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正與紅塵仙子葉昊天交戰的彭元老邪臉色突然大變。


根本沒想到,陳和堂堂靈罡境第四重強者,竟然還不敵一個小輩,而且還是在服用了爆元丹,實力倍增的情況下。

“崑崙道人,殺死了那位靈罡境強者?”

周圍人的臉上,都是難以置信的神色。

即便陳少君在之前,已經展現出了強大的實力,所有人對於他的實力層次,自認也有了一個十分清晰的瞭解。

可是此時此刻,看着倒在地上已經徹底失去了生命氣息的陳和,看着從容站定,從對方身上取出儲物戒子的陳少君,他們心中都生出了一絲茫然。

幾乎不能接受這個事實。

“他的實力,好強。”

不遠處,紅塵仙子眼眸閃爍着,心中不由生出了一股戰意。

同代之中,她幾乎沒有遇到過對手。

就算是號稱聖體傳人的葉昊天,通過接觸,她也能夠感覺到,對方的實力比自己稍弱一籌。

此次發現陳少君,不僅天賦與自己相當,而且實力手段,都不弱自己分毫,甚至更勝一籌,她確實有與對方一戰,驗證實力的想法。

“什麼時候冒出來的人?竟然這麼強?

可惡,被他裝到了。”

葉昊天頂着聖體傳人的名號,從來都會讓人高看一眼,幾乎一出世,就被認定會是年青一代的絕世天驕,足可角逐同代最強一列。

但他也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此時與對方想必,還真差了一些。

“這人所傳承的隱世宗門,到底是什麼?

這麼會這麼強?”

萬鳳年臉上露出了一絲苦澀之意。

想他之前,竟還自不量力的打算找對方交手切磋……此時見識到了對方的手段之後,他才真正明白了雙方之間的差距。

那不僅是道法境界方面的差距,更是鴻溝般的實力差距。

對於他們這些天驕強者來說,打擊太大了。

“年青一代無敵?

這人真正可以算得上年青一代無敵了。

唯有少數幾人,才能夠與之爭鋒……”

莊寒煙看着陳少君,心中默默想着,卻生不起絲毫與之匹敵的想法。

無他。

打不過。

差距太大,大到了她還沒有與對方正式交手,就知道自己就算傾盡全力,也必然沒有獲勝的可能的地步。

“等等。

這麼說,那件仙兵,在他手中?”

然後,所有人都用灼熱的目光,望向了陳少君手中的儲物戒子。

“崑崙小友,那件仙兵……”

拍賣會請來的供奉中,一位黑袍老者剛剛壓制了體內的毒素,見狀連忙站了起來,小心的詢問道。

“這件寶物,畢竟是我們拍賣會之物。

雖然中間除了一些變故,但我們沒有收到銀子……”

另一位靈罡境武者也靠近過來,目光也同樣望向了陳少君手中的儲物戒子。

而隨着紅衣教之人不斷死去,周圍各個強者也漸漸地向着陳少君靠近了過來。

仙寶,而且還很有可能是傳說中的鎮魂鍾……現場誰不想要?

就算是莊寒煙,萬鳳年,閆雙傑等人……雖然心裡對陳少君的實力,已經十分信服,自認遠不是對手,但他們的身份地位,都決定了必須要爭。

他們的師門長輩,背後的宗門,若是有可能的話,也必然不會放過這在遠古時期,就赫赫有名的仙兵。

“廢話那麼多幹嘛?

直接搶啊。”

一羣人,頓時躁動了起來。

仙寶在前。

之前在陳和手中,他們心中還有些顧忌。

雖然陳少君的實力顯然更強。

但別忘了,他和陳和之間,可經歷過了一場激烈的交戰,那一個個法術,那一門門武功絕學,向來消耗絕對不少。

如今陳少君能夠保留幾分實力,可還未可知。

一羣人,頓時有些蠢蠢欲動了起來。

然後隨着一聲呼喊。

人羣中立即就有人出手。

遙遙的一道攻擊就轟了過來。

然後像是一個信號一般,更多的人向着陳少君重來。

所謂仙寶紅人眼。

就算是先天境強者,道法金丹,也很難抵抗仙寶的誘惑力。

“哼。”、

陳少君冷哼一聲。

遙遙一指點出。

當先說話之人,立即就被他一陽指打中,整個腦袋隨之洞穿。

“想要奪寶,也要看你有沒有這個實力。”

陳少君道了一聲。

整個身形一動。

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這是,五行遁術,土遁?”

周圍人一怔,有人立馬認出了這一法術的根本。

……………………………… 「余道友,我想請你幫我們侯家煉製一些靈甲符。」侯峰笑著說道。

餘明延蹙眉看向侯峰,問道:「你們侯家有煉製靈甲符的材料?」

據他所知,侯家應該沒有掌握靈甲符的煉製方法,應該不知道煉製靈甲符需要哪些材料,現在竟然開口請他幫忙煉製靈甲符,未免有些太奇怪了。

「我們侯家現在還沒有煉製靈甲符的材料,不過你只要告訴我們需要哪些材料,我們侯家去收集,等到收集完材料,再交給你煉製不就行了嗎!」侯峰繼續笑道。

餘明延笑著搖了搖頭,拒絕了侯峰的請求。

「還是算了吧,等到地王宗舉辦的爭寶大會結束,我就會從地王宗離開。你們侯家現在還沒有準備好煉製靈甲符的材料,等到收集完材料還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

侯峰有心想要勸說餘明延改口,但是餘明延的態度很堅決。

對此,侯峰雖然心有不甘,但也不能強迫餘明延幫他們侯家煉製靈甲符,只能不甘心地從餘明延的洞府中離開。

侯峰離開後去找了鄭盛,他準備請鄭盛在生長火雲藤的熔岩洞中布置一座三階陣法。

鄭盛讓他們準備的布陣材料他們已經備齊,鄭盛和餘明延是一起來的地王城,等到餘明延從地王城離開,恐怕鄭盛也會跟著離開,他要抓緊時間。

鄭盛和蘇岸兩人前往侯家的時候,特意給餘明延說了一聲,餘明延沒有阻撓二人。

鄭盛兩人離開后,謝瑩依舊在洞府中閉關沒有出來,如今就只剩下了餘明延一人。

因為距離爭寶大會召開的日子越來越近,餘明延就沒有再繼續閉關修鍊,而是在地王城中打探爭寶大會的消息,同時也繼續參加金丹修士間的地下交易會。

餘明延身上的三階靈材還有不少,不過他從來沒有用這些三階靈材進行交換,一直都是用自己煉製的靈甲符。

靈甲符這種三階下品的防禦靈符十分受歡迎,餘明延又參加了兩次這樣的交易會後,地王城那些舉辦交易的金丹修士都知道了餘明延這個人。

他們再舉辦地下交易會的時候,都會邀請餘明延參加。

朱、秦兩家的人倒是一直都想找餘明延的麻煩,不過餘明延的修為在金丹五層,比他們家族中修為最高的修士也就只低了一個小境界。

而且餘明延一直都沒有離開過地王城,他們即便想找餘明延的麻煩,也根本尋不到機會。

自從餘明延靈符師的身份爆出來后,餘明延在地王城一眾金丹修士中很受歡迎,而受歡迎的主要原因是因為餘明延身上有很多的三階下品防禦靈符靈甲符。

因為這個原因,朱、秦兩家的修士在地王城內就更加找不到對餘明延下手的機會。

時間緩緩流逝,一晃就過去了兩個月的時間。

這時距離地王城的爭寶大會召開已經不足一個月的時間,爭寶大會競拍的各種寶物名單也已經確定下來。

餘明延手中也有一份這樣的名單,不過除了之前他之前看重的那把水寒劍外,也沒有什麼讓他志在必得的寶物。

「爭寶大會很快就要開始,這段時間已經不允許金丹修士之間再私下進行交易,黃軒這個時候給我發消息是為了什麼事情?」

餘明延心中有些疑惑,迅速打開了黃軒發給他的消息。

黃軒是地王城內的一個散修,他的修為達到了金丹八層,而且還是一位三階中品的煉丹師。

餘明延會認識黃軒,也是因為金丹修士之間的私下交易會。

黃軒是舉辦交易會的主人,他私下從餘明延手中購買過十張靈甲符,用的都是煉製三階中品靈符天火符的材料。

「黃軒的能力還真是強,這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竟然就收集了二十份煉製靈甲符的材料。」

餘明延心中暗暗咋舌,覺得自己有些低估了黃軒在地王城的勢力。

他之前就聽說黃軒和地王宗的關係十分親密,地王宗有些煉製丹藥的活都會找黃軒幫忙。

「現在爭寶大會馬上就要召開,也是時候見上黃軒一面。」

餘明延看過黃軒給他發來的消息內容后,就向黃軒的住處趕去。

「余老弟你快來看看,這些煉製靈甲符的材料符不符合你的要求。」黃軒見到餘明延後臉上頓時露出一抹大大的笑容,立即將他收集的煉製靈甲符的材料取了出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