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樂天一聽,馬上就上了嚴子黃的車。


「你幹嘛?」嚴子黃疑惑的問。

「蹭飯。」 撒旦老公,請溫柔! 樂天回答。

嚴子黃無語。

他瞪著樂天,可是樂天根本沒有下車的打算,他也是無奈了。

「我告訴你……蹭飯可以,但是吃完了飯你趕緊給老子滾蛋!別耽擱老子的時間。」嚴子黃嚴肅的警告。

樂天笑呵呵的點頭。

嚴子黃啟動了車子。

「我說……人家妹子接受你了?」樂天好奇地問。

一般情況下幾乎不會有女人經受得起嚴子黃這樣的男人進行的攻擊,首先這個傢伙帥氣的很,其次這傢伙有錢得很,一個既帥氣又有錢而且還沒有什麼負面新聞的男人,這幾乎是所有女人心中的白馬王子。

「唔……不太好說,反正我如果約桃桃吃飯,她也會去,但是好像一直對我有一種謹慎的防備。」嚴子黃說道。

樂天點點頭。

「你這樣的人去追求人家,是個聰明的女人都知道你只是玩玩而已的。」他說道。

嚴子黃嘆了口氣。

「怎麼了?動真心了?」樂天奇怪的問。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麼了,我看到了周桃桃就好像是看到了大學時候的鄭玲……」嚴子黃看了一眼樂天。

樂天皺眉。

「我警告你……鄭玲和鄭果只是你生命中的過客,你儘快而且必須將她們從你的記憶中清除!否則……你只是將周桃桃當成她們的替代品,你這輩子也不會得到真愛!」他嚴肅地說道。

「我懂……」嚴子黃點點頭。

「你懂個屁!我告訴你了,周桃桃這個女人不是你以為的那種女人,你稍微露出了一些痕迹,她就會察覺,你不要低估了女人的直覺。」樂天哼了一聲。

嚴子黃沒有和樂天反駁,他只是點了點頭。

周桃桃上了車,看得出來今天她特意打扮了一下,只不過一上車卻發現樂天居然還在車裡,她愣了一下。

其實和嚴子黃約會讓她已經非常的緊張了,壓力大的很……

「嗨!看到我沒必要就像是看到鬼一樣吧?」樂天笑呵呵的問。

「沒……沒有。」周桃桃急忙搖頭。

「你姐怎麼樣了?」樂天問。

「手術很成功,現在還在醫院觀察……醫生說排斥現象很小!」周桃桃的臉上露出了如釋重負的樣子。

樂天點點頭。

周桃桃看了一眼嚴子黃,好像想說什麼的樣子。

「我們去吃西餐?」嚴子黃問。

「好。」周桃桃點點頭。

她吃什麼都無所謂。

一家高級西餐廳,樂天就像是一個電燈泡一樣的坐在旁邊大吃大喝。

嚴子黃可以做到無視樂天的存在,但是周桃桃做不到,她時不時的就看樂天一眼。

「你一直看我做什麼?我可警告你……這個世界上最好的金龜婿就在你的對面,我已經是有女人的男人了,你要是喜歡我,你可真的是瞎了眼。」樂天突然抬起頭看著周桃桃。

周桃桃愣住了。

「我說……你到底喜不喜歡嚴子黃?我實話告訴你……這貨其實遠遠沒有你看到的那麼高冷,他就是個可憐蟲,在遇到我之前……這貨連女人的手都不敢牽!」樂天指了指嚴子黃。

周桃桃驚訝的看著嚴子黃,嚴子黃居然罕見的臉紅了。

要麼愛情,要麼流浪 「看到了吧?如果用你自己的遭遇來衡量嚴子黃,他的痛苦一點也不比你少半分!所以……」樂天笑了笑。

周桃桃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行了!我吃飽了……晚上還有事,你們繼續吃吧!我走了。」

樂天痛快地站起身就閃人了。

周桃桃看了看嚴子黃。

「子黃……你,你為什麼要追求我?如果只是玩玩的話,你實在不用費這麼大的心思。」她小聲的問。

這是她第一次稱呼嚴子黃沒有帶姓! 嚴子黃先是愣了一下,然後突然一把抓起周桃桃的手。

「我對天發誓我絕對沒有這個心思!」他極其認真地說道。

周桃桃仔細的看著嚴子黃的眼睛。

「我以前有一種感覺……我感覺我在你的眼裡是某個人的替代品!現在……好像這種感覺消失了。」她說道。

嚴子黃真的是非常驚訝的看著周桃桃,樂天那個傢伙真的是明察秋毫啊,居然連這個都看出來了。

「我可以給你說說我的過去,如果你願意聽的話……」嚴子黃看著周桃桃。

周桃桃點點頭,她願意聽得很。

樂天是酒足飯飽,他看了看時間,晚上八點多……

這個時間睡覺自己也沒睡意,和趙敏約好的時間是晚上十點,他也沒什麼地方去,就一個人在路上到處溜達。

不經意的抬起頭,樂天愣了一下。

自己居然走到了高小秋的小店不遠了,小店裡面依舊開著燈,樂天走了進去。

沒想到裡面居然有客人,有兩個男人在裡面看著兩把洛陽鏟。

「這是我剛剛做出來的,這個東西現在手藝已經絕跡了,除了我這裡,別的地方都買不到了。」高小秋正在介紹。

她看到樂天來了,就沖著樂天眨了眨眼。

樂天點點頭,坐在一旁,他看著那兩個買東西的客人。

這兩個人一身的土腥味,明顯就是兩個盜墓賊,只不過看著兩個人的年紀……也不像是做盜墓多年的老手。

「多少錢?」其中一人問道。

「一把五千!」高小秋回答。

「我們沒錢……用東西換可以嗎?」另一個人看著高小秋。

「那要看看是什麼東西了,我這裡不但賣東西,還收東西……」高小秋點點頭。

一個人從口袋裡拿出了一枚珠子,然後他示意高小秋關上燈。

燈關了,珠子發出熒熒的光,這是一顆夜明珠。

燈又打開了,高小秋拿過珠子仔細地看了看。

「我這裡的規矩就是童叟無欺,這枚珠子的價值不止一萬……我可以找給你五千。」她說道。

兩個男人對視了一眼,可能對高小秋這樣做生意的態度很有興趣。

「你這裡古董什麼的都收嗎?」他們問。

「一般我只收一些稀奇的東西,像是大路貨的瓷器這樣的東西我不要,換句話來說……我只收你們平時賣不出去的東西。」高小秋淺笑著說道。

這樣的規矩道真的讓兩個男人愣住了。

「我們還真的有一件這樣的東西!」兩個人齊聲說道。

「可以拿出來看看嗎?」高小秋問。

兩個人沒有猶豫,對方只是一個女人,也沒有什麼危險……

這是一個盒子,一個看起來極其古老的盒子,但是盒子卻打不開……

高小秋仔細地看了看,微微點頭。

「兩位想要多少?」她問。

「這東西我們問了不少的專家,沒有一個認識的,盒子裡面好像有什麼東西,但是卻無法打開……這樣吧,你給十萬!這個東西你拿走……」其中一個開口說道。

高小秋想了想。

「因為我也不能確定這裡面是什麼東西,但是看這個盒子,應該是用崑崙木做成的,這麼大的一塊崑崙木只能值五萬!再看著上面的花紋,畫的是盤古開天劈地……雕刻的技巧非常的高明,算是一件不錯的工藝品,這份手藝可以值三萬。」

兩個男人看著高小秋的點評,這些表面上的東西他們也看得懂,自然也讓人估過價!

「從表面上看,這個就值八萬,但是我剛剛欠你們五千……再加上我對這個東西裡面的東西有些好奇之心……十萬塊可以成交。」高小秋點點頭。

她去取錢了。

兩個盜墓賊這時候將目光落到了樂天的身上。

「這位兄弟,你也是來買東西的?」其中一人問道。

樂天搖搖頭。

「我是那個女人的男人……」他說道。

兩個盜墓賊點了點頭,原來是老闆。

「兩位是挖土的?」樂天問。

「怎麼了?不像嗎?」其中一人笑著問。

「不太像……一般挖土的都是傳的老一輩的手藝,這個東西一般的年輕人是無法掌握的!即使掌握了,也不過是一些皮毛,在一些大墓裡面……那可是非常容易丟了性命的!」樂天慢慢地說地。

「你的意思……是我們太年輕了?」另一個男人看著樂天。

樂天點點頭。

「如果二位再年長十歲……我就沒有這個意思了。」

「你不懂……我們卸嶺要是沒有一把子力氣,那是根本幹不了活的!」這個男人哼了一聲。

樂天驚訝的看著他,卸嶺?

這特么居然還是兩個專業的?

「怎麼了?你聽說過這個名字?」那個個子稍高一點的盜墓賊看著樂天。

「聽說過,不過我聽說卸嶺力士一般的都是成群結隊!兩位這是……」樂天打量這兩個人。

這兩個傢伙的目標也是北山大墓?

可是帝皇級的大墓可不是平兩個盜墓賊就能挖的了得,兩百個估計還差不多。

「哎……別提了,現在哪還有人願意干這些?其實兩個人也夠了,我們不求大富大貴,但求衣食無憂也就得了。」矮個子的男人嘆了口氣。

樂天點點頭

「二位……這次來我們山海市,是不是要發財?我聽說……最近有不少的專業人士來到了山海市!目標都是北山……」樂天神秘兮兮的說道。

兩個人謹慎的對視了一眼,又看了看樂天。

「不瞞二位說……我這個小店雖小,但是最近幾天,幾乎天天都有像二位這樣的人來買裝備!」樂天笑了笑。

兩個人這才放鬆了下來。

「這位老闆……你說的也不錯,這個消息早就傳出去了,帝皇級的大墓……誰沒有興趣?我們兄弟也不貪心,一兩件寶貝足以。」他們齊聲說道。

樂天看著這兩個人,以他們的盜墓實力,進入北山大墓是沒有問題的,但是盯上那裡的那不止一兩波勢力!單純一個巫門就能讓這些盜墓賊生死兩難!

可惜……這兩個人到現在還在做著發財夢呢,不過這樣的人死了也就是了,沒人會去關心他們。 我聽了她的話,雖然心裏半信半疑,但一想到片子裏自己皮膚下的那些細小條形蟲,就一刻也不多待,自個兒下了樓,打算去找個大師。爲了節省時間,我沒走樓梯,而是坐電梯下去的。

這時天還沒黑,平時總得等半天的電梯,這會兒卻很快開了門。幾乎可以說是在我按下鍵的那一刻,門就開了。

我看了看電梯裏四面的鏡子,忽然心裏有些寒意。但還是硬着頭皮走進去,按下一層樓的鍵。

電梯的門緩緩關上。

我靠在右側,對面的鏡子照出我的樣子。那天我穿着一件條紋t恤,一條短牛仔褲,電梯啓動向下的時候,我的眼睛忽然一花,眼前鏡子裏我身上的衣服忽然變成了紅色連衣裙!

我驚懼的向前走了幾步,電梯裏的燈忽的一黑,我眼前什麼都看不到了……

只有電梯裏的按鈕似乎隱隱一閃一閃的。

怎麼回事?電梯出故障了?我第一次遇上這種情況,但聽說市裏有人因爲電梯故障墜落而死的。整個電梯裏只有我一個人,但我又好像感覺到了有別人的呼吸聲,和我因害怕而急促的呼吸聲交疊在一起……

我連忙拼命按緊急按鈕,祈禱着工作人員快點到。

在電梯裏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像是煎熬,我放慢自己的呼吸聲,仔細聽着電梯裏的聲音,可這時候,電梯裏又像是隻有我一個人。

我緊緊抓住扶手,手掌像是壓到一個毛絨絨的東西,嚇得我立刻鬆開手,蹲在電梯廂中央。

我抱着頭,聽見那個呼吸聲又出現了。

好像有什麼東西順着我的小腿往上爬……我皮膚下的蟲就在此刻加快蠕動,我的整個身子都又癢又痛!

可我不敢撓,不敢擡頭,緊緊抱着膝蓋,把臉埋進自己的雙臂之間。

漸漸的,那個呼吸聲好像離我越來越近,我身上越來越冷……

忽然門開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工作人員已經到了,看着我蹲在中央,以爲我被電梯故障嚇着了,連忙安慰我。我顧不得和他客套,向電梯裏看了一圈,扶手上沒有毛絨絨的東西,也沒有任何人,就連剛纔那面鏡子裏的我,也仍然是穿着t恤和短褲的樣子。

我鬆了口氣,可能是之前看到小晴的屍體和人皮太過害怕,所以在電梯故障的時候纔會出現幻覺。我跟工作人員說了聲拜拜,就走了出去。

可我走着走着,感覺樓道里有個腳步聲跟我的交疊,就像剛纔在電梯裏一樣。

我加快腳步,沒用幾分鐘就走出了小區。看到外面人來人往,心裏才踏實了些。

小區外有幾個坐在三輪車或者大貨車上賣水果蔬菜的老大爺老大娘,還有……我看向一個看起來很寒酸的小攤,這個攤主的面孔陌生得很,我之前從來都沒見過。好像是個擺攤算卦的人,但那個人樣子很年輕,也很英俊,挺像騙子的。

我想到玲玲讓我找術數師傅,於是準備過去問問那個人。

我的胳膊忽然被人拽住,緊接着由於慣力,我撞進一個寬闊結實的胸膛。誰在光天化日之下耍流氓?我憤怒的擡頭,只看到一個下巴……但這個人身上的氣息卻讓我覺得熟悉,我費力的從他懷裏掙扎出來,退到幾步之後,不由得驚訝。

眼前的人竟然是安如觀。

我顫抖的問:“你怎麼會在這兒。” 高小秋回來了,她拿著十萬塊錢,兩個盜墓賊拿了錢,很快離開了。

「樂天……來來!你看看這個盒子,我們賺大發了……」

高小秋看了看離開的兩個人,她急忙招呼樂天。

樂天走過去。

他拿起盒子仔細地看了看。

「嘶……這不是……」

他驚訝的發現,這個盒子的造型和工藝幾乎和當初盛放銅匕首那個盒子一模一樣!整個盒子的上面沒有任何縫隙,但是微微晃動,可以聽到裡面有聲音。

高小秋笑呵呵的看著樂天,大眼睛眨了又眨!

樂天現在就算是個傻子他也知道這裡面的東西不簡單了。

「打開看看?」高小秋看著樂天。

「萬一是什麼不好的東西呢?」樂天有點擔心。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