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此刻的我們都無比的興奮,自從放逐之城開始,老子就一直被壓着打,知道現在才“翻身做主人”。


而蛇族也是如此,族羣被滅,一路被黑蓮追殺。

現如今可以放開了手腳大戰,他們壓抑了很久的怒火,今日終於得到了釋放……

很快,剩餘的一分多鐘過去了,而躺在我們面前的已經有八十多具沙漠黑蠍的屍體。

而且滿地都是它們的殘肢斷臂,隨處都是它們噁心難聞的黑血。

不過就在我們殺得興起的時候,龍辰用着很是虛弱的聲音喊道:“快,快離開這裏!”

雖然龍辰的聲音不大,但我卻聽得很是清楚。

此刻見八卦陣已經徹底啓動,八卦圖之中的陰陽魚已經出現,同時射出了一道直插雲霄的黑白光束。

見到這兒,我沒有繼續帶着衆人圍殺剩餘的沙漠黑蠍,而是扭頭的對着衆人說道:“時間到了,大家快走吧!不然陣法隨時可能關閉!”

說罷!我便警惕這那些沙漠黑蠍開始後退。

而那些沙漠黑蠍好似也很是害怕我,見我們後退,想上又不敢上!

不一會兒,我們便退到了八卦陣之中。我向着四周望了望,卻沒有發現青大的身影,不由的皺了皺眉。

不過我卻讓蛇族成員們先走,而蛇族成員們見此時我們佔據了上風,也不急着離開,只是送走了一些重傷的成員。剩下的都在翹首以盼,等待青大的歸來。

又等了兩分鐘,我見青大遲遲不來,又送走了龍辰和柳如煙。這二人在開啓陣法之後,已經很是虛脫,讓他們先走在合適不過了!

不過就在龍辰他們離開之後,另外一邊的沙丘之上,竟然出現了青大的身影。

它剛一出現,身受重傷,遲遲不肯離開的青二便大吼了一聲:“大哥!”

而此時的青大也發現了我們,正不斷向我們趕來。不過他剛一衝下沙丘。

只見它身後的沙丘突然發出一聲聲爆響“砰砰砰”,黑沙四濺,然後一隻只更大的沙漠黑蠍鑽出沙地。

見到這兒,我們所有人都是眉頭一皺,並且只感覺後背發涼。

這些沙漠黑蠍的道行竟然達到了力魄,有的甚至達到了力魄中期,沒想到青大竟然引誘走了沙漠黑蠍的主力,留下的只是一些弱小的蠍子。

要不然能否真的打開陣法,這又得兩說了。

不過青大速度極快,後面的沙漠黑蠍雖然強大,但好似也追不上他!

但這些強大的沙漠黑蠍剛一出現,之前那些已經不敢前進的沙漠蠍子,現在又向我們發動了攻擊。

此刻我們迎着壓力,守護在八卦陣中,等待青大歸來。

青大速度極快,不到一分鐘,便來到了八卦陣前,我直接運轉最強道行,當場爲青大殺出了一條血路,最後與之回合。

同時間,那些強大的沙漠黑蠍已經來到了我們身後不遠處不足十米處。

此刻只聽我一聲大吼:“快走!”

聽到這兒,所有人都不敢再過久留,全都開始鑽進黑白光束中。畢竟強大的沙漠黑蠍殺到了,就連陰陽魚中的黑白光束,馬上也要消失。

不過即使如此,我與青大也在黑白光束消失之前,徹底的沒入了陰陽魚釋放出的黑白光束之中。

在那一刻,我只感覺眼前一黑,剩下的便是無盡的黑暗……

感受着周圍無盡的黑暗與無聲,我知道我已經離開了陰山背後、徹底的逃出了放逐之地…… 此時的無盡黑暗,有些像我和上官仙一同來到半步多時的一般,聽不到聲音、也無法說話。

無聲、黑暗,也不知道是在往下墜,還是在往上飛。

不過即使如此,我的心裏卻是澎湃得很。我就要離開這裏了,所以異常的高興。

我此時心裏默默算這時間,當時我從陰山山巔直接躍下的時候,大約用了兩個小時以上才落到最底部。

至於真實的時間是多久,我已經不知道了。畢竟當時滿腦子都是上官仙,和我才重逢不久的師傅。

所以時間觀念直接發生了錯亂,現在重新回去,我心中卻一分一秒的銘記着。

來到這放逐之地一晃便快一年了,再加上之前來到地府中的時間。最後摺合陽間的時間算算,陽間應該都過去了半年有餘。

也不知道陽間的老常等人,現在過得怎麼樣!不過一想到這裏,我不由的苦笑了一下。

我李炎難道還有還陽的一天嗎?我犯下滔天大罪,擅闖酆都、賄賂陰差、殺死鬼差。種種大罪,每一條都足夠判上我幾百年。

想還陽?恐怕回不去了,只是我給如花和凌傷雪等承,諾恐怖不能實現了!

想到此處,我心中不由的升起了一絲莫名的憂傷。

以往我只是想着上官仙,而現在在進入八卦陣中的黑白光束之後,我陷入了無聲與黑暗之中。所以我想到了很多,特別是陽間的一切。

不過想到了,那又能怎樣呢?難道還能真的還陽與他們繼續生活下去?還能在陽間斬妖除魔,幫助阿雪積德行善,助她早日擠滿陰德,下輩子可以投胎爲人?

顯然我在陽間一切美好的願望,現如今都不能實現。

雖然想到這些,心中很是悲傷。但正因爲我感覺我無法再還陽,無法再次回到陽間,所以我更加的想見到在陰間的上官仙。

更加的想去到那十六層火山地獄,與仙兒共度八千年劫難!

當然,某些時候我有過劫獄的想法,不過理性思考一番之後,我覺得根本行不通。

十八層地獄,三界最堅固的大牢。

每一層都有十萬陰差,想前往十六層,最後找到上官仙再把她救出來,根本沒可能。

除非我有兩位前人,東華帝君和大師兄的能耐,不然想都別想。

所以我只能希望和上官仙一同煎熬八千年,這便是我最大的奢望……

之後,我們默默推算着時間。大約在五個小時左右,我耳邊出現的風聲“呼呼呼”的。

但是周圍依舊漆黑無比,根本就看不到任何東西,也喊不出一點聲音。

大約又過了半個小時,我的前方出現了一點點亮光。而那點點亮光出現之後,以一種急速放大。

結果不到兩分鐘,那光點便變的很大。此時我才發現,原來是出口,我們馬上就要離開這裏了。

隨後,我感覺身體好似被一股大力猛推了一把。直接就飛出了出口,最後從高到低,直接墜落了下去。

結果很不幸,還不等我反應過來,便直接砸在了地上。

不過我剛砸落在地,一條青鱗巨蟒也跟着砸下。結果我悲催,當場便被砸在了下面。

也就在我準備掙扎着想爬起來的時候,周圍已經響起了很多熟悉的聲音。

“李炎……”

“炎哥……”

“青大……”

此刻突然聽到嘈雜的呼喊。我知道,我們逃出來了,徹底逃出了陰山背後!離開了那時不時就降下“風火雷電”四種天罰的狗屁放逐之地。

而後,我們被一一扶起,而青大也變化成了人身,這會兒正和他的弟弟相擁在一起。

我站起身子,掃視周圍一眼。見進入黑白光束後的人都在,心裏有一絲高興,也有一絲失落。

我們本一行五十三人,可是在最後時刻與沙漠黑蠍搏鬥的時候,我們卻折損了二十個蛇族精英。

現在的我們,已經就剩下了三十三人。而且其中還有十幾個蛇族高手帶傷,神魂都不怎麼穩固!

不過就在我感覺到一絲悲傷的時候,常棕藍來到我的面前,然後開口問道:“炎哥,我們現在逃出來了,之後該怎麼辦?”

衆人聽常棕藍開口問我,全都圍了過來。畢竟在場的蛇族族人都沒有離開過放逐之地。

而龍辰和柳如煙也是在放逐之地被關了四百多年,如今外界的變化,他們也不知道。

此刻見常棕藍開口,也都露出一臉期望之色。

我見衆人等待我做決定,我沒有馬上答話。畢竟我不會隨他們離開,我還有去十六層地獄之中找上官仙。

我打量了周圍一眼,發現天依舊是灰濛濛的,感覺比放逐之地,那又黑有重的黑雲好多了。

而除了天是灰濛濛的以外,周邊的地上長着很多不知名的灰色小花,同時還有一些不知名的樹木。

見到這兒,我心中雖然有些疑惑,但我百分之八十可以確認。

這裏不是在陰曹地府,這裏應該是陰市半步多!也就是說,我們現在的位置竟然在鬼門關外!

沒想到黑蓮的陣法連通到了這裏,可以想象,童瑤口中的“黑蓮老祖”是一個多麼牛逼的人物。

衆人見我久久不語,都很是疑惑。常棕藍更是直接開口道:“炎哥,這地兒是哪兒啊?這裏就是陰山的另外一邊嗎?”

聽常棕藍這般說道,我直接搖了搖頭,然後開口說道:“不是,這裏應該是陰市?”

“陰市?陰市是那兒啊?”常棕藍急切的問道,畢竟她是土生土長的放逐之地“人口”,所以不知道陰市。

在蛇族的眼裏,他們只知道三個大地名,陰間、陽間、天界。

畢竟它們的祖先以前跟隨“岸”在天界爲仙,當時也算神寵。來到陽間之後,更是極致繁榮可統御萬妖。最後下地府被關押陰山背後,所以蛇族成員都不知陰市。

見常棕藍和蛇族人疑惑,我便開口解釋道:“這裏已經不是陰間了,而是陽間與陰間的連接點。只要在往回走,便是回魂路,只要過了回魂路就到了陽間!”

蛇族成員聽我這般說道之後,全都興奮無比。畢竟蛇母的遺言便是離開放逐之地,回到陽間重新恢復蛇族夕日的榮耀。

看着蛇族族人一臉高興的模樣,我也只是笑了笑。

而就在此時,龍辰卻走到我的身邊,此時的他依舊有些虛弱。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後對我說道:“李兄,如今我們逃出來了,而且我們在場的所有人都沒有生死簿限制,正如你當時給我說的那般,我們回到陽間後,將會永生逍遙。”

說到此處,龍辰停頓了一下,然後用着有些希望的目光望着我:“李兄,那你還跟我們一起走嗎?”

此言一出,本還在高興歡呼的蛇族族人,這會兒全都扭過頭來,全都一臉疑惑的望着我和龍辰。

不過我卻沒有在意,畢竟這事兒始終都要說!

我長吸了一口大氣兒,然後緩緩的對着龍辰說道:“辰哥,我來此地的時候我給你講過,我還有一個妻子。如今她正在十六層火山地獄之中備受煎熬!我得回去!”

“炎哥,你還有個妻子?”常棕藍很是驚訝的望着我。

我點了點頭,沒有否認。

“炎哥,乾脆我們一起把你的妻子救出來吧!也許,也許她正是我們的岸主人!”常棕藍很是認真的說道。

而她的話音剛落,其餘蛇族成員也都紛紛附和,說要去十六層火山地獄救上官仙。

不過我卻苦笑了一下,別說我們就幾十號人,就算幾千幾萬甚至幾十萬都不可能辦到!

我拒絕了常棕藍,同時說明十八層地獄的實際情況。

並且告訴蛇族人,我有一顆衛道之心。黑蓮勢大,我必須把真相告訴地府,不然天下免不了生靈塗炭。

衆人聽我這般說道之後,龍辰和柳如煙都沒說什麼,畢竟龍辰得知我來陰山背後的整個來龍去脈。

他早就猜到我離開陰山背後之後,肯定會去找我的妻子,所以此時也不說什麼。

而蛇族成員在聽我介紹了一番十八層地獄之後,也都放棄了劫獄的想法。

雖說對我再次“自投羅網”的舉動,他們都有些不贊成。但我卻下定了決心,他們也都無能爲力。

如今我見事情都已經挑明瞭,也好就此分開。

至此,我把背上裝有彼岸花的包裹取下,交給了常棕藍,同時開口說道:“小藍,我此去地府,必定不會在被罰陰山。如果我們真的有緣,也許幾千年後咱們還能相見!”

聽到這兒,常棕藍等蛇族成員都很是不捨。畢竟蛇族已經等待了很多萬年,纔等待彼的轉世。

不過我去意已決,在說明了情況之後,我便與衆人一一道別。

然後讓蛇族跟着龍辰他們,並且告知蛇族族人,回魂路上千萬別回頭。

說完這些,我便對着衆人一拱手:“青山不改,綠水長流。我們還會再見面的。”

說罷!還不等衆人回話,我便帶着淡淡的憂傷赫然轉身,然後直接向着遠處獨自走去…… 衆人見我遠去的背影,雖然都有些想挽留我,特別是蛇族族人。

不過剛纔我已經給他們說得很是清楚,我必須再次前往地府。我不僅要將黑蓮圖謀不軌的事兒上報,還有一個想見上官仙的願望。

如今我獨自離去衆人雖然感傷但也沒說話,而此時的我也沒有回頭。

其實我也捨不得他們,在陰山背後經歷了這麼多。我們曾經生死與共,現在我獨自離去,心中也是萬般的不捨與難受。

至此,我走在滿是不知名野花的山路上不斷往前。大約半個小時之後,我翻過一處小山包。

此時站在山頭上再次回頭望去,遠處已然沒有了蛇族族人和龍辰以及柳如煙的身影。

我嘆了一口氣兒,便不再留念。只是望着山包下方,嘴裏喃喃自語道:“仙兒,我來了你等着我!”

說罷,我便加快了速度,直接走下了山包。

隨後,我根據上次來陰市的經驗,又往前行了約一個小時。一個小時之後,我看到了很多“傻逼鬼”。

他們都是才死不久的生魂,被打了“標記”,只有進了半步多城之後,他們纔會恢復清明。

以前來這裏的時候我還感覺很是新鮮,可現在看來,也就那樣兒!如今我啥沒見過?

所以我直接提起了一股道氣,也不怕引起鬼差等的注意,直接在這地兒漂浮了起來。

雖然這樣做很消耗道氣,但如今達到氣魄道行的我,也不怎麼在意。

因爲我是漂浮着前進的,所以不到一會兒便看見到了半步多那高高的城牆,以及那龐大城池的輪廓。

見到此處,我加快了速度,直接就飛了過去。

不到半小時,我便已經來到了半步多城前。

此時這裏排着很長很長的隊,這會兒我也不排隊,直接就擠到前面。

守門的陰差頭領見我插隊,而且還一副很叼的模樣,當場便指着我的鼻子陰陽怪氣兒的喝道:“那誰誰誰!滾到後面去給老子排隊。”

如今聽到這守門的鬼差說出這話,我根本就沒有把他放在眼裏。我來這裏的是來自首的,你一個守門的鬼差還TM嘚瑟。

我依舊不斷往前,然後對着那鬼差說道:“帶我去見崔判,我要見崔判!”

那鬼差見我直接擠出鬼羣,這會兒出現在他的面前,而且還口呼我要見崔判,這讓他很是不爽。

崔判什麼官職?陰間四司的帶頭大哥,有些像古代朝廷,內閣首席大臣的官職。

這陰差一聽我要見崔判,一股無名火直接就涌上心頭:“我說小子,你說見就見?就連本陰差就還沒講過催大人,你一個個小小的鬼魂,就想見催判?來呀,給我把這個不知尊卑的鬼魂拿下!重大五百大板!”

聽到這話,我嘴角不由的露出一絲冷笑,還想打我?

掃視了周圍一眼,見守門的陰差明顯換了一批人,已經不再是我上次賄賂的那些陰差。

但此刻見他們準備拿下我,我根本就理會,只是低沉的說道:“讓我去見你們的頭兒,我真有機密要事向崔判稟報,不想和你們動手”

“機密要事,狗屁個機密要事!”那陰差再次憤怒的低吼了一聲,就好似吃了炸藥一般。

而這陰差的話音剛落,周圍數十個穿着布甲,手持鋼叉的陰差對準了我就圍了上來。

這一次,我可沒錢賄賂他們。所以只能讓他們屈服與我的武力之下,不然照這情況,根本就沒得談。

我直接運轉道行,看準了第一個拿着鋼叉衝向我的陰差直接就閃身而去。

這些陰差的道行也就在精魄中期左右,比鬼門關的陰差弱上了很多,所以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

只聽“啪”一聲,我一掌就打在了那名陰差的胸口上。

那名鬼差哀嚎一聲,直接就倒飛了出去。最後重重的砸在地上,不停的發出呻吟之聲。

不過這還沒完,在我一掌打翻了一個陰差之後,接連動身出手。不到三分鐘,幾十個陰差全都被我打趴在地,這會兒全都發出哎喲、哎喲的哀嚎!

見到此處,領頭的陰差已經被嚇得不行。瞪大了眸子,臉上也是掛滿了驚恐之色:“你、你、你想幹嘛?”

那陰差見我不斷靠近他,這會兒也被嚇得夠嗆,身體連連倒退,心中驚恐不已。

就連此刻握着刀的手,這會兒也在連連抖動。見他如此,我一步上前,在那陰差沒有反應過來之前,一把抓住他的手腕。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