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楊順能不能承受來自全世界的壓力,就看他自己了。


但至少在華夏,還是有很多人支持楊順的。

微博上,他的粉絲們又開始頂貼,齊刷刷地回復:「終結癌症,人類救星。」

這個稱謂還是很有意思的,縱觀人類歷史,能拯救千萬人的藥物,基本上都能名留青史,比如青蒿素,青霉素,阿司匹林等等。

很多疾病將會從人類歷史上消除,比如天花,病毒性肝炎,以及現在看起來可能徹底根除的癌症。

人這一輩子,能幹點有意義的事情,就值得了,抗癌就是千秋萬代的好事。

楊順在微薄上感謝了粉絲們,感謝全國各界支持他的多方人士,感謝企業,研究機構,各個大學,還有中科院,華夏真的是舉國之力在支持他,中科院在幫他背書,承受的壓力也不小。

好不容易應付了各界朋友,楊順感覺很累,想回到家,好好吃一頓飯,陪陪家人。

街坊們圍在楊家,一個勁誇耀:「老楊,你兒子真有本事,能治療癌症吶!」

「陳嫂子,你兒子真是大科學家,利國利民,造福全人類呀!」

「唉,可惜了3棟的宋秘書長,他上個月才肺癌走了,要是你兒子能救他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啊。」

楊中華和陳梅不懂這些科研,但他們懂人心。

他們也很謙虛,聽到的恭維實在是太多太多了,誇楊順是民族英雄的都有,甚至還有誇楊順是偉人的,說他們兩老就是偉人他爹媽,讓他們哭笑不得。

兩老勸鄰居們離開后,正好看到兒子的車進了車庫。

汪卉挺著大肚子走出來,她的預產期馬上就要到了,雖然她很操心寶寶的健康,同樣也關心老公的情緒。

她親了親下車的楊順,小歐和小非也一左一右索要楊順的親昵呵護。

陳梅招呼大家回來吃飯,楊順洗了手,蹲下來聽了聽兒子的胎心,正好碰到小調皮兒子踢腳,被汪卉笑著說專踢壞爸爸。

飯桌上,楊中華很嚴肅地提醒道:「別有點小成績就翹辮子,知道嗎?你那個論文我不懂,但你一定要做到有理有據,經得起推敲。」

「我知道的,您放心,我肯定不會驕傲,全世界把我包圍了,全都端著槍對準我了呢,我驕傲的起來嗎?」

楊順說笑一句,陳梅有點膽怯,汪卉也擔憂問道:「你連一個幫手都沒有嗎?」

「有啊,華夏政府,還有默克集團,我答應他們了,將來抗癌藥海外市場的營銷,也交給他們。」

楊順道:「我打算利用這次機會,扶植起來一個全球第一的醫藥巨頭,爸,我這算不算資敵?」

「算你個頭,你有能力扶植一個全球第一,肯定也有能力毀掉它,你小子的心思我還不知道?傀儡算什麼資敵,默克還能幫你擋子彈,吸引火力。」

楊中華笑罵一句,他早就看透了一切,全家人都呵呵笑起來。

楊順說道:「別擔心,這幾年我就專攻這個癌症了,國外反對的聲音來多少我滅多少,等我實力強大起來,我還會端著槍主動出擊,橫掃全世界。」

「記得還要開創一個學術流派,拿個諾獎。」汪卉眨眨眼,俏皮說道:「讓我也當一回諾獎夫人。」

「必須的,我爭取在五年內拿下!」

見楊順心情好,大家也很高興,就是怕他承受不住壓力,他們是家人,肯定會盡自己最大可能替楊順分擔減壓,永遠支持他。

汪卉雙手放在肚子上,崇拜地看著自己的老公,心裡默默念著:「孩子,你應該親眼看看,你爸爸是怎麼一個人征服全世界的,將來你一定會為他感到自豪。」

為楊順自豪的還有很多人,像紅農啊,植化所啊,強人湯啊,都崇拜無比。

像徳國那個扶著圍欄,咿咿呀呀叫個不停的小屁孩也是。

但恨楊順的人,那就更多了,多得數不清。

這篇論文,攪得全球翻天覆地。

暴風雨即將來臨。

小順子,感受來自全世界的憤怒吧!

………………

………………

PS:這本書估計以後都沒大推薦了的,但還差200均訂上精品,求各位爺幫個忙,看D版的能幫忙訂閱一下嗎?蟹蟹了。 姜雲卿檢查完了識海之後,臉上已然放鬆了下來。

這突然出現的精神念力,讓她多了一張底牌,哪怕接下來幾層會遇到一些危險,她也能夠出其不意保全自身。

而當姜雲卿在無意間發現,她之前在青滬突破后的修為居然又增進了一些,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踏入了臻境後期時,她臉上的笑容更甚,神色之間滿是驚喜。

怎麼神念化身進入試練塔后,連自身靈力和修為也會增加?

姜雲卿想了想,想起雷鳴曾經跟他們說起過,修鍊一途除了勤修刻苦,還有天賦之外,也講究悟性和心境。

天賦和悟性大多都是與生俱來的,可心境卻和一個人的經歷、過去,已經所遇到的很多事情都有關係,之前她雖然是神念化身進入試練塔中。

可是無論是第一關中斬殺火炎獸,還是第二關踏過那重力石橋,所考驗的都不僅僅是神念化身,而是她整個人。

特別是第二關。

姜雲卿這般心志堅毅之人,面對那鋪天蓋地的巨力和壓迫時,也曾經有無數次想要放棄過,那時候整個身體都在叫囂著疼痛,骨骼筋脈寸寸碎裂,七竅流血,甚至好像被撕扯開來的絕望更不是什麼人都能忍受得了的。

若非姜雲卿有兩世魂魄,若非她經歷過常人沒有過的經歷,若非她意志堅定有她絕不能放棄和一定要守護的人,她也未必能夠堅持的下來。

更別說其他人。

若是放棄了,心境便會一瀉千里,從此往後再無一往無前之心,可當堅持下來,踏過那第六根石柱之時,不僅僅讓神念化身得到了好處變強,同時她的心境也越發完美完成了一次蛻變。

姜雲卿猜測,她體內的修為和靈力或許就是因為心境的蛻變,所以才會提升,直接又進了一小階。

她收斂了靈力,望著試練塔時多了幾分熱切出來。

才只是第二層,就能得到這麼多的好處,若是能夠走到最後,說不定她和君璟墨早前所想的那些真的有機會提前實現,而整個西蕪也可以不用再躲藏。

俠道至終 姜雲卿握了握手,眉眼堅毅了下來,抬腳就朝著試練塔走去。

「試練者姜雲卿,是否進入試練塔三層。」

姜雲卿沉聲道:「是。」

……

姜雲卿邁入三層時,完全不知道整個東聖都因為她而變得瘋狂。

那滄瀾境入口處的靈晶石壁之上,「姜雲卿」三個字高高懸在榜上,彷彿突然出現一般一下子越過了下方所有人的名字,連遞增的情況都未曾出現過,就直接落在了榜首的位置,將原本第一名的宗瑞直接壓了下去不說。

那名字後面追著的三萬多積分,更是將宗瑞,以及他下面連著好幾個的一萬多積分穩穩壓在身下。

「姜雲卿是誰?」

「這名字怎麼沒聽說過,是哪家的弟子?」

「天啊,他是什麼人,怎麼會有這麼多積分,那下面的人最多的一個都被她甩了兩萬還多。」

「試煉塔里到底是什麼情況,你們誰認識這個人?」 突然殺出來一匹黑馬,怎麼辦?

全世界腫瘤行業的從業者們都在思考對策,歐美人崇拜個人英雄,但誰都不願意成為英雄劍下的亡魂。

全球腫瘤藥物市場規模每年超過500億美元,全球癌症患者超過500萬人,這個市場大的驚人。

而且相關從業者不計其數,數百萬人指望著吃癌症這碗飯,醫藥公司,藥廠,器械公司,研究所,醫學院,醫院癌症專科,腫瘤界的學術權威,腫瘤科醫生,研究員,藥廠工人,全部都會受影響。

沒看見嗎,各國股票市場上,那些主營是腫瘤藥物的葯企,基本上股價都在下跌。

投資者普遍沒有信心,說不定三五年後,或者最快在一兩年後,楊順就能統一全球癌症市場了呢?所以趕緊賣吧,趁著現在還是高點,先跑為敬。

一些腫瘤研究機構行動起來,迅速成立項目組,對楊順的論文思想進行研究,沒時間了,先上車再說。

印刷廠,出版社,看著手裡的各種《腫瘤原理》《腫瘤細胞分析》《癌症臨床00例》的著作,全都暫停印刷,觀望一段時間再說,否則技術過時沒人買,印了不是等於白印?

醫院和藥廠受到的短期影響不是很大,畢竟現在得病的癌症患者不可能等到楊順的藥物再治療,他們該用常規葯的還是在用。

只不過,許多腫瘤醫生下班后都開始學習腫瘤免疫學方面的知識,大學機構里的腫瘤學教授也重新抱起課本,對著楊順的論文,一點一點的啃食。

知識革命或許就是在這一年以內發生,海盜戰被削弱后,青玉徳也沒火多久,走A牧和大王術又開始稱霸天下,所以還是要緊跟潮流學新知識,不適應潮流的人必然會被淘汰。

小船好調頭,活人不會被憋死。

大船就難受了,資產上千億美元的巨型葯企,沒一個願意扔下武器,舉手投降的。

羅氏是最氣憤的一家葯企,它生氣不是因為楊順騙了它4億美元,而是因為楊順一網打盡,斬草除根的做法,完全不給人一條活路,手段太狠毒。

先簡單說一說羅氏的特點,2022年,全球75%的抗腫瘤藥物為靶向治療葯,激素類0%,細胞毒性類8%,輔助類7%,而羅氏在靶向治療藥物中佔有絕對領先地位,這是他們的優勢產業。

往前推0年,在202年,靶向藥物佔43%。..

再往前推0年,2002年,靶向藥物只佔0%。

可以看出來,醫學技術是在不斷發展的,每一項新技術出來,勢必要經過時間和市場的雙重檢驗,最終才會成為主流。

皇帝輪流坐,今年到我家,楊順這是準備當皇帝了。

楊順的病毒藥物是全新體系,作為一種新興技術,必然會遭到老技術的打壓和詆毀。

羅氏當皇帝已經十幾年了,當然不願意被拉下馬,他們開始聯合世界上的主流醫藥公司,聯繫AS,鎂國癌症協會,全方位向楊順發起攻擊。

這是一個風雲莫測的世界,昨天羅氏與輝瑞還是競爭對手,今天就變成了盟友,面對楊順這個更可怕的對手。

大廈將傾,獨木難支。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楊順成了全球統一的敵人,這就是連中科院院士們都覺得棘手的壓力。

………………

第一波壓力很快就來了,學術質疑。

領銜帶隊的是200年諾貝爾醫學獎獲得者克雷格-梅洛,這位頂級牛的技術用於確認各種病症是由哪些基因起到重要作用,他是一名基因權威專家。

就像打爐石,剛開局對面就說「你死淋到頭了」,正常人肯定會覺得莫名其妙:「來來來,告訴我為什麼死了,一二三四你推理出來,說服我了,我立刻認輸。」

又或是吃雞,素質飛機上有個人語音說「你們掛機吧,這盤我必吃雞」,正常人肯定會問:「你是職業選手還是科技大佬?機場賣不賣掛,多少錢一天的?你要是,我立刻退遊戲。」

楊順跟全世界的同行說:「我一個DLY-0就能解決所有癌症,你們別玩了。」

正常人肯定不服:「憑什麼讓我們別玩?除非你能睡服我。」

克雷格-梅洛就提出疑問,希望看到DLY-0的基因表達方式。

這個問題很難回答,是楊順的核心,他不可能一開始就暴露。

緊接著,多家媒體採訪了鎂國臨床腫瘤《A》雜誌社的主編,詢問是否會邀請楊順為雜誌撰寫專欄文章,

這是全球學術界最知名的的雜誌,全稱是《A:A-aner-Jurnal-fr-liniians》。

該主編公開表示:「我們會考慮邀請楊順寫文章,但不是現在,我們需要看到他更多的文章,更完善的理論。」

這一下子,全球學術界嘩然,覺得不可思議!

可能有些普通老百姓不太理解這個雜誌在學術界的地位,還有影響因子是什麼東西。

簡單點說,人們常說的NS,《ell》,《Nature》,《Siene》這三本雜誌,代表了全人類科技綜合實力的最頂尖水平,那些機密軍事類的不算。

任何一名科學家,要是能在NS正刊上發表論文,在國內基本上就是牛人教授沒得跑了,就算是長江學者,院士,也不一定能經常發論文在這三本正刊上面。

這三本雜誌正刊的影響因子,大約在30-40左右,子刊的影響因子大約在20左右,也就是全球其他科學家做類似的研究,從這三本雜誌的論文得到啟發,引用的論文數量,數據越高肯定越好。

對比一下,華夏中科院的最頂級期刊《ellResearh》,影響因子5左右。

國內普通期刊就不說了,影響因子能達到5左右的已經是一流期刊雜誌了。

醫學界是一個頻頻出奇迹的地方,科學家多,研究分類多,有兩本專業生物醫學雜誌比NS還要牛,《新英格蘭醫學雜誌》,《柳葉刀》,影響因子都在40-70之間,一般的教授論文投稿過去,秒拒是常態。

我夫君是未來皇帝 而鎂國臨床腫瘤雜誌《A》,影響因子是80,遠超上面提到的各大頂級雜誌。

這個雜誌社不接受公眾投稿,只邀約作者寫稿,編輯們邀請的科學家,大牛和大牪根本看不入眼,一般的犇,諾獎超級犇,也不一定被他們邀請,他們只會選擇全人類精英中的精英,或者是非常有創新的,填補了巨大缺陷空白的文章。

這份神刊距離華夏醫學界並不遠,20年月,華夏醫學科學院的赫院士,以及陳教授,發表了一篇從2000年到204年的統計記錄,估算出205年新發腫瘤病例和死亡病例。

這是第一份統計了十幾億人口的大樣本數據,時間跨度長達5年,填補了世界癌症研究的巨大缺口,給世界癌症研究(癌症葯企賺錢)提供了更好的理論支持。

所以《A》編輯對公眾說的那番話是無可指責的,只要文章有價值,他們可以向全世界任何一個人邀約文章,包括楊順。

但解讀下來,就別有深意,有些人就會覺得,這是在捧殺楊順。

潛台詞就是:「你們看吶,全世界的腫瘤科學家都是垃圾,連一個博士生都不如,你們的論文也是垃圾,我們看不上眼,我們就欣賞楊順的論文,楊順就是好,楊順就是牛。」

挑撥離間,捧殺,老外也不是庸手。

中科院的賀院士又帶隊來紅楓了,在植化所做技術交流。

他私下裡對楊順說道:「小楊,別聽《A》的主編瞎說,他以前還開玩笑,說他打算向賽馬俱樂部里的馬夫邀約文章,研究騎手和賽馬之間的關係。」

楊順笑了笑:「賀院士您放心,我不會飄飄然,我有幾斤幾兩還是很明白的。您先坐會兒,我去拿東西。」

他招招手,示意辛笛接待一下,自己回到NBE-實驗室,取了一個低溫密碼箱出來,擺在賀院士面前的桌子上。

「這是里斯曼醫療器械公司生產的安保密碼箱,主要有兩個特點,一個是基礎的藥物保護作用,裡面是我設定的低溫保護,有效時間48小時,您拿回去后注意儲存就行。」

楊順將箱子轉個方向,指著箱口的液晶屏幕介紹道:「另一個,指紋和位數字密碼雙重鎖,可以確保除了您和我之外,沒人能打開這個箱子。如果遭到外力強行破壞,此箱子會自動爆炸,毀掉裡面的所有病毒。」

這裡面是他製作了一些閹割版的DLY-0病毒,準備交給中科院的幾位腫瘤專家,給他們研究。

這個不怕秘密暴露,他能控制「傳播瘟疫」里病毒的生長方式,只保留最簡單的吸附功能,和普通生物科技公司生產的「滅活腺病毒」差不多,安全無害,供科學研究用。

賀院士有點樂呵:「小楊你也太謹慎了吧?」

楊順道:「有備無患,紅楓到中京一千多公里,誰也不能保證一路安全。您也看見了,現在的學術界,全世界恨不得吃我的肉,扒我的皮,搶我的基因和論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