狠狠地瞪了台上的蘇瑾月一眼,向著王進走去。他要找王進問清楚,為什麼蘇瑾月的藥效沒有發作。

王進此時也是疑惑不已。他可以確定自己的麻髓散是沒有問題的,蘇瑾月藥效沒有發作,那麼就只有兩個可能,一個是她已經吃了解藥,另一個就是周繼洲根本就沒有下藥。他覺得第二個可能性更大一些,可是周繼洲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看到周繼洲氣沖沖的向著自己走來,王進眼睛眯了眯,轉身向著比武場旁的小樹林走去。接下來他和周繼洲要談的內容,都是不能讓其他人聽見的,不然就算周繼洲死了,也會有人將周繼洲的死懷疑到他的頭上。

周繼洲見王進向著小樹林走去,也抬步跟了上去。他一定要問清楚,王進為什麼要騙他,這麼做對他有什麼好處。

來到小樹林,周繼洲立即就揮拳向著王進攻擊了過去。

王進閃身躲過,同時伸手控制住了周繼洲攻擊過來的拳頭,「你幹什麼?」

周繼洲看著自己被抓住的手,眼中有著一抹詫異之色,「我幹什麼?我還要你你幹什麼呢?為什麼蘇瑾月的藥效沒有發作?」王進的修為明明比他要低,他怎麼能抓住自己的拳頭?難道他隱匿了修為?

「你真的下藥了?」王進驚訝道。他還以為周繼洲根本就沒有下藥。

「當然下藥了,我不僅下藥了,而且還看著他們把葯吃下去的。」周繼洲肯定的說道。

「這就奇怪了,為什麼蘇瑾月的藥效沒有發作?」王進疑惑道。周繼洲的樣子不像是在撒謊,可是他的葯也是沒有問題的。

沉吟片刻問道:「你下藥的時候,蘇瑾月和戰亦寒有沒有什麼異常?」難道蘇瑾月和戰亦寒發現了周繼洲下藥,所以根本就沒有吃藥。

周繼洲仔細回想了一下,搖了搖頭,「沒有。」

「我的葯是絕對沒有問題的,要是你真的下了葯,那麼就是蘇瑾月和戰亦寒已經發現了你下藥。」王進分析道。他只是有些疑惑,蘇瑾月和戰亦寒究竟是怎麼發現的?難道他們中有人是仙丹師?

「他們發現了為什麼還要吃?」周繼洲不解的問道。他覺得還是王進給他的葯有問題。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我們先出去吧,不然蘇瑾月和戰亦寒很有可能會懷疑到我們的身上。」王進道。要是蘇瑾月和戰亦寒真的發現了周繼洲下藥,那麼他們肯定會特別關注周繼洲,自己和周繼洲接觸也會引起他們的懷疑。

「你話還沒說出清楚呢,而且我這次失敗了,蘇瑾月和戰亦寒就是這次比賽的獲勝者。」 宿罪 周繼洲道。想想他就覺得不甘心,原本獲勝的人應該是他,是他太相信王進了,才會大意,沒將蘇瑾月放在眼裡。

「他們只要沒有中麻髓散,你就不是他們的對手。」王進肯定的說道。

「我或許不如戰亦寒,但是蘇瑾月只有散仙中期,我怎麼可能會不如她?」周繼洲不滿的問道。王進也太小看他了,之前戰亦寒他們沒有進門派的時候,他好歹也是新進弟子第一人。

王進淡淡的一笑,向著樹林外走去,「你覺得蘇瑾月的實力,真的只是表面看到的那樣嗎?」真是沒腦子,和蘇瑾月對戰了一場竟然沒有一點懷疑。

周繼洲連忙跟上王進,「你是說蘇瑾月隱匿了修為?可是她才飛升仙界一年半的時間,而且還是多系雜靈根,修為怎麼可能提升的那麼快?」

王進不再言語,向著賽場走去。不管周繼洲信不信,這就是事實。

凌筱秋和武崢上台都是直接認輸,他們肯定不可能是蘇師姐的對手,何必多此一舉。

蘇瑾月在連續戰勝幾名對手后,便直接晉級,與走上台的戰亦寒相視一笑。

戰亦寒的速度也十分迅速,只是半柱香不到,就解決了剩下的對手。

看到戰亦寒獲勝,眾人開始議論了起來。

「蘇瑾月和戰亦寒都贏了,你說他們會不會打?」

「不知道,不過我希望他們能一決勝負。」

「他們對戰的話肯定很精彩。」

「你們覺得他們對戰的話,誰會贏?」

「那肯定是戰亦寒了。」

眾人期待的看著蘇瑾月,見她抬步走上賽台,都興奮了起來。

蘇瑾月走到台上,與戰亦寒相視一笑,兩人同時開口道:「我認輸。」他們當然不會和對方打,反正他們已經決定好了要去陣法峰,兩人誰勝誰負沒有什麼區別。

眾人失望的嘆了一口氣。

長老有些為難,不知道該判誰為獲勝者。他舉辦了這麼多場比賽,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

「你們等一會兒。」對著蘇瑾月和戰亦寒說完,長老抬步向著高台走去。他想要詢問一下其他長老的意思再說。

「看到蘇瑾月的實力了吧?你現在還覺得她的實力不如你嗎?」王進傳音問道。

周繼洲咬了咬牙,狠狠地瞪視著蘇瑾月。他真的是小看蘇瑾月了,或許她的多系雜靈根也是假的。不過他不會善罷甘休的,等到下一次內門弟子大比的時候,他會將今天所受的屈辱一併討回來的。

眾長老商量了一下,做出了決定。

負責新進弟子大比的長老走下高台,來到蘇瑾月和戰亦寒的身邊,欣賞的看了兩人一眼,「我宣布,蘇瑾月和戰亦寒同時成為此時大比的獲勝者。」

「啪啪啪!」台下掌聲雷動。

看到蘇瑾月和戰亦寒走下台,和他們關係不錯的武崢,凌筱秋,夏新和張峰宇,紛紛圍了上來,向他們表示恭喜。

「戰師弟,蘇師妹,恭喜你們!」張峰宇笑著恭喜兩人道。他一開始見到他們的時候,就知道他們不簡單,今天看到他們對戰後,更加肯定了自己猜測沒有錯。

「謝謝!」蘇瑾月和戰亦寒笑著感謝道。

「等你們在陣法峰穩定下來后,我們一起去接任務,到時我們帶你們去那個地方。」夏新說道。

「夏師兄,我們可以一起去嗎?」凌筱秋問道。她還想再跟著蘇師姐他們去執行一次任務,以後蘇師姐和戰師兄去了陣法峰,他們連見面的機會都少了,更不要說一起去執行任務了。

夏新看向張峰宇。他也不知道該不該答應,凌筱秋他們的實力太弱了,他們跟去很有可能會拖累他們。

「好。」張峰宇點了一下頭。

凌筱秋和武崢高興地差一點沒有跳起來,「謝謝師兄!」 周繼洲回到弟子院,就進了房間進行修鍊。他要努力提升自己的修為,等下一次弟子大比時,他一定要打敗蘇瑾月和戰亦寒。

進入修鍊狀態沒多久,周繼洲突然感覺自己的胸口一陣劇烈的疼痛,還沒弄明白是怎麼回事,胸口的劇痛就越來越劇烈。

他連忙拿出療傷丹藥服下,只是療傷丹根本一點用都沒有。

周繼洲痛苦的想要站起身去叫人,可是剛走兩步,整個人就跌倒在了地上,他的全身開始不停的抽搐起來,那種痛似乎要他撕裂一般。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周繼洲已經被劇痛折磨的沒有了一絲力氣,他感覺自己的身體越來越冷,呼吸也開始漸漸變的困難起來,生命似乎正在一點一點的流逝。難道我要死了嗎?

他仔細的回想著,自己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的原因。與他接觸的只有蘇瑾月和王進,他們中究竟是誰害了他?

身體越來越冰冷,周繼洲最後不甘的閉上了眼睛。他在閉上眼睛的那一刻終於想明白,害了他的人是王進,王進給了他麻髓散,肯定是不會將自己的把柄留在他的手裡,那麼最好的方法就是除去他。怪只怪他自己太傻!

一夜時間稍瞬即過,陽光從雲層中透射出來,將整片大地照的一片明亮。

蘇瑾月和戰亦寒走出房間,今天是他們去陣法報道的日子,以後他們就不會再回這裡來了。

不遠處一群弟子正圍在一起討論著。

看到蘇瑾月和戰亦寒過來,一名弟子道:「戰師兄,蘇師姐,你們知道周繼洲師兄的事嗎?」

「什麼事?」蘇瑾月和戰亦寒假裝不明白的問道。如果沒有猜錯的話,周繼洲應該已經中毒身亡了,昨天比賽結束的時候,他的毒就已經侵入了丹田。

「他被人發現死在了房中,現在莫長老和執事正在調查呢。」

「我聽說是中毒死的,也不知道誰那麼狠心。」

「戰師兄,蘇師姐,我們去看看吧。」凌筱秋看向蘇瑾月和戰亦寒道。她很好奇周繼洲到底是被誰毒死的。

蘇瑾月搖了下頭,「我們還要去陣法峰報道。」人都死了又有什麼好看的,只是那王進留著始終是個禍害。

「我猜點忘了,我也要去仙符閣報道。」凌筱秋笑道。以前她就對制符特別感興趣。所以這次她就選了仙符閣。

「武崢呢?」蘇瑾月問道。武崢這次選的是煉器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