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歐式大圓床,上面還又一個巨大的公主幔帳,滿足了蘇錦溪的少女心。


華麗的梳妝台上擺滿了各種各樣的奢華化妝品和護膚品。

至於左邊的牆一整排衣櫃,連衣櫃門都有十幾個。

老爺子隨便拉開一個衣櫃,「這些都是最新款,也不知道你喜歡什麼,我就讓人把大牌衣服都給你弄來了。

你確定好了風格就給管家說,以後由他來幫你打理,這些衣服就先將就著穿穿。」

這麼多都大牌竟然叫她隨便穿穿,蘇錦溪咂舌,這也太豪了!

管家拉開正中間的衣櫃門,原來裡面竟然是通往另外一個房間的門。

蘇錦溪跟著他進去,裡面的空間十分寬敞,通往裡面房間的通道上面擺滿了各種鞋子。

裡面的房間也都是各種配飾,管家輸入了密碼,拉開那些精緻的抽屜。

各種華麗的珠寶差點閃瞎了蘇錦溪的眼睛,紅寶石、綠寶石、鑽石數不勝數。

「小姐,初始密碼是六個零,一會兒你可以換成你的密碼和指紋。

這些珠寶皆是七位數起價,難免會有些心懷不軌的僕人會惦記,這些珠寶還是由小姐你親自管理。」

女人最喜歡的不外乎就是化妝品,衣服,這裡簡直就是女人的天堂!

華麗精緻的程度讓蘇錦溪覺得自己在做夢,她有些不真實的點頭。

「這邊是浴室,洗漱用品都為小姐你準備好了,如果你有不喜歡的先勉強一晚,明天告訴我我給你置換。」

浴室的空間也十分大,就拿蘇錦溪的這個卧室來說面積就已經超過很多別墅的一層樓了。

「錦兒,以後這裡就是你的家,你有什麼要求就直接和管家說。」老爺子囑咐道。

「謝謝外公,時間也不早了,外公你早點休息吧。」蘇錦溪勸道。

「好,明天再讓管家帶你去家裡熟悉熟悉,我就不打擾你了。」老爺子心滿意足。

顧南滄扶著老爺子,「外公,我送你回房休息,錦兒,你今晚好好休息。」

「嗯。」蘇錦溪送別了幾人,看著這個猶如天堂一般的家。

雖然從前在司厲霆那裡也過得很好,但那些都是司厲霆的,她並沒有歸屬感。

現在是在顧家,而她姓顧,這裡就是她的家。

蘇錦溪脫了鞋子,赤腳在地毯上跳著,地毯的毛很厚,踩上去的觸感極好,猶如浮在雲端。

坐了這麼久的飛機,她確實也累了。

在巨大的浴缸裡面放好了熱水,準備美美的泡一個澡。

泡澡的精油和沐浴露竟然有幾十種,各種牌子各種香味,可見老爺子對她喜歡的程度。

打開衣櫃,花了幾分鐘才找到睡衣,睡衣的款式也是五花八門,中式日式美式。

只有她想不到的,看著那花花綠綠的睡衣,蘇錦溪隨便挑選了一套。

泡在香香的水裡,這種生活簡直就是仙人過的。

在興奮之後她很快就冷靜下來,哪怕現在再怎麼美好,卻有人試圖奪走這一切。

如果她失敗的話,不僅是她還有顧南滄,甚至連外公都會被顧家給剝奪所有。

其他人就像一隻只豺狼,想要吞噬著顧家,將這裡佔為己有。

看了看外面的夜色,蒼茫的天空看不到一點星星。蘇錦溪狠狠在心裡發誓,三叔,我一定會儘快奪回顧家的一切和你相見。 回顧家的第一晚蘇錦溪睡得十分香甜,並非是因為床很軟,而是她終於有了家的感覺。

葉落歸根,不管相隔再遠,只要過年的時候很多人都會選擇回家。

從前在蘇家,很多時候蘇錦溪都被忽略,蘇爸爸和蘇媽媽眼中只有蘇夢。

而今她回到自己的家裡,雖然沒有看到爸爸媽媽,至少她多了哥哥和疼愛她的外公。

第二天一大早還沒有睡醒她就聽到門外傳來了吵鬧聲音。

「明珠小姐,二小姐還在睡覺,有什麼事情還是等二小姐醒來了再說。」

「二小姐? 替嫁嫡妃:太子滾開 誰承認她是二小姐了?」一道女人的冷聲響起。

蘇錦溪聽到聲音睜開眼睛,之前顧南滄說過還沒有公布自己回來的消息,看來她還是得到了什麼風聲。

一大早就找上門來,果然顧家比自己想象中還要複雜得多。

「明珠小姐,總之你不能進去。」

話音剛落,自己的房門已經被人推開。

蘇錦溪沒有反鎖房間的習慣,顧明珠進來的時候她正從床上坐起。

透過薄薄的輕紗朝著顧明珠看去,顧明珠大約165CM,身材凹凸有致,身上穿著一套得體的套裝。

一雙眼睛透著銳利的光芒,雖然是女人,身上的氣場強大。

這樣的女人蘇錦溪還見過一個人,米若,都是一樣的女強人。

果然顧家的女人和別人不同,顧明珠化著精緻的妝容,踩著高跟鞋一步一步朝著蘇錦溪走來。

蘇錦溪深呼吸一口氣,該來的遲早要來,怎麼都躲不掉的。

做好了心理準備,蘇錦溪撩開幔帳主動下床。

她的凈身高都有170CM,雖然穿著平底鞋,在身高上並不會吃虧。

顧明珠也在認真打量著蘇錦溪,女人似乎剛剛才睡醒,臉上還有些倦容。

她穿著一條白色的連衣裙,渾身上下都散發著慵懶的氣息。

雖然沒有上妝,皮膚吹彈可破,白皙無瑕,五官更是猶如芭比娃娃一樣精緻。

大眼,櫻桃小嘴,尖尖的下巴,還沒有化妝尚且如此,不知道化妝以後會美成什麼樣子。

身為女人最想要的不就是肌膚白皙,五官精緻,身材窈窕。

面前的這個女人完全滿足了所有女人的幻想,幾乎看不到一點缺點。

「初次見面表姐就擾人清夢,這是表姐特有的待客之道?」蘇錦溪慵懶的問道。

「表姐?這位小姐,在顧家還沒有驗明正身之前,麻煩你還是不要高攀。」

顧明珠眼中一片傲氣,彷彿蘇錦溪就是一隻螻蟻。

哪怕之前顧南滄已經和蘇錦溪說過顧家的事情,但顯然還不夠。

顧明珠的強勢之氣撲面而來,一點都沒有將蘇錦溪當成顧家的人。

顧南滄一開始就和蘇錦溪說好了,以後在顧家必須要強勢。

「高攀?表姐這話是什麼意思?」顧南滄得到消息,第一時間趕來。

「南滄,我當你真是去打理分公司的,原來是瞞天過海,以為隨便找個女人來冒充顧家千金就可以了?」

之前顧明珠還以為顧南滄去中國自己就能夠完全掌控顧家,畢竟老爺子時日無多。

雖然一直以來她們都聽說過顧南滄還有個妹妹,但這麼多年來都沒有消息,在她們心中那早就是不可能的傳說了。

昨天晚上突然接到消息說二小姐回來了,這可讓顧家其他人慌了。

顧明珠連夜趕回來,天不亮就回了顧家,還真的有個女人在顧家。

「冒充?明珠表姐,我叫你一聲表姐那是尊稱,你可別蹬鼻子上臉。

錦兒乃是我的親妹妹,也就是顧家名正言順的繼承人。」顧南滄聲音冷道。

第一掌門夫人 這位表姐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恨不得將我要成為繼承人幾個大字寫在臉上。

「繼承人,她配么?」顧明珠嗤之以鼻。

她心中一直覺得這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且不說當年是不是真的有顧錦出生。

就算真的有,要能找到的話早就找到了,又何必等到現在?

老爺子的身體一天天變得不好,在這樣的節骨眼上突然來了一個女人說是顧家繼承人,誰都會懷疑。

在顧明珠充滿了質疑的聲音之中,蘇錦溪淡淡的開口:「哦,我不配,那誰配?是表姐你么?」

顧明珠不假思索道:「顧家繼承人都是女人,自古以來便是如此,既然小姨當年只生了一個男孩,長幼有序,繼承人應該就是我。」

「顧明珠,你好大的膽子,我老頭子還沒死你就在惦記顧家的家產了!」

顧老爺子拄著拐杖一步步走過來,昨晚見到蘇錦溪的興奮不再,取而代之的則是一臉嚴肅。

他的氣場霸道而又凌厲,哪裡還有半點和善的面容。

「外公,我,我不是那個意思。」顧明珠趕緊收斂了表情。

蘇錦溪這才見識了,要是在顧家不凶的話又怎麼能夠鎮壓得住這些人?

「不是?難道我老頭子的耳朵就這麼不好使?我雖然是老了,還沒有到耳聾眼花的地步,這顧家什麼時候輪到你說了算的?」

「外公,你別生氣,我是無心之言。」顧明珠趕緊道歉。

老爺子身上的氣場連什麼都沒有做錯的蘇錦溪都覺得有些可怕。

就在這時,一道甜甜的聲音響起:「外公……我來看你了。」

顧南滄小聲在蘇錦溪耳邊說了一聲:「她就是顧苒。」

看來這些人的消息還真是靈通,不過就睡了一覺起來大家都知道了。

顧苒的性格和顧明珠相反,如果說顧明珠是直腸子,有什麼說什麼,那麼這個顧苒的腸子就是九曲十八彎了。

她首先做的就是巴結老人,和一來就氣老爺子的顧明珠不同。

「苒兒。」果然老爺子的怒氣沒有那麼重了。

「外公,你最近好不好啊?我特地去韓國給你買了人蔘,剛剛才回來,一會兒就給外公你泡水喝。」

她絲毫不提蘇錦溪的事情,彷彿根本就沒有看到蘇錦溪這個人一樣。

「還是苒兒有孝道。」老爺子誇獎道。

老爺子雖然是這麼說,但顧錦溪並沒有看出老爺子眼底的高興之色。

要是老爺子真的有他說的這麼喜歡顧苒的話,那麼他早就支持顧苒當繼承人了。

有老爺子支持,顧明珠根本就不是對手,而老爺子一直苦撐等自己回來,說明就不是真心對顧苒。

蘇錦溪心中也有了計較,以後在顧家的生活恐怕是步步驚心,舉步維艱,再不可像是以前那麼單純。

看來在這個顧家人人都有故事,人人都有自己的小算盤。

幾隻小狐狸和一隻老狐狸。

顧明珠在一旁不屑道:「剛從韓國回來?嘖,我昨天還見你在逛街,妹妹是有分身術不成?」

顧苒臉色未變,「當然不是昨天,是前段時間,我特地飛過去給爺爺買人蔘的。」

「就是你去看那個韓國男團演唱會的那次?哎,原來你是去買人蔘,我還以為你是為了去追愛豆的。

看你在朋友圈和男團曬的合照,嘴都要咧到天上去了,你還記得外公也是有心。」

顧錦溪不動聲色的看著兩人爭鋒相對,原來這兩人明爭暗鬥比對自己的程度還要深。

顧苒拉著老爺子的胳膊道:「外公,你看錶姐她是怎麼說話的,我是真心去給外公你買人蔘的嘛。」

「都是小事,別鬧了,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錦兒,你過來。」老爺子拉回了主題。蘇錦溪落落大方的走了過來,「兩位表姐,我是顧錦,是南滄哥哥的親妹妹,以後咱們就是一家人了。」 兩人對於蘇錦溪的措辭似乎很不滿意,「先別叫得這麼親熱,我們可沒有承認你。」

對於她們的不客氣蘇錦溪並沒有惱怒,這兩人現在的態度有多惡劣就代表她們心中有多惶恐。

她優雅一笑,「我是南滄哥哥的親妹妹,這一點從我出生就註定了,我骨子裡流的就是顧家的血,怎麼都不該輪到你們來承認我的身份。

據我所知,二位是舅舅的女兒,我叫聲表姐是禮貌,但你們的禮儀教養都去了哪裡?」

伸手不打笑臉人,蘇錦溪聲音溫和,言語之中卻帶著不可置否的強勢。

是啊,她的身份怎麼都輪不到這兩人來承認。

「你說你是南滄的妹妹,有什麼證據?」

「我想親子鑒定最應該說明問題。」蘇錦溪就是怕遇到質疑的,一直將鑒定結果帶在身邊。

兩人看了之後一臉的不可置信,「現在科技這麼發達,很有可能是合成的,我才不相信。」

「就是,外公,你可不要被她給騙了,你看她和南滄一點都不像,怎麼可能會是妹妹呢?」

「我和哥哥五官是不太相像,但臉的輪廓還是有些像的,如果你們不相信,我們大可當著你們的面做親子鑒定。

想必顧家也不只是你們懷疑,其她人也是一樣,我也可以理解你們的心情。

所以外公不如召集一下其她人,咱們重新做個親子鑒定,我也可以趁著這個機會認識一下各位長輩。」

顧老爺子一開始並沒有告訴其他人的原因就是他不想蘇錦溪一回來就面對這些事情,他還是希望蘇錦溪先休息幾天適應一下。

顯然其她人沒有給蘇錦溪這個機會,才一晚上而已就找上門來。

蘇錦溪主動提出召開家庭會議,那就是已經做好了開戰準備。

「錦兒,你才回來,不妨再休息兩天,我讓管家帶你熟悉一下顧家。」

「不用了外公,我狀態很好不需要休息了,我也想要早點拜訪一下長輩們。」

「既然錦兒你想要早點見,南滄,你現在就去通知,晚上咱們給錦兒接風洗塵。」

「好的外公。」

蘇錦溪微笑的看著兩人,「兩位表姐,我要換衣服了,兩位是要留下來觀摩?」

兩人只得離開,反正晚上有她好受的。

「錦兒,你先好好休息,晚上有一場硬仗要打。」老爺子提醒道。

「好的外公,我心裡有數。」

蘇錦溪用了一天的時間來適應顧家,眼看著時間越來越晚。

「小姐,你需要換衣服一會兒去酒店。」

「好。」蘇錦溪回到了房間。

衣櫃裡面有各種款式、各種風格的衣服,看著那琳琅滿目的衣服,蘇錦溪腦中只想到了司厲霆。

從前上班之前偶爾她會有些躊躇,「三叔,你看我是穿這套還是那套?」

司厲霆會從背後緊緊抱著她,「我覺得我的蘇蘇穿哪一套都好看。」

「三叔……」

「以今天的場合來看,我覺得蘇蘇穿這套更適合一點。」

他總會給她最正確的建議,每句話也會讓她覺得很動聽。

蘇錦溪立於衣櫃面前,如今她的世界里已經沒有了司厲霆,這是她一個人的戰鬥。

她的視線掠過淺色系,最後停在了一套黑色的裙子上。

以後沒有那個肩膀可以給她靠,她能做的就是讓自己變強。

農門小媳婦:隨身帶著APP 換上黑裙,化了一個精緻的妝容,大紅色的口紅將她的氣場迅速提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