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此時,宋靜書卻是沒有精力跟他們廢話。


她低下頭,看著高高腫起的腳脖子,痛得滿頭大汗。

這下,看來又得多將養一段時日了!

這段時日,她每天都要換洗衣裳,今日這套新裙子,還是前幾個月周友安命人給她新做的,一直捨不得穿呢!

奈何床邊已經堆了一堆被汗水浸濕的衣裳,她回去又太晚了,每晚回到周家累得倒頭就睡,便一直沒有洗。

今日也是實在沒有換洗的乾淨衣裳了,便將一直捨不得穿的新裙子穿出門了。

誰知,方才被宋小文這麼一抱腿,頓時就黑黢黢的一大片!

宋靜書一陣肉疼。

看著宋小文那黑漆漆的臉蛋兒和雙手,宋靜書緊咬牙關,怒氣沖沖的問道,「你們平白無事的找來做什麼?!這幾日不是農忙嗎?不用割麥子、不用給苞米除草嗎?!」

「你也知道最近農忙?」

劉氏頓時不高興了,沖她瞪著眼睛罵道,「你這個死丫頭,要不是昨日你吳嬸子他們從城裡回來,說你在什麼靜香樓做幫工。」

「我們還不知道呢,家裡事情這麼多,不在家好好做農活,你倒是清閑自在啊!」

劉氏不由分說便叱罵了一頓。

宋大平也趕緊接過話頭,繼續說道,「死丫頭,這麼多年的飯都白給你吃了!」

「你們給我吃什麼了?你們兒子吃肉我啃骨頭,他吃米飯我吃剩飯,你們好意思嗎?」

宋靜書被他們氣得直哆嗦,臉紅脖子粗的爭辯道,「還好意思讓我回去做農活呢,你們莫不是忘記了,當初可是你們,用二兩銀子就把我給賣掉了!」

「還是賣給一個糟老頭子做妾,你們咋好意思腆著臉來找我的?!」

「當初我離開宋家村時就說的明明白白,往後跟你們一刀兩斷,你們聽不懂人話嗎?!」

不等宋大平與劉氏回話,宋靜書已經惡狠狠地罵了一通,「你們一口一個忤逆不孝的死丫頭,怎麼不想想自己是不是不知羞恥的兩個老東西?!」 許是沒想到,宋靜書會如此怒罵他們,宋大平與劉氏被震驚到了。

回過神來后,劉氏氣得一屁股坐在地上開始哭嚎,「老天爺啊!趕緊一道炸雷,劈死這個忤逆不孝的東西吧!她眼裡哪裡還有我們做爹娘的啊!」

宋大平也被她給氣得臉紅脖子粗,伸出手顫顫巍巍的指著她,「你……你!」

看著宋大平胸口劇烈起伏著,顯然是被她氣得不輕。

宋靜書眼神輕飄飄的掃了一眼坐在地上的宋小文,冷哼一聲,「我什麼我?你們都能做出這麼不要臉的事情,你們眼裡都沒有我,如此辱罵自己的親生女兒,我還顧忌什麼?」

「我沒有拿掃帚將你們趕出去,你們就不要得寸進尺,給臉不要臉!」

還真當她是從前,任由他們打罵不還手不還口的宋靜書呢?

不好意思,原身早就死翹翹了。

如今的宋靜書,是二十一世紀穿越來的小辣椒,絕對不會任人欺負!

他們是宋靜書的親生爹娘又如何?

若是原身還在,看到他們這幅態度,只怕是也會心寒。

宋大平不敢置信的看著一臉兇惡的宋靜書,只覺得這丫頭還是他熟悉的樣貌,的確是他的女兒不假……只是這脾氣么,現在怎麼這麼火爆了!

好像自從,他們將她賣給周丙后,這丫頭就轉了性子。

兔子逼急了還咬人呢,莫非宋靜書是被他們給逼急了?

宋大平心下思忖著,宋靜書卻是毫不客氣的叱罵,「你們今日若是上門找罵的,我罵也罵了,趕緊滾吧!」

「要是還有其他的事情,有事說事沒事也滾,看見你們就心煩。」

虧得她前幾日還想著懷念宋家村,奇怪的有些想念宋大平他們呢,誰知今日找上門來,就是如此對她?

宋靜書被他們給氣得頭頂生煙,恨不得即刻將他們掃地出門。

這時,宋小文看著強子坐在一旁吃椒鹽小酥肉,兩隻黑溜溜的眼神頓時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般。

他惡狠狠地朝著強子撲了過去,二話不說就開始搶強子手裡還沒吃完的酥肉,像只兇惡的小餓狼一般尖聲叫道,「我要吃!給我!」

強子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宋小文抓住了手。

隨後,宋小文狠狠地一口咬下去,不但咬走了他手裡的酥肉,還狠狠地咬住了強子的手指……

強子痛得頓時嚎叫起來,從宋小文手裡拔出手指后,看著上面深深的一圈牙齦,強子一個七尺男人都忍不住痛的哭了起來。

「宋姐姐!這都是怎麼回事啊!」

強子委屈的衝到宋靜書身邊,將手指遞到了她眼前。

宋靜書滿頭黑線。

看著宋小文搶走酥肉后,一口吞下了肚子,還不住的舔著沾著油星子的手指,宋靜書只得有氣無力的對強子揮了揮手,「再去給他端一盤出阿里,讓他吃個夠。」

強子委委屈屈的進了廚房,狠狠地瞪了宋小文一眼。

宋小文像只麻利的猴兒一樣,跟著竄進了廚房。

很快,廚房裡傳來雞飛蛋打的吵鬧聲。

不知是什麼東西被碰掉了,隨即傳來強子的怒吼聲,「小兔崽子!你當心些,這若是碰壞了,你賠得起嗎?!」

「那還是生的,不能吃!」

「你手都沒洗,不要亂抓!」

「……」

聽著裡頭雞飛狗跳的動靜,宋靜書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大山連忙也跟了進去。

翠荷與李媽深知此時宋靜書的不耐煩,便眼神不善的盯著宋大平與劉氏,「你們兩位,是宋姐姐的親生父母嗎?」

翠荷皺著眉,狠狠地損了他們一頓,「為了二兩銀子,能把宋姐姐賣給周二爺作妾,也虧得你們做得出來!我瞧著宋姐姐是被你們撿回去的吧,也真是能狠得下心!」

「如今瞧著宋姐姐出息了,便又想著來討好處嗎?」

宋大平與劉氏還不知道,這靜香樓就是宋靜書的產業,翠荷也就沒有明說。

否則,若是被他們給知道,只怕是要將宋靜書給榨乾,一滴血都不剩!

「這丫頭怎麼說話呢?」

劉氏不高興的瞪了一眼翠荷,「我們教訓自家女兒,你一個外人插什麼嘴?」

「誰是你們女兒?」

宋靜書護著翠荷,將劉氏瞪了回去,「當初離開宋家村時,我是怎麼跟你們說的?我眼下怎麼樣,跟你們有關係嗎?」

被宋靜書這氣勢給嚇了回去,劉氏支支吾吾了半晌,心虛的移開目光,「不管怎麼說,你體內流著我們宋家的血!」

「要輕易跟我們斷絕關係,門兒都沒有。」

「就是!」

宋大平此時也回過神來了,不顧宋小文在廚房裡搗亂,沖宋靜書惡狠狠地說道,「要想跟我們斷絕關係,那就將我們這些年生你養你、你的吃穿所花費的銀子,全部還給我們才行!」

「不少於五十兩,你別想跟我們斷絕關係!」

劉氏接過話頭。

五十兩?

不說宋靜書,就連翠荷他們也被這句話給逗笑了。

劉氏還真是獅子大開口啊!

帝宮策:鳳搖直上 這是專程上門來敲詐的吧!

還五十兩,宋靜書這麼些年來,用了他們的銀子都沒超過五兩吧?

宋大平這輩子,見過五十兩銀子是多少嗎?

也不怕遭天打雷劈,居然一開口就是五十兩!

雖然,如今宋靜書拿得出五十兩銀子來,但她還欠下周友安數不清的銀子要換……即使不是因為這個原因,今日宋大平他們,也別想從她手裡摳走一個銅板!

「誰給你們的自信,找我要五十兩的?誰給你們的臉啊?」

宋靜書毫不客氣的嗤笑一聲,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臉,「你們知道這玩意兒叫什麼嗎?」

劉氏臉色一白,宋大平也有些不好意思起來,「就算你不給,當初周二爺給的二兩銀子,你不還拿走了一兩?」

「不管怎麼說,這一兩銀子,無論如何你也要還給我們!否則,別跟我談什麼斷絕關係的話!」

宋大平一揮手,臉上的帶著「大義凜然」的神色。

宋靜書像是看傻子一樣的看著他,好半晌都沒說出話來。

這天下,怎麼有像他們這樣厚顏無恥的人來著? 不過,能從五十兩瞬間跌到一兩銀子,宋大平與劉氏也可以用「無下限」來形容了。

宋靜書感到又好氣又好笑。

先前還覺得她值二兩銀子呢,為此她還生氣過,覺得自己一個大活人、長得還如花似玉的,居然就只值二兩銀子?!

眼下直接降低到一兩銀子,宋靜書頓時就感到無語了。

敢情她還會跌價,現在就只值一兩銀子了。

「一兩銀子是吧?好。」

宋靜書咬著牙,冷笑一聲,從牙縫間擠出一句話來,「看在你們生我一場的份兒上,不說一兩銀子,我給你們二兩!」

「若是沒有你們當初將我賣掉,也沒有如今的我。」

要是當初他們將她賣給周丙,她怎會遇到周友安?

又怎會,這麼快就有自己的鋪子,這麼快就將生意走上正軌?

可以說,是他們間接的,將她退到了現在這一步來。

說著,宋靜書從櫃檯后拿出二兩銀子,狠狠地扔到宋大平手裡,「現在,拿著銀子趕緊滾,徹底消失在我的面前!」

宋大平被這銀子砸的手板心一痛,但他頓時就樂呵起來,嘴角都咧到了耳根處。

只見宋大平拿起銀子,放進嘴裡咬了一下后,沖滿臉希冀的劉氏連忙點頭,「真的,是真的銀子。」

「怎麼,還怕我作假?」

宋靜書又好氣又好笑,冷笑著看著宋大平,「滾吧。」

這兩人,當真是斷絕了她對父母的期待!

前世宋靜書父母早年出車禍雙亡,這麼多年來從未享受過父母疼愛,誰知穿越到了這裡,又遇到如此極品的父母!

打破了她對父母的所有幻想和期待!

既然如此,他們不仁也就不要怪她不義!

宋大平對劉氏使了個眼色,劉氏趕緊衝進廚房去找宋小文,「小文,快點我們回家了!」

宋小文正抱著一盤雞腿啃得正香,聽到劉氏的生意,頓時不樂意了,擦了擦油乎乎的嘴,「爹,娘,你們回去吧!我就在死丫頭這裡住下了,你們以後再來接我!」

從小到大,他甚少吃到如此有油氣兒的東西。

今日吃了這麼多,見著廚房裡還有數不清的美食,宋小文哪裡肯離開?

大山與強子一臉警惕的看著他,像是防賊似的。

宋小文腳下,是啃了一地的骨頭,還有不少空盤子。

真不知道這個小鬼頭的牙齒是怎麼做的,瞧著也就四五歲的樣子,吃起肉來簡直像是剛從餓牢里放出來的一樣,大山和強子都看呆了!

劉氏聞著那濃郁的香味,在看到宋小文手裡的雞腿后,忍不住也咽了咽口水。

「小文,人家不歡迎我們!既然你想吃,那咱們就多拿些回去再吃!」

說著,劉氏趁著大山不注意,一把端過案板上放著的一盤雞,三下五除二將油膩膩的雞就塞進了衣裳里。

隨後,劉氏得意洋洋的看著大山,一副「有本事你就來搶,否則你奈我何」的無恥模樣。

「你……簡直無恥!」

大山抓過來的手,就這麼硬生生的收了回去。

那油膩膩的雞肉塞進衣裳里,也虧得劉氏想得出來!

劉氏這才冷哼一聲,牽著兩隻手裡都緊緊攥著雞腿的宋小文,誘哄道,「小文,娘給你裝了一隻雞,我們回去再吃啊。」

要是將宋小文留在這裡,還不知道宋靜書要怎麼收拾他呢!

宋小文這麼小,劉氏哪裡放心?

在她看來,如今宋靜書對他們恨之入骨,將宋小文留下,不是擺明了讓她欺負?

宋小文是他們夫妻倆的寶貝疙瘩,是斷然不會交給宋靜書的。

宋小文死拽著不肯走,眼神仍舊緊緊盯著案板上各種肉類,一邊啃雞腿一邊瘋狂的掙扎,「不要!娘,我不要回去!我就要留在這裡,我要每天都吃雞吃肉!」

李媽幾人立在廚房門口,這娘倆在裡頭展開「拔河大賽」,忍不住看直了眼。

昨兒來的那對夫婦,原本他們以為就夠極品的了。

誰知,今日宋靜書的爹娘來了,李媽他們方知什麼才叫做真正的極品和無恥!

窮山惡水出刁民,這句話當真是一點也沒錯。

宋大平也趕緊來到廚房,看著裡面的一幕,眼神震驚不已,隨後看向宋靜書,更加無恥的說道,「進城來走了這一個多時辰,我們早就餓了,趕緊給我們準備一點飯菜。」

宋靜書怒極反笑,「你說什麼?」

看著她的眼神,宋大平一陣心虛,但還是拿捏著作為父親的派頭。

宋大平板著臉說道,「沒聽到為父的話嗎?給我們準備飯菜,吃了再回去。」

「為父?你給誰稱老子呢。」

宋靜書狠狠地一掌拍在桌子上,惡狠狠地盯著他們,「怎麼,是覺得我這會子太和顏悅色了,所以你們才愈發的肆無忌憚是嗎?!」

說著,宋靜書突然大喊一聲,「強子!把廚房裡的菜刀給我拿來!」

「要那把剁肉的、鋥亮鋥亮的那一把大菜刀!」

見宋靜書神色猙獰,像是要吃人似的。

再看強子應了一聲后,已經麻利的提著菜刀出來了。

果然是剁肉的,那把菜刀足足有手腕到胳膊那麼長,白花花的閃著冷光,嚇得宋大平與劉氏俱是一個哆嗦。

這個死丫頭,果真不是威脅他們,看來是要來真的!

宋靜書接過菜刀,狠狠地一道劈在了櫃檯上,「我數到三,要是還不滾的話,你們的下場就跟這櫃檯一樣!」

宋大平眼神一顫,也顧不得什麼尊嚴不尊嚴的了,連忙站起身來,麻溜的進了廚房將宋小文提著就往外跑去。

劉氏也跟著小跑起來,一個不慎懷裡的雞就滾落在地。

劉氏跑了幾步,又慌忙跑回去,將雞提在手裡,顫顫巍巍的跑出去了。

看著幾人像是夾著尾巴的狼落荒而逃,宋靜書氣得牙齒都開始打顫,「我怎麼有這麼一雙厚顏無恥的爹娘!今日他們繼續惹惱我,我當真是要六親不認了!」

宋靜書拔出將櫃檯劈出了好長一條裂縫的菜刀,惡狠狠地說道,「看來,今後得在門上張貼:狗與宋家村的人不得入內!」 雖然宋靜書從未對他們說起過,關於自己當初二兩銀子被賣給周丙作妾一事,但是結合昨日吳氏夫婦以及今日,宋靜書爹娘找上門的事兒來看,翠荷幾人心裡也都有了大概猜測。

沒想到,宋靜書的命這麼苦。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