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殷暖陽轉過身來,燈光投在他的臉上,打出一片陰影,宛如復仇的魔鬼一樣,原本溫柔的臉上此時弒殺一片。


「今晚你又打算怎麼樣,迷倒雲傲越,跟著讓陸藺上他的床,然後把晨晨送給我,做一部上錯床卻米已成炊的大戲,不是嗎?」

超神學院之異能者 「然後,讓晨晨發現是我時,傷心欲絕,並且去找雲傲越時捉姦在床,在晨晨傷心之下你再去求晨晨,利用她對你的愛,讓晨晨求雲傲越娶陸藺,這才是你的計劃!」

這不就是他們兩人原本的計劃嗎?

沒想到殷暖陽過橋拆板,竟把所有的事推到她身上,而且還要殺她!

第一次,洛雪氣得渾身發抖,懦弱的臉上咬了咬牙,「所以,你一開始派人和我說要合作,只是騙我,只是為了利用我達成你的目標!」

「合作?」

殷暖陽咬了咬這兩個字,笑的不能自已,「洛雪,你有什麼資格值得我和你合作?」

「十年前開始,晨晨便是我的,如果不是你阻攔,我和晨晨就不會像今天這樣!」

「所以,從知道你把洛琳送到我的床上,讓我和晨晨決裂后,我便恨不得殺了你,飲你的血!」

「你認為,你有什麼資格和我合作!」

……

「殷暖陽,你不敢殺我的,因為洛晨會恨你!」洛雪笑道,「如果她知道你殺了她最愛的媽媽,她絕對不會放過你!」

殷暖陽笑了,「只要今晚雲傲越殺的你,晨晨便不會恨我,最愛的人殺了她最愛的媽媽,晨晨依然會傷心,依然會愛上我!既然這樣,我為什麼要動手殺你!」

「你——」

洛雪跌坐在椅子上,彷彿一下子老了幾歲,「你想嫁禍他!」

「至於陸藺,如果你想,我可以送她去見你!」

殷暖陽這話,讓洛雪一下子驚恐地跪了下來,爬到他的褲腳下,「暖陽,求你,求你別傷害她!」

「別傷害她!只要你說,我什麼都可以做,求你別傷害她!」

「如果不想我殺她,那麼,你就在死之前最後配合我一次!」

錄一個求雲傲越別殺自己,放過自己的視頻!

「我願意,我答應!」洛雪如篩子般點頭答應。

……

處理完洛雪,殷暖陽一腳踢開她,便轉向了雲傲越。

「雲傲越,在你臨死之前,我還是會把陸藺送給你,讓你嘗盡溫香軟玉后再離開——」

洛雪驚恐地倒在地上。

原來,原來,殷暖陽的計劃是這樣!

下藥雲傲越和藺藺,然後製造雲傲越發現是她主謀的假象,逼使雲傲越殺她,然後把這一假象用攝像頭錄製下來,當做真相給晨晨去看!

殷暖陽,你好毒的心!

想一箭雙鵰!

……

雲傲越淡淡地坐在那裡,臂彎摟著洛晨靠在他溫熱的胸膛上,動作異常溫柔。

清冷的俊臉一直如古井一般平靜無波,彷彿那只是殷暖陽和洛雪的獨角大戲——

當感覺到了那一滴眼淚滴在他的胸膛時,雲傲越只覺得心臟像是被火燒一樣。

她疼,他更疼,疼得徹骨。

雲傲越抬眸,幽深的眼眸淡淡地看向了洛雪,「洛雪,洛晨是你的女兒,即使不是親生的,但也是二十三年的養育之情,今天的一切,都是你自己咎由自取而已,怪不得別人!」

洛雪站起身來,瘋癲一笑,「什麼養育之情,她不過就是我兒子的一個替身,一個我收養的賤種而已!」

「我恨,我恨老天,我養大了一隻白眼狼,她搶了我琳琳所有的一切,甚至害得我琳琳無辜枉死!一個害死我女兒的人,憑什麼說我怪不得別人!」

雲傲越眼眸一冷,宛如寒冬臘雪一樣。

包房裡的溫度似乎一下子下降成0度。

雲傲越小心地放下洛晨,而後站了起來,淡淡地看著洛雪,幽深的雙眸平靜而漆黑,卻宛如冰琉璃一般,在金碧輝煌的包房裡也擋不住那樣的冷漠幽光。

「我該慶幸,你不是晨晨的親身母親!你撫心自問,晨晨對你如何?如果僅是因為不是親身的,便是無休止的利用,那麼,你也不配做洛晨的媽媽!」

說完,雲傲越手一揮,原本指著他的槍頓時全數轉向了殷暖陽和洛雪。

蕭燁從外面走了進來,恭敬頷首,道,「少爺,殷家保鏢已全數制服!」

洛雪驚愕地看著蕭燁——

他喚他少爺?

那麼那一天,是雲傲越派他來找她的——

只是,為什麼?

殷暖陽更是錯愕地愣在原地,怎麼,怎麼可能?

他安排了30多個人,都是從特種部隊退下來的硬漢子,怎麼可能會被制服?

「你,你是什麼人?」

雲傲越淡淡地睥睨了殷暖陽一眼,那一眼,彷彿在看螻蟻一般。

「雲傲越。」

……

「帶下去!」蕭燁道,卻被一道聲音打斷了。

「等一下。」

這個聲音!

眾人錯愕看去,原本應該是昏迷的人,卻是安靜地站了起來。

竟是——

洛晨!

怎麼怎麼可能!

洛晨一步一步地走到那人面前,眼裡的血絲似乎布滿了整雙眼睛。

「媽,我不是你的女兒嗎?」

洛雪漠然地看著她,「你不是!」

「為什麼?」

洛晨垂眸,金碧輝煌的地板似乎閃著光,刺痛了她的眼睛,模糊了一片。

「即使我不是你的女兒,但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因為我恨你!」

全世界似乎都失了聲音,連一絲一毫的吵雜聲都沒有,空蕩得令人害怕,只有洛雪的話像錄音機一樣,在洛晨的耳里拚命地迴響著,像魔鬼的手一樣死死地扯著她的神經。

「你不過是我撿回來的,卻搶了我琳琳的一切,我可憐的琳琳從來沒有被愛過,她第一眼就愛上了殷暖陽,卻是因為你,她只能默默地看著殷暖陽,我是下了葯,但是殷暖陽清醒后,卻是跪著求琳琳,不能娶她!」

「我恨你,因為你害死了我的琳琳,我也恨自己,當初我為什麼要帶你回來,為什麼要帶你回來!」

洛雪蹲下身來,捂住自己的臉,哭不成聲。……

淚眼朦朧中,洛雪只覺得一雙柔軟的手搭在她的肩膀上。

像往常一樣,每當在她思念琳琳時,那雙柔軟的手便會溫柔地扶起她,讓她埋在自己的肩膀上。

像一個巨人一樣,為她遮風擋雨!

洛雪朦朧著眼,卻見她那個從小沒在乎過的女兒,仍舊對著她微微一笑,像極了所有的包容與愛。

聲音依舊對她如一貫的溫柔——

「我從小一直在想,我要努力,我要變得強大,才可以保護媽媽你和姐姐不被任何人欺負——」

「所有受過的傷,所有受過的痛,都不疼,因為有你們,它們都在不斷地提醒和激勵我走過了人生一段又一段的困難。」

「如果沒有你,可能我就不是現在的洛晨了,謝謝你把我撿回來,謝謝你和姐姐對我的愛!」

洛晨垂眸,摟緊了她,輕輕笑道,「我愛你,媽媽!」

伏在那瘦削的肩膀上,洛雪第一次淚不成聲。

對不起,晨晨。

她一輩子一直為別人而活,原來,有一個人也一直為她而活。

那是——

她的晨晨!

……

所有人都很震撼——

母愛是偉大的,但洛晨的愛,也是偉大的!



蕭燁把洛雪送回家,臨走時,他擔憂地看了一眼雲傲越。

沒有人想到,今晚,原本是慘烈的一晚,卻有這樣讓人感動的結局——

那人費盡心思,要讓洛晨痛,準備得天衣無縫!

所有一切就緒時,卻是少爺渾身是血地從車庫給他打了電話——

拿紗布,碘酒和一件全新的白襯衣到車庫裡。

他下到車庫時,第一次感到害怕,因為他從來沒見過少爺流那麼多血。

少爺從那人的控制中強烈地蘇醒過來,吐出的血幾乎染紅了整件襯衣。

因為太過虛弱,為了讓自己不能再睡過去,少爺竟然用刀子一刀一刀地劃破自己的背,用極劇的疼痛抵禦那人的侵蝕。

鮮血滴答滴答地從他的背上流下,染紅了整個車子。

簡單包紮后,他便忍痛重新安排所有的布置——

給洛晨的那杯酒,是沒有迷藥的——

為了讓洛晨的傷害降到最小,少爺忍著痛,費盡心思演了戲,而洛晨也似乎知道少爺的用意,假裝昏迷——

誰說,這個浮躁的世界沒有心有靈犀的愛情,不好意思,他不信了。

* 實驗台鋪著大理石,此時正安靜地躺著一個俊美的男人。

他的左手手腕和太陽穴都貼著精密的儀器,脈搏的跳動在偌大的顯示屏上不斷地運轉著。

嘀——

隨著一個「嘀」的聲音,實驗台恢復了平靜,戴著口罩,穿著白袍的男人眼神凝重,從實驗台走落下來。

眾人連忙圍了上去。

和陸御渾身凜冽不一樣,脫下口罩的男人唇紅齒白,四肢修長,娃娃臉上無害至極——

正是魔鬼手紀唯。

「雞尾酒,少爺怎麼樣了?」痕強急急問道。

紀唯搖了搖頭,「少爺……少爺情況很不好!」

林躍握緊了拳,「少爺不是清醒過來了嗎?為什麼就一天就會這樣?」

「自從上次吐血了,少爺的主人格就很虛弱,所以才會一直沉睡,這次意識到洛晨危險,少爺在沒有休養足夠的情況下就強勢地奪回了身體控制權,甚至不惜傷害自己身體,物極必反,這樣只會讓主人格更加虛弱無援。而且,似乎受到了什麼刺激,那人這次蘇醒的意識太過強大了,少爺又勞心勞力,再這樣下去,少爺這樣只是硬生生地把主人格推到——」

紀唯垂眸,「推向死亡!」

眾人大駭。

「那怎麼辦?」李岩眼淚一下子就掉下來。

一個大男人,說哭就哭了。

紀唯拍了拍他的肩膀,映襯著和那娃娃臉不同的凝重,道,「情況還在觀察中,還有一個方法,是讓洛晨過來,刺激少爺蘇醒。」

眾人頓時對視了一眼。

原來,少爺最後倒下已經意識到了,所以他才會命令他們,不能讓洛晨知道,也就是不能讓洛晨過來。

蕭燁壓住心裡的著急,道,「還有其他方法嗎?」

「沒有其他方法了。」

紀唯臉色越發沉重,「而且,按照分離性心理障礙病症來說,主人格強,其他人格則弱,換而之相反,依照少爺的強大,即使主人格再虛弱,這次蘇醒也足以控制第二人格,但不知道為什麼,第二人格經過上次的蘇醒,反倒強大到足以和主人格抗衡的地步。」

「雞尾酒你是說——」

「那人有了在乎的事或者人,足以影響人格變強,只要毀了這個他在乎的事或者人,他便會削弱直至消失。」

「而且,少爺不能再沉睡了。」

說到這裡,痕強終於聽明白了,他大聲道,「那麼趕快,我們去把這個人弄死就可以了!」

紀唯點點頭,「是這樣!」

有了解決方法,陸御,痕強,林躍都是一臉開心和鬆了口氣,只有蕭燁和李岩驀地沉默下來。

「你們兩個怎麼了?少爺可以醒過來怎麼反倒不開心?」林躍皺了眉,道。

蕭燁抿唇,道,「是洛晨!」

「什麼?」紀唯驚道。

「那個人,可能愛上的是洛晨!」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所有人都嚴肅地等在一旁,面露懇求地祈禱雲傲越的蘇醒。

一個小時

兩個小時

五個小時

……

深夜過去

黎明來臨

晚霞初現——

……

修長的食指終於輕輕動了動——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