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楊浩蓬鬆著亂髮,齜牙咧嘴揉著酸疼的肩膀苦笑。


「哼!算你識相,我們回去吧。」唐佳怡瞪了一眼,這才滿意的收回了拳頭。

見到這小魔女收手,楊浩內心一喜,剛剛的疼痛的表情可是裝出來的,以唐佳怡那粉嫩的小拳頭,能有多大力氣,為的只是讓她熄火而已。

兩人回到別墅,唐佳怡興奮去跑樓上打扮,而楊浩,卻是來到了龍刺的據點。

昨晚上的風波,估摸著四大家族已經全部知曉了。

「老大,京都那邊傳來緊急情況。」豺狼焦急說道。

嗯?

楊浩微眯著眼睛:「怎麼?四大家族準備反撲嗎?」

「沒有!四大家族好像商量好了一般,不僅沒有反應,還全部都沉寂下去了!」

豺狼繼續道:「不止如此,龍刺的暗哨傳來密報,四大家族地下力量也沒有發動,連最基本的探查消息都沒有!」

嗯?

沉寂下去了!

「這不應該啊,王天磊可是王家二代嫡系子弟,更是王家老爺子的長子,是當做未來繼承人培養的,可是現在……」

楊浩眸子精光一閃,緊皺著眉頭。 「老大,四大家族沉寂下去,那我們的那些布置……」

豺狼在一邊猶豫問道。

為了防止四大家族暴動,龍刺制定了一系列的計劃布置,就是等著他們來上鉤,如果四大家族硬是腰圍王天磊等人尋一個公道,那麼肯定就會陷入圈套。

可是現在,他們竟然沉寂了下去!

「那些布置先放一邊,你讓青狼嚴控四大家族,如果他們暗地裡沒有動作,那我們也不要打草驚蛇。」

楊浩思忖片刻后說道。

「啊?先放一邊?老大,我們這些布置落實施展出來,絕對可以打四大家族一個措手不及啊。」

豺狼擔憂道:「若是現在讓他們緩過氣來,機會就沒有了。」

「呵呵,你錯了,就算我們提前發動,以四大家族的底蘊,只能損傷元氣,卻不能動搖其根本。」

楊浩感慨道。

四大家族在華夏經營這麼久,單單明面上的勢力就讓人心驚,更不用說那些隱藏在暗地裡的力量。

別的不說,就拿四大家族背後的古武魔修來說,就是一股深不可測的力量!

「那好吧,我這就去通知。」

豺狼點點頭,旋即轉身就去密報,只留下楊浩一個人在房間內思索。

昨晚在貨輪上剿滅的那股勢力,如果不是他突破了玄階修為,勝負還真不好說,足足四位玄階初級的古武魔修,在這修鍊界中也是一股不小的實力,更不用說是在世俗界了。

而且,這還只是冰山一角,指不定四大家族中,還隱藏了沒有。

「四大家族,無論你們暗地裡隱藏了什麼,只要敢露頭,我必斬之!」

楊浩眼眸中綻放出精芒。

……

夜晚很快降臨。

中海市皇庭大酒店,商業洽談會剛剛開始。

這可是中海市每年都舉行的盛大商業會談,能夠得到邀請的,無一不是在商界中有所建樹的高檔人士,從酒會門口停著的豪華轎車就可以看出,來的人非富即貴!

「楊浩,是這裡嗎?」

唐佳怡透過車窗問道。

「應該是吧,沈姐給我的地址就是這。」楊浩摸了摸鼻頭說道。

這皇庭大酒店他可不是第一次來,上次拍賣行他就來過,後來周家的那位少爺對沈冰凝下陰招,他也是在這裡大開殺戒。

而且,這還是京都向家的產業,京都為數不多向著凌霄的豪門貴族。

「大小姐,我們先進去吧,別讓沈姐等久了。」楊浩停好車說道。

「在這裡就別叫我大小姐,我現在可是表姐的實習秘書,你這一句大小姐,我不就暴露了嗎?」唐佳怡瞪眼道。

「額……那叫你佳怡?」

楊浩試探著稱呼,覺得很是彆扭,主要是以前稱呼大小姐叫習慣了,現在貿然開口有些拗口。

不只是他,連唐佳怡自己都覺得怪怪的。

「哎呀,隨便你怎麼叫吧,走,我們先進去。」

唐佳怡大大咧咧的揮手,率先走進了晚宴廳。

說實話,今晚這場商業晚宴還挺隆重,燈光明亮卻不刺眼,腳下的地毯更是純棉的,穿著燕尾服的服務生穿梭其中提供美酒,賓客們三五成群聊在一起。

在配合舞台上鋼琴聲緩緩響起,倒也挺有氛圍的。

「哎呀,這裡這麼大,表姐在哪裡呀!」

唐佳怡有些發矇,還是楊浩努努嘴巴示意,這才找到位置。

只見沈冰凝穿著素色套裙,姣好的身姿包裹其中魅力無邊,尤其是配合那絕世美顏,更是宛如這場晚宴的焦點。

也確實如此,場中大部分的目光,都集中在沈冰凝身上。

愛是愛非 新郎換人做 在她對面,還有幾位身著西裝的男子,互相交談著。

「沈總,你們雅詩萊公司可不得了啊,不僅一舉就拿下歐洲那邊的巨額融資,更是連跨國貿易的渠道也握在手中,依我看,雅詩萊公司肯定是今年的一匹黑馬!」

一名富態的中年男子笑道。

「陳董說笑了,我這也是運氣好而已。」沈冰凝端著高腳杯,優雅笑道。

「呵呵,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嘛。」

陳董臉上的笑容更盛:「沈總年輕貌美,又有如此絕倫的商業天賦,假以時日,雅詩萊公司肯定可以和唐氏並駕齊驅。」

聽到他這麼一說,其他幾位男子趕緊點頭。

「沒錯,歐洲那邊的貿易關卡把控可是很嚴的,我記得整個中海市,能夠拿到歐盟跨國貿易許可證的,不超過五家!」

「嘖嘖,沈總的雅詩萊公司現在成為第六家,錢途不可限量啊!」

「就是,以後可要多多照顧。」

幾名男子恭維開口,話語間眼神交流,分明就是有所預謀。

「陳董,我打算今年的原材料,向貴公司的進貨量提高六倍,你看價格怎麼合適呢?」沈冰凝抿了一小口酒,優雅笑道。

「提高六倍?!」

陳文海瞳孔緊縮,面色微變。

早就聽說雅詩萊公司撞了大運,原本以為進貨量是去年的兩倍,沒成想竟然是六倍這麼恐怖的數字!

不只是他,其他三人也是神色一驚,隨後面面相覷,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一抹驚喜。

「哈哈哈,當真是人不可貌相啊,沈總絕色天資,這胃口也不小嘛!」

爹地媽咪又跑了 「比去年多六倍的原材料,說實話,在這中海市內沒幾個供應商能夠滿足,可是……」

陳文海賣了個關子,豪氣道:「可要是沈總你的需要,無論再困難我都可以幫助,別說六倍,就算是十倍,我陳文海都能夠幫你弄來!」

「呵呵,陳董的能力我是佩服的,只不過這價格怎麼商量呢?」

沈冰凝直接無視對方的殷勤,開門見山道。

「價格好說,好說,每公斤一百五十元怎麼樣?」陳文海笑道。

嗯?每公斤一百五十元!

沈冰凝蹙眉:「陳董,我記得去年,也不過是每公斤一百一十元左右吧?這還是包括了利潤的進價!」

「話是這麼說沒錯,可現在整個江南市的原材料,都集中在龍魂商會手中,而我們幾家,恰好是負責原材料分配的供應商!」

「物以稀為貴嘛,沈總應該明白這個道理。」

陳文海笑眯眯說道,老狐狸終於露出了尾巴。

沈冰凝臉色的笑容也慢慢收斂,對面明顯是在做壟斷貿易,她是不可能花這麼多高價去買的! 製造香水的原材料,雖然一直都是價格不菲,可近年來都是保持在一百一十元左右,這陳文海突然漲價到一百五十元,就是在訛人!

要知道,像雅詩萊這種急劇發展的香水公司,對於原材料的需求是很大的,這突然漲價可是一大筆冤頭錢啊!

「陳董,你這吃相是不是有些太難看了?」沈冰凝皺眉道。

「呵呵,我還是那句話,物以稀為貴。」

「整個江南省的原材料都掌控在龍魂商會內,甚至連華夏南方,大部分的供應商都是我們的分公司,整個價格正的不貴!」

陳文海笑眯眯說道:「沈總,你想想要是從北方進貨的話,先不說運輸費用,可能時間也來不及吧?」

聽到這話,沈冰凝不由得眸光一滯,雅詩萊公司剛剛簽訂了幾單大合同,若是第一次交易就拖延貨物,這對公司信譽是很大的損失。

「這就是你們龍魂商會的手腕嗎?」

沈冰凝的語氣冷了下來,這龍魂商會她也聽說過,短短几個月時間就突飛猛進,一舉就成為了整個中海市商界的最大商業組織。

據說。

這龍魂商會背後,可是有著超強的後台的!

「呵呵,商業競爭而已,不過看沈總好像對龍魂商會很感興趣,要不要我推舉你也加入進來,要知道,龍魂商會的規模,現在是越來越龐大了。」

陳文海眼中閃過一道莫名的光芒:「恰好我也對沈總仰慕已久,要不今晚我們找個地方詳談?只要聊好了,原材料的價格肯定能給你降下來。」

「我聽說貴公司簽了幾單貿易,若是沒有中海市本地的原材料供應,你們肯定來不及趕貨吧,到時候虧損是小事,公司信譽丟失才是大事。」

聽到這話,周圍那幾個那男子,也是露出了奇異的笑容。

他們可是對沈冰凝這冰山女神垂涎已久,尤其是現在,沈冰凝的公司錢途無限,若是將其搞定,那就是人財兩得啊!

「抱歉,話不投機半句多。」

沈冰凝俏臉徹底冰寒起來,轉過身就欲離去。

「沈總,雅詩萊公司可是你所有的心血吧?沒有我的發話,整個江南省的原材料你是不可能拿到手的,我看你們的香水公司,也是要改行咯!」

陳文海突然開口道,直接刺中了沈冰凝的軟肋。

「你這是在威脅我?」沈冰凝美眸中噙著怒意,語氣冰寒。

「談不上威脅,只是實話實說而已。」

陳文海抿了口香檳,笑道:「我只是對沈總感到有些可惜罷了,好不容易獲取了歐盟跨國貿易的渠道,結果卻因為原材料來不及交貨,你說這多可惜呀!是吧,沈總?」

沈冰凝握住酒杯的玉手陡然用力,顯示了她內心的憤怒。

「沈總,機會就擺在你面前,可是要及時抓住!況且我們龍魂商會有這個實力,只需要你……」

陳文海見到獵物的表情,內心竊喜。

可正準備加一把火的時候——

「嘖嘖,一群好不要臉的衣冠禽獸?長得人模狗樣,卻一個比一個噁心,今天算是見識過了。」

一道淡淡的聲音,打斷了陳文海的話語。

伴隨這話,楊浩和唐佳怡漫步而來,鄙夷的盯著對面的陳文海幾人。

「你這人是誰?說話這麼沒素質嗎!」陳文海皺眉低喝道。

「素質?就你這鳥樣也跟小爺談素質?」

楊浩撇撇嘴巴,扭過頭道:「沈姐,你跟這種垃圾說話,難道就不怕污染了空氣嗎?」

「沒錯沒錯,表姐,這幫人實在太噁心了,簡直就是毒瘤啊!」

唐佳怡大大咧咧的附和道,一邊說著還捂著鼻子,嫌棄的盯著陳文海等人。

「佳怡,楊浩,謝謝你們。」

沈冰凝深呼一口氣,感激的看向楊浩和唐佳怡。

「沈姐,不用感謝,像這些垃圾,你直接別理就行了,要不然他們就根蒼蠅一樣噁心。」楊浩笑道。

「小子,你他媽怎麼說話的?你說誰噁心!」

一名男子猙獰著上前,可是還沒走幾步,直接就被楊浩一腳揣在地上,老半天都站不起來!

貴妃每天只想當咸魚 這邊的動靜,很快就引起了周圍人的關注。

在場的人都是商界的成功人士,像這樣直接動手的情況可是極其罕見的。

「草!你敢動手?來人,把這小子給我扔出去!」

陳文海氣得臉色鐵青,身後四個虎背熊腰的保鏢走上前來,面色不善的盯著楊浩。

「怎麼?你確定要找我麻煩嗎?機會可只有一次!」

楊浩語氣淡淡的說道。

「大言不慚,把這小子腿腳打斷扔出去!」陳文海怒道。

四名保鏢直接撲上來,幾乎每一個都要比楊浩高出半個腦袋,氣勢倒也不俗。

楊浩淡淡站在原地,待到這四人臨近后,陡然發力,如同獵豹般竄進人群,出拳、甩腿,響起一陣咔嚓的骨裂聲。

片刻后,楊浩淡漠著踏步而出,周圍那四名保鏢早已經臉色蒼白的暈死在地上。

「就這點水平,也敢找小爺的麻煩?」

楊浩拍拍手,冷眼直視前方。

陳文海神色震驚,他原本是準備欣賞這小子痛苦慘叫的情景,沒想到,自己高薪聘請的保鏢,這麼不經打?

「小子,你到底是誰!」陳文海厲聲問道。

楊浩沒有說話,腳步在地面一掠,整個人閃爍過去——啪!

一記響亮的巴掌,直接掄在了陳文海的臉上,金絲眼鏡脫落,半邊臉立馬紅腫,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你敢打我!」陳文海滿臉都是不敢置信。

啪!

又是一記巴掌。

「你覺得我不敢嗎?」楊浩笑眯眯的收回手掌。

而此時,陳文海兩邊臉都腫得跟豬頭一般,整個人癱坐在地,老半天都沒站起來。

「狂妄,這小子是在太狂妄了!保安呢,把這人給我拖出去!」

陳文海身邊,一位西裝革履的男子怒吼道。

不只是他,另外兩位也都是同樣的表情,陳文海可是他們的金主,現在是正好巴結的時候。

「喲,你們幾位不說話,我都差點忘記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