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此言一出!空氣中氣溫驟降!


「你……!」禮台上,錢忠面色猙獰顫抖,怒不可遏!

「噗……!!」怒極攻心之下,這位錢家老管家,終於是憋不出,猛地一口淤血…噴涌而出!

「錢管家!」禮台四周,那群保安們面色焦急凝重,急忙衝上台去,攙扶住老家主。

所有人,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秦蒼穹,帶著他的人,光明正大的走出了宴會廳……

宴廳內。

那張角落的餐桌前。

女主持人黎懿,俏臉獃滯……美眸傻傻的……望著那道倏然轉身,離去的西裝身影……優質免費的閱讀就在閱書閣『』 一段時間不見,這裡的竹林更茂密了。

隔著很遠都能看到這裡綠茵茵一片。

並且又有許多通天竹長成了成熟體,竹葉沙沙,迎風飄揚,在烈日暴晒之下依舊茁壯生長。

很多柱子都長到了半米直徑,高達上百米,很是驚人。

再次來到山洞外的竹林中。

筍葉殼落了滿地。

楊明益踩著筍葉殼,將如意青竹取出,放到之前的那個專門留出來的地方。

意念一動,牙籤大小的如意青竹快速變大,然後開始生根發芽,抽出新葉。

如意青竹越長越高,新葉舒展,開始光合作用,接引太陽的光輝,在劇烈進化,轉化成生機輸送到附近的通天竹內。

一時間,連帶著周圍的通天竹都得到了巨大的好處。

並且附近又開始有新的竹筍長出來。

龍鱗鳥看到這一幕,當即歡快的縮小身體,飛到一根竹枝上,開始修鍊起來。

楊明益讓龍鱗鳥警戒,然後走到一根通天竹下方,意念一動,施展屬性剝奪能力。

「生機屬性+1」

「生機屬性+1」

「生機屬性+1」

很快,這顆通天竹直接枯萎,變成了乾枯的竹子。

楊明益換了個地方,繼續剝奪屬性。

或許是因為心中迫切需要生機屬性,在主動意識的影響之下,並沒有獲取到其他屬性。

楊明益也不遺憾,雖然通天竹擁有很多屬性,但目前他最需要的還是生機屬性。

很快,一口氣將儲存的原力都用光,總共獲取了十個生機屬性。

之後他將這十個生機屬性都融入一小塊壓縮餅乾中。

隨著一個個生機屬性融入進去,壓縮餅乾竟是漸漸的變得柔軟起來,在主動吸引空氣中非常稀薄的水汽,甚至好像還在吸收太陽光,在發生某種進化。

不過楊明益現在沒興趣讓壓縮餅乾進化,他直接將其放入口中,嚼了幾下便吞下腹中。

下一刻,一股強大的生機在腹中爆發開來,快速的擴散到四肢百骸。

緊接著,他的全身細胞都沸騰了,像是再次從沉睡中復甦,在爭先恐後的吸收著那些生機力量。

不過這次楊明益感覺到了跟當初不一樣的情況。

當初他吸收生機力量之後,會感覺到餓,因為那些細胞吸收了生機力量之後繼續進化,需要大量的能量。

可是現在,當細胞吸收了那些生機力量之後,反而從活躍變得懶洋洋的。

使得楊明益整個人都有些懶洋洋的。

而且,在這個過程中,他發現自己的頭髮竟然在以感覺得到的速度緩緩變長。

「頭髮的生長速度變快了,是生機力量超標么?」

楊明益細細感應自己的情況,感覺自己莫名犯困,微微皺眉。

這種犯困的感覺,並不難受,相反,讓他非常舒服,恨不得躺下來呼呼大睡。

但他忍住了,覺得這時候睡覺未必是好事。

「等吧,我感覺身體細胞好像在進行某種蛻變,可能正是因為這種蛻變,讓我本能的犯困。」

楊明益直接在如意青竹下修鍊起煅體拳來。

一邊修鍊,他一邊默默體悟著這種奇妙的感覺。

「可惜原力不夠,否則再來更多的生機屬性,蛻變速度會更快。」

現在他一天也只能儲存零點八個單位的原力而已,也就是八個生機屬性。

雖然現在他看起來像是生機屬性超標,導致頭髮生長速度都變快了。

但他覺得依舊不夠,至少身體沒有出現異樣的感覺。

如意青竹下,楊明益不停地修鍊煅體拳。

雖然現在修鍊好像什麼進步都沒有,但卻隱約能幫助身體吸收生機屬性。

一遍又一遍。

不知道修鍊了多久。

楊明益忽然感覺特別餓,這種飢餓感來的如此突然。

他當即用手觸摸如意青竹,通過如意青竹的聯繫,感應到了分散在不同方位的唐明日三人的氣息。

「之前倒是沒注意過,他們好像跟如意青竹息息相關。我甚至能隔著很遠強行將他們招回來。」

楊明益心中一動,直接試著發號施令:「給我送點食物來,多送一點,我現在很餓。」

正在維護空天戰機的唐明日和正帶著楊雨柔四人在山腹那片區域修剪通天竹的常馨還有烏達忽然一愣。

三人能夠意識想通,隔著很遠交流。

「母株在叫我們?」

「母株有意識嗎?」

「是團長在叫我們。」

三人反應過來。

「我給團長送食物過去,你們繼續做你們的事情。」

唐明日直接從戰機內拿出一大袋他專門採購的壓縮罐頭給楊明益送過去。

很快,楊明益收到食物,直接大口開吃起來。

這種壓縮罐頭的味道比壓縮餅乾好吃了太多,而且營養豐富,正常武者吃一個罐頭都能頂一天。

但楊明益一口氣吃了十個之後,竟然才勉強飽腹。

直到吃了十五個,才終於徹底飽了。

但吃飽之後,楊明益卻沒有半點精神,反而更困了。

「想睡覺……這種感覺不正常,身體一點也不疲累,但精神上面非常困頓。」

楊明益將罐頭收入如意青竹中,又強忍著困意修鍊了幾遍煅體拳。

可最後他實在撐不住了,便將唐明日和常馨叫回來,讓他們和龍鱗鳥保護自己,他自己則直接在如意青竹下方陷入了沉睡中。

這一覺,楊明益睡得很踏實。

當他一覺醒來,愕然的發現,自己的頭髮竟然長到了腰際。

而且,指甲也長了好長一截。

此外,天邊的太陽都開始西沉了,不過距離天黑至少還有二十多個小時。

「咦?原力又增加了么?看來距離上次原力增加,已經超過二十四小時了。」

楊明益心中一喜,當即起身,再次從周圍的通天竹中剝奪了八個生機屬性,全都融入一個罐頭內,將其吃下。

吃了這個罐頭,一股生機之力在體內炸開。

頓時,楊明益感覺自己又困了。

「……」

他相當無言,強忍著困意修鍊了一遍煅體拳,可最終還是沒能繼續支撐,在如意青竹下方就直接睡著了。

那種好似發自靈魂深處的困意,真的是無法忍受。

當然,在沉睡之前,他又大吃了一頓,一口氣吃了二十多個罐頭。

吃飽之後,那種困意再也無法壓制,直接原地睡著了。

好在有龍鱗鳥和唐明日等人護法,他也不擔心。

當又一次醒來,楊明益震驚的發現,自己的身體非常刺癢,有皮屑脫落。

並且,原本已經長到了腰際的長發,竟然在脫落,身邊脫落了很多髮絲。

除此之外,楊明益還感覺牙齒髮木,就像是當初第一次換牙的時候那種感覺。

但以前是一顆一顆的換,而這一次,竟然是全部一起換。

「脫胎換骨?!」

楊明益心中一震:「這麼快就開始脫胎換骨了?不過渾身蛻皮,頭髮脫落,牙齒鬆動,感覺隨時可能完全掉光,這是不是太劇烈了些?」 弘元帝看完奏報,額頭青筋暴起,眼裏簇著熊熊的火光。

他突然站起身,把那文書往地上一扔,怒道:「好他個風凌天,竟然單方面撕毀與楚國簽訂的停戰協議,他竟帶兵騷擾我楚國的邊境,還屠殺了我邊境幾個村落。不僅如此,他還囂張至極,直接率軍攻打到燕州城的城門下,說誓要在一個月內,攻進燕州城!」

朝臣們一聽,全都氣憤的議論了起來。

「什麼?風凌天竟然如此狂妄?」

「這個風凌天,不僅屠我楚國村落,還想攻打燕州城。他簡直囂張狂妄,膽大包天,咱們斷不能受此屈辱,一定要報仇,要永絕後患!」

「皇上,燕州城是楚國北方最重要的關隘,千萬不能讓風凌天攻破,否則他一旦打進來,楚國危矣!」

「朕知道,萬成傑說,風凌天只帶了三萬兵馬,但卻個個驍勇善戰,能以一當十。萬成傑請求朕火速派兵增援他,否則他撐不了幾天!」弘元帝盛怒道。

護國左將軍余彪立即走上前,義憤填鷹的道:「皇上,風凌天此人實在是囂張,聽說他在邊關屠我百姓時,手段殘忍,燒殺擄掠無惡不作。這樣的奸佞小人,咱們一定要給他點顏色瞧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