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樂毅也說了句:


「是的,我在我們燕國上谷也與胡虜交戰過,這些人作戰十分勇猛,只是不甚團結,連自己同胞之軀都可互食,殘忍至極,要是這些人進入了中原,到時候他們學我們,變得團結起來以後,恐怕是我們這些諸侯國無法抵抗的了。」

梓漣聽到這些嚇得臉色都有點變了,躲在了魏嗣懷中,小聲說了句:

「還好我們魏國不需要與這些胡虜作戰!」

魏嗣看了看懷中梓漣,帶著笑意說道:


「現在我們魏國確實是不需要與胡虜交戰,但是若我們大魏一統天下以後呢?還不是要抵抗這些胡虜的啊!」

梓漣睜著大大眼睛,瞪了一眼魏嗣:

「等我們大魏一統天下,那時都不知道小君我與夫君您是否還活著呢?」

樂毅看著魏嗣與梓漣這般,說道:

「你們倆啊……你們啊,我們本來好好的在商議救趙之策,現在居然搞得我們這幾個大老爺們看你們倆個秀恩愛了,這樣可不好啊!」 趙國邯鄲。

這時的邯鄲城,已被齊國圍困達一周之久了。

雖然城南方向並沒有出現齊軍重兵,但是因為趙君已經知道齊國意圖了,所以也已下令,派重兵守住了邯鄲南門,不許城中所有人從城南離開邯鄲,以此穩住趙國軍民之心,堅守住邯鄲了。

而魏國駐紮在邯鄲城南不遠番吾的十萬援軍,遲遲也沒有去往邯鄲支援,因為魏嗣明白,現在邯鄲城外其他三面險要之處,都已經被齊國搶站住了,就算自己這十萬軍隊到了邯鄲城南,與城中趙軍一起,也是突破不了齊軍三面之包圍,還有可能被齊軍借地勢之利,打的大敗,所以魏嗣索性就命自己魏國軍隊在番吾等待機會了。

楚國郢都。

楚王與眾大臣們也是收到了齊國伐趙的消息,楚王此刻自然也是十分生氣,自言自語說道:

「這該死的齊國,說好了要幫助寡人伐魏,沒想到卻去伐趙了,還圍住了趙都邯鄲,難道它齊國是想滅了趙國不成?」

昭陽便走出來對楚王說道:

「齊國滅趙國,不太可能,就算邯鄲真的被齊國攻破了,那趙國一樣可以像當年桂林之戰時一樣,等待時機再奪回邯鄲!」

楚王又問:

「聽說魏國現在已經把保護大梁的修魚軍隊派去支援趙國了,是嗎?」

剛剛回到郢都的大司馬景翠,走了出來:

「是的,但是現在並不是我們楚國攻打魏國的好時機!」

楚王不解:

「景翠將軍,您為何這麼說?」

景翠答著:

「因為魏國在鄢陵、襄陵兩地防備十分嚴密,而且我們軍隊主力已西調,而再返回攻魏恐怕車師勞頓,無法取勝,還有可能讓秦、韓有可乘之機。」

楚王便問:

「可是現在齊國突然伐趙,我們楚國若不抓住這個機會扭轉下局勢,那不就能坐等趙事結束后,秦、韓、魏三國再來進犯我們楚國了嗎?」

昭陽說道:

「是的,其實我們楚國這次可以趁這個時機,率先攻打秦韓兩國,打它們一個出其不意!」

楚王便問:

「依昭公之意是要攻打藍田,還是出兵三川,攻打宜陽、新城,去切斷秦韓聯繫呢?」

昭陽把眼光移到了景翠身上。

景翠從衣袖拿出一卷帛書地圖來,反而指了指楚國襄城附近的陽翟:

「大王,這次若是攻打藍田、新城等地風險太大,我們不如先把魯陽、郾城的軍隊全部集中到襄城來,然後再從丹陽調十萬軍隊,去攻打韓國陽翟,威脅新鄭,逼迫韓國倒戈侍奉我們楚國,這樣才更為妥當啊!」

楚王疑惑:

「景翠,若我們楚軍調走了丹陽十萬兵力,萬一秦國不顧韓國死活,趁機出兵攻伐我楚國商於之地和丹陽,又該如何呢?」

景翠繼續說道:

「我們若進攻韓國陽翟,那韓國在三川與秦國聯合的軍隊,定然會與秦秦軍一道回救新鄭的,我們楚軍到時候就可以就在陽翟附近設伏兵,等著這些支援的秦韓軍隊來到,然後將他們一一擊敗,而要是遇到秦軍進攻商於,我們楚國大不了暫時退出商於之地,依丹水之險固守,秦軍定然是無法突破的。」

昭陽也說道:

「景翠將軍之意,就是暫時放棄商於之地,先把韓國打的屈服於我們楚國,這樣它們三國伐我楚之盟不就瓦解了嗎?而韓國投靠我們楚國以後,我們再聯合韓國一起反擊秦國,那樣我們楚國就可以徹底扭轉這次不利的局面了。」

楚王很是開心的連說了幾句:

「好……好……好,就依景翠將軍之意去行事。」

於是楚國趁趙國邯鄲之危,吸引了列國目光的機會,以景翠為主將,景息為副將,集結了二十萬軍隊,從襄城出發,直撲韓都西南門戶陽翟而去了。

而在商於、丹陽,楚王也是派了屈匄、逢侯丑兩將前去鎮守了。

楚國進攻韓國陽翟,韓國緊急向秦求援的消息,很快就傳到了秦國咸陽,此時秦國朝中還正處於,一番議論趙國邯鄲是否守得住的話題中呢。

秦王看到韓國求援信后,也是與正在與自己飲酒、論趙事的樗里疾、司馬錯商議了起來。

帝少的心尖嬌妻 ,首先說道:

「這次楚國突然進攻韓國陽翟,威脅韓都新鄭,其目的不過是想瓦解我們秦、魏、韓三國伐楚聯盟而已,所以我們秦國不能讓楚國這陰謀得逞,所以臣請命,移三川的十五萬軍隊去援助韓國!」

秦王表情比較沉重,然後把眼光轉到了正在沉思的樗里疾身上:

「贏疾,你怎麼看待此事?」

樗里疾回過了神:

「這救韓,恐怕我們秦國就中了楚國之計了,不救韓,那韓國必定會背離於我們秦國,所以這救也不是,不救也不是!」

秦王點了點頭:

「是的,寡人為此為難啊,若依司馬將軍的,援韓就中了楚國之計了,不援韓,等到韓國倒戈向楚,我們秦國這幾年苦心經營的伐楚之舉就毀於一旦……毀於一旦了啊!」

幾人都沉默了一會後,樗里疾突然說了一句:

「既然楚國要威脅韓國新鄭,我想魏國肯定不會坐視不理的,雖然趙國邯鄲一樣告急,但是相較於趙國,韓國新鄭可是距離魏國大梁更近的啊!」

司馬錯便問:

「贏疾將軍之意,莫非是讓魏國從趙國撤兵來援助韓國嗎?可是魏國若不來救援新鄭呢?」

秦王這時說了一句:

「魏國一直垂漣我們秦國在澠池附近與周王畿相鄰的那塊地方,大不了寡人把這塊澠池之地贈予魏國,好讓它安心去援助韓國。」

司馬錯馬上說道:

「若澠池之地失於魏了,那以後我們秦國若與魏國交惡,那通往周王畿道路就被阻斷了啊!」

秦王輕輕一笑:


「只要這次打敗楚國,寡人之秦國倚靠巴蜀之糧草還對付不了這魏國嗎?司馬將軍您放心就是!」


魏國鄴縣。

這日,魏嗣與梓漣也在附近安撫當地父老鄉親,好讓這些人,不要因為不遠處的趙國邯鄲戰事,而引發恐慌。

梓漣這日也換上了一身盔甲,儼然一女將軍模樣,與魏嗣一起站在一搭就高台上,對著台下周圍的百姓說道:

「大家不要害怕,趙國邯鄲雖然離我們這鄴縣很近,但是我們魏國已在對面番吾駐了重兵,既為了支援遭受齊國侵伐的趙國邯鄲,也是為了保護你們這些鄴縣百姓,只要我們魏國軍隊在附近,大家的安危就完全不需要擔心的!」

台下馬上傳來了一陣陣喝彩之聲:

「好……好……好!」

「我們魏國有這樣為民著想的大王與王后,真是我們魏國百姓的福氣啊!」

「是啊,在別的國家想見大王、王后一面簡直是痴心妄想,而在我們魏國,大王與王后都這般的親民,讓我們這些百姓都無比自豪啊!」

「我們魏國王后不僅長得美貌,而且還如此善良,賢淑,真是我們大王之福啊,大家說是不是啊?」

「是啊!」

「是啊,如今的天下, 宿命讓我遇見你之總裁的星妻 ?」

梓漣聽到台下這些百姓話語,倒是有些害羞的走到魏嗣身後把自己擋了起來。

魏嗣面帶笑意,小聲對梓漣說著:

「看你這樣子,還跟以前剛進宮時候一樣沒變化,你現在可是它們的王后啊,你這般害羞,等下引得百姓們都嘲笑你了!」

梓漣也小聲回著:

「他們笑就笑嘛,小君不怕,你快點也說幾句話我們下去了,等下你不還要與陳軫、孟宛兩位臣卿商議邯鄲之事嗎?」

魏嗣點了點頭,然後轉過身,面對這些百姓說道:

「剛才王后也已經替寡人安慰大家了,今日寡人與王后也無它意,就是想讓大家安穩在家中住著,不要散播謠言,不要四處逃竄,相信寡人,相信我們魏國的軍隊,這次一定能保護我們鄴縣不會遭受到任何戰火侵擾的。」

台下百姓紛紛回著:

「有大王和王后在,有魏國軍隊在,我們絕不離開鄴縣!」

「是啊,我們不聽信謠言,不離開鄴城,就算死在這也不會離開的!」

……

突然這時,張孝匆匆跑到了台上,來到魏嗣面前小聲說了一句:

「大王、王后,陳軫先生讓我通知您,楚國進攻韓國了!」

魏嗣有些不敢相信,還是小聲的問了一句:

「什麼?張孝你說什麼?」


張孝再次重複:

「大王,陳軫先生說,楚國進攻韓國了!」

魏嗣這時驚住了,因為自己也沒料到,楚國會在這個時機去攻打韓國,便趕緊再問:


「那韓國現在危險了嗎?」

張孝答著:

「小的不知,不過聽陳軫先生與孟宛先生談話,似乎這次連韓國新鄭都有很大危險了。」

魏嗣聽完,趕緊拉著梓漣下了高台,回去館驛見陳軫孟宛了。

不一會,在附近館驛見到倆人後,魏嗣經過一番詢問才知道,韓國陽翟在楚軍攻伐下,已經失守了,而楚軍儼然有往韓國新鄭進發的跡象。

韓王也給自己送來了求救國書,秦王也是一樣,而且秦國還許諾了自己,若魏國能全力救的了韓國,秦國將奉上澠池之地予魏國。 梓漣見魏嗣顯露出了十分焦急的表情,便安慰其: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