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正說着,那姑娘已經朝這邊走過來了:“你好,方經理。”說着,伸出一隻手,方宇趕快禮貌性的輕握了一下:“你好,你好。”


姑娘跟方宇寒喧了幾句之後,說:“去年的事,特別感謝你,算是救命之恩了,都說大恩不言謝,我想來想去,就帶了些朋友來,幫你增加點生意,也算做做宣傳。”

方宇趕快說:“謝謝,謝謝。”

“你就別跟我客氣了。”說着,那姑娘看着在一邊玩兒的小俊,問:“這是你孩子呀?”

方宇還沒來得及回答,小俊已經站起來了,一邊跑過來抱住方宇的褲腿,一邊喊了一聲“爸爸!”

那姑娘看着小俊笑了笑,又看了一眼方宇:“這小傢伙長得像你吧?眼睛大大的。”

方宇又“啊?”了一聲,趕快去看小俊:“像嗎?”

緣份這東西真是說不清,這麼一看,小俊的眼睛跟方宇的眼睛還真有幾分像,但是,這個“像”是多麼地純屬偶然呀。

那姑娘撫了撫小俊的頭髮,又看了看方宇,緩緩地說:“去年,你跟我費了那麼多口舌,說的有些話我現在都記得清清楚楚,覺得你這人真好,這次來之前我本來想,要是你還沒結婚,我就追求你……”

方宇有點不好意思,笑而不語。

那姑娘笑着嘆了一口氣,蹲到小俊面前,摸了摸他的小胖臉,說:“寶貝真可愛。”

方宇趁機趕快轉了話題:“這次要住幾天?”

“住兩天,我朋友們都挺喜歡這兒的。”

“喜歡就多住兩天,我給你們打折。”

姑娘趕快說:“這麼好,謝謝老闆,我去跟他們商量商量。”說着轉身跑回去了。

方宇一把抱起小俊圍着湖畔走了起來,一邊走一邊用手指颳着小俊的臉說:“叫叔叔!”

小俊固執地叫:“爸爸……” 中秋這天,驛站沒有客人,方宇給大家放了假,一個人守在驛站。

在船上一直睡到了天黑,被凍醒了,坐起來的時候,天上一輪月正映在水中,一片靜好。

方宇添了件衣裳坐在湖邊慢慢地抽菸,看天上月,看水中月,沒過多會兒,石頭來了,方宇很驚訝:“你幹嘛來了?”

石頭手裏還拎了瓶酒,說:“吃完飯了,過來陪陪你。”

石頭回去拿了酒杯,正要打開滿瓶的酒,方宇用手擋住說:“不喝酒了,一會兒送你回去。”

“沒事,我一會兒爬山回去。”一邊說着,還是打開了酒,開始往酒杯裏倒,遞給方宇一杯,自己端起酒杯,輕碰了一下方宇的杯沿:“哥,中秋快樂。”方宇聽得心裏酸了一下,表面卻裝着若無其事地樣子,笑着說:“謝謝你,石頭。”然後慢慢地抿了一口。

兩個人默默地看着水中的月亮,靜坐無語,默默地綴着酒。

一瓶酒,沒多會兒就喝完了,方宇催石頭回家,石頭臨走之前囑咐:“哥,你別在這呆太晚,涼。”

“嗯,你回去也慢點。”

看着石頭的背影漸漸消失,方宇才覺得臉上有淚了,這幾年他覺得自己不再那麼感秋傷春的了,可是,石頭的一句話差點沒就讓自己哭了起來,嘴上沒說什麼,心裏對石頭的感激卻是強烈的。

他覺得自己的心像是一塊冰,把它置於寒冷中不聞不問的時候,不覺得怎麼樣,習慣了就好,可是,冷不丁地,石頭帶來了一股溫暖,那觸到溫暖的地方頓時就化得沒了形狀。


……

十月中旬,李衛喜添貴子,打來電話邀請方宇參加滿月宴,最後還特意補了一句:“那天我們去醫院正好碰見邱姐了,所以……滿月那天她也會來。”

方宇若無其事地答了一句“知道了。”

聽起來很自然,很平靜,但是,心裏的平靜已經被打破了,他可以騙別人,卻騙不了自己。

一想到那天邱欣也去,他的思緒是複雜的,有緊張,有期待,有傷懷,有心痛,總之,內心難以平靜。

終於捱到要出發的時間,剛要走,顧香過來了:“經理,我得請假,家裏人都感冒了,挺厲害的。”

“小俊也感冒了?”方宇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小俊。

“他倒還沒有,驛站那邊我跟石頭說了,工作已經安排好了,你放心吧。”

方宇想了想,說:“我正好有事得走兩天,不然小俊我帶走,免得也傳染上。”


顧香不好意思地說:“這哪兒行,帶孩子可累人了。”


“你放心,我會好好照顧他,總比他在家被傳染上好,那樣你更得着急了。”

顧香想了想,也只好同意了,方宇又仔細詢問了孩子的吃睡事項,確定沒什麼問題之後,帶上小俊一起出發了。

方宇特意早些到了,真正到了這裏,敏感的方宇心裏很不是滋味。

幾年前,李衛婚禮時,他是站在門口的位置,分秒不錯地看着邱欣從陽光中緩步而來的,如今,他是不能再那樣了。

爲了避免尷尬,方宇特意坐到前面的位置,不回頭便可以了。

方宇帶着小俊玩兒,給他吃,給他水,玩兒了一會兒,他要去尿尿,方宇帶着他去找衛生間,回來後,小俊還是不肯安靜坐在位置上,方宇只好又抱着他去外面看花草,花叢裏飛出一隻蝴蝶,小傢伙掙脫方宇的懷抱去追蝴蝶,結果被石頭一絆“哇”地一聲哭了出來,方宇把小俊扶起來,撣了撣他身上的土問:“哪兒疼?”小傢伙也不說話髒着小手撲過來摟住方宇的脖子帶着哭腔喊:“爸爸……”方宇順勢抱起他,嘴裏哄着:“不哭了,不哭了……”又帶小俊去洗了手,給他檢查了一下,哪裏也沒摔破,這才抱着他坐回原來的座位了。

小俊似乎哭累了,沒多會兒就在方宇的懷裏睡着了。

方宇用餐巾紙沾了沾他眼角未乾的淚痕,又用手指颳了刮他的小臉蛋,一邊刮一邊輕說了一句:“你個混世魔王,終於睡了。”

宴會的客人陸續到齊了,很快,菜也上來了,方宇才吃沒兩口,就覺得肩膀被誰拍了一下,回頭一看,原來是蕭笛,她還是像從前一樣歡快:“就知道今天能看見你!”

方宇沒法站起來,整個人轉了個角度跟蕭笛說話:“什麼時候來的?”

“你兒子摔跤的時候我就來了。”

方宇一愣神,剛纔小俊摔跤時周圍確實有些人,不過他只顧着孩子,所以沒注意。

蕭笛看着方宇懷裏的小俊說:“夠快的啊,孩子都這麼大了!”

方宇懶得說那麼多解釋的話,只是笑了笑,反問蕭笛:“你呢?有男朋友了還是要結婚了?”

蕭笛滿不在乎地說:“我還小呢,我不着急。”

方宇正要再說話,李衛過來了,一看方宇懷裏的孩子,立刻問:“這孩子誰的呀?”

蕭笛搶答:“還能是誰的呀?管方宇叫爸爸。”李衛瞪了一眼蕭笛:“你跟周小洲都是謠言傳播師吧?別在這兒貧了,周小洲找你呢。”

蕭笛一聽,撇了一下嘴,跟方宇說:“有機會再聊,我先走了。”

蕭笛走了之後,李衛又看了看孩子,說:“這不是那天發燒那小孩嗎?”

方宇點頭,李衛故意問:“噢,這是你兒子呀!那……那女的是你媳婦?”

方宇真想給他一拳:“拿我打岔吧?滾!”

李衛又想了想,一手扶了扶腦袋:“噢,對,不是,我是有點蒙,這些天太累了,腦子不清楚了。”

方宇被李衛逗得直樂:“還貧!對了,我晚點再去你們家看兒子。”

“成,隨時去都成,先吃飯,我不管你了,你多吃點啊。”說完,李衛匆匆忙忙地去招呼別的客人了。

方宇轉回身子坐正,旁邊的人已經吃了一會兒了,他也拿起筷子,象徵性地吃了幾口。

滿月宴的時間不像婚禮那麼長,大家吃完沒過多會兒便紛紛散去了,方宇一直等小俊睡醒了才離開,先帶孩子去吃了點飯,又回酒店兩個人都洗了澡,直到晚些時候纔去了李衛家。

到了李衛家,方宇把提前準備好的紅包交給他,又過去看了看他的兒子,白胖胖的,看上去很健康,沒呆多會兒便告辭了,李衛送出來時,問方宇:“看見邱姐了嗎?”

方宇確實沒看見,反問了一句:“她來了?”

李衛點頭:“來了,就在你後邊那桌。”

方宇“哦”了一聲,有點失神。

李衛看出來,方宇聽見“邱欣”這兩個字之後臉色不是很好:“你沒事吧?”

方宇搖了搖頭:“我沒事,你快回去吧。”


“行,那……你回酒店早點休息吧。”

從李衛家出來,方宇帶小俊在街上走了走就回酒店了。

安頓小俊睡着後,方宇卻怎麼也睡不着了,跟邱欣分手這麼長時間了,怎麼一聽到這個名字,一想到她,還這麼不能平靜呢?

今天,邱欣就在自己身後,離得那麼近,卻沒看上一眼,沒說上一個字……

她應該看到自己了,也應該看到小俊了,還應該聽到小俊叫他“爸爸”了……

方宇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睡着的,第二天,他是被小俊弄醒的,睜開眼睛的時候,小俊正在玩兒他的頭髮,肉肉的小胳膊就在方宇的眼前蹭一下晃一下的,讓方宇喜歡得一把就把他抱到懷裏,給他撓癢癢,小傢伙被逗得手腳並動,像個小肉球似地在牀上滾來滾去,嘴裏“咯咯”地笑個不停。

鬧了一會兒,才起牀,收拾收拾就退了房,帶着小俊回落泉坡。

方宇發現,有小俊的時候,他很快樂,沒有時間胡思亂想,這小傢伙是他的開心果,是麻醉劑,所以他要好好感謝這個小傢伙,於是,到了北嶺,方宇帶着小俊買了一大袋零食,還買了一輛綠色的大汽車,兩個人開開心心地回了家。 時間過得很快,春節就要到了,方宇統計了一下上一年的營業收入,成績喜人,照這樣進行下去的話,再過一年,就能收回全部投資,再賺的錢就是利潤了。

方宇給大家開了個會,總結了上一年工作中的問題和改善方案,又商討了春節期間的活動,最終採用了顧香提出的方案,會議最後,方宇給大家發了紅包,又帶着大家去北嶺吃了頓大餐,算是對同事們一年來付出的感謝。

春節假期過去之後,是驛站生意最冷清的時間,方宇又給大家放了個長假。

長假快結束的時候,顧香媽媽來找方宇:“方宇,阿姨求你個事。”

方宇趕快讓阿姨坐下:“阿姨,您別這麼客氣,什麼事?”

阿姨坐下之後,先是連連嘆氣,而後才說:“我們家小香,都走好些天了,我們也不知道她幹嘛去了,我們不放心她呀。”

方宇也擔心起來:“您聯繫不上她嗎?”

阿姨搖頭:“聯繫得上,就是問什麼她也不說,這孩子主意大,還倔,結婚那時候,我跟你叔不同意,她就一走了之,去年不知道怎麼的,又回來了,問她怎麼回事,也不說,這回又一走好幾天,我們是擔心她外邊別有什麼事……萬一哪天她再出點事……我們老倆……”阿姨說着說着,就流了淚。

方宇趕快拿了紙巾遞過去:“阿姨,您彆着急。”

阿姨擦了擦淚:“這孩子呀,有什麼事她也不說,特別犟,能不能麻煩你,問問她到底怎麼了?她是離婚了還是怎麼了?她這一走這些天是去幹嘛了?”

方宇很爲難,她跟顧香除了工作的接觸並沒有其他交集,可是這事又不能拒絕:“阿姨,您彆着急,我先想想辦法。”

阿姨感激地看着方宇:“阿姨知道給你添麻煩了,可是阿姨這不是沒有別的辦法了嗎,就拜託你了,小香可不能再出什麼事了,不然我和你叔……”

方宇哄了阿姨半天,待阿姨走了之後,他想了一會兒,才拔了顧香的手機,還好,很快就接通了。

“經理,有事?”

“有點工作的事,想跟你見面談談,你在哪兒呢”

“北嶺。”

“噢,晚上一起吃飯談吧,我正好也在北嶺。”

顧香遲疑着,方宇補了一句:“吃完飯我還得回來,不耽誤你太多時間。”

顧香那邊有點緩和,方宇趁機說:“你把地址發給我,咱們就在你附近選個地方吃吧。”

過沒多會兒,顧香發了個地址,不很具體,方宇能感覺出顧香的拒人之意。

晚上,方宇提早就到了餐廳,等了一會兒,顧香來了,一副要談工作的認真表情,才坐下就問:“什麼事,這麼急?”

方宇把提前想好的用來應付的事情說了說,顧香開始認真地想,一條條分析,很快問題的解決辦法就出來了。剩下的時間方宇自然假裝閒聊一般,扯着扯着,就扯到顧香的婚姻上去了,可能兩個人年齡相仿的緣故吧,顧香並沒有很拒絕談這個話題,她先是反問方宇的婚姻,方宇沒直接回答,說:“喝點酒?”顧香沒表態,方宇直接叫服務員:“來瓶酒。”

待方宇喝了兩口酒之後,顧香說:“你一會兒不是還回去嗎?喝了酒怎麼開車?”

“已經喝了,算了,不行就住酒店。”說完,方宇拿起酒杯又喝了一口,晃了晃杯子說:“我喜歡過兩個人,有一個人已經去世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