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步行的話大概需要15分鐘的腳程。


也好,正好趁著吃完飯,只當是散步了。」

跟著地圖導航的指引,唐淵不緊不慢的向檸檬小區走去。 意識掃過出現在腦中的信息,沐鋒眼前微微一亮。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

這些信息不是其他,正是小陰陽鐲的來歷以及功能介紹,甚至還帶有配套的驅動法門!

沐鋒心念一動,小陰陽鐲再次出現在王啟成面前。

少年愣愣地伸出手,兩枚鐲子一左一右落下,正好套在少年兩手手腕上。

看着王啟成疑惑的神色,沐鋒的聲音淡淡在高空響起。

「傳聞中天階法寶陰陽鐲的低階仿製品,做工極差,堪堪算是黃階中品,銀鐲內融有披甲鱷龜妖丹,主防,金鐲內融有鐵線黃蛇妖丹,主攻,適合煉器築基修士使用。」

神啟大陸上不管是法寶還是靈藥,都以天地玄黃四階劃分,每一階又分上中下三品,簡單又好記。除了這四階之外,天階之上還有被稱為仙器的絕世珍寶,黃階之下也有不入流的普通法器,比如天琅劍庄外門弟子佩戴的制式飛劍就是這種不入階的普通飛劍,但即便是普通法器,也比凡鐵強上很多。

說完沐鋒將目光轉向易斑斑,笑道:「救你的命,足夠了。」

揮了揮手,雲霧在王啟成面前凝聚成一本古色古香的典籍,封皮有些發白,邊角卻依然平整。

「你教教他。」沐鋒看向易斑斑說道。

沐鋒已經有了打算,白霧空間的時間流速和外界不同,以他目前的感官來說大概會比外界慢一倍,再加上白霧空間有沐鋒之前儲存和複製的一部分靈氣,王啟成若是在這裏熟悉小陰陽鐲的配套驅動法門的話,必然會事半功倍。

而且按照沐鋒的想法,現在的王啟成只要專心練習銀鐲便可,這又會大大提升他的修行效率,擋下白瑤的進攻不現實,但郭淳那三位鍊氣二三層的弟子的進攻得能防下。

接着沐鋒又控制易斑斑應道:「多謝仙尊恩典。」

這麼自問自答總有一天要精分,大佬不好當啊……

生活不易,鋒鋒嘆息。

留下一點精神控制易斑斑帶着王啟成走向不遠處進行練習,沐鋒自己則來到之前存放《血長河》的長長書架前。

想了想,他又在書架對面用雲霧生成了幾排陳列架。

把小陰陽鐲的複製品和配套功法放了上去。

「嗯,麵包會有的,希望會有的,一切都會有的。」

沐鋒拍了拍手,留下分身和王啟成自行在白霧上修行,自己大部分意識下沉,轉瞬回到真身之上。

……

沐鋒挺身伸了個懶腰,回頭看了眼熟睡中的狂秋,自從服下落夢英三種靈藥熬成的葯湯之後,她的呼吸就平穩了許多,手臂上的黑線也淡了許多,呈現出略微深暗的灰色。

心神稍稍放鬆下來,激烈生死後的疲憊涌了上來,沐鋒合身躺下,難得有了睡意。

最後看了眼時間,距離子時只剩不到一刻鐘。

他閉上眼沉沉睡去。

……

一聲痛苦的凄慘呻吟打破深夜的寧靜,沐鋒猛地睜開眼,後背一片冷汗。

慘叫從身後傳來,沐鋒心頭一沉,緩緩轉頭。

只一眼,睡意全無,驚慌攥住心神!

在沐鋒面前,原本應該熟睡着的狂秋醒了,整個人趴在地上,身體因痛苦幾乎扭成了蜈蚣狀,四肢不住地痙攣抽搐,雙手指甲深深嵌進肉中,手心一片血肉模糊。面色慘白,雙目瞪得又大又紅,唇角早已被咬破,壓抑著的撕心裂肺的慘叫從嘴角迸出。她看着沐鋒,眼裏大滴大滴地落下淚來。

「好,好痛……」狂秋的聲音凄厲地嗚咽著。

沐鋒猛地回過神來,顧不得男女之別,一把將狂秋抱在懷中,掰過她的兩隻手臂來看。

手臂上的灰線還在,蔓延的速度也沒有加快,但灰線邊緣卻滲出了絲絲縷縷的支線,這些支線在少女雪白的皮膚下蟻蟲一般扭動着,沿着血管朝四面八方散去。

萬蟲噬心之痛??

不用想也知道這是何等極致難忍的痛苦。

怎麼會這樣?落夢英不是應該已經解去部分毒素了才對嗎?

沐鋒面色陰沉得幾乎要滴出水來,他一邊控制着狂秋不讓她亂動傷到自己,一邊極力思索到底哪裏出了問題。

落夢英、回陽草、凝華根這三種靈藥都是自己親自採摘回來的,而且自己試過葯,問題絕對不是出在這三者上面。

那就還是在毒本身上。

這毒,要比自己和狂秋所預料得更加可怕!

沐鋒心頭越來越沉重。

忽然,懷中的狂秋渾身爆發出巨大的力道,她的修為本就比沐鋒高,雖然身體十分虛弱但瞬間發力之下仍舊差點掙開沐鋒的雙臂。

沐鋒連忙使出全力,好不容易將狂秋死死勒在懷中。

女孩十指掐住他肌肉賁起的上臂,指甲用力刺破進去,鮮血汩汩流出。

「殺……殺了我……」狂秋佈滿血絲的雙眸死死瞪着沐鋒,「我,我受不了了啊……」

沐鋒盯着狂秋蒼白扭曲的臉龐,心頭一抽,猛地提聲大喝:「給我閉嘴!」

狂秋沒想到沐鋒在這種時候竟然說出這樣的話,意識恍惚了半拍,旋即又被皮膚下劇烈的疼痛折磨地挺腰繃緊全身,眼神飄忽且失神。

沐鋒攔腰抱着狂秋站起,辨認了下方向,咬牙便朝漆黑的密林里衝去。

「我現在就去找能救你命的葯,一定能找到!」

「給我撐住,死什麼死,我們誰都不會死!」

……

「這個不行,這個不行,這個也不行!」

血紅色的飛劍呼嘯而過,黑夜裏一株株看似靈藥的植物被斬斷採摘,然而卻沒有一株能比得過那棵落夢英。

好在過了子時一刻之後,狂秋身上的劇痛便如潮水般退去,萬千灰黑色的蟻蟲重新鑽回到手臂兩條灰線中,狂秋心神俱疲,好似在鬼門關走過一遭,軟綿綿地在沐鋒懷中睡著了。

濃密的樹葉層層疊疊遮蓋在頭頂,深夜的樹林里不見任何一絲光亮,潮濕的水汽氤氳,即使沐鋒揮出照明符咒,可見範圍也不過三兩米。

沐鋒雜亂無章的步伐驚醒了不少沉睡的野獸,鳥雀驚鳴,腳底時不時滑溜過某種小型野獸,濃密的灌木叢後面,一雙雙油綠的獸眸緩緩睜開。

等到沐鋒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陷入這些野獸的包圍圈。

耳邊,儘是獸類壓低着從喉間發出的低吼。

冷汗,濕遍全身。 南錦紅走進廚房,開始忙碌著擇菜、洗菜。左鋒也走進廚房,蹲下身子,幫着一起忙碌。

「我看你臉色不太好,醉意還沒有過去,你不用幫我,去屋裏歇會兒吧。」南錦紅看着左鋒的臉色,說道。

「二三十口人吃飯呢,你一個人怎麼忙得過來。」左鋒沒有要走的意思。

南錦紅笑了笑,想到自己在幼兒園做飯的經歷,隨口就回道:「沒關係,二三百人的飯我都做過。你放心,我應付得來。」

「二三百人?你在哪做這麼多人的飯?」

「啊?」南錦紅一愣,頓了一下回道:「在工廠的食堂,我第一份打工的工作。」

「哦。」左鋒點點頭,沒有再問什麼,繼續忙着手中的活兒。

他們兩人的對話,被站在廚房門外的楊萱聽得一清二楚。她倚著牆壁而立,心中默默道:「她還在工廠的食堂做過飯,這個我要找家政公司去核對一下。」

……

下午四點,眾人紛紛上車,準備撤離農家小院。

左鋒因為醉酒頭暈的原因不能開車,他將手中的車鑰匙遞給了南錦紅:「你會開車嗎?要不,你開。」

「我不會。」南錦紅擺擺手。

「我來開。」楊萱從左鋒手裏拿到車鑰匙,向著汽車走去。

左鋒、南錦紅和左逸陽跟在她的身後,也走向汽車。

南錦紅打開後排車門,先把左逸陽抱進去,然後自己也坐進去。左鋒跟在她的身後,彎腰也想坐到後排座椅上。

「爸爸,我暈車,一會兒要躺着。」左逸陽急忙開口說道:「你還是坐到前面吧。」

左鋒點點頭,拉開前排車門,坐到了副駕駛的座位上。

楊萱通過後視鏡看着南錦紅身邊那個空座位,眉頭一皺,她總覺得那個空座位有問題,可是問題是什麼,她百思不得其解。

「你愣什麼?開車啊。」左鋒敲了敲方向盤,催促道。

「哦。」楊萱這才收回心神,打轉方向盤,跟着前面的車輛,駛出了農家小院。

……

五六輛汽車飛速前進,向著S市的市區駛去。

楊萱開着汽車,瞄了一眼後視鏡,看到左逸陽歪在南錦紅的懷裏,並沒有躺在那個空座位上。她又扭頭看向坐在身旁的左鋒,看到他閉着眼睛,似乎是睡著了。

楊萱一邊開着汽車,一邊問著南錦紅:「陽陽暈車,你怎麼不讓他躺下呢?」

「我抱着他,更穩當。」南錦紅回道。

楊萱抿抿嘴角,頓了一下,接着問:「你不會開車?怎麼沒有學呢?」

「我也想學啊,可是……」南錦紅笑着停下了話頭。

「可是什麼?」楊萱追問。

「可是,駕校的人不收我。」

「為什麼?」

「我是色盲。」

「色盲?紅綠色盲?」

「是全色盲。」

「什麼?」楊萱頓時愣住。

她在高考檢查身體時,碰見過一個全色盲的人,那人告訴她,全色盲的人只能看見黑色和白色,他們的眼中只有明暗之分而沒有顏色。

沒有顏色!她看不到這個世界的顏色,這個世界對她來說非黑即白,這樣的人生少了多少精彩,多少絢麗。

楊萱突然又開始同情起南錦紅。

。 管家立即讓司機靠邊停車,待車輛挺穩了之後,杜美敏像風一樣的從車裡下來,朝著天橋奔去。

可就在杜美敏準備要走到上天橋的樓梯時,盧晨和張曼雪也剛剛停止了親吻,他們兩人都用一種愛戀的目光看著對方,接著手拉著手的往另一邊樓梯離開了天橋。

「可惡,等等,盧晨!」

杜美敏眼看著盧晨和張曼雪離開了天橋,站在原地焦急地大聲喊道。

可現場人那麼多,聲音那麼嘈雜,盧晨和張曼雪是不可能聽得見杜美敏的大喊的。

這時,盧偉天也跟了上來,他拉住了杜美敏:「走吧,站在這裡喊,他也是聽不見的,我們的車已經造成了交通堵塞了。」

「該死。」

杜美敏氣得跺腳,但還是跟隨著盧偉天回到了車上。

而從天橋上走下來的盧晨和張曼雪,此時也來到了盧晨停車的地方,兩人都坐上了他的那一輛AMGC63S。

「曼雪,這一次,我不會再讓你離開我了。」

坐在主駕上的盧晨對坐在副駕上的張曼雪說道。

這樣與盧晨恢復如初的結果是張曼雪沒有想到的,她其實是鼓足了勇氣想要與盧晨劃清界限的,但無奈愛情這種東西,你的大腦根本就不受你的身體控制,當你說出了拒絕之後,你的身體卻是緊緊地抱著對方。

「盧晨,我只想與你好好的在一起,我不希望在聽到你的父母對我說的那樣難以入耳的話,若不是你對我極好,我也不會再與你和好。」

張曼雪表情嚴肅。

盧晨伸出手來摸了摸張曼雪的頭,然後堅定地說道:「放心吧,曼雪,我盧晨向你保證,這個世界上,沒有一個人在可以欺負你了。」

張曼雪沒有說話,她此刻的眼神依舊有些恍惚,似乎那一顆懸在喉嚨的心,還沒有落下來。

雖然盧晨已經做出了保證,但難免之後的發生的時候會出乎意料,所以這一顆定心丸,等於沒吃。

而盧晨看著張曼雪這樣憔悴的樣子,內心很是心疼,尤其是那昨天被雨淋濕了的衣服,此刻雖然是幹了,但依舊有一些水漬的印記。

盧晨打算去商場給張曼雪重新買一身衣服。

「曼雪,我們去逛逛商場吧!」

可張曼雪卻是拒絕了,她搖搖頭:「我很累了,我想回家。」

「哎呀,不會耽擱太長時間啦!就聽我的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