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楊戩聽着這清越的聲音,想不出自己在何時聽到過,“這位仙子,我們認識嗎?”


青藍道:“我是青蓮仙子。”

楊戩腦海裏瞬間浮現當年後院那株一直不開的蓮花,聲音有些激動道:“你……你是小蓮?”

青藍走近他,感慨道:“時間一晃就過去這麼多年了,你都長大了。”

楊戩腦子還處於發矇在狀態:“小蓮,你……你什麼時候化形的?”

強烈推薦: 青蓮看着他的目光帶着點眷戀:“你們家出事後一個月我就化形飛昇了,所以我今天才會在這裏。”

楊戩看着她:“你現在是天庭的人。”

青蓮脣邊帶着若有若無的笑:“不是的天庭的人能如何呢,現在人間的人或妖一旦成仙飛昇的都是天庭。我如今是王母手下的青蓮元君。”

楊戩冷酷的臉怔忪一下,他嘆了口氣:“你現在這樣就很好。”

青蓮道:“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可惜我幫不了你。”

楊戩臉色鬆動,“沒什麼,你只是一個小小的花仙,自身難保都困難。”

青蓮問道:“聽說西海的三公主一直對你窮追不捨,什麼時候準備成親?”

聽到她提起敖寸心,楊戩臉上又恢復了冷硬:“沒有的事,三公主對我有救命之恩,但我對她只有感激之情。”

青蓮表示理解,安慰道:“既然不喜歡人家就要跟人家說清楚,女孩子的時間是耗不起的,別讓人家白等。”

楊戩苦苦道:“我都跟她說過了,可是她始終堅持……”對於這點他真的很無奈,更別提周圍的人都說兩人是一對。

青蓮對他投以憐惜的眼神:“對付女孩子就要卡快刀斬亂麻,你必須下定決心,不然她是很難死心的。”見楊戩投以疑惑的眼神,她忙道:“別這麼看着我,我可是比你多活了幾百上千年,看的自然比你多。”

楊戩搖搖頭:“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在想當初我一直以爲你化形後應該是個小孩子的,沒想到一下子就是成人的樣子。”

青蓮無語,反脣道:“那沒辦法,我仙根好。再說就算是小孩你也得叫我聲姐姐。”

楊戩心情頗好道:“當初你未化形的時候每天都安安靜靜的,沒想到現在卻是這麼活潑,看來是受小金魚的影響太大了。”

青蓮揚起脣角:“沒辦法,好久沒看到熟人了。我如今身份尷尬,只能在你面前多說幾句了。”旋即又問道:“最近都沒有戰事,你怎麼來了?”

楊戩道:“其實就是無聊了,順便來看看師叔他們。”

青蓮眼睛一亮:“楊戩,這麼說來你很閒了?”

楊戩意外地看着她點頭:“暫時沒事,你有事嗎?”

青蓮笑道:“其實也沒什麼,我聽說蘇妲己是一代妖妃,想要去看一下她長什麼樣子,不過你也知道朝歌臥虎藏龍,我一個人怕被追殺。”

楊戩見她期待的樣子,便應允下來。

只見兩道霞光閃過,兩人很快就來到朝歌。

看着下面人羣摩肩接踵,熙熙攘攘,青藍感慨道:“都說紂王殘暴,但這朝歌卻依舊繁華。”

楊戩道:“畢竟是一國都城,自然是最熱鬧的地方。”

青藍看着前方巍峨雄偉的宮殿,對身邊人道:“咱們過去吧,我可是很想知道女媧娘娘選中的人究竟是什麼樣呢。”

楊戩道:“如今蘇妲己體內的魂魄是狐妖,還是小心爲上。”

青藍跟緊他,兩人進入皇宮,此時蘇妲己正和紂王在酒池肉林尋歡作樂,遠遠的就聽到一陣嬉戲聲傳來,不時夾雜着男子雄壯的聲音。青藍和楊戩兩人都各自使了隱身術,兩人嫖盡酒池肉林。

一股酒香伴着濃郁的欲、望味道撲面而來,青藍趕緊將鼻子捂住。這樣的環境真不知道那些人怎麼能呆這麼久。放眼望去,就見一個半身j□j的女子趴在池子邊緣,臉上帶着不正常的紅暈,雙脣微啓,吐出耐人尋味的吟哦聲,在她的身後,一個高大威猛的男子正對着她做某項運動。

突然一雙帶着熱氣的大手將她的眼睛捂住,耳邊傳來不太正常的聲音:“好了,你也看見了,我們走吧。”

青藍壞心地道:“不要,我還沒有看見傳說中的紂王長什麼樣呢?”

楊戩卻不由分說,拉着她的手轉身就走。

出了皇宮,青藍見楊戩的臉色雖然故作冷漠,但面上卻有一層薄紅,她不怕死地繼續道:“都說着蘇妲己是不可多得的美人兒,今日一見,果然不差,人都罵那些長相妖嬈的女子爲狐狸精,想來也不是沒道理的,剛纔那蘇妲己的樣子確實是**蝕骨,估計是個男人見了都移不開眼。”

楊戩聽她越說越入骨,只得咳嗽一聲。

青藍揶揄道:“楊二郎莫不是害羞了?”

楊戩冷着臉道:“走了,我們快回去了。”耳根是一層胭脂色。

青藍搖搖頭,跟上他的步伐。果然還是年輕氣盛,儘管經歷了很多痛苦,但內心仍然很純潔。

回到周營,青藍竟然見到了一個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人。

“三公主,你怎麼來了?”楊戩詫異道。

青藍看過去,就見一個身着粉紅色衣裳,額頭上長着兩隻嫩嫩的龍角,看起來大約十七八的女孩站在楊戩面前。只見她粉紅的嘴脣嘟起,一雙眼睛控訴地看着他。

敖寸心委屈道:“楊戩,你爲何要來了這裏也不和我說一聲?”

楊戩無奈道:“三公主,楊戩去哪裏是我的自由,沒有必要對你報備。”

敖寸心倔強地仰起頭:“楊戩,你竟然說和我沒關係,你還有沒有良心啊?”

楊戩板起臉道:“三公主,你的救命之恩楊戩銘記於心,但你的情意恕楊戩無法回報。”他究竟有哪裏好,值得她這樣付出。再這樣下去他只會覺得自己欠她的越來越多,還也還不清。

敖寸心雖然心心念唸的都是楊戩,但卻無法忍受心上人這種態度,畢竟是小姑娘,眼眶很快紅了,淚水在打轉,卻忍住了不讓它掉下來。

真是個倔強而任性的小姑娘,不過也怪惹人心疼的。

青藍自然也不好看楊戩的熱鬧,於是走過去道:“楊戩,不介紹一下嗎?”

楊戩只得道:“這是西海三公主敖寸心。”

青藍衝她笑笑:“原來這就是傳聞中的三公主,青蓮見過三公主。”

敖寸心看着青藍的眼中帶着狠狠的防備,不知爲何,這個女人的出現讓她感受到很大的危機。她沒有回聲,而是看向楊戩。

楊戩介紹道:“這位是天庭的青蓮元君。”

敖寸心這才朝青藍點點頭,但態度仍然不友好。

楊戩道:“三公主,你先回去吧,楊戩還要呆上幾日纔回。”

敖寸心臉色立刻變了:“楊戩,你就要這樣無視我嗎?”

青藍見狀,識時務道:“楊戩,我先回帳了。”

誰知楊戩卻道:“小蓮,你先別走。”

青蓮無法,只得呆在原地。

楊戩冰着一張臉道:“三公主,楊戩對你並無男女之情,我知道你對我有救命之恩,以後但凡你三公主有令,我楊戩赴湯蹈火在所不辭,但請恕楊戩不能娶你。”

敖寸心一張臉灰白,眼中全是絕望,她不顧不管地大聲質問道:“楊戩,你是不是喜歡嫦娥?還是你喜歡這個青蓮?”

楊戩不耐煩道:“三公主,能不能不要這麼無理取鬧!”

敖寸心白着臉恨恨地瞪着他:“好,楊戩,你是不是真的要這麼絕情?”

楊戩不由得道:“三公主,你一定要這樣嗎?我們就不能做好朋友嗎?”

敖寸心閉上眼,眼角滴下一滴晶瑩的淚水,復又睜開眼:“楊戩,寸心今天終於明白是自己奢求了,你放心,從今以後我不會再來打擾你了。”說罷化作一條粉紅色的長龍遁空而去。

楊戩看着她走的方向,情不自禁地往前移動兩步,神色有些不忍。

青藍一把將他拉住:“你不能去,你這一去她會死灰復燃的。所以爲了她好,你最好還是不要追去的好,感情的傷口需要用時間治療,在此期間你不要出現在她面前。”這樣對寸心是最好的,勉強在一起對兩人都不公平。

楊戩沉默地點頭,臉上又是一貫的冷若冰霜。

青藍在周營呆了一年,王母便將她召回了天庭。

“青蓮,回來了,沒想到你在凡間那樣的地方修爲還能進步,倒真是天資出衆。”王母高深莫測地說道。

青藍當即回道:“娘娘妙讚了,青蓮不過是運氣好而已。”

王母笑道:“如今天界最多的就是這些仙娥,你算是她們中最有天賦的,好好修煉,爭取將來成爲哀家的左膀右臂。”

青藍道:“能爲娘娘效勞是青蓮的福氣。”

王母讓她走到她身邊,親切地拉着她的手道:“哀家就是喜歡你這種不卑不亢的態度,像我瑤池的人,沒有那麼多的功利心。”

青藍只得保持微笑。

王母話鋒一轉,“最近玉帝經常提起你,說你如何如何的好,倒真讓哀家意外了。”

青藍心裏驚訝,面上卻誠惶誠恐:“娘娘,可是青蓮做錯了什麼?”

王母定定地看着她好一會兒,才道:“青蓮,你記住,你是哀家看上的人,哀家不希望你成爲第二個嫦娥。”

青藍立刻跪下來:“青蓮明白,青蓮謝娘娘厚愛。”她真怕王母說出讓她心驚膽戰的話。什麼叫第二個嫦娥?傳言玉帝看上嫦娥了,如今看來倒是真的。

王母讓她起身,然後問道:“聽說你和楊戩很熟?”

青藍老實道:“是的,青蓮化形前一直深受楊戩一家照顧。”

王母道:“那就保持下去,楊戩乃玉鼎真人的弟子,將來於我天庭大有益處。”

青藍立刻道:“青蓮明白。”

王母滿意了,這才笑道:“還是你懂事。這樣吧,你近來就代哀家去看守蟠桃園吧,那裏仙氣是天庭最濃郁的地方之一,於你修行大有裨益。”

強烈推薦: 這一次入侵的虛無力量比較強,不過也很有限,這一片區域是八神主家掌控的區域。

就在櫻滿集奇異的視角之中,一個個怪物出現了,從那漆黑無比的霧氣之中奔跑了出來,發出怪異而恐怖的咆哮衝鋒著,衝出了漆黑的迷霧,撲向了外面的人。

好在八神流的人控制的挺快,一個個家族都被動員請了過來,早在虛無之門還沒有打開的時候就已經把所有凡人該送入里世界避難的送入里世界去。

就在櫻滿集看著一下子打起來的戰場的時候,櫻滿集突然感覺自己似乎可以加入進去,幫忙對抗虛無界的怪物入侵……

怎麼說呢?就是那一種奇怪的感覺,沒辦法描述,莫名的就會了。

這麼想著的時候,櫻滿集發現自己就一下子掉進了那原本是如同會實時反應的地圖一樣的場景之中。

你能想象嗎?

就是突然的從高空掉下來,很3D的感受到了大地在不斷的變大,眼前的大地在以恐怖至極的速度變大,而且從原來的感覺彷彿是一個掃描一樣的視覺不斷的變小變弱,最後變回正常人類的視覺。

很難描述那一種從高科技變回普通的肉眼觀看的感覺,但是可以知道的就是沒有一開始用那一種掃描一下整個地圖的一分一毫都盡數進入大腦之中的感覺舒服就是了!

戰場上面,這個世界的人則是看到了……

一個光柱衝天而起。

然後一個潔白的,散發著光芒的人形光源從其中走出來。

櫻滿集就是感覺自己出現在了這個地方,看了看周圍,他一下子就能夠知道,這個是自己之前看著戰場的一個地方,因為之前說過了,他之前的視覺是那一種掃描一下,這個地方一絲一毫都進入他的眼睛裡面,所以在看到周圍的建築物和人影的時候他就知道了,自己這是降臨在了這個戰場上面!

感覺自己身體裡面好像有什麼在快速的流逝,櫻滿集莫名的知道了自己的情況,自己可以維持這個狀態一定時間,如果沒有意外的話,自己會在五分鐘以上,六分鐘以下的時間裡面消失,因為自己會無法維持這個狀態……

現在,櫻滿集就要做出決定了,是當隨便來真實看看這個地方然後就隨便消散離開好還是加入戰鬥,爭取讓自己能夠存在更久的好?

那還用問?!自然是加入戰鬥拉!

虛無界在前!所有人,所有屬於地球的種族,都會起來對抗!

而且,櫻滿集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似乎是感覺型的信息,好像如果自己如果這個奇怪的形態時間耗盡消散的話,這個地方……世界意志直接陷入沉眠!

什麼意思?

櫻滿集也不知道,但是直覺告訴他,意思就是這個地區再也不對虛無界有抵抗了!雖然有許多的非凡之人把力量加入世界意志,但是絕對是世界意志起保護地球的主要作用!他們頂多是補丁!

自己這個身體在直覺和感覺型信息之中慢慢的組合,櫻滿集明白了,自己現在的這個形態是這個地方方圓幾里的世界意志的聚合體!

握了握手掌,櫻滿集感覺自己彷彿有無窮無盡的力量一樣!

看著衝過來的怪物,櫻滿集一拳頭打了出去……

「轟!!!……」

讓所有人嚇了一跳的情況出現了!

櫻滿集這一拳頭,這普普通通隨便,嗯,用力那麼一點打出去的拳頭打在衝到了自己身前的哥布林身上,直接就……

打出了一個巨大的光拳,把身前攻擊過來的哥布林群給碾壓而死!

櫻滿集只是對上了一個哥布林,但是打出去的時候,哥布林被櫻滿集直接一拳頭打的倒飛出去,飛的和子彈一樣快,直接穿透幾百個哥布林,打穿了幾個房子,等停下來的時候直接整個都爆炸成滿天黑色的血液!血液爆炸開來,在空中成拋物線狀態,然後淅淅瀝瀝的從半空中灑落。

死去了數百個怪物!(不止哥布林一種怪物)數百個櫻滿集殺死怪物的時候會出現的奇異白色能量飛了出來,然後飛向櫻滿集,直接融入了櫻滿集的體內!

吸收了那麼一點點的能量……

不行,這麼一點的能量連一秒的延遲都做不到! 青藍謝過王母,心道不知道她能不能去偷吃蟠桃?不過距離這批蟠桃還未成熟,下一屆的蟠桃大會還要再等幾百年呢。

蟠桃園地方很大,一共三種桃樹,每一種都有三千棵。青藍的到來讓看守這裏的土地和畫眉鳥十分高興。土地從地裏爬起來,臉笑成一朵菊花:“小老兒是看守蟠桃園的土地,見過上仙。”

畫眉鳥還未化形,但靈智卻早開,她唧唧喳喳道:“仙子姐姐好漂亮,我是小眉。”自顧自地飛到青藍的肩膀上站着。

青藍朝土地點點頭:“我是王母派來的青蓮元君,暫時管理蟠桃園,不必拘禮。”

土地這纔將彎着的腰擡起來,見新來的仙子美麗高貴,態度溫和,原本忐忑的心裏也放鬆下來。“上仙,是否要小老兒帶你參觀一下蟠桃園?”

青藍逗着肩膀上的畫眉鳥,聞言點頭:“多謝土地,請。”

畫眉鳥飛起來:“蓮姐姐,你跟我來,這邊有一顆好大的桃子!”撲扇着小翅膀,可愛極了。

青藍在土地和畫眉鳥的介紹下摸清楚了這裏的情況,董邊的三千株桃樹乃三千年一開花三千年一結果三千年一成熟,西邊的三千株桃樹乃六千年一開花六千年一結果六千年一成熟,南邊的三千株乃是九千年一結開花九千年一結果九千年一成熟。蟠桃珍貴,王母一部分用來供她和玉帝食用,一部分用以蟠桃大會,一部分用來釀蟠桃酒。

“蓮姐姐,你看,這就是我們這裏最大的桃子!”小眉清脆悅耳的聲音響起。

青藍看着那顆大桃子,臉上不由得浮現笑容,這顆桃子確實很大,最重要的是這棵桃樹是整個蟠桃園最古老的桃樹,而這棵桃樹上面卻只結了七個果子。青藍飛到樹上,伸手摸着那顆大桃子,不意外地感覺到桃子傳達出害怕驚慌的情緒,微微一笑,對桃子道:“放心吧,你們安心成長就是。”

感覺到桃子傳遞出放鬆的情緒,青藍滿意地跳下樹。“這顆樹上的桃子恐怕都生出靈智了,屬於靈物,以後不許任何人接近這棵桃樹。”

土地忙點頭:“聽說數萬年前這裏的蟠桃樹都是又這顆蟠桃樹繁衍而來,數萬年過去,這棵樹卻只結出了這幾個桃子,想必是有大造化的。”

青藍對土地道:“土地,以後這蟠桃園還要拜託你和小眉了。”

土地道:“小仙不敢,這是小仙應盡的職責。”

青藍看向畫眉鳥:“小眉,好好幹,有時間姐姐帶你去人間完。”

畫眉鳥立刻驚喜道:“真的嗎?太好了,人家還沒有出過蟠桃園呢。”

青藍摸摸她的小腦袋,小眉立刻在她手心裏蹭來蹭去,惹得她手心微癢,她笑出聲來:“當然是真的,不過最近不行,凡間正在打仗呢,等過段日子好不好?”

小眉欣喜地點點頭,轉而又道:“蓮姐姐,你可不可以也帶上嬰寧?她也從來沒出過這裏。”

青藍順着她的目光看去,就見一個稻草人正眨巴眼睛期待地看着她,青藍道:“這個不行,嬰寧現在還是稻草人的原身,等她化形了我再帶她下去,所以你們倆都要好好修煉。”

蟠桃園的北面是一所大房子,專門讓管理蟠桃園的仙官居住,,不過天庭人手雖不少,卻一時沒有人能來這裏,如今青藍的到來總算讓這裏有主人了。

青藍是個靜得住的,每天靜靜地打坐修煉,時不時去太上老君那裏套套關係,順便拿幾粒仙丹來吃,日子倒是過得悠閒。天上一天地下一年,這裏不過幾天時間,下界已是幾年。

封神大戰慘烈,無數英魂魂飛天際,只有少數人能在封神榜上留下魂魄,等待他們的是來日的受制天庭。人世間的怨氣越積越重,青藍最後還是決定趁此機會爲自己撈點便宜。

每次商周大戰後,那些神仙總能看見一個白衣仙子做在半空中談着一首曲子,每次她離開後,戰場上的壓抑感就會少幾分。

“你是什麼人?”穿着紅衣裳的十來歲小孩炯炯地看着她。

青藍覺得這小孩的包子臉很可愛,腳步不受控制地走到他面前,伸手捏捏他的臉:“真可愛,小弟弟今年多大了?”

哪吒奮力掙開她的手,將自己的臉拯救出來:“你是誰,誰準你亂摸小爺的臉的!”氣鼓鼓的樣子更可愛了。

青藍仔細打量一下,笑道:“原來你就是傳聞中的哪吒,果然聞名不如見面。”

哪吒氣道:“你還沒說你是誰呢?爲什麼老是在這裏彈一些我聽不懂的東西!”雖然很好聽,但是他真的聽不懂啊。

青藍道:“好吧,看在你這麼可愛的份上我就告訴你好了,我是天庭的青蓮元君,你也可以叫我蓮姐姐。”誰能想到哪吒竟然沒有音樂細胞呢。

哪吒鬱悶道:“你師父是誰?我怎麼從來沒見過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