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橫豎都是不會再去上一些莫名其妙的當好不好?


「哇,先生,為什麼你突然就變得這樣強硬了?也還真是有些小氣呢。」

「不用怪我的態度改變了。其實我的要求根本就不高,就是單獨和你在一起,增進相互了解,然後逐步開始情感歷程罷了。」

「嗯?」

「但是你又馬上要拉上其他人參加。在我看來,這樣的做法,無非都是在證明你對我的不信任。」

「要叫上姐姐,那是很自然的決定。她可是我的親姐姐,也是我唯一可以信賴和依靠的人啊,先生!」

「於情於理,我都應該要和她好好商量一下的不是?」

「而且,我真是無論如何都無法做到,在和你一見面的十幾分鐘之內,就可以做出那麼重大的決定。」

Frank還是不願意相信這樣的解釋。

他仍然是固執地認為,這樣的腔調,不過就是在繼續裝模作樣。

那樣的決定,對她而言,並不會是真有多麼重大。

她也用不著猶豫什麼。

整體來說,吃飯還是約會,對她都談不上是一件很重要的事件。

這不是說,看起來這個女孩子就是那種很隨便很開放的類型。

而是Frank現在已經領教到了。

本地的女孩子們,根本就不會認為這樣和剛認識的男孩子吃飯遊玩,會是一起多麼了不得,需要慎重對待和處置的事件。

可能對她們來說,這就更像是一份真正的工作機會那樣的了。

Frank相信,在她們的心目中,對於愛,慾望,還有金錢等等,從來都會是分得一清二楚,互不混淆的。

只是,他也真不知道,對方說的到底是真是假。

到底有沒有什麼姐姐?

會不會是另外找一個女孩子來冒名頂替?

還有,Frank是連對方自稱的應屆畢業生的身份,都是有些懷疑的。

甚至都有些突發奇想。

這個女孩子,會不會是和Anna的妹妹一樣的情況啊?

但馬上就否定了那樣的猜測。

世界上沒有那麼巧合的事情。

要是真的話,這宿務城裡,豈不是隨處都是一對對相依為命的姐妹了?

就算Frank的運氣實在是太好。

或者說是確確實實太差了。

總是要遇到這樣一類的情況。

他也只會是覺得,對方的實際境況,將要大大地增大自己在道德方面的壓力。

也就是說,如果真相就是對方所說的這麼一回事,反而Frank是更加難以下手的了。

但是,事實絕對就不會是那樣的。

這宿務城裡的騙子,可是比正常人多出很大一截來的。

想想吧。

當時Cylyn可是摸出了一張所謂的什麼面試通知書出來忽悠他和那些JC的。

還有什麼資料,是這些本地人不能夠偽造的呢?

Frank現在一看到這樣用來證明什麼的文書資料,都是叫一個頭大,恨不得馬上就避而遠之。

這算是一種信任危機。

以前是對某一個人的。

後來擴散到了某一個性別的群體。

再後來就是把整個宿務地區的本地人,都納入了範圍。

現在那樣的危機,或者說不信任感,就衍生到了具體的文件材料上面去。

唉。

這樣持續下去,怕是到了最後,他就是連任何的人和事件,物品,都是不能夠再相信了吧?

不過,換句話說,如此深深的不信任,其實更像是一種深層次的擔憂。

毋庸置疑,對於現在自己身邊的一切,Frank總是既充滿懷疑,又還頗為擔憂。

像是這些青春妙齡的女孩子。

於他而言,那背後的實質,可能更像是一些青面獠牙的妖怪。

還有就是,對Frank來說,那真相和表象,其實就是根本沒有什麼分別的。

起碼從意義上來講,兩者就都是一回事。

帶給他的,都是同樣一種,通過花錢來買到的自欺欺人的墮落感和恥辱感。

說是什麼要請這個女孩子吃飯,還要交往什麼的。

究其實質,不也就是在用金錢來購買那種虛假的感覺嗎?

真實的用心,完全經不起推敲。

也不用什麼推敲。

就是不過如此簡單膚淺的事實而已。

「那還是算了吧。先生,現在我也只好是正式地拒絕你的邀請了。」

「我之所以提出要帶著姐姐一起來赴約,不過就是想要得到她的支持,同意我和你開始交往而已。」

「但是你卻對此有著很大的誤會。而我又不能夠放棄那樣的打算。」

「還有就是,現在我覺得自己已經考慮得很清楚了。我現在還很年輕,還不想走你指出的那一條路。」

「我想,最好自己還是努力找工作,儘快開始獨立的生活。」

說完這些,女孩子就收拾好那一沓資料。

只是朝著Frank點點頭。

然後就自顧自走出了FoodCourt。

Frank卻是忍不住長出了一口氣。

這樣也好。

走掉就走掉吧。

他才不會有什麼衝動,要起身勸阻或者挽留。

說實話,對方選擇這樣一走了之,倒還是大大地方便了他。

反而是她一咬牙,把Frank的要求毫無保留地答應下來。

那樣才是真正的糟糕情況。

也才會讓Frank陷入巨大的尷尬狀態。

說到底,Frank和她東拉西扯聊了半天,無非就是在打發時間。

說過的話,是沒有一句想要真正兌現的。

所以,Frank的要求,才會是那樣的苛刻。

——事實就是,他根本就沒有打算得到對方肯定的答覆。

現在好了。

對方已經察覺到他沒有什麼誠意。

不再打算和他繼續磨什麼嘴皮子。

選擇一走了之。

那麼,Frank也就沒有什麼可能再去兌現承諾了。

可能這樣的行動,確實也是沒有什麼意義的。

打發無聊,就是它最大的意義了。

還有就是,這樣一番折騰下來,Frank也終於是有了些飢餓的感覺。

看來真是如此的。

就是不勞動一下身體,或者是操操心什麼的話。

便就不能夠消耗到什麼能量。

而沒有什麼消耗,成天只是無所事事。

鐵定了就對飢餓感到陌生。

Frank還是去Evelyn的店鋪買的食物。

隨便也是再去查看,Evelyn是否回來過。

「Frank,現在都這麼晚了,怎麼你還在Robinson這裡?」

「都是給你說過的了。Evelyn今天多半是不會再回來的了。你怎麼就不相信啊?」

「你真想找到她,自己給她多打幾次電話不就得了?」

面對收銀員小妹滿臉的不悅,Frank也只有報以滿臉的苦笑了。

「你以為我沒有打給她啊?看看吧,打了無數次,她就是不接聽啊。我還能怎麼辦?」

「還有,你看看這些簡訊。同樣也是發過了好多次,都是石沉大海,毫無回應。」

但對於Frank的失落,別人就只會是不耐煩。

「我才懶得看呢!不過,既然如此,就是證明她不願意再搭理你了。」

「那樣的話,你還有什麼必要跑過來找她,還要繼續等著她呢?」

這話很尖銳。

卻是很有道理。

而且,一下子就擊中要害。

可不就是嗎?

Evelyn都已經這樣對自己了。

Frank還有什麼必要等待什麼呢?

是要等出來一個面對面,正兒八經的分手?

不。

他和Evelyn,是已經分過手的了。

現在頂多就是補辦一個儀式。

重新走一次過場而已。

那樣會有半點的意思嗎?

自己還會有半點的機會,等得到Evelyn的回心轉意嗎?

那樣的希望太美麗。

也太過渺茫了。

說實在的,Frank來宿務幾個月了。

說是什麼都已經見識過了,當然還是有點吹牛皮的嫌疑。

但要說是見多識廣,也還是勉強夠格的。

只不過,任憑Frank是如何的見多識廣,又還博聞強記。

可他就是還沒有見識過宿務女孩子們的回心轉意啊。

那幾乎就是聞所未聞的奇迹。

彷彿是什麼壓根就不存在的東西。

再不就是什麼可遇而不可求的稀罕物事。

又嘆了一口氣。

Frank坐在桌子旁邊,有一口沒一口地咀嚼著盤子裡面的食物。

這些食物,還是和之前一樣的東西。

炸雞,加上米飯。

還有好吃的調料醬。

只是怎麼都吃不出什麼味道來。

更是沒有熟悉的那個滋味。

這是因為它們都不是Evelyn親手做出來,又還沒有經過她手的緣故嗎?

Frank竭力想要否認自己這是在思念著Evelyn。

但如此茫然不知所措地吃著沒有什麼滋味的食物,可真不會是什麼愉快的體驗啊!

畢竟,這茫然有不是什麼好東西。

要是每時每刻都形影不離,怎麼都要讓人覺得自己不太正常的吧?

最起碼也是一個跑不掉的很不愉快。

Frank對於這樣的感受,可是沒有什麼提前的覺悟來的。

反正他對自己,會一再重新陷入茫然是完全不知情的。

這樣的事情,隨便換了是誰,想起來也都會覺得不太合情合理。

曾幾何時,Frank可是相當有信心地認定這Robinson,會成為自己的另外一個幸運地。

但那已經被證明了,只是一個錯覺。

大大的錯覺。

現在看起來,這裡不過又是一個傷心之地。

Evelyn最新的表態,就是確鑿無疑地為她和他的關係,畫上了一個鐵一般的句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