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此刻,聶風纔有空閒招呼那蹲着地上畫圈圈的牛頭人。


聶風大步走過去,豪邁的伸開雙臂,緊緊的抱住有些手足無措的牛頭人,“兄弟,咱們終於再次見面了。”聶風用力的拍了拍牛頭人那寬厚的肩膀,動情的說道。

“老大…….我好想你……”本來剛剛都還很剛強的牛頭人,此刻竟然像個小孩子般抽泣起來。


“傻瓜,哭什麼,一點男子氣概都沒有,給我堅強點!”看着哭鼻涕的牛頭人,聶風笑罵着訓道。

“嗯嗯…..咦?老大,你怎麼變得有力氣了?”感到聶風手臂上的力道,牛頭人不由得驚訝的叫道。 聶風再次用力的拍了拍牛頭人肩膀,咧嘴一笑,說道:“我也不是很清楚自己身體的變化,力量變大,動作變敏捷只是我身體素質變化的一個小部分而已。”

“是啊!剛剛我就奇怪了,怎麼有亡靈魔法師會擁有如此敏捷的身手,原來老大經歷了這麼多事情!誒,老大,你說說你這一年到底到哪兒去了,做了些什麼啊?”牛頭人急切的問道。對此,薛夢妍也很感興趣的圍了過來,她也很想知道聶風在過去這一年內到底經歷了什麼樣的事情。

看到牛頭人和薛夢妍如此急切的想知道自己在過去一年內經歷的事情,聶風便慢慢的將自己甦醒以後經歷的事情全部告訴了他們,其中包括自己生出魔翼,以及變異魔光炮還有寄身在自己體內的胖墩,還有將遇到饕餮獸的一切經過都告訴了他們。

當聶風說完他的經歷之後,牛頭人頓時兩眼放光的看着那頭如同地獄犬般的饕餮獸,“老大,這就是那饕餮獸?怎麼長的像亡靈魔法師們騎得地獄犬啊?”

“你別惹它,這頭饕餮獸很暴躁的,它除了聽胖墩的話之外,其他人的話可是不聽的!”聶風及時的提醒道,以免牛頭人將饕餮獸激怒。

“阿風,你說的那個胖墩怎麼還看到啊?也讓它出來讓我們看看啊!”薛夢妍好奇的說道。

聶風點了點頭,輕輕說道:“胖墩,出來看美女啦!”

聶風話音剛落,胖墩的身影就馬上出現了,黑色的小飛龍形象頓時贏得了薛夢妍的芳心,“呵呵,好可愛的小飛龍啊!你看,它這尾巴可漂亮了!”薛夢妍充滿愛心的看着眼前的小飛龍。而胖墩也藉着自己可愛的形象蹭着御女姐姐的油,只看得聶風心中暗暗不爽,“好你個小色龍!哼,看我以後怎麼收拾你!”

當聶風將自己的經歷說完之後,聶風也向薛夢妍問道了關於艾瑟琳和凌娜,以及自由之國的事情。對此,牛頭人本想馬上告訴聶風他已經成爲爸爸的消息,但薛夢妍卻制止住了牛頭人的話,她心中留了個心眼,爲了給聶風一個驚喜,薛夢妍暗示牛頭人等聶風回到卡沙城,再告訴他這個消息。會意的牛頭人也順從了薛夢妍的意思。

看着神情有點古怪的兩人,聶風暗自覺得他們倆肯定有什麼時候瞞着自己,但此次薛夢妍和牛頭人卻出奇的團結,紛紛不透露半點消息給聶風,只是說等聶風到了卡沙城之後再告訴他具體的消息,聶風無奈只能等他到了卡沙城之後才能知道事情的真相了。

但憑着兩人的神情來看,聶風知道這件事情肯定不是壞事,否則兩人也不會和自己開這樣的玩笑了。一想到不久之後就可以看到艾瑟琳還有凌娜,聶風心裏就經不住有些期盼起來。但此時此刻聶風卻不敢讓自己沉迷於這種溫暖的氛圍以內,因爲他此行的最大目的還沒有完成了,亡靈魔導士約翰森納必須滅殺,否則難消聶風心頭之恨,而且留着這樣的壞蛋在世間只會禍害更多的人。於公於私,聶風都沒有放過約翰森納的理由。

將彼此的經歷都說的差不多的三人,此刻終於開始靜下心來計劃如何滅殺這些亡靈魔法師的方法來。

三人將身形全部隱沒於深深的雜草當中,遠遠的注視着前方五百多米處的古老莊園。

莊園就一個大門,周圍有高高的石牆阻隔,在圍牆之上更是有數個哨塔,哨塔內時刻都有人在看守,任何蛛絲馬跡都會被那些哨兵們發現。因此聶風三人也不敢將身形探出茂密的雜草,只能透過雜草的間隙看到外面的狀況。

“老大,四個哨塔,每個哨塔內至少有兩個人,沒兩個鐘頭換一次班,期間有兩分鐘的真空期,你看我們該如何潛進裏面去?”觀察了兩個多鐘頭的牛頭人對着聶風仔細分析道。

“恩…..如果我們潛進去倒是成了下下之策,首先我們根本不知道里面到底有多少亡靈魔法師,而且莊園這麼大,我們也不知道那個亡靈魔導士到底在哪一間房間,再加上我們不熟悉裏面的地形,極有可能中了他們的陷阱,到時人家將我們一包圍,我們肯定插翅難逃。”思量了很久的聶風如此分析道。

“恩,我贊成阿風的分析,既然我們不能進去,那最好的方法就是將裏面的人引出來,然後再將他們分開,再集中我們所有的力量將其殲滅。”趴在聶風身旁的薛夢妍吐氣如蘭的說道,只聽的聶風耳根一陣癢癢。

“夢妍姐還真有巾幗風範,分析的如此頭頭是道,小子佩服,佩服!”聶風既帶着讚美,又帶着點痞性的打趣道。

“阿風,你現在真是越來越不正經了。”薛夢妍頓時被聶風“調戲”的紅了臉頰,對着聶風羞罵道。

“嘿嘿,我可是真心讚揚夢妍姐厲害了,絕無半點虛假之意啊!”隨即聶風臉色一正,說道:“不錯,我剛剛正有此意,我們就把這羣亡靈魔法師全部引出來,看看他們到底有多少人藏在這個藏污納垢的莊園內!”

一聽到要將這些亡靈魔法師一網打盡,牛頭人頓時興奮起來,“老大,等會你就可以看看我這一年修煉的成果了,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呵呵!”

“是麼?你修煉到什麼程度了?”對於牛頭人的狂神訣殘卷聶風還是知曉一些的,因此他對牛頭人這一年內的修煉成果也很感興趣。

“嘿嘿,到時你就知道了!不過,我的修煉成果還不算什麼,最厲害的還是要數夢妍!現在她可是貨真價實的冰系魔導士了!”牛頭人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悻悻的說道。

“恩!剛剛我就知道了。”對於薛夢妍已經是冰系魔導士聶風到沒有太大的驚訝,因爲當他看到薛夢妍幾乎能瞬發出那近三米寬的半月形寒冰斬時,聶風就知道薛夢妍的實力一定進入了魔導士水平。

“阿風,其實我還有個想法,等會我直接用小禁咒滅殺這羣亡靈魔法師,就算不能一舉將他們全部滅殺,但只要能將他們大部分滅殺就可以讓我們佔據戰場的主動權了。”

“動用小禁咒?”聶風摸了摸下巴,沉思起來。“你現在動用小禁咒會有什麼後果嗎?”

“後果?哦,釋放了小禁咒之後,我的魔法力也基本耗盡了,到時將會有近一天的時間內我會沒有什麼戰鬥力,而且這一天內我的身體很虛弱,這算是釋放小禁咒的後果吧!”薛夢妍沉吟道。

“那後遺症挺嚴重的,逼不得已還是不要隨意動用小禁咒吧!畢竟我們只是爲了報仇,而不是爲了和他們同歸於盡,現在要是沒有實力殺他們,大不了等以後我們實力強大了,再滅殺他們,我不能讓置你們於危險當中。”雖然聶風很想將亡靈魔導士一網打盡,但他更在乎的是薛夢妍和牛頭人的安全,否則當初聶風也不會爲了薛夢妍和牛頭人而獨自留下抵擋亡靈魔導士。

“可是,這次要是不能殺掉那亡靈魔導士,以後就再難找到機會殺他了!”薛夢妍有些焦急的說道。

聽到薛夢妍的話,聶風溫柔的一笑,說道:“傻姐姐,和你們的安全相比,我的這點仇又算得了什麼了!”

這句話頓時讓薛夢妍和牛頭人的心中充滿了溫馨感。

“原來阿風這麼在乎我!但我又算阿風的什麼呢?姐姐?呵……僅此而已吧!”聽到聶風叫自己“傻姐姐”,薛夢妍心中三分嬌羞,七分則是心酸,自己原來只不過是聶風的姐姐而已。

“老大,你太好了!我感動死了!”牛頭人在心中已經被聶風感動得一塌糊塗了。

兩人在心中無限感慨的想到,但聶風卻絲毫不知道趴在自己身旁的兩人會有如此深切的感慨,對於聶風來說,只要是朋友,自然要用真心去對待,朋友的安全甚至高過他自己的安全。自己可以涉險,但卻絕不能將關心自己的朋友拖下水。做事光明磊落即是聶風的優點,但有時卻有會成爲他致命的弱點。不過幸好到現在爲止,聶風都還沒有因爲他的這個缺點而犯下什麼不可彌補的錯誤。

“老大,我們該如何引出這些亡靈魔法師了?”

“嘿嘿,你忘了我的老本行了嗎?我可是亡靈魔法師哦!”聶風神祕一笑,眨眼間,上百隻骨鴉被聶風召喚了出來,而此刻天色已經漸漸黑了下來,映襯着這昏暗的夜幕,上百隻骨鴉眨眼間便融入夜色,消失的無影無蹤。而聶風隨之也靜了下來,他緊閉着雙眼,腦海中頓時出現了上百個畫面,而這些畫面都是聶風召喚出的骨鴉傳送給過來的。

以聶風如今的精神力,上百隻骨鴉傳送回來的視界還是能輕鬆管理過來的。頓時,那座莊園內的一舉一動都落入了聶風的監視當中。上百隻骨鴉穿梭於那片古老的莊園內,將裏面的一切動靜都傳達給聶風,而那些發現了骨鴉的亡靈魔法師也絲毫沒有懷疑這些黑夜中的小鳥會是一個個移動的監視器。


(在此發個牢騷,阿風迫切的想知道到底有多少書友在跟讀這本書,如果有看到這段文字,還請書友們能高擡貴手,到17主頁,也就是本書的書評區籤個名,留下你們的大名,讓阿風心頭也有點底。這裏說的的17主頁不是手機網上的主頁哦!還請在手機網上跟讀本書的書友們能到17的網頁主頁來支持下阿風,只需留下你們的一個大名,呵呵!先再次謝謝各位了!) 將那個莊園內的情況觀察的差不多之後,聶風緩緩睜開雙眼。

“老大,觀察的怎麼樣?裏面有多少亡靈魔法師?”牛頭人已經急不可耐的問道。

聶風的眉頭皺了皺,沉聲道:“至少有二十個高級以上的亡靈魔法師,其它還有數十個中級亡靈魔法師,亡靈魔導士級別的存在至少有三個,看來這兒是亡靈魔法師們的一處比較重要的聚集地。”

“這麼多亡靈魔法師!”薛夢妍聽到聶風的情報之後,秀美的眉頭瞬間也皺了起來,面對如此多的亡靈魔法師,他們三個人根本沒有一戰之力,而薛夢妍的小禁咒釋放後的後遺症又太嚴重,聶風也不會隨意讓她釋放小禁咒的。

“看來我們只能將他們分成幾批引出來了!否則的話,我們根本沒有勝算。”聶風沉聲道。

“但我們要如何將他們引出來,又不讓他們懷疑了?”薛夢妍道。

“此次我們的目標最主要的是那個亡靈魔導士,至於其他的那些亡靈魔法師我們還沒必要和他們打動干戈,只要將那個亡靈魔導士誘引出來,我們的目的自然也就達到了。”

“那該如何將那個亡靈魔導士引出來了,而且還不能驚動其他的亡靈魔法師。”

“方法當然有,這個亡靈魔導士如果發現我還活着,你猜,他會有什麼樣的反應?”聶風神祕一笑,胸有成竹的說道。

“老大!”

“阿風!”

“我們不能讓你去犯險!”牛頭人和薛夢妍齊齊急聲道。

聶風看到兩人如此關心自己,心中微微感動,說道:“你們放心啦!我還不至於這麼犯險,用自己去當誘餌。這個亡靈魔導士之所以一直追殺我,都是想得到我身上的一件東西,只要他看到我的召喚獸,必然知道我還活着,因爲我的召喚獸是和其它亡靈魔法師的召喚獸不一樣的。而且這個亡靈魔導士爲了不想讓更多的亡靈魔法師知道我身上那件東西的祕密,肯定會單獨一個人跟出來的。到時我把他引離此地,到時我們所有人再將他圍而殲之。”

聶風將事情的大概說了個清楚,但對於亡靈寶典的祕密聶風還是沒有直接說明,只是說身上有一件讓亡靈魔法師眼紅的東西,具體是什麼卻沒有說出來。聶風之所以如此做的原因是,他不想讓其他人知道他有亡靈寶典的事,一旦讓更多的人知道自己身懷亡靈寶典,必然會讓聶風成爲衆矢之的,也會給聶風親近的人帶來災難。但聶風卻相信那個亡靈魔導士絕對沒有將他擁有亡靈寶典的事情說出去,畢竟多一個人知道這個消息,就等於給他自己多引來一個競爭對手,亡靈魔導士纔不會幹這種傻事。

既然聶風不會出面引那亡靈魔導士出來,那麼這充當誘餌的差事自然讓死靈猛鷲去幹了。當聶風三人退出那片雜草之後,聶風便從新召喚出三頭死靈猛鷲。三人各乘一頭死靈猛鷲,最開始那頭死靈猛鷲則去引那亡靈魔導士。

通過骨鴉的傳回來的消息,聶風已經知道了那個亡靈魔導士所在的具體位置,於是,另外那頭死靈猛鷲在聶風的命令下朝着那個亡靈魔導士所在的房間飛去。

此刻正在一間華麗的大房間內冥想休息的約翰森納忽然聽到一聲怪異的嘶鳴,這個聲音讓他有點耳熟,但卻又記不清到底是在什麼時候,什麼地點聽到過這種聲音的。

死靈猛鷲再次發出一聲高昂的嘶鳴,頓時引起下方莊園內的其他亡靈魔法師的注意,當那些亡靈魔法師探頭出來發現天空中竟然有一個巨大的黑影時,紛紛驚疑起來。

雖然衆亡靈魔法師驚疑夜空中那個模糊的巨大身影,但他們卻沒有生起那種要一探究竟的慾望,畢竟這個世界無奇不有,天空中的大鳥說不定就是誰的一頭召喚戰獸。然而當其他亡靈魔法師對此失去興趣時,約翰森納心中卻猛的一抽,“他竟然沒死,這頭猛禽覺對是他召喚的,其他亡靈魔法師絕不能召喚出如此異種的!”約翰森納肯定以及確定的說道。

雖然驚訝於聶風沒有身死,但忽然出現的死靈猛鷲卻再次點燃了亡靈魔導士心中的慾望,“亡靈寶典,這次你一定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約翰森納野心勃勃的說道,與此同時,那頭中階食人魔龍被他快速的召喚了出來,眼看死靈猛鷲就要消失在黑烏烏的夜空,食人魔龍帶着約翰森納一飛沖天,快速的朝着死靈猛鷲消失的方向追去……..

“老大!那個亡靈魔導士追來沒?”高空的狂風颳得牛頭人的聲音若有若無,使得他不得不扯開嗓子喊道。

“恩,他追來了,而且還是騎的那頭食人魔龍!”聶風大聲的迴應道。

“好,等我我們就找個有利的地勢,埋伏他!”牛頭人興奮的吼道。

隨即聶風便帶着其餘兩頭死靈猛鷲急速的朝着前方的那一大片在夜幕中顯得黑壓壓的山脈飛去。而在聶風身後十多公里,那一頭死靈猛鷲則保持着最快速度朝着聶風追來,而在其後則是一頭長達十幾米的漆黑如墨的魔龍,魔龍張牙舞爪的朝着死靈猛鷲追去,好像恨不得要把前方的死靈猛鷲撕成碎片才肯罷休一般。

雖然死靈猛鷲的速度要比食人魔龍慢一點,但勝在它最開始起飛時比食人魔龍早,因此兩者在一開始起飛時就保持了一段長達三公里左右的距離。等死靈猛鷲飛到聶風的埋伏處時,身後的食人魔龍也不見得能追上它。

駕馭着食人魔龍的約翰森納心中正在思量着這頭死靈猛鷲忽然出現的原因:“聶風這個小子竟然沒死?沒道理啊!他怎麼會沒死了,當初我明明已經感覺不到他的任何氣息了,還真是奇怪了。不過這頭怪異的亡靈飛禽卻必然是他的召喚獸,這又說明他肯定還活着!先不管了,只要有一點得到亡靈寶典的希望,我都不能放棄。幸好這件事屍王還不知道,不然我豈能有資格去搶這本亡靈寶典。”約翰森納心中冷笑連連,爲自己將保密工作做得這麼好沾沾自喜,但他卻不知道正是因爲他的保密工作讓聶風擁有了搏殺他的好機會。


聶風前方的那片黑影正是一片連綿不斷的怪異石林,石林的地形很是多變,聶風瞅準一座高達數百米的孤峯飛落而去,隨後牛頭人和薛夢妍也降落在那座孤峯之上。這一片石林當中要數聶風所在的那處孤峯最高大雄偉,竟然高出周圍石峯大半截來。而孤峯頂上還有一塊巨石顫巍巍的聳立在上面,巨石的大半部分都懸在半空中,給人一種時刻都會掉下去的恐懼感。但這塊巨石已經聳立在這座孤峯上達數萬年之久,又豈會自己摔落下去。

“我們就埋伏在這兒吧。”聶風命令三頭死靈猛鷲飛上高高的黑天,以免等會被追來的亡靈魔導士發現。

探頭往下面看了看,牛頭人頓時被嚇了一跳,身子不由自主的往裏面縮了縮。沒想到一向膽大的牛頭人竟然有恐高症,反觀柔弱的薛夢妍此刻竟比牛頭人顯得更加淡定一些。

“好高啊!要是從這上面摔下去,那還不被摔成一灘肉泥了!”牛頭人有些後怕的說道。

聶風微微一笑,說道:“我們趕快隱藏好,再過幾分鐘,另外那頭死靈猛鷲就會帶着那個亡靈魔導士飛過來了。”

恰恰孤峯上面有一處裂開的石縫,正好讓三人藏身進去,隨即三人便藏到那裂開的石縫當中,靜靜的等候着那即將到來的亡靈魔導士了。

“老大,我們等會怎麼算計那亡靈魔導士?”

聶風指了指那塊重達幾萬斤的巨石,說道:“等會我會控制着死靈猛鷲帶那亡靈魔導士飛到這座孤峯下面,等他們一經過巨石下面,我們就將巨石推下去,砸死他們!”

“恩,這個辦法不錯,嘿嘿…….不過一塊巨石恐怕不能將那個亡靈魔導士殺死吧。”牛頭人隨即擔憂起來,畢竟亡靈魔導士的赫赫威名還是讓他很忌憚的。


“是的,但我也沒想過就只憑這塊巨石將他殺死,只要能給他一些麻煩就好了,一塊巨石不能給他重創,那半座石峯了!嘿嘿…….”此刻聶風笑的很陰。

因爲在聶風所處的石峯的旁邊,還有一座矮小許多的石峯,另外那座石峯如同一根頭重腳輕的棒槌,中間窄細,上端和下端則很粗大,一見及此,聶風就想到了一個好主意。

等會只要那亡靈魔導士飛過這兒,先用巨石砸中他,然後再轟斷那座石峯,將亡靈魔導士壓成肉醬。

只要聶風所在的那座石峯上的巨石砸中亡靈魔導士,聶風隨即就會用最強大的火力將那座矮小許多的石峯轟成兩截。被炸斷的石峯必然會重重的砸在猝不及防的亡靈魔導士身上,還有他所駕乘的食人魔龍也將被一起埋葬。

“面對大自然的威力,魔導士也難逃一死吧!”聶風在心中如此想到。 黑夜中冷風凌厲,刮進聶風三人所處的狹窄石縫內,讓三人心中感到一絲絲涼意。黯淡的夜色裏依然沒有出現死靈猛鷲和食人魔龍的身影。

薛夢妍哈着冷氣,在聶風耳邊輕輕說道:“阿風,它們怎麼還沒有來了?”

凝神靜聽的聶風輕輕轉動下腦袋,低聲的說道:“快了,我已經感覺到死靈猛鷲的召喚了。”

聽到聶風的話,薛夢妍和牛頭人頓時打起了十二分精神,緊張的等待亡靈魔導士的到來。

五分鐘過後,一聲高昂的鷹鳴在黯淡的夜色中響起。

“昂!”

“準備好!它們來了!”聶風低沉的吼道,人影隨即竄出那道狹窄的石縫。

“沙沙沙…….”聶風如同一隻壁虎般將身體緊緊的貼在冰冷的石頭上,他將頭微微探出,往那高達幾百米的下方望去。昏暗的夜色中一個模糊的黑影在空中急速飛行閃躲,黑影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如同是在表演空中雜技一般,只看得人眼花繚亂。

但那個黑影卻不是爲了想展現自己的飛行技巧,而是爲了躲避身後的追殺,因爲在它的身後還有一個更爲巨大的身影正在不停的追逐它。一道道黑色的龍息時不時的從食人魔龍口中噴射而出,死靈猛鷲每次都是險而又險的避過那比黑夜的夜色還要漆黑的致命龍炎。

聶風沉浸心念,無聲的指揮着那頭逃命的死靈猛鷲上下翻飛,接着石林中的複雜地形,將食人魔龍甩在後面,始終不能追到死靈猛鷲。

而身在食人魔龍背上的約翰森納此刻卻惱火異常,他沒想到這麼一頭死靈猛鷲竟然會如此靈活,食人魔龍的龍炎每一次都不能燒中它。由於夜色黯淡,約翰森納並沒有看到聶風是否就在那頭死靈猛鷲身上,但他卻不管這麼多了,只要將死靈猛鷲轟下來,即便聶風在上面也將同樣身死,到時再在聶風身上搜尋亡靈寶典也同樣可以。

在聶風的操控下死靈猛鷲穿梭於一座座高聳的石峯之間,由於死靈猛鷲的體型要比食人魔龍嬌小許多,因此在這樣的地形中,食人魔龍的速度竟然跟不上死靈猛鷲了。這也讓聶風能從容指揮死靈猛鷲躲避食人魔龍那長達一百米的龍息攻擊。

就這樣,死靈猛鷲帶着食人魔龍繞了一個大圈,再次回到了聶風所在的石峯之下,此刻它們正飛行在石峯的一半高度左右,死靈猛鷲呼嘯着從巨石下方飛過,眼看搭載着亡靈魔導士的食人魔龍即將從巨石下方飛過。

早已準備好的聶風一聲低喝:“推!”

聶風一聲喝令,早已變身的小阿魯,以及壯碩的牛頭人,還有那變成原始形態的饕餮獸紛紛用力朝着那塊重達幾萬斤的巨石推去。

“咔嚓、咔嚓…….”

聳立了上萬年之久的巨石終於發出了久違的聲響,碎石紛紛如雨般往幾百米深的崖底掉落而去。在小阿魯、牛頭人和饕餮獸的巨力下幾萬斤重的巨石開始顫巍巍的動了起來,形勢搖搖欲墜。但離巨石真正隕落的那一刻還差一些距離。而下方的食人魔龍馬上就要飛越而過。聶風他們不能錯過這次良機,一旦不能及時砸中亡靈魔導士,聶風幾人的位置也將暴露。

看到那搖搖欲墜的巨石卻始終沒有摔落下去,而下面的食人魔龍眼看就要飛越而過了,聶風心中頓時焦急起來。

“推啊!推啊!把它推下去啊!”聶風在心中焦急的吶喊道。但面對重達幾萬斤的巨石,即便牛頭人已經將全身的肌肉擠成一座座隆起的小山,即便小阿魯變成了超級大猩猩,即便饕餮獸變回了原始形態,但它們三個力氣加一起距離讓巨石隕落的力道還是差了那麼一點點,聶風相信只要誰再給那巨石一點力道,那巨石肯定會重重的墜落下去。

只可惜即便強化過體制的聶風,面對這樣的巨石,他的那點力道仍然時微不足道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