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歡度爛尾樓在哪?”葉東問道。


“我知道,在城南歡度路,臨近郊區。”

葛靈兒昨晚專門去查了一下歡度爛尾樓,並且把周圍環境都給記了下來。

“知道了,一會我讓阿木叔陪我過去,虞姐你們留在家裏等待消息。”

葉東說了句,便走進浴室,準備洗個熱水澡,讓全身放鬆放鬆。

柳如雲、許嫣等人自知沒什麼實力,去了也幫不上什麼忙,所以對葉東不讓她們去沒什麼意見。

可是,虞姐和葛靈兒兩人就有意見了,她們一個元嬰中期一個元嬰初期,這實力放在五門八派都是中堅力量,葉東居然沒說讓她們一起去,所以她們有些不解。

隨即,虞姬來到浴室門口,大聲問道:“東子,爲什麼不讓我也去?”

“因爲,我要你們留在別墅照顧柳姐她們,萬一對方來個聲東擊西,把柳姐她們又給綁了,後果可想而知,所以你和靈兒必須留下來……目前敵對方還不明顯,我必須要把這些未知事情考慮進去。”

葉東的聲音從浴室內傳出,虞姬和葛靈兒聽了,紛紛點了點頭,葉東說的不錯,如果她們這些實力高的都走了,把柳如雲她們留下來,那真的非常危險,隨便來個金丹期修者,就能把她們都給綁了去。


明白事情的嚴重性,虞姬和葛靈兒兩人也不會瞎鬧,只能期待葉東能夠順利帶回林蓉蓉。

李蒲英和衆女聊了聊,便帶着行李回到房間,準備在樓上浴室洗個熱水澡……

上午十點,葉東和阿木叔兩人乘坐一輛黑色奧迪車,前往城南歡度爛尾樓。

“東子,你的女人也太不夠意思了,蓉蓉那丫頭都被人綁了一天兩夜,居然也沒有通知我一聲,還真把我當外人啊!”阿木叔有些不滿,出了這麼大的事,他居然現在才知道,而且是葉東通知他,不然他還是矇在鼓裏,所以他有些憤怒。

葉東笑了笑,隨口說道:“阿木叔,您說笑了,我們怎麼會把你當外人,她們只不過是想讓你少擔心,而且那個時候還不知道綁匪的消息,告訴了你,也只是多個人擔心,並無實質用處,她們也是爲了你好呀!”

“好吧!這次就算了,下次要是再有這樣的事情,我就搬走,不住你隔壁了,反正有事你們也不會找我。”阿木叔冷哼一聲,耍起老性子來了。

“阿木叔,您放心,我保證不會有下一次。”

阿木叔耍起性子,讓葉東焦慮的心情得到一些緩解,踩着油門飛快地在密集車流中穿梭,一路不知被拍了多少照,等事情結束,估計要交幾十張罰單。

不多時,葉東駕車來到歡度爛尾樓。

這是一座十層高的樓房,只有一個房架子,沒有任何裝修,這裏是流浪漢的天堂,許多流浪漢都住在這裏。

不過,現在這些流浪漢都被人趕到一處,蜷縮在房中,身子顫顫慄慄,顯然非常害怕。

葉東和阿木叔兩人一邊上樓,一邊放出神識感應着周邊的一切。

一樓、二樓、三樓……直到八樓都沒有人。

當兩人來到九樓時,一名獨臂中年走了出來,見到此人,葉東露出一個釋然表情,果然是他!

不錯,正是被葉東斬去手臂的龍武,如今失去左手的他,變得非常陰森,渾身散發這一股陰霾氣息,讓人感覺很不舒服。

“是你!”阿木叔見到龍武,表情一怔,顯然他也認識龍武。

“藥王‘草飛’沒想到我會在這裏見到消失十幾年的藥王,還真是倍感榮幸啊!”

龍武陰霾一笑,從他的話中,葉東第一次得知阿木叔的名字,以及他的外號,沒想到這個看似淫/蕩的老傢伙,居然有着藥王稱呼,看來他以前有些威名啊!

“你既然還記得我是誰,那趕快把人放了,免得大動干戈。”阿木叔以前和龍武有些交情,曾替龍家練過丹藥,當時正是龍武負責款待他。

“哈哈……大動干戈,自從他殺了我兒子,老子這輩子就和他槓上了,這事且是你一個過氣藥王一句話就能調解的!”龍武歇斯底里的嘶吼着,一心只想着替兒子報仇,對於自己的斷臂之仇卻是放在第二位。

“阿木叔,不要和他囉嗦了,你去救蓉蓉,這裏交給我。”

葉東沒有見到林蓉蓉,心裏就不踏實,在這樣下去,他心裏會非常急躁,到時實力就會下降很多。

“嗯,你要小心,我剛剛已經感應到蓉蓉在那,她沒事,你儘管放心。”

阿木叔說的不知道是真話還是假話,不過卻讓葉東一下子心安了不少,說完,他便閃身離開,從邊上越過龍武,去到龍武身後的破樓房。

龍武沒有阻攔阿木叔,因爲他要的是葉東。

但有一點非常奇怪,明明他上次已經敗在葉東手中,這次少了一隻手臂,卻自信滿滿。

因此,葉東一直沒有率先動手,他怕有詐,事出反常必有妖,這是不變的道理。

“怎麼了,才幾天不見,就沒膽子了嗎?”龍武嘴角勾勒出一絲嘲諷,冷笑道。

“我這人向有着尊讓殘疾人的品德,所以我讓你先動手,以免有人說我欺負一個殘疾人。” boss輕撩:呆萌小老婆 ,隨時準備召喚出龍鬚刀,只要龍武一動手,他就會立即反攻,來個後發先至。

“好好好,既然你這麼尊敬我這個殘疾人,那我就不客氣了。”


龍武冷笑一聲,隨即拍了拍手。

頓時,從四處牆壁之中冒出十幾名黑衣人,他們穿着黑衣勁裝,而且還帶着黑色頭罩,只留出兩個眼睛,每個人手中都拿着一柄彎刀。

這些人速度奇快,身上的氣勢一點不比金丹期修者差多少,最要命的是,這些黑衣人沒有立即攻擊 ,反而開着結陣。

雖然不知道這十幾人會弄出什麼陣勢,但葉東心裏已經開始出現不安的感覺,他不能在坐以待斃。

隨即,葉東眼神一凝,喚出龍鬚刀,便衝向離她他最近的一名黑衣人。

黑衣人見後不躲不避,繼續若無其事的站在他所處的方位。

怪,非常的怪異。

但此時葉東已經不能回頭,只見他手握龍鬚刀,爆發出全力迎面砍向黑衣人頭頂。

黑衣人不閃不避,舉起彎刀欲想硬扛天地靈寶龍鬚刀的威力。

當兩刀相碰之時,一陣耀眼金光驟然膨出……

白光消散過後,黑衣人完好無缺站在原地,葉東卻後退幾步,一臉詫異地看着眼前這麼黑衣人。 十三名黑衣人,各執一方,無論葉東攻擊誰,另外十二人的力量都會匯聚在被攻擊那人身上,這十三人,單個對付,葉東都能一刀秒,可是十三人的力量重疊在一起,那就非常難辦了。

不多時,葉東身上已經掛彩了,反觀那十三人卻是安然無恙。

一旁的龍武,不知道從哪拿出一瓶紅酒,給自己倒一杯,看着葉東陰笑道:“這可是我龍家的困魔陣,憑你根本就破不開,有天地靈寶有如何,還不是困在陣中等死,哈哈……”

“別笑得太早,你以爲我真的破不開你這破陣嗎?”

葉東嘴角勾勒出一絲冷笑,他已經經過多次攻擊,他已經發現這困魔陣的規律,你強他更強,無論你發多大的招,打在這些黑衣人身上都會成雙倍防彈,不得不說這的確是一個非常強大的陣法。

但是,這個困魔陣所作用的效果,只是針對用靈力攻擊之人,如果不用靈力攻擊,這個困魔陣就如同擺設,沒有一點用處。

葉東師父逍遙子的《陣法百解》中就記錄着所以陣法的破解之法,要不是龍武說出黑衣人擺出的陣法,葉東還不知道這是個什麼陣法,沒想到龍武卻說了出來,破解之法自然而然就出現在葉東腦海之中。

葛靈兒離開江南市那段時間,葉東獨自一人無法修煉,閒的蛋疼的他,就把逍遙子留給他的《陣法百解》《丹器百鍊之法》等等都給背了下來,原來還以爲沒用,現在終於派上用場了。

“就憑你還想破開我龍家困魔陣,你老子還差不多。”龍武一臉不屑地看着葉東,虎父不一定生虎子,也可能是犬子,所以他不認爲葉東能夠破陣,就算是葉東的老子葉書生也不一定。

“別太自信……”

葉東冷笑一聲,把龍武剛剛說的最後一句話,當作是罵人的話,並不知道龍武是真的說他老子,不然他肯定會追問一番,畢竟他到現在還不知道自己的父親是誰,沒有人會理解這種痛,只要有一絲機會,葉東都不會錯過。

旋即,葉東雙手緊握着龍鬚刀,全身靈力內斂,身形一閃,快速衝向一個離開最近的黑衣人。

龍武在見到葉東收斂靈力,瞳孔一縮,作爲龍家核心族人,他可是非常清楚破解困魔陣的方法,那就是收斂靈力,用自身體的力量去破陣,換句話說,就要用非修者的力量破陣,只要不用靈力,那麼困魔陣就沒有任何效果。

“十三龍子,速速撤陣。”龍武焦急的大喊道。

可是,當他話音落下之時,十三龍子已經被成十二龍子,葉東已經閃電般速度一刀劈死一人。

作爲一名兵王,對付這些拋開靈力連特種兵都不如的人,可謂是非常之輕鬆。

幹掉一人,自然就破了困魔陣,破了陣就不用壓制着靈力。

葉東解決了一人,單手靈犀一指,控制的龍鬚刀在空中飛舞。

眨眼間,剩餘十二名黑衣人,紛紛被龍鬚刀取下首級,死不瞑目。

“葉東,我要你碎屍萬段!”

龍武暴怒了,這十三人死了,先不說怎麼和家族交代,就以這些人被葉東殺死,也夠暴怒了,畢竟這十三人可都是龍家精英族人,死一個都巨大損失,如今這一分鐘居然全都慘死,頓時讓他怒不可揭。

只見,龍武喚出本命靈劍,猶如一隻暴怒狂獅向葉東衝了過去……

然而,當葉東準備接招之時,龍武卻猛然改變方向,從葉東身邊十米之處跳出爛尾樓,他居然逃跑了!

葉東目瞪口呆看着這一切,連追都忘了,當他想起來之時,龍武已經跑出很遠距離,追肯定追不上。


面對兩次逃逸的龍武,葉東實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每次都信誓旦旦要找他報仇,可每次見是不可違立即就逃逸,惜命如金,這種人和適合做漢奸,因爲怕死。

“東子,龍武呢?”阿木叔帶着林蓉蓉走了過去。

“逃了!”

葉東無奈地聳了聳肩,展開雙臂迎接飛撲過來的林蓉蓉,緊緊地抱住她。

“嗚嗚……東哥,你終於來了。”林蓉蓉放聲痛哭,把這兩夜一天的委屈、害怕全給釋放出來。

“這些天讓你受委屈了。”

葉東一手緊摟着她,一手撫摸着她的玉背,溫柔着安慰着她。

這個時候,阿木叔很識趣的轉身離開,去到樓下等待兩人。

“蓉蓉,這兩人你有沒有受到委屈?”葉東眼神之中閃過一絲殺意,如果林蓉蓉受到**,他一定會殺進龍家,滅了龍家。

“還好,那人沒有怎麼虐待我,也沒有對我怎樣,就是晚上不給我開燈,我很害怕。”

林蓉蓉好像看出葉東的心思,立即出口解釋道,這兩天龍武的確沒有把她怎樣,好吃好喝的供着她,從交流中,她可以體會兒子被殺死之後的憤怒,但那憤怒只是針對葉東一人,她也和龍武說了葉東爲什麼要殺了龍三,儘管龍武清楚起因是因爲他兒子,但作爲一個父親,兒子死了怎麼都要給兒子報仇,不然他就不是一個合格的父親,當然,他本來就不是一個合格的父親,不然也不會交出龍三這樣的兒子。

龍武和葉東之間的是死仇,化不開,解不了。

現在兩人之間的矛盾已經越來越深,這份怨仇,只有一方身死才能化解。

林蓉蓉當然不希望葉東死,所以這兩天,她一直辱罵龍武,但龍武卻沒有打過她,由此可見龍武一個非常有理性的人,又或是一個不屑於和女人爭執的男人。

不如怎樣林蓉蓉沒有受到傷害,這是一個不變的事實。

葉東聽到林蓉蓉這麼說,心裏的憤恨少了點,擦掉她臉上的淚珠,安慰道:“看你哭的跟個小花貓似的,回去洗個澡,我給你做好吃的……”

“嗯嗯~”林蓉蓉點了點頭。

隨即,兩人攜手離開這爛尾樓,和阿木叔匯聚在一起,三人開着車回到別墅。

十幾分鍾後。


葉東三人回到住處,虞姬等人見到林蓉蓉安然回來,紛紛鬆了一口氣。

但是,當她們聽到龍武逃了,一顆心有懸了起來,有這麼個不安定因素,擔心是必然的……

經過這一事件,爲了不讓葉東擔心,衆女都很少出門,一有時間就是修煉,葉東則提供大量丹藥供他們修煉。

時光匆匆,轉眼過去一個月。

這個月沒有發生什麼事,葉東等人除了修煉就是修煉,在大量丹藥的供給下,衆人的修爲上漲的很快。

葉東和葛靈兒兩人由元嬰初期提升到元嬰中期,虞姬由元嬰後期提升到後期頂峯,阿大由金丹後期成功突破到元嬰初期,阿木叔最了不得,居然從元嬰後期突破到出竅初期,成爲他們這一夥人當中實力最高的一位。

柳如雲、許嫣、林蓉蓉、李蒲英等人紛紛都有提升,劉倩倩和王素素兩人也從築基後期升到凝丹初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