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果然,人類的水軍剛一露頭出來,域外天魔就發瘋似的往沙灘狂奔而去,


青川篤雖然想儘快踏上沙灘,但也還算理智,他知道在淺水區,他聖族同胞所能受到的影響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於是便下令道:「一夜十次郎將軍,立刻叫我聖族大軍停止逃跑,先返回將那十萬人類大軍消滅掉,為死去的同胞報仇,」

「一夜十次郎將軍,……一夜十次郎,,,」

青川篤接連呼喊好幾次,都不見其回應,正準備大發雷霆的時候,一個聲音傳入了他的耳中,不過這個聲音卻不是一夜十次郎的,

「青川大人,我父親在剛才沉沒的船艦之中,已經與五十萬同胞們一同殞身大海了,」

「你是一夜十次郎的兒子,」青川篤皺眉看向已經來到自己眼前的族人,眼中滿是審視之色,

「回青川大人,是的,我是一夜十次郎的兒子,一夜十一次郎,」

一夜十一次郎驕傲的回答,在他的心中,他的父親就是他的偶像,但也是他追趕的對象,

如今,父親身隕,對他而言,非但沒有打擊,反而讓他覺得無比的驕傲,

因為自己的父親,是為了聖族而犧牲的,死得其所,

「嗯,不錯,不光在名字上比你父親要強,在修為方面,也是比你的父親強上許多,」

青川篤一見到一夜十一次郎,便就在探查對方的實力,結果發現,身為兒子呃一夜十一次郎,不僅在名字上比其父親一夜十次郎要多上一次,就連在修為上,也是要強那麼一些,

「一夜十一次郎,即刻起,你便帶領這所有的一百五十萬大軍,首先將水中的人類軍隊剿滅,」

青川篤之所以將總指揮的位置教給一夜十一次郎,除了一夜十一次郎有那個能力之外,最主要的,是因為他想要去找十年的冤家對頭唐雄,決鬥,

說完,青川篤便飛身而起,眨眼間便出現在了唐雄等三人的面前,

見青川篤竟敢獨自出現在他們三人面前,林雷和唐林二人就要操起武器狂虐對方,不過卻是被唐雄攔下了,

「你們二人不用插手,讓我與他一對一的打,」

說出這話的同時,唐雄眨了一下眼睛,對著二人傳音:「你們先指揮大山中的大軍將這些域外天魔屠殺完,我和青川篤先耗著,等你們屠殺完域外天魔之後,再來助我,」

「好,那就給你們機會決鬥,」

林雷和唐林二人心領神會,身子一閃,便消失在了遠處,出現在了更遠方的域外天魔大軍之中,

林雷和唐林二人,遊刃有餘的沖入域外天魔大軍之中,隨便的砍殺一通,便已是有著不下千數的域外天魔斃命,

見到這一幕,青川篤心裡大罵二人不要臉,憑著絕頂的修為展開屠殺,

不過也沒辦法,人家是敵人,難道就因為你這邊的軍隊實力不濟,而放過你,

雖然心裡著急,但眼下也拿他倆沒有辦法,只好先將唐雄解決掉之後,再指揮大軍將那二人斬殺了,

「十年了,你我爭鬥不下數千次,但幾乎每次都是打成平手,今日,我定要親手將你斬殺於此,」

青川篤陰沉的看著唐雄,這句話幾乎是咬牙切齒說出來的,可見其將唐雄已經當成了對手,

「以前,在我修為低於你之時,都能和你打成平手,如今你我二人修為一致,難道你認為我會輸給你,」

唐雄大笑幾聲,而後冷聲道:「其實,你已經輸了,」

「輸,現在還言之過早,」

青川篤話音未落,身體就消失在了原地,待其再次出現,已經是在唐雄的面前,

青川篤舉著縈繞絲絲黑氣的拳頭,剛出現在唐雄的面前就猛地一發力,狠狠的砸向了對方的面門,

「雕蟲小技,以為這樣就能打敗了,」

唐雄冷笑一聲,在青川篤的拳頭距離其面門還有不到一厘米之時,身子猛地後撤,

青川篤一拳擊空,但他並沒有灰心,而是接著第二拳、第三拳……

因為,戰鬥,才剛剛開始呢,

雙方一攻一退,一會兒的功夫,便已經去到了離戰場數十裡外的群山之中,

在這裡,他們不用顧忌釋放的攻擊會傷到自己人,出的每一擊,都是蘊含了強大的能量,


每一次碰撞,所產生的餘波,幾乎都會削掉一座山頭,

短短半刻鐘的時間,方圓數里地的山頭,都已經是被他們倆給夷為了平地,

另一邊,林雷和唐林二人沖入域外天魔大軍中大殺一通后,便是發令給隱藏在大山中的人類聯軍,

全軍出動,目標,域外天魔,

當人類隱藏在大山中的一百六十多萬聯軍從山頭之上湧出,域外天魔們徹底的傻眼了,

看著那蜂擁而至的人海,域外天魔們立即明白,水中的十萬人類軍隊,只是聲東擊西的一個引子而已,

片刻間,域外天魔的一百多萬大軍就被人類給包圍了,

一夜十一次郎知道中了計,想要退,但身後就是大海,就這樣進入大海,無疑是自尋死路,

無奈,只好下令,所有聖族軍隊一齊往山頭上衝下的人類聯軍殺去,

雙方猛烈的碰撞在了一起,剛一接觸,雙方都是有著數萬軍士死於碰撞之下,

這場大戰,就此開始,

唐林繼續在域外天魔的大軍中游殺,而水中的人類軍隊,則是從後面攻擊,

至於林雷,雖然他笨,但他卻是知道擒賊先擒王這個道理,

第一時間,他便尋找到了指揮域外天魔大軍的一夜十一次郎的身影,

青川篤不在,一夜十一次郎自然成為了域外天魔大軍的指揮官,而林雷,就沖著他而去,

一夜十一次郎有機會指揮百萬大軍,認為只要打贏這一仗,就會得到皇的賞識,從而一步登天,

所以,在見到修為比自己高上不少的林雷沖自己而來的時候,心中全被權勢的貪慾佔據了,以至於忽略了林雷修為比自己強的這一事實,

當即,他便祭出自己的絕學迎了上去,幾個碰撞之後,可憐的一夜十一次郎就死在了林雷的刀下,

一夜十一次郎一死,群龍無首的域外天魔們便亂了陣腳,再沒有誰來指揮,

原本勢均力敵的戰鬥,也因此而變成了單方面的屠殺,

勝利在即,林雷和唐林便前去幫助唐雄,

二人追尋著唐雄和青川篤戰鬥留下的痕迹,沒用多久的時間,便是出現在了唐雄和青川篤的戰場上, 血魂大陸,粟海。

六十一島,粟海中讓人談之色變的存在,常年烏雲繚繞,經久不散。

「嘿,小廢物,你居然沒有被妖獸吃掉?真是太可惜了,像你這種渣滓就應該老老實實的呆在營地里嘛。」秦戎被一個高大的身體擋住了去路。

秦戎抬起頭來,當他聽到這聲音的時候身體一顫,眼中燒滿了怒火。

面前的這個少年叫做張番茄,是營地少年中的一個混混頭子,整天帶著幾個閑散的男孩惹是生非。

六十一島實質上是一個叫做魔煞宮的強大組織的秘密訓練營地,營地中的訓練殘酷異常,學員們每時每刻都承受著死亡的脅迫,所承受的壓力是巨大的,所以這幾個強壯的少年就會靠羞辱其他人來發泄,尋找樂趣。

每當看著那些學員被他們羞辱之後,他們都會興奮的哈哈大笑,他們那被執事和藍魔煞血魂摧殘的內心也會感到通暢許多,神清氣爽。

秦戎作為集中營里最最瘦弱的一個,是他們經常羞辱的對象。

秦戎又是個倔脾氣,從來不肯服軟,每次被羞辱,不論是受到了多大的傷害都默不作聲,而秦戎明亮的眼睛則總會譏笑的看著他們,就好像被羞辱的是他們一般。

這對被魔鬼訓練刺激地有些心理變態的張番茄等人來說是天大的侮辱,這裡誰不知道秦戎是一個不論怎麼修鍊都毫無精進的廢物。

秦戎看著面前的這三四個少年,冷冷的說道:「滾開!」

「喲~你還真當自己還是那個秦大少爺啊,說真的,老子最看不慣你這種自以為是的嘴臉!」張番茄明顯被激怒了,大手向著秦戎的脖頸伸去,其他人也都是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秦戎靈巧的避過了張番茄的手掌,但隨即就被張番茄的一記膝撞撞倒在地。

「怎麼,現在怎麼不跳了?啊?哈哈,你不是很狠嗎?」熊莫沾滿淤泥的臟鞋一腳踩在了秦戎的臉上,反覆的扭動。

秦戎想要掙扎,卻毫無反抗之力,剛剛受到重擊的腹部火辣辣的生疼。

另外幾個少年也圍了上來,對著秦戎動手動腳的。

溫熱的液體沾染在了秦戎的臉上,幾個少年對著秦戎的嘴巴尿起了尿來,秦戎怎麼都使不上力來,只能躺在地上抽搐。

「聽說過不了多久執事長就會讓我們進入森林,獵取自己的血魂,到時候我們的實力差距會越來越大!我,為和你這種人共同競爭感到羞恥!」張番茄居高臨下的說道,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

「老大說的是,他這種人怎麼配和你作為對手呢!」張番茄的手下馬屁連天的說道,「像老大這種強者的目標肯定是郊狼血魂這種強大的血魂,融合后肯定是手劈石山,腳踏八荒!」

營地中的少年們都是處於競爭關係,而那些弱者就要依附於強者,張番茄的這個小弟實力不怎麼樣,但是憑藉一口好口才,深的張番茄的喜愛。

不斷有路過的少年少女停下腳步,在不遠處圍觀,談笑風生,就好像在看笑話一般。

「你這種垃圾,就不該活在這個世上!」張番茄輕蔑的說道,腳下又是用力了幾分。

營地內不禁止殺戮,不過羞辱這個垃圾貨色是張番茄在訓練營中最大的樂子,所以也就將他一直留到了現在。

但是看這個垃圾囂張的口氣,還真把自己當個東西了,是時候把它處理掉了。張番茄憤憤地想到。

但是,在此之前,就讓他再盡最後一次義務吧!

張番茄一聲獰笑,一腳踩在秦戎的肚子上,秦戎口中頓時猛地咳出大量的鮮血。

「垃圾就是垃圾,你爸一定也是個垃圾,只有這種垃圾父親,才能生出你這種垃圾兒子來!」張番茄已經不再滿足於對秦戎肉體上的侮辱了,他要在精神上同時摧殘秦戎!

「你。。。不許。。。」秦戎想要說話,可是一張口,就有腥臭的尿液流進他的嘴巴。

秦戎已經聽不清張番茄在說什麼了,他的耳朵已經被打的耳鳴了,只能聽到張番茄斷斷續續的侮辱,侮辱他,侮辱他爸。


無與倫比的憤怒,充斥秦戎的內心,一股強大的能量,在他的身體慢慢的凝聚,越聚越廣,猶若實質……

「像你們這種社會殘渣就不該會活在這個世界上,簡直就是浪費社會的……」


張番茄還沒說完,忽然感覺腳下一股大力襲來。

「你不許侮辱我爸!」秦戎感覺一股力量從心臟噴薄而出,一直流到四肢百骸,猛地將張番茄的腳抬起,突然竄起身來,向右一拳打中了撒尿少年的褲襠,打得那個少年直接倒地不起,同時向著有些站立不穩的張番茄衝去。

秦戎的耳邊不斷迴響著一個聲音,殺了他,將他肢.解,將他滅殺!

所有少年都對秦戎的忽然反擊驚疑不定,一時間都沒反應過來,直愣愣的看著秦戎發狂一般沖向張番茄。

「吼!」秦戎喉間發出怒吼,立起拳頭對著張番茄的面孔揮去!

張番茄和其他人一樣,都被突如其來的變故驚呆了,剛才被秦戎推了一下沒有立穩,向後退了幾步,傻傻的看著秦戎離自己越來越近,然後也變得憤怒起來。

「滾!」張番茄嘶聲吼道!也一拳轟了過去。這是天大的侮辱!這個小廢物竟然妄圖攻擊自己!真是不知好歹,他當他是什麼東西!

秦戎此時彷彿魔障了一般,腦海中只回想著一道魔音:「殺了他!」

秦戎感覺丹田中的血之傷被瘋狂的抽離,進入自己的右拳,只待釋放!

「吼!!!」


Leave a reply