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此時的冷俊,穿著一套亮灰色的西裝和白格襯衫,系著一條酒紅色的真絲領帶,而且他一身行頭,好像全部是嶄新的。


此刻,只見他那兩道濃密的眉毛,微微向上揚起,一雙幽暗深邃的眼睛里,好像全部是狂野不拘和邪魅X感。

至暗人格 但是,他那俊美的臉上,此時卻噙著一抹謹小慎微的甜笑。

「走吧,」冷俊用雙手將紅玫瑰送到甘彤彤懷裡。

默默無聲中,甘彤彤抱著紅玫瑰,轉身回去將花放到床上后,又從衣架上拿起一個小背包,跟著冷俊出了門。

才出辦公室,冷俊就揚起了胳膊,然後他低頭附甘彤彤耳朵,輕輕的說:「求求你挽著我,也讓我徹底幸福一次。」

甘彤彤驕矜著,她斜眼一瞪后,又甜甜一笑,終於順理成章的挽住了冷俊的胳膊。

二人親密著,在一路的禮敬和眾女孩的羨慕眼神中,出了帝國大廈大堂后,冷俊的司機和座駕早在等候了。

拉開這輛黑色加長林肯的後車門,冷俊將手搭在車門框上,笑著恭請甘彤彤上車。

甘彤彤一看卻止了步,她眉頭一皺,搖了搖頭說:「咱們打的吧。」

冷俊先是一愣,然後隨即一呆樂:「好,好,反正都聽你的。」

於是,又在眾人的目瞪口呆中,冷俊又被甘彤彤輕輕挽著,來到了大廈門前的路邊,很快就攔了一輛計程車。

那個五十歲左右,看上去老實巴交的司機師傅,明顯是認出這個無惡不作的石頭城一少,竟嚇得手忙腳亂的熄火三次后,好不容易才停停頓頓,吭哧吭哧的將車開走了。

甘彤彤一見,趕緊用對話安撫這個被驚之人,她柔柔的對計程車司機說:「師傅,先去一下附近的超市吧。」

人家司機師傅沒敢啃聲,只用顫抖的手,打了一下轉向燈。

可能是第一次坐計程車的冷俊沒嫌臟,沒嫌吵,也沒啃聲,更沒嫌人家司機師傅把計程車開得像要報廢的拖拉機,他快樂得拉著甘彤彤的手,連一秒鐘都捨不得鬆開。

去超市,買點什麼呢?

甘彤彤開始在心裡緊急衡量。

他們家,自然什麼都不缺。

眼珠子一轉。

有了。

於是,甘彤彤去超市買了一箱高鈣奶,三斤蘋果兩把香蕉,還買了二斤餃子皮一塊五花肉,再加一把芹菜和一些蔥姜蒜。

乖乖的排隊等著付款,看著手裡提的這些東西,冷俊拚命再拚命的忍住,他怕自己忍不住,會讓這種從未有過的快樂溢出來。

排了十分鐘后,冷俊搶著要刷卡,卻又被甘彤彤攔了回去。

四十分鐘后,到達省衙家屬院的大門口時,一輛破計程車,自然要被攔截,等冷俊降下車窗后,兩名全副裝武的警武戰士,立即被嚇得直吐舌頭敬禮,趕緊放行。

紅磚紅瓦的一號大別墅,就在大院的左前角靠路邊,冷俊真的沒事先通知,他直接掏鑰匙開門。

進了院門,穿過草坪水池和花壇,步行五十米后,冷俊再開家門。

和甘彤彤手拉手,輕輕推門而入后,冷俊立即難抑快樂的大聲呼叫:「媽,媽,我回來了。」

一座富麗堂皇,堪比皇宮的大客廳里,此刻卻好像空無一人,冷俊連喊了幾聲后,都沒人答應。

拉著甘彤彤,冷俊笑著又將她領進了一個小客廳,一股檀香味立即飄來。

這個小客廳里,倒是裝修樸素,裡面基本空空的,只是那坐北朝南處,供奉著一尊,與這個家庭格格不入的白瓷大觀音坐蓮像。

一個只見背影,穿著家常睡衣的女人,盤腿端坐在那個厚厚的蒿草蒲團上,她正雙手合掌,好像是在閉目靜思。

「媽,媽,」冷俊又連喊了兩聲。

可夏沁卻好像對兒子的呼喊聞而未聽,竟然連一點點反應都沒有給出。

這回沒招了,冷俊只能輕輕拽了拽甘彤彤,然後用眼神求助。

甘彤彤其實已經被這個冷清的地方,弄得突然有些發怵了,見冷俊求助,她只能硬著頭皮,柔柔的喊了一聲:

「阿姨,您好!」

這回,夏沁才緩緩的轉過頭來了,她先揉了揉眼睛后,才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緊緊盯著甘彤彤。

六秒后,夏沁終於才大眼睛一瞪,她突然站了起來,然後怒氣沖沖的拿起一根藤條,就惡狠狠的朝冷俊撲了過來… 其實不怪夏沁突然發飆,這個讓人整日提心弔膽的兒子,也不知道整天瞎忙什麼,他可有半年多都沒回這個家了。

夏沁氣得朝兒子的屁股上狠狠抽了三藤后,才被冷俊笑著抱住了。

見兒子嬉皮笑臉,夏沁還是怒氣難壓。

但生氣歸生氣,冷俊可是第一次帶女孩子回家,夏沁心裡的彎彎繞,又用了六秒后,終於才終於拐回了正道。

夏沁再用六秒,將甘彤彤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

只見這女孩落落大方,溫婉嫻淑,她那簡約樸素的衣著秀麗清純,清雅的臉龐若出水芙蓉秀麗玉純,一雙清澈的雙眸又如剪水秋瞳般靜若處子。

不舍離眼的再看,她那白皙嬌美的玉頸下,是一雙柔美渾圓的細削香肩,她那由內而外散發出的惠心紈質,立即讓夏沁心曠神怡。

夏沁再看看今天酷得不能酷的兒子,他的眼裡,竟是一種從未有過的柔情萬種。

這個小混世魔王,能規規矩矩帶回來的,百分百是他真心愛上的女孩,百分百是我的準兒媳呀!

夏沁立即又是毫無心理準備的開心,她開心得,她快樂得,她又操起藤條,就要再來揍冷俊,她這一會是在怪兒子,沒有提前通知。

這回,甘彤彤自然趕緊來攔。

冷俊呢,他又拍老媽犯糊塗揍錯人了,他急忙將甘彤彤抱住護在了懷裡。

二人輕輕的擁在一起,一個浪漫的華麗轉身後,夏沁的藤條,還是已狠狠的落在了冷俊屁股上。

挨揍得笑眯眯的冷俊,將甘彤彤在懷裡轉了一個圈,然後從身後摟著她的香肩,再送到夏沁面前。

甘彤彤早已入戲,她嬌羞著柔柔再喊:「阿姨好。」

「哎,哎,哎,你好,你好,歡迎,歡迎…」

夏沁喜笑顏開的答應著,就伸手來搶人,她從冷俊懷裡搶走甘彤彤后,就往大客廳里拖。

可才走了幾步,夏沁卻突然紅了臉,她驚叫著又罵:

「你這個小畜生,難道就不能先通知一下嗎,你看媽媽現在這個樣子,穿著睡衣,頭髮散亂,還怎麼見人呀。」

罵著,夏沁又鬆開甘彤彤,急忙往樓梯口跑,大概是想去重新梳妝打扮,卻又被甘彤彤笑著拽住了。

「阿姨,這是在自己的家裡呢,哪有那麼多講究,」甘彤彤好像一點都不客氣,真真假假的就把這裡說成是自己家了。

「哎,好孩子,好孩子,你這句話,都把我的心說化了,」夏沁樂得眼睛只剩一條縫,她又把甘彤彤搶到懷裡,去那豪奢的大沙發上落了座。

「媽,這是炵炵專門給您買的。」

冷俊屁顛屁顛的去把那一箱牛奶和蘋果香蕉,獻寶似的一起提了過來。

夏沁一看,更樂了。

就是這份平常得不能平常的禮物,又讓夏沁的心裡樂開了花。

「晚飯在哪吃呀,飯店定了沒有?」夏沁轉頭問。

冷俊笑著搖了搖頭說:「炵炵不讓定飯店,她說要在家裡吃。」

「不行不行,炵炵是第一次來,在家裡吃太委屈她了,」夏沁摟著甘彤彤搖頭。

聽著這母子二人,左一聲『炵炵』,右一聲『炵炵』的喊著,甘彤彤笑著搖頭說:

「阿姨,外面太鬧了,咱們就在家裡吃吧。」

考慮了一下后,夏沁又急忙鬆開甘彤彤,站起來說:「好,在家裡吃才親近呢,我趕緊去買菜。」

「不用了媽,彤彤連晚飯菜都買好了,」冷俊又把那個方便袋提了過來。

夏沁一看那袋子里餃子皮和五花肉,她竟突然頭一扭,眼睛紅了。

由於冷鵬程父子長久不歸家,女兒冷靈兒又莫名其妙的渺無音訊,心灰意冷時,為落個徹底清凈,夏沁乾脆連保姆和員工都辭退了。

她就每天獨守這豪奢空曠的封疆大吏府,經常幾天幾天的都不見出門,陪伴她的,也只有那尊瓷觀音。

今日突然見了這濃濃的人間煙火味,難免又勾起夏沁的一番兒女情長,難免她的情緒波動太大。

夏沁略帶哽咽,她將頭靠在甘彤彤肩上,輕輕的說:

「好孩子,好孩子,今天是阿姨這輩子,最最開心的一天,謝謝你,謝謝你……」

「阿姨您息著,我和冷俊去做飯吧,」此情此景中,甘彤彤竟也生出了一些感動。

「我和你們一起去,」夏沁樂得轉頭,她悄悄抹了一下眼淚后,又拉著甘彤彤一起站了起來。

被領進冷家那寬大明亮的廚房后,甘彤彤先將衣架上的圍裙套袖穿好,然後麻利的先將那塊五花肉洗乾淨,回頭看著冷俊說:

「你,負責剁肉餡,我負責擇菜洗菜,準備伴餡。」

「好好好。」

冷俊一聽,竟有如此好玩的事可做,他樂得挽起袖子,連手都不知道洗,直接去案前操刀就砍。

可橫七豎八的兩刀下去后,見甘彤彤開始在斜眼在瞪人,冷俊又一傻笑,忙回頭求助於夏沁:「媽,這個剁肉餡,需要什麼造型和步驟呀?」

看著眼前這對惹人疼愛的金童玉女,看著一直囂張跋扈的兒子,此刻竟如乖寶寶一般,這一會夏沁的心裡,那叫個美呀。

笑著替冷俊脫了西裝,也幫他穿好圍裙套袖,然後領兒子去洗好手,夏沁這才站在一邊,將剁肉餡的要領動作,和關鍵的操刀口訣仔細傳授。

於是,冷俊在媽媽的親傳指點下,快樂得雙刀齊舞,十來分鐘過後,便得到了一份甘彤彤的驗收合格和大拇指點贊。

然後這母子二人,一左一右將甘彤彤團團圍住,看著她伴餡,看著她將所有的準備工作做好后,三個一起又圍桌而坐,開始包餃子。

冷大太子爺,自然也要動手參加,他樂不可支著弄壞幾張餃子皮后,終於在甘彤彤手把手的耐心指導下,竟也能笨手笨腳的將那餃子皮順利合圍了。

看著他二人,像小孩子一樣在嬉鬧,最快樂的人,當然還是夏沁,她一邊包著餃子,眼睛卻一秒鐘都捨不得離開甘彤彤了。

就在廚房裡不時傳出一陣歡樂聲時,冷鵬程得到兒子的秘密通知后,根本熬不到一個重要會議的結束,就草草收場,趕緊溜了回來。

聞聲推開廚房門時,冷鵬程簡直就是大吃一驚,眼前的這一幕,簡直就是太意外了。

「哈哈,你們也太不夠意思了吧,這麼重要的活動,竟然不等我回來,就悄悄的開始了,我抗議我抗議!」冷鵬程也樂得直往洗手池邊沖。

目前這個情況,倒屬於意料之中,甘彤彤手裡捏著餃子皮拿著小勺子,她落落大方的站起來后,甜甜的朝冷鵬程一笑:「叔叔好。」

「你好炵炵,歡迎你,我們全家熱烈歡迎你的到來,」冷鵬程笑著一邊擦手,一邊來坐下抓起餃子皮,就往裡撥肉餡。

「哇,叔叔您好厲害,」見冷鵬程竟能包得一手好看的餃子,甘彤彤由衷的讚歎。

「那是,叔叔不但扛過真槍打過惡仗,上過高山下過窮鄉,還上得了寶殿,下得了廚房呢,馬上待我露一手,弄幾樣拿手小炒給你們品嘗品嘗吧,」此刻的冷鵬程,竟也如老小孩一樣得意洋洋。

在夏沁和冷俊那非常詫異的眼神中,在快樂的笑聲中,冷家三人和甘彤彤一起邊包邊聊。

「炵炵,有機會邀請你爸爸媽媽來家裡玩吧,」夏沁的目光,仍然捨不得離開甘彤彤。

甘彤彤微一愣后,她低頭輕輕答道:「阿姨,炵炵沒有爸爸,也沒有媽媽,自小時候記事起,我就在孤兒院了。」

此言一出,冷家三人全部被驚得停了手,特別是冷俊的臉上,突然湧出了若干種心疼:

「你怎麼不早點告訴我?」

「你也沒問呀,」甘彤彤抬頭淺笑。

「對不起,對不起炵炵,是我對你的關心還不夠,」冷俊也低下了頭。

「好孩子,這些年你一定吃了不少苦吧,」夏沁輕輕嘆了一口氣說。

甘彤彤又一淺笑后,開始打苦情牌:「還不算太苦吧,不過回憶中最深刻的,就小時候老是吃不飽,盡穿些別人捐助的破舊衣服,整天像個小叫花子,不過現在好了,憑自己的智慧和雙手,我無牽無掛四海為家,能養活自己,也能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了。」

這些個大富大貴之人,哪受得了這種苦情攻擊,夏沁立即單手捂面,轉過頭去抽紙巾。

見冷俊也低頭不語,冷鵬程意味深長的開了口:「你以後一定要照顧好炵炵,不能再讓她受一點點苦了!」

冷俊默默的點了點頭后,突然離開座位跑出了廚房,等他再回來時,甘彤彤發現,他的眼睛還紅著,臉上還明顯掛了兩道淚痕。

「俊兒,炵炵現在那個部門呀?」夏沁抬頭看著兒子的紅眼睛又問。

「她在檔案室,」冷俊又坐回了甘彤彤身邊,輕輕回答。

夏沁一聽,卻又突然發了火,她拿起一隻筷子,砸向了冷俊:

「你把那些烏煙瘴氣的狗腿子們,放在重要部門,卻把炵炵放在檔案室?」

「阿姨,他已經非常照顧我了,天天給我送飯,還陪我一起吃呢,」甘彤彤忙笑著替冷俊申冤。

「就是,我恨不得把總裁的位置給她呢,她不要,我實在也沒辦法呀,」冷俊終於又笑了。

夏沁又臉色一正說:

「外面可流傳著你們集團的不少負面消息呢,究竟是你乾的,還是你手下那些狗腿子乾的,我也沒能力管,媽媽只希望你能自律,你要永遠記住,心存善念才是正道,

俗話說,人在做天在看,善惡是非終有報,為非作歹老天絕不會輕繞,錢這個東西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多少是個夠呢,

你們再看看炵炵,她是個伶仃的孤兒,連個家都沒有,我看她卻活得比我們都快樂。」

仍然是從未有過的非常有耐心,冷俊等夏沁嘮叨完畢后,才又笑著說:「是,俊兒曉得了,一定記住媽媽的話。」

兒子難得的乖,夏沁又開心得說:

「你今天既正式把炵炵帶回來了,媽媽已經知道她在你心裡的位置,既然如此,立即給她換個崗位吧,從此讓她做你的賢內助,就替你管束集團內部紀律!」

「行,我正求之不得呢,媽媽您說,要安排炵炵去哪個部門最合適?」冷俊樂著問。 面對夏沁的一頓攜槍夾棒,和各種指桑罵槐,連冷鵬程這個不可一世的封疆大吏,都自始至終用笑容承受。

這一頓平常人家的晚飯,卻吃出了冷家多年沒有過的歡樂和諧。

然後由夏沁欽點,甘彤彤也不能再拒絕了,冷俊終於如願以償的將心儀之人,拉到身邊任了總裁特助。

甘彤彤呢?

面對夏沁和冷鵬程的種種寵媳之情,實話實說,她的心裡,真的有些五味雜陳了。

她雜陳於一種,從未體會過的家庭溫暖和母愛泛濫。

這種感覺,絕對是真真實實的存在。

她還雜陳於另一種說不清楚的雜陳。

快樂晚飯後,大家一起動手收拾完畢后,冷鵬程便以跑步為由獨自出去了。

見甘彤彤坐在夏沁身邊一邊喝水,一邊上下左右打量這個奢豪之家,冷俊笑著說:

「走,先帶你熟悉一下家裡的環境吧。」

正中下懷,甘彤彤裝著羞答答的樣子,被冷俊拉起來帶上了樓。

被冷俊領著,甘彤彤毫不客氣的將每個豪華奢侈的房間打開,用各種好奇和驚嘆的表情,仔細巡視一遍后,並沒發現什麼異常。

上上下下參觀完畢后,一直老老實實的冷俊正欲下樓時,甘彤彤卻指著三樓最左的那個沒能打開房門的房間問道:「這個房間是誰的呀?」

冷俊笑著回答說:「這一間是爸爸的書房,沒什麼好看的。」

「叔叔這裡肯定有不少稀世珍書吧,能不能借幾本,給我回去看看呢?」甘彤彤笑嘻嘻的拖住了冷俊。

冷俊好像有些為難,他撓頭嘿嘿一笑說:「爸爸的書房,現在連我和妹妹都不許進去。」

「哦,對不起,對不起,是我不懂事,太冒昧了,」甘彤彤急忙隱藏起一絲失望,又嘻嘻一笑。

參觀完畢,二人手拉手一起下樓后,又被夏沁纏著聊了一會家長里短,甘彤彤一看,已經夜裡十點多了,她便起身去了衛生間,先給寒子劍發了一個準備撤的信號。

等從衛生間出來后,甘彤彤立即和夏沁道別。

「炵炵,這麼晚,今天就別走了吧,反正家裡空房空床多呢,明天早上和俊兒一起去上班,」夏沁自然再三要挽留,可架不住甘彤彤執意要走。

甘彤彤的矜持,卻又讓夏沁的心裡又多幾分歡喜,她戀戀不捨的叮嚀后,又親自和冷俊一起,將甘彤彤送到了路邊。

明亮的路燈下,一輛亮著空車指示燈的計程車緩緩而來,那計程車的後面,還不遠不近的跟著一輛墨綠色的越野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