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武軒一聲大喝,手中的長劍出鞘,化作一道劍光斬向了武浩的咽喉要害。


武浩腳下天罡步邁動,瞬間來到武軒面前,同時對著武軒的腦袋一聲大吼。

「滾!」武浩一聲大喝,白虎驚天吼吼出,聲波氣浪螺旋著轟擊到了武軒的胸口,武軒身軀一陣,動作不自然地滿了三分。

就在武軒被聲波攻擊頭暈目眩的瞬間,武浩一招標誌性的白虎掏心抓到了武軒的胸口,而後武軒倒飛而出,血灑長空。

這怎麼可能?不少人倒吸一口涼氣!

詭異,實在是太詭異了,在眾人的目光之中,武軒先是拔劍刺向武浩,可謂是苦大仇深,可就是在將要擊中武浩的一瞬間,他的身體忽然抽風一樣地顫抖起來,身軀停滯了一下,給了武浩發動攻擊的機會,然後他就變成了風箏——會飛!

幸好武浩施展的是白虎掏心,要是猴子偷桃,這一刻的武擎岳恐怕要找武浩拚命了。

武軒從地上站起來,擦了擦嘴角的血跡,眼神和表情像是受傷的孤狼。

「我倒是忘了,你擁有類似獅子吼的聲波攻擊。」武軒擦了擦嘴角的血跡,「不過你的攻擊力還是不行啊,不過是堪堪攻破我的防禦而已,今天我要讓你明白,外門弟子和核心弟子差的何止十萬八千里,你在我面前,永遠沒有機會!」

「收起你那副高高在上的嘴臉?」武浩冷笑,「今天我就把你這個核心弟子打的滿地找牙!」 很快,唐門四大星君的其中三位外加上唐榮文、唐榮武兩兄弟,已盡數來到大殿之中,站在唐君昊面前。唐君昊望着眼前的五人,開口沉聲說道:“你們現在立刻回去收拾一下,即刻離開唐門,前往中原投奔菲兒去。”

五人聞聲,不禁一愣,隨即不解的問道:“爲什麼呀,難道唐門要出什麼事嗎?”這幾日魔門不斷的來襲,也讓五人隱隱感到了不安。

“這個不用你們操心,你們只需按照我說的去辦就好,好了,不必多說,趕快回去收拾一下吧。”唐君昊臉色一板,威嚴的說道。

“不,我們不走,我們要與門主一同抵禦魔門,與唐門共存亡!”五人聞聲,堅決的說道。說完一齊望着門主,眼中充滿了堅定。

唐君昊望着這幾個唐門的核心弟子,心中不禁暗歎道:“唉,枉我唐門這些個弟子要受顛沛流離之苦了,我對不住他們啊。”

隨即,便見唐君昊佯怒道:“我說的話你們也不聽了,你們真是翅膀硬了,不把我這個門主放在眼裏了,好,好,好,既然如此,我現在便將你們逐出唐門,從此以後,你們與唐門再無瓜葛,是生是死,各安天命。”

“門主!”五人聽到唐君昊將自己逐出師門,不甘心的喊了一聲門主。但唐君昊卻無動於衷,轉過身去擺了擺手,示意六人離去。

五人站在原地愣了好久,眼角不由泛起了一絲淚光,隨即只好滿臉悲傷的離去了。待五人離去後,唐君昊方纔轉回身,一瞬間彷彿蒼老了十歲一般,眼神之中充滿了複雜之色,望着五人漸漸離去的背影,無聲嘆息。

“門主,你做的對,無須自責。”一直在旁看着的唐君崇彷彿看出唐君昊心中所想一般,開口安慰道。

唐君昊不由嘆道:“唉,我能做的也就只有這些了,但願這幾個孩子能理解我,心中不要怨恨我纔是。”說罷,開始繼續與唐君崇商量要事。


次日清晨,一大早唐門五人便已離開了唐門,站在唐門的山門之外,五人望着這個讓小長大的地方,一時間心中多了一些傷感,唐榮惜更是泛起了淚光。

隨即,五人略一咬牙,三步一回頭的漸漸下山去了。而山門外的一處角落,唐君昊目送着五人後,眼角也不由多了一抹溼潤。

正在此時,唐君昊只聽得身後傳來一陣深沉的聲音:“這幾個孩子是你我從小看着長大的,沒想到一晃,竟然長的這麼大了,唉,老啦,老啦。”

唐君昊聞聲回頭望去,發現唐君崇不知何時正站在自己的身後,正望着那條唯一能通往山下的路感嘆着。

“你什麼時候來的?”唐君昊望着唐君崇疑惑的問道。

“怎麼,只許你送這幾個孩子,就不許我也送送他們?”唐君崇瞥了一眼唐君昊,不滿的回答道。

唐君昊聞聲,不由哈哈大笑,原本的傷感一時間也煙消雲散,只見其開口說道:“可以,可以,是我說錯話了,這樣,我請你去我那裏喝酒,算是向你賠罪,你看怎麼樣。”

“好,你我兄弟二人,也已經好久沒有單獨喝過酒了,今日我們不醉不歸!”唐君崇爽快的答應下來。

二人彷彿又回到了當年一般,不去理會那心中的煩心事,今朝有酒今朝醉,說走便走,朝唐君昊所住之處奔去了。

再說另一邊,段辰天又是趕了一天的路程,方纔來到素心閣所在的素心峯下。擡頭望着那巍峨挺拔的山峯,心中不禁想起了那個終日不苟言笑,一臉寒霜的夏清雪。

自從夏清雪回去以後,段辰天便徹底的失去了她的消息,如今段辰天來到這裏,有很大一部分是因爲夏清雪。

只見段辰天發了一會愣後,沒有一絲猶豫,便開始了登峯。素心峯,隸屬中原北部獨居一偶的山峯,此峯由於坐落的位置太過偏僻,再加上此地氣候有些寒冷,因此這裏人跡罕至,甚少有人在此居住。而又因爲這裏坐落着一個隱世門派素心閣,顧稱此峯爲素心峯。

不知不覺段辰天已經登上了半山腰,剛一來此,段辰天便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寒顫,沒想到這裏竟然如此寒冷,這都已經是上午了,茂密的叢林之中仍是掛滿了寒霜。

不去想太多,段辰天沒有一絲停頓,繼續朝山頂攀登着。終於在晌午之時,登上了山頂。來到峯頂,段辰天很快便望到了一座古色古香的山門。

匆匆來到山門外,只見兩名素衣女子正面無表情的站在那裏。段辰天尋思了一下,便上前開口問道:“這位姐姐,敢問夏清雪夏仙子如今在何處?”

“你是何人?”其中一位素衣女子聞聲,擡頭望着段辰天,疑惑的問道。


段辰天見狀,彎腰拜道:“在下段辰天,見過兩位仙子。”

“你便是那個害夏師姐受傷的段辰天?我還想找你呢,沒想到你竟然自己送上門來,不過這樣也好,省得我還得到處找你,受死吧!”那位素衣女子臉色一寒,大怒道。

說罷,拔出手中寶劍,便朝段辰天攻來。段辰天沒想到這位素衣女子說打便打,竟然真的拔劍攻向自己。

只見段辰天當即側身,躲過那凌厲的一劍,而那素衣女子見段辰天如此輕鬆的躲過自己的這一劍,不由咬緊銀牙,滿是憤怒的繼續攻着段辰天。

段辰天見狀,不由很是無奈,只好出手一掌打在那位素衣女子持劍的手腕之上,隨即便見那位素衣女子手中的寶劍瞬間脫落至地。

“小婉,還不過來幫忙,發什麼呆。”那位素衣女子不由一急,朝愣在一側的另一位素衣女子喊道。

那位名叫小婉的素衣女子聞聲,方纔驚醒,當即提劍攻了上來。還沒等來到段辰天的身邊,便聽得身後傳來一聲輕喝:“住手。”

小婉聞聲,不由停了下來,隨即與那位素衣女子回頭望去,發現一位衣着錦繡的絕美女子朝這邊緩緩走來。

很快,這位女子便已來至段辰天的面前,對着二女斥道:“你們兩個給我回去靜心反省,等什麼時候想好了,在什麼時候出來。”

這兩位素衣女子好像很怕這位絕美女子的樣子,低頭唯唯諾諾的應了一聲後,便垂頭喪氣的離去了,再也沒有剛纔的那股凌厲勁兒。

待那兩位素衣女子離去後,這位絕美女子方纔望向段辰天,緩聲說道:“你便是段辰天段少俠吧。”

段辰天望着眼前的這位美豔女子不由看癡了,一時間竟然忘記回答她了。這位絕美女子見段辰天一副色迷迷的樣子望着自己,不由眉頭緊蹙,語氣也變得生冷起來:“你便是段辰天段少俠吧。”

段辰天一見眼前這位美豔女子有些不悅,方纔醒悟過來,一臉尷尬的搔了搔頭,而後開口嬉笑問道:“在下段辰天,不知這位仙女姐姐如何稱呼?”

“油嘴滑舌,怪不得清雪會爲你動情。”誰知這位絕美女子不屑的瞥了一眼段辰天,隨後自語般的嘟囔道。

“呃…”段辰天聞聲,不禁略一愣神,隨即不知該說什麼。那絕美女子見狀,也不多說廢話,對其說了一句:“跟我來吧。”隨即便轉身入了素心閣內。段辰天見此,自然也是隨其一起入了素心閣之中。

一座滿是紫檀香味的閣樓之中,段辰天跟在那位絕美女子身後走了進來,隨即進入了一間偏房之中。

段辰天剛欲隨那絕美女子進入房中,便被其攔在門外,瞪着段辰天說道:“你在這裏等一會就是了。”

說罷,便關上房門,不讓段辰天進去。段辰天見狀,只得傻傻的站在原地,苦苦等待。不知過了多久,房間之中仍是無任何聲響,段辰天一時間不禁百無聊賴起來。

正在此時,只見門外匆匆闖進一女子來,一見段辰天,不禁愣在了原地。而段辰天也是聽到腳步聲,順着聲音望去,發現來人正是許久不見的夏清雪。

“清雪,真的是你。”段辰天一見來人是夏清雪,不由一臉驚喜的說道。

“辰天,你怎麼回來這裏?”夏清雪不敢置信的望着段辰天,開口問道。

段辰天見狀,便欲開口解釋,可沒等段辰天張嘴,便見偏房的房門打開,那位絕美女子面色寒冷的走了出來,站在門前。

夏清雪見狀,急忙彎腰拜道:“清雪見過師傅。”

這次段辰天卻是徹底的震驚了,從容貌上看,這位絕美女子彷彿僅比夏清雪大上幾歲一般,但夏清雪卻稱其爲師傅,這很是讓段辰天吃驚。

只見這位絕美女子一見夏清雪,原本面若冰霜的臉上瞬間就換作溫柔之色,開口說道:“嗯,清雪,你的傷勢恢復的怎麼樣了?”

“師傅,清雪傷勢已經痊癒,並且功力也是更進一步,已經到了素心經的最高境界,無心之境。”夏清雪聞聲,輕聲應道。

“你服用的乃是素心閣震閣之寶‘靜心丹’,能有如此效果也屬正常。”那位絕美女子見狀,點頭緩聲說道。說着,便是輕挪蓮步,朝二人走來……

(作者:新人新書,求紅包,求收藏,求鮮花,求點擊!諸位書友請花上您們的幾分鐘時間,動動手指點擊一下收藏,你們的鼓勵是我最大的動力,你們的評價可寫在評論區,宇少會一一回復的,謝謝諸位書友!) 「殺!」武軒一聲大喝,身上靈力蕩漾,人武者五重天的境界完全釋放,從威壓上講就比武浩整整高出一個境界。

「剛才武軒少爺不過是大意而已,人武者五重天的境界怎麼可能輸給區區四重天的武浩?」不少人感受著兩者的靈力差距開始狂拍武軒的馬屁.

雖然武浩在區區十八歲的年紀就能晉級人武者四重天也夠變態的。

「逐月之劍!」武浩一聲輕喝,手中的長劍划動,極光九劍的第三劍出手。

極光九劍是以速度取勝的,但是第三招逐月卻偏偏給人一種很緩慢的感覺,武浩揮動長劍,衣袖紛飛之間多了三分飄逸和洒脫,猶若謫仙!

武浩的身後浮選出一輪明月,像是圓盤一樣掛在武浩的腦後,皎潔的月光給人以靜寂的感覺。


「這怎麼可能?」

「怎麼會這樣?」

在朗朗乾坤之下,出現這種異象讓所有人都感到不可思議!

因為就算是白痴也知道,能引動異象的功法都是屬牛的,都是『牛』字輩的。

看著皎潔的明月和謫仙一樣的武浩,感受著那柔和的月光,眾人都知道低估武浩了,如此天才要算是廢物的話,那天下誰不廢物?

武軒像是一頭暴怒的公牛,手中的長劍舞動,璀璨的劍光將他包裹起來,像是滾雷一樣向著武浩衝過去。

而武浩則沐浴在皎潔的月光之中,整個人透著三分空靈!

兩者一個飄逸一個野蠻,對比明顯!

誰會贏?這個時候對武軒最有自信的人都不敢做出判斷了,武軒的境界佔據優勢,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但是武浩的功法既然能引動異象,自然也不是吃素的。

轟。

兩人轟擊在一起,大地轟鳴,光芒四濺。

眾人只看到一人在原地不動,而另外一人則倒飛而出,落地之後踉踉蹌蹌地後退了四五步。

「飛出去的是武浩?」待看清狀況之後,不少人大呼。

武擎岳臉上露出了興奮的表情,家主的位子已經是囊中之物了,而三爺武擎海則臉上寫滿了失望。

「我就說嘛,人武者五重天的武軒少爺怎麼可能會輸?他連獸魂都沒用呢。」看到武軒佔據了優勢,有人開始拍武軒的馬屁。

「就是就是,武浩就是一個廢物,兩個月之前是這樣,兩個月之後也是這樣!」不少人開始對武浩冷嘲熱諷,「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居然也妄想挑戰武軒少爺?」

「不對,武軒少爺受傷了!」有人看著站在原地的武軒,忽然開口說道。

此時的武軒雖然站在原地,但是臉色煞白,胸口更是有一攤血跡,而武浩雖然倒飛出去,但是落地之後除了略顯狼狽,連油皮都沒有擦破。

「核心弟子嗎?不過如此。」武浩朗聲長嘯,「現在見識一下我的初春之劍吧!」

武浩手中長劍揮動,所有人都產生了一種錯覺,彷彿一瞬間置身於春天花開的初春之際,在和煦的春風之中,花香四溢,每個人的靈魂和身體都產生了鬆懈。

作為首當其中的武軒更是如此,他感覺自己彷彿和一個夢寐以求的女子在花園之中散步。

春風和煦,暖陽普照,花香四溢,伴隨少女的體香,他感覺自己醉了,像是在溫泉之中沐浴。

少女轉過臉,露出一副驚艷和熟悉的臉龐,赫然正是武藤嵐,武軒倏然一驚!

「大膽武浩,裝神弄鬼!」武擎岳猛的一聲大喝,聲音像是炸雷一樣響徹在武軒耳邊,武軒生生打了一個激靈,而後發現一道劍光已經刺到了他的胸口。

「退!」武軒一聲大喝,速退而出,同時將自己手中的長劍擋在了胸口,封住了武浩的攻擊路線。

一聲清脆的響聲,武軒倉促之間變招,導致長劍被武浩斬為兩截。


武浩劍勢不衰,依然前刺,在武軒胸口留下一道半尺長,一寸深的傷口,鮮血開始往外冒。

「二莊主,你這麼做不合適吧?」海老面色不善地看著武擎岳。

所有人都能知道,若不是武擎岳剛才喊了那一嗓子,這時候的武軒說不定已經身首異處了。

武浩的初春之劍實在是太邪乎了,居然可以無聲無息地影響靈魂,讓人在靈魂最放鬆的時刻一命嗚呼,武擎岳現在想起來還后怕不已。

「哼,武浩的功法邪惡無比,好像不是天罡劍派的招數吧?」武擎岳憤憤不平地說,「我輩中人應當堂堂正正,豈能用這種歪門邪道的功法?」

「外門邪道?」海老冷笑,「如果武浩少爺的招數算是外門邪道的話,那武藤嵐小姐的火焰葫蘆又是怎麼回事?這也算堂堂正正,光明正大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