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楚珂,你快住手!”我聽了裴俊星的話,頓時急的大吼,楚成這個豬狗不如的東西,明擺着就是要害死楚珂啊!


但是楚珂就好像是聽不到我在說什麼似的,一直都在攻擊裴俊星,而身上的傷口,也已經越來越多了! 來到夜獨醉酒吧,秦穆然等龍鱗的眾人,便是開始歡慶了起來。

「朱凱,給然哥他們來點花式調酒!」

夜獨醉的負責人立刻對著酒台上面調酒的男子使了使顏色道。

「是!經理!」

朱凱也知道秦穆然是幕後的老闆,當然不敢怠慢,拿起調酒杯,便是熟練地調酒了起來,當幽蘭色的雞尾酒從調酒杯中倒入高腳杯之中,一股瀰漫的芬芳也順勢飄散而來。

「然哥,這是我為你特調的亞特蘭蒂斯的夢,你嘗嘗!」

朱凱將幽蘭色的雞尾酒遞到秦穆然的面前道。

「好!」

秦穆然點了點頭,便是端起雞尾酒,輕微呡了一口,這個雞尾酒,入口並不烈,反而是一股清涼,可能這與其中有薄荷有關,不過這款雞尾酒卻是很清新,剛剛他經歷了一翻的殺戮,身上的殺戮氣味很重,但是這一杯雞尾酒卻是能夠讓煩躁的心沉寂下來,確實很美妙。

「不錯!亞特蘭蒂斯的夢,名字很好,味道也很好!」聽到秦穆然的讚揚,朱凱的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

「然哥,我們也想嘗嘗這個什麼亞蘭絲的夢。」白羽覺得名字實在是太拗口了,就隨便說了說道。

「朱凱,你辛苦下,給我的兄弟們一人來一杯吧!」

秦穆然笑了笑說道。

「各位稍等!」

朱凱帶著一抹微笑,便是熟練地操作了起來,不一會兒,紀凌風,狐狸,白羽,劉嘯等人都品嘗了朱凱的這款獨門雞尾酒,一個個讚不絕口。

「今晚,不醉不歸!」

秦穆然舉起雞尾酒杯,對著龍鱗的精英們一聲喊道,隨後便是霸氣地一飲而盡!

「不醉不歸!」

龍鱗眾人大喊一聲,便是自由了許多,一個個開始三五成群,喝著酒划著拳。而秦穆然等人也是開始了拼酒比賽,一個個喝的也很是開心,尤其是紀凌風,自從見識到了白羽的身手后,一直想要把他挖到自己的身邊保護自己,所以整個喝酒,他都在向著白羽靠,各種誘惑,可是白羽真的很天真單純,無論紀凌風開出怎麼誘惑的條件,他都是一句話讓紀凌風要說出的話硬生生給憋了回來,那就是,我聽然哥的。

紀凌風這個酒喝得是那麼的鬱悶,一雙幽怨的眼神盯著秦穆然,看的秦穆然都有些發麻了。

「小風,你這麼看著我幹嘛!」

秦穆然忍不住地看著紀凌風說道。

「然哥,你真的太不厚道了!」紀凌風嫉妒地說。

「我怎麼了啊!」

秦穆然笑道。

「小白啊,我讓他跟著我後面,好吃好喝,高工資地供著,可是怎麼說他都說聽你的,你說,你讓我怎麼說。」紀凌風看著秦穆然,如實地說道。

「哈哈!小風,小白的主意你就不要打了,你紀大少身上還缺高手?你要是肯努力點,把自己的身後鍛煉上去了,能夠會這樣?記住,在最關鍵的時候,能救你的還是只有你自己,你忘了當年你被綁架的時候了?」

秦穆然好心地提點紀凌風道,紀凌風與其他人不同,他是打心底地認同這個兄弟,所以一切都是為了他好,不想他出什麼事情。

「我知道了!」

紀凌風點了點頭,其實秦穆然說的他都知道,可是他就是想要白羽這麼一個高手在,尤其是聽說白羽今天直接能夠劍氣化龍,跟北冥聽濤的小說裡面一樣,更加讓他有了招攬白羽的心思。

不過再想一想,宗師之境的高手豈是那麼容易招攬的?整個紀家也不過一隻手數的過來,想想也就作罷!

時間過的很快,觥籌交錯間,已經是天明,而秦穆然等人也喝了不少酒,紛紛醉倒在了沙發上面。

「然哥,嘯哥!」

陳龍從外面走到夜獨醉,卻是發現大家都醉倒在這裡,當即來到沙發這邊,喊了喊秦穆然和劉嘯。

「嗯?」

秦穆然被陳龍這麼一喊,睜開了朦朧的眼睛,看著他,問道:「阿龍啊,你怎麼來了?」

「阿龍,情況怎麼樣?」

就在這個時候,劉嘯也醒了,他昨晚也喝了不少的酒,捂著還有些疼的腦袋,晃了晃問道。

「這一次,咱們與官方的聯動實在是太快了,剛剛燒完了他們的場子,差不多快要蔓延的時候消防便是出動了,然後以消防不過關為由,直接將那幾個場子給封了,至於青龍幫下的四個堂,如今群龍無首,混亂成了一團。」

陳龍一想到昨天晚上做的事情,就是忍不住地激動道。

「那聞生呢?」

秦穆然接著問道。

「根據咱們的人傳來的消息,昨天晚上聞生聽到自己的場子被封了,還能夠忍,可是當聽到存貨的倉庫被大火給燒了后,整個人都瘋了,直接當著青龍幫不少的人面,嘔出了一大口的鮮血,然後就被送到了醫院裡搶救去了。」

陳龍有些幸災樂禍地說道。

「我去?吐血了?還送去搶救了?我的天,搶救過來了嗎?千萬別搶救過來啊!」

秦穆然忍不住落井下石地說道。

「哎!他還是搶救過來了,在特護病房裡呢!」

說到這裡,陳龍也有些可惜地說道,要是聞生這麼一個急火攻心氣死的話,能夠省去龍鱗多少的事情啊。

「真的是,他去的什麼醫院啊!」

「第二人民醫院。」

「我要投訴這個醫院,太可惡了,竟然不聘請莆田系的醫生,要不然,聞生還能活?」

就在秦穆然說話的時候,紀凌風,白羽等人也紛紛醒了過來。

「然哥,莆田系是什麼?」

白羽如同一個萌新一般地盯著秦穆然,撓了撓腦袋問道。

「莆田系啊…額,這個怎麼說呢!」

秦穆然被白羽突然這麼一問,有些尷尬地說道。

「算了,小白,我跟你說,莆田系是網上流傳的一個梗,莆田系是福建莆田東庄鎮人開辦的民營醫療機構,其中,以詹氏家族、陳氏家族、林氏家族和黃氏家族為代表,旗下醫院的各色皮膚病、整容和不孕不育醫院廣告一直活躍在各都市報、地方台和網路上,讓人見怪不怪,關鍵是他們沒有水平,也就是形容沒有水平的醫生了。」

紀凌風實在是看不下去了,跟白羽科普了下。

「哦!原來是這樣,就是庸醫唄。」

白羽若有所悟地說道。

「嗯!」

「既然聞先生被我們氣的進醫院了,作為龍鱗這邊,我覺得我們有必要去看望一下聞先生!」

秦穆然想了想,決定道。 雖說楚成想要控制楚珂衝破火龍的威壓,但是很明顯,失敗了,現在楚珂雖然能動,但是也不過是剛剛那一瞬間,恢復了平時的速度,後來的時候,很快就慢了下午,所以裴俊星在跟楚珂纏鬥的時候,並沒有很快就落下風。

“快告訴我,怎麼做!”我朝着連染大吼。

連染的紙條上面說,只要我將火龍召喚出來,將自己當成是真龍,就能切斷楚珂喝楚成之間的傀儡關係,將楚珂變成是我的傀儡了。

只要這樣,楚成就控制不了楚珂,我就有辦法救楚珂了,但是連染的紙條裏面,壓根就沒有寫,要怎麼跟楚珂達成傀儡關係啊!

這麼想着,我心裏面就更加着急了,連染現在的身體壓根就動不了,我趕緊就衝到了連染的身邊,然後在他的耳邊再次問了一句,“到底怎麼樣才能讓楚珂變成我的傀儡?”

連染的臉色已經憋的發白,眼睜睜的看着我,張了張嘴,但是卻沒有一定點的聲音。

我着急的看着連染,然後就見連染也不看我了,而是將目光移到了火龍的身上,我頓時就反應過來了,朝着火龍怒吼道,“威壓收起來!”

火龍擡起腦袋,看了我一眼,然後漸漸的將威壓收了起來,可能是我已經收服了火龍的原因,自從甘岡開始,火龍的威壓就對我沒有一丁點的作用了。

連染終於鬆了一口氣的樣子,然後我又看向楚珂那邊,楚珂身上的血已經止住了,但是臉色卻是越來越難看了,隱隱約約還透着一股子死氣。

楚珂的速度也已經恢復之前,裴俊星開始漸漸吃力。

時間不多了!我心頭一跳,趕緊轉過腦袋看向連染。

連染看着我說,“楚珂的身體裏面有着你的心臟,按理說,其實你是最能和楚珂心意相通的人,但是現在不能,就說明楚成其實還在楚珂的身上動了手腳。”

說着話,連染又看了看楚珂的方向,繼續道,“而且,現在楚珂也已經有了心臟,在我印象裏面,只要沒心臟的人,才能成爲別人的傀儡,楚珂這樣的情況說實話是沒有發生過的,很少有人像是楚珂這樣,能夠經歷這種大起大落,還能重新得到心臟。”

我用力點了點頭,他話裏面的意思,我聽明白了。

連染是說,楚成也不知道是用了什麼歪門邪道的方法,讓重新有了心臟的楚珂還是沒有脫離他得控制,而且,楚珂現在的情形,跟連染之前遇到的那些傀儡大不相同,所以要多加註意。

“現在我要怎麼做?”我看了連染一眼,着急的問道,時間已經不多了,只要我試了,怎麼都會比現在的情況要好,而且,我沒有多餘的時間去考慮了!

連染怎麼也變得跟裴俊星一樣磨磨唧唧的了?

連染看着我點了點頭說,“先抓住楚珂,然後讓他喝你的血,再簽訂傀儡契約。”說完話,連染又將簽訂傀儡契約的方法告訴了我。

我點了點腦袋,轉過腦袋看向楚珂以後,又開始犯難了,楚珂現在六親不認,我在他面前瞬間就能被秒成渣,更別說要抓住楚珂了。

就在這個時候,我的目光突然就落在了不遠處的火龍身上,面色頓時就是一喜,然後看着連染說,“謝了。”

然後也不等連染回覆,趕緊就跑到了火龍的身邊,朝着它大叫一聲,“將威壓放出來。”

火龍咆哮一聲算是應了,緊接着,我就看到楚珂的動作突然就慢了半拍,我趕緊就朝着裴俊星吼了一句,“快,按住他!”

火龍剛開始泛出威壓的時候,楚成那邊肯定是還沒有反應過來呢,這個時候,楚珂的動作其實是最慢的,甚至還沒有裴俊星快,所以裴俊星輕而易舉的就能抓住楚珂。

我要趁着這個時間!趁着楚成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趕緊將楚珂變成我的傀儡!

裴俊星像是明白了我的意思,朝着我點了點頭,然後突然就朝着楚珂撲了過去,一瞬間的功夫,就已經楚珂撲在了身下,用力的抓住他,然後吃力的擡起腦袋,朝着我點了點頭。

楚珂就像是發狂了一樣,還在不斷的掙扎着,我趕緊衝了過去,然後咬破自己的手指,將帶着血的手指塞到了楚珂的嘴裏面,心裏還在不停地祈禱着,蒼天保佑,這會兒千萬不要已經晚了啊……

見楚珂已經將我的血嚥了下去以後,我趕緊將閉上眼,然後掐住楚珂的手腕,在心裏默唸道,“真龍,賜予我力量。”

連染說,雖然我現在已經騙過了火龍,但是我想要控制住楚珂的話,還是要得到我身體裏面真龍的氣息,跟它融合在一起,然後試圖將真龍的意識召喚到我的身體裏面。

楚珂掙扎的十分的厲害,眼瞅着,裴俊星按住他已經十分的吃力,我看了楚珂一眼,發現他喝了我的血以後,臉色已經變得好看了很多,看起來像是毒已經解了。

我額頭上面全都是汗,努力了好半天,都沒有感覺都真龍的力量,心裏面急的不行,但是也沒有別的辦法,就只能在心裏面不停的,一遍又一遍的默唸這句話。

現在真龍的氣息和龍鱗都在我的身上,除了我意外,沒有人能召喚出來真龍的意識了,連染說,這個辦法不能尋求捷徑,我只能不停的念,畢竟我的身體還跟真龍有些關聯,成功的機率在百分之五十以上。

我用力的抓着楚珂的胳膊,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我終於感覺到一股磅礴的力量突然就闖進了我的身體裏面,讓我覺得整個人身體好像都輕盈了不少,而且好像是有用不完的力氣似的。

來了!

我心頭一喜,猛地睜開雙眼,此時,楚珂的臉色已經接近猙獰,正在不停的掙扎着,要不是裴俊星在旁邊攔住他,恐怕我現在都被楚珂給弄死了。

裴俊星現在的狀況也好不到哪裏去,雖說楚珂現在還沒有掙脫開,但是裴俊星明顯已經是十分的吃力了,臉色都有點發白,而且整個人也虛弱了不少。

我直接就咬了一口舌頭,然後將舌尖血噴在了楚珂的腦門上,迅速的伸出食指,然後用力戳了一下楚珂的腦門,然後又咬破了中指,將血也抹在了楚珂的腦門上面。

шшш▪ TTKΛN▪ C○

看楚珂的動作突然就慢了半拍,就猛地後退兩步,朝着楚珂大喝一聲,“收!”

原來,這就是控制傀儡的方法,看來之前老鬼咬的我那一口,也是有原因的,當時它的身上肯定就沾染了楚成身上的舌尖血和中指血,但是老鬼當時受制,咬的只有我的胳膊,所以楚成並沒有完全的控制我!

也不知道楚成是用了什麼方法,老鬼咬了我之後,我竟然都沒有發現血跡和血腥味,所以後來才忘了這一茬的。

想通了以後,我趕緊擡起腦袋看向楚珂,楚珂的臉色漸漸恢復正常,然後整個人也平靜了下來,目光先是茫然了一下,然後漸漸的恢復成平常的神色。

現在楚珂雖說是已經成了我的傀儡,但是我現在其實並沒有控制楚珂,也就是說,現在控制楚珂身體的還是他自己的意識。

傀儡只有被養傀儡的人控制的時候,纔沒有意識,如果養傀儡的人不動的話,傀儡就和正常人無異了。當然這說的也只有像是楚珂這種,被挖了心臟還沒有死去的傀儡。

一般的傀儡,都是挖去心臟以後,直接死亡,然後像是變成了而一個牽線木偶似的,就好像是個殭屍一樣,這種傀儡雖說比楚珂好控制多了,但是也有不足之處,就是時間長了的話,屍體就會漸漸的腐爛。而且保存不了多長時間,十分的僵硬,並沒有楚珂這麼靈活。

楚珂先是低頭看了看他自己的手,眨了眨眼,好像終於恢復了意識,這才擡起腦袋,朝着我輕輕一笑說,“辛苦你了。”

看着楚珂現在的樣子,我就知道他已經恢復了正常,眼眶驀地一紅,猛地就衝了上去,緊緊的抱住了楚珂的腰,哽咽的說,“你回來了……”

楚珂的身體僵硬了一下,纔回抱住我,聲音壓得很低,“嗯,我回來了。”

遠處的楚研也是一喜,趕緊大叫一聲,“哥!”

離着楚珂最近的裴俊星則是一臉鬱悶的走過來,垂了下楚珂的肩膀,吊兒郎當的說,“幸虧你醒了,不然我們一羣人都快被你滅團了。”

見遠處鄭恆等人想動又不能動的樣子,我趕緊低頭看了下楚珂,才發現楚珂的臉色也很難看,小臂上還隱約冒出來青筋,我這才意識過來,趕緊讓身後的火龍將威壓收起來。

我觀察了火龍一會兒,不知道是不是因爲火山幻化而成的,火龍靈智其實還並不完全,而且也沒辦法認人,好像憑的就只有氣息,思考也十分的簡單,還不如之前進了我體內的小火苗。,

不過這樣一來,倒是好說多了,最起碼火龍看起來要比想象中好控制多了。

火龍收起了威壓以後,衆人這才鬆了一口氣,趕緊就朝着我們走了過來,而這個時候,楚珂臉色突然就是一變,猛地轉過身子,然後目不轉睛的盯着後山! 秦穆然說他要代表龍鱗去看望聞生,頓時在場的眾人臉上都表現的極其的豐富,一個個都憋著笑,在他們的眼裡,秦穆然是真的壞,你剛剛把人家氣的吐血進入了醫院,現在卻要以勝利者的姿態去看望人家,這不是成心想要氣死人家嘛,不過他們也不會說什麼,畢竟秦穆然此舉他們覺得很合適,很正確,很厚道!

「然哥,你要去看望聞生?」

劉嘯看著秦穆然問道。

「不然呢?」

「那我們要不要買一個果籃過去,畢竟這個禮物不能落了面子。」劉嘯想了想道。

「果籃?我去,嘯哥,你是家裡有礦還是咋地,咱們雖然現在有了點錢了,可是也得勒緊褲腰帶過日子的,俗話說的好,好鋼要用到刀刃上,人家聞先生是因為急火攻心吐血進醫院的,送果籃那不是在嘲諷人家聞先生嘛,我們龍鱗是一個兼容包並的勢力,雖然他是敵人,但是我們也不能趕盡殺絕,做這麼不厚道的事情,我想好了,還是買點補品去看望他。」

「啊?補品?要不我派人去買點腎寶?那廣告不是說嗎?他好,我也好。」劉嘯此時如何聽不出秦穆然的話外之音,這是秦穆然憋著壞呢。

「那是婦炎潔!」

「好的吧,我忘了,不過我覺得腎寶挺好的,那個不痛月月輕鬆不是嗎。」劉嘯不厚道地笑了笑。

「那是痛經!」秦穆然徹底滿頭黑線了。

「管他呢,反正就那幾個,實在不行就六味地黃丸,治腎虧不含糖,還有點甜!」

「這些都不管用,咱們得送點實際的,得讓人家聞先生看到咱們的誠意,再說了,人家現在可是青龍幫真正的一把手,這些東西人家看不上的!」秦穆然想了想說。

「那我們到底送什麼?」

劉嘯說了不少,可是秦穆然沒有一個合適滿意的,頓時劉嘯也不知道該送什麼了。

「我覺得六個核桃挺好的。」

就在這個時候,白羽想了想說道,當時他和自己的姑姑在病房的時候,經常看到隔壁床有人來看,手中拎的便是六個核桃,白羽見秦穆然和劉嘯左一個商量,右一個討論的,就是拿不定主意,索性直接建議道。

「六個核桃?對啊,我怎麼沒有想到這個呢!」

秦穆然猛地拍了下大腿道。

「六個核桃?怎麼了?」劉嘯只是覺得這個聽起來有些耳熟,至於在哪裡聽過的,一時間還真的有些記不起來。

「那廣告怎麼說的,經常用腦,常用六個核桃!聞先生他日理萬機的,整天謀算這個,謀算那個的,腦子肯定用的不少,六個核桃剛好給他補補腦子。」

聽到秦穆然這麼解釋,劉嘯算是徹底可憐起聞生了,都吐血了,自己的這個老大都不放過他,還要去借著看望去好好損一損聞生,這哪裡叫做落井下石啊,簡直就是雪上加霜,哪怕他進了醫院都不願意放過。

看望聞生去送六個核桃,這不是明擺著在嘲諷聞生他這一次輸掉了,純粹是因為他沒有腦子,好好的喝六個核桃,能夠補腦。

衆妙之門 「然哥,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吧?」

劉嘯說到。

「不用了,嘯哥,龍鱗經歷過昨晚,很多事情還等著你去處理呢,畢竟以後都是你才是龍鱗的老大,而且聞生生病進醫院了,他的病房那裡肯定有不少的人,你去,萬一到時候真的動起手來,我怕我顧不上你。」秦穆然看了看劉嘯說到。

「那好,要不讓狐狸跟你去吧。」

劉嘯還是有些不放心,說到。

「不用了,就讓小白跟我去吧,別看他老實,他現在都快被阿龍給帶壞了,要麼不說,一說話都是神補刀。」

秦穆然一想到要是有個白羽這麼天真無邪的人去很認真地損聞生,估計比有目的地去損他取得的效果更佳的好。

「然哥,小白可不是我帶壞的,蒼天可見啊!我可什麼都沒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