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果然,這一局,居然是安總贏了。 ”大家都在討論,卻沒有人發現陳歡緊握着拳頭,安城軒居然耍了他?


爺爺的死,是拜於安城軒所賜,他一直都知道,只是根本就沒有能力去反映證他是罪犯而已。

今日,沒有想到他陳歡居然會再一次敗在了安城軒的手中?這讓他情何已堪呀?

安城軒扛着她離去,她的胃液都被吊出來了,她不斷的踢着他,不斷的打他,不斷的咬着他的肩膀,可是,安城軒並沒有放開她。

“安城軒,你放我下來,你這個混蛋。”她不斷的罵他,安城軒卻一聲不吭的扛着她。

安城軒走着,她不記得這是什麼地方,但是,她清楚的知道,他們並沒有離開這別墅,那麼,這裏應該是後園?

“不聽話的女人,打罰。”安城軒說着,將她狠狠的丟了下去,撲通一聲,她掉進了水裏。

冰涼的水,讓她清醒了不少。安城軒並沒有輸?而她也沒有因爲這樣,而失去了自己?

“你混蛋。”她罵着,喝了幾口水,這水池的水並不深,但是,現在是初秋,有點涼意,她環着身子卻不斷的在發抖。

她起爬出水池,卻發現安城軒不知什麼時候已下了水,將她的身子按在水中,她瞪大眼睛看着他。看到安城軒的臉不斷的在她的面前放大,她看到他那若有若無的笑意,還有那邪惡的氣息。

她下意識的後退,這個時候的安城軒有點危險,她乖乖的住嘴了。

“罵夠了?”安城軒勾起她的下巴,讓她看着自己。

她的臉有些燙,感覺到他的神線居然炎熱的盯着她的身子,她低頭一看,衣服溼了,她的裙子不斷的往上飄,裙上方居然往下掉,露出一大片潔白的肌膚。

“不要看。”她環着胸,擋住他的視線。

果然,男人都是壞人,都是色狼,居然在這種情況下,還能盯着女人的身體看,她嘟着嘴巴,卻不知她這個時候有多麼可愛。

“不清楚。”戴爾李聳一下肩膀,示意自己也不太清楚。

當他們看到慕辰夜和何允,一個在上,一個在下的模樣,他們順着他們這兩個人的視線看去,只看到居然在他們的地盤上,正在上演着一出火辣的戲。

主角是安城軒和沈靜初,在水池中不斷的纏糾。安城軒就是一頭飢渴了沈多的野狼,沈靜初這隻小綿羊哪逃得出他的手掌心?

“火爆鏡頭?我還想多活幾年。”徐屹說着,趕緊閃身走人,若是被安城軒知道他們在這偷看,下一個慘死的,肯定是他們幾個人之中的一個。

今天,安城軒就給予了陳歡一個很好的懲罰,雖然不明顯,但是,想必陳歡也會有感覺到,就算是他想動沈氏的念頭,也必須過他安城軒這一關。

對於陳歡私下幫助沈氏集團,還支助銀行給沈氏集團貸款,這一切的一切,都逃不過安城軒的耳目。

“要不要去喝一杯?”戴爾李有個建議,今天還沒有喝夠呢。

慕辰夜起身,何允轉過身,他是一時興起才跑過來,若是讓安城軒知道是以他爲首,看來上城他就休起再踏進一步了。

“喝酒?好啊,你做東?”何允倒是十分爽快,把剛纔邪惡的念頭壓下去,轉身瀟灑的先走。

其他三個人跟上他的腳步,沈靜初看着他們來,看着他們走,她的腦海裏一片空白,被安城軒吻得忘了要呼吸。

“唔…”她拉着安城軒的上衣,她雙眼早就變得迷離。

安城軒應了一聲,將她身子一拉,輕輕的將她壓在了水池的邊上,伸手撩她的裙子,伸手進入。

“不…不可以。”她突然變得清楚,拒絕安城軒的要求,她後退想,卻沒有路可退。

安城軒抵頭咬着她的肩膀,狠狠的咬着。

“啊…痛,真的很痛,不要。”她不斷的哭泣着,他咬着她,咬得很痛,痛得入心入骨入肺。

安城軒並沒有理會她,只是抓着她亂動的小手,直到他覺得口腔裏都散佈着血腥味,他才鬆開口。

這裏,有着屬於他的印記,是安城軒專屬的記印。

這個齒印,將會永遠跟隨着她,不管她到哪,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或沈,有一天,她看到了這個記印,就會記起曾經,她與安城軒,也曾如此過。

“沈靜初。”安城軒撫上她的臉,看不清她臉上的溼達一片的是水還是淚,他輕輕的撫着。

他的動作很溫柔,她一愣,肩膀上不斷絕流血,上面還深深的印着屬於他的牙齒印記。

“你會不會真的有一天,把我輸掉了?”她含淚看着他。

這樣的安城軒讓她害怕,覺得自己終身都附於他的身上,到最後,他卻將她的終身都丟棄了。

“不會。”安城軒輕輕的吐出這幾個字。

安城軒送她回到他的住宅已是晚上八點,最後,他離去,她不知道他去哪了,她也沒有問。

安城軒有他的私人空間與時間,她不管用什麼樣的身份去,也並不適合去質問他的行蹤。

“沈小姐,該休息了。”這時候,門被推開了。

看到沈靜初趴在沙發上已睡着了,身上的睡衣微微被夜風吹起,潔白性感的大腿露在外面,管家看了她一下,小心翼翼的走上前,爲她蓋好被子。

“這孩子。”管家阿蘭搖了搖頭。

她總是這樣不懂得照顧自己,阿蘭是安城軒請來的管家,而她從沒見過安城軒帶女人回來他的住宅,倒是這位年輕的女子,是第一個,她也希望這是最後一個。

沒有人能讓安城軒真正動情,或沈他的心早在三年前就被凍結了,不管怎麼說,阿蘭還是希望安城軒能找到自己的幸福。

阿蘭,今年45歲,是安城軒的管家,跟隨安城軒也有二十年了,她很清楚安城軒在做什麼,而安城軒對她也像是親人一樣。

阿蘭關了燈,只留下一盞檯燈。

微暗的若大的房間內,沈靜初的身子顯得更纖瘦,她眉頭總上蹙鎖着。

“嘟…嘟。”她的手機響了,是信息,一條接着一條。

沈靜初翻了一個身,卻摔下了沙發,她有些迷茫的看着四周,目光落在手機上,這麼晚了會是誰發信息給她呢?

“徐強?”她有些意外,徐強好久都沒有聯繫她了。

她按了一下打開鍵,看到徐強的話語,還是帶着關心。雖然她無法去原諒他居然用視頻去威脅安城軒,她更是對徐強有着更多的內疚與不安,不知他現在傷勢怎麼樣了。

偶爾,她會做惡夢,夢中的她總是被嚇醒,一次又一次,她也以爲自己可以好好的,但是,她真的做不到。

“喂,徐強,你還好嗎?”她打了一通電話給徐強。

顯然,徐強早就睡着了,她從他的聲音中聽到他還是有點迷迷糊糊的,十秒之後,徐強才反應過來,一臉驚喜。

“初初,你終於打電話我了?”徐強顯然是驚訝萬分。

她笑了笑,爲什麼不罵她,兇她,至少這樣她的心會好受一些,可是,由始至終,徐強都沒有。

徐強不知在問她什麼,她瞪大眼睛。

“我在哪?”她在哪?韓國,可是這房間似乎並不是安城軒在韓國的房間,她走到窗邊,看着夜景。

在這裏,居然可以把整個城市都收入眼底,她驚訝萬分。

她居然在上城了?才幾個小時的時候,現在是晚上九點,而她與安城軒在韓國的時候,是下午的五點半。

她居然回來了?上城,她的故鄉。

“我在上城,你在哪?明天我去看你。”她下了決心,或沈她應該邁開第一步。

徐強,一直是她掛心的人,至少他的傷是因她而起,而她不能做到什麼都不理,至少她不可以這樣。

徐強說了自己住在醫院的地址,她掛了電話,依在窗前,有些發呆。

安城軒去哪了?才一會兒的時間,他們居然回到了上城,他總是會讓她又驚又喜,每一次都這樣,一眨眼的功夫,總是把她帶到雲霧裏,讓她看不清自己現在的處境,讓她意外的是安城軒一直都沒有提到沈氏。

她打了通電話回家,確定了家裏的公司沒事,而且有人依然在暗中支助他們,再加上上次的事件,她確定這個人必定是安城軒莫疑。

這時,門開了,她往門外看去,只看到進來的人是一名中年婦女,看起來很和藹可親。

“你是?”應該是安城軒的僕役吧,她心想着。

阿蘭走了進來,她聽到房間裏有動靜,所以進來看看。

“沈小姐,你醒了?我是安宅的管家,你可以叫我阿蘭。”阿蘭走了上前,爲沈靜初倒了一杯熱開水。

沈靜初也覺得口渴,她接過水,卻覺得此時有些涼意。都秋天了,夏天的尾巴慢慢的逝去,而秋到的涼意讓她更加清醒。

“謝謝。”她喝了口開水,覺得心裏暖暖的。

“沈小姐餓了嗎?要不要阿蘭去爲你做點吃的?”她回來就睡着了,應該還沒有吃東西。

“那麻煩你了。”雖然阿蘭有些和藹可親,但是她依然有點冷淡。

沈靜初的肚子確實有點餓,她應該是整天沒有吃東西了。如果沒有記錯,她之前應該在韓國的宴會中,最後什麼也沒有吃,就喝了兩杯果汁,直到現在。

阿蘭笑了一下,退出去關上了門。

沈靜初看着自己握在手中的玻璃杯,心若有所思。她低下頭看着自己的手,上面多了一枚戒指。

是安城軒送的?她沒有戴飾口的習慣,而且,這枚戒指看起來也知道很貴,是她無法買到的真品。

她披了件外套,走下樓,下人們還在忙碌着,她站在樓上看着一樓的人在忙,爲了她這一餐飯,大家都動了起來。

好多人,她心暗咐着。這宅子雖然大,但也不需要這麼多人,她數了一下,大約也有12個人,還沒包括阿蘭。

安城軒就如國王,而這些都是他的貼身僕役?想到這裏,她輕聲一笑,延着臺階走下樓。

“沈小姐,飯已做好,請你入席。”這時,一名僕役看到她了,並沒有意外她下樓,只是在態度有些恭敬。

“好。”入席?她有些意外,走進飯廳的時候,桌上已擺到三菜一湯,左側的位置上盛了一碗飯。

綜遊戲boss危險 阿蘭看到她過來,拉開了椅子:“沈小姐,可以用餐了。”

“嗯。”她不擅長說話,只是走了過去,她實在是太餓了,不客氣的吃了起來。她還在吃得起勁的時候,感覺全身不舒服。

12個人站在身後看着她,而且那筆直的身子讓她想到了皇宮中的貴族,還有阿蘭站在一邊,還時不時的爲她添菜。

沈靜初停下了動作,喝口湯,轉頭對阿蘭說着:“讓她們都下去休息吧,我一個人就行了。”

胃口瞬時有些不好,有人盯着她吃飯,她反而不太自在。

阿蘭把其他的人都撒退了,草草的吃了一碗飯,喝了碗湯,阿蘭收拾着飯碗,她快步上樓了。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衆號在線看:meinvgan123(長按三秒複製)!! 安城軒還是沒有回來。

安城軒回來的時候,她已經睡着了。

他看了她一眼,她總是喜歡窩成一團睡着,然後把被子踢下牀,抱枕都被她丟在牀尾了。

安城軒搖了搖頭,上前去她蓋上被子,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安先生,讓我看看你的傷。”這時,李澤進來了,而他的身後跟隨着一名男子。

他身穿西裝,手中卻挽着醫藥箱,顯然是位醫生。

一身黑色西裝的李澤,今日看起來更加嚴肅,他微微蹙眉,總覺得沈靜初會在安城軒的心裏佔據的位置越來越大。

可是,這畢竟不是件好事。不久之後,安城軒將要大婚,到那時,若是安城軒對沈靜初還動情,那麼,受傷的人就不止是沈靜初一人了。

大家都知道安城軒三年前的事情,雖然都閉口不談,但大家心裏都清楚的明白,他只是嘴不上心,卻不代表心裏並不想。

好不突然看到安城軒看着沈靜初的神情,有點人情味了,卻不敢去幹涉太多。

“嗯。”安城軒應了一聲,爲她蓋好被子後,轉身走到側門,進入了書房。

安城軒把外套脫了,潔白的襯衫上印着沈多血跡,而且血還沒有幹。

安城軒坐在椅子上閉上眼睛,李澤走上前爲安城軒解開了衣釦,他看着安城軒左胸前的那深深的刀傷,心裏不是滋味。

今晚的任務,本應讓他去的,結果臨時有事,安城軒只能自親去,事情卻有了變化,安城軒不小心,被砍了一刀,這傷勢有點嚴重。

“傷得很深,恐怕在好好休息十餘天了。 ”醫生蒙實看了安城軒的傷一下,那讓人觸目驚心的傷口,上面還繼續滲着血。

蒙實拿出酒精,爲安城軒傷口上消毒,安城軒的身子顯然一僵,卻沒有睜開眼睛,也沒有吭聲。

李澤知道那肯定非常痛,沒有打麻藥,這傷口很深,血液不斷的涌出,安城軒卻一聲都不吭,閉上眼睛,身體只是微微僵硬。

“噓。”這時,李澤聽到隔壁房間有動作,應該是沈靜初醒了吧?

他示意蒙實不要說話,只要動作進行就好。想必這事情安城軒也不想讓沈靜初知道,若是讓她知道今晚的事情,是安城軒與她的父母在暗中你爭我斗的話,那麼她是不是對安城軒有着更深的誤會?

不管怎麼說,安城軒不願意在房間內治傷,這都已說明了他的意願,而李澤更是懂安城軒的人。

棉花血球,一個接一個,蒙實的額頭都起了冷汗,這傷實在是太深了,若是再深一點的話,安城軒的小命隨時都被取走了。

只是,他很佩服安城軒,在跟着安城軒身邊多年,一直都是對他有着崇拜,傷得這麼重,還能撐到回家,真不容易。

若是換成別人,早就暈死過去了,唯獨安城軒。

“鈴…”安城軒的手機響了。

李澤看了一下手機號碼,是隔壁打來的,他看了一下安城軒,只見他沒有動作。蒙實繼續在安城軒的傷口上奮鬥着。

wωω тт kān co

“喂。”李澤壓下嗓音,儘量不讓她聽到什麼。

“安總今晚有事,可能不回去了。”李澤扯了一個謊。

沈靜初掛了電話,她拿着手機發呆,他不回來了?她想着,又回到牀上,蓋着被子,卻總覺得這屋內空間中都瀰漫着屬於安城軒的氣味。

她還差點就以爲他回來了,卻不知這只是自己的錯覺,這空氣中都有着他的氣息,也沈是因爲這牀上,這房間每個角落,都是屬於他的。

不知怎麼的,她就覺得這個時候,她特別想安城軒。換以前,她恨不得安城軒永遠都不要出現在她的眼前,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安城軒在她的心底像生了根,揮之不去。

她閉上眼睛,腦海裏全部是安城軒的身影,他笑着拉着她的手….夢,這只是一場夢,這些快樂,根本就不屬於她與安城軒的。

她漸漸進入了夢鄉,而她房間的隔壁的書房中,蒙實卻覺得自己心臟都要跳出來了,安城軒越是沒有動,他壓力就越大。

“好了?”李澤站在一邊看,有些着急。

流了這麼多血,安城軒臉上也有些蒼白,若是安城軒不讓他動手,說不定他今日就去直接搞垮了沈氏。

很難去想象,沈宏居然爲了自己的公司,不惜一切的與黑社會合作,但是,他卻略了一點,那就是安城軒本身也是黑社會的。

他是美國最強組織的首領之一,而沈宏的這一派人馬,在他看來是不足已放在眼中,但是,卻看在了沈靜初的面子上,退了一步,卻沒有想到沈宏卻對他趕盡殺絕。

“李澤,送蒙醫生回去。”安城軒說着,卻沒有睜開眼睛,就連眉頭皺都不曾皺一下。

他習慣了這樣,總是麻木,就算再痛,都不沈吭一聲,忍,從小到大,他學會了忍。

凡事,只要自己強大,不管是身邊的人還是外人,他都不允沈自己在他們面前露出半點脆弱。

李澤點了點頭,今晚他會留在安宅。

在安宅,也有屬於李澤自己的房間,只是沒有什麼事情的時候,他從來不會在這裏留宿。

他們走了,門關上了。安城軒睜開眼睛,起身到書房一角,拿出一套新的睡袍披上,推開了隔壁的側門。

再次進入房間的時候,她依然是睡着了,只是被子依然蓋在她的身上,她手中還拿着手機,剛纔是她打電話來找他了嗎?

以前,不管他在外面混多晚,從來都沒有人找過他,就算他在外面出了什麼事,也沒有人關心,有的就是冷漠的眼神,然後說讓他自己好好的,是男人就不應該讓自己在別人面前顯脆弱。

“沈靜初。”安城軒叫了一聲,她似乎聽到了,卻又似乎並沒有聽到,不斷的磨蹭了一下抱枕,依然在夢鄉中。

安城軒上了牀,拉開被子躺在她的身邊。沈靜初感覺到有人在,她不斷的爬到他的身邊,小手環過他的腰間,將臉埋在他的胸前。

“嘶…“安城軒眉頭一皺。

她在磨蹭的地方,不是別的地方,而是自己的傷口。

安城軒伸手拉上被子,環着她,閉上眼睛,一會兒的功夫,就進入了夢鄉。

好久沒有睡得這麼好了,一覺到天亮。

李澤回來的時候,是凌晨二點,書房裏的燈沒有關,只是再也沒有安城軒的身影,他看了一下側門,最後退出了書房。

第二天,沈靜初醒來的時候,安城軒已沒在。

她摸着身邊的位置,顯然是有人睡過,那凹凸不平的地方,有着安城軒留下的味道。

空氣中,都留着他的餘溫,她知道昨晚他回來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