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正準備結賬的時候,掌柜的來了,指了指一邊,「那位公子已經替你們把帳結了。」


歐陽紫玥一眼望過去,那是一個長相很普通的男子,但是穿著卻是很土豪,皮膚有些黝黑,一雙眼睛灼灼的看著她們這邊。

不過這人的感覺,似乎有點熟悉,歐陽紫玥總覺得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他!

歐陽紫玥走過去,將銀子放在他桌上,「這位公子,無功不受祿,所以我們不需要你的銀子。」

他搖了搖頭,「我是在姻緣鎮買過你們的琉璃,所以得以實現願望,這點銀子,對我而言,根本不算什麼。」 他搖了搖頭,「我是在姻緣鎮買過你們的琉璃,所以得以實現願望,這點銀子,對我而言,根本不算什麼。」

歐陽紫玥愣了愣,隨即笑開,難怪覺得他眼熟啊,原來在姻緣鎮遇到過!

她當即就把銀子給收了,「那就謝過公子了!」

南宮凌宇皺著眉,默不作聲的看著那人,總覺得有一種很邪惡的感覺縈繞在他周身。

「我的府邸離這裡不遠,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興趣去住幾晚,也算是我回報你們了。」

「回報?」歐陽紫玥不解的看著他。

那人笑了笑,「我原本是一個窮光蛋,然後買了你們的琉璃之後,抓了一個通緝犯,得了好大一筆賞銀,所以就得以在這如畫城買下一座府邸。」

「那可是公子你自己功德無量,我們這琉璃可沒有那麼大的功效。」話雖這麼說,但歐陽紫玥還是帶著小甜心和南宮凌宇跟他走了,對他說的話沒有產生懷疑。

他的府邸雖然沒有田夢琪家那麼豪華,但也算是亭台水榭,應有盡有了!

「家舍有些寒酸,見諒。」


「怎麼會,這樣已經很好了……我們只在這裡借住幾晚,過幾天,等我們找到合適的鋪面就不叨擾了!」

他點頭,「其實你們想住多久都沒問題。」

——————————————————————————————————————

天黑了,歐陽紫玥和小甜心兩個人一起睡,自打小甜心差點遭歹人襲擊,病了那麼一場之後,歐陽紫玥就再也不放心她一個人睡,每晚都要抱著她一起睡才安心!

她抱著小甜心,沒過一會兒,覺得自己的手上濕漉漉的!

一睜眼,不由得感嘆,又是這麼多虛汗,小甜心這次身體還沒有補起來,看來得買點人蔘鹿茸的給她補補!

窗戶沒有開,但是房間內突然出現了一陣風。

這讓歐陽紫玥覺得很不對勁,她連忙躺下,裝睡。

隱約的聽見開門的聲音,有人進來了,然後……

一步一步走到床邊,歐陽紫玥嚇得大氣都不敢出一下!

這一步步簡直如同踩在她的心上,那麼沉重!

突然那人伸出手來,「誰!」歐陽紫玥一聲大叫,猛然睜眼,死死拽住那人的手!

「媽呀,南宮凌宇,你嚇死我了!」歐陽紫玥看著眼前那張小小的英俊非凡的臉,她還以為又有歹人,沒想到居然是南宮凌宇!

但是南宮凌宇今天的表情前所未有的肅穆,他看著歐陽紫玥,張了張嘴,似乎欲言又止。


「這麼晚找我,有什麼重要的事嗎?」她試探著問。

南宮凌宇點頭,「我想找你聊聊。」

兩人就站在房門外,但是此刻的氣氛有些凝重!

一向果敢的南宮凌宇今天似乎有些猶豫,好半天沒說話,這完全不像他的風格!

終於,南宮凌宇再又看了一眼歐陽紫玥之後,陡然就有了勇氣,只聽見他輕輕的聲音,「我想,我或許就是君無邪。」 終於,南宮凌宇再又看了一眼歐陽紫玥之後,陡然就有了勇氣,只聽見他輕輕的聲音,「我想,我或許就是君無邪。」

歐陽紫玥的手開始抖,連帶著身子也抖動起來,她僵硬的回過頭,但無法抑制自己身體的抖動,「你說什麼?」

「我或許就是君無邪。」他的眼神清亮,似乎比今晚的月光更醉人……

他直直的看著歐陽紫玥,這一刻形象忽然放大了,無限的放大……

「為什麼這麼說?」歐陽紫玥努力讓自己的聲線變得平穩。

「之前我就有一些斷斷續續的東西,很模糊,但是在你跟我講了你和君無邪的故事,我這些天每晚都會做夢,夢到我們的一些事。」

「我們……」歐陽紫玥為這個久久沒有出現的詞,一顆心幾乎要跳出胸口。

「我夢到我在月下親吻你,我夢到我們的生死別離,我夢到我等了你十年,我一個人撫養無夜……」

他的訴說讓歐陽紫玥心裡那根防線完全崩塌,眼淚就像斷了線的珠子,不停的流淌下來!

但除了激動喜悅,還有……

她重重一拳砸在南宮凌宇胸口,南宮凌宇後退一大步,狠狠吃痛一下。

「為什麼現在才告訴我?為什麼在你有斷斷續續的記憶的時候,你卻一再否定你是君無邪?」她看著他,眼裡希望和憤怒交雜,「看著我一個人做跳樑小丑,很好玩嗎?」

「不……不是這樣……我看著你每次巨大希望之後就是絕望,比希望還要巨大的絕望,我不想看到你這麼難受,否則,若我不是萬分確認自己是君無邪,我是不會承認這件事!」

南宮凌宇靜靜的說道。

歐陽紫玥眼中蓄滿淚,卻忍不住笑了,這舉動讓她覺得自己就像個瘋子,沒錯,她一定是瘋了,「所以……你現在確定自己是君無邪了?」

胸腔中的喜悅滿的就要溢出來,沒有人能夠阻擋!

沒有人能夠阻擋接下來的一切!

看著南宮凌宇點頭,她驟然蹲下身子,親吻住了他,雖然這有點褻/童的嫌疑。

但是這個吻,是久違的,是她夢裡的,是獨屬於他們二人的。

沒有慾望的交雜,單單隻是思念的彙集……單單隻是喜悅的充盈!

她終於找到他了……終於……

南宮凌宇,不,應該是君無邪此刻也享受著這一吻,久別重逢后的一吻。

兩人額頭相抵著,歐陽紫玥真是哭笑不得,「所以我現在要開始正太養成,然後再等十幾年,等你長大成人,我才能吃了你?」

君無邪的笑容一絲不苟,「我這一世轉世為魔,魔和人族可不同,人族十幾年就可以長大成人,但是魔族是看情況,或許百年,或許千年……」

歐陽紫玥的臉瞬間綠了。

「當然,也看我心情……」


歐陽紫玥的臉更加綠了,「君無邪,你什麼意思?你也不想吃了我嗎?」

君無邪笑,「怎麼不想,等到我找回記憶之後,無時無刻都在想念你的味道,可是現在不行……」 君無邪笑,「怎麼不想,等到我找回記憶之後,無時無刻都在想念你的味道,可是現在不行……」

歐陽紫玥的臉立刻變得陰鬱起來。

就在這時,房間內突然發出一聲慘叫,引得歐陽紫玥和君無邪皆飛快的跑進房間里,因為那叫聲分明是源自小甜心的!

一進房間,小甜心居然不見了,可見那人速度之快!

房頂上突然響起窸窸窣窣的聲音,歐陽紫玥和君無邪相視一眼,「追!」

兩人一前一後,飛快的跑上房頂,君無邪要快一些,不一會兒就近乎要追上那人!

看背影,歐陽紫玥就認出了這是誰……居然是這座宅子的主人,他一回頭,粗壯的胳膊緊緊的勒住小甜心的脖子,勒的她幾乎喘不上氣來,無辜的撲騰著雙手!

而一雙眼睛則是變成了血紅色的,歐陽紫玥驚呼,「我認出你了,你就是那天襲擊小甜心的怪物!」

可是他似乎聽不到歐陽紫玥的話,只緊緊的抱著小甜心,口中不停的喊著,「她是我的……她是我的……」

那偏執的樣子甚是嚇人。

南宮凌宇手法極快,身形如同凌波微步,然後迅速的就上前去奪!

那人紅色的眼眸一閃,瞬間腳下的紅瓦都變成了一片紅色的血水,猶如海水一樣漫無邊際,君無邪直接跌落下去!

歐陽紫玥想也沒想,也隨著他一起跌落下去!

她試圖去拉他的手,兩人好不容易才相遇,她不能就這麼再度跟他分開,是生是死,天上人間,她都要跟他一起……

但老天爺就像是在跟他們開玩笑,兩人的手每次差點就要接觸到,就又被一陣巨浪給打開!

緊跟著,歐陽紫玥頓覺得呼吸一窒,居然是一股強勁的漩渦襲來,直接將她卷進深淵之中……

黑暗……混沌,意識都開始遊離,但迷迷糊糊有人拽住了她的手,單單隻是從手就可以感覺到這是君無邪的手!

兩人的感覺,已經惺惺相惜……

一觸到他的手,歐陽紫玥就忍不住滿足的睡過去……

————————————————————————————————————

「玥兒……玥兒……」熟悉的聲音將她喚醒,她一睜開眼,映入眼帘的就是南宮凌宇,不,是君無邪的臉。

他望著她,眼裡撐滿了擔憂,那是她熟悉的神情。

「你還好吧?」

她緩緩坐了起來,除了覺得有點體力不支,其他並無大礙,「我還好,這裡是哪裡?」

她環顧四周,終於不再是漫無邊際的血水了,但是眼前的世界都是紅色的,觸目所及的是紅色的牆壁,頭頂有一個空洞,不知道通向何方……

「這似乎是一隻巨大蠱蟲的身體里。」

歐陽紫玥皺了皺眉,「你的意思是我們被吞進來了?」

君無邪點頭,「眼下,我們只能儘快突破這裡,然後去找小甜心。」

「可是如何出去?」歐陽紫玥看著那頭頂的空洞,這應該就是這蠱蟲的食道,順著食道往上爬,就可以出去么? 「可是如何出去?」歐陽紫玥看著那頭頂的空洞,這應該就是這蠱蟲的食道,順著食道往上爬,就可以出去么?

她嘗試著將手放在那肉壁上,爬了三步,滑了三步……

這麼滑溜溜的,這可怎麼爬上去啊……

不過眼下,她更擔心小甜心的安危,小甜心在那個壞人的手裡,多待一分鐘,便多一分鐘的危險!

她正火急火燎的,就忍不住用了火系的靈識,熨燙在這肉壁上……

滋滋滋……的聲音響起,結果她們所處的空間開始如同地震,轟隆隆的,腳下的****突然彈起,直接將歐陽紫玥頂了上去!

「啊——」歐陽紫玥一聲尖叫,被彈至半空,然後又摔到肉壁上,然後又再度彈起!

這****簡直有如一個蹦蹦床,她就在上面彈上彈下,永遠也停不下來……

直到君無邪拉住了她,那該死的彈跳才停下來,她已經是頭暈眼花,就差吐了!

不過……

等她緩過神來,她打了個響指,指著這****,「有了,我們可以靠這個辦法出去!」

根據她原來所學的物理,彈力勢能轉化為機械能,只要她下陷的高度夠高,這樣就可以全部轉化成彈跳起來的高度,讓她飛出去!

不過,這是極其難以掌握的,跟在遊樂園裡玩那些器械可不同,那有安全帶,而這完全靠自己的一種感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