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段辰天一臉無辜的樣子,嘀咕道:“現在醒也沒什麼嘛。”


“你在說什麼?”

看着東方雪晴瞪着自己,段辰天便沒有在接着說,伸手要摟着東方雪晴,但是東方雪晴一把拍掉伸來的雙手,大聲說道:“還不快給我起來在,跟我一起去吃飯。”

段辰天不敢再惹東方雪晴了,只好點頭答應。

片刻後,二人終於下樓尋了個空位置,坐了過去。等待小二上菜之際,東方雪晴環視了一下四周,心裏暗道:“果然有熟人。”果不其然,只見一對男女向段辰天二人走了過來,男的俊朗不凡,女的貌美如花,怎麼看怎麼天生一對。

“趙卓凡見過東方家主。”男的上前一步,微微作禮,微笑着道。趙卓凡乃是鏡湖山莊莊主趙明鏡的獨子,一手明鏡劍法使得出神入化,深的其父的真傳。

段辰天一貫的作風,喜歡吃飯的時候往窗外看,也不知到底在看什麼。聽到有人在叫東方雪晴,便轉過頭瞧着趙卓凡。從他的眼裏看得出趙卓凡一副色眯眯的看着東方雪晴。當即對此人毫無好感。

東方雪晴微微頷首,淡淡的說道:“請以後不要叫我家主,可以叫我段夫人。”說的段辰天心裏一陣得意,不管東方雪晴私下對他怎麼嚴厲,但是在外面一向給他足夠的尊嚴。

趙卓凡閃過一絲尷尬,不過瞬間恢復了正常,接着說道:“不管叫什麼,還是要感謝東方…段夫人的救命之恩。”

“我只是做了身爲主人該做的事情,救你的是我夫君,你應該感謝他纔是。”東方雪晴仍是淡淡的說道。

“那是那是,但不知這位少俠怎麼稱呼?”趙卓凡眼中閃過一絲陰狠,不過正好被東方雪晴捕捉到了。

“在下段辰天,趙兄不必客氣,我只是想去救夫人罷了,其他人也不過是順帶手的事。”段辰天假裝熱情,話裏藏刀的說道。

趙卓凡一聽,臉色終於繃不住,一臉陰沉。轉過頭,對着身邊的女子說道:“香茹,還不來感謝一下段少俠。”

那女子聽罷,便上前輕聲說道:“香茹多謝段公子救命之恩。”說完便又退了回去,低頭不語。

“舉手之勞,不足掛齒。”段辰天對此女倒是略有好感,不過總是覺得此二人有些奇怪,但是說不出來。

趙卓凡見此,對東方雪晴說道:“既然如此,那在下就不再打擾二位了。”

“嗯,記得代我向你父親問聲好。”東方雪晴頭也不擡的說着。

“一定一定。”趙卓凡微微躬身,帶着那個香茹姑娘離開了。

待趙卓凡二人離開後,段辰天輕聲的問東方雪晴:“雪晴姐,那個趙卓凡到底什麼來頭,還有那個香茹和他是什麼關係。”

東方雪晴瞪了一眼段辰天,嗔道:“你現在厲害了呀,連人家的老婆都惦記上了。”段辰天聽罷,連連搖頭,賠笑道:“不是,我就是好奇,我看那個趙卓凡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那位姑娘爲什麼還要跟着他。”

“那個趙卓凡是鏡湖山莊的少莊主,那個香茹是雄霸鏢局的小姐。你現在知道爲什麼了嗎?”東方雪晴反問道。

段辰天略有深意的點點頭,說道:“看來雄霸鏢局是有求於鏡湖山莊,纔會如此。”東方雪晴接着說道:“雄霸鏢局一直只是一個普通的小鏢局,近些年名聲才逐漸響亮起來,而鏡湖山莊一直希望躋身進入正派五大門派之中,不過礙於實力的原因,一直無法實現,我想他們現在應該是或是拉攏或是扶持的培養着自己的勢力。”

“原來正派之中也有一些不安分的存在。”段辰天一臉無奈。

東方雪晴見此,安慰他道:“段郎,你也不必太在意。江湖就是如此,不是你我能左右的,不然我也不會隱退。”

段辰天應了一聲,見小二把飯菜端了上來,便與東方雪晴邊吃邊聊,一直到下午。二人回到房間後,簡單收拾了一下,便又開始上路了。

一路上,段辰天還是沉默不語,東方雪晴見狀,也不好在說什麼,只好坐在一旁,漸漸的睡着了。

漆黑的夜晚,段辰天駛着馬車還沒有鑽出林子,一陣寒風吹過,東方雪晴終於醒了,身上披着段辰天的衣服,輕聲問道:“段郎,我們走到哪了?”說着把衣服也還給了段辰天。

段辰天見東方雪晴醒了,便苦笑着說道:“雪晴姐,我們好像迷路了。”東方雪晴聽罷,一陣無奈,暗道:“真是個路癡。”

正在此時,遠處傳來了一陣打鬥的聲音,二人相視一眼,便一齊下了馬車,前往打鬥的方向奔去…… 長劍刺穿龍靈月,驀然間,一股滔天的氣息卻從龍靈月身上散開,空間裂開口子,龍靈月的身影被拉進去,同時,一股磅礴的好似天地都被調動的擠壓下來的力量出現在龍靈月消失的地方。

曲雲雙眉緊鎖,手上長劍微微一揚,眼前的景象固然駭然,但是曲雲卻並不是沒見過,鳳九和那使劍少年出事的時候一樣出現過驚天動地的景象,固然,他們的景象沒有龍靈月這般狂暴,但是,他們之後卻會出現保護者。

而龍靈月這時候卻絕不會出現保護者,這禁制之內,曲雲就算再沒眼力也能夠判斷出怕是破虛鏡的進來都只能狼狽逃命,甚至死於其中。

而東華郡又有幾個破虛鏡強者吶。

那股磅礴的力量飛快凝結,形成一股浩然之氣朝著曲雲籠罩下來。

浩然,如星辰山嶽,似乎能夠將一切都給壓碎,曲雲手中長劍幾乎是瞬間就已經崩裂,在這股浩然之氣面前全然沒有半點抵抗力。

「殺。」

曲雲臉容繃緊,左手撮指成劍刺出,同時,右手凝掌擊出,卻是目前為止他所能施展的最強招式,八十歸一的劍法以及鐵掌。

劍氣和掌勁陷入那浩然之氣中,卻如同泥牛入海徹底消失,曲雲的神色嚴峻,雙手微微一展,又待繼續拚命,只是,這一刻,那浩然之氣卻是微微一卷,如同雲淡風輕一般輕撫過曲雲。

氣息消散,一切似乎僅僅是幻覺,曲雲的臉色卻是難看起來,剛才最後那一刻,曲雲隱約感覺似乎有什麼東西嵌入了自己體內,就如同給自己打上了一個印記一般。

「風沂水這傢伙瘋了,居然將聖芒種在了那個女人體內。」

張道子終於來到曲雲身邊,這個年輕的道士臉上露出駭然的神色,隨即又臉色發苦的看向曲雲。

「曲雲,你對當道士有沒有…………」

張道子似乎是想詢問曲雲肯不肯當道士,但是話才說到半句已經被龍靈兒的目光盯的說不下去。

「剛才那個是書籤吧。」

龍靈兒淡然開口,張道子微微一愣,曲雲卻是露出疑惑的神色,書籤,這名字和剛才那浩然之氣放在一起似乎怎麼都有種違和的感覺。

「懷有聖芒的儒家弟子,每一個都是儒家未來的大儒,所以他們一旦受傷,聖芒除去會將他們挪移到極遠的地方,還會給傷害他們的敵人嵌入書籤,而一旦被嵌入書籤,便是普天下所有儒家弟子的敵人,不死不休。」

龍靈兒語氣極為淡然說道,曲雲的眉頭卻是皺的更深。

儒家,在他那個世界本就是一個了不得的東西,哪怕封建社會已經連殘渣都不剩,但是儒家二字卻依舊如雷貫耳,而儒家的創始人遺留的家族也依舊輝煌無限,僅此可見儒家的影響力。

這個世界固然還沒聽說儒家,但是僅看張道子和龍靈兒的神態,顯然儒家亦是一個龐然大物,想來影響力之大絕不在他那個世界之下。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管他儒家還是什麼,招惹了我,大不了死戰到底。」

曲雲微微一咬牙,狠狠的開口道,不談他和儒家的恩怨來的莫名其妙,就算真招惹儒家弟子弄出恩怨,他也絕不會做那種退縮。

說完這句話,曲雲再不理會什麼儒家不儒家,而是拉著龍靈兒朝著一邊走去,張道子嘴巴張張,終於也無奈的隨著曲雲而去。

不多久之後,曲雲等人眼前的世界又是一變,一個小山谷詭異的出現,山谷之內布置極為簡單,僅有一座小茅屋,而茅屋之前則豎立著無數倒置的長劍,每一柄長劍的劍尖都朝著天空。

「成型的萬年劍靈草。」

看到這些倒置長劍的瞬間龍靈兒驚呼一聲,隨即臉上露出無比驚喜的神色。

「劍靈草百年成熟,可以服用,千年成型,僅為短劍,而萬年才能如同真正的長劍,此時劍靈草已經完全成熟,對於劍氣的磨練和劍意的感悟都將有難以想象的作用。」

龍靈兒在旁邊解釋道,而張道子此時眼中亦是閃爍著極為驚喜的光芒,他療傷的藥物中的確需要和劍有關的靈物,而劍靈草本也算不得多珍貴的天才地寶,只是因為比其他的容易獲得他才來此,卻沒想到竟能碰上萬年成型的劍靈草。

萬年成型劍靈草卻是已經可以算作頂尖的天才地寶。


「小道士只需要兩株就行,日後定會回報。」

張道子朝著曲雲和龍靈兒單掌做出道家禮儀,這道士從出現開始像逍遙俠客倒是多過於像道士,此時如此正式的行道家禮儀,可見眼前劍靈草給他的驚訝和震駭。

「道兄無需客氣,反正我也用不了這麼多的劍靈草。」

曲雲微微一笑,隨即走向那劍靈草,來之前龍靈兒已經告訴過曲雲如何服用這劍靈草,這玩意卻並不是當真口服,而是用體內的罡氣去牽引,將其同化融入自身。

曲雲身後,張道子和龍靈兒也各自選擇了一個方向開始吸納劍靈草,這玩意最大的效果固然是磨練劍氣和感悟劍意,但是卻也能讓罡氣變的更具有攻擊力,如同劍一般的凌厲,所以哪怕不修劍道的武者也是能夠服用的。

曲雲的罡氣包裹住一株劍靈草,緩緩將那株如同長劍一樣的劍靈草同化成罡氣然後牽引到自己的體內,根據龍靈兒所言,這個過程必須萬分的小心謹慎,因為劍靈草同化后的氣息也是凌厲無比,稍不小心便會割裂經脈,嚴重的甚至會直接刺破氣海廢掉武道或者直接致死。

只是,劍靈草所化的罡氣剛剛入體,曲雲的神色卻猛然間一愣,這股氣息給他的感覺以及這牽引的感覺竟和在禁制中牽引那劍芒一般無二,而且,劍靈草進入體內,蘊含在經脈中的感覺竟也和吸納禁制中劍芒的感覺有點類似。

難道,這秘境的禁制本來便是由劍靈草形成的,就如同腐爛的雜草形成沼澤地一樣。

曲雲心中一動,若是將禁制內的劍芒和吸納劍靈草一樣吸入體內,那麼,是不是代表他在任何地方都能如同和龍靈月對戰時候一樣利用這秘境的禁制力量戰鬥。

連破虛鏡都能滅掉的禁制力量,若是能夠自如的運用,曲雲已經不敢想象那該是何等暢快的事情。 寂靜的叢林裏,一陣打鬥聲在黑暗中顯得那麼刺耳,武器的碰撞蹦出零星火光,讓濺出的鮮血一閃而過。寒光乍現,正好照在一雙兇狠的雙眼上,那人似乎覺得有些刺眼,便輕眨了下眼睛,只那一瞬間,那人身體緩緩的向後倒去,瞳孔回縮,便氣絕身亡了。

片刻後,一方人馬僅剩三男一女,另一方卻只是兩個人。那三位男子稍稍靠攏,把那位姑娘死死的護在身後,站在中間爲首的那位男子沉聲說道:“二位前輩到底是何人,爲何要襲擊我們,難道不怕被武林恥笑嗎?”

“哼…他們爲何恥笑我,他們做的勾當比我也好不到哪去,我倆不笑他們就算不錯了”那兩位蒙面黑衣人在黑暗中若隱若現,似乎真的與這片叢林融爲一體。

另一位黑衣人則不耐煩的催促道:“別跟他們廢話,趕緊辦正事。”那位黑衣人只好點點頭,對爲首的那位男子厲聲說道:“識相點把東西交出來,否則的話…嘿嘿嘿”說完便陰笑着看着他們三人身後的那位女子。


黑暗中,雖說看不清楚那位女子的面容,不過藉着灑下來的月光,還是可以看到那妙曼的身段,想來也是一位絕色佳人。

沒等那位男子搭話,身後的絕美少女便已嬌聲斥道:“**,你休要放肆,我就算死了也絕不會讓你給玷污的。”

“呵呵,那倒可以試試,看看是你快還是我快”那黑衣人冷笑着說道。另一位黑衣人早已等得不耐煩,已經隨時準備出手。

“上”黑衣人一聲令下,二人便似流星般衝向那三位男子。短短几個回合下來,那三位男子便受了輕傷。

不過那兩個黑衣人並沒有停手,依舊不停的攻擊。“嗯哼…”突然,二人悶哼一聲,身子驟然向後飛去,停在了三丈外。

“又是哪個不長眼的多管閒事,竟敢偷襲我們。”兩個黑衣人冷眼瞧着四周,不過仍是沒發現有人的蹤跡,便忍不住出聲。

只見叢林中走出了一對男女,皆是一襲白衣,男的強健挺拔,女的風姿卓越,真是好一對神仙眷侶。


來人正是段辰天二人,只見段辰天仍是一臉笑嘻嘻的樣子,讓人覺得有點玩世不恭,不過若是注意他的雙眼,便能從中看到從容與自信。他嬉笑的說道:“我們只是以彼之道還之彼身罷了。”

“小子,你們是何人,竟敢多管閒事,不要命了嗎?”那黑衣人看着段辰天怒道。此時另外一個黑衣人突然附在他的耳邊嘟囔了幾句,他的臉色一變,接着說道:“原來是東方家主,我們井水不犯河水,還望東方家主不要多管閒事。”

“請不要叫我東方家主了,我已經退出江湖,所做之事不再代表東方世家,你可以叫段夫人。”東方雪晴仍是淡淡的解釋道。

果不其然,那兩個黑衣人一陣尷尬,他倆也不知道東方雪晴早已嫁人。另外那個黑衣人見狀,打破尷尬的說道:“那就還勞煩段夫人與你身邊的小子不要插手此事,可好?”

東方雪晴仍是不留一絲情面的說道:“他是我夫君,我聽夫君的,你們還是問他吧。”

這下兩個黑衣人臉色頓時沉了下來,東方雪晴的意思他們在不明白可算白活這麼多年了,不過他們二人還是抱着一絲僥倖的心裏對着段辰天說道:“還望少俠能給在下個面子,不要插手此事。”

“你說不要插手我就不插手啊,剛纔是誰說我們不要命的?”段辰天一臉鄙夷的說道。

“這麼說,你們是非要與我們過不去了?”另外那個黑衣人陰沉着說道。

東方雪晴此時突然說了句:“要打就打,哪來那麼多的廢話。”說罷,便出手向那兩個黑衣人衝去。

那兩個黑衣人本來也不是東方雪晴的對手,再加上剛剛被東方雪晴用暗器擊傷,很快便敗下陣來。二人嘴角溢出一絲鮮血,喘着粗氣的站在那裏,冷眼看着東方雪晴。

“原來是五毒宗左右護法,蜈蚣和毒蠍啊。”東方雪晴站在那裏,看着剛剛被她撕下面罩的二人輕聲的說道。

段辰天透着月光也看到了他們二人,驚訝的說道:“原來你是五毒宗的左護法呀,真是冤家路窄,在東方世家的時候就注意到你了,不過沒有機會,這下好了,在這又遇到你了,算你倒黴。”

東方雪晴驚訝的看着段辰天,問道:“段郎,你認識他們倆?”段辰天點點頭,輕聲說道:“那個什麼左護法就是要殺若素她們的人,還讓我身中劇毒,他們倆也參與了大典上襲擊。”

東方雪晴聽完後,面露寒霜,怒道:“真是冤家路窄,不但襲擊傳位大典,還敢打傷段郎,受死吧。”

說罷,腳踏無影步,雙手時而變拳,時而換掌,看的二人眼花繚亂,只好倉促接掌。‘噗嗤’一聲口吐鮮血,藉着掌力,向後飛去,消失在黑暗中。

東方雪晴見狀,便想追去,但是被段辰天阻止,說道:“雪晴姐,不要追了,恐怕有詐。”東方雪晴只好放棄。

段辰天二人走向三位男子所在的地方,輕聲說道:“沒事了,各位。”那爲首的男子,勉強站起來微微叩首,感激的說道:“多謝少俠、夫人相救。”其餘二人見狀,也是硬撐着站了起來,跟着一齊拜謝。

“小事一樁,再說,他們與我也是有過節的。”段辰天急忙扶他們起來。這時他才注意到身後的那位妙齡少女,分明就是白天在客棧那個叫香茹的姑娘。

香茹也看出來的段辰天二人,俏臉微紅,微微欠身,輕聲說道:“多謝段少俠與段夫人相救,香茹感激不盡。”

段辰天笑着擺手說道:“不要在謝我了,救你的是雪晴姐又不是我。”他發現東方雪晴已經面露不善的盯着他了,只好找個理由,把話題轉移到東方雪晴身上。香茹與三位男子見狀,又是拜謝東方雪晴,東方雪晴只好狠狠的瞪了一眼段辰天。

段辰天假裝沒有看到,輕聲問香茹:“能與我們說說是怎麼一回事嗎?”不等香茹說話,那爲首的男子插話道:“天色已晚,此事又說來話長,不如我們在此生個火堆坐下來再說吧。”

見段辰天二人點頭答應後,那三位男子,便從四周撿了一些枯枝爛葉,生了一個不大不小的火堆,衆人圍坐在火堆旁邊。段辰天二人吃着人家分給他們的乾糧,好不愜意。

香茹便開始講起了事情的原委……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