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機械龍高如山嶽,粗壯的四肢踩在地上,震動整個太王山。


「雷神之子,火神之子,雲神之子!」機械龍內,傳來王龍的聲音:「你們如此咄咄相逼,欺人太甚!」

雲神之子?

迦葉突然一愣,目光望向那名身材修長婀娜,神聖不可侵犯的神女,那是神之子嗎?

「哈哈哈哈哈!告訴我們通往異域的道路,我們便不再為難你!」為首的雷神之子喝道。

「痴心妄想!!」機械龍內,王龍聲音怒吼:「我們不會讓你們去禍害我們的故鄉,要打就打,我們不會怕你!!」

「哦?那就是沒得商量了?」為首的雷神之子淡淡冷笑,冰冷的目光掃視著面前如同銅牆鐵壁一般的機甲戰隊,道:「你們以為這種廢銅爛鐵就能攔住我們?哼!」說罷,雷神之子暴哼一聲,手掌猛的一台,一道黃金雷光自體內飛出,掃蕩一片。

「砰砰砰砰!」

霎時間,雷光掃過之處,竟有數十台機甲當場暴碎,裡面的CYD小組成員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當場化為血霧。

暗中,迦葉眼孔中的靈魂火焰猛的跳動了一下,這雷神之子實力不俗,絕對要在火神之子之上。

「再給你們一次機會。」這時候,雲神之子說話了,他外表看上去簡直就是一個神聖不可侵犯的仙子,要胸有胸,要相貌有相貌,要身材有身材,但一開口,卻是一個男子的聲音,這不禁讓迦葉感覺到惡寒。

「你們欺人太甚!!」機械龍中,一聲怒吼,龐大的龍軀猛的沖了上去,四肢踐踏,將大地踩踏,那粗壯的金屬巨爪狠狠的朝著在場的幾位神之子抓了過去。

「哼!」

雷神之子冷哼一聲,陡然抬起手臂,一片雷光將他的手臂包裹住,竟然單憑肉身的力量一下子擋住了機械龍重若千萬均的力道。

「起!」

雷神之子大吼一聲,雙臂用力,一下子把這尊巨大的機械龍提了起來,而後狠狠的朝著天空中拋了出去。巨大的機械龍翻飛,雷神之子力拔山兮,像是丟飛出去一座大山一般,這種場面頗為震撼。

但那此刻,那機械龍的後背上,竟然生出一對鋼甲鐵翼,火焰噴射,機械龍強行穩住身形,一個俯衝再次沖了下來,龍口大張,一道神光果斷的噴出,如龍息一般浩瀚,夾帶著一股毀滅的氣息。

「哼,你們所謂的先進武器,在大神通面前,沒有絲毫的作用!」雷神之子大笑一聲,在他的手中,憑空出現一柄黃金大鎚,大鎚倫動,雷光四射,重重的砸在了那浩瀚的龍息之上,將這道神光徹底的崩碎。

「咚!」

雷神之子將黃金大鎚祭出,轟在了機械龍的身上,那鋼鐵澆鑄的龍軀上頓時傳來一聲悶響,火光四射,一條鋼甲鐵翼被砸落了下來。

「哈哈哈哈哈!這就是你們的底牌,這也太讓我們失望了!」雷神之子大聲笑道。

「說!今天幫過你們的那個黑袍人在什麼地方!?」火神之子喝問道,顯然,他還別有目的,這次不光是奔著CYD小組,

「開火!」

機械龍內的聲音一聲令下,頓時間,所有的機甲全都槍口對準三位神之子,一道道神光從槍口噴射出來,每一道神光都洞穿虛空,數百道神光交織,匯聚成一道巨大的洪流,從四面八方射了過來。。

「叱啦!」

這時候,雲神之子出手,紫色的神光刷出,將虛空擊穿了一個大口子,使得方圓千米以內的空間全部崩塌,露出了一個可怕的空間黑洞,那機甲打出的神光全都被浸滅在其中。

「哼!徒勞的反抗!」雷神之子冷笑,再次打出一道神光,將機械龍的另外一隻鋼甲鐵翼擊穿。

「可惡!根本無法與其爭鋒!」機械龍內,楊心怡有些心慌了,巨大的機械龍快速的後退,遠離了三位神之子。

神之子擁有逆天的力量,且一個比一個恐怖,別說是三個,就算是一個神之子對付起來都頗為吃力。

「既然你們不說,那你們這處基地就沒有存在的價值,我們會直接打進你們的總部。」火神之子冷笑道,火神神器燥天旗出現在手中,用力的搖擺,浩蕩出一大片火光,鋪天蓋地的朝著機械龍淹沒了過去。

這火焰堪比神火,足可以把神兵利刃煉化掉,虛空都被燒的吱啦吱啦作響。

「刷!」

而幾乎就在同一時間,一道劍光不知從何處飛來,一下子將天空橫斷,那鋪天蓋地的神火立刻被斷絕的虛空給截住,毀滅於其中。

「什麼人!」

三位神之子都是臉色猛地一驚,在整個東域,感和他們作對的人幾乎是屈指可數,沒有人敢忤逆神之子的意思。

冷妃一笑狠傾城 而這時候,連迦葉都露出了意外之色,他的掌心中神力涌動,本打算出手的,卻沒想到被別人捷足先登了,有一個人比他更會把握時機,適時候出手,一件幫CYD小組解決了大難。

「叱!!」

暗中的人沒有回答神之子的話,繼續出手,果斷的一劍斬出,直奔火神之子的頭顱而去,絲毫沒有留手的意思,顯然這一劍是暗中的神秘人斬出的必殺一劍。

「讓開!」雷神之子驚駭一聲,再次將手中的金色大鎚倫了上去,轟出一道奪目的雷光,將這道恐怖的劍氣完全粉碎掉。

「不要藏頭露尾,給我滾出來!!」雷神之子喝道,雷神錘祭出,砸向了遠處的一片虛空。

而幾乎就在同一時間,那片虛空一把神劍斬了出來,劍吟如龍吟,竟然把雷神錘給彈飛了出去。

虛空破裂,一道人影從裡面走了出來,這人披頭散髮,形如喪失,身上的衣服也是破破爛爛,但在他的背後,卻背著一口巨大的青銅棺,用鐵鏈捆綁在身上,不人不鬼,樣子凄慘無比,即使是在大白天看到,也不禁讓人毛骨悚然。

「是誰!」

此刻,在場的人都發出了同樣的疑問,就連迦葉也不例外。

「神….之….子!」那披頭散髮,形如喪失的男子說話了,聲音恐怖嘶啞,宛如惡魔的吟誦,緩緩的抬起了手中一把古劍,指向在場的三位神之子。

「裝神弄鬼!」火神之子冷笑一聲,神力演化出一把火焰巨劍,斬天碎地,直奔那披頭散髮,不人不鬼的男子斬了過去。

「破劍十字斬!!」就在這時,那不人不鬼的修士突然大喝一聲,手中的古劍橫劈豎斬,一道規則的十字形劍氣斬殺出來。

十字劍氣飛出,橫跨天地。 十字劍氣斬過天地,將無數的虛空都給浸滅了,耀眼的劍芒所過之處,天地間一片空白。

「不妙!閃!」雷神之子最先露出了凝重之色,身體化作一道雷光直接出現在數千米以外。

緊隨其後,火神之子,雲神之子也相繼躲閃開來,但其中一縷劍壓還是傷到了火神之子,他的一條手臂被斬落下來,鮮血淋淋,凄厲的慘叫。

「誰人敢動。」那喪失一樣的男子慢不慢向前踏步,身上鐵鏈聲響,背後背著一口巨大的青銅棺,無形中給人一種強大的壓迫感。

此時此刻,不管是神之子,還是CYD小組的人都是鴉雀無聲,愕然的看著這位突然自半空中出現的神秘強者。

而山旮旯中,迦葉更是大驚失色!

「破劍十字斬!這個人怎麼會破劍十字斬!?」迦葉難以置信,普天之下,破劍十字斬只有自己和白無常懂得,而眼前的這名神秘男子,自然不可能是白無常,那還會是誰呢?

霎時間,迦葉靈魂顫動,突然有了一個可怕的想法。

「你是誰!?」半空中,雷神之子喝問道,眸光逼人,如同神劍直取那神秘背棺人的頭顱。

但這股鋒芒卻在這神秘背棺人的身前突然炸開,不能造成絲毫的傷害。他緩緩的將手中的神劍舉了起來,道:「神之子又如何?可以為所欲為嗎?有我在,你們誰敢傷及這裡人的一根寒毛!」

「就憑你!」雷神之子瞳孔一下子收縮起來,在整個東域,試問有誰敢這樣跟神之子說話。

「你剛才施展的是破劍十字斬!?」火神之子道:「據我所知,普天之下只有兩個人會這門神通,一個是南域魔頭,一個是魔頭的好友白無常,你是從何處習得的!」

機械龍中,傳來索凝的聲音:「迦葉大哥,你是迦葉大哥嗎?」

神秘背棺人站在原地,倒提著神劍,卻是一句話不說。他剛才施展出來「破劍十字斬」威力驚人,就算是白無常也做不到,普天之下,除了迦葉真的再也找不到第二個這樣的人物來。

「我……我不是他。」神秘背棺人道。

「哼!不管你是誰,擋著我者死!!」雷神之子大吼一聲,身體化作一道雷光直接沖向了神秘背棺人,雷神錘揚起,轟出一道耀眼的雷光。黃金雷光粗壯如山脈,橫跨半邊天際。

「破劍十字斬!」

這時候,神秘背棺人再次斬出十字劍氣,與山脈粗壯的雷光相撞,漫天都是耀眼的光輝,淹沒了一切。

「砰砰砰砰……!」

而雷神之子也藉此機會,瞬間逼近到那神秘背棺人的面前,兩人瞬息間交手數百次,從低空打入了高空,幾乎是一錯神的功夫,兩人再次分開,卻已經置身在高空之上了。不然光是兩人戰鬥的餘波,都有可能將整個太王山夷為平地。

這裡可是CYD小組的根據地啊,稍有不慎,便會玉石俱焚。

「哼!有兩下子,凡人之中,你算是有點本事的了。」雷神之子冷笑,周身上下雷光涌動,天地在這一刻昏暗下來,雷電交加,而雷神之子,卻仿似這一切的主宰一般,高高在上。

神秘背棺人身上黑霧蒸騰,散發出一股妖異的氣息,不是神通,也不是神之力,彷彿是一股死亡之力,將他襯托的更加陰森恐怖了。

「轟!」

下一刻,雷神之子雙手結印,大神通施展出來,黃金雷光落下,化作一條五爪金龍,威風凜凜,充滿了高貴的氣息,磅礴的龍威讓天地浩蕩,張牙舞爪的朝著神秘背棺人沖了上去,帶起一片黃金神光。

「起!」

神秘背棺人劍指豎起,他的身體周圍黑霧涌動,化作了一頭鯤鵬,雙持一震,虛空崩塌,扶搖直上,與那條五爪金龍激斗在一起,難分難捨。

這是一場神通的對持,將神通演化成實體相互爭鬥,也是一場比拼神通渾厚強大的正面交鋒。

雷神之子和神秘背棺人誰都沒有動,但他們的雙手卻連連結印,操控著五爪金龍和鯤鵬在高控制上爭鬥。

「哦,雷神之子似乎遇到對手了。」雲神之子露出饒有興趣的神色:「在凡人之中,這個人物算是了不起了,可稱得上是人傑。」

「我們要不要出手?」火神之子問道。

「你想去自然也不成問題,速戰速決,省得麻煩。」雲神之子嬌艷的紅唇撤出一抹笑容,嫵媚動人,但很難想象一個男人長成這副德行會有多麼噁心。

火神之子冷笑一聲,默默點頭,而後他長身而起,直奔著那神秘背棺人而去,手中燥天旗翻了出來,舞動出滔天的火光。

「你要做什麼!」機械龍想要把火神之子攔住,但奈何此刻這頭機械龍已經受創,被雷神之子折去了雙翼,根本不能御空,更不可能攔下火神之子。

「轟隆!」

而就在這時,一隻金色的大手掌從天而降,那火神之子剛剛衝天而起,便被一巴掌給拍落下來,狼狽的砸進了地面中,砸出了一個人形大坑。

半空中不知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名身披黑袍,後背著死亡鐮刀的人,淡淡的聲音從半空中傳來:「你說怎麼哪都有你啊,我沒打改你是嗎!?」

突如其來的異變,讓在場的誰都沒有回過神來,不管是CYD小組的人,還是雲神之子都是愕然在原地。直指過去了數十秒鐘的時間,CYD小組中一尊機甲走了出來,裡面傳來陳冉的聲音:「前輩是你!」

「是你,原來你沒有離開。」機械龍中,索凝的聲音也有些激動。

迦葉沒有搭理他們,只是默默的盯著雲神之子,他看得出來,雲神之子的實力最起碼比火神之子高出一個檔次,如果要對上了,需要費一番功夫,遠不能像火神之子那樣說欺負就欺負,說打就打。

而雲神之子的震驚程度則遠遠要在迦葉之上,他還是比較了解火神之子的實力的,雖說不如自己,但也低不到哪裡去,遠不是那種說打就能打的廢物。可這個突然出現的神秘黑袍人,竟然一巴掌像閃蒼鷹一樣把火神之子閃飛,這絕非是巧合。

「轟!」

火光衝天,那個打不改的火神之子又衝出來了,當他看到迦葉的那一刻,火神之子整個臉變得雪白無比,白的幾乎可以和雪相提並論了。

「又是你!又是你!啊!!!」火神之子悲憤的咆哮。

「啊你妹啊,說你你不聽,以後有我在的地方,給老子退步十萬公里!」迦葉喝道,聲音如雷霆。

這句話的殺傷力可謂是極大,又一次讓火神之子差點噴血。而CYD小組的人聽到這句話則是一個個全都心驚膽戰。心說這主兒也太霸道了,他出現的地方連神之子都要退避十萬公里,簡直是不把神之子當人看嗎?

在這個以神之子為尊的東域,說出這樣的話來,等若於忤逆上蒼了。

「你看什麼看,不服嗎?」 愛你,終生爲期 迦葉又回頭看向雲神之子,點指喝問。

「你......」雲神之子臉色一僵,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怎麼也成為了對方的目標,心說我招你惹你了。但身為神之子,尊嚴自然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放下的,當即喝道:「你又在退避十萬公里,好大的口氣!!」

「你上火了口氣也大。」 騙婚101天 迦葉道。

「不要跟他廢話,這是個忤逆神明的叛逆,我們一起動手,把他誅殺在這裡!」火神之子面目猙獰,他對這個黑袍人可謂是恨到了極點,一點不弱於當年對迦葉的恨,只是他不知道眼前的這個黑袍人和當初的迦葉,卻是同一體。 火神之子對迦葉恨之入骨,恨不得生吃了他的肉,喝了他的血才甘心。

「這是我們和這幫異域人的瓜葛,與你何干?」雲神之子喝道,他心中還是存在有意思芥蒂,剛才他親眼所見火神之子毫無反抗之力的被對方一巴掌拍下來,這份實力絕對難得,並非普通的修士可以相提並論,恐怕就算是斬殺大神通二階的高手也如砍瓜切草一般。

「沒別的意思,勸幾位退離這裡,不然這裡恐怕會成為諸位的埋骨之地。」迦葉淡淡道。

「不走又怎樣?」雲神之子瞳孔射出兩道神光。

「不走更好,省的我以後一一去拜會你們了。」迦葉笑道。

「你……」雲神之子秀臉上滿是怒氣:「看來你今天是存心來找茬兒的,好!我就成全你,讓你知道神靈的威嚴是不可褻瀆的!!」

「在我眼中,神之子如土狗。」迦葉大聲笑道,黑袍之下,一對晶瑩的骨掌探了出來,閃爍著淡淡的金色神力。

「我們一起上!」

說動手就動手,火神之子和雲神之子同時衝天而起,三人一下子衝到了高空之上。火神之子率先把燥天旗祭了出去,大旗「撲啦啦」作響,遮天蔽日,如同一片火燒雲將整片天地給遮掩住,迦葉當場就被置身在裡面。

「叱啦!叱啦!」

但緊接著,兩聲刺耳的聲響,兩道青色的刀光從裡面飛了出來,這桿神器不能對迦葉造成絲毫的阻礙,從裡面一衝而過。

「轟!」

迦葉身上無上佛光綻放,一拳轟出了一個斗大的金色「卍」字印,當場將火神之子給震飛出去。這位神之子嘴角溢出鮮血。現在的火神之子,實力和迦葉已經不在一個檔次,還停留在大神通二階,就算神之力過人,但迦葉卻可以逆殺大神通三階的高手,不可同日而語。

「浩蕩十方!」

雲神之子雙手交織,玲瓏的身段裊裊婷婷,身上紫衣飛舞,紫發飄揚,看上去飄逸出塵,一團團紫色的祥雲從體內飛出,將天空遮籠進去,雲神之子如同置身在了自己的領域之中,整個人的戰力的一瞬間提升,上升了一個檔次。

「果然有點手段。」見到這一幕,迦葉不禁暗暗點頭。

「絕殺!」

雲神之子輕喝一聲,頓時漫天的紫霧化作了劍光,忽忽閃閃,遍布天空的每一個角落,置身在其中可以說是沒有半分退路。

迦葉就這麼站在原地,身上佛光噴涌,在他的身體周圍,同樣出現了一片領域,黃金領域。金光交織,化作一口大鐘從迦葉的頭頂落下,將迦葉的身體完完全全的籠罩在內,任何劍光都不能近身到迦葉的身前,全部被大鐘彈開。

金鐘罩!

這是《靈山》妙法中記載的一門佛門防禦大神通,迦葉一向主攻,而且身懷不滅琉璃體,幾乎很少動用防禦類的神通法門。

「鐺鐺鐺鐺!」

一道道金光劈站而來,每一道劍光都足以撕裂大神通者,但對迦葉,卻完全造不成任何的傷害,全部被金鐘罩彈開。

「哼!」

迦葉發出一聲冷笑,下一刻,金鐘罩消失,佛光在他的身背後演化出一隻威風凜凜的黃金雄獅。

「吼!」

迦葉吼嘯出聲,靈魂發音,吼嘯出「佛門獅子吼」,一圈圈音波擴散出去,將所有的劍光震碎。由靈魂發音吼嘯出來的「佛門大獅子吼」威力更勝從前,可以直接傷害到人的靈魂本源,就算是強如神之子,都不禁感覺到一震頭昏目眩。

下一秒鐘,迦葉直接施展神行術穿行而過,瞬間出現在雲神之子的面前,霸道的一拳轟了上去。 阿克萌德 即使雲神之子即使打出一大片神光,但最終還是沒能攔住迦葉的拳頭,被一拳轟中了胸口倒飛出去。

「轟!」

這時候,火神之子再度殺了上來,一道道火符出現在他的身體周圍,下一秒鐘,每一道火符都化作了一把把火焰神劍,斬殺而過。

「轟轟轟轟轟!」

迦葉一掌拍出,頓時間,漫天蓋地都是金色掌影,他一掌打出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道大金剛佛手印,每一道佛手印都可以拍碎虛空,與那斬殺而來的鋪天蓋地的火焰神劍相撞。整片虛空都被浸滅在一片潮流之中,火光佛光交織成一團。

「啊!!」

火神之子噴出一口鮮血,他無法承受這股澎湃洶湧的潮流,即使神之子的強大體魄也出現了龜裂。

迦葉步步上前,每一步都可以踩踏虛空,他抬手震出一座五指大山從天而降,一下子把火神之子震飛出去數千米遠。

火神之子可謂是悲催到了幾點,前前後後被迦葉多次虐打,大吐鮮血。

而這一次,迦葉顯然徹底的下了死手,說實話,他真的被火神之子噁心煩了,這次一定要徹底的抹殺,永除後患。

「轟隆!」

五指大山壓塌虛空,火神之子被鎮壓的翻不了身,渾身上下鮮血淋漓,任由他施展各種神通,卻還是無法抵擋迦葉的霸勢。

迦葉一步跟進,出現在火神之子的面前,手掌直接探了過去,骨爪如鷹爪,一把擒住了火神之子的脖子。黑袍之下,兩道神光射出,化作兩把飛刀,一下子把火神之子的眼睛刺穿。鮮血淋漓,火神之子凄厲的慘叫,兩個眼睛已經化為了血洞。

「住手!」

雲神之子衝殺上來,手中握著一把紫氣繚繞的神劍,橫斷虛空。

「元芳,你不出來活動一下筋骨嗎?」迦葉道,從黑袍之下,一道黑氣飛了出來,他渾身包裹子黑氣中,無法看清楚真容,卻手持一根金色的禪杖,禪杖掄起,帶起一股毀滅的神威,朝著雲神之子撲上上去。

「轟!」

虛空浸滅,那從迦葉體內飛出來的黑影和雲神之子戰成一團,滔天的魔氣將這位黑影籠罩起來,如同蓋世魔王降臨,手段霸道,禪杖每一次落下,都可以把天空打得顫抖連連,就算是雲神之子一時間也無法逾越。

招招吃癟!

當然,這黑影就是迦葉的另一個自我,他和迦葉擁有相同的手段,相同的神通,在戰力方面也是強大的,雖不能和迦葉的本體相比,但對付雲神之子,再加上一把堪比神器級別的佛寶,想要拖住雲神之子,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火神之子渾身鮮血淋漓,雙目失聰,被迦葉擒在手心中,百般掙扎著。此時的他,完全沒有了身為神之子的榮耀,只是一個被虐大的慘兮兮的階下囚,像是小雞仔一般被伶在手心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