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棺材裏忽然飄出一片黑色的霧氣,猛地撲了上來,全都鑽進了我的身體。


那一瞬間,身體終於屬於我了,我的腦袋開始刺痛,無數的記憶和訊息涌入了我的腦海,我感覺自己的大腦彷彿要被撐爆了。

我的身體也充滿了爆炸般的能量,第一次我感覺世界變得那麼清晰,所有的一切,世界的規則,全都清晰的出現在我的眼中,我能夠看得到,能夠感受得到。

我頭頂忽然出現一個黑色的漩渦,憑空出現了,一隻乾枯的手掌從漩渦裏面伸了出來,直抓向我的頭顱。

這一刻,我出奇的安靜,也很隨意的擡起手,然後一把裝出了那隻乾枯的手掌,一用力,一個影子就被我從漩渦裏面扯了出來。

這是一個沒有臉,沒有面向的人,他整個看起來,就是一個人形的輪廊,沒有實體,只是一個影子。

這就是鬼王,其實是冥王留在地獄的影子,產生了自己的意識,他還想滅了冥王,安心主宰地獄,甚至主宰人間。

“結束了。”我擡起手掌,輕輕地一按,那個影子瞬間化作一片黑色的光點,融入了我的身體。

直到今天,我才找回了自己的影子。

“你你是冥王?”大祭司顫抖着嘴脣問我。

“不,我是林海,過去的,就讓它隨風飄散吧,新的時代,即將來臨。”

我說完過去在玄鐵棺材的底部摸出來一個機關,摁了一下,玄鐵棺材瞬間就打開了,分成四瓣滑了開去,棺材底下的露出一個凹槽,緊接着凹槽凸了出來,一個小型石臺上面,擺了一顆橢圓形的石頭,散發着璀璨的光輝。

這就是永生石,天國真正永生的祕密。

因爲永生石的力量是有一定限度的,很多年以前,永生石力量耗盡,所以世人再一次墮入了輪迴,面對生老病死,在痛苦和煉獄之中掙扎。

兩千多年以前,我尋到了永生石,知道了永生的祕密,可惜永生石力量沒有恢復,所以我一直在人世輪迴,體會人世辛酸,就爲了等到這一天,永生石恢復力量的這一刻。

神聖的光輝再一次普照了天國的每一個角落,天國的生命氣息,再一次迴歸了。

我過去抱起了大祭司,帶着小薇,看起來如同一家人一樣,一起離開了天國。

這一刻,天國已經與那個世界接軌,融爲一體,成爲了同一個世界,聖湖湖畔,就是天國所在。

當我們走出天國的時候,雪山上的雪已經融化了,露出了裏面的山體,長出了茂盛的花草

世界終於擺脫了輪迴的束縛,我也達成了我的願望。

我得永生時,世間生靈皆不滅,我得永生時,世間萬物皆不朽。

從現在開始,人人皆可永生,人人皆可成聖。 結束是另一個開始

走到今天,這本書就算是畫上句號了,因爲成績太差,所以只能活到今天,不管怎麼說,我還是很感激,也很感謝所有一直以來支持我的兄弟姐妹,能伴隨這本書走到今天的,你們都是我的精神支柱,我爲此感到驕傲。

也許很多人會罵,覺得我結尾太早,其實我比任何人都想繼續寫下去,倖幸苦苦一個多月,終於熬到上架,就好像自己的孩子看着他長大成人一樣,但現在,我卻要親手把它結束,畫上永遠的句號。

慶幸的是,我給了他一個完美的結局,其實那就是我想要的,我希望世間所有人都沒有痛苦,沒有悲傷,沒有離別,沒有死亡。

永生的國度也許不存在,但它應該活在我們的心裏,那是夢想中的天堂。

我不是一個矯情的人,有時候我神經大條,有時候感情豐富,人的性格,就是這個樣子,你永遠琢磨不透自己的想法。

這一刻我是非常失落的,真的,心裏空蕩蕩的,我的茫然,也許大家並不能理解,但是我希望你們能體諒,走到今天,我也是情非得已。

當然我並不會認輸,失敗了,我知道從新來過,所以在這裏,我想說,結束,其實是另一個開始,一個新的開始,如果大家相信我,那麼請你們放心,

下一本新書,我取了一個名字,叫做《魂不附體》,希望大家能夠像支持者本水一樣去支持我的新書,另一個新的開始,更加需要你們的陪伴,我的故事,只會越來越精彩。

最後,說一千道一萬,還是感謝,感謝所有支持我的兄弟姐妹,我的現實生活幾乎沒有朋友,所以在網絡,我反而更真心,希望大家都能把我當朋友一樣對待,即使沒有見過面,即使不知道彼此長什麼樣,但既然相遇在這本書,那就是緣分。

謝謝你們,致所有伴我成長的兄弟姐妹,你們的支持,我看得到。 山頂籠着黑壓壓的雲,一個小小的身影順着陡峭的石壁攀爬着。

“呸,我絕對不是親生的,哪有讓親孫女來做這種事情的,刨人祖墳,虧你想得出來,老不死的,回去我就拔掉你的鬍子!”我一邊爬一邊罵,腳下不住的打滑,手臂也有些脫力了。

我是雲曉,兄弟姐妹排行第七,也叫雲七。

性格粗魯,火爆,是我爺爺最疼的孫女,所以他就把一身捉鬼的本事破例傳給了我。

雖然我也很認真的在學捉鬼之術,奈何我一個普通本科的腦子完全無法掌握其中的精髓,所謂十幾年的道行也就是唬唬人的把戲。

昨晚爺爺喚出殭屍祖師婆,兩人暢談一夜,最後交給了我一項艱鉅的任務,把祖師爺的墳撬開,鬆鬆土。

費了吃奶的力氣,我終於爬上了峭壁,衝着山下的江水一看,渾身起雞皮疙瘩,“還好,還好。”

這邊驚魂未定,我四處一看,天仍舊灰濛一片,墓地就在荒野正中,“坐南朝北,好地方。”

爺爺說過,祖師爺五行屬火,我屬木,須得在墳外四個方向灑上公雞的血才能保得自身平安。

我三下五除二,做好準備工作,當即對着祖師爺磕了三個頭,嘴裏唸叨着,“祖師爺,我就是來給你鬆鬆土,並不是很想你,你要是身子骨活泛了,想下山走走,可千萬別來看我,我那屋就一張牀,咱倆人可睡不下。”

我血也灑了,頭也磕了,深吸了一口氣,挽起袖子就開始幹活。

只是榔頭剛甩了兩下,空氣中就瀰漫着濃重的血腥氣,我雙目睜得溜圓,看着眼前的墳頭,“祖師爺,你生前是抓了多少鬼,才動一下你的墳頭,就涌出來這麼多惡鬼。”

此時的我哪裏知道,那些守在附近的邪惡鬼靈並不是想吃了墳里人的骨頭,相反,它們是在守護這座墳。

挖了半個小時,墳裏棺材才慢慢顯露出來,看的我又是一驚。

我連忙趴在棺材上噔噔一敲,“我的乖乖,祖師爺原來你這麼有錢,用這麼好的木頭做棺材。”

看這色澤跟紋路,像是前清的東西,我吧唧吧唧嘴,不情願的鏟開了最後一小堆土。

月亮烏暗烏暗的籠在雲裏,夜靜的只能聽到我自己的呼吸聲。

“剛過十二點,時間正好,祖師爺你啊!鬼啊!”我剛要把墳埋上,就見一團團惡靈朝自己涌來。

一個個凶神惡煞,血紅的眼直勾勾的瞪着我。

我打出道這麼多年,還沒見過這樣的陣仗,說不害怕是假的,但事在人爲!

我藉着最後一絲將要尿褲子的力氣,推開了祖師爺的棺材,大喊了一聲,“祖師爺,救命啊!”

我聲音一落,林中呼嘯着狂風,席捲着黃沙,處處盪漾着詭異的紅色煙霧。

身後不知是誰推了我一把,那力氣大的我直接

撲到了那森森白骨上,沒等我回身罵人,棺材蓋被蓋了個嚴實。

“喂!誰在外面,放姑奶奶出去,這可不是鬧着玩的,給我打開!”我顧不得身下白骨硌着的疼,猛力的敲擊着頭頂的棺材蓋。

一聲溫潤如玉的勸阻聲在我耳邊響起,“別敲了,瞧瞧這灰,一會兒你該覺得嗆了。”

“誰!”我吞嚥了一口口水,仔細聽着動靜。

簌簌簌,簌簌簌,“靠,你們把土埋上,我不就活活憋死了嗎?放我出去!”

“彆着急,我知道能出去的法子,你求我,我便告訴你。”那聲音再次響在我的耳邊。

渾身的冷汗告訴了我一件事,我撞鬼了。

“你,你在哪兒啊!”我努力壓着自己的聲音,但還是難以掩蓋它的顫抖。

“你就躺在我的懷裏,還問我在哪兒,真是個有情趣的小妖精。”他說着,竟是伸出舌頭舔了舔我的耳垂。

溼滑溼滑的感覺嚇得我又出了一身冷汗,“祖師爺,我……”

騰的一下,我感覺有一股力量掐着我的腰,痛楚瀰漫全身,那力量越來越大,簡直要將我攔腰折斷,“你睜大眼睛看看,我是你的祖師爺嗎?”

他的聲音依舊溫潤,卻多了幾分陰狠和毒辣,周身環繞的鬼氣是我從未見過的濃厚。

我哪裏敢睜眼看他,嚇得哭了起來,“不不不,鬼君,鬼君大人你好!”

(本章完) 狹小的棺材好像瞬間變得空曠起來,我的哭聲也好像迴盪在山谷裏。

入耳的是他狂放的笑聲,我感覺腰上的力氣慢慢鬆了下去。

我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氣,不禁疑惑。

我被關進來也有十幾分鍾了,卻一點不覺得憋悶,好奇怪!

“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趙七!”開玩笑啊,你是一隻鬼好嗎?告訴你我的真名,萬一你天天纏着我怎麼辦?

“本君可不喜歡說謊的女人。”身下白森森的手臂咯吱咯吱的擡了起來,似乎想要掐住我的脖頸。

我驚得猛往後一躲,嘭的一下嗑在了棺材蓋上。

痛的我哇哇大哭起來,“雲七,我叫雲七,你把手放下,嚇死人了!”

他如果想殺我,早就動手了,他就算不是我的祖師爺,應該也不是什麼壞鬼吧?

我這麼想着,微微睜開眼,小心的瞧了他一眼。

這一看可又看呆了,不知何時身下恐怖的骷髏頭變成了一個活生生的帥哥。

他的皮膚晶瑩剔透,淡淡的籠着一層微光,深邃的瞳孔映着我吃驚的模樣,薄脣微勾,輕輕喚出了兩個字,“曉曉。”

我登時啞然,渾身如同被酥軟的棉花包裹着,半句話說不出來。

我看着他,慢慢的靠近我的臉,帥的我簡直要失去呼吸了。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他將要吻上我的那一剎,我擡手抽出了腰間的符咒,啪!

“定!”

炎黃色的符咒畫着密密麻麻的符文,被他的氣息輕輕吹起,我咧開嘴角,“以爲姑奶奶不知道啊,跟你

親了嘴,我還有命活着出去嗎?”

好吧,雖然我有那麼一瞬間,確實有些鬼迷心竅了。

不等我得意,他又變回了白骨森森的模樣,顫抖着牙牀,冷笑着扯下那符咒,不屑的哼着,“上不了檯面的把戲。”

“不是,那個,鬼君大人啊,你聽我跟你解釋,你先把你的白骨手拿走一點點,好不好?它掐的我喘不過氣來了!”

不理會我的求救,那鬼骷髏的雙眸裏燃起了熊熊怒火。

他的聲音猶如從地獄傳入耳畔,“吻我,喚醒我!”

我腦海中只回蕩着這五個字。

起初我是抗拒的,但他那張變帥的俊臉不時的在我眼前閃爍。

可爲了活命,我鬼使神差的吻上了他漾着骨灰沫的骷髏牙齒。

一切好像瞬間停止,我似乎忘記了痛楚,腦海中閃過那張臉經歷過的很多事情。

原來,他叫秦楚。

原來,他是古代的王爺。

可是等等,爲什麼我看到自己的靈魂出竅了!

好似一團青煙,慢慢的離開了棺材,飄蕩在半空中。

而我的手,被秦楚的靈魂緊緊的握着。

他的丹鳳眼含情脈脈的看着我,輕輕喚着,“曉曉娘子。”

因爲那個吻,我脫離了狹窄的棺材,卻變成了一縷青煙,更大的問題是,我被一隻鬼纏上了!

“喂,你不要再看我了,快點把棺材打開,天馬上就亮了!”我惱怒的衝他喊着。

這叫什麼事兒啊,我是來給祖師爺鬆墳的,可沒想把自己的小命也搭進去。

“曉曉娘子,你看不

到嗎?本君是一隻鬼,鬼是沒有實體的,我要是能打開,還會被關在裏面這麼多年嗎?”他俊逸的眸子沾染着一絲無奈和悵然。

我竟然有些心疼他。

搖搖頭,甩掉了自己不切合實際的想法,“那你說,現在怎麼辦!”

他一把抓過我的手,將我摟在他的懷中。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他當時和我的距離應該只有一釐米。

“我們成親吧,本君已過而立之年,但是還沒有個孩子……”他的手在我身上游離,拂過我的面頰。

我一把抓住他鬼祟的手,“停!我知道我今天刨錯你的墳了,但我不是故意的,鬼君大人,不要捉弄我了!”

我眼下慌得不得了,手指觸摸到他冰冷的肌膚,整個人的汗毛都要豎起來了。

“捉弄,不,本君是真的想要你。”他嘴角的笑容越來越深,縈繞在他臉上的陰狠氣息讓我心驚。

只聽他嘶啞着聲音在我耳邊說着,“你祖師爺的墳頭在山南,你爺爺卻讓你到山北來,你就沒想過原因嗎?”

“什麼?不,爺爺他不會害我的!”我驚恐的看着他,他眉頭緊皺,像是想起了什麼,笑意越來越濃。

轟的一聲巨響,黑壓壓的天空落下兩道天雷,嘭的一下他的墳整個炸開。

無數的鬼影從裏面爭相跑了出來,腐爛的血腥氣充斥着我的鼻腔,他們一個個張牙舞爪的模樣似乎要將我生吞活剝。

我被嗆得睜不開眼,只能用手來回的揮舞着,驅趕着那些鬼影,朦朧中,一地的鮮血迅速蔓延上我的褲腳,幾乎要將我淹沒。

“救命啊!”

(本章完) “曉曉,你快醒醒啊!”

我覺得頭好疼,爲什麼突然想起了好多小時候的事情。

好像有一股力量一直拉扯着我的肩膀,讓我醒不過來。

奮力的一掙,我掙脫了那束縛,從牀上坐了起來。

入目是爺爺通紅的雙眼,渾身是汗,焦急的看着我,“曉曉,你總算醒了!”

“爺爺!”這是我的聲音嗎?爲什麼啞的這麼厲害。

奶奶聽到屋裏的響動連忙跑了進來,哭天喊地的對着屋裏供奉的牌位磕頭,“謝天謝地啊,我的寶貝孫女總算是醒過來了。”

我這才發現,原來我睡在祖屋裏。

這間屋子爺爺從來不讓我進來,就算我跟他學了抓鬼術,他也對這間屋子隻字不提。

爲什麼今天,這麼奇怪?

我慢慢坐了起來,奶奶抓着我的手,緊緊的握着,我感受着她手心的薄汗,心中心疼。

我從市裏跑回老家,給兩位老人添了不少麻煩吧。

“你這孩子可嚇壞奶奶了,大半夜的,你去後山幹什麼?”

忽而她面色一冷,瞪着我的爺爺,“你個老不死的,是不是你又教孩子那些東西了?”

爺爺猛的擡頭,直勾勾的看着我,欲言又止,眸子裏滿是懊悔的神情。

奶奶哭喊着把爺爺拽了出去,邊喊邊罵,“你們老雲家就剩這麼一個種了,你還要把她害死,你的心是石頭做的嗎?”

“你聽我說。”

老兩口的聲音越飄越遠,我的心慢慢恢復了平靜。

那晚的事情始終在我腦海中揮散不去。

爲什麼爺爺會告訴我錯的地點,又爲什麼,我會遇到那個鬼?

手上還有爬山擦破的傷口,我是怎麼回來的?

太多的事情壓得我心頭一緊,嘆了口氣,打開了牀頭的手機。

“七月十號?”我明明記得我上山的時候已經是十二號了,到底怎麼回事。

難道自己穿越時空了?

就在我琢磨不出個所以然來的時候,手機突然響了,震動的聲音嚇得我渾身一顫。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